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布防图中的算计

    389。布防图中的算计

    沐扬的帐子里,瑶姬正在刺绣。一个人影飞快的进入帐中,瑶姬心中一惊警惕的抬头望去,看到来人方才松了口气,有些担忧的道:“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正是秦风。秦风穿着一身普通的楚军服饰,脸上只是稍作修饰,熟悉的人还不至于认不出来,但是不熟悉的人却很难一眼看出他的真实面目。秦风看了一眼软榻上的瑶姬。褪去了华丽美艳的服饰,只是一身简单的青色衣衫,披着一件白色的狐皮披风,比起从前的艳光四射更多了几分清秀和温柔。

    秦风冷肃的眼神微温,淡淡笑道:“不用担心,外面没有外人。”瑶姬点点头,她也知道这座帐子附近的守卫都是墨家军的暗卫和秦风安排的麒麟,所以她和沐烈说话时才不用担心被人发现。知道秦风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帐子里,瑶姬放下手中的女红,起身问道:“可是除了什么事?”

    秦风道:“吕将军和王妃已经快要到了,不过,吕将军的兵马在两百里外被楚军拦住了去路,刚刚墨景黎下令沐扬率领十万大军前去增援。打算一举歼灭吕将军的大军。”瑶姬微微蹙眉道:“那王妃何在?”秦风道:“王妃应该走了另一条路,我要离开军营去接应王妃,楚军大营里,一切就要由你来处理了。”

    瑶姬点点头道:“你放心便是。对了。”瑶姬抽出头上一只发簪放到秦风手中,道:“这是楚军的布防图,我从沐扬那里看到的。你自己小心。”

    秦风挑了挑剑眉,拿着发簪轻轻一拧,发簪便分成了两半,中间空心的地方露出一个极小的纸卷。秦风抽出纸条看了看,将上面画着的东西记了下来,随手便将纸卷丢尽了旁边的炭盆里。然后才将发簪恢复原状,轻轻为瑶姬簪上,淡淡道:“金钗在军中太过耀眼了,很容易被人发现。不过…可以以后送给我。”

    瑶姬不由得俏脸微红,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是雪白的白狐披风却依然映衬的娇颜微晕,美丽动人。瑶姬侧开连,强作镇定的道:“你快走吧,自己小心些。”

    秦风却并不着急,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瑶姬问道:“你在担心我么?”

    瑶姬愣了愣,终于叹了口气道:“等这次的事情完结之后,如果我们都还活着…我会给你答案。”

    秦风倒是第一次见瑶姬如此干脆,虽然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是却也是瑶姬第一次对自己的感情做出正面的答复。不愿再逼他,秦风低声道:“不用担心,我们都会活着的。我先走了。”说完,便转身一闪身除了帐子。

    瑶姬望着空荡荡的帐篷有些出神。这个时候原本是不该考虑这些问题的,但是此时她却难得的有些出神。其实很久以前她就已经明白了,沐扬或许是每一个女子心中瑰丽的美梦,但是秦风才更像是那个能够给女子安全和忠诚的人。以秦风在定王府和定王妃跟前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绝色佳人没有,有何必一直等着她这样一个年过三十已经人老花黄还生过一个孩子的女人?但是比起曾经的沐扬,瑶姬却更不愿意毁了秦风。

    “瑶姬。”沐扬从外面进来,看见瑶姬站在帐子中间出神不由得愣了一下,柔声问道:“瑶姬,怎么了?”瑶姬眸光微敛,眼底划过一丝决然,唇边却掀起了淡淡的笑容,摇头道:“没什么,胡思乱想罢了,有事么?”

    沐扬有些歉然的道:“我要带兵出征了。如果有什么是,你可以派人去找父亲。”虽然老沐阳侯对于儿子出征竟然带着一个女人和孩子的事情很是不悦,但是就连身为皇帝和主帅的墨景黎都没有说什么,老沐阳侯自然也不会说什么了。何况,沐烈到底是他唯一的孙子,就算是不悦也会照看一二。

    瑶姬点点头,一边转身往里面走去,“需要我为你收拾什么行礼了?”

    沐扬拉住她道:“不用了,不是很远,大约过不了几天便会回来了。你好好的照顾烈儿便是,瑶姬…等这次北征结束了,皇上一定会论功行赏的,到时候我便求皇上赐给你诰命夫人的品级和封号。以后我就再也不用担心你和烈儿受委屈了。”

    瑶姬微微推开了沐扬的怀抱,淡淡道:“只要烈儿能平平安安就好,我不需要什么品级和封号。”沐扬淡淡一笑,只当她是不好意思才推辞,不以为意。

    “就算去不了几天,还是带一些衣服吧。现在北方还是冷的很。”瑶姬转身到一边去收拾东西,沐扬见她坚持也不再反驳,含笑走到一边去看一些公文。

    不一会儿,沐烈走了进来,见到沐扬也在连忙上前行礼,“父亲,他们不适合说父亲要出征了么?”沐烈好奇的问道。沐扬将他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膝上,笑道:“不错,父亲今晚就要走了。烈儿要乖乖听娘亲的话。”沐烈点点头道:“孩儿知道了。”

    一向不太喜欢被人亲近的儿子竟然乖乖的坐在自己膝上,沐扬心中也很是高兴。干脆就这么抱走沐烈看起公文来了,却没有看到被他抱在怀中只有八岁大小的孩子正一目十行的盯着眼前的公文。每当沐扬翻过一页的时候,沐烈眼神便微闪用心将看到的东西记下。

    “老侯爷。”门外的侍卫齐声行礼。

    沐扬抬起头来,便看到老沐阳侯从外面走了进来,连忙起身道:“父亲。”老沐阳侯自然将刚刚沐扬抱着沐烈看公文的模样看在了眼中,微微皱了皱眉道:“一会儿就要出征了,怎能还没准备?”

    沐扬笑道:“瑶姬正在收拾东西,一切都准备妥当了,父亲放心便是。”老沐阳侯点点头道:“那就好,吕近贤是墨家军名将,你千万要小心。”沐扬疑惑的看向父亲,他也并不是第一次出征了,何况父亲刚刚在大帐里已经说过一次同样的话了,“父亲,可是…有什么问题?”

    老沐阳侯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担心你罢了。”老沐阳侯没有说的是,自从这次出征以来,他总是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此时儿子出征在即,这样不吉利的话自然是不能说的。

    沐扬了然,朗声笑道:“如今是我军占了上方,儿子带兵去阻截吕近贤就算不能大获全胜,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父亲放心便是了。”

    老沐阳侯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再不安些什么,也只得当自己年纪大了担心的便多了一些,点了点头。瑶姬捧着收拾好的行礼出来,见到老沐阳侯也是一怔,微微俯身道:“老侯爷。”

    老沐阳侯颔首,虽然对瑶姬的身份颇有微词,但是因为有了沐烈这个儿子,这几年瑶姬的表现也比身为正室的孙氏更加得体,老沐阳侯也不能给她什么脸色看。只是吩咐道:“扬儿出征以后,你带着烈儿在帐子里好好带着,不要随意乱走。”

    瑶姬顺从的点头应道:“瑶姬明白,请老侯爷放心。”

    沐烈站在沐扬身边,也是十分乖巧的道:“祖父,烈儿会乖乖听娘亲的话的。”

    老沐阳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出去。走到大帐门口时,又回过头来看了看之前沐扬坐着的书案道:“以后不要讲公文和战报带回来。”

    送走了老沐阳侯,沐扬又跟瑶姬和沐烈话别之后才带着瑶姬准备的行礼出门去了。帐子里,沐烈和瑶姬面面相觑了半晌,瑶姬皱眉道:“沐阳侯是不是发现了?”

    沐烈小小的脸蛋皱在一起,思索了一会儿才道:“应该没有吧。他应该是觉得沐扬将那些东西待会家眷居住的地方不好。”老沐阳侯就算在精明也不可能怀疑一个才八九岁的孙子。如果说老沐阳侯发现了他的身份的话,那就不会仅仅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几句提醒了。

    瑶姬点头道:“总之,还是一切小心为好。”

    “我知道,放心吧。对了…我刚刚看到了楚军埋伏的几个位置,我画下来回头你让人送去给吕将军吧。”

    “好。”

    当晚沐扬离开楚军大营的同时,一封密信也同时飞向了吕近贤所在的地方。

    叶璃告别了吕近贤之后,便率领二十万兵马绕过了狭窄的捷径依然从官道上绕道向南方而去。一路疾行,不过两三天功夫便已经到了距离楚军不远的地方就地扎营并不再向前。这让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墨景黎有些失望。他自然是希望叶璃直接带着兵马上前来与楚军交战。这样墨景黎至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完败墨家军。

    墨家军的军营中,从楚军大营中出来的秦风也出现在了此地。数月不见,叶璃身边的众人对秦风却依然是十分熟稔。云霆更是毫不客气的上前排着秦风的肩膀笑道:“秦统领真是神出鬼没啊,好几个月不见竟然突然又从战场上冒出来了。快说说看,这几个月去哪儿逍遥了?”

    秦风一直跟在叶璃身边,上次叶璃从江南回来便不见了秦风。墨家军上下可不是完全不好奇的,只不过碍于王妃可能派他去执行什么重要任务去了不好过问。现在秦风都回来了,云霆自然毫不客气的想要知道第一手的消息。

    卓靖和林寒两个自然知道真相,不过他们也很好奇。自然是好奇秦风的私人问题,叶璃身边属下众多,但是最特别的就要数秦风了。因为他不仅是定王亲自指派的保护王妃的随身侍卫更是麒麟的统领,他跟在定王妃身边的时间只怕比原本是定王妃暗卫的卓靖等人还要多。而跟他交情最深的自然也就是卓靖林寒和卫蔺三人。

    叶璃淡淡一笑,撇了云霆一眼笑道:“有什么问题你们私下再问。秦风,楚军军中有何消息?”秦风点头,沉声道:“启禀王妃,镇南王世子雷腾风前日出现在了楚军大营中,一直没有走。另外,两天前墨景黎派了沐扬率领十万大军前往阻截吕将军。而墨景黎自己,此刻只怕已经摆好了阵势等待王妃的到来。”

    叶璃秀眉微挑,“雷腾风?”

    秦风点头道:“正是。雷腾风在楚军大营中,墨景黎对其并不优待,雷腾风也十分安分,极少提什么意见。但是他一直不走却是有些奇怪。”叶璃想了想问道:“雷腾风是怎么说的?”秦风道:“雷腾风说是奉了镇南王之命,前去听候墨景黎差遣。不过墨景黎绝不会让雷腾风接触楚军兵权,就一直将他架空在那里。什么也不让做,自然也就什么都管不着了。不过,雷腾风本人似乎毫不介意。”

    叶璃想了想,凝眉道:“派人去查查,雷腾风到底有没有带兵过来。”

    秦风微微一怔,道:“王妃的意思是雷腾风有可能暗中带兵过来,想要等墨家军和楚军两败俱伤然后坐收渔利?”毕竟,明面上雷腾风确实是没有带一兵一卒到楚军军中。但是这不代表他不能将兵马安置在附近的地方。叶璃摇摇头,淡淡道:“坐收渔利倒是未必,但是看准机会趁火打劫却是有可能的。”

    秦风点头,正色道:“王妃请放心,属下一定会查明雷腾风的来意。王妃,这是瑶姬拿到的楚军的布防图。”秦风双手呈上手中的图纸。叶璃接过来看了看,凝眉问道:“可信么?”

    秦风道:“属下已经派人查看过了,大半可信。”

    “大半?”叶璃饶有兴致的挑眉道。秦风道:“布防图是真的,不过…有的地方却是真假参半,墨景黎并不信任自己身边的将领。包括沐阳侯府。”这个秦风也颇能理解,毕竟当年墨家军就是败在这一点上,险些造成定王府灭门之祸。当初的是虽然跟墨景黎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墨景黎总还是会吸取教训的,何况墨景黎本身的疑心病就不比墨景祁轻。

    只是墨景黎大概没想到,秦风拿到布防图并没有直接就用了。反而利用叶璃还没有到来的时间派了麒麟将这些地点一一都摸牌了一遍。

    叶璃看着手中这一张不过手绢大小的纸张上画满了各种密密麻麻的符号的地图。黑色的是秦风原本从瑶姬手中拿到的时候的地图,而上面红色的字迹和符号则是秦风考证之后再添加或者划掉的。随手将地图交给卓靖,很快,卓靖送回叶璃手中的便是一张全新的布防图了。

    叶璃看了看,将地图放下问道:“你觉得这完整了么?”

    秦风思索了片刻,摇头道:“楚军有八十万大军,不过属下认为以墨景黎对墨家军的执着和仇视,可能原不止这个数。但是从布防图上看,还不足六十万人。属下认为…墨景黎很可能藏了杀手锏。”

    “墨景黎倒是长劲了不少。”叶璃浅笑道。为了对付墨家军墨景黎可算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连这布防图上都能做出这么多的文章,实在是远远超过了墨景黎平时表现出来的才智。这可算是超常发挥么?

    “如果你是墨景黎,你最有可能将那二十多万大军藏在哪儿?”叶璃问道。

    秦风低头思索,旁边的云霆也伸长了脖子来看,撇了撇嘴角道:“如果我是墨景黎,就拿这二十万大军来对付王府。如果能够将王妃…就算之后吕将军突破了封锁,也会变成孤军深入,四面受困的局面。何况…如果墨景黎一战完胜了王妃,对于士气低靡的楚军却是一个极好地消息,同时也是狠狠的打击了墨家军和定王府的士气。”

    叶璃莞尔一笑道:“云霆果然是长劲了不少。”

    云霆刚想反驳傻子都能想到,转念一想若是这样说岂不是说自己也跟傻子一样了么?只得嘿嘿的笑了一声道:“是师傅教导有方。”

    叶璃望着跟前的地图,纤纤素指在地图上的三个地方点了点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你们觉得呢?”林寒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军一出寒谷关就会立刻陷入山方包围之中。再加上墨景黎明面上的人马,咱们至少会被三十万兵马围困。不过…墨景黎有这个脑子么?”万一是他们自己想的太厉害了,墨景黎反而没想到,结果变成他们自己吓自己了。

    秦风道:“就算墨景黎没有,老沐阳侯也会有的。”秦风在楚军大营中待的最久,对如今可说最得墨景黎看重,同样也算是楚军中最能打的老沐阳侯自然了解的多。人品并不代表能力,即使不少大楚的将领和臣子鄙视老沐阳侯的人品,但是对他的能力却没人能够否认。

    云霆耸耸肩道:“要和吕将军两面合围,我们就必须出寒谷关。就算前面有三十万大军也要走啊,总不能现在退回去。”说不定他师傅都已经歼灭了那些埋伏的楚军,到达目的地了。到时候反而是他们这些走平路的人迟到了,可就不好看了。

    叶璃撑着额头思索了一会儿,方才轻笑出声,道:“云霆说的不错。若是咱们去晚了,可就要害了吕将军了。”被叶璃这么一说,云霆也有些着急起来了,“王妃,那怎么办?咱们这里要怎么过?”

    叶璃想了想,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沉声道:“云霆,你带领十五万大军强攻寒谷关。”

    “啊?”云霆顿时大惊,有些担忧的看着叶璃,王妃不会是被急坏了吧?寒谷关虽然不是边境要塞,但是却是中原最有名的古战场,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更有中原第一雄关之称。这也是为什么吕近贤想要绕道走捷径的原因。如果双方摆明了车马在寒谷关前对峙,别说十五万人,就是五十万人也未必能在短短数日之内攻破寒谷关。如今已经知道墨景黎提前在这里设下了埋伏,他这点儿人只怕给楚军塞牙都不够。

    叶璃淡淡一笑道:“不是真让你强攻,只要做出要强攻的样子就可以,别让人怀疑你。”

    云霆反应也快,连忙问道:“王妃,你要去哪儿?”既然王妃让他率领大军佯攻,那坑定是为了掩盖王妃的真实意图了。叶璃浅笑道:“佛曰:不可说。”

    云霆顿时变蔫了,眼巴巴的瞅着叶璃道:“王妃,我知道你肯定是要去做好玩的事儿,不能带上我么?末将为王妃鞍前马后在所不辞!”每次王妃悄悄的偷跑做出来的事情总是惊天动地。让云霆对秦风卓靖等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现在军中能带兵的除了你就是我?云将军打算让咱们俩谁留下?”

    云霆颓然,王妃不去的话那还有什么好玩儿,王妃去了的话…他却是去不成了。

    叶璃抬手拍了拍云霆的肩膀笑道:“你这里也很重要,我们能做多少事情,就看你能牵制住楚军多久不被发现了。若是成功了,到时候本妃会亲自去向吕将军为你请功。”

    闻言,云霆立刻便精神了。云霆刚刚拜了师,这几日行军之余抽空拜读了吕近贤的手札之后对这个新认的师傅佩服的五体投地,正愁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在师傅面前表功呢。听了叶璃的话,立刻振奋了精神笑道:“王妃尽管放心,末将保证不会妨碍了王妃大事!”

    叶璃满意的点点头道:“很好,你去吧。”

    “是,末将告退!”云霆拱手告退,出去清点自己的兵马去了。

    帐子里,看着云霆如风一般的冲出去的模样,众人不由失笑。林寒笑道:“云将军也快要三十吧,这性子真是…真性情。”

    叶璃也不由一笑。其实云霆年纪也不算小了,虽然在当今天下有些名气的将领中他算是最年轻的一拨。这些年在墨家军虽然数番苦战,但是墨家军中却少了许多别的军队中的勾心斗角。云霆性格开朗,又是定王妃的亲信,和墨家军众人自然相处的很好。以至于都快要而立了,这性子却依然一如往常的爽朗直率。

    秦风看向叶璃,问道:“王妃,云霆牵制住楚军和墨景黎,我们要做什么?”

    叶璃嫣然一笑,道:“我们…去打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8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89.布防图中的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89并对盛世嫡妃389.布防图中的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