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父子交心,公主容华

    386。父子交心,公主容华

    “儿子不会让父王失望的。”

    雷振霆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儿子,虽然都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还红着眼睛实在是有些不成样子,但是这确实这些年雷腾风在他面前露出的最真实的表情。

    走到雷腾风跟前,雷振霆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道:“父王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坐下来,说说墨修尧的事情。”之前雷振霆因为雷腾风的随意轻生而震怒,倒是还没来得及跟他谈论突然出现的墨修尧等人。雷振霆自己也不能肯定这些年的保护对雷腾风的将来是否是一件好事,但是作为父亲他也绝不可能为了望子成龙而逼迫儿子去经历一些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灾难。雷振霆对赢过定王府,赢过墨流芳有着执念,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这份执念强加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雷腾风点点头,走到一边坐下。将之前在战场上见到墨修尧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听他说完,雷振霆微微叹息了一声,道:“腾风,你被墨修尧骗了,他没有来得及带兵马回来。”雷腾风皱眉,连山闪过一丝懊恼。和定王想必他果然还是相差的太多。雷振霆含笑看着他道:“不过你也不必沮丧。本王倒是庆幸你没有一时冲动带兵杀过去。”就算消灭了那南侯和慕容慎所部的十几万墨家军,也不过是一场小胜。甚至可以说丝毫不妨碍大局的小胜,但是却绝对伤不了墨修尧。但是墨修尧一怒之下,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雷腾风。这样的交换对于西陵和镇南王府来说,却是得不偿失。

    雷腾风疑惑的望了一眼雷振霆,很快便领悟过来了。以墨修尧的武功要杀自己自然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看着父亲含笑的眼神,雷腾风有些歉疚的低头,“儿子让父王担心了。”

    雷振霆欣慰的点了点头,雷腾风能够想明白以后就不会再冲动行事了。只要他能够保持冷静,以他的能力无论如何,保命却是不成问题的。

    “好了,你没事就好。我军攻下卫城也都是你的功劳。如今大楚和我西陵双方同时大军压境,我军又连续夺下了瑞昌和卫城,现在优势依然是在我们这边。”雷振霆道。雷腾风点头,道:“父王可是担心墨景黎那边?如果我军能够牵制住定王,和墨家军大部分将领,墨景黎那边应该能够应付得来。”墨家军的确名将如云,但是墨家军需要驻守的地方也太多了。墨家军原本的三位大将军之一的张起澜就一直镇守在原西陵皇城协助徐四公子治理西陵。根本无法回来参战。冷淮也要镇守楚京,威慑东北以防北境人出尔反尔。元裴将军年事已高,守城尚可但是要上马行军杀敌,却只怕精力不足。如此一来,墨家军也只剩下南侯,吕近贤,慕容慎等人了。至于云霆,周敏,何肃等几个后起之秀,未来的发展或许很美好,但是目前只怕还不能与西陵的老将匹敌。毕竟,像墨修尧一样十几岁就能横扫诸国的奇才就算在定王府也是个异数。

    雷振霆皱眉道:“你别忘了,还有叶璃。”

    雷腾风挑眉,他确实是忘了叶璃,但是偏偏这个女子却是最不能让人忘记的。虽然平时仿佛不显山露水,但是细数起来她的战绩绝不逊色与任何一个当世名将。如果她对上墨景黎,墨景黎的胜败还真是有些让人堪忧。

    “启禀王爷,北方密信到。”门外,侍卫沉声禀告道。雷振霆眼神一沉,淡然道:“呈上来。”既然墨修尧已经回来了,北方的局势自然也不再是一个秘密了。侍卫推门进来呈上信函便退下了。雷振霆拆开密信看了一遍,脸色变了变终究只是叹了口气转手将信函递给了雷腾风。

    雷腾风有些疑惑的接过信函看了一遍,顿时脸色大变。悚然道:“墨修尧竟然全歼了整个北戎大军。耶律野和赫连真都死了。”看着密信中写的墨家军与北戎最后一战的情形,即使已经解开了心结雷腾风的心情依然十分复杂。

    说实话,从雷腾风的眼光来看,实在是看不出这一战到底有什么精妙之处。几乎可以说就是一个极为不普通的夜袭战,但是偏偏就一举歼灭了两三年前还横扫整个大楚北方的北戎大军。抬头看向雷振霆,雷振霆站在地形图前凝眉思索了片刻,才指了指地图上的某一点问道:“你是什么地方?”

    “回风谷?”

    雷振霆道:“这是十九年前墨家军战败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就是墨修文病逝的地方。”

    雷腾风愣了愣,很快却倒吸了一口气道:“父王的意思是,定王是故意将北戎大军引到回风谷一举歼灭的?事实上…在这之前他就有能力提前歼灭北戎大军?”墨修尧到底……

    雷腾风淡然道:“也未必是如此,若不是之前那半年墨家军一直放水。又怎么能让耶律野相信墨家军的战力只是和北戎旗鼓相当。又怎么能让耶律野放松警惕以为可以夜袭墨家军大营?”

    雷腾风点点头,父王分析的也却是没错。但是墨修尧能够眼看着瑞昌卫城沦陷,也要拖延时间将北戎大军尽数歼灭在回风谷,其魄力也足以让人叹服。等到这一役宣告天下,墨家军和定王府的威信和声望必然会再一次空前高涨。而墨家军的士气也绝对会比现在更甚,面对西陵和大楚联军的时候也不会再有丝毫的疑虑和畏惧。

    雷振霆叹了口气,道:“腾风,你立刻出发去见墨景黎。绝对不能在我们两军会师之前让那个蠢货败在叶璃手里。”言下之意,雷振霆竟是已经肯定了叶璃一定会前往阻挡大楚兵马。

    雷腾风皱眉道:“墨景黎为人刚愎自用,只怕不会听儿子的话。”

    雷振霆想了想,点头道:“本王写一份信给你,你带给他。至于…他若能听你的便罢了,若是执意不听…便随他去吧。你另外带一路兵马过去暗中隐藏,若是墨景黎兵败……。”

    雷腾风会意,点头道:“儿子明白。”

    雷振霆满意的点点头道:“记住,若是与叶璃交手,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叶璃虽是女子,却诡计多端,最擅长诱敌之计。”

    “是,谨记父亲教导。”

    飞鸿关

    因为卫城的失守,墨家军却是退到了飞鸿关和灵鹫山一线。驻守飞鸿关的元裴老将军见到定王和王妃驾临也是十分高兴。虽然老将军不惧战死沙场,但是却知道自己到底年事已高,精力大不如前。想要战胜西陵镇南王更是难事。如今定王和王妃即使赶回,免除了飞鸿关内西陵数千万百姓的战乱之灾,老将军自然是异常欣喜的。

    将叶璃一行人迎入飞鸿关坐定,南侯和慕容慎双双跪下请罪,“请王爷治属下失城之罪。”

    墨修尧含笑扶起两人道:“两位何必如此,此战并非两位将军之过。若不是本王拖延时日,卫城又岂会失陷?如此说来岂不是应该先治本王的罪?”

    南侯连忙道:“王爷拖延时日,自然有王爷的道理。丢了瑞昌和卫城却是末将无能之过。”

    墨修尧摇摇头道:“南侯与慕容将军不必如此。此事本就不怪两位,若不是有两位竭力抵挡雷振霆,只怕本王也没有时间如此成功的全歼北戎大军。两位若是执意请罪,岂不是让人说本王赏罚不分?”

    见墨修尧果真并无怪罪之意,两人才连忙谢过。墨修尧笑道:“两位这些日子也幸苦了,坐吧。”

    坐在一边的元裴将军却是有些按耐不住了,连忙问道:“王爷,王爷果真全歼了北戎大军?”

    墨修尧点头笑道:“正是。”

    坐在下首的凤之遥连忙笑吟吟的将与北戎交战的经过说了一边,元裴老将军听到北戎大军全歼无一返回北戎,赫连真伏诛之后更是老泪纵横,连声道好。南侯亦是点头笑道:“这个消息一出,我墨家军的士气必然会大振。王爷和王妃又已经回来,何惧西陵大军?”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道:“如此极好。不过,现在墨景黎率领八十万大楚兵马也已经到了北方。却不知道哪位将军可前去迎敌?”

    大厅里沉静了下来。慕容慎和南侯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他们虽然已经归降了墨家军,但是曾经到底也还是大楚的臣子。更何况,无论墨家军的士兵还是大楚的士兵岂不都是曾经大楚的子民,自相残杀,总是没有跟外敌交战来得让人心情爽快。

    墨修尧扫了一眼两人的神色,心中明了。倒也不勉强,如果这两位对这大楚兵马真的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才要感到担心了。侧首看向叶璃问道:“阿璃觉得该如何安排?”

    叶璃沉吟了片刻道:“不如由吕近贤将军率领四十万大军前往如何?”吕近贤和张起澜号称墨家军中双壁,无论能力威望都绝对足以统帅一方,若是当真让他在跟前只当成一员猛将来用,反而是大材小用。吕近贤虽然此时并不在此,但是他却绝不会对墨修尧的命令有任何异议。

    元裴有些担忧的道:“八十万是否少了一些?”

    叶璃摇头笑道:“虽然吕将军只有四十万大军,但是楚京却还有冷淮将军统领近二十万大军。虽然还不足以与大楚兵马相较,但是单论战力墨家军却绝对强于大楚兵马。吕将军用兵娴熟,不会不敌大楚兵马。”

    听叶璃如此说,墨修尧思索了片刻方才点头道:“就依阿璃所言吧。”

    议完了事,墨修尧和叶璃才带着昏昏欲睡的墨小宝回到飞鸿关上早就准备好的房间歇息。看着墨小宝沉沉的睡去,墨修尧才拉着叶璃到一边坐下,含笑问道:“阿璃有什么话想说?”

    叶璃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我打算跟着吕将军一起去大楚前线。”

    本以为墨修尧会拒绝,却不想墨修尧只是稍稍沉思了一下,便点头道:“如此也好,不过,阿璃一定要注意安全。”看着明显流露出的惊讶神色,墨修尧淡淡一笑,低头在她的眉心轻触了一下,微笑道:“阿璃以为我不会答应么?”

    叶璃挑眉,以前每次要出门的都是都要讨价还价半天,还不明显么?

    墨修尧好心情的将她搂入怀中笑道:“因为本王有预感,这一次以后阿璃就再也不能离开本王身边一步了。所以…这一次阿璃想要去的话就去吧。”墨修尧心中明了,这一次之后,这个天下的格局最少在未来二十年之内是不会再有变化了。至于二十年之后…那不管他的事情了。

    叶璃点头,浅笑道:“既然如此,就多谢王爷了。”

    墨修尧轻轻蹭了蹭她乌黑的发丝,笑道:“这一次过后,咱们就再也不用打仗了。阿璃再也没有理由离开本王一个人到处跑了。不过不用担心,阿璃想要去哪儿,本王会陪着阿璃一起去的。”叶璃轻轻靠在他的怀中,只觉得心中温柔如水。转瞬间竟然已经十一二年,从最初的只想着搭伴过日子,到后来的相濡以沫,两心相许,两人竟然已经走过了十多年。他们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却也真正的实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在最初的时候,却是叶璃连想也未曾想过的。

    “修尧,等心儿和麟儿都长大了,咱们就去游山玩水好不好?”靠在墨修尧怀中,叶璃轻声问道。

    墨修尧点头笑道:“阿璃喜欢的事情,本王都会陪你一起做。”不过在心中却对那个心儿和麟儿长大了有些不以为然。等墨小宝那小子长大了就可以了。哥哥不就是用来照顾弟弟妹妹的么,不然他生他要干什么用?

    所以,可怜的墨小宝在他父王眼中不仅是收拾烂摊子的人选,还是未来的两个弟弟妹妹的保姆。

    次日一早,叶璃便悄然离开了飞鸿关前往吕近贤的驻地。飞鸿关中将领发现王妃不见了之后也不以为意。他们早已经习惯了王妃不时的消失去办一些重要的事情。只有墨小宝闷闷不乐,因为娘亲走了之后,父王又开始变本加厉的压榨自己了。

    北戎

    冰天雪地的雪域草原之上,北戎王庭就伫立在雪原深处。与金碧辉煌雕镂画栋的楚京和西陵皇城不同,北戎王城显得更加的朴素和粗狂。仿佛是一座石头堆砌而成的城池。虽然此处是北戎经济政治最繁荣的地方,但是真正住在城中的却只有北戎王族,普通人北戎权贵依然住在各自的帐篷之中。所以,整个北戎王庭的面积几乎还不到楚京的皇宫大。

    北戎草原上气候恶劣,每年有三四个月更是大雪封疆,人畜皆无法行走。也就难怪了北戎人对土地丰饶的大楚格外的渴望了。

    王宫之中,北戎王坐在铺着虎皮的王座之中,怒气腾腾的望着底下的众人。炭火将整个房间烧的暖洋洋的,但是在此时却更让人多了几分燥热之一。北戎王今年已经六十岁了,年轻的时候也是草原上一等一的大英雄打勇士。但是随着年事已高,或者说是中原的许多东西传入北戎,也或许是人的劣根性,年老的北戎王竟渐渐变得昏庸好色,偏听偏信。但是即使如此,在听到耶律野兵败丧命的消息传来之时也十分震怒。

    坐在下面的北戎太子耶律泓也是心中暗暗叫苦。他想不到墨修尧的动作竟然那么快,将整个北戎大军几十万兵马一网打击。如此一来,这三年北戎为了征服大楚,竟然付出了将近两百万的战士的性命。然后抢回来的却只有一些毫无意义的金银珠宝和古董字画。塞外草原上多有金银矿,北戎人并不十分缺金银,至于古董字画,北戎人更是不懂欣赏。更不用说,因为没有攻下大楚的楚京,真正的稀世珍宝自然也没抢到什么。对于北戎人来说,这些东西的价值还不如丝绸,茶叶,和粮食。

    耶律泓选择与墨修尧合作,只是为了整垮自己的兄弟耶律野,却没有想过要将剩下的几十万北戎大军全部葬送。但是现在…。看着手中的信函,耶律泓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发寒。但是他却不能多说什么,总不能怪墨修尧打仗太厉害了,将北戎大军全部歼灭了?要怪只能怪耶律野太废物了!

    “太子!”北戎王喘着粗气叫道。

    耶律泓连忙收敛了心神,上前来沉声应道:“儿臣在。”

    北戎王道:“把你那个大楚的女人给本王带过来!”

    耶律泓微微一怔,有些犹豫。容华公主与他相伴十几年,为他生了几个孩子。虽然是大楚人,但是却也还是有几分感情的。更何况,容华公主与定王妃的关系十分好,虽然这一次自己被墨修尧算计了,但是自己其实并没有做什么,也就更免去了被父王发现的危险。而且墨修尧却是帮自己弄死了耶律野。若是让父王杀了荣华公主,只怕不好跟定王府交代。

    “父王,这跟容华没有关系。”耶律泓沉声道。

    北戎王冷哼一声道:“本王不管跟她有没有关系,本王只知道墨修尧杀了本王的儿子,杀了本王百万大军。本王要以那个大楚女人祭旗,派兵为野儿报仇!”说完,也不理会耶律泓的不愿,一挥手让人去将容华公主抓来。

    耶律泓皱眉道:“父王,容华必定是几个王子的母亲,如果杀了她几个王子……。”

    北戎王满不在乎,一挥手道:“几个孩子懂得什么,将他们交给你别的王妃养着就是了。若是养不熟…/就杀了吧。我北戎不缺小王子。”北戎王确实有资格说这话,到现在他膝下有十三位皇子,七位公主,光王孙就有不下三十个。自然不会在意一个大楚女人生的血统不纯的王子。

    不多时,容华公主便被人押着出现在房门口。押着容华公主的人毫不怜惜的一推,容华公主便有些踉跄的跌进了房间里。看了看在座的众人虎视眈眈充满恶意的模样,再看看耶律泓面带为难的神色,容华公主不由的淡淡一笑。她身为和亲公主自然早就明白,她的生死荣辱都系于两国的关系。早在西陵对大楚用兵的时候北戎人没有将自己杀了都要仰赖于定王府派来相助自己的人出谋划策。如今北戎上百万大军被墨家军所灭,北戎王找不到人出气最先想到的自然就是自己了。

    “容华见过王上,见过太子。”容华公主微微躬身,以北戎人的礼仪向北戎王行礼。即使如此,也带着只有受过良好教养才会有的皇族女子的高贵和优雅,与北戎女子的粗狂无礼截然不同。

    北戎王冷笑一声道:“大楚公主,你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容华公主一挑眉,浅浅笑道:“容华不知,请王上赐教。”

    北戎王脸色有些狰狞,只是不知道他是心疼耶律野这个儿子,还是那百万的北戎大军,“好一个不知!本王的七皇子被墨修尧所杀的事情你也不知道么?”其实容华公主身份女眷,又是异族,不知道才是正常的。只是北戎王故意找茬别人也无法可想。

    荣华公主垂眸不语。她已经明白,北戎王对自己起了杀心,无论说什么都是多余。虽然嫁到北戎十几年,虽然大楚已经只剩下半壁江山,但是她却也不会害怕求饶平白辱没了大楚公主的尊严。

    “看来你也知道你该死了!本王会给你留个全尸送回大楚!”北戎王狞笑道。

    容华公主淡淡的看向一边的耶律泓,耶律泓有些为难的望着她终究没有多说什么。见状,容华公主只余下一丝极淡的苦笑。这些年,她虽然怀着一些异心,但确是真心对耶律泓的。她也知道耶律泓心中有他,只是到底不及他的太子之位,他的北戎王权重要。但是看到耶律泓连一句话都没有替自己说。容华公主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

    将容华公主不再说话,北戎王以为她怕了。心中原本的腾腾怒火倒是消散了许多,得意的道:“给本王拖出去,斩!”

    “是,王上。”两个北戎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拉起容华公主就要往外走去。容华公主闭了下眼睛,侧首望向耶律泓道:“请太子好好照料我的几个孩儿。”

    也不等耶律泓答应,容华公主扫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侍卫傲然道:“放开!本公主自己会走!”

    容华公主从容往往外走去,就要踏出房门的霎那,里面想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且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8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86.父子交心,公主容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86并对盛世嫡妃386.父子交心,公主容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