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阳谋,混账

    365。 阳谋,混账

    北方灵鹫山大营里,叶璃神色平静的坐在营帐中浏览着各地送来的战报和折子。前些日子赫连鹏在他们手里吃了几次小亏之后便再也没有前来叫阵过了。两军倒是各自相安无事倒是墨修尧那边很是打了两场打仗,将北戎大军的气焰彻底的打压了下去。却又让另外叶璃和吕近贤手下的将士们都有些坐不住了。

    吕近贤那边还好,叶璃这边却还要防备着后方的雷震霆部,并不能轻举妄动。更是让上下将士听着每日别的送来的情报眼睛发红。

    “王妃,周将军,孙将军何将军等人求见。”秦风进来含笑禀告道。叶璃搁下手中的战报,笑道:“又来请战?”秦风点头笑道:“这些日子咱们一直紧守不出,想必他们都给憋坏了。”叶璃想了想道:“让他们进来吧。”

    “属下遵命。”听到叶璃的话,即使是秦风也不由得眼睛一亮。虽然他现在不能亲自上战场去冲锋陷阵,但是别人吃肉他还是可以喝点汤的。被憋坏了的可不是只有那几位将军。

    不一会儿,何肃周敏等人鱼贯而入,齐齐的向叶璃行礼,“见过王妃。”

    叶璃笑道:“不必多礼,几位将军不在各自的营中坐镇,到本妃这里却是为何?”孙耀武抢先道:“启禀王妃,属下请战!”

    叶璃挑了挑眉,含笑看着他淡然不语。孙耀威对叶璃这位年轻的王妃却很有些敬畏,被他这么一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局促的道:“王妃,咱们一直守在这里,看着别人打仗,实在是有些憋屈。也影响士兵的士气不是么?”

    叶璃点点头,道:“言之有理。你们有什么看法?”

    闻言,在场的极为将领眼睛都亮了起来。孙耀武笑道:“属下愿为先锋,趁其不备一举攻下洛州城!”何肃和周敏与他相交这些时日,也知道当初丢了洛州城是他心中的一块心病,倒是也不跟他抢功。何肃沉声道:“属下愿为孙将军压阵。”

    周敏也笑道:“属下愿意镇守灵鹫山。”灵鹫山肯定是需要有人镇守的,周敏也不着急,只要开打了还怕没仗打么?

    “你们倒是齐心。”

    三人相视一笑,齐齐的看向叶璃。叶璃食指在桌面上轻叩了几下,沉思了片刻道:“先将你们的计划送过来给我瞧瞧。”

    三人大喜,齐声道:“属下遵命!属下告辞!”说完也不得叶璃示意争先恐后的出门准备调集兵马去了。叶璃三人的背影消失在帐门口,不由失笑的摇了摇头,吩咐身后的秦风道:“让麒麟准备着。既然要攻下洛州城,就不能有任何闪失。那赫连鹏也不是好对付的。”

    秦风应声,“属下遵命。”

    洛州城在整个大楚并不起眼,既不是地处边塞要寨也不是大楚有名的大城。但是它却有一个颇为坑爹的地方,一般的城池都是易守难攻,而这洛州城却是易攻难守。因为离边关颇远,历史上虽然北戎屡屡犯境,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攻破过边关。以至于虽然靠近边关的城池都修得固若金汤,但是这不起眼的洛州城却连城墙都修得勉勉强强,有等于没有。

    北戎大军连边关那些城池都能攻破,这区区一座洛州城自然是不在话下。所以,当初洛州失陷实在是不能怪孙耀武守城不利。天时地利人和一样没有,孙耀武就算是孙武转世,白起重生也只有吃败仗的份儿。

    等到了墨家军出兵之后,虽然洛州城离灵鹫山很近,但是一来墨家军兵马不足,而来洛州城那样易攻难守的地方,夺下来不难,但是守住却是千难万难。最后大概只能陷入和北戎大军的拉锯战中,毫无意义。所以墨家军也一直没有管他。叶璃之所以现在同意孙耀武等人的请求,却是因为中路军墨修尧那边几场打仗已经将北戎大军主力打得战线后移了。他们这边自然也要配合着将赫连鹏的大军驱逐出去。至于洛州城打下来之后怎么守,墨家军可不是当初的大楚军,就算赫连鹏想要来跟他们抢也要看看值不值得。

    洛州城不是个驻兵的好地方,赫连鹏的大军自然也没有驻守在洛州城,只是分出了一部分兵马驻守在这里而已。夜色下,整座城池一片沉寂,只能偶尔看到一丝灯火。这两年,北方各地的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可说是十不存一。虽然天色并不算太晚,但是洛州城却已经沉浸在黑暗之中。

    在夜色的掩护下,一群黑衣人干净利落的从形同虚设的城墙外爬了上去,很快的消失在夜色里。洛州城外不远处隐秘的地方,孙耀武远远的笼罩在夜色下的城池,有些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站在他旁边的秦风懒洋洋的靠着树干笑道:“孙将军,你这是干什么?”

    孙耀武皱眉道:“我们躲在这里,万一他们惊动了洛州城的守军,到时候再引来了北戎的援兵,岂不是要功亏一篑?”

    秦风笑道:“孙将军不必担心,若是璃城楚京,还有雷震霆驻守的地方,说不定真的要小心一点。洛州城这样的地方,若是还能惊动了守军,他们也不必混了。”

    孙耀武虽然早就听闻过麒麟的威名,但是毕竟没有真正见识过。有些怀疑的道:“秦统领竟然如此有信心?”秦风扬眉笑道:“这个自然,我的属下若是都不能对他们有信心,谁还能相信他们?孙将军不也相信自己手下的将士么?”

    孙耀武莞尔一笑道:“这个倒莞尔一笑道:“这个倒是。本将军也想见识一下,墨家军的麒麟到底有多厉害。”

    秦风笑道:“孙将军拭目以待便是。”

    不到半刻钟,洛州城中便生气了碧绿的信号焰火。孙耀武一愣,“这就行了?”秦风笑道:“孙将军请。”孙耀武带着手下的兵马冲到洛州城的时候,只见洛州城城门打开,城中纷纷扰扰乱成一天。但是能上城墙来抵挡他们进攻的北戎大军却是寥寥无几。前前后后他们还没用到半个时辰竟然就已经将洛州城拿了下来。等到孙耀武重新站到了洛州城城墙上,还依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如果洛州城这么容易就能攻下来,他这两年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看着他神色复杂,似喜似悲的模样,秦风含笑道:“孙将军不必放在心上。王妃之前也说过,洛州城易攻难守,从军事意义上来讲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无论是谁都很容易将他打开。所以,当初洛州失手并非将军之过。”

    孙耀武靠在城楼上,听着秦风的话,突然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其实他自己有何尝不知道洛州失守是注定的事情,但是为将者,因为自己的失守导致洛州的百姓惨死无数,别人怎么想孙耀武不知道,但是他却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如果不是遇到了墨家军和定王妃,只怕孙耀武不是郁郁而终,一生遗憾,就是干脆破罐子破摔落草为寇去了。也正是因此,孙耀武才给外的尊敬和信服叶璃。不仅是因为叶璃给予了他信任,更是因为叶璃给了他新的希望和人生。

    秦风平静的看着孙耀武,也不劝他。王妃说的没错,孙耀武虽然在小事上有些不拘小节,但是却是一个难得的有良心的将领。

    等着孙耀武宣泄了过了积累依旧的情绪,秦风才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了,哭够了就起来吧。后面的战事才刚刚开始呢。”

    一个大老爷们当着别人的面哭的这么失态,孙耀武也有些不好意思。粗鲁的一抹眼泪,孙耀武强迫自己忽略秦风那似笑非笑的神色道:“我老孙平时觉得自己的胆子就很大了,但是王妃的这个计划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万一那赫连鹏不上当,不来救洛州城,那王妃那边可就麻烦了。”

    秦风抚着下巴想了想道:“王妃说赫连鹏一定会来的。”

    “为什么?王妃都说了这个地方其实一点战略意义都没有。”孙耀武道。

    秦风笑道:“就算是这样,咱们站了洛州城也等于是在赫连鹏的背后扎了一颗钉子。更何况…王妃说他丢不起这个脸。所以,他一定会来的。”从赫连鹏一开始就屡屡挑衅定王妃,就能看得出他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更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失败,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在自己控制的区域内还有这样一块地方被墨家军占据着的。特别是,还是从他的手里夺回去的。

    孙耀武抓了抓头发,点头道:“好像有点道理。”

    秦风笑道:“孙将军还是准备好守城吧。等到北戎增援的兵马来了,咱们这里可是不会轻松了。”孙耀武正色点头道:“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北戎人将洛州城再一次从我手里夺走的。”

    洛州被墨家军攻占的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赫连鹏的大营中,底下的将领都纷纷进言要立刻出兵夺回洛州城。这些北戎将士自从进入中原就可说的上是所向披靡,即使从去年开始遇上了墨家军之后未再能前进多少,但是整体来说却也没吃什么亏。特别是在灵鹫山附近大营的将士更是没有和墨家军主力遇到过,无意中便渐渐的有了一种墨家军也不过如此的感觉。此时听说已经被自己占领的洛州城居然悄无声息的就被墨家军反攻了,如何能忍?自然是纷纷叫嚣着要夺回洛州城。

    赫连鹏并没有着急,虽然墨家军突然进攻洛州城确实让他有几分意外,但是这些日子跟墨家军的交锋让他变得谨慎了许多。

    “想要夺回洛州城,我们随时都可以。但是,叶璃现在攻下洛州来干什么?洛州城距离灵鹫山还有一些距离,就算她攻下来了也无法和她镇守的地方连成一片,反而要排除更多的人驻守。按理说,叶璃不会做这样不智的决定。”赫连鹏沉声道。

    底下一个副将不屑的撇了撇嘴角,道:“那定王妃只是个女人,哪里会打仗?但是无论如何,却也不能让墨家军看轻了我北戎勇士。”

    赫连鹏眼中微光一闪,唇边勾起一丝冷漠的笑容,道:“既然如此,就有查副将率兵前去夺回洛州城,如何?”

    那副将立刻领命道:“末将保证在明天早上之前重新夺回洛州城。”

    赫连鹏不置可否,淡淡道:“等你夺回来再说吧。到时候本将军替你向七殿下请功。”那副将虽然性情粗犷,却还是听出了赫连鹏的几分不以为然,不由得愣了一愣,还是领命转身出去了。

    等到那副将离开,赫连鹏才扫了一眼底下的众人冷声道:“立刻去给我弄清楚,叶璃到底在哪里!”其他人皆是一怔,一人上前问道:“将军是怀疑定王妃攻打洛州城,另有阴谋?”虽然赫连鹏刚来不久,又是被耶律野直接授命来接掌灵鹫山这一处大营的兵马的,但是他铁血凌厉的手段却让不少的将领敬畏不已,也没有人敢看不起他年纪尚轻,从前并未领过兵。

    赫连鹏点头道:“不错。贸然攻打一处作用不大的地方,这不像是叶璃的行事作风的行事作风。”

    其他将领心中都有些不以为然,定王妃的行事作风,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清楚?不过赫连鹏的命令却不能打折扣,众人连忙领命去了。

    “阴谋?本妃这明明是阳谋。”灵鹫山答应外,叶璃居高临下望着远处的万里山河含笑道。她身后站着卓靖和林寒,以及镇守灵鹫山的周敏。

    周敏有些好奇的问道:“王妃,赫连鹏当真会上当么?”

    叶璃浅笑道:“这不是赫连鹏会不会上当的问题。就算他明知道有问题…他也只能照着我们设计的路线走,不然的话,他就准备将整个灵鹫山附近的三座城池都让给我们好了。”

    周敏沉吟了一会儿,皱眉道:“王妃让孙将军去夺洛州城,又将何将军派去夺惠云城。赫连鹏就算舍得下洛州,也必然不能舍下惠城,定然是要调兵去增援的。但是…如此一来,赫连鹏必然知道我军中空虚。万一他……。”

    叶璃回头看着周敏,有些无奈的叹息道:“若是如此,就只能看周将军的了。”墨家军人马不多却是个硬伤,算起来,如今灵鹫山大营也有三十来玩人马,但是其中真正的墨家军精锐不足十万,身下的都是大楚的残兵和何肃手下的兵马。虽然何肃手下的兵马比起大楚其他的将领来说已经算不错了。但是一对一的话,跟北戎依然无法相提并论。只是这却怪不得何肃。

    周敏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王妃,王爷为何不从西北再征调兵马?”西北的兵役制度与其他诸国略有些出入,因此,征调新兵的能力也比其他诸国要强许多。如果墨修尧愿意的话,他随时可以再征调上百万的新兵,而且这些新兵还跟一般的刚刚入伍的新兵不同,他们或多或少都是接受过一些训练的。这倒是和北戎有些相似,只不过北戎是因为民风所致,人人习武。而西北则是因为兵役制度所致,每个男子在十六岁到加冠之前这几年必须有两年的时间在军中服役。

    叶璃含笑摇头道:“北戎虽然悍勇,但是还不足以是定王府倾尽全力与之抗衡。今后几年,只怕这天下都不会太平,若是一下子将所有的人力物力都耗光了,以后要怎么办?”

    “原来如此。”周敏自问没有王爷和王妃考虑的事情多,他只需要一往无前的与敌人作战便可以了。既然定王妃这么说了,他自然也就不再多问了。

    “启禀王妃,赫连鹏刚刚派出十万大军,往惠城去了。”身后一个黑衣男子前来禀告。

    叶璃点点头道:“我知道了,退下吧。”挥退了通禀的男子,叶璃一边思索着,一边道:“赫连鹏手下应该有四十多万人马,出去增援洛州和惠城的,他手下最少应该还有二十万兵马。”

    周敏的神色有些凝重,沉声道:“王妃,我们如今手中的兵马,确是不足十五万了。”

    叶璃挥挥手道:“不要紧,放弃另外两处营地,只守住中军。灵鹫山山路崎岖,易守难攻。只要我们能守住半个月,就足够何肃拿下惠城了。就算不济…本妃会通知元裴将军,一旦灵鹫山失守,他会立即带兵出飞鸿关堵住北戎大军的去路。”虽然这样做有些冒险,但是如果成功的话,从此何肃占据惠城,孙耀武占据洛州,与灵鹫山呈三角之势将赫连鹏的大军围在中间。到时候,赫连鹏就算不想退也不行了。

    “属下明白了。属下誓死守住灵鹫山。只是…。是否请王妃先行移驾到飞鸿关?”想了想,周敏还是问道。不是他不相信王妃能与将士们共存亡,而是以王妃的身份实在是不必要冒这样的险。

    叶璃瑶瑶头道:“不用了,本妃相信周将军能够守住灵鹫山。”

    叶璃如此说,周敏也不能再劝了。只得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赫连鹏染指灵鹫山半步。如果,万一真的受不住了,到时候就算是用强也一定要将王妃送到飞鸿关去。

    很快,灵鹫山附近便陷入了乱战之中。果然如叶璃和周敏所料,赫连鹏并没有亲自去救惠城和洛州,反而是集中了剩余的二十万兵马全力进攻灵鹫山。东边与吕近贤交战的兵马僵持许久也不能突破,中路军耶律野和赫连真联手率领八十多万大军,竟然也敌不过墨修尧不到五十万兵马,交战半月都是败多胜少,无奈之下只能往后退去。如果赫连鹏能够从灵鹫山这里打开一条通道,自然也就解了北戎大军目前的困境。更重要的是,北方的冬季来得早,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了。到时候北戎大军的军需粮草就会比现在更加捉襟见肘。所以,赫连鹏虽然知道叶璃如此安排可能对自己不利,却不得不孤注一掷的全力攻打灵鹫山。

    灵鹫山阵前,双方人马交战五天,各自死伤无数。却是谁也没有一丝退却的意思。相比起来,这一次却实实在在是墨家军吃了亏。此时墨家军的战力本就不如北戎大军,兵马人数上也比不上北戎,若不是灵鹫山易守难攻,只怕墨家军此时早就已经败了。

    但是即使如此,赫连鹏也并不比叶璃和周敏好过。虽然他伤亡的人数比墨家军还要少一些,但是他手下本身就已经只有二十来万兵马,而派出去增援洛州和惠城的兵马到现在也还没有传回一丝消息。如果再这么伤亡下去,就算自己将灵鹫山的兵马全军歼灭了,只怕自己剩下的兵马一过灵鹫山还不够后面飞鸿关的墨家军踩的。到时候,可就当真是两败俱伤了。最糟糕了。最糟糕的是,叶璃伤的起,她身后还有个元裴和飞鸿关的守军。而赫连鹏却伤不起,一旦洛州和惠城彻底失陷,自己就算打下了灵鹫山也根本就不敢过去。一过去就当真变成一支孤军了。

    “叶、璃!”站在军前,看着到处伤痕累累面带疲惫的士兵,赫连鹏忍不住咬牙,眼中更露出狂热的神色,“不愧是定王妃,本将军还是被你算计了。不过…你这次是不是将你自己的性命也算了进去?”

    望着前面灵鹫山上,黑色的墨家军旗帜在风中废物,赫连鹏冷然一笑,“既然事已至此,本将军若是不攻下你灵鹫山,岂不是让人笑话本将军无能?”

    “来人!”

    “将军?!”一个将领连忙过来候命。赫连鹏抬眼,盯着不远处的山坡沉声道:“继续攻打灵鹫山。不打下来就不许停!”那将领一愣,有些为难的道:“将军,灵鹫山易守难攻,只怕是……”赫连鹏冷厉的眼刀扫了过来,让那人到嘴边的话只能又吞了回去。赫连鹏盯着他,沉声道:“敢后退者,斩!”

    “是!”

    灵鹫山上,同样是严阵以待,充满了血腥和紧绷的气氛。林寒跟在叶璃身后,随着她一起在营外的阵线前巡视。看着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歇息的士兵,其中还有不少来不及救治的伤病,林寒忍不住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叶璃,想要劝说她早些离开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看到叶璃过来,原本坐在地上歇息的士兵们纷纷想要起身行礼。叶璃挥挥手示意他们不必动,走到一个左臂上满是血迹正靠着草堆歇息的士兵跟前,轻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不去包扎伤口?”

    那士兵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见到叶璃问自己有些拘谨的涨红了脸,连连摇头道:“回…回王妃,我伤的不重,只是破了点皮,不用包扎。”叶璃蹲下身来,抬手拉起他的衣袖,伤的确实不太重。没有伤到要害,但是却流了不少的血。若是平时自然没什么事,但是如今这情况只怕一用力伤口就会裂得更厉害。叶璃皱了皱眉,取出一个洒了一些药在他伤处,身后的林寒跟着递上了一条布巾。叶璃接过干净利落的包扎好。

    看着眼前为自己包扎伤口的白衣女子,年轻的士兵不用的愣住了。却见王妃似乎十分熟练一般,片刻间就伤好了药,伤口包扎的比他看到的军中大夫包扎的更好。看着呆愣愣的年轻士兵,叶璃淡淡一笑,道:“你几岁了?怕不怕?”

    那少年摇了摇头坚定地道:“不怕。”其实他还是有点害怕的,但是王妃是个女子都不怕,他身为男子汉怎么能害怕呢?

    叶璃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好休息,回头还有硬仗要打。”站起身来,叶璃转身对林寒道:“营中不缺伤药,让军医将伤药发一些给士兵。一些不算重的伤,就让大家互相帮忙伤药包扎一下吧。”

    “是,王妃。”林寒点点头,随手拉过一个路过的士兵让他去传令。然后又跟在了叶璃身后,见他如此,叶璃有些无奈的道:“我在军营里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不用处处跟着我。”

    林寒摇头道:“王爷吩咐了,王妃身边不能没有人保护。”

    叶璃也知道说不服他,也只得任由他去了。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叶璃皱了皱眉,转身向那处地方走去。却是一个简单的收容重伤员的棚子里,两个大夫正围着一个年轻士兵商量着什么。那呻吟声正是从那士兵的口中传出来的。

    其实古代的冷兵器战场远比前世更加残酷。战场上自然也没有什么专业的战地医生,战地护士抢救伤员什么的。一般重伤的都逃不脱死在战乱中的解决。偶尔有运气好的,战斗结束后还活着没有被敌人杀死的才会被自己人拖回来。不过即使如此,被救回来的重伤员死亡率也高的惊人。也正是因此,战场上致残的人反而并不多了。

    “伤的怎么样?”叶璃轻声问道。

    两名大夫转过身来,有些无奈的禀告道:“箭头卡到骨头里去了,只怕是……”箭头拔不出来,虽然伤的是腿,但是人迟早也会因为伤口化脓等等原因死去。

    叶璃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年轻人,伤口发青,已经开始有化脓的迹象,年轻的眼里写满了绝望和痛苦。叶璃心中一黯,想了想问道:“截肢可以么?”

    “截肢?”两名大夫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叶璃的意思。有些为难的道:“如果将这条腿砍了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只要之后伤口不在化脓,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只是……”这样的事情却并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他们虽然是大夫,但是却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而营中原本有另一位有经验的老军医,却在前些日子因为劳累而重病不起,被送回飞鸿关去了。

    叶璃沉吟了一下,淡淡道:“我来。”

    “王妃?!”不仅是两名大夫,就连林寒也是一惊。

    叶璃从容的道:“不用担心,我会做。”前世身为特种军人,叶璃自然是学过战场救护的,不只是简单的救治外伤,就连一般的战地外科手术也是做过的。截肢正好就是其中最常见的之一。

    两名大夫还是有些犹豫,虽说他们救不了这个伤员,但是也不能看着王妃来下手。现在这伤员或许还能活几日,若是让王妃来弄,说不定当场就没命了。

    没命了。

    叶璃走到那年轻人跟前,轻声道:“我要将你中箭的腿截掉,不要怕。”

    年轻人眼中升起一丝恐惧,艰难的想要摇头,但是腿上传来的痛楚却让他说不出半句话来。叶璃看着他,沉声道:“性命总比一条腿重要,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连赌一赌都不愿意就要放弃你的命么?你的家里…。有没有人还在等你回去?”

    年轻人眼神有些恍惚,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慢慢的生气一丝希望和生气,叶璃轻声道:“只要你想要活着,就一定要尽力,哪怕是撑到最后的一刻。”

    年轻人终于点了点头,眼中虽然依然有着恐惧,却不再那么慌乱。叶璃这才站起身来,对身边的两名大夫吩咐道:“准备止痛药,止血药,干净的热水,烈酒还有干净的布巾和火。”两名大夫无奈,只得按照叶璃的吩咐去准备东西了。

    等到需要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叶璃取出一柄没有用过的薄刃短刀,放在以酒精擦拭过后又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儿,才站到传遍的年轻人身边,对着那腿上的某处一刀切了下去。站在一边打下手的两名大夫睁大了眼睛盯着叶璃的动作。只见她下到利落却有十分的有分寸,一开始或许还有一点生疏,但是两三下以后就像是渐渐地找到了感觉。看上去竟然比经验老道的老军医还要干净利落。

    叶璃正在忙碌着的时候,外面却突然传来了喧天的战鼓声。远处还有北戎特有的号角声,显然北戎大军又开始进攻了。林寒担心的道:“王妃……”

    叶璃头也不抬,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落下,一边吩咐道:“你去告诉周敏,一切由他指挥,我很快就会出去。”林寒看了看床上已经陷入半昏迷的伤者,终于还是转身出去了。

    叶璃很快终于停下来手中的刀。利落的挑起一边用热水煮过的线缝合伤药,然后包扎起来。做完了这一切,叶璃才抬起头来轻轻吁了一口气。旁边站着的两个大夫早已经看的有些出神了,见叶璃抬起头来望着自己,这才回过神来道:“王妃……。”

    叶璃放下手中的东西,在一边的水盆里洗了手,道:“两位还好照看他。清热解毒消炎的药两位想必比我懂一些。他的伤口也不能见水,若是这几天没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我先出去了。”

    “是,恭送王妃。王妃放心,属下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两位大夫都有些汗颜,连连保证道。叶璃也顾不得其他,转身便出了棚子往战场上而去。

    战场上,远远地赫连鹏并没有看到叶璃的身影,不由得皱了皱眉。扬声道:“怎么?定王妃终于终于还是怕了,早早的离开了么?”说这话时,赫连鹏心中也有些复杂,也不知道到底是希望叶璃已经离开了还是希望她没有离开。

    周敏冷哼一声,沉声道:“我们王妃在哪儿,其实你这个北戎蛮夷能够管得了的?”

    赫连鹏脸色一沉,冷笑一声道:“本将军还以为名震天下的定王妃是什么样的女中豪杰呢,原来也不过是一个临阵脱逃的胆小妇孺罢了。”

    “本将军懒得跟你这个北戎蛮子废话,要战便战!”周敏手中长枪一指赫连鹏道。

    赫连鹏也笑道:“正好,本将军杀了你再去找你们的定王妃!给我冲!”说完,也不待战鼓赫连鹏一马当先的朝着山坡上冲去。跟在他身后的将士看着将军身先士卒,自然也不再犹豫跟着朝墨家军的阵前冲杀过来。

    周敏也不退避,轻哼一声,“给我杀!”

    墨家军上下怒吼一声,放箭的放箭,扔巨木石头的扔巨木石头,毫不留情的朝着北戎大军杀去。北戎大军连续进攻五六日,多少还是总结了一点经验。这一次竟然有不少人避开了从上面滚滚而下的石头原木和箭雨,冲了上来。墨家军的战士毫不犹豫的冲了下去,两军立时短兵相接,厮杀了起来。

    赫连鹏更是仗着高深的武功,飞身朝周敏的方向扑了过去。前方的弓箭手毫不犹豫的转移了目标朝半空中的赫连鹏射了过去。墨家军黑云骑素来以箭术著称,即使是赫连鹏也不敢硬接着十几只齐发同至的羽箭,空中一个翻身避开了箭雨,手中长刀一挥,又回落了许多,这才落下地来。

    赫连鹏朗笑一声,道:“好箭法。本将军倒要领教一番墨家军的箭术。”

    话音未落,一个俯冲又朝着周敏扑了过来。他轻功极好,速度也快,片刻间就已经到了周敏身前数丈远的地方。长刀一展,朝着弓箭手挥了过去。一道凌厉的刀气扑面而来。弓箭手们见机极快,纷纷翻身避开,却依然有两个所伤。赫连鹏却不再管他们,转身向周敏杀去。

    箭是远程利器,到了近身的时候却用处不打了。周敏也不惧怕,长枪一挺,朝着赫连鹏刺了过来。赫连鹏笑道:“周将军,你领兵不错,可惜武功却还差一些。”

    周敏冷冷道:“赫连将军废话太多。”

    赫连鹏笑道:“是么?既然如此,就让本将军领教周将军的功夫好了。”

    周敏本就是领命打仗的将军,不是单打独斗的江湖高手。与赫连鹏比起武功来自然要落了下方。此时叶璃何肃孙耀武都不在,前方的战事却是全耐周敏一个人指挥,更是让他不能全心应敌。几个回合下来就已经显出了颓势。

    赫连鹏心情大悦,一边挥舞着长刀,一边笑道:“周将军,定周将军,定王妃真的不在么?她若是真的不再,今天你可就死定了。”

    周敏轻哼一声,不去管胳膊上被划出的血痕,再次挺枪刺了过去。赫连鹏一跃而起,“既然如此,真是可惜了…。我北戎还没有几个如周将军这般的将领呢。”长刀在阳光下翻出一丝暗红的寒芒,朝着周敏的脖子划了过去。

    “噌——!”一道黑影闪过,林寒一脸冷肃,举剑架住了赫连鹏的刀。冷然道:“赫连将军想要见识墨家军的箭法,何必如此心急?”

    赫连鹏一怔,只觉脑后一缕劲风袭来,连忙翻身让开,却是一只黑色的羽箭正好从他身边擦过。这一箭的威力却和方才那些弓箭手完全不同,即使并没有射中他只是从脸边擦过他也隐隐感觉到面上微微有些生疼。

    “赫连将军还真是心急,如此的身先士卒真是让本妃意外。”叶璃站在不远处,神色淡然的看着赫连鹏。赫连鹏哈哈大笑,看着叶璃道:“原来王妃还在军中,倒是本将军误会王妃了。”

    叶璃平静的道:“不要紧,将军既然来了,不妨多留一会儿。周将军,你去忙你的吧。”周敏看了一眼叶璃和赫连鹏,知道这里自己插不上手,点了下头转身而去。

    赫连鹏挑眉笑道:“定王妃想要留下本将军,本将军自然是荣幸之至。”

    叶璃此时的心情并不太好,也不跟赫连鹏说笑,淡淡道:“如此最好。”素手一挥,几支羽箭从各个地方朝着赫连鹏射了过来。赫连鹏连忙一跃而去,挥刀斩落疾射而来的羽箭。不想前面刚刚斩落身后又有劲风袭到,即使赫连鹏仗着自己内力高深没有被射中,一时间却也颇为狼狈。

    “好厉害!”刚才十几个弓箭手箭如雨发也没有给赫连鹏构成什么威胁。但是现在这并不密集的羽箭却反而让赫连鹏有些手忙脚乱。

    “将军正好可以品鉴一下,麒麟和睚眦到底有什么差别。”叶璃淡淡道。

    等到赫连鹏终于冲破了麒麟的箭雨,却已经被逼出墨家军大营前好几十仗远了。赫连鹏远远地看着站在几个黑衣男子前面的白衣女子,有些不甘的叹了口气,“在下诚心相邀王妃到北戎做客,王妃何必如此不领情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5.阳谋,混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5并对盛世嫡妃365.阳谋,混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