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内部争斗,任琦宁的困局

    255。内部争斗,任琦宁的困局

    那掌柜安排的果然十分妥当,一行三人就住在客栈最后面一个僻静的院落里。那小院却从另一处街道转角开了一道门,可以让人进出却不引起外人的怀疑。墨修尧一行人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掌柜便再次前来见礼。

    叶璃三人刚刚用过早膳,掌柜的进来行过礼才问道:“不知属下准备的可有什么不周之处?”叶璃含笑摆摆手道:“出门在外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我和王爷都很习惯。谭公子?”见叶璃文自己意见,谭继之只得苦笑,淡淡道:“多谢王妃关心,在下一切都好。”就连定王和定王妃都没什么意见,他一个刚刚被放出来的阶下之囚能有什么意见?

    墨修尧淡淡问道:“任琦宁回来之后,北境王宫里可有什么事情?”

    掌柜的神色一肃,恭敬的道:“启禀王爷,自从北境王回到昌庆城之后,似乎脾气十分的不好。刚回宫就将几个反对他的北境贵族狠狠地斥责了一番,这些日子北境王宫中原本的北境部落权贵和追随北境王的前朝旧臣之间的争斗也越发的激烈。北境王甚至为了云妃三番四次的打赫兰王后的脸面,如今宫中局势万分紧张,北境族人和前朝旧臣之间的矛盾只怕是一触即发。”

    “已经如此地步,任琦宁还有心情发兵攻打紫荆关?”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他们刚出了关就发现任琦宁同样也在调集大军准备再次攻打紫荆关。显然任琦宁和耶律野之间的盟约还依然存在。掌柜的摇头道:“原本北境王回到昌庆就已经下旨调集大军攻打紫荆关了。但是北境原本个部落的权贵们并不同意出兵,所以才到现在也还没有出发。这两天北境王在宫中又发作了两个北境部落的头领,听说这才将兵马调齐。”虽然北境大军有百万之众,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原人。但是真正的主要战力却依然还是北境人,上百万的中原兵马都是这两年占领了紫荆关以外的地方才强制征集的。这些人不仅对北境没有归属感,行军打仗更是不行。任琦宁想要进攻紫荆关,就必须要北境兵马开道。

    叶璃含笑道:“这任琦宁还真是…难怪东方蕙会舍弃他宁愿选择墨景黎了。”以北境驸马的身份入驻北境,以北境人的力量建国。如今国势尚未稳定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排挤北境人,一边又还要用北境人替他打仗。北境人就算不擅算计,却也不是傻子,既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世上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

    墨修尧淡然道:“只怕任琦宁也是身不由己。他身边那些个所谓的前朝旧臣,本王虽然没有见过却也想象得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跟着前朝遗孤吃尽了苦头,如今好不容易复国成功了怎么会允许北境部落那些被他们视为蛮夷的人压在头上?自然是巴不得早早的将权力都抢到手才好。”

    “复国成功?”谭继之神色古怪的看着墨修尧,现在还盯着北境的国号,任琦宁就连林愿的名字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挂出来,算是哪门子的复国成功?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了谭继之一眼笑道:“所以,本王才说…谭公子其实比任琦宁要幸运的多。”

    谭继之神色有些不善的盯着他,墨修尧也不在意,淡淡道:“谭公子或许会认为站在任琦宁的位置上你会比他做得更好,但是…那是因为你并没有站在他的位置上而已。所以,谭公子也不能理解一个人从一出生便背负这整个家族甚至身边所有的人整整两百年的期望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至少,林大夫可从来没有告诉谭公子,你必须要复国吧?所以,谭公子你可以退,但是任琦宁却永远也没有后路。”

    “你也不是任琦宁,你怎么知道他痛苦?”谭继之不客气的道。

    墨修尧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并不言语。他虽然没有如谭继之一般的背负着家族两百多年的复国使命。但是墨家军的子孙却是从一出生便背负着守护大楚的使命的,所以任琦宁=的感受和困局他或能理解几分。

    叶璃轻声叹息道:“任琦宁也算是一个人才,只是可惜了……”任琦宁那样的人,心计手段谋略样样不缺,若是没有那些所谓的前朝旧臣,若是没有复国的责任压着,只是单纯的以北境驸马的身份执掌北境国,未必不能成就一番霸业,也不至于陷入如今这样进退两难的局面。但是,反过来说,若是没有那些世代辅佐林家的旧臣,任琦宁也未必能有这样的手段和心计。胜败得失又岂是单纯的几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

    谭继之沉默以对,虽然他一直不肯承认,但是在他心底其实也明白,他其实是比不过任琦宁的。不管怎么说,任琦宁能统一北境部落,能将大楚朝廷逼得迁都江南。而他忙碌了这么多年却是一事无成,最后甚至成为了墨修尧的阶下囚。

    “既然任琦宁已经准备出兵了,咱们也要快一些了。需要我去见一见赫兰王后么?”叶璃问道。

    墨修尧摇头道:“赫兰王后是聪明人,知道我们来了她自然会来见我的,不必着急。”

    谭继之一怔,摇头苦笑道:“连赫兰王后也站在你们这一边?我是在想不出来。任琦宁还有什么理由不败。”

    叶璃浅笑道:“赫兰王后虽然是北境人,却是个难得的聪慧女子。心智能力都堪称女中俊杰。”毫无疑问,叶璃是十分欣赏赫兰王后的,比起安溪公主,赫兰王后更多了一份狠心和决断。就凭她敢赌上自己的终身嫁给任琦宁为后,又毫不犹豫的选择与根本就不熟悉的定王府合作。中原女子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说法在她这里根本就是浮云,所以她算计起自己的丈夫来也不会有丝毫容情。相较起来,安溪公主对自己的亲人却容易心软的多。

    谭继之叹息道:“当今天下倒当真是女杰倍出,定王妃,安溪公主还有那赫兰王后,真是让我等男子汗颜无地。”

    叶璃莞尔浅笑道:“谭公子却是过奖了,叶璃岂能与南诏女王和赫兰王后相比。”

    谭继之摇头道:“在下倒是觉得,定王妃才当真是这世间最聪明的女子。”无论是安溪公主还是赫兰王后,她们或许最后都可以权倾天下,即使是天下的男人也当俯首称臣。但是她们能得到的却只有权势,而叶璃虽然只有定国王妃之名,但是在世人眼中她本身并不会成为定王的附庸而是完全可与定王并肩的人物。更重要的是,她不仅得到了令人羡慕的权势,更是有一个真心疼爱的丈夫,有一群处处以她为重的亲人,更是儿女成双,可说是世间女子所渴望的一切,她都已经拥有了,更是得到了最好的。如此奇女子,怎能不让人钦佩?

    墨修尧听到别人称赞叶璃,心中虽然有些酸意却也还是高兴的。他固然只希望这世上只有自己一人看得见阿璃的好,但是却更希望世人认同阿璃,更不能容人轻视半分。何况,如今的墨修尧也不是多年前那个重伤毁容性命朝不保夕的定王了,与叶璃结缡十载,自然无需再怀疑两人之间的感情。更是自信这世上绝不会有人比自己更配得上阿璃,平日里拈酸吃醋也不过是一种情趣罢了。

    “本王的阿璃自然是这世上最聪明的女子,何须你说?”墨修尧扬眉道。

    叶璃无奈的瞥了他一眼,默然无语。她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论聪慧她是怎么也算不得最聪明的那一个。所仗者,不过是自己多了一世的和这世上的人完全不同的经历罢了。

    看着墨修尧眼中隐隐的威胁之意,谭继之不禁苦笑。他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管觊觎定王妃好么?若是从前或许还有那么几分想法,这两年被墨修尧折腾的是连半丝想法也没有了。这世上有谁不知道,定王视王妃比性命还重要,谁还敢再去招惹那西陵皇城的冤魂和任琦宁就是前车之鉴。何况,定王妃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没有一点本事的人去招惹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墨修尧和叶璃暂住在昌庆城中,却并没有急着去对付任琦宁。而是将这些事情交给谭继之自己去处理,闲着的两人便时不时的在昌庆城中四处走走,也是十分的悠闲自在。

    这日,两人正用膳时掌柜的前来禀告,北境大军先锋已经出发前往紫荆关,不日任琦宁也要前往御驾亲征了。墨修尧扬眉一笑道:“他倒是放心,竟是一点也不怕后院失火。”叶璃笑道:“看来北境人虽然性情刚烈,却也并非不会做戏。任琦宁只怕只当北境人与前朝旧臣不合,根本没想过人家打算反他。”墨修尧道:“在任琦宁看来,北境各部早已群龙无首,自然想不到这赫兰王后居然有这样的本事。话说回来,北境人早就习惯了各部落各自为政,只怕即便没有赫兰王后暗中统筹,早晚也是要反的。”

    “你去吧,先将消息传到紫荆关给冷淮将军。”墨修尧吩咐道。

    掌柜应声正要退下,楼下却传来一阵喧哗声。见两人蹙眉,掌柜的连忙告退下去查看。墨修尧蓦然一笑,对叶璃道:“阿璃,咱们也去看看。”两人出了厢房,从二楼居高临下正好看到楼下大堂里几个穿着华贵的中原男子和另外几个明显是北境人的男子对峙着。那些北境人各个虎背熊腰,横眉怒言,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物能够招惹的。但是那几个中原人虽然长得一份羸弱白净的书生模样,气势却是丝毫不逊,争锋相对语出如刀。

    北境人不擅言语争锋,说不过中原人自然气的脸色通红,怒发冲冠。一时怒起就要动起手来,那几个中原人虽然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身边却跟着不少武功高强的侍卫,就算要打也是毫不惧怕。

    果然双方一言不合便动起手来,掌柜的仿佛也习惯了这副情形,连忙一脸焦急的上前相劝,被推开之后便躲进了柜台里面不再说话。不过半盏茶功夫,好好的客栈大堂便被打得破烂不堪,满地狼藉。

    这些人打得全神贯注,竟然连叶璃和墨修尧从楼上下来也没人注意。柜台里,掌柜见两人下来连忙上前来将两人请到比较偏僻的打不到的角落里。墨修尧很是好奇的看着还依然打成一边的大堂中央,笑问道:“看起来你一点儿也不着急?”

    掌柜摸了摸额头,苦笑道:“如今这昌庆城里,就没有哪一天不打的。就是属下这小店儿,这个月也已经是第三回了。若是那风月场所,更是不用说…只要两方人马碰到了就没有不打的。”说起来也就是这客栈是定王府布下的暗桩,能赚钱自然好,赔本也不所谓。若真是寻常百姓开的客栈,只怕早早的就收拾东西走人了。如今这所谓的北境王城本就十分萧条,除了那些前朝的旧臣官员和北境部落的权贵,普通百姓的日子十分穷困。整个昌庆城里也没有几家商铺,所以掌柜的这家不算十分华丽的客栈也是常常遭殃。

    叶璃皱眉道:“就没有人管管么?”

    掌柜的摇头叹道:“谁能管?敢在城里打架的都是朝中的权贵。那个领头的北境人,是北境原本第二大部落的首领的小儿子,算是赫兰王后的表哥。那几个中原人,是北境王封的丞相的庶子,还有云妃的弟弟。”

    墨修尧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道:“倒是当真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啊。”

    正说着,那些打斗中的人渐渐往这边移了过来,其中一个中原男子被一个北境人一拳打过来正好往叶璃跟前砸了过来。墨修尧轻哼一声,衣袖一拂,那人的身形窒了窒,便跌落到了旁边。却不想那人爬起来之后并没有急着去找揍他的男子算账,反而将目光落到了叶璃身上,却是一呆,一双因为酒色而有些浑浊的浑浊的眼中露出些淫邪之意。

    叶璃虽然易了容,但是却依然容貌婉约清丽,秀丽雅致。那青年男子虽然是任琦宁手下高官之子,但是多年来在北境是见到的都是北境高挑健美的女子,回到大楚以后这昌庆城贫瘠,却也没见过叶璃如此气质出众的女子。便是宫中最受宠的云妃也不及多矣。当下也不顾自己还在跟北境人打架,一脸淫邪的望着叶璃美丽的容颜,诞着笑道:“不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叶璃微微一愣,不由得有些好笑。这些年她遇到的事情当真不少。但是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调戏,却千真万确的是头一遭。不由莞尔道:“这么公子又是怎么称呼?”见叶璃竟然丝毫也不似一般女子娇羞,男子不由大乐,“本公子乃是当朝丞相之子,姑娘,不如跟本公子去丞相府小住一些日子,也比在这破破烂烂的客栈里委屈了姑娘。”那男子看了一眼跟叶璃站在一起的墨修尧,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旁边的掌柜的不着痕迹的往后缩了缩。这丞相公子在昌庆城里横行霸道了一年多了,这一次撞到王爷手里当真是茅厕里点灯——找死了。

    另一边,正打得起劲的北境人见对手竟然打到一边跑到一边调戏姑娘去了,不由大怒,“胆小鬼,有种再跟爷爷打过三百回合!”

    “本公子今天不跟你们这些北境蛮子计较!”丞相公子骄横的道。跟北境人打架天天都能打,但是这样的美人可不是天天都能碰到的。那些北境人虽然没什么心机不爱拐弯抹角,但是武功身手却比这些病书生贵公子要强得多。这方面的眼力自然也要好得多,一眼便看出那一对男子并不好惹。因此也不着急打架,便纷纷歇手站在一边看起热闹来了。见北境人停手不打了,那丞相公子越发的得意起来。

    看着眼前的美人儿笑容淡淡秀雅出尘的模样,丞相公子不由得心痒难耐。伸手就去拉叶璃的手,却不想旁边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丞相公子一愣,抬头看向站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墨修尧道:“你是什么人?还不放开本公子?!”

    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极冷的笑意,手下微微一用力那丞相公子便发出一阵杀猪一般的惨叫。也将旁边跟着起哄看热闹的众人吓了一跳。

    “混账!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丞相公子脸色惨白,汗如雨下。这青衣男子只是轻轻一握,他的手就…他已经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骨已经碎了。就算有华佗在世只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知道,丞相公子么。”墨修尧淡淡笑道,朝着一边的掌柜使了个眼色。掌柜的立刻明了,一挥手之前还躲在角落里簌簌发抖的伙计们已经身手敏捷的到门口将客栈的大门关上了。说来也怪这昌庆城是在太过荒凉,若是在别的城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少不了路人围观。但是这城里一般的百姓连温饱都不能够,又哪有闲钱上客栈酒楼。这客栈开在靠近城中权贵居住之处,平时便少有行人,就是有一看到这些权贵子弟斗殴也早就跑了。这会儿这么一群人被关在了客栈外面,竟没有人发现。偶有人路过也只当是掌柜的有事关门了。

    “你们想干什么?”店门一关,其他人也感觉到不对了。几个北境人仗着身手矫健想要冲出去,但是那些伙计看着不起眼却都是训练有素之辈,又岂会让他们得逞?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丞相公子脸色如纸,颤声问道。

    墨修尧随手将他丢开,淡淡道:“任琦宁手下的前朝旧臣之后,就是这些酒囊饭袋么?”

    “你…你大胆!尽管直呼陛下大名!”

    墨修尧不屑的嗤笑一声道:“直呼他的名字有如何?本王还杀了他全家呢?”

    “你!”这一下,却是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墨修尧已经这么说了在场的人岂会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你…你是定王?!”这些年,墨修尧的名声却是不太好听,也难怪这些人吓得不轻了。

    叶璃浅浅一笑道:“你们不用怕,我们不会随便杀人的。”

    “你…你是定王妃?”丞相公子颤声道。

    叶璃嫣然一笑,“我确实是叶璃。”

    “定王,定王妃。我们并没有得罪两位。”几个北境人各自对视了几眼,之前领头的那人上前小心的道。北境人即便是蛮夷也是一样怕死的,墨修尧那堪比杀神的名声即使是他们也早有耳闻。

    叶璃笑道:“这位公子便是赫兰王后的表兄么?劳烦你通知赫兰王后一声,故人求见。”这青年人也是北境部落首领之子,自然也有些心计也知道不少事情的。听叶璃这么一说,神色微变点头道:“在下一定带到。不知道我们现在是否可以离开了?”

    叶璃点头,“几位请便。”

    看着那几个北境人果然平安离开,那几个中原贵公子犹豫了一下也上前试图跟墨修尧和叶璃交涉,“王爷,王妃,我们……”叶璃道:“你们…只怕要请各位在此稍候一些时候了。”

    众人神色一变,“定王妃,就算你们再厉害,这里也是北境的地方!”

    墨修尧冷笑一声道:“本王便是要扣下你们,你待如何?”说话的人顿时蔫了,定王要扣下他们,他们能如何?

    “你就不怕朝廷的人找上门来么?”

    “任琦宁现在在忙着准备出征吧?区区纨绔子弟失踪了,他有空去找么?”任琦宁和耶律野的盟约对北境至关重要,现在就是有再大的事也不会影响任琦宁出兵,何况只是几个不学无术的人失踪了。

    “我爹一定会派人来救我的。”丞相公子颤抖着道,手腕上的剧痛让他的脸有些扭曲。

    墨修尧笑道:“不用你爹来救你,本王会让人送你回去的。来人,将他送去给谭继之,他知道该怎么做。至于其他人,先关起来吧。”

    “属下遵命。”一边的掌柜上前,一把拎起那丞相公子就往后院走去。其他人也纷纷被人带了下去,一片凌乱狼藉的客栈里顿时变得宁静无声。叶璃含笑看着墨修尧道:“你打算用这几个人挑起北境和前朝旧臣的争斗,能行么?”

    墨修尧笑容生寒,“能不能行试试看就知道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5.内部争斗,任琦宁的困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5并对盛世嫡妃255.内部争斗,任琦宁的困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