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离间之计

    391。离间之计

    深夜

    瑶姬坐在帐子里看书,里间的沐烈早已经入睡了。沐扬带着兵马去拦截吕近贤,这几天因为细作的事情,整个军营里的管制变得十分严苛,即使是定王府的暗卫也很难找到机会再传递什么消息。瑶姬心中明白,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只怕让老沐阳侯查出自己和沐烈的身份也只是迟早的事情。毕竟,整个军营中原本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就是她们。不合理的地方自然是最容易引人怀疑的。

    大帐门口一道寒风袭过,瑶姬抬起头来变看到一身黑衣的秦风站在了门口。心中一惊也来不及说什么一把拉住秦风便往里走去。里面睡着的沐烈在秦风进来的一刹那便睁开了眼睛,翻身下床道:“义父,你怎么来了?”秦风抬手摸摸沐烈的小脑袋道:“你们现在很危险,我带你们离开这里。”

    瑶姬皱眉道:“但是……”瑶姬明白秦风的到来可能是王妃的意思。但是如果不能完成定王交代的事情的话,只怕不仅是自己,就连沐烈和秦风也要倒霉。秦风明了的看了她一眼道:“现在就去解决沐扬,沐阳侯很快就会怀疑你们,你们继续留在这里不仅自己危险,隐藏在军中的暗卫也会有威胁。”

    沐烈点点头,干净利落的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虽然她们跟着沐扬出征带了不少东西,但是需要带走的却几乎没有。瑶姬点了下头,有些担忧的皱眉道:“现在整个军中戒严,我们怎么出去?何况……”如果她和沐烈突然从军中消失了,沐阳侯只怕立刻就会怀疑她们了。

    秦风淡淡笑道:“既然能进来,自然也能出去。现在不走也不行了,沐阳侯一定会怀疑你们的。”沐烈拉住瑶姬的手,沉声道:“娘亲,咱们走吧。等到这里结束了我们就可以回璃城了。”瑶姬一怔,神色也多了几分动容。是的,只要这里的事情完成了,她们就可以回到璃城。沐烈再也不用一个小孩子整天跟在自己身边担惊受怕,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儿子。

    “走吧!”

    秦风满意的点了下头。很快外面便传来了叫着抓刺客的喧闹声,而且可以感觉到是见见往这边来了。秦风一把抓起瑶姬,做出挟持她的沐扬,随手将沐烈丢给了等在帐子外面的墨家军暗卫。在外面的人看来,就仿佛是定王府的细作被发现了,被楚军追赶到此挟持了瑶姬母子。

    沐烈毕竟是沐阳侯府唯一的孙子,楚军的将士还是不敢下手太重的。也就免不了束手束脚,等到老沐阳侯赶到的时候,秦峰等人已经挟持着瑶姬冲到了楚军大营的外围。老沐阳侯深切的明白,自从出征以来诸事不顺,沐扬对吕近贤的惨败更是让墨景璃对沐阳侯府失望至极。如果这次再因为瑶姬和沐烈而放跑了定王府的细作的话,只怕沐阳侯府就真的要倒霉了。何况,沐阳侯心中也有一些小小的疑惑,怎么那么巧定王府的细作就挟持了瑶姬。

    见此情形,老沐阳侯当机立断厉声吼道:“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刺客!”

    “祖父……”沐烈被暗卫挟持在怀里,带着哭腔叫道。老沐阳侯心中一颤,终究还是硬下心肠道:“放箭!”沐烈是他唯一的孙子不错,但是关系到整个沐阳侯府的生死存亡的时候,老沐阳侯还是毫不犹豫的舍弃了这个孙子。只要沐阳侯府还在,只要沐扬还在,将来自然还会有孙子的。

    长箭如雨一般的射向秦风等人,但是此时他们已经在楚军大营的外围,而且跟着秦风一起来的还是麒麟中的精英。不一会儿功夫,众人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老沐阳侯望着远处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失神了许久。这么多年相处,老沐阳侯对沐烈还是十分疼爱的。虽然为了沐阳侯府舍弃了他但是并不表示他就不心痛。现在只希望定王府的细作不会草菅人命,能够留下他一条活路。

    “老侯爷,皇上宣召。”身后,匆匆赶来的御前侍卫沉声道。

    老沐阳侯叹了口气,点点头转身朝墨景黎的大帐而去。

    大帐里,墨景黎盯着老沐阳侯问道:“细作抓住了?”老沐阳侯垂首,道:“细作跑了,请皇上降罪。”墨景黎脸色一沉,却并没有发作,只是淡淡道:“听说沐阳侯的妻子和孩子被刺客抓走了?”

    老沐阳侯点头道:“回皇上,正是如此。”

    墨景黎冷冷的盯着老沐阳侯问道:“对于定王府的细作,沐老侯爷有什么看法?”老沐阳侯一愣,有些不明白墨景黎这话里的含义。只听墨景黎继续道:“这么巧…沐阳侯出征军机被泄露,今晚…定王府的细作又刚好劫走了沐阳侯的妻子和孩子。另外,如果要劫持的话,只带走小世子不是方便许多。朕实在想不明白,对方带走一个舞姬出身的侧室有何价值?老侯爷,你看呢?”

    听了墨景黎的话,老沐阳侯只觉得心跳加速,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密密的冷汗。皇上的意思竟然是怀疑瑶姬便是定王府的细作,如果皇上当了真的话,沐阳侯府就真的完了。

    “皇上,皇上明鉴!沐阳侯府对大楚忠心耿耿啊。”噗通一声老沐阳侯跪倒在地上,急促的道。墨景黎轻哼一声道:“起来吧。朕不过是有些奇怪而已。定王府的细作一定要继续查,若是再有消息泄漏的事情,朕定斩不饶!”

    “是,微臣领命!”老沐阳侯心中松了口气,连忙应道。心中却一惊下定了决心这件事一定要好好查一查。万一那个瑶姬真的问题也好有个应对之策。

    就在墨景黎心情万分糟糕的时候,却源源不断的传来更加糟糕的消息。一大早,墨景黎刚刚起身连早膳都还没来得及用,外面就传来了急报,“启禀皇上,我军布置在暗中的四路人马接连遭到墨家军袭击,损失惨重!”

    “什么?!”刚刚要用膳的墨景黎失手打翻了桌上的汤碗。猛地站起身来道:“传众将领前来觐见!”接到命令,不一会儿功夫楚军大营中的众将领便匆匆赶来。一看到墨景黎的脸色众人便在心中暗叫不好,只怕有大事情发生了。

    墨景黎也没心情理会他们的心思,将刚刚送到的急报往地上一扔,道:“你们看看!”

    站在最前方的老沐阳侯俯身捡起来一看,也是立刻变了颜色,颤声道:“皇上,只怕咱们当真上了云霆的当,定王妃根本就不在墨家军中。”前两天,他们派人去查探,回来的禀告是定王妃就在军中。现在想来只怕这只是云霆的障眼法罢了,从一开始定王妃根本就不在寒谷关。

    “叶璃!好你个叶璃!”墨景黎恨得咬牙切齿,“既然如此,你也别怪本王心狠手辣!”一时气急败坏,墨景黎连皇帝专用的自称都忘了。

    “传朕旨意,立刻出关剿灭云霆的大军!”墨景黎厉声道。

    “末将遵旨!”看着墨景黎狰狞的神色,众将领不敢多说,只是沉声领命。

    一个侍卫匆匆拿着一封信函走到墨景黎身边双手呈上。墨景黎拆开看了一眼,目光幽冷的扫了一眼底下的众人,最后落在了老沐阳侯的伸手,淡然道:“沐阳侯留下,其他人退下吧。”众人同情的望了一眼老沐阳侯,纷纷退了出去。

    墨景黎拿着手中的信函,冷眼看着老沐阳侯道:“沐老侯爷,你知道这封信你写得是什么么?”老沐阳侯心中一紧,知道只怕是跟自己有关的。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可是关于昨晚瑶姬和沐烈……”一时间,老沐阳侯只觉得心情十分复杂。也不知道是在担心瑶姬真的和定王府有什么关系,还是担心沐烈的生死。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沐老侯爷,朕记得当年瑶姬失踪过好几年?”

    老沐阳侯点头道:“回皇上,正是。”

    “你可知道那几年,瑶姬在哪儿做什么?”墨景黎问道。老沐阳侯背心一片汗湿,不敢回答。墨景黎重重的将信函拍在书案上,厉声道:“那几年瑶姬就在璃城!而且还开了一家茶楼,真是好样的…朕对沐阳侯府百般信任,原来内贼就出在朕的身边!”

    老沐阳侯腿一软,跪倒在地,连声道:“皇上…皇上明鉴!那都是瑶姬那个贱人做的事情,沐阳侯府和定王府没有丝毫关联啊。老臣…老臣和定王有仇,怎么可能投靠定王,求皇上明鉴!”墨景黎眯眼道:“你不可能?那沐扬又如何?自古温柔乡是英雄冢,沐扬会不会因为瑶姬投靠定王府?十万人对付不了吕近贤五千人马,还让他活着回来了,沐老侯爷,你让朕如何相信你?”

    许多事情,不去想便没事。一旦往哪方面想了,很多疑问都会纷纷的涌上心头,止也止不住。

    墨景黎本身就是一个多疑的人,何况沐阳侯府原本就不是从一开始就效忠于他的,沐阳侯既然能背叛墨景祈效忠于他,自然也就有可能背叛他改而效忠墨修尧。想到此处,盯着老沐阳侯的眼神也越发的不善了。老沐阳侯心中暗暗叫苦,却也明白此时再多的辩解也只会被墨景黎认为是狡辩。心中只恨不得将瑶姬扒皮抽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辈子左右逢源算计这算计那,最后居然会被自己儿子的女人给算计了。

    “皇上……”老沐阳侯开口,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墨景黎却不愿再听他说话,冷哼一声道:“够了!朕不想再听你说了。”老沐阳侯连忙摇头道:“不!皇上请听老臣一眼。瑶姬…瑶姬那个贱人离开了大营之后一定会去找扬儿…求皇上……。”墨景黎冷笑一声道:“你不说朕还忘了,你放心,很快就你就可以和沐扬团聚了!来人,待下去!”

    被侍卫左右抓住,毫不客气的拖出了大帐。老沐阳侯心知大势已去,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只得颓然的住了口。

    楚军西路军大营里,沐扬正在与西路将军和雷腾风讨论军情,外面有侍卫来禀告,“启禀沐将军,外面有一个孩子求见。说是沐阳侯府世子。”

    沐扬微微一怔,有些奇怪沐烈怎么会一个人跑来找自己。雷腾风眼神微闪,含笑道:“沐兄还是先去看看小世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吧。”

    沐扬点点头,沐烈突然到来也让他有些担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雷腾风的提议自然是正合他意,起身朝雷腾风拱了拱手道:“多谢世子。”

    出了大营,果然看到沐烈一身狼藉的站在大营外面簌簌发抖。如今才是二月初,北方依然是春寒料峭。沐烈穿着一身有些破烂的衣衫,就连嘴唇都动的有些发紫了。沐扬连忙解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将他抱住,焦急的问道:“烈儿,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沐烈颤抖着嘴唇动了动道:“娘亲…娘亲……”话没出口,眼泪就先流了出来。沐扬心中一惊,连忙问道:“你娘亲怎么了?”沐烈怔怔的望着沐扬,终于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将他这副模样,便知道是吓坏了。沐扬心疼的将他搂入怀中,柔声道:“好孩子,别怕,来告诉爹…发生什么事了?”沐烈倚在沐扬的怀中,这才抽抽搭搭的道:“有坏人…有坏人把娘亲和烈儿抓走了。后来,烈儿逃了出来…想要回去求祖父救娘亲,但是…但是他们说祖父被皇上抓起来了。哇…父亲,救娘亲…救祖父……”

    “什么?”如此大的剧变,让沐扬也是一愣。扶着沐烈问道:“你说你祖父被皇上抓起来了?为什么?”沐烈愣了愣,呆呆的摇头道:“不知、不知道…烈儿听别人说的。烈儿不敢回去,就求好心的大叔带烈儿来找爹爹了。”

    沐烈年纪小,说出来的话也是断断续续七零八落的。沐扬不由得心中大乱。随后跟出来的雷腾风也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依偎在沐扬怀中抽泣的沐烈沉声道:“沐兄,先不要着急。好好问清楚再说,何况…寒谷关离这里也不远,如果真的有事,应该很快就会传来消息的。小世子…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寒谷关离这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怎么着也有两百里的路程,一个孩子要怎么孤身一人跑到这里来?

    沐烈躲在沐扬怀里抽泣着摇头,一边道:“呜呜…我不知…骑马来……”

    “你骑马来的?”雷腾风扬眉道:“谁的马?谁带你来的?”

    “呜呜…我不知道。父亲,救娘亲,娘亲流了好多血…烈儿怕……”沐扬连忙心疼的将他搂入怀中,轻轻拍了拍道:“好好,别怕,没事了…烈儿乖…”

    将沐烈带入自己的帐子中,沐扬细心的追问,才断断续续的从沐烈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沐扬走了没两天,隐藏在军中的墨家军细作就坐不住了,被楚军发现之后逃窜的时候挟持了沐烈和瑶姬。之后瑶姬设法帮沐烈逃了出来。逃出来的沐烈原本想回去找祖父帮忙救母亲,结果却听说老沐阳侯也被抓住了。这才求好心的路人将他送来这里。

    沐扬听了沐烈的话早已经忧心如焚,同样在场的雷腾风却也冷静的多,同时也注意到了更多沐扬根本没有注意的细节。雷腾风含笑看着沐烈问道:“小世子,送你来的人在哪儿?”

    沐扬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道:“雷兄,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日子沐扬和雷腾风相处的不错,所以沐扬并不想扫雷腾风的面子。但是雷腾风的问话却让他隐隐有些不舒服的感觉。雷腾风微笑道:“沐兄,现在这边正在打仗,小世子居然还能正好碰上骑马的路人,你不觉得有些奇怪么?”打仗的地方,一般人都是敬而远之,怎么可能还有人有闲心专门骑马送一个孩子来军营?

    沐扬薄怒的望着雷腾风道:“雷兄,你的意思是烈儿撒谎?”

    雷腾风微微蹙眉,道:“沐兄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奇怪罢了。小世子年纪还小,难免会被人利用。”沐扬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不管怎么说,先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雷兄,军中暂时劳烦你几天,我要回去一趟。”

    “不要!”沐烈紧紧的抓住沐扬的手不肯放手,“父亲不要回去!皇上会杀了你的!他们说…皇上要抓住父亲,然后和祖父一起杀了。烈儿不要…不要父亲死。呜呜……”

    沐扬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沐烈的话他已经信了七八分,只是有些不明白,好好地皇上为什么要抓自己的父亲。正沉思着,门外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圣旨到!沐阳侯沐扬接旨!”

    沐扬连忙安顿好沐烈,匆匆出了大帐,看到站在大营中的墨景黎身边的太监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一沉。

    “臣,沐扬接旨。”沐扬恭敬的跪下接旨。

    那太监看了沐扬一眼,展开手中明黄的圣旨沉声道:“沐阳侯府勾结定王府,谋逆叛国,其罪当诛!着,解除沐扬兵权,押解回营。择日论处!钦此!”那太监将圣旨一合,尖声吩咐道:“还不将沐扬抓起来!”

    “且慢!”沐扬朗声道:“敢问公公,沐扬何时勾结定王府?何时谋逆叛国了?”那太监冷笑一声道:“这就要问沐阳侯自己做了什么事了。咱家可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前来拿人,难道沐阳侯还想抗旨不尊不成?”

    沐扬咬牙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沐扬不服!”

    太监冷笑道:“不服?沐阳侯有什么话就到皇上跟前去说吧,咱家是奉旨办事,还请沐阳侯不要为难。不过…咱家怕沐阳侯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今晨,老沐阳侯已经问斩了。”

    “什么?!父亲……”沐扬脸色大变,没想到沐烈说父亲被墨景黎抓了,竟然这么快就已经问斩了。那太监仿佛没看到沐扬变了脸色,得意洋洋的道:“沐阳侯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令尊生前已经交代了沐阳侯府勾结定王府的事情。”

    沐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家的事情。如果可以他的父亲自然不会拒绝投靠定王府,但是问题是当初父亲奉墨景祈的旨意对定王妃下手,已经跟定王府结下了大仇。就是投靠谁也不可能投靠定王府。父亲怎么会承认这种荒谬的罪名,除非…是屈打成招!

    想到此处,沐扬悲愤莫名,“我沐家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却如此草菅人命!如何不让忠臣寒心!”那太监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挥手道:“拿下沐阳侯,咱家好回去交差。”

    左右的侍卫连忙上前想要抓住沐扬。但是沐扬虽然年轻,沐阳侯却是荣马半生,而且平素也极会做人,沐阳侯府也有不少忠心的家将。老沐阳侯莫名其妙的被皇帝斩了,这些人如何能让沐扬也被抓住?一时间双方人马关系顿时紧张起来。

    等到西路将军刚到的时候,那太监带来的人已经被杀的七七八八,只带了仅剩的两个侍卫逃出了军营。

    军营数里外,那传旨的太监脸色惨白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站着的人手脚发软。他身边最后的两个侍卫也倒在了跟前。那太监也是很会看脸色的,连忙上前,奉承的笑道:“秦统领,小的都是按你的意思说的,那沐扬…那沐扬胆大妄为,竟然杀了皇上派来的侍卫。还请秦统领,饶小的一命。”

    秦风回头看着眼前一脸谄媚的太监,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杀你的。”

    那太监一愣,心中却是大喜。原本以为来传旨是一趟简单的差事,却没想到还没出发就被定王府的人抓住了。最后只得照着秦风的话哄骗沐扬老沐阳侯被杀。更险些成了沐扬的刀下亡魂,如今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自然是欣喜万分。

    “我不但不会杀你,还会派人安全的送你回去。回去之后该怎么说,你知道么?”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沐扬大胆抗旨,还杀了皇差,意图谋反。”那太监连忙道。

    秦风满意的点头,“很好,我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题外话------

    更晚了,汗…

    推荐好友秦嬷嬷的美文《六宫无妃,千金凰后》

    http://www。/info/520622。html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9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91.离间之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91并对盛世嫡妃391.离间之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