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公子踪迹,为母之心

    369。公子踪迹,为母之心

    看着瑶姬苍白如纸的脸色,秦风目光微敛,平静的看着她问道:“你有什么问题么?”瑶姬一惊,强笑道:“我…我能有什么问题?”秦风淡然道:“刚才你和沐烈的话我听到了,沐烈说的没错,你要是觉得难受我会回禀王妃,让你先行离开。”

    瑶姬连忙摇头道:“不用了,我没事。”

    秦风认真的看着她道:“你最好考虑清楚,如果将来因为你一时不忍而坏了王爷和王妃的事……。”对上秦风平静的目光,瑶姬心中一颤,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时却已经是一片宁静,点头道:“我知道,我的儿子还在璃城,我不会做伤害他的事情。”

    “最好如此。”秦风深深地看了瑶姬一眼,转身出门很快便消失在沐阳侯府里。

    出了沐阳侯府不远,就看到林寒如蝙蝠一般挂在屋檐下摇摇晃晃的看着自己。看到秦风过来,林寒从房檐下滑了下来,看着秦风摇了摇头道:“你这又是何必?你这样做只会让她恨你。”专程跑一趟沐阳侯府,他还以为秦风是打算跟瑶姬述一述衷情什么的,谁知道却是一阵软硬兼施的威胁加警告。秦风真的喜欢瑶姬么?林寒有些疑惑。

    秦风淡淡道:“王妃说的没错,现在说清楚总比将来丢了性命强。”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她?”林寒挑眉问道。

    秦风侧首想了想道:“我要相信什么?相信瑶姬没有背叛定王府的心思?我现在相信瑶姬不会背叛定王府,但是…我不知道瑶姬还爱不爱沐扬。”只要瑶姬对沐扬还有一丝半毫的感情,谁也不能保证到时候瑶姬会做出什么事,“现在我们只要保证王妃的计划和安危不出乱子就好了。”

    看着秦风毫不留恋的往前走去,林寒耸了耸肩也跟了上去,一边问道:“要不要派人看着她?”

    “沐烈会盯着她的。”秦风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后面的林寒叹了口气,感情什么的实在是太麻烦了。幸好他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烦劳,要不然像秦风和瑶姬这样,或者像凤三公子那样还不痛苦死?还是等几年日子太平了再找个合适的好姑娘成婚去吧。

    沐阳侯府里,瑶姬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出神。今天的事情确实给了她很大的冲击,除了刚开始的慌乱之后,瑶姬也渐渐地明白了定王妃的意思。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定王妃竟然连这些小事也能想到。她从未想过要背叛定王府,就想是她从未想过要和沐扬在恢复如初一样。但是同样的,她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要沐扬死。或许,王妃并没有想要沐扬的命,但是沐扬那样的人毁了沐阳侯府跟要他的命只怕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定王妃想的却是很周到,所以瑶姬并不怪她的试探。甚至还要感激她,如果等到事到临头的时候才让她知道这些,她真的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现在虽然同样为难痛苦,但是也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来思考和决定。虽然痛苦,却也减少了意外的可能。

    “瑶姬,听说你不舒服?”门外,传来了沐扬的声音。瑶姬连忙收敛了表情,神色平静的转过身去看着门口男子。已过而立之年的模样比起年轻时候更多了几分成熟男子的稳重气势。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风流倜傥眉眼温柔的京城贵公子,也不再是那个在爱人和父母之间痛苦挣扎却不得不妥协的无奈的侯府世子。如今的他更多了几分强势和霸道。

    瑶姬站起身来,淡淡笑道:“没什么,心情不太好而已。”

    沐扬心疼的看着她,面带歉意,“是不是夫人又找你麻烦了?回头我会跟她说的,让她安分一些不再难烦你,”瑶姬微微一笑,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淡然道:“都这么多年了,说了有用么?”

    “瑶姬……”沐扬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还在生我的气?烈儿都这么大了,咱们好好的过日子不成么?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也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们母子了。”

    瑶姬笑容有些发苦,这么多年了这样的话她听得都有些麻木了。虽然她回到沐阳侯府也是别有用心,但是渐渐地她却不得不庆幸这份别有用心。如果当年她没有被秦风救了而是直接被抓回了沐阳侯府,如果留在府里的儿子不是从小被定王府训练的沐烈而是她的亲生儿子,凭沐扬这样的态度,他们母子真的能活到现在么?

    沐扬很爱她,但是他也同样爱别的东西。即使是为了她和孩子他也不会愿意放弃任何东西,哪怕是一丝一毫。即使自己早已经没有立场怪他,却依然不得不为他的态度而心酸,为了她的孩子。

    “你还记得吗?前年秋天烈儿生的那场重病?”瑶姬淡淡的问道。

    沐扬微微皱眉,“瑶姬,你到底怎么了?”

    瑶姬并不理会他,继续道:“还有去年,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还有今年春天,他掉进了湖里……”瑶姬断断续续的细数着这几年沐烈遇到的各种危险,当然还有她自己明里暗里的一些事情。虽然沐烈并不真的是她的儿子,但是他所受的这些却千真万确都是为了她的孩子受的。而让瑶姬更加心灰意冷的事,沐扬除了打杀了那些下人丫头,从来没有处置过任何一个幕后指使。

    “瑶姬,你到底怎么了。烈儿不是没事了么,怎么今天又说起这件事来了?你知道的,是我们对不起……”话还未说完,就见瑶姬冷眼看着他道:“不是我们,是你。沐扬,是你对不起那些女人。如果当初我离开沐阳侯府再也不会来,你根本就不用对不起任何人。是你自己非要跟你的父母闹,要冷落迁怒你的妻子。时间久了,你又觉得你对不起她们了。但是…就算是我对不起她们,我的儿子也没有对不起她们。”

    “瑶姬……”沐扬有些惊讶的望着眼前一脸冷凝的女子。自从几年前瑶姬和沐烈被他接回侯府之后,瑶姬的性子就与从前不同了。他一直只当是瑶姬还在怪他让她和孩子吃了那么多苦,所以一直精心呵护百般迁就。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瑶姬早已经不是当年倾城坊里那个明眸善睬,笑语嫣然,妩媚妖娆的瑶姬了。原本美艳的容颜上,竟是他完全陌生的冷肃和决然。沐扬突然觉得有一丝恐慌,难道这几年来他竟然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过瑶姬么?

    瑶姬淡淡的看着他,好半晌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刚才柳姨娘让人传话来,说是好像有了身子,你去看看吧。”

    沐扬神色一缓,似乎明白了什么,含笑拥住瑶姬消瘦的肩膀有些尴尬又有些得意的道:“是我不好,不该瞒着你…但是你知道的,柳姨娘的父亲……”瑶姬垂眸,淡淡道:“我知道,府中现在除了烈儿也只有两个女孩儿,柳姨娘有了孩子也是好事,你去吧。”

    模样看了看瑶姬,再三确定她的神色正常并没有生气,才放开她道:“那我先过去看看。晚上过来陪你用膳。”瑶姬意兴阑珊的点了点头看着模样离去。

    沐扬刚出去,旁边的窗户动了动,沐烈便从窗外爬了进来。看着瑶姬摇摇头道:“我就不明白你老挂着他干什么?平白让你挂着个专宠的名头,这府里的女人比别人家哪里少了?要不是有咱们护着,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瑶姬无奈的看着他道:“好好地门不走你翻窗户翻上瘾了么?你小孩子家懂什么…我跟他早就没什么了,只不过是他自己……”

    沐烈翻着白眼爬到椅子里坐下,一边道:“本公子就不爱走寻常路。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算你对他没想法了,倒是他总还是我那未蒙面的弟弟的亲爹。要是孩子以后长大了知道是你这做娘的害死了他亲爹,你也不好跟孩子交代是不是?你不告诉他不就行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除非他一辈子也不知道他的身世。”瑶姬有些忧郁的道。沐烈道:“我就没见过我爹娘,不也过的开开心心的。而且,你不是说他的养父养母对他很好么?”瑶姬默然的看了沐烈一眼,没做过父母的孩子就算在聪明又怎么会明白为人母的心情?沐烈挥挥手道:“行啦,大不了你和秦统领以后再生一个。至于我那小弟弟,只要知道他过的好不就好了。总比让他知道他现在的身份要好得多吧?你不是说他现在也是个官家公子么?”

    这几年,沐烈这个身份到底有多尴尬他可是一清二楚的。一来他是沐阳侯府的长子,也是目前唯一的儿子。顺利的话说不准将来就要继承沐阳侯府的爵位。但是另一方面,他是庶子,生母曾经还是舞姬而且又是未进门生子。要不是沐阳侯府一直没有男丁,他连族谱都入不了。这就让他被同龄的那些家族嫡子们排斥。幸好他不用真的一直呆在这里扮沐阳侯府的小公子。不然再过几年,就连他的婚事也要不尴不尬,真正的大户人家不愿意将嫡女嫁给一个舞姬的儿子,小户人家或者是庶女又配不上沐阳侯府继承人的身份。要是瑶姬那小儿子真的跟着一起在沐阳侯府长大,沐烈敢保证要不被人给弄死,不被沐扬给宠坏,只怕就要自个儿性格扭曲了。

    “你胡说什么?!”瑶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孩子越长大越发的口无遮拦了。沐烈笑眯眯的道:“不用不好意思。刚刚秦统领来看你了吧?”

    瑶姬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提起秦风瑶姬的神色更加黯然了。沐烈同情的伸手拍了拍她道:“其实吧,当初你跑来沐阳侯府就是自讨苦吃。要是你当初直接嫁给了秦统领,就算咱们王爷再讨厌沐家,看在王妃和秦统领的份儿上,也不好意思找弟弟麻烦。”

    瑶姬苦笑,事情哪儿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若是定王妃或许还真的不会计较,但是定王却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沐家。定王想要杀沐阳侯早就能动手了,之所以一直没动手就是想要折磨沐阳侯毁了沐家而已。她这样的一颗棋子定王又怎么会放过?这几年,沐阳侯府虽然还没有被毁掉,却也是闹得不得安宁。

    “烈儿,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该怎么做。”瑶姬淡淡笑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人会比她的儿子更重要。即使她不能在他身边看着他长大成人,但是她一定要尽力让他一生无忧。

    黎王府里,叶莹带着身边的两个人往府外走去。却刚走到大厅里便被人拦住了。叶莹皱眉看着眼前的东方幽,不悦的道:“你干什么?”

    东方幽盯着叶莹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去哪儿?”

    叶莹俏脸一沉,不悦的道:“我去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东方幽淡然道:“现在黎王府我说了算,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出去。”

    叶莹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王妃我也是王妃,本王妃要出去你管的着么?更何况…本妃是请示过太妃娘娘的,太妃娘娘都同意了,你凭什么不同意?”这些日子,黎王府的方向明显有些转变。原本万事不管的东方幽突然伸手接过了黎王府的许多事务,甚至隐隐有些想要架空贤昭太妃的意思。贤昭太妃确实不喜欢叶莹,但是比起现在盛气凌人的东方幽,乖巧无害的叶莹就显得格外可爱了。所以叶莹偶尔去求她一些什么事,贤昭太妃倒是多半都会答应的。

    东方幽闻言,不屑的冷笑道:“我说了,黎王府现在我说了算。别说贤昭太妃,就算是太后亲自来也没用。”不怪贤昭太妃不喜欢东方幽,跟叶莹比起来,东方幽除了名声糟糕一点意外,别的无不胜叶莹许多。但是同样的,东方幽的脾气也不是叶莹能够相比的。或许是对墨景黎无意,也或许是根本没将墨景黎放在眼底。东方幽说起贤昭太妃和太后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半分敬意。贤昭太妃金尊玉贵了一辈子,怎么能忍受晚辈如此的无礼?

    “我偏要出去,你又如何?”叶莹硬声道。

    东方幽秀眉一挑,没想到这些日子一直似乎没什么脾气的叶莹居然还能如此强硬。这个叶莹跟她的三姐定王妃叶璃比起来,简直完全就不像是一家人。东方幽也从来没有将她看在眼里。这会儿被叶莹顶撞了自然是更加不高兴起来了,“叶莹,看在定王妃的面子上,本王妃也给你几分面子。但是你最好别给脸不要脸!”

    叶莹气急,也不管东方幽直接转身往门外走去。她就不信东方幽敢在王府里杀了她!

    “给我抓起来!”身后东方幽冷声道。

    只见眼前青衣身影闪过,两个男子一左一右出现在叶莹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东方幽傲然道:“把这女人给我带回她院子里,要是还敢闹,就给我关进地牢里去!”

    “是。”两名男子恭声应道。

    “你敢!”叶莹大惊,这两个人明显不是黎王府的侍卫。见两人上前来要抓自己,叶莹不由得尖叫起来,“东方幽!你太过分了!你王爷不会放过你的!”

    东方幽不屑的轻哼一声,“给我乖乖的在家里呆着。敢出门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你以为这里是璃城,还有你那个定王妃姐姐给你撑腰么?”

    “你敢!王爷…王爷救命啊。”叶莹挣扎着尖叫道。

    “这是在闹什么?”墨景黎从外面进来,看着眼前的闹剧一脸不善。见墨景黎进来,叶莹连忙挣开钳制着自己的人躲到墨景黎身后,“王爷…王爷救命啊。东方幽要打断我的腿!”

    墨景黎不悦的看向东方幽,皱眉道:“你又再闹什么?别太过分了。”

    东方幽同样不悦的皱眉道:“我怎么过分了,我只是让人送她回房去。”

    这些日子黎王府的事情自然瞒不住墨景黎,墨景黎看向叶莹问道:“怎么回事?”叶莹倒是没想到墨景黎竟然会问自己,连忙抓住机会道:“我禀告了太妃想要出门走走而已,谁知道她发什么疯在大厅里拦着不让我出去。还威胁我再出门就将我关进地牢打断我的腿。王爷,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个黎王妃竟然连门都不能出了?王爷若是实在厌倦了莹儿。不如就此休了我算了,我又何必受今日之辱?”这么久的日子,叶莹总算也长进了几分。以退为进这一招用的十分熟练。

    墨景黎虽然现在对叶莹早没有了从前的喜爱,但是到底是跟着自己十几年的女子。又对叶璃有过承诺自然也不会太亏待她。不悦的扫了东方幽一眼,道:“莹儿想出门走走跟你有什么关系?母妃都答应了你闹什么?”

    东方幽脸色一沉,道:“我不管,总之黎王府的人这些日子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门。”

    闻言,墨景黎的脸也黑了,寒声道:“东方幽,你别太过分!是不是本王出门去哪儿也要你同意了?这几日你顶撞母妃的事情本王还没跟你算账,你别不识抬举!”东方幽冷冷一笑,道:“那是你母妃,关我什么事?本姑娘用不着迁就那个老太婆。”

    墨景黎刚想要大怒,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终于忍了下来,瞪着东方幽道:“你不让莹儿出门,总要有个理由吧?”

    东方幽一窒,强硬的道:“我高兴。不说她不许出门她就不许出门!”

    “疯女人!”墨景黎懒得理她,一把拉起叶莹往门外走去,唤来自己的侍卫道:“送王妃出门,本王看谁敢拦!”

    东方幽再厉害到底墨景黎才是摄政王府真正的主人,最后叶莹自然还是在墨景黎身边的侍卫亲自护送下出了黎王府。

    大厅里,墨景黎不悦的朝东方幽丢下一句好自为之,便头也不回的回书房去了。

    东方幽神色阴郁的盯着空荡荡的门口,半晌不语。却让跟在她身边的人暗暗都有些心惊。如今东方幽身边跟着的这些人都是从前苍茫山的下属,苍茫山覆灭之后他们自然就跟着身为少主人的东方幽。其中有不少都是跟着东方幽一起在苍茫山长大的。但是看着东方幽如今的模样,几乎都让他们不敢相信这是苍茫山曾经那个聪慧却有些天真不知世事的少主人。最后众人也只能当作苍茫山突遭拒变,夫人也突然身亡给东方幽的打击太大了,才让她彻底改变的性子,也只得在心中暗暗叹息。

    “王妃,那荣妃已经走了,咱们要不要……”刚刚进来想要抓走叶莹的青衣男子低声问道。

    东方幽轻哼一声道:“算了,要是做的太过了反而容易引起墨景黎的怀疑。你们派人盯着叶莹,如果她敢跟定王府的人接触,就杀了她!”

    青衣男子有些怀疑道:“众所周知,定王妃和荣妃的关系并不好。就算定王府的人真的来将来找清尘公子,恐怕也不会来找荣妃。何况,就连黎王都不知道,她能知道些什么?”

    东方幽沉默了片刻,道:“说的也是,但是小心一些总是好的。定王府的人一贯诡计多端,叶莹那个笨女人,说不定被人卖了还要替人家数钱呢。”

    青衣男子点头道:“属下明白了。属下会派人跟进荣妃的。”

    叶莹出了黎王府,便让墨景黎的侍卫回去了。原本这些侍卫也只是送她出府免得别东方幽刁难,自然也不回跟着她到处走。叶莹在南京城里随意走了走便转身去了城中一座香火颇盛的寺庙。叶莹每个月都要来寺里为自己失踪已久的孩子祈福,见到她到来,寺里的主持连忙亲自迎了出来将她请进寺里。叶莹如往常一般的上了香,便遣退了佛堂中侍候的小沙弥独自一人跪在佛堂中为孩子祈福。

    这两年叶莹经常来这里,寺里的小沙弥们都知道黎王妃是在为自己的儿子祈福。虽然有些不明白黎王妃的儿子明明是死了,为什么每次黎王妃却是为活人祈福,但是这些人也都是知道什么该说不该说的。因此对叶莹的行为也不以为意。

    宁静的佛堂里,叶莹跪在蒲团上虔诚的对着上方的佛像在心中默默祈祷着。直到身后传来轻缓的脚步声让她一惊,转过身来便看到一个白衣翩然的青年男子从后殿走了出来。却见那公子一身白衣俊秀无匹,眉目含笑倒是让人生不出半分厌恶,只觉得仿佛如沐春风心中无一处不帖慰。叶莹见过的俊美男子自然不少,但是竟没有见过一个男子如眼前这一位一般的让人容易心生好感。就是那如天仙化人一般的清尘公子,比起他来也更多了几分不易接近的距离感。

    “四妹,可还好么?”白衣公子含笑问道。

    叶莹一愣,有些惊讶的道:“三…三姐?你怎么会?”再认真的往那俊美的脸上看去,可不是与叶璃的容貌有四五分的相似么?只是比起叶璃原本的温言婉约,更多了几分书香门第的儒雅和倜傥。

    叶璃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可不是我么?四妹认不出来?”

    叶莹有些羞愧的一笑,叶璃这副模样跟在记忆中的差别实在是太大,若是在大街上只怕是迎面而过她也未必能够认得出来。经验过后,叶莹才有些不借的问道:“三姐怎么会亲自来南京?”原本她以为是瑶姬想要见她,却没想到竟然是叶璃亲自前来了。

    听了叶莹的话,叶璃脸上的笑容微敛,轻声叹了口气道:“自然是出事了。前些日子你让瑶姬送了一封密信回璃城,里面说了什么事情?”

    叶莹一愣,“出什么问题了么?”

    叶璃摇摇头道:“不是你的问题。那封信送到了大哥手里,但是现在…大哥失踪了。所以我想知道那封信里写的是什么。”叶莹这才松了口气,连忙道:“东方蕙死了之后,墨景黎去找了东方幽。现在苍茫山所有的残余势力都掌握在东方幽手里。墨景黎跟东方幽做了交易,东方幽尽全力帮墨景黎,墨景黎会帮东方幽得到清尘公子。”

    “得到?”叶璃皱眉,这个词被用在徐清尘身上总是让人觉得有些膈应。想了想,问道:“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墨景黎绑架了大哥?”

    叶莹想了想,终于摇头道:“应该不回…墨景黎确实派人过江去过,不过却空手而反。墨景黎还生了好大一场气,又跟东方幽吵了一架。这些日子,东方幽虽然帮着墨景黎打压太后,但是东方幽在府里却也十分嚣张,就连贤昭太妃也不放在眼里。为此墨景黎跟她吵了好几架,今天她还不许我出门。”

    叶璃凝眉思索了许久,问道:“东方幽呢?这些日子,东方幽有没有出府?”

    叶莹摇摇头,过了片刻才回过味来,有些惊讶的看着叶璃道:“你觉得是东方幽绑了清尘公子?”叶璃叹了口气道:“只是猜测。”叶莹道:“这些日子,东方幽并没有出过门。不过她的手下很多,这些日子王府里也有不少苍茫山的人。墨景黎没有说什么,别人也管不了。”听了叶璃的话,叶莹心中也不由得为东方幽的胆大妄为而震惊。绑架一个自己喜欢但是却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叶莹自认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

    叶璃一边把玩着折扇,一边思索着。好一会儿才道:“你回去以后,想办法让墨景黎知道,是东方幽绑走了清尘公子。”

    叶莹一怔,有些茫然的道:“我要怎么跟墨景黎说?她又怎么会相信我的话?”不得不说,经过这些日子叶莹其实是有些害怕东方幽的。特别是东方蕙死了之后,每次见到东方幽总是给她一种阴恻恻的胆战心惊的感觉。但是她也明白,自己必然是要按照叶璃说的去做的。不说自己的孩子还需要叶璃帮忙寻找,单只是如果没有叶璃派人暗中保护,自己只怕就算不被东方幽给整死也不知道过的是什么日子了。只看这些日子原本骄傲的目中无人的栖霞公主被东方幽怎么打压就知道了。

    叶璃想了想,让叶莹去说确实不合适。先不说也应从哪里知道清尘公子失踪的事情,就是叶莹的脑子也想不出来这么复杂的事情。只怕一说出口最先被墨景黎怀疑的人就是叶莹了。想了一会儿,叶璃道:“栖霞公主如今怎么样了?”

    叶莹有些幸灾乐祸的轻哼道:“她的日子自然是比我更难过。”想起栖霞公主无名无份的竟然压在自己头上这么多年,在看看栖霞公主被东方幽整治的模样,叶莹就不由得从心底生气一股快意。

    叶璃神色淡然,道:“但是墨景黎还是比较宠爱她吧?”不管对栖霞公主的感官如何,至少比起叶莹其实栖霞公主更擅长讨男人欢心。只看叶莹这又是幸灾乐祸有事嫉妒的模样,就知道栖霞公主还没有完全失宠。而且有东方幽在,栖霞公主要完全失宠也不在意。东方幽或许很厉害,但是她实在是太容易让墨景黎那样的男人讨厌了。叶璃可以肯定,东风幽越整治栖霞公主,墨景黎反而会更宠爱她。

    “你可以设法让栖霞公主知道这件事,到时候她一定会很乐意分析给墨景黎听的。不过要小心,别让她怀疑到你自己身上。”叶璃吩咐道。

    叶莹想了想,虽然现在因为东方幽控制着黎王府,原本定王府的许多人都不能再用了。但是叶璃吩咐的事情并不太难办,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叶璃看着她望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了想道:“对了,你的孩子已经有消息了。”

    “什…什么?”叶莹心中一颤,震惊的望着叶璃。激动的泪光在眼中闪动着,也顾不得此时两人的打扮一把抓住叶璃的手道:“有消息了?真的…他真的还活着?”

    叶璃平静的点点头,看着叶莹激动的不能自已的模样,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怜悯。轻声道:“确实有消息了,墨景祁当初并没有杀那个孩子。再过些日子就会有确切的消息。”

    叶莹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连连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等的。三姐,谢谢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帮你做到的,只要能让我见到我的孩子。”

    叶璃轻声叹息,道:“我不会要你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你放心,等到找到大哥之后,我便带你去见那孩子。”

    叶莹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掉落了下来,伏倒在蒲团上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原本那个孩子还在的时候她虽然对他不错,却也没有什么牵肠挂肚的感觉。甚至还会利用孩子来争宠。但是等到知道那孩子不是自己的,而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下落不明,自己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的时候,叶莹才真正感觉到心如刀割的感觉。只觉得只要能让她找到自己的孩子,哪怕是要她的命也在所不惜。

    叶璃伸手拍拍她的背道:“好了,擦擦眼泪回去吧。外面还有人在看着,待久了也不好。”叶莹终于止住了眼泪,擦了擦脸才起身出去了。

    叶璃坐在空荡荡的佛堂里,抬头看了一眼上方一脸慈悲的望着众生的佛像,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王妃。”卓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佛堂里,低声禀告道:“外面有人跟踪黎王妃,是苍茫山的人。”叶璃点点头道:“我们待会儿在走。不用管他们。”

    卓靖沉默的点头,过了好一会儿,卓靖才问道:“王妃想要让墨景黎和东方幽内讧,这样行么?”

    叶璃叹息道:“行不行都要试试看,我们都觉得是东方幽抓了大哥。但是她一直不动我们也找不到,既然如此…还不如打草惊蛇。对于南京,墨景黎总比我们要熟悉的多。如果真的是东方幽抓了大哥,我不相信她能把大哥藏在离自己太远的地方。就算不是在南京城里,也应该在附近。”

    卓靖赞同的点点头。如今也只有这个法子了。这江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且苍茫山经营了几百年,谁也不知道东方幽到底会将清尘公子藏到什么犄角旮旯的地方去。

    “派人盯着黎王府,东方幽总不回打算一直不去见大哥的。”叶璃低声吩咐道。

    “遵命。”卓靖低声道。

    摄政王府

    东方幽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望着摊开在书桌上的画像出神。幽柔的眼眸中充满了痴恋和幽怨之意。不得不说,东方幽的画技十分不错,画像上的男子白衣黑发,神色淡然宛如九天仙人。

    抬手轻触着画像上男子俊美无俦的容颜,东方幽的眼中流过一丝欢喜的笑意。

    “碰!”书房的门从外面被人一脚踢开。东方幽眼神一冷,不悦的抬头望向站在门口怒意勃发的男子,“你干什么?”

    墨景黎快步走进书房,看到桌上的画像不屑的冷哼一声。上前一把抓起东方幽的衣襟怒道:“贱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耍本王!”

    东方幽一怔,不悦的抬手挥开他抓住自己衣襟的手道:“我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疯!墨景黎,别以为我怕你,信不信本姑娘现在就杀了你?!”

    墨景黎轻蔑的一笑,“杀了我?现在天下之大出了本王这江南哪里还有你苍茫山的容身之地?杀了本王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黎王府?更何况…现在美男在手,你舍得死么?”

    东方幽脸色微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墨景黎冷笑道:“不知道?本王派人去帮你抓徐清尘,你倒是你还,派人半途截糊?黑锅本王替你顶了,好处却全都落到你自己一个人身上了?到时候,你在一走了之,从此逍遥快活,留下本王跟定王府死磕?你到是打的好主意。东方幽,你要是当初在璃城就有这么聪明,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东方幽心中一跳,面不改色的道:“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疯言疯语。什么截糊?你自己没本事抓到清尘公子,本姑娘没有毁约已经算是对得起你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墨景黎神色扭曲,狞笑道:“你以为本王还会相信你么?从今天开始你给本王老老实实的呆在府里哪儿都不许去。”

    “你想软禁我?”东方幽脸色阴沉的瞪着他。

    墨景黎挑眉道:“告诉我徐清尘现在在哪儿?”他敢下手去抓徐清尘可不是为了拿来给这个女人发花痴的。东方幽不为所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墨景黎也不在意,一把推开东方幽抬手拿起桌上的画像,嘲讽的笑道:“这些日子你没离开过王府吧?怎么样,不敢去见清尘公子?也是…清尘公子霁月风光,号称神仙公子,怎么会看得上你这样的残花败柳?你也只敢拿着画像发痴了。

    东方幽脸色微变,伸手便去抓墨景黎手中的画像,”墨景黎,你还给我!“

    墨景黎侧身敝开她,知道自己不是东方幽的对手,墨景黎也不跟她纠缠。转身往外走去,一边警告道:”我劝你乖乖的留在黎王府里别轻举妄动。你觉得清尘公子知不知道是你抓了他?你不敢去见他吧?哈哈…清尘公子智绝天下,怎么会猜不到?你说徐清尘会不会宁愿去死也不要你这样的女人?如果我是清尘公子,肯定是宁愿去死也不会要你这种女人,平白污了徐家几百年的名声。哈哈……“

    ”墨景黎!“东方幽大怒,随手抓起桌上的砚台便朝着墨景黎的背后砸了过去。墨景黎早有准备,一闪身已经出了房门,砚台砸在了书房的大门上哐当作响。

    瞪着被自己砸的摇摇晃晃的大门,东方幽神色阴鸷扭曲的让人心中生寒,许久才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栖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9.公子踪迹,为母之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9并对盛世嫡妃369.公子踪迹,为母之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