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交易与劝说

    256。交易与劝说

    赫兰王后是在任琦宁出兵的第二天前来拜访的,墨修尧和叶璃早已经离开了那家客栈住在城中一处寻常的小院里。虽然好几个权贵子弟失踪,也不知道谭继之是怎么做的,这些权贵之家都有志一同的没有将这件十分可疑的事情禀告给任琦宁。所以任琦宁也就不知道自己的王城中暗地里到底有了什么样的变化,踌躇满志的带着他的大军出发攻打紫荆关去了。

    虽然北境建国的时间并不长久,但是朝中的这些权贵,特别是前朝旧臣却早已经没有开国的斗志和拼搏精神。他们等待的实在是太久了,久的或许任琦宁这一代还是做不到的话,他们很可能就会放弃这个虚无而飘渺的富国之梦。所以,现在虽然还远没有达到他们的先祖所设想的富国大业,但是毕竟是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国家。在他们看来,只要将那些北境人都赶走或者都杀死他们就成功了。所以,他们辛苦了太久的时间,现在自然该是他们享受的时候了。

    现在,在这些前朝旧臣的眼中,所谓的朝廷大事都远不及他们自己的事情重要。他们获得的金银珠宝,他们获得的土地豪宅,他们的娇妻美妾还有他们的儿女子孙。他们为了林家辛苦了那么多代,现在自然是应该获得回报的时候。所以,没有人觉得自己的儿子被绑架了这件事很诡异,和可能有某方面的势力渗入了昌庆城,他们只知道要救回自己的儿孙,不能让绑匪害了姓名。这其中更以当朝丞相为最,因为被绑架的是他最疼爱的小妾的儿子,也是云妃的同母亲弟弟。

    “王爷,王妃,赫兰王后求见。”小院里,叶璃和墨修尧正相对而坐手执棋子弈棋。听到门外侍卫的禀告,叶璃扔下棋子笑道:“请她进来。”

    不一会儿,赫兰王后遍带着人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正是前日在客栈里跟人打架的那个领头的北境男子,据说是赫兰王后的表哥。

    “定王,定王妃。”赫兰王后笑容明朗利落,丝毫没有中原女子的羞怯扭捏。叶璃含笑道:“有劳王后亲自上门,两位请坐。”赫兰王后也不客气,在叶璃和墨修尧对面坐了下来,一边笑道:“定王和定王妃真是好本事,若不是表哥进宫跟我说,只怕我还不知道两位已经到了北境了呢。”

    叶璃歉然道:“我们来的匆忙,没来得及跟王后打个招呼,还请见谅。”

    赫兰王后摆摆手道:“不必跟我客气。定王和王妃能够亲自前来,我很高兴。至少这证明,两位是当真有诚意要与咱们北境合作的不是麽?”叶璃侧首看了墨修尧一眼,墨修尧淡淡一笑,表示一切交给她处置。

    叶璃点点头,也不再跟赫兰王后兜圈子,看了看在座的两人问道:“北境所有的事情,赫兰王后都可以做主么?”

    赫兰王后笑道:“北境各部已经暗中推举我父亲做汗王,便是有什么事我做不了主的,我父亲总是做的了主的。王妃尽管放心便是。”叶璃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暗暗叹息,北境人并不像他们以为的那么没有心机。至少这赫兰王后,还有她的父亲,以及眼前这个看起来大智若愚的青年男子,却都不是省油的灯。

    “如此甚好,定王府可以帮助北境对付任琦宁。保证他和他手下的势力再也没有机会在北境兴风作浪。但是同样的,北境必须承诺,事成之后全部退回北境与原本大楚的边界以外。不知道赫兰王后有没有什么异议?”叶璃淡淡说道。

    赫兰王后点头道:“没问题,我们只想要过会我们原本的生活。我们北境人虽然不及你们中原人聪明,却也不愿意被人当成枪使。”任琦宁每次打仗总是要北境大军冲在最前面,这固然是因为北境大军比刚刚组建不久的中原兵马英勇,但是又何尝不是想要以这种方式消弱北境的兵马,减少北境的人口呢?现在说起来北境建了国,土地面积也扩大了。但是他们北境人不擅种植,甚至有许多人不习惯中原的生活,日子过的反而比从前更加艰苦了。

    “任琦宁手下的人虽然自私自利,贪得无厌。但是有不少人却也真是有些本事。而且,任琦宁处处防着我们,现在他出征了,却带走了北境大部分的兵马,而且这昌庆城驻守的大部分兵马都是中原人。经过这两年的大战,北境兵马所剩的也不过三十多万,但是任琦宁手下的中原兵马却有上百万之多,不知道定王和定王妃有什么打算?”一直没说话的那青年男子开口问道,语气中却隐隐有些愤恨之意。北境兵马如今只有三十多万了,这也算得上是定王府所赐。去年楚京一战,北境就损失了二十多万兵马,同时也让北境各部落恨死了任琦宁。

    对他的态度,叶璃也不在意。两军交战自然没有手下容情的时候,更何况当初为了守护楚京,大楚和定王府也死了不少人。两国之间,更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至少目前在关于任琦宁的事情上,他们双方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不是麽?

    叶璃淡淡道:“任琦宁的兵马确实远比北境多,但是真正能用的只怕并不太多。”无论是墨修尧还是叶璃都是军营中出来的人,自然明白这刚刚入伍的什么都不懂的士兵跟所谓的百战精兵到底有什么差别。若是真的打起来,只怕任琦宁手下的中原兵马十个也未必对付得了一个北境士兵。不是他们太弱了,而是跟那些在白山黑水间驰骋,各个部落间厮杀出来的悍勇精兵比起来,他们其实只是一群刚刚拿起武器的寻常百姓而已。

    “何况…这些兵马原本都是大楚的百姓,真到了重要时候,未必会效忠任琦宁。”前朝遗孤的名声是不错,但是那是指用心经营之后让百姓们过得比从前更好了,他们才会开始怀念那已经非常遥远的前朝。但是现在,任琦宁以北境驸马的身份建国攻占大楚。在许多人眼中,他只是一个长着中原人模样的异族侵略者而已。更何况,这两年北境这里的百姓们过的并不好,反而是任琦宁大量征兵让这些百姓们苦不堪言。紫荆关以外的地方靠近蛮夷之地,素来都是地广人稀。任琦宁在短短两年间征兵超过两百万,如何不让这些百姓们怨声载道?

    赫兰王后眨眨眼睛笑道:“我倒是忘了,有定王在此,何愁那些兵马不肯倒戈?”定王府在大楚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和号召力走了一趟大楚和璃城的赫兰王后可是见识过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答应条件这么爽快的原因。想要跟定王府抢这一块地方,他们还不够强大。

    “我们撤出大楚,那些被任琦宁带走的兵马要怎么办?”年轻人皱眉问道。

    叶璃和墨修尧对视一眼,墨修尧淡然道:“这难道不是你们该考虑的问题么?”年轻人脸色一黑,道:“难道那么多人就那么让给任琦宁被他拿去当炮灰用掉了?那都是我北境的最英勇的男儿!”

    墨修尧有些闲闲的道:“难道是本王要你们答应任琦宁出兵的么?”你们给本王添了堵,还指望本王帮你们将兵马撤回来么?一想起现在紫荆关前围着的那些兵马,墨修尧也有些不爽。赫兰王后拉了自家脾气有些火爆的表哥一把,朝叶璃歉然一笑道:“定王,王妃,我们也是无可奈何。任琦宁铁了心要出征,除非我们立刻跟他翻脸,不然的话还能如何?我们已经尽量拖延他的时间了。”

    叶璃微微一笑,身后拉了拉墨修尧的衣袖轻轻摇了下头。墨修尧这才收起不悦的神色,不再说话。叶璃想了想道:“想要让他将兵马撤回来,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能够撤多少回来,我却是丝毫没有把握。我们只能徐徐图之。”

    赫兰王后欢喜的道:“早就听说王妃足智多谋,今日一见果然不假。王妃爽快,我们北境人也不小气。只要王妃相助让我们将我北境的将士顺利带回去。赫兰愿意将任琦宁手下所有的暗中势力全盘相告。那林家能够在大楚隐藏两百年之久,还有如此庞大的势力,定王和王妃总不希望他们过上几十年再卷土从来一次吧?”

    叶璃有些意外的看着赫兰王后,赫兰王后一笑道:“王妃不必怀疑,这些都是我那姐姐生前收集的。她到底跟任琦宁成婚十多年了,知道的事情自然比我们多得多。”

    叶璃沉吟了一下,点头答应下来。北境经过任琦宁这几年的利用,已经元气大伤。就算将那三十万兵马全部带回去,短时间内也没有能力与墨家军抗衡了。

    赫兰王后拱手笑道:“那就多谢王妃了。”

    “你我各取其利。王后不必客气。”被动的等着任琦宁率领大军去进攻紫荆关,与北戎合围墨家军。还不如他们先在任琦宁的背后插上几刀,后院失火了看任琦宁还有什么功夫去给墨家军添堵。

    送走了赫兰王后一行人,墨修尧望着叶璃半晌不语。叶璃嫣然浅笑道:“怎么了?”

    墨修尧拉下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沉声道:“我要走了。”叶璃点头道:“我知道,我会尽快办妥北境的事情回去跟你回合的。”如今墨家军已经跟北戎和北境全面开战。这也和去年的那一仗不同,去年是为了抢夺楚京,抢到抢不到与双方都非关生死。但是这一次确实不死不休之战,这样的情况下定王府的两个掌权之人却都呆在北境这小小的方寸之地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是为了安定军心,也必须有一个人出现在战场上。墨修尧能陪着叶璃来北境,还停留了这么久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让人盯着谭继之一点,这个人不能太信任他。若是有什么不安分的,便杀了吧。”墨修尧低声叮嘱道。知道他担心自己,叶璃靠在他怀里低声笑道:“你知道的,我做事一向很有分寸,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会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如果从前她还会不在意生死的话,现在却早已经不会了。她有爱她的丈夫,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还有那么多牵挂着的亲人。无论是为了什么,她都会好好的保全自己的性命的。

    墨修尧有些闷闷的道:“怎么能不担心?我只想找个地方将你藏起来,永远也不让别人看到你,也永远不会让你遇到任何危险。”

    “这么大的人了还孩子气,你好意思么?”叶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含笑望着他正色道:“我不可能永远都不见别人。”墨修尧脸色更阴郁了,“我知道,徐家那些人你就放不下,还有你那几个朋友,还有墨小宝!”说到墨小宝,墨修尧习惯性的磨牙。

    看着他满脸的不忿和嫉妒之色,叶璃莞尔一笑,轻轻在他唇边落下一吻道:“好吧,如果以后你不用管定王府了,你还是这么想的话。我牺牲一下你高兴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闻言,墨修尧眼睛一亮,“阿璃此话当真?”

    叶璃眨了下眼睛,“自然当真?”

    “好。等我把王位传给墨小宝我们就去隐居。”俊雅的脸上原本的阴郁之色一扫而光,墨修尧整张脸上都写满了神采飞扬。看着他一脸兴奋跃跃欲试的模样,叶璃不由得一脸黑线,“你不是打算立刻回去就传位吧?”她相信墨修尧绝对干的出来这么不靠谱的事情。

    墨修尧揽着她,有些惋惜的道:“本王是很想这么做……”看到叶璃不悦的眯眼,连忙继续道:“只可惜,墨小宝的年龄实在是有点小。至少也要等他能上马打仗了才行吧?嗯…十四岁怎么样?本王还没满十四岁就上战场了。”墨小宝今年八岁,十四岁就是六年后…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到时候徐清尘也还在,如果墨小宝聪明的话,还能骗徐清尘多替他卖几年命。这么一想,墨修尧顿时觉得上天实在是对他不薄。一定是为了弥补他坎坷倒霉的前半生,所以才送给他如此期待的后半生……

    看着眼前的人一脸愉悦的神游天外,叶璃无语的推开他往房间里走去。墨修尧无奈的值得跟上去,临走时朝着不远出的墙头望了一眼,袖口移动一道劲风划过,有什么东西砰然落地,又传出一声闷哼。

    送走了墨修尧,叶璃转身回去一进门变看到谭继之坐在院子里含笑看着她。只是坐座位的姿势有些怪异,还不时的伸手肩膀上的某处地方忍不住呲牙咧嘴。

    看着他这幅怪模样,叶璃淡淡的挑眉道:“谭公子怎么有空过来?”

    谭继之笑道:“这不是有事情要跟定王和王妃禀告么?刚好碰到王爷和王妃告别,在下也不好打扰只得在此恭候了。”叶璃看看他深蓝的衣摆上沾着泥土,淡淡道:“有劳谭公子久等了。”

    “确实久等了。”谭继之有些咬牙切齿。看着叶璃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不由挑眉笑道:“定王还真是放心让王妃一个人留在北境?”叶璃指尖银光一闪,噌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飞到贴着谭继之的脸颊飞过钉在他身后的树上。不理会他的调侃,叶璃微微一笑道:“谭公子要不要试试看,王爷为什么放心让我一个人留下?”

    谭继之连忙摇头,他之前可没有听漏墨修尧那句“若是有什么不安分的,便杀了吧”。他也相信,叶璃绝对下得了手杀他。连忙换了个话题,正色道:“我已经跟北境的那位丞相接触过了,并且…稍微提了一下关于我跟任琦宁的身份的问题。”

    叶璃看着他,“他凭什么相信你是真的,而任琦宁就是假的?”当年林愿刚出生的时候,林家经历了一场剧变。几个家人带着林家的少主林愿仓皇而逃,任琦宁也是挨边快十岁了的时候才被林家的家臣找到的。

    谭继之摇摇头道:“他没有相信我,也不需要。前朝都亡国二百多年了,王妃你真的觉得那所谓的前朝遗孤是真是假还有那么重要么?那些人只是…有的是忘不了前朝和自己家族的辉煌,有的是确实走投无路罢了。就算当年他们没有找到任琦宁,也还是会有张琦宁李琦宁的。他们只需要相信,我能给他们的比任琦宁能给他们的多就行了。”

    “这恐怕有些困难。”叶璃抚额思索道。即使任琦宁现在一身的麻烦,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任琦宁都还是比谭继之更成功,更能给人好处的。毕竟任琦宁还有个北境国,而谭继之是什么都没有。放弃了任琦宁表示那些人还要再重新奋斗几十年,已经开始享福的他们会愿意么?

    谭继之淡笑道:“确实很困难。不过却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些前朝旧臣和任琦宁之间也不是没有矛盾的。这些人想要尽快将北境人赶走,或者杀光。好让他们享受胜利的成果而不必与北境人平分。但是任琦宁却更像利用北境人替他打仗。但是北境人也不是傻子,想要北境人继续替他卖命,他就不许让赫兰王后生下皇嗣,并且立为太子。而这又恰巧是那些老古董们无法容忍的。这次任琦宁带着赫兰王后和云妃刚刚回到宫里没两天,云妃就小产了。丞相府这边认为是北境人所为,要任琦宁严惩赫兰王后。但是任琦宁急着想要出兵攻打紫荆关,把事情给压了下来。”

    “事情的真相呢?”叶璃挑眉问道。

    谭继之道:“有可能真的是北境人所为。毕竟,北境人是绝对不会允许云妃先生下一个完全中原血统的皇子的。不过…也有可能是云妃旅途劳顿,真的是意外小产了。不过,这种事情谁在意呢?”中原人这边,只想抓住这件事向北境人问罪。不管是不是北境人所谓,至少他们都是喜闻乐见的。至于任琦宁,暂时他只能息事宁人。

    “所以,丞相对任琦宁感到不满了?”叶璃问道。

    谭继之笑道:“也没什么。在那些人看来,现在国家已经定了,至于谁当皇帝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带给他们更多的利益,将任琦宁换成谭继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就算是哪天他们自己想爬上去做皇帝我都不会觉得意外。”

    “很抱歉,这次你当不成皇帝。”叶璃真诚的道歉。

    谭继之撇了下嘴,道:“没关系,我也不想当北境的皇帝,更不想当傀儡。”他是想要复国,可不是想要当给什么事情都不能自己做主的木偶,更不用说这个木偶上还贴着蛮夷的名字。

    看着任琦宁有些失落的模样,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这辈子做过什么自己想做的事情么?”

    谭继之看着她道:“有啊,我一直在做。”

    叶璃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道:“你是说复国?”

    “有什么不对?”谭继之不以为意,他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复国,不是一直在做么?虽然一直都没有什么成果。

    叶璃摇摇头,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道:“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很想复国。”

    谭继之也算和叶璃打过几次交道的,勉强也算对她有些了解。问道:“王妃似乎不以为然。”叶璃淡笑道:“人各有志吧。我不是皇室之后,自然也不明白那种感觉。只不过…若是为了一家之天下而将天下百姓拖进战火之中,真的有必要么?”

    谭继之脸色微沉道:“什么叫有必要么?这天下原本就是我林家的!”

    叶璃淡然道:“在你林家之前,这天下姓薛。你若是直接将皇帝杀了就能改朝换代,你就是每天换一个皇帝我也没有意见。但是,每一次改朝换代最遭殃的却是那些普通百姓。他们,并不欠你林家什么,反而,当年是你林家的先祖无能,将他们拖入了战火之中。而之后,林家的历代后人,都在努力想要再一次将他们拖进战火里。”

    谭继之哑然无语,他不同意叶璃的话,但是隐隐又觉得她说的似乎并没有错。半晌,谭继之才冷笑一声道:“王妃说的倒是好听,那王妃和定王现在在做什么?难道王妃现在还想告诉我定王并无逐鹿天下之心?王妃觉得在下会不会信?”墨修尧的心计之深令人思之便不由得冷汗浃背,看似处处受制,情非得已。但是短短几年时间,便将定王府从当年打败之后数年的萧条沉寂深受打压,变成如今这样领土横跨大楚西陵两国,同时占据着当世两大国的都城。这样的转变,怎能不让人惊恐?等到现在回头再看,才会发现其实许多事情分明就是墨修尧事先算计好了的。

    叶璃淡淡道:“你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恰逢其会,定王府难道要引颈就戳?谭公子?林家的先祖只是不甘心承认他们的失败,而你…不过是为了成全你的野心。其实都跟复不复国没有关系。”

    谭继之再一次哑然,沉默良久才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或许,王妃说得没错。但是我的路已经走了三十多年,就算是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叶璃挑眉,“因为前面走错了,后面就要义无反顾的错下去?那如果前面是悬崖,谭公子是不是也打算眼睛眨也不眨的跳下去?”

    谭继之无奈的一笑道:“或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6.交易与劝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6并对盛世嫡妃256.交易与劝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