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骗人又不要钱

    357。 骗人又不要钱

    谭继之办事的效率还是极高的,没几天功夫便暗中跟昌庆城里不少的权贵结交上了。叶璃每天看着定王府在昌庆城中的眼线送来的消息,也不由的感叹。难怪这些年谭继之能够将墨景黎墨景祈还有那南疆圣女舒曼琳糊弄的团团转,本事手段确实是不小。只可惜时不待他,舒曼琳,墨景祈前后丧命,有被墨景黎猜忌成了弃子,所有的谋划和算计也只能折戟沉沙功亏一篑。

    虽然知道叶璃的本事,但是墨修尧素来都是极不放心叶璃的安危。所以临走的时候不但留下了平日里跟着叶璃的秦风卓靖和林寒,还将原本镇守楚京的何肃也调了过来。叶璃当年并没有看走眼,比起卓靖林寒和卫蔺三个,何肃更适合带兵打仗。前后也不过短短十年时间,何肃凭着自己的本事在大楚的将领中取得了一席之地。当初更是趁着墨景黎迁都南下的机会,大肆扩张,所以才有了当初楚京被围,何肃能带着二十万人马来救之事。这十年中,何肃可说是完全靠着自己的本事到如今的地位,相信再有十年功夫,必然又是一个张起澜和吕近贤。

    有这四个人在,无论是武功谋略都是极为了得,墨修尧也更加放心叶璃的安危一些。

    “王妃。”书房里,何肃站在书案前,恭敬的等候着叶璃的命令。叶璃望着他打量了半晌方才笑道:“何肃,你早已经是执掌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了,如今在来跟着我可有什么话说?”何肃朝着叶璃恭敬的一拜,正色道:“属下能有今日这些许成就都是拜王妃所赐。只是属下原本身为王妃侍卫,却不曾如二弟三弟和四弟一般在王妃更前效命,实为失职。如今能再跟着王妃,也令属下能与三个兄弟相聚,是属下之福。”

    虽然何肃这些年来可说的上是成就惊人,毕竟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寻常人身份十年时间一跃成为一军统帅。但是这些变化比起定王府这些年的惊天之变确实不足一提的。何肃自然如今被墨修尧再调到叶璃跟前自然不会有任何不好的想法。毕竟比起别人他们曾经身为定王妃暗卫的人也更明白王妃的能力和在王爷心中的地位。能跟在王妃身边,确实是一种别人求也求不来的福分。

    叶璃淡淡一笑,道:“那就好。王爷之所以将你调回我身边,也是因为我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带兵打仗的人,并不是想要削你的兵权。当初我竟然让你去了军中,就证明我觉得你确实是适合军中的人,这些年来你也确实没有让我失望。此事过后,你也依然回去带兵。我希望你明白。”

    叶璃并不觉得这世上人人都应该对自己无条件的服从效忠无怨无悔。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将好好的一个大将军调来当侍卫本就是大材小用,还要人家毫无怨怼确实太过自以为是。就算何肃自己不觉得委屈,叶璃觉得还是应该跟他说清楚,以免有什么误会大家心中都不快。

    “属下领命,多谢王妃。”何肃是真的从心底感激叶璃的。他原本就是定王府的暗卫,若不是叶璃就算再得主子信任的侍卫也不可能成为将军。而且他也发现王妃当初的看法确实没有错,比起做侍卫他更喜欢在战场上厮杀。

    叶璃点头道:“你带着我的信物去找赫兰王后,她会设法将你安排进北境的大军中,到时候你知道应该如何行事?”何肃只是稍微一沉吟变明白了叶璃的想法,微微蹙眉道:“王妃是想要策反北境军中的中原兵马?”

    叶璃含笑点头道:“不错,而且,我们最多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所以,你的任务确实是有些难度。可有什么问题?”

    何肃沉思了一会儿方才道:“北境大军占据大楚这些地方也不过两年,却大量征兵以至百姓民不聊生。属下以为这些中原兵马中的中下层的将领应该不会对北境有什么忠心。如果再加上定王府的名声应该不难说服他们。”

    见他如此说,叶璃满意的点头。从旁边拿起一份卷宗道:“这是没有随任琦宁出征的北境将领名单,还有他们的背景。你自己拿去看着办。其中有几个确实有些真本事的人,你可以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归顺定王府,本妃不计较他们当初跟随任琦宁攻打楚京的事情,军衔职位依然保持不变,若是有功,定王府也不会舍不得重赏。”

    何肃也是一喜,这些中原兵马若是说死忠任琦宁那是笑话。但是他们最大的担忧就是当初跟随任琦宁攻打大楚,就怕被墨家军秋后算账。如今有了定王妃的亲口承诺自然是无后顾之忧了。毕竟比起任琦宁,任何人都会觉得选定王府更加靠谱一些。

    收起卷宗,何肃恭敬的道:“属下明白了,属下告退。”

    “去吧,我会派林寒和麒麟暗中协助你。必要的时候可以用非常手段,毕竟…我们赶时间。”

    “是。”

    昌庆城里,表面上看似乎与往日里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暗地里的许多地方却已经有着汹涌的暗流在暗暗的涌动着…。却没有人知道,这所有的变化都是来自城中这座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小院子那清婉幽然的女子。

    丞相府里,当朝的北境丞相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最后将目光放到了谭继之身边的白衣女子身上,目光变幻不定,“谭公子,这位姑娘是?”

    不待谭继之开口,那白衣女子淡淡道:“云相,小女敝姓东方。”

    “东方”

    “东方?苍茫山?这不可能?!”丞相惊诧的站起身来盯着那白衣女子道。旁边的谭继之认不出抽了抽嘴角,看相那丞相却是一脸正色道:“怎么不可能?”

    丞相道:“谭公子修得糊弄老夫,苍茫山早已经倒向了黎王。这位姑娘怎么可能是苍茫山的传人?谭公子莫不是以为我北境地处偏僻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么?”

    谭继之耸耸肩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子,白衣女子冷笑一声淡淡道:“谁说苍茫山只能有一个传人了?更何况...东方幽在璃城早已经名声尽毁,岂能再做苍茫山传人?”

    “这......”虽然一直呆在昌庆城里,但是该知道的事情丞相还是知道的,自然也知道叶璃所说的名声尽毁是什么意思。凝眉想了想道:“难不成...苍茫山是打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看着眼前皱着眉一脸认真的老头儿,谭继之在心里暗暗摇头。幸好他没打算真的跟这老头儿合作,不然的话...人家随便一句话就脑补的这么欢畅的人,真的可靠么?

    丞相沉默了一会儿才看向两人问道:“姑娘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是苍茫山的传人?”白衣女子淡然问道:“苍茫山传人素来不用所谓的印信为证,云相想要我怎么证明?”

    “听说苍茫山传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星相医卜无一不精无一不同。不知道姑娘能否将小二治好?”当初谭继之将丞相府那位小公子送回来的时候人却已经昏迷不醒。丞相请便了城中的名医也不见效。并非没有怀疑过谭继之,但是事后他派人查过儿子确实是被那些北境蛮夷所害,儿子中的毒据说也是北境的一种几近失传的秘药。

    白衣女子淡然道:“令郎的所中的毒我已经知道了。老实说,现在我确实是解不了,不过...苍茫山珍藏着一株千年血芝,正好可解此毒。谭公子告诉我之后,我已经派人回去取了。”

    那丞相也并不是好糊弄的人,却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嘴,“老夫确实听说过苍茫山有珍藏的千年血芝。既然如此,老夫便等着姑娘的良药。”言下之意,要他相信她的身份可以,等他看到千年血芝再说吧。

    白衣女子也不在意,点头道:“如此也好,前去苍茫山来回最多一个半月。我也希望云相能够言而有信。否则...戏弄我苍茫山的代价......”只听咔嚓一声,那如玉一般的纤纤素手中握着的茶杯已经成为随便。白衣女子站起身来对谭继之道:“谭公子,既然云相现在不想谈了。你我就先回去吧。等千年血芝来了再谈也不迟。公子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在乎再等一些日子。”

    谭继之笑道:“姑娘说得对。姑娘请吧。”

    那丞相看着谭继之笑容中隐带的一丝恭敬和小心,心中倒是对白衣女子的身份又多了两份信任。再想想谭继之也没有必要骗自己,之前这位东方姑娘还没有出来之前,他原本就已经有了跟谭继之合作的打算了,所以有没有苍茫山并不是最重要的。想到此处,丞相连忙道:“谭公子,东方姑娘请留步。咱们还要好好谈谈才是。”

    两人回头,毫无意外的看着眼前的老者。

    丞相叹了口气,道:“谭公子,东方姑娘请坐吧。咱们好好谈谈。”不是他不想多吊吊谭继之的胃口,以便好开条件。而是他们实在是等不起。任琦宁优柔寡断迟迟不肯对北境人动手恢复中原正统,而北境人却又对他们苦苦相逼。他们这些兢兢业业辅佐林家数代的老臣自然不愿意好不容易得到的成果还要和那些蛮夷分享。而对于他们的处处掣肘任琦宁也渐渐的开始感到不满。也正是因此,谭继之出现的时候丞相才会动了心。

    谭继之跟任琦宁不一样,任琦宁是他们这些人从小教导的,并且早已经掌握了林家大半的权利。但是谭继之却是一个完全外来的,就算将他扶上位,短时间内他也绝对无法掌握权利,到时候还是要由他们这些老臣来辅佐。更重要的是,谭继之和北境人完全没有关系,也没有所谓的恩情,自然不会犹犹豫豫的对北境人下不了手。

    两人重新坐了下来,叶璃淡然一笑道:“既然丞相想要谈,我们自然是奉陪,不知丞相想要说什么?”

    丞相微微皱眉,看着两人道:“如果我们同意扶持谭公子登基,谭公子能许诺给我们这些老臣什么?需知,如今我们就算什么也不做,也可安享荣华富贵。”

    “荣华富贵?”白衣女子冷冷一笑清丽的容颜山划过一丝不屑,“北境所辖之地,所到之处无不是民不聊生。这所谓的北境王城,若论繁华上不及刚刚经历过战火的楚京三分。这样的荣华富贵…丞相也觉得不错么?看来前朝果然是亡得太久了,以至于前朝的贵郧们早已忘记了从前的风光。只想要占着一处小地方苟且偷安罢了。若是如此,谭公子和本姑娘只怕是来错了地方了。”

    “东方姑娘!”被白衣女子如此毫不留情的嘲讽,云丞相脸上也有些不好看。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她所言非虚。昌庆城不说比楚京西陵皇城和璃城,就是比起中原一些稍大的城池还有所不如。

    白衣女子看着云丞相,略带些傲然的道:“只要云相履行承诺,苍茫山自然会全力协助北境恢复民生经济。另外,苍茫山还可暗中说动墨景黎和镇南王合力对付定王府。到时候…定王府自然也不是难事也不是难事。想要攻下楚京自然是指日可待。”

    闻言,丞相不由得意动,深深的看了那白衣女子一眼,又望向谭继之道:“据老夫所知,历代苍茫山传人都会下嫁与辅佐的对象。若是如此,将来……”

    谭继之脸色微变,连忙道:“丞相不必担心,若当真事成,将来的王后必是出自云氏。”

    “哦?”丞相显然并不相信。毕竟苍茫山的名声和形式习惯他们也都是清楚的。白衣女子嫣然一笑道:“丞相不必怀疑。其实…苍茫山这一次本不打算插手这些事情。实在是…定王府在璃城羞辱苍茫山太甚。若是不能还以颜色,还让世人轻看了苍茫山。一旦功成,本姑娘便会返回山上,不问世事。”

    “原来如此。”丞相微微放松,笑道。

    白衣女子点头笑道:“既然你我双方都满意各自的条件,就请云相多多费心。当然,苍茫山和谭公子也会暗中相助的。想必,云相成为名正言顺的国丈的日子,也是指日可待?”

    这话正说中了那丞相的心底,笑呵呵的道:“多谢姑娘吉言,见姑娘如此行事,老夫这才相信姑娘当真是苍茫山传人。姑娘如此女中俊杰,当世只怕也只有那定国王妃可以匹敌。”

    白衣女子淡淡一笑这才于谭继之起身告辞。

    出了丞相府,谭继之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王妃,你这幌子是不是扯得太大了?”

    白衣女子容颜清丽秀雅,眉目含笑,不正事易容之后的叶璃?那丞相刚刚还以定王府与她相提并论,却怎么会想到,他口中的定王妃就在他跟前?

    叶璃莞尔笑道:“扯幌子又怎么了?有人信就行了。扯幌子又不用花钱,自然是多多益善。”什么千年血芝,什么苍茫山相助恢复民生,什么联合大楚西陵对付定王府,还有那虚无缥缈的王后之位,叶璃确实是扯得没边没际了。但是重要的是有人肯信啊。

    谭继之道:“到时候我们上哪儿去找苍茫山相助?苍茫山这会儿只怕想撕了你和定王的心都有了吧?”

    叶璃含笑道:“谭公子觉得他们等得到一个多月以后么?到时候…他们哪儿还有空想这些?”到时候那些所谓的前朝旧臣只会想着要怎么抱住姓名了。叶璃可没有真的打算将谭继之扶上王位,不管是做几天的王位,那都是不一样的。北境还是兴于任琦宁,亡于任琦宁吧。

    谭继之沉默良久,终于叹气道:“王妃好手段。想必这会儿,定王府的人早已经渗入北境军中了吧?否则,王妃也不会出面去见那北境丞相。”

    叶璃浅笑道:“公子过奖了。我这也是无可奈何。我们要尽快的瓦解掉任琦宁的势力,不然会有麻烦的。”北境就算是再弱也还是一个国家,他们只有这么一些人在这里。若是不能尽快的给它致命的一击,等任琦宁反应过来他们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另一处,昌庆城外不远的大营里。一身北境将领装扮的何肃正一脸笑意的为几个将领倒酒。酒过三巡,大帐里的气氛也渐渐的热烈起来。

    其中一人一手抓住何肃的手臂低声问道:“兄弟,你上次说的可是真的?”闻言,不只是何肃,其他人也停了下来,定定的望着何肃。显然跟说话的人也都是一个心思。

    何肃朗笑道:“小弟虽然初来乍到,却是承蒙几位大哥的关照。难道我还会害几位不成?”

    “话是这么说,咱们如今在这北境军中…却时时被驱使着去打自己人。从前还好,墨景祁也不是什么好鸟,若不是他赶走了定王,咱们何至于沦落成这蛮夷的兵马?但是如今却是要跟墨家军交手啊,咱们怎么能不怕…”提起墨家军,其他人也不由得脸色。去年攻打楚京他们也都是跟着去了的。若不是有墨家军驰援,只怕如今楚京就已经姓任了。

    何肃笑道:“可不是么?哥哥们只怕还不知道吧。当初墨家军可是从那飞鸿关一路上杀到楚京,为楚京解围的。那一路上杀得北戎兵马同样是损兵折将,到了楚京是还有那等威势。如今…墨家军可就在紫荆关等着呢。他们不杀出来就已经不错了,偏偏王上还想要去招惹。不是自取死路,将这些无辜的将士送去送死么?”

    其他人也深以为然。何肃将众人的神色收在眼底,开口道:“不瞒几位哥哥,小弟已经决定了要弃暗投明,投靠定王府去了。好歹咱们都是中原人,何必为北境人效命?何况定王府素称仁义,必然会体谅咱们的难处不会多做为难的?”

    其他人各自对视了一眼,有些为难的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咱们也没有路子啊。这墨家军远在紫荆关内,咱们若是要去投靠,只怕先就要被紫荆关的大军给灭了。”

    何肃低声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道:“各位哥哥看这是什么?”

    众人定睛一看,一块黑色的玉符上刻着一个定字,不由得皆是一震。何肃有些得意的笑道:“这是定王妃的信物。王妃已经许诺,只要小弟弃暗投明,将来必定是加官进爵,前途无量。”在场的几人不由得又妒又羡,能够得到定王妃的玉符和许诺,这何肃的福分还真是不小。

    “兄弟,咱们……”其他人定定的望着何肃,欲言又止。

    何肃大方的笑道:“几位哥哥放心,小弟有肉吃自然不会让几位哥哥喝汤。咱们兄弟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何兄弟说的何兄弟说的正是。”众人齐声称赞道,看着何肃的眼光越发的和善亲切起来了。

    何肃混入北境军营还不满一个月,原本不该如此顺利。但是他有赫兰王后等北境权贵和以云丞相为首的前朝旧臣或主动或不自知的暗中护航,身份自然是滴水不漏,在军中也是混的如鱼得水。又有叶璃给他的诸多消息,还有秦风林寒等人随时暗中相助,他本人也是在军中多年与这些中层的将领自然是很合得来。没多久就将可结交可拉拢可策反的人都圈出来了,经过几次有意无意的试探,果然有人忍不住主动来找他喝酒,也就趁机说起了这事,果然是十分顺利。

    夜色下,一个黑色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溜出军营。回头看了一眼夜幕中宁静的军营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身后却出来一个低沉含笑的声音,“黄大哥,你真是要去哪儿?”

    黑衣人猛然回头,不由得眼瞳一缩。一个人从树下的阴影出慢慢走了出来,正是不久前还跟他一桌畅饮共谋的何肃。见无处可躲,黑衣人值得拉下脸上的黑巾笑道:“何言,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

    何肃笑道:“黄大哥还没休息,小弟哪儿敢啊。只怕明早一起来就被人以叛国之罪给斩了。”

    黑衣人脸色一变,厉声道:“既然如此,你还敢勾结众人叛国?你若是就此罢手,看在我们的交情上,我还可放你一马。”

    何肃抬头望天,淡淡笑道:“黄大哥,现在…应该是我放你一马才对吧?另外,我不叫何言,我是定王妃麾下大将军——何肃。”

    黑衣人脸色更加难看,往旁边望了一眼,飞身往另一个方向逃去。但是他又岂会是定王府暗卫出身的何肃的对手?之间何肃身影几个起落,月光下一道血光扬起,黑衣人已经倒地气绝,“你……”

    “你我各为其主罢了,虽死无怨…”何肃轻声叹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5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57.骗人又不要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57并对盛世嫡妃357.骗人又不要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