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回程截杀

    396。回程截杀

    “王妃?”众人惊讶的望着叶璃,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知道,定王妃虽然年纪并不比在场的任何人大,但是那份镇定从容的功力,却是连吕近贤这样身经百战的老将也是佩服不已的。能让王妃如此花容失色,事情只怕是……

    云霆上前一步捡起信笺低头一看,差点尖叫起来了,“王……”

    “闭嘴!”很快,叶璃便已经回过神来,飞快的打算了云霆的话。闭了闭眼,再重新睁开时眼眸已经回复了从容与淡然。叶璃伸出手,云霆强压住心中的震惊,双手将手中的信笺递给叶璃。

    叶璃接过信,低头再看了一遍,才问道:“送信的人在哪儿?让他进来。”不一会儿,一个红着眼睛风尘仆仆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王妃。”

    “阿谨。”叶璃沉声道。阿谨是墨修尧身边最忠心的人,同样也是最少在人前露面,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人。凤之遥选择让阿谨亲自来送信不得不让叶璃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定了定神,叶璃轻声问道:“阿谨,王爷怎么了?”阿谨咬着唇角,眼巴巴的望着叶璃,道:“王爷…王爷昏迷不醒,凤三公子要我请王妃快点回去。”阿谨知道,自己不聪明,所以他比别人更加忠心。而王爷和王妃也并没有因为自己不聪明就嫌弃自己,反而对自己信任有家。这次凤三公子让自己亲自来送信,也正是因为如此。否则,在王爷重伤的情况下,就算是凤三公子的命令他也不会离开王爷身边的。

    叶璃心中微微一颤,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我们今晚就启程回去。”

    阿谨重重的点头,虽然凤三公子将王爷昏迷的事情已经压了下去,但是王爷迟迟不出现在人前凤三公子肯定是压不了多久的。如果王妃能够尽快赶回去,情况就会好办许多。

    遣了阿谨出去,旁边的卓靖等人才开口道:“王妃,现在我们……”叶璃抬手阻止了他想要问的话,深吸了一口气道:“秦风,我写一封信你亲自去一趟,送到吕将军手中。卓靖,林寒,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启程。”

    “是,王妃。”卓靖三人齐声道,然后飞快的出了大帐各自去做准备去了。叶璃看着剩下的何肃和云霆道:“我回去之后,墨家军对楚军的一切行动都交由吕将军指挥。你们两个…务必要听从吕将军的命令。知道么?”

    云霆和何肃点头,恭敬地道:“末将遵命。”看着叶璃有些微失神的模样,云霆忍不住道:“王妃,王爷鸿福齐天,一定会逢凶化吉的,还请王妃宽心。”

    叶璃淡淡一笑,点头道:“我知道了。”墨修尧命大的很,怎么会死了?叶璃淡淡的微笑着,只是看在云霆和何肃眼中却更加担忧了,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只得无可奈何的退了出去。

    楚军某处军营中,华丽的大帐里墨景黎舒适的躺在铺着厚厚的皮毛的椅子上欣赏着眼前的舞姬曼妙的歌舞。手中还搂着一名妖娆的女子,往日阴沉的脸上尽是踌躇满志的得意。

    一名将领进来,看着眼前的歌舞升平,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皇上。”

    墨景黎挑了下眉,问道:“什么事?”将领垂眸,恭敬的呈上一封密信。墨景黎拆开看了,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坐起身来,一手搂着女子纤细的腰肢,一手拿着手中的信笺心情万分愉悦,“好,果然不错。当真是不枉费朕……李将军,传令下去,在通往飞鸿关的各处道路上射下光卡,拦住叶璃!对了,不要伤了她…把她带来见朕。朕倒要看看,我们到底是谁笑到最后!”

    李将军微微皱眉,沉吟了片刻还是照实禀道:“请皇上三思。如果定王妃准备回飞鸿关的话,沿途必然有麒麟保护。想要杀了她已经不易,若是要抓活的,只怕……”不是他妄自菲薄,对上令诸国权贵心惊胆战的麒麟,派再对的人都很可能不够用。偏偏皇上还要增加难度,要求不能伤了定王妃。

    墨景黎不悦的沉下了脸,冷声道:“办不到?”

    李将军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暗暗叹了口气。也罢,横竖能够杀了定王妃的可能性就低的几乎可以不计。如果因为手下留情而让定王妃走脱了皇上怪罪下来也好说话,“属下领命。”墨景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李将军脸上还带着一丝不解,墨景黎挑眉笑道:“你想知道叶璃为什么突然急着回去?”

    “请皇上示下。”李将军恭敬的道。定王妃走了对他们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好好地定王妃突然离开,再结合刚才皇上溢于言表的喜悦之情,李将军也知道大概是飞鸿关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墨景黎朗声笑道:“对咱们来说,确实是好事。墨修尧要死了…算不算好事?”

    闻言,李将军心中一惊。要死了这三个字怎么样似乎都放不到定王身上去的,这世间有多少人日日诅咒定王早死,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定王府起起落落,定王却依然笑傲世间。定王要死了这句话,在李将军看来更像是上面那位在做白日梦。

    虽然心里面天马行空的想着,面上却依然是十分的恭敬。甚至还不忘配上恰到好处的震惊之色,看到属下震惊的模样,墨景黎的心情更加愉悦起来。他现在简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叶璃的表情了,还是雷振霆和雷腾风…这对父子过河拆桥,墨修尧还不是一样死在了他的手上?

    “咳,皇上…这件事最好还是确定一些才好。毕竟定王可是……。”李将军干咳了一声,含蓄的提醒墨景黎。当年定王的伤势可是重的全天下人都以为他从此残废了。但是不到十年时间,定王却已经带着墨家军再一次纵横天下让人闻风丧胆了。看着墨景黎得意的模样,李将军不得不提醒他小心谨慎一些。这世上有一些人,最好是不要招惹。如果已经招惹了,就更得千万小心。除非亲眼看到他的尸体,否则决不能掉以轻心。不然最后倒霉的很可能是自己。

    墨景黎微微眯眼,沉吟了片刻,竟然难得的将属下的话听了进去。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确实应该查证一番,免得除了什么纰漏。”墨修尧,朕就不相信你真的有那么命大!一次死不了,这一次你还死不了!

    黑夜,几匹快马飞快的在官道上疾驰而过,带起一路的灰尘。

    叶璃骑在马背上,不停的挥动着鞭子往前疾奔。因为拥有两世的记忆,本身也不是冲动的人,叶璃素来都是从容不破的。但是这一次,她却忍不住有些乱了分寸。任凭料峭的寒风刮在脸颊上,吹乱了鬓间的发丝。卓靖等人跟在叶璃的身后,同样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原本顺利的战事中突然出现的意外让所有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突然,叶璃坐下的骏马一声嘶鸣,双腿人立而起。

    “王妃小心!”

    马背上,叶璃一跃而起,飘然落地之时原本狂奔的骏马也已经倒在地地上。

    “嗖嗖嗖——”一阵箭雨从道路两边射来。

    叶璃清丽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杀意,沉声道:“全部解决了!”黑暗中,无数的黑衣人从暗处涌出,杀向道路两旁的弓箭手,而叶璃已经重新翻身骑上了另一匹骏马,向前飞奔而去。叶璃身后,林寒和卓靖阿谨同样没有关注眼前的厮杀,追随着叶璃的背影而去。

    有些萧瑟的月夜古道上,一个挺拔的男子沉默的站在路边,抬头仰望着天边的新月。湛蓝的布衣在黑夜中显得更加的沉黯,也将他更多了一份平时没有的冷漠和顾忌。男子手中握着一柄重剑,仿佛刚刚站在那里,又仿佛更亘古就一直伫立在那里了。

    远处的道路上,一阵马蹄声疾奔而来。一个黑衣女子和一个青衣青年出现在男子的身边。黑衣女子皱了皱眉道:“大哥,我们真的要这样做么?”青衣男子也颇有些不赞成的道:“大哥,惹上定王府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中年男子侧首看了弟妹一眼,淡然道:“这是我的事情,你们两个立刻离开。”

    那青年男子有些阴鸷的脸上闪过一丝急躁,没好气的道:“大哥,如果叶璃真的在你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你觉得定王府会放过我们么?既然如此,大哥你一个人,和我们三个有什么差别?”

    中年男子道:“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们回去,这是…命令!”

    “可是……”黑衣女子皱眉道。

    “除非你们不认我这个大哥,不然就立刻离开!”中年男子道。黑衣女子无奈的跺了跺脚,拉了一把那青衣男子消失在黑夜之中。两人刚刚离去,刚刚还在很远的地方的马蹄声就已经到了跟前。为首的是一个披着披风的白衣女子。看到等在路边的中年男子,女子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勒住了缰绳。

    夜色下的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叶璃才淡淡道:“我从未想过,来跟我为难的人中竟然会有阎王阁主。”那中年男子正是有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阎王阁主凌铁寒。在沐擎苍失踪已久,雷振霆日渐老去的现在,凌铁寒和墨修尧便是当今世上已知的武功最高的两个人了。而且,一生精研武道的雷振霆绝对没有沐擎苍好对付。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卓靖三人立刻上前,将叶璃挡在了身后。

    对于他们的动作,凌铁寒并没有看在眼里,只是淡淡的看着叶璃,刚毅沉稳的脸上闪一丝遗憾,“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无论是他和墨修尧的惺惺相惜,还是和徐清尘的交情,或者单纯的对这个女子的欣赏,凌铁寒都从未想过有一天要跟她动手。只可惜……

    卓靖挡在叶璃跟前,沉声道:“凌阁主,你一代高手,来为难我们王妃一介女流,说出去就不怕世人耻笑么?”凌铁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卓靖,淡淡道:“定王府的下属果然个个都是忠肝义胆。你们总不会不知道本座是做什么的吧?”阎王阁本身就是杀手组织,谁会跟杀手讲公平?要求杀手光明正大?凌铁寒少年的时候,武功未成。身为最底层的一个普通杀手,他也是用过许多卑鄙的手法去刺杀自己的敌人的。而身为阎王阁阁主,凌铁寒也从来没有将自己的名声看的有多重。

    卓靖无言,跟一个杀手出身的人将道义和名声,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

    “我记得,凌阁主和西陵镇南王是有仇的。”叶璃淡淡道,单凭墨景黎是请不动凌铁寒的,那就只能是雷振霆了。凌铁寒并不否认,淡淡点头道:“不错。但是即使如此…我也还是西陵人。”

    叶璃垂眸,凝眉道:“说起来…凌阁主的身世知道的人确实不多。凌阁主…也是西陵皇室的人吧。”

    凌铁寒有些惊讶的看着叶璃,半晌才淡笑道:“定王妃果然不凡。”叶璃无奈的摇摇头道:“如果凌阁主不出现在这里的话,我也绝不会做出这种猜测的。”虽然猜测凌铁寒身世的人也不少,但是无奈凌铁寒平时是在是没有丝毫的破绽和漏洞。这么多年也没有见他和西陵皇室有什么互动,自然很难让人猜到他的身世。但是当叶璃排除了所有能让凌铁寒帮助雷振霆的可能之后,也就只剩下这一个了。

    凌铁寒跟雷震霆关系不好并不是做戏的,能够让凌铁寒放下这么多年的成见来帮雷震霆,凌铁寒也只能是西陵皇室的人了。

    漫漫古道在暗淡的月色下显得幽冷而寂寥。好一会儿凌铁寒才道:“我的母亲…曾经是先帝的贵妃。”叶璃秀眉轻挑,宫廷之中从来都免不了那些算计倾轧。凌铁寒既然是西陵先皇的皇子,但是却只说与凌铁寒有仇,而不是和西陵皇室有仇,只怕凌铁寒生母早逝,自己流落江湖的事情就和雷震霆,或者说雷震霆的母妃娘家脱不了关系了。叶璃隐约记得西陵前朝是有一位极为得宠的贵妃,后来似乎是被西陵先帝给赐死了。不过年代实在是太过久远,自然也没有什么人注意了。就是叶璃自己,也不过是当初在看雷震霆的卷宗的时候偶然瞟了一眼而已,连那位贵妃的姓名都没记住。

    叶璃轻声叹息,也明白眼前的形势是无可避免的了。点头道:“凌阁主请出手吧。”

    凌铁寒挑眉,“你不怕?”如果说叶璃有信心能够打得过凌铁寒的话,那绝对是个笑话。如果凌铁寒倾尽全力下杀手,别说是叶璃,就算现在战场的人全部绑一起也不够凌铁寒杀的。

    叶璃无奈的笑道:“怕又能如何?”如果她害怕凌铁寒就肯放过她,她也不介意表现一下自己有多害怕。凌铁寒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铁剑,道:“王妃若是愿意,可往阎王阁做客。半个月后,本座亲自送王妃回来。”

    凌铁寒表现的很明显,他并不想跟叶璃为难。只是想要绊住不让她即使赶回去就可以了,至于叶璃活着还是死了,对凌铁寒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而与徐清尘的交情和对叶璃的欣赏也让凌铁寒不愿意和她动手。

    可惜,凌铁寒虽然如此想,叶璃却不能领他的情。淡然一笑道:“凌阁主请。”

    叶璃说话间,卓靖林寒和阿瑾已经不动声色的移动自己的位置,将凌铁寒围住了。但是整体来看,却又有不约而同的将叶璃挡在了外面。看着他们的动作,凌铁寒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点头道:“既然如此,本座得罪了。”

    凌铁寒慢慢的抽出手中的铁剑,动作缓慢的仿佛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剑一般。就在他抽剑的同时,卓靖林寒和阿瑾已经同时从三个方向扑了过去。这原本只是一霎那之间的事情,但是他们的身形才刚刚移动的瞬间,只见一道寒光划破夜空。凌铁寒手中的长剑夹带着凌厉的剑气扫向卓靖等人。

    以凌铁寒的功力,卓靖几个如果跟他硬碰硬的话,一照面只怕就是非死即伤。所以,在看到那凛冽寒光的同时,三人便同时改变了方向与迎面而来的剑气堪堪擦肩而过。林寒的衣摆被截下了一大块。

    卓靖三人神色凝重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此刻他们才真正的明白自己与真正超一流的高手的差距。面对凌铁寒铺天盖地而来的威压,三人只觉得心口都在隐隐灼痛。若不是三人都是意志即为坚定的人,只怕现在都已经跌倒在地上不起了。

    卓靖吸了一口气,突然手中长剑一挺,刷刷的几剑重新冲向凌铁寒。只见眼前人影飞舞,剑气四溢。然而,卓靖的全力出手,却并不能打乱凌铁寒的心绪,一边交手凌铁寒甚至还有功夫开口说话,“不错,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是…你还不够快!”

    凌铁寒出手的速度并不快,但是无论卓靖再怎么快,每一次凌铁寒的剑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挡在最恰当的地方。这样的打发,消耗的不仅是对手的体力和精力,更是消磨对手的意志。

    林寒和阿瑾对视一眼,林寒提着手中的剑也跟着冲了上去。阿瑾手中长鞭一展,刷的一声如毒蛇一般射向凌铁寒。

    站在一边的叶璃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袖中短刃划入手中也跟着冲了上去。论近战,这天下是叶璃对手的人并不多。但是凌铁寒却显然便是其中一个,“王妃的身手…只可惜,内力太弱了一些。”凌铁寒真心赞道。以女子而论,叶璃的功力不算差,修习内力不过十年,竟然已经堪堪可以与冷琉月相媲美,足见叶璃资质不凡。只可惜到底错过了修习内力的最佳年龄,而且跟凌铁寒这样的绝世高手比起来,就真的不值一提了。

    叶璃的动作甚至比卓靖和林寒还要快一辈,而且每一招都是直击要害。但是这样的凶险的招式在凌铁寒看来却依然不够看。果然不愧是这天下唯一能够与定王争锋的绝世高手。

    虽然是四打一,但是卓靖等人却是越大越沮丧。就像他们不可能赢过定王一样,他们也没有办法赢过与定王势均力敌的凌铁寒。

    “王妃,快走!”卓靖沉声道。

    叶璃淡淡苦笑,手下却是丝毫不停,现在哪儿来能走得了。现在凌铁寒并没有尽全力,若是她走了,只怕卓靖几个片刻之间就要死在凌铁寒的手中,而更重要的是…她一个人也没有信心能够逃过凌铁寒的追杀。

    “定王妃,本座得罪了。”凌铁寒声音冷淡中略带着一丝惋惜之意。

    手中长剑如风,轻而易举便拍开了卓靖和林寒,一剑直奔叶璃而去。

    “王妃!”

    卓靖三人齐声惊呼,同时卓靖轻啸一声,与林寒一左一右飞身扑了过去。手中长剑狠狠地斩下,这一剑用尽了两人所有的力气,竟然真的挡下了凌铁寒的这一剑。旁边的阿瑾也趁机用长鞭将叶璃拉到了自己身后,“王妃,你快走!”阿瑾道,神色不善的盯着凌铁寒。

    “有趣。”凌铁寒挑眉看着跌倒在地上的卓靖和林寒。他们并没有受伤,只是刚刚为了抵挡凌铁寒那一剑,力气耗尽了而已。但是如果这两人这一次不死的话,无论是心境还是武功都会有一个极大的进步,“定王府的人,果然非同凡响。只是…下一剑可还有人能当?”

    叶璃神色沉重,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一次有现在这样的无力。麒麟到现在还没有赶到,想必是被阎王阁和雷震霆派来的人缠住了。更何况所谓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的谋略算计都是空谈。

    看着神色平淡如水的白衣女子,凌铁寒轻叹一声,手中长剑平平的挥出。阿瑾扬鞭捎去,专门请巧匠打造的长鞭却被剑气轻而易举的斩断。剑势丝毫不停的扫向叶璃,卓靖等人绝望的睁大了眼睛。

    “嗖!”

    暗林中,一道劲气射了出来,正好撞在了凌铁寒的剑上。刺向叶璃的长剑一顿,凌铁寒脸色微变,目光如电射向古道便的树林,“什么人?!”

    ------题外话------

    感谢蓝月光乐团和原月姑娘为凤填滴词《将乱。记墨家军》绘梨衣姑娘唱的也很好听

    http://fc。5sing。/11919445。html

    忠义何负家国堪顾

    寒剑冽霜覆来路残月伴读兵书

    仗剑凭戟乱步醉笑仓促

    此生萧肃引歌笑傲死生浮

    河山霸业意气指鸿图

    提枪走马随天暮沉沙殒羽至千古

    寒鸦几度惹乱惊鼓

    浊浪破空凭剑金戈比青穹

    有云风动墨旗连城寒歌重

    长安有梦负无定枯骨朔风未没归途

    忠魂过处血泪染就君王路

    念白:我,不言悔,不曾悔!同袍共战,沉戟又如何!待来世再遇,再与你弹铗相祭!

    曾言忠义不值人心试反复

    将乱苍生何处有幸匿忠骨

    黄沙弥塞驿荒落羌笛霜意上铁衣

    孤城欲闭来世玄甲玉龙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9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96.回程截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96并对盛世嫡妃396.回程截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