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北境乱起

    358。 北境乱起

    不到一个半月功夫,何肃便已经拉拢了昌庆附近的近半数的兵力收归几有。这暗地里自然免不了许多的刀光血雨,明面上却是平静如昔。

    “王妃的手段果然令人叹服。”小院里,赫兰王后坐在叶璃跟前笑道。看向叶璃的目光也更多了几分钦佩之意。短短一个多月就能控制住整个昌庆半数的兵力甚至渗透入那些顽固的中原人中间去。赫兰王后自认自己是做不到的。这其中虽然有她是北境人天生就被中原人防备敌视的原因,但是赫兰王后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怕也想不到叶璃这么多。

    叶璃摇头,淡笑道:“王后过奖了。只不过是赶巧了让我钻了空子罢了。若是换一个地方却不会这么容易了。”并非叶璃自谦,实际上连叶璃自己都没有想到能够如此的顺利。这实在是因为北境内部太过松散了。这些前朝旧臣们虽然对勾心斗角算计人之事极有研究,但是事实上他们以及他们的家族离开朝政和权力都已经太过遥远了。以至于北境上下看上去还不错,但是内部实在是处处漏洞,空有其形。就算定王府不算计任琦宁,若是任琦宁自己不去整顿的话,北境只怕也撑不了十年了。

    赫兰王后笑道:“能够抓住机会的就是聪明人。不过,那些中原老头子疑心病最是深重。你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他们居然会没有发现么?”这些日子,他们北境人都在暗中准备着等到了自己被带出去攻打紫荆关的兵马之后便返回关外。另一方面则是极尽所能的给那些中原人制造麻烦,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但是连兵权都被人家抢走了都还没有注意到,这些太过了。难不成所有的中原兵马都想要反了任琦宁?那任琦宁的名望到底有多差啊?

    叶璃把玩着手中的茶盏,微笑道:“应该也快了要发现了。别忘了云家手里也有不少兵权呢。他们肯定会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文官掌兵权,不得不说这又是任琦宁的一个失误。或者,不能说是失误,而是不得不为而已。

    “王妃,云丞相府上送来帖子,请王妃过府一叙。”卓靖拿着一张帖子走了进来,呈到叶璃手里。叶璃接过一看,果然是云丞相府上的帖子。金灿灿的帖子上勾勒着精美的祥云图案,看上去倒是富丽堂皇。

    “谭继之呢?”叶璃问道。

    卓靖道:“谭公子早上就被请去了丞相府,以属下之间…丞相府只怕已经发现了不对。所以才下帖子请王妃过去,想要来个瓮中之鳖。”

    叶璃站起身来,笑道:“那我们就去会会这位前朝的忠臣吧。派人通知何肃,注意着城外的兵马,若是有什么意外,不用客气。另外,让秦风封锁去紫荆关的所有道路,没有我的命令,一丝信息也不许传去紫荆关。”

    “属下遵命!”卓靖领命而去。

    赫兰王后也跟着起身笑道:“这次要多谢你了。我也回去让他们准备,一边配合你们行事。对了,那些任琦宁的臣子你还要么?我能不能杀?”

    叶璃淡淡笑道:“王后自便。”

    带着卓靖和林寒进了丞相府,看着那云丞相笑里藏刀的模样叶璃也不在意。只是谭继之却已经被人给制住了。叶璃不由得莞尔一笑道:“谭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以谭继之的能耐,实现又有所防备还能被丞相府的人制住,叶璃却是不信。

    谭继之含笑耸耸肩笑道:“这不是等着姑娘来救么?”

    看到两人谈笑自若,丝毫没降自己放在眼底的模样,云丞相不由得黑了脸。冷笑一声道:“这位姑娘,你到底是什么来路还是一并说了吧?难不成你还真是苍茫山的人不成?”

    叶璃浅笑道:“云相竟然一开始就没有相信,又何必再问?”

    如此以来,丞相自然知道自己确实是被眼前这两人联手给耍了。叶璃说他一开始就没信,其实也不对。他只是半信半疑罢了。只不过是仗着谭继之有求于自己,这两人也都在昌庆城中也算是在自己的掌心里,并没有在意罢了。却没想到这两个人的能耐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区区一个多月竟然能掌控住北境半数的兵马。

    “你们是定位府的人!”丞相盯着两人冷声问道。除了定王府的人,他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人能有如此能力和手段。

    谭继之无奈的苦笑不答,叶璃嫣然点头道:“叶璃见过云相。”

    “你是定王妃?!”闻言,云丞相不由得尖声叫到,险些栽倒在地上。叶璃有些无奈,她的名字有这么可怕么?

    云丞相有些有些失魂落魄的跌坐回太师椅里,半晌才顿足叹道:“好一个定王妃,好胆识,好手段!想必王妃早已经跟那些北境蛮子预谋已久了吧?”云丞相也不是笨蛋,定王府在北境高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却到现在才察觉,必然是有内应相助的。

    叶璃轻声叹道:“并非我定王府心狠,北境王与北戎同盟,想要灭我定王府,颠覆中原。此招实在是太过狠毒,若是让他们做成了我定王府必然腹背受敌。所以只能铤而走险,断了他的后路。还请云相见谅。”

    “成王败寇,王妃有何必多言。”云丞相盯着叶璃秀美的容颜,厉声道:“定王妃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胆识手段,便是老夫也要说一声佩服。但是…定王府既然已经知道身份败落,还敢来我丞相府,看来是丝毫不将老夫放在眼里了。”

    叶璃了。”

    叶璃淡笑道:“云相是前辈,前辈召见岂敢推辞?”

    “好、好、好……”云丞相连说了三个好字,气得脸色发青拍案而起,厉声道:“你既然敢进我丞相府,老夫若不将你留下,岂不是让我北境威严扫地?!”

    “云丞相,就算是北境威严扫地,丢脸的也是咱们,跟你们有什么关系?”门外略带笑意的女声响起,赫兰王后带着几个北境人走了进来。俨然将整个丞相府如入无人之境。云丞相眼神一缩,盯着赫兰王后道:“老夫还说,你们这些北境蛮子怎么会和定王府勾连在一起?原来是因为你这贱人!”当初赫兰王后闹着要去璃城众人也只当是为了云妃赌气,谁也没有在意。却没想到竟然为北境带来灭顶之灾。

    赫兰王后俏脸一沉,冷声道:“姓云的老匹夫你好不要脸!你的主子任琦宁靠着我表姐和姨夫的地位势力做了这北境王,你们这些老匹夫才有了如今的好日子。现在却来过河拆桥,处处排挤我北境人。每到打仗的时候变让我北境男儿冲在前面,你们却在后面捡便宜。我七十多万北境男儿入关,如今竟只剩不到三十万人。你等还不能容忍,处处排挤为难我们,真是让人恶心。怪不得你们几百年都复不了国,可见是天上大神有眼,知道你们都是些卑劣小人,怎么会让你们再复国成功!”

    云丞相被赫兰王后一阵抢白,脸上的颜色一阵青一阵紫。任琦宁建立北境最让人诟病的一点便是他利用了北境人的势力。而且不是他收复了北境人使其城府,而是他入赘到北境之后继承了岳父的位置。这样一来,想要再以中原正统自居也就名不正言不顺了。就连之前前代王后所生的子嗣也是姓了北境人的姓,这让这些前朝旧臣们如何能够容忍?奈何北境立国也确实是全靠着人家北境人的,这让前朝旧臣们在这些北境人面前便有了两种极为古怪的心情。一方面鄙夷这些北境蛮夷,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承认受了人家的大恩。如此复杂纠结的心思让这些自诩正统的人更加容不下北境人,只想着早早的设法将他们赶走,一来恢复了林家的正统血脉,二来也是眼不见为净。

    “哼!老夫不跟你这女子计较!”被赫兰王后挤兑的无话可说,云丞相面色不善的道。

    赫兰王后不屑的道:“是本姑娘不跟你这老匹夫计较才对。”

    旁边的众人不由得嘴角微抽,叶璃忍住笑意问道:“赫兰王后,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赫兰王后挥挥手道:“城里许多任琦宁的人都给我捉了起来。没捉的现在也跑不出去了。城外现在也打起来了,定王妃,你的人能打赢么?”

    叶璃淡淡道:“把那个么字去掉。既然打起来了,你不在宫中坐镇跑出来干什么?”

    赫兰王后叹道:“我听说这老头在府里藏了不少人相对对付你,早知道你这么有信心,我就不来了。我先回去了。”本身宫中也有事,赫兰王后来得快走得也快。刚刚骂了云丞相一顿,输了胸中的一口恶气,赫兰王后走起路来更是足下生风。

    赫兰王后这一来一去,云丞相的脸色却是更加灰败起来。叶璃坐在她对面,平静的看着他片刻间仿佛苍老了十岁的容颜淡淡道:“云相,我不愿妄造杀孽,还请你下令让手下的人罢手吧。诸位辛苦了这么多年,何不放下重担颐养天年?”

    云丞相冷笑一声道:“久闻定王府麒麟神秘莫测,人莫能挡。想必老夫这小小的丞相府此时已经全在王妃的控制之下,王妃又何必在惺惺作态?”

    叶璃淡淡一笑,也不辩驳,挥手让人将他带了下去。

    昌庆城中打乱一起,赫兰王后便命人关闭了宫门,捉拿了许多任琦宁的旧臣,又封锁了城门。城外,何肃掌握的兵马又跟任琦宁旧部的兵马打了起来,昌庆城内外都是一团乱,同时昌庆城中原兵马内乱的消息以几块的速度传去了远在紫荆关的任琦宁军中。

    却说任琦宁率领近百万兵马围困紫荆关,虽然对手依然是冷淮,但是这一次却比上一次更加棘手。上一次冷淮手下的是大楚的兵马双方尚且对峙数月,如今换成了以悍勇闻名于世的墨家军,而冷淮与任琦宁更有杀子之仇。去年任琦宁攻打楚京的时候,冷淮的长子冷擎宇力战而死,以身殉国。如此大仇冷淮又岂会不铭记在心。两军在紫荆关前大小战不下几十次,北境大军却连紫荆关的城门都没碰到过。

    这边战事不利,还不时收到耶律野的催促信函,信中也是显而易见的对北境大军的职责和不满,让任琦宁已经很是头大,再一收到留守的大军叛乱的消息。任琦宁只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混账!”拍下手中的信函,任琦宁忍不住开口怒骂。

    大帐中的将领的反映却是两样,任琦宁手下的心腹将领自然是担心焦急,而北境出身的将领们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巴不得能看任琦宁的笑话。任琦宁岂会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暗暗忍下了心中的怒气才将这些人打发了出去。

    这些北境将领自然也知道任琦宁不待见他们,也不在意。纷纷站起身来转身便出了大帐。

    大帐里,留下来的中原将领看着任琦宁的脸色,连忙问道:“王上,可是王城出了什么事了?”任琦宁咬牙道:“留守的中原兵马骑兵叛乱。”

    众人皆是一愣,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反倒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若说是北境兵马叛乱他们还相信,但是中原兵马叛乱……不过话说回来,留在王城附近的北境兵马不足五万,想要叛乱只怕也是不行的。但是那些北境人没有叛乱,却反而是他们自己的兵马叛乱,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王上,会不会有诈?”有人怀疑道。

    任琦宁抬手压了压隐隐作痛的眉心道:“此事非同小可,王城关系到我军命脉,留下的大军足有五十多万。若是他们再从后面袭击我军,到时候与冷淮前后夹击,我军便会陷入困境,甚至是无家可归。”

    “会不会是定王府的人作怪?”

    任琦宁冷笑道:“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出了事,不是定王府是谁?好个定王府,好个墨家军……”在座的众人面面相觑,脸上纷纷显出担忧之色。他们上百万大军围困紫荆关一个多月却未见寸功。若是昌庆在落入了定王府手里,那他们就算是完了。别的不说,一百多万兵马的粮草都足够他们头疼了。不出三个月都得饿死。

    “王上,王城既然已经派人求援,只怕是支撑不住了。咱们要尽快回兵平叛才是。”与北戎结盟攻打紫荆关固然重要,但是也没有自己的地盘重要。若是王城真的被叛军占领了,他们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就算冷淮放开紫荆关让他们进去,他们进去了又能做什么?当流民么?

    这么重要的问题,属下明白任琦宁自然不会不明白。沉吟了片刻还是点了一个将领率领二十万大军回去增援,另一方面,也算是试探。与定王府打过几次交道的任琦宁对墨修尧的不按理出牌可是深有体会,既然这件事有定王府的影子,他就不能不小心形式。

    将增援平叛的事情定了下来,任琦宁叹了口气提笔写了几封信,唤来手下吩咐道:“将信亲手交给王妃和丞相。”

    昌庆城里,北境王宫

    如今昌庆城内都被北境人控制,城外正是一片混战。整个王宫顿时变成了赫兰王后一个人的天下,赫兰王后便邀了叶璃干脆住进宫里,免得有什么事情还要专门出宫找她。叶璃也不在意,如今昌庆城不仅有北境人控制,更有墨家军暗中控制着,便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而墨家军根据赫兰王后提供的任琦宁暗中的势力分布,也开始暗中清理任琦宁在北境暗中的势力了。这些大约原本是前代王后担心中原势力以后威胁自己儿子的地位才暗中收集的,却不想用在了定王府的身上。

    “呵呵,定王妃,你看看这个……”赫兰王后懒洋洋的坐在宽大的凤椅里,扬扬手中刚刚收到的信笑嘻嘻的看着叶璃道。叶璃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书卷挑了挑眉,“北境王有什么话跟王后说?”

    赫兰王后笑眯眯道:“他说兵马叛乱,他担心我的安危。还说让我一定要小心,呆在宫里不要到处乱走,免得出事。还有什么…大概就是想问我父亲还有其他北境个部落的首领们是什么想法吧。”

    叶璃点头笑道:“他大约是想要试探你们的态度罢了,王后看着回信吧。”

    “回信?”赫兰王后眨眨眼睛,无辜的望着叶璃道:“可是他派来的信使已经被我杀了。”

    叶璃淡然一笑道:“那是王后的事情,王后若是不想那二十万兵马回来,也可以不理他。”

    赫兰王后无奈的垮下了肩膀,一边找来笔墨给任琦宁回信,一边道:“定王妃,你真坏!”叶璃笑道:“我跟王后说过我是好人么?”赫兰王后磨牙,“你能不叫我王后么?”

    “可以,赫兰公主。”叶璃从善如流的道。

    赫兰王后气哼哼的埋头给任琦宁写信。信中干净直接的表示中原兵马叛乱跟她北境没有关系,如果想要她父亲出手帮忙的话,就要给出让他们满意的条件来。等她写完了,叶璃过来看了看,有给她添了几笔,“重新抄一遍吧。”

    虽然赫兰王后对中原文字只算是略通,却也还是能看出叶璃写得信里面隐约的包涵着几丝若有若无的情意。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定王妃,你少污蔑我。本姑娘才没有喜欢那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呢。”

    叶璃扬眉道:“你不是一直都是那么表现的么?现在这样突然翻脸不留情,会让任琦宁怀疑的。”之前为了不让任琦宁怀疑,赫兰王后总是跟云妃争锋相对,若有若无的表现出一些拈酸吃醋的模样。任琦宁是何等精明,若是赫兰王后这时候突然表现的完全公事公办的态度,却是很容易引起任琦宁的怀疑,进而扣下那二十万大军不放。

    “那好吧,我就委屈一下好了。”赫兰王后不得不承认叶璃比自己想的周全,只得委委屈屈的拿起笔重新将信纸誊写了一遍。

    “赫兰…你给我出来!”赫兰王后正苦着脸誊写给任琦宁的信,门外传来一阵尖锐的怒骂声。刺耳的声音让赫兰王后手下一顿,写了一半的信顿时染上了一大片墨迹。赫兰王后顿时黑了脸,对着门外扬声道:“让她们进来!”

    片刻间,云妃便带着几个女子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她们被困在宫中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每日被禁止出入也被断绝了与外面的联系。忍了这么多天,云妃终于忍不下去了。便带着人往赫兰王后这里来找麻烦来了。她到底是任琦宁的宠妃,赫兰王后也没有让人对她怎么样,而且宫中的侍从大多也是中原人,到时一路上让她冲到了让她冲到了赫兰王后的宫殿门口。

    “赫兰!你什么意思?竟敢不让我的人出宫,你想造反么?”

    赫兰王后丢下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没错,你想如何?”

    “你好大的胆子?!”云妃尖叫道,“你就不怕王上回来杀了你么?”赫兰王后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她道:“你放心,在任琦宁回来杀了我之前,我一定会先杀了你们的。当然,还有…你那个讨人厌的爹。还有你们的爹……”扫了一眼跟在云妃身后的一群女子,赫兰王后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自从做了王后以后,这些女人可没少找她麻烦。还有当初,表姐还在的时候,那些侍妾也经常找表姐的麻烦。赫兰王后对后宫这种东西一点好感也没有。

    “你…你把我爹怎么了?”云妃一惊,赫兰王后敢封锁王宫,敢如此大张旗鼓的承认自己的想法,肯定不是疯了。那就是她手中握着相当大的底牌。

    赫兰王后看了看坐在一边看书的叶璃,笑眯眯道:“我可没本事把你那丞相爹怎么样样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殿中还坐着一个白衣女子。只是她靠着柱子坐着看书,众人又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赫兰王后的身上,竟然现在才注意到她。

    叶璃抬起头来,看了看云妃淡淡道:“云相暂时还没事,在家里修养呢。听说云妃娘娘颇工书法,而且擅长仿写他人的文字?”

    “没错。那又如何?”云妃不自觉的答道。

    叶璃嫣然一笑,“不如何,我手下这会儿没什么人,麻烦云妃娘娘帮忙写封信。”

    “我凭什么要帮你?不对…你是什么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云妃有些疑惑的望着叶璃道。叶璃易容之后容貌稍有改变,但是却依然给她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叶璃但笑不语。

    赫兰王后身后一个声音尖锐的叫道:“你是定王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5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58.北境乱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58并对盛世嫡妃358.北境乱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