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北戎惨败

    383。北戎惨败

    北戎大帐里,耶律野和赫连真坐在大帐中,赫连真神色凝重沉默不语,耶律野在大帐中烦躁的走来走去,一双剑眉紧锁,脸上的神色也隐约有些焦急和不安。

    也不知来回转了多少圈,耶律野蹲下脚步望向赫连真道:“舅舅,赫连将军那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赫连真定了定心神,沉声道:“殿下稍安勿躁。鹏儿那边并没有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我们也不可自乱了阵脚。

    ”耶律野点点头,沉默了许久,沉声道:“不知为什么,我总是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赫连真默然无语,不知道是太过担心还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并不仅仅是耶律野感到不安,就连赫连真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对。

    想了想,赫连真起身道:“我再派人去打探。”

    也许是真的感觉不好,耶律野点了点头道:“舅舅多派些人去,无论有什么消息都让他们尽快回报。”

    “是。”赫连真应声转身出了大帐。

    赫连真刚一走出大帐,就看到一道火光从营外射了进来,直直的落入北戎大营之中。正好落在一顶帐篷上,虽然现在正是严冬,许多帐篷上都蒙着一层寒霜,并没有立即燃烧起来,却也惊到了不少人。赫连真一愣之下,立刻反应过来厉声叫道:“有敌袭!”

    原本在大帐里的耶律野听到他的声音,立刻也冲了出来,沉声道:“怎么回事?!”赫连真眼睛有些泛红,道:“墨家军的人就在营外!御敌!”

    刚刚那一支火箭瞬间让整个北戎大营炸开了锅。片刻之后,大营里便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全军将士立刻拿起各自的武器冲出营帐准备御敌。只可惜,冲在最前面的将士刚刚一出现在辕门外,迎接他们的就是铺天盖地的箭雨。黑暗中,正是敌暗我明,羽箭甚至快到跟前了才看清楚。

    “是墨家军!”有人高声叫起来。

    整个北戎大营顿时乱了起来。赫连真怒气勃发,高声喝令众将领率领士兵御敌。

    北戎大营外不远的地方,墨修尧叶璃并骑而立,身后跟着一身红衣的凤之遥和卓靖林寒等人。看着被墨家军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北戎大军,众人的心情都不禁大好起来。

    墨小宝坐在墨修尧身前,被掩在宽大的战袍之下,只露出一个小脑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望着不远处红光冲天,杀声四起的北戎军营滴溜溜转,显然是看的津津有味。

    经过这些日子的耗损,北戎大军的兵马人数与墨家军相差本就不大。如今北戎大军大部分兵马又被赫连鹏带走了,以至于此时北戎兵马还要少于墨家军。又是突然袭击之下,北戎大军更是兵败如山倒。不过半个时辰整个局势就已经开始向着墨家军一面倒了。

    赫连真带着身边的亲兵扶持这耶律野便战边退,一边回头对耶律野道:“殿下,我们上当了。只怕鹏儿来不及赶回来,咱们先撤吧!”

    “撤?!我们还能往哪里撤?”耶律野脸上带路。并不是他说的气话,而是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距离北戎边境已经不足两百里了。若是再往后撤,只怕就真的要撤回北戎境内了。也就预示着,这一场持续了两三年,轰轰烈烈开始的对大楚的征战最后只能以最丢脸的结局告终了。

    耶律野自然不愿,但是此时的情形却是由不得他不愿。要么撤退,要么死战,等待赫连鹏回来。但是且不论赫连鹏还回不回得来,死战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是耶律野愿意承担的。狠狠地忘了一眼远处墨家军主帅所在的方向,耶律野恨声道:“撤!”

    退兵的号角声在黑夜里响起,本就已经士气低下的北戎士兵立刻如潮水一般的跟着耶律野远去的方向退去。墨家军的将士虽然追在后面,却并没有步步紧逼,只是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而已。赫连真心中觉得不对,但是此时的局势却只有两条路给他,要么往前走,要么回头。他们呢自然是不能回头和墨家军硬碰硬的,那就只能往前走。

    另一边,被麒麟围困的赫连鹏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脱身。等他终于整合了兵马冲破云霆的大军包围杀出去时,东方的天空已经微微的现出鱼肚白。

    身后,云霆等人看着北戎大军离去的方向淡然一笑。一个麒麟有些憋闷的道:“我们为什么不杀了他?还要放他走?”虽然赫连鹏的武功确实很厉害,但是对于早已经有过多次高手对敌经验,并且训练有素的麒麟来说却还算不上是最厉害的。要了他的命也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徐清锋拍了一下属下的脑门道:“既然王爷这么吩咐了,自然有他的道理,咱们也走吧,别赶不上看热闹。”

    众人齐声赞同,略作收拾便跟着赫连鹏大军远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等到赫连鹏与耶律野等人相遇的时候,却是天色已经大亮了。虽然因为清晨浓浓的大雾让他们看不清楚险些自相残杀,但是到底双方还是会师到一处了。

    在这样一个地形不熟悉的浓雾中停留并不安全,但是北戎将士们经过半夜的奔波厮杀早就已经困顿不堪。赫连真只得找了一处地势开阔的地方稍作歇息。一清点兵马,人数却让三人脸色发青。原本还剩下的几十万兵马,经过一夜的厮杀竟然已经只剩下不到二十万了。这其中至少有九成还是赫连鹏带回来的兵马。原本留守营中的兵马竟然几兵马竟然几乎全军覆没。

    赫连真神色惨淡的望了一眼坐在一边出神的耶律野,看向赫连鹏道:“鹏儿,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赫连鹏凝眉,沉声道:“孩儿从云霆军中杀出之后,一路找到四五路墨家军拦截,一路厮杀冲到这里正好就碰上了父亲和殿下。”

    赫连真浓眉一皱,沉声道:“这不对劲…我们一直在前面跑,墨家军追在后面。就算迷路了大方向也不可能会错的太远,你被一路追赶怎么会正好碰上我们?”

    赫连鹏不由得心中一跳,猛然一跃而起道:“父亲!”

    赫连真看着他,赫连鹏神色阴郁,咬牙道:“我们中了墨修尧的计了!”赫连真一怔,脸色也是一变,一把抓住赫连鹏疾声道:“你是说……”

    “哈哈,赫连将军现在才想明白不觉得晚了么?”浓雾中,一个愉悦而低声的笑声从远处传来。声音刚刚出来的时候明明还在极远的地方,但是等到话音快落下的时候却已经仿佛到了跟前。赫连真等人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浓雾散开的地方,一个白衣白发的身影有些突兀的出现在那里,隔着淡淡的雾气有些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神色,但是赫连鹏和赫连真都清楚的感觉到他在笑,而且是极冷的笑容。

    “墨、修、尧!”赫连真咬牙道。

    “正是本王,时隔十九年,想要邀赫连将军回风谷一聚,正是不容易啊。”墨修尧一身白衣,白发在寒风中肆意飞扬。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无端的让人感到一种不寒而栗的杀气。

    “这里是回风谷?!”赫连真失神惊叫道。

    墨修尧笑道:“可不是么,没想到还不到二十年赫连将军就已经忘了。不过…本王也觉得,鬼愁谷赫连将军一定印象深刻。只可惜,这一次却不能再鬼愁谷招待赫连将军了。”回风谷正是当年墨家军被赫连真设计的葬身之地,就连定王府的前任定王墨修文丧生的地方离这里也不太远。而鬼愁谷则在离回风谷不到五十里的地方,是当年墨修尧一把火烧得赫连真大败,而墨修尧自己也身受重伤的地方。这两个地方,参与当初的战事的双方无论是谁只怕也是没齿难忘。

    墨修尧说话间,无数的墨家军已经从四周围了上来。雾气中隐隐约约只看到无数的黑影晃动,仿佛幽冥一般的阴冷飘渺,让底下早已经又累又饿的北戎将士更是吓破了胆。

    墨修尧身后,渐渐地出现了几个人影,白衣的叶璃云霆等人,红衣的凤三公子,黑衣的徐清锋卓靖林寒等人,都虎视眈眈的望着底下的北戎将士们。只有跟在叶璃身边一身黑色锦衣的墨小宝,虽然一夜没睡却显然精神极好。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底下的众人。看了看身边一脸严肃的众人,好奇的拉了拉凤之遥的衣摆。

    凤之遥悄然的朝着墨小宝摇了摇头,朝墨修尧的方向使了个眼色。墨小宝瘪了瘪小嘴,悄悄的蹭到了墨修尧身边,“父王……”

    墨修尧淡淡一笑,俯身一把抱起墨小宝,笑道:“御宸,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还是墨修尧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叫自己的大名,墨小宝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道:“父王,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墨家军先烈,和你伯父当年的葬身之处。”墨修尧沉声道。

    墨小宝眨了眨眼睛,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对墨家军和定王府的历史自然会有人教导的。自然也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父王十分尊敬的伯父是被北戎人害死的。曾经,墨小宝偶尔还悄悄想过,如果伯父没有死,父王欺负自己的时候是不是就多一个人帮助自己呢。

    “父王,咱们要为伯父报仇么?”墨小宝睁着大眼睛问道。

    “不错。”墨修尧沉声道。

    跟在墨修尧身后的凤之遥等人都不由得拿眼睛去瞟叶璃。小世子还不满八岁,让这么个孩子还观赏这种场面,是不是有点太过变态了。叶璃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墨小宝那兴致勃勃的样子,可当真不像是害怕的模样。叶璃在心中也实在有些担心自己这个乖巧的儿子被墨修尧给教歪了。但是无论墨小宝跟叶璃再如何的亲近,男孩子在某些方面却是天然的更加听从父亲的话。比如说现在。

    北戎大军之中,耶律野排众而出,脸色铁青的盯着不远处的墨修尧沉声道:“定王好手段,好耐性!”到此时耶律野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些日子墨修尧根本就是一直耍着他们玩儿。最终的目的便是将北戎大军逼到回风谷来,以报当年墨修文在此被暗算之仇。

    墨修尧含笑点头道:“好说。横竖七殿下现在便是带着一众残兵败将返回北戎,也绝对不是耶律太子的对手,还不如葬身回风谷,也算全了七殿下一世英名。七殿下应该感谢本王才是。”

    耶律野神色扭曲,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耶律野不怕死,但是却绝对不愿意就这么死了。但是却也明白,现在他们的处境却并不是自己说了算了。如今几十万墨家军围住了四周,自己不到二十万的残兵败将,就算拼命也冲不出去。只要墨修尧一声令下,万箭齐发,北戎大军葬身只在顷刻之间。

    赫连真脸色惨白,默然不语。赫连鹏站在耶律野身边,目光如箭一般盯着墨修尧身边的叶璃。

    “在下赫连鹏,请与定王妃一战!”赫连鹏突然上前一步,沉声道。

    墨家军众将领的目光齐刷刷的扫向赫连鹏,宛如在看白痴一般。当着定王的面想要挑战定王妃,这家伙果然是疯了吧。

    果然,只见墨修尧冷笑一声,淡然道:“赫连将军何不挑战本王,这是看不起本王么?”赫连鹏看了墨修尧一眼,并不答话,只是紧紧的盯着叶璃。

    叶璃淡淡一笑,上前一步道:“既然赫连将军有此兴致,本妃自当奉陪。请。”虽然叶璃对赫连鹏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不过赫连鹏身为一国将领自然知道当众挑战一届女流无论成败都不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明知必死还能如此坚持,至少证明赫连鹏是真的将叶璃当成一个对手的。

    “阿璃。”墨修尧微微蹙眉,叶璃的内力比起赫连鹏相差太多,虽然自信有自己在叶璃绝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却不能保证叶璃绝对不会受伤。

    叶璃摇摇头笑道:“不会有事。”

    叶璃上前几步,衣袖中银芒一闪,一把寒光熠熠的短刃出现在叶璃手心。对面,赫连鹏手中却是一柄管用的长刀,只看兵器就让人觉得两人之间极难对等。

    赫连鹏也不客气,手中长刀一挺朝着叶璃平斩了过去。叶璃微微错步,侧身让过,白色的声音宛如飞鸿飞快的靠近了赫连鹏。淡淡的雾气中,众人只看见两道身影时分时合,兵器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与赫连鹏交手的叶璃微微皱眉,论力气论内力她都是绝对比不过赫连鹏的。刚刚短刃和长刀数次相击,叶璃便感到右手被震得发麻。当下也不再跟赫连鹏硬碰硬,飞快的贴近赫连鹏,近身相博。如此一来,赫连鹏的长刀便失去了用武之地。几次想要跟叶璃拉开距离却都以失败告终。若论近战,这世上是叶璃对手的人绝对不多,如果不用内力,就算是墨修尧也未必能占到多少便宜。如此一来,一时间两人倒也势均力敌。

    两人缠斗了近百招,竟是谁也没有占到便宜。赫连鹏眼神一沉,强劲的内力运于掌中一掌拍向叶璃,叶璃见机更快,左手衣袖中出划出一柄利刃,毫不犹豫的刺向赫连鹏的腹部,同时侧身避开赫连鹏的掌力。赫连鹏一心想要重创叶璃,竟不管不顾叶璃逼过来的匕首。腹部一痛的同时,掌力也打到了叶璃身上。虽然叶璃侧身让开了,却也还是受了一丝内伤。回身抽回匕首,飞快的往后退去。

    叶璃的匕首一抽出赫连鹏就发现不好。叶璃的匕首是特意打造的放军刀的制式,中间一个血槽,只要一捅到身上便流血不止,上一次赫连鹏伤了手臂就养了不少时候的伤,这一次伤了腹部更不用说。只不过赫连鹏心知此次落到墨修尧手中绝无幸理,只要能杀了或者重伤叶璃,哪里还管会不会流血而死?

    叶璃退开一段距离站定,唇角流出一丝殷红的血迹。看着赫连鹏撑着长刀站在当场,腹部的鲜血簌簌直流,叶璃随手抹了唇边的血迹淡淡道:“赫连将军,承让。”

    赫连鹏冷笑一声,竟然随手扔了长刀朝叶璃扑了过来。叶璃眼神一闪,右手短刃寒光一闪,如一道白虹从赫连鹏身边掠过。两人不过片刻的交错,又远远地分开。叶璃回过身来,另一边,赫连鹏已经无声的倒下,喉咙上却有一条细长的血痕慢慢的绽开。

    “鹏儿!”赫连真嘶声叫道,赫连鹏虽然只是他的义子,却也是从小教养长大的。何况,赫连真本身没有子嗣,赫连鹏跟他的亲生儿子也没有什么差别了。这世上,除了耶律野,赫连真最重视的人莫过于赫连鹏。此时见他竟然就这么死在叶璃手中,自然是悲痛不已。扑倒在赫连鹏身上痛哭不已,抬起头来狠狠地瞪向叶璃。

    叶璃随手抹干净了匕首上的血迹,走回了墨修尧身边。墨修尧见她伤的并不严重,这才放下心来。

    刚一照面,北戎大军就损失了军中武功最高的赫连鹏,这让本就士气低落的北戎大军更是雪上加霜。耶律野挫败的望了望周围的将士,无奈的苦笑。此时四周的雾气已经渐渐散去,之间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墨家军将士。这样的情形别说是冲出去,只怕他们稍有妄动都是不行。

    “本王输了,定王想要如何?”耶律野闭眼冷声道。

    墨修尧淡然笑道:“本王想要如何,赫连大将军难道不知道?”

    闻言,赫连鹏脸色大变,“墨修尧!你……”赫连鹏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十九年前的那两场大火。一场是在回风谷,就在此地,是他看着无数的墨家军在烈火中惨死。一场是在鬼愁谷,墨家军和北戎两败俱伤,墨修尧重伤几欲丧命,北戎元气大伤,差点儿一蹶不振。但是现在……墨修尧竟然想……

    “定王,七殿下已经认输!”赫连真的骄傲实在是说不出投降二字,只能说照着耶律野的意思是认输。

    “那又如何?”墨修尧扬眉道,“本王等这一天等了十九年,就是为了在这回风谷中…祭奠墨家军军魂。所以…降与不降,所有踏入大楚境内的北戎人,都非死不可!”

    两人这一番谈话,耶律野如何还能不明白墨修尧的意思。墨修尧竟然是想要将他们这些人全部都烧死在回风谷里为十几年前枉死在这里的墨家军报仇。耶律野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疼,上前一步咬牙道:“定王,本王败了,无论生死本王任由定王处置。但是,还请定王放过这些北戎将士。他们都是听命行事。”

    墨修修尧身后,凤之遥冷笑一声道:“耶律皇子的意思是你身后的那些人都没有屠杀我中原的无辜百姓?”耶律野无言,大楚北方血流成河,其中更多的就是大楚普通百姓的性命。以至于整个北方十室九空,这样的情况下,耶律野无论如何也无法狡辩。

    墨修尧冷冷一笑抬手道:“放箭!”

    四周墨家军整齐的搭箭开弓,一时间箭如雨下。

    “墨修尧,你欺人太甚!”赫连真厉声吼道,“冲出去!”

    困兽犹斗,何况是人。这些北戎将士虽然早就疲惫无力,但是此时面对生死危亡却也由不得他们不斗。一个个几乎红了眼,朝着北边的方向冲了出去。

    看着北戎大军的动作,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冷酷的笑容。凤之遥手中黑色的小旗一挥,墨家军将士毫不客气的还击起来,但是西北方向却又若有若无的留出了一丝缝隙让北戎残兵通过。

    墨修尧等人并没有追上去,而是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遥遥的望着北戎残兵远去的方向。

    “轰!”的一声巨响,西北方向顿时红光冲天,片刻间便映红了几乎大半个天空。隐隐的,无数的惨叫哀嚎的声音从西北方向传来,几乎令人不忍听闻。

    叶璃沉默的站在墨修尧身边,终究还是有些不忍的闭了闭眼睛,抬手捂住了墨小宝的耳朵。墨小宝却不肯安分的扒拉着叶璃的手,虽然那些惨叫声听在他的耳朵里也有些害怕,但是他更知道,父王是在为了从前死去的墨家军和伯父报仇。小孩子总是天真而残忍,眼中只有绝对的对和错。既然是对的,那就无须害怕甚至是怜悯。

    凤之遥默默地望着远处的红光冲天,十几年前的那一战他也是参与其中的。虽然没有赶上回风谷那一次,但是当他和墨修尧赶到的时候却依然看到了那些战死在回风谷的将士的惨状。不,他们甚至不能叫做战死,他们是枉死。

    和墨修尧一样,十九年来,凤之遥从未忘怀。就想这些枉死的墨家军英灵从未安息。直到现在,以北戎二十万大军祭墨家军魂。

    愿,

    先灵,就此安息!

    ------题外话------

    亲爱哒们新年快乐~上个月凤月票榜第十名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开心ing~谢谢所有亲亲们哒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8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83.北戎惨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83并对盛世嫡妃383.北戎惨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