351.柳贵妃的下场

    351。柳贵妃的下场

    “叛国?”安静的大厅中,墨修尧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刚刚还理直气壮的柳贵妃脸色顿时就变得惨败如纸。就连那窈窕的白色身影也不由得簌簌发抖,她早已经足够了解,这个自己曾经迷恋过的男子到底能够多么的冷酷绝情。虽然现在大楚已经和定王府没有关系了,但是如果墨修尧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柳贵妃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惊惧的望着眼前似乎无喜无怒的男子。

    虽然原本他们觉得北戎人攻入关内实在是太过容易了一些,但是却都没有怀疑到柳贵妃身上。但是认真想想,柳家当年身为墨景祁最宠信重要的权臣,而墨景祁又一向是文武不分,随意任用官员。柳家能够知道许多大楚的兵力布防其实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虽然墨景祁临死之前已经彻底厌弃了柳家,而墨景黎也一直提防着柳家,却并没有考虑过布防这一块。毕竟明面上看,这些也跟柳家扯不上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将这些泄漏给北戎的并不是柳家的其他人,而是原本应该最不可能的柳贵妃。

    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白衣女子,叶璃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暗叹息。虽然很讨厌柳贵妃,但是叶璃到现在依然还记得当年在墨景祁身边那个骄傲的鄙视她的白衣女子。谁能想到,昔日宠冠六宫的柳贵妃会落到如此地步?

    “修尧?”叶璃想了想,还是觉得柳贵妃还是交给墨修尧亲自处置比较好。柳贵妃如今的下场固然可悲,却也同样可恨。

    墨修尧含笑握住叶璃的双手道:“这事儿…如今其实跟咱们没什么关系了。派人去请黎王和长兴王过来吧。”如今,墨景黎才是大楚的摄政王,而柳贵妃是墨啸云的亲娘,自然是交给他们处置了。相信,当初被这个女人耍了的墨景黎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处置的。

    墨景黎来得很快,前几天刚刚大出血又被墨修尧气得不轻的墨景黎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跟在他身边的是同样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的叶莹和栖霞公主。不过比起栖霞公主,叶莹的模样倒是还不算糟糕了。其实墨景黎如果娶了东方幽的话,最大的受害者应该是栖霞公主。毕竟,叶莹好歹还有一个正妃的名声,这么多年了栖霞公主依然什么都没有。之前在璃城几次去求见安溪公主也被以女王要养胎为由拒绝了。如果真的让墨景黎娶了东方幽这样来头大的女人,定王府哪里还有栖霞公主的容身之处?

    跟在墨景黎三人后面来的正是墨啸云和珍宁公主。

    “定王叔,王妃,出什么…”珍宁公主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了站在一边的柳贵妃,不由得脸色一变。这些日子珍宁公主从沈扬那里拿了一些药来涂抹,脸上狰狞的伤痕已经有了一些肉眼可见的效果。或许是看到了希望,珍宁公主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连带着眉宇间的阴郁也散去了不少。虽然不一定能够恢复如初,但是至少不会吓到人。但是看到柳贵妃,珍宁公主的脸色还是难看了不少。不只是因为柳贵妃给她造成的这些痛苦,更多的是因为那天在长兴王府听到的沈扬所说的话。如果从前珍宁公主是因为被母亲伤害而怨恨着的话。现在就是完完全全的厌恶和恶心了。一个为了美貌能够接二连三的扼杀腹中胎儿的女人,珍宁公主觉得当初她差点害死自己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了。

    “她怎么还在这里?”珍宁公主厌恶的皱眉道。

    墨景黎的脸色也不好看,当初柳贵妃以孩子的下落骗她的事情他可没有忘记过。只不过是碍于耶律野不好做什么罢了,现在耶律野都走了,这女人还留在这里……墨景黎眸中闪过一丝冷光,神色不善的看向墨修尧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见这个女人?”

    墨修尧挑眉,淡淡的将刚才耶律野的话说了一遍。听了墨修尧的话,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不只是墨景黎墨啸云,就连栖霞公主和叶莹看着柳贵妃的眼神也充满了震惊。虽然她们都是女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说实话,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叛国这种事。即使是栖霞公主跟着墨景黎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将攸关南诏皇室存亡的秘密告诉墨景黎。

    “柳云裳!”珍宁公主忍不住放声尖叫起来,瞪着柳贵妃的目光仿佛淬了毒一般的阴狠。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真是疯了!她难道没有想过将北戎大军引入大楚,柳家要怎么办,她的儿女要怎么办?想起当初楚京险些被破,她们姐弟俩依偎在一起等死的时候的感觉…原来造成这一切的正是自己的生身母亲。

    “贱人!”墨景黎脸色阴鸷,狠狠地一个耳光甩过去。这一耳光却是完全没有留情的意思,即使柳贵妃比起一般的闺中女子会一些武艺,也被这又急又快的一耳光打得跌倒在地,额头撞上了一边的椅子。一口血从口中溢出,柳贵妃痛苦的捂住了腹部。甚至有一颗牙齿和着血一起吐了出来。虽然已经过了好些日子,但是当初珍宁公主刺下的伤并没有好全,这会儿跌倒在地上,腹部的伤口更是火辣辣的作痛。

    一个耳光根本就不能解墨景黎胸中的怒气。这个女人…大楚如此溃败,如今退守江南,居然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看着如今墨修尧占据这辽阔的土地而自己却只能退守江南那面积不足原本的四分之一的领土,就让墨景黎恨不能将柳贵妃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黎王。”墨景黎还想再上前踹几脚,却被墨修尧叫住了。

    墨景黎冷冷的看着他,嘲讽的道:“难不成定王还想要救这个贱人?也是…当年这女人对定王可是一往情深。”

    墨修尧挑眉一笑,淡淡道:“黎王误会了,本王是想说…别弄脏了本王的地板,还有…别教坏了孩子。”众人一愣,顺着墨修尧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一个小小的脑袋从门外探出来,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里面的情形。叶璃脸色微沉,淡淡道:“御宸,来不过来。”

    墨小宝眨眨眼睛,笑眯眯的朝叶璃挥挥手,“娘亲,这儿在干什么呀?”跨国门槛踏入大厅,众人这才看见身后还带着一串小萝卜。冷君涵,徐知睿也跟在后面蹭了进来。一看叶璃的神色,墨小宝就知道不好。娘亲生气了啊。连忙扬起天真无邪的笑容朝着叶璃奔了过去。却见一道白影闪过,原本还坐在地上的柳贵妃突然猛得一跃而起,朝着墨小宝扑了过去。

    “啊?!”大厅里响起一声惨叫。柳贵妃捧着自己的右手含恨瞪着眼前的人,右手手腕上一条又深又重的血痕划过,鲜血流淌不止。原本差一点遇险的墨小宝被叶璃搂在怀中,叶璃的另一只手上还握着一把滴着血的短刃。墨小宝吓得脸色发白,唤了一声娘亲便趴在叶璃怀里不肯动了。他再聪明也只是隔七八岁的孩子,受了这样的惊吓没有哭出来已经算是勇敢了。叶璃清丽温婉的容颜上仿佛结了一层寒霜,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女子眼中第一次闪现出汹涌的杀意。

    柳贵妃早已经明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璃城里,自己落到墨修尧和墨景黎手里都是死路一条。刚刚朝墨小宝以一扑,可以说是全力一搏了。却没想到依然功败垂成,叶璃这一刀没有丝毫留情,就算不死柳贵妃的右手从此也算是废了。虽然经常听人说起定王府如何的武艺不凡,但是柳贵妃却从未当真。她并没有真正和叶璃交过手,也没有怎么看过叶璃和别人动手。十年前叶璃连射箭都还不利落,却没有想到她的动作居然会如此敏捷狠辣。

    “娘亲……”墨小宝趴在叶璃怀中,委委屈屈的叫道。

    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孩子,这一年多墨小宝长高了不少,叶璃抱起来都有些吃力了。看着怀里眼睛发红的儿子,叶璃心中一软。收起短刃抱着墨小宝走回了墨修尧身边,将他放到墨修尧怀里。

    虽然墨小宝一向跟他父王不对盘,但是这个时候却十分乖巧。坐在父王的怀中,墨小宝突然觉得刚才的惊吓突然平息了不好,白生生的小脸也多了一丝血色。冷君涵和徐知睿也被吓得不轻,虽然他们没有看清楚叶璃和柳贵妃的动作,但是那一地的血和众人的脸色却还是看到了的。叶璃招来人将两个孩子抱走,这两个年纪比墨小宝还小,胆子也墨小宝大吓到了可不好。

    墨修尧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怀中有些不安的扭动的墨小宝,有些僵硬的抬手拍了拍他算是安抚。扫向柳贵妃的目光却是阴沉的连墨景黎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被震惊的站在一边的墨啸云和珍宁公主更是连动弹一下都不行了。也没见墨修尧怎么出手,众人只觉的大厅里两道虚影晃过,墨修尧已经抱着墨小宝重新坐回了椅子里。而原本靠着椅子的柳贵妃却已经再一次跌回了地上。只见她四肢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模样软软的耷拉在地上,整个人根本无法动弹。但是刚才叶璃只是划了一刀柳贵妃就惨叫声响的连外面都能够听见了,这会儿经此巨变却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并不是柳贵妃没有惨叫。而是被点了哑穴,根本就发不出丝毫的声音来。不用看她的伤势,只要看看柳贵妃狰狞扭曲的表情就知道她到底有多痛了。但是这样的酷刑加诸在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子身上,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同情。就连墨啸云和珍宁公主姐弟俩也只是愣了一愣,然后偏过了头去不敢再看。

    柳贵妃痛得浑身发抖,但是即使她用尽了仅剩的力气也依然喊不出一个字来。只能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众人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曾经柳贵妃以为自己刚刚离开皇宫的那段日子过的十分痛苦,痛苦的她永远也不想去回想那段日子。但是现在她才明白,比起落到墨修尧的手里,她宁愿一辈子都过那样的日子。

    墨小宝坐在墨修尧怀里,好奇的看着柳贵妃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因为四肢根本无法移动,她像是一条虫子一般只有身子在地上扭动着,“父王,她怎么了?”墨修尧漫不经心的拍拍他的小脑袋道:“她闲着没事躺地上玩儿。”墨小宝眨了眨大眼睛,黑黝黝的眼底闪过慧黠的光芒。父王当他是笨蛋么……这个大婶明明就很痛苦的样子。父王好厉害…。比娘亲和大舅舅还厉害……

    看着柳贵妃叫得差不多没力气了,墨修尧才轻哼一声左手手指轻弹,解开了柳贵妃的哑穴。柳贵妃痛吟一声,早已经浑身大汗淋漓狼狈不堪。躺在地上依然不时的因为剧烈的痛苦而颤动着,“墨…墨修尧,你、好狠……”

    墨修尧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对她的指控不以为意。敢伤害他儿子,他还留着她一命,墨修尧都快被自己的善良感动了。

    “阿璃,别生气。我以后会好好操练墨小宝的。”看着叶璃还有些冷凝的脸色,墨修尧连忙安慰道。暗中还甩给了墨小宝一个隐含威胁的眼神。墨小宝缩了缩小脑袋,连连点头道:“娘亲,小宝以后会跟父王学好厉害的武功。小宝长大了要保护娘亲!”

    墨修尧不悦的朝他甩了个眼刀。滚!保护阿璃是本王的事情。

    墨小宝眼巴巴的望着娘亲,努力卖萌。叶璃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淡淡一笑道:“是娘亲不该让你进来。”

    “娘亲,对不起。小宝不该贪玩儿,在外面偷听。”墨小宝乖乖认错。呜呜,惹娘亲难过父王肯定会狠狠地修理他。这副母慈子孝,夫妇恩爱的模样却让旁边的人看得万分不爽。墨景黎冷眼瞪着墨修尧道:“本王不是来看你们全家和睦的。”

    墨修尧也不在意,好心情的挑眉道:“本王一家和睦黎王不高兴么?”

    墨景黎轻哼了一声,目光阴冷的盯着柳贵妃问道:“这个女人,定王打算怎么处置?”墨修尧剑眉轻扬,无所谓的道:“既然本王让你请了黎王和长兴王过来,这个女人自然是交给你们处理了。不过…因为刚才的事情本王改变主意了。”

    “定王想怎么样?”墨景黎并没有将墨啸云和珍宁公主看在眼里,自然也没打算和他们商量,只是看着墨修尧。墨修尧目光淡淡的从柳贵妃身上扫过,淡然道:“本王要她的命。你们想要怎么对付她本王不管,但是谁敢让她活着离开璃城,就跟她一起死吧。”

    墨景黎明白了墨修尧的意思,墨修尧不想要柳贵妃立刻就死,但是也绝不许她好好活着。所以,想要折磨柳贵妃,随便。想要救她,休想。

    墨景黎也无所谓,他可没有想要救柳贵妃的意思。但是折磨她一番出口气却还是不错的,正好这些天他心里憋了不少气。

    柳贵妃惊恐的望着大厅中的众人,却只看到众人冷漠的眼神。

    “不…不要…啸云,珍宁,母妃错了…救救我,我不想死……”柳贵妃哀求的望着墨啸云和珍宁公主,低声哀求道。曾经高高在上的模样早已完全抛去,为了活下去她不介意让自己低微的尘埃里。

    墨啸云默然的看着她无动于衷,珍宁公主慢慢上前一步,在柳贵妃跟前蹲了下来。;柳贵妃心中一喜,她知道比起从小被父亲教导的儿子来,这个女儿一向心软得多,“珍宁,珍宁,母妃错了…你救救母妃,母妃以后会疼你的……”

    珍宁公主抬手,慢慢拉开了脸上的面纱露出脸上扭曲珍宁的疤痕。因为上面抹了药,看上去反倒比从前更加恐怖,柳贵妃不由得一怔,被珍宁公主脸上的疤痕吓了一跳。只见珍宁公主淡淡的看着她道:“你不是我母妃,我母妃两年前就死了。你看到了么…这就是母妃留给我的纪念,你说…我会救你么?我和弟弟的命也是别人救回来的呢。我救不了你……”

    说完,珍宁公主重新带上了面纱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不…不是,那跟我没关系。别走……”柳贵妃想要伸手拉住珍宁公主,但是已经断了的手臂却丝毫也不起作用,别说抬起来抓人了,就连动也动不了一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珍宁公主拉过墨啸云往门外走去。

    “不!珍宁你回来!”

    珍宁公主的脚步在门口停了一下,拉着墨啸云加快了脚步消失在门外。

    柳贵妃眼底最后一丝光亮终于湮灭,绝望的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忍不住放声大叫起来,“墨宁!墨啸云,你们这两个不孝子!当年我怎么没杀了你们?!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孽子……”

    门外,听着从里面传来的满是恨意的怒骂声,姐弟俩停下了脚步。珍宁公主覆在脸上的面纱也湿了一块。墨啸云低头握住她的手,珍宁公主深吸了一口气道:“咱们回家去吧。”

    墨啸云点点头道:“好,姐姐,咱们回家。”

    大厅里,柳贵妃依然怒骂不休,墨修尧微微勾起唇角,一挥手一道寒光闪过,柳贵妃尖锐的声音戛然而止。柳贵妃的哑穴上沁出一道血痕,显然墨修尧这一手直接伤了她的哑穴,从此柳贵妃再也不能发出一丝声音了。

    墨修尧直接无视了柳贵妃怨毒的眼神,看着墨景黎道:“现在你可以把她带走了。”

    墨景黎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墨修尧,“你果然够狠心。”柳贵妃四肢皆断,又成了哑巴。这样的人就算是活着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了,只怕活得越久就越是痛苦。墨修尧淡然一笑,“本王现在也可以给她一个痛快。”

    “不用了!”墨景黎冷硬的道。招来等候在门外的侍卫将柳贵妃带走,看了墨修尧和叶璃一眼道:“希望你们遵守承诺。”任琦宁去拜访过东方蕙的消息他当然知道,但是定王府却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墨修尧想起昨晚刚刚听到的一个消息,勾起一丝有趣的笑意道:“景黎,有句话说得好,靠山山倒,靠树树倒,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还不如靠自己。”

    “你们想毁约?”墨修尧皱眉,阴郁的道。

    叶璃淡淡笑道:“黎王误会了,只是…就算我们阻止了任琦宁,也不代表赢的人便是黎王。黎王明白么?”

    跟叶璃谈这种事情,总是让墨景黎有些不愉快,没好气的道:“只要你们遵守约定就行了,其他事情不劳费心。”

    叶璃无所谓的点头道:“既然如此,黎王放心便是。”

    墨景黎冷哼一声,也不理会在一边听得一脸茫然的叶莹和栖霞公主,自己转身走了出去。栖霞公主和叶莹也只得匆匆跟了上去。

    大厅里只剩下一家三口,叶璃这才转过身来淡淡的盯着墨小宝。墨小宝小脸儿一绷,挤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容。墨修尧挑了挑眉,随手将墨小宝从自己怀里拎了出来扔到一边。七八岁了还要人抱着成何体统!

    “娘亲……”

    叶璃淡淡的看着他,“你今天为什么会在府里?”

    墨小宝撇撇小嘴,“这里不是小宝的家么?娘亲这样说小宝好伤心。”

    “别装哭,你连半滴眼泪都没有。”叶璃毫不客气的拆穿他的苦肉计。墨小宝只得讪讪的放下捂着眼睛的小手,果然干干的连一点红的迹象都没有。墨小宝小心的往前蹭了两步,恬着脸道:“娘亲,小宝错了么……”

    “哪儿错了?”叶璃问道。

    墨小宝认真的掰着小手指道:“小宝不该不去书院念书,不该带着冷小呆和知睿一起玩儿,不该偷听娘亲和父王说话。不该……”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不该了,但是看着娘亲好像还没消息的样子,墨小宝只得偷偷向父王求助。

    墨修尧好笑的看着一向跟自己作对的乐此不疲的小子眨巴着眼睛望着自己,难得好心的道:“好了,阿璃。这小子就是欠收拾,以后我会好好教训他的,别气坏了身子。”

    看着儿子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叶璃哪里还能生气?说是生墨小宝的气,不如说是在生自己的气。如果刚才不是她叫,墨小宝进来,墨小宝也不会险些被柳贵妃伤到。不过,敢偷懒偷不去书院,此风绝不可长!

    “昨天太公教的东西,抄写二十遍,明天送去给太公过目。另外再加一份检讨书,明白么?”

    墨小宝蔫蔫儿的耷拉下了脑袋,原来只有父王喜欢罚抄写,现在又多了个娘亲了。呜呜,太公,小宝错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5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51.柳贵妃的下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51并对盛世嫡妃351.柳贵妃的下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