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各方来探

    399。各方来探

    或许是因为叶璃在墨家军中的声望已经足够,也或许是因为整个墨家军上下的将领表现的都十分镇定和从容。墨修尧重伤的消息散布出来以后,整个墨家军并没有向凤之遥等人担心的那样引起混乱和士气低落。甚至,十几日后,墨修尧的死讯传出,整个墨家军一片素缟的时候,大军也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所有的墨家军将士更多的反而是对敌人的仇恨和同仇敌忾。

    真正收到墨修尧的讣告,所有的人却都不由得愣住了。即使是信心满满的墨景黎和原本还有些担忧的雷振霆。谁都难以相信,墨修尧…那个让世人嫉妒敬畏,十年来翻云覆雨,掌握了大半个天下的男人,居然就这么…死了?

    看着送到眼前的信函,雷振霆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

    “父王?”雷腾风站在一边,看着雷振霆似喜似悲的神色,有些不解的道。墨修尧死了自然是一件好事,却不知道父王为何会是这样的神情。这让雷腾风不由得有些不好的猜测,“父王,可是…墨修尧的死讯有什么问题?”

    其实雷腾风也不敢相信墨修尧就这么死了。墨修尧的狡诈善变同样给雷腾风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让他不得不怀疑墨修尧是不是诈尸。但是他一时半刻却有些不明白,墨修尧诈死的意义?原本这场大战,就已经渐渐地向定王府偏斜了,只要不出意外,就算再僵持个两三年,定王府的赢面也远比镇南王府要大一些。墨修尧这一来,可算是完全放弃了前期的所有优势。

    雷振霆皱着没摇摇头道:“不太像,但是却不可不妨。再派人去探,务必要确定墨修尧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墨修尧真的诈死的话,必然所图者大,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若是驻足不前,什么都不做,白白的放弃这个机会也是绝不可能的。

    “儿子明白。”雷腾风正色点头道。他当然也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同样跟雷振霆有着一样心思的人,还有远在寒谷关外的墨景黎。

    定王府某处秘密的据点,墨修尧看着属下呈上来的密折顿时哭笑不得。望着眼前写满了自己的折子,不由得低声轻喃道:“阿璃肯定生气了…真是糟糕。不过…良久难求啊……”不过阿璃既然宣布了自己已经死了的消息,想必就一定有办法让外人相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这对于他暗中的筹谋,却是有极大的好处的。果然,当初没有瞒着阿璃还是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如果此时飞鸿关是凤之遥等人主持大局的话,只怕就要弄巧成拙了。这非关能力,而是凤之遥等人没有叶璃的声望和地位,也没有和墨修尧之间这样不用交谈的默契。

    “王爷……。”站在跟前的属下望着眼前喃喃低语的王爷,有些不解的道。

    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笑意,道:“战场上就交给阿璃和凤三他们吧。咱们也该去准备了。”能够碰到这样不被怀疑的离开战场的机会,可当真是不太容易。毕竟他的武功实在是太强了,若是没有合力的解释,就算把他的尸体败在雷振霆面前,雷振霆只怕也要当成是别人易容的。苍茫山…可真是个好借口啊。既然如此,他当然也要借机给雷振霆和墨景黎送一份惊天动地的大礼。

    “但是,王爷…你的伤……。”

    墨修尧低头瞄了一眼胸口,不在意的挥手道:“这算是什么伤,没什么大碍了。去吧。”

    “是,属下告退。”

    定王薨逝这样足可惊天动地的大事,自然不能草草了事。所以消息一传出,整个墨家军大营和飞鸿关上立刻一片素缟。所有的地方都搭上了白布,全军戴孝。距离飞鸿关近的地方的百姓们得到消息,也同样的家家服素,许多百姓甚至哀声痛苦。在如今这样的乱世之中,整个西北的百姓却一直都平稳安乐的生活着,这些全都要赖定王府的庇佑。如今百姓们的痛苦,不仅是为自己将来的担忧,更是对墨修尧这个定王去世的哀悼和悲伤。

    “启禀王妃,西陵镇南王来了。”飞鸿关内,叶璃正坐在书房里批着跟前桌上堆积的高高的折子。墨修尧骤然“去世”,自然有无数的事情需要处理,无论是飞鸿关还是在璃城的定王府众人都忙的不行。璃城的徐鸿羽徐清尘等人也在派人送过一封信来之后忙得再也抽不出空闲来了。

    叶璃抬起头来看着秦风皱眉道:“雷振霆?他来干什么?”

    秦风道:“自然是来悼念王爷的。”虽然现在双方对敌,但是雷振霆以西陵名义前来悼念,墨家军还真不能对他怎么样。

    随手将折子放到一边,叶璃起身道:“悼念?来查探消息的吧?我以为他应该派雷腾风来才对。”秦风想了想,低声一笑道:“以属下之间,他大概怕王妃一怒之下,真的将雷腾风给宰了吧。”雷腾风可是雷振霆唯一的儿子,而且雷振霆如今已经将近六十,想要再生一个儿子出来培养只怕也来不及了。

    “罢了,去见见吧。你让人准备着,墨景黎大概也要来了。”叶璃道。

    “墨景黎?”秦风皱眉道:“他敢来么?”墨景黎可不是什么艺高人胆大的人,深入敌营这种事,倒不像是墨景黎会干的。叶璃一边往外走去,一边道:“他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以我对墨景黎的了解,他绝对不会错过这样一个机会的。”毕竟,在墨景黎的人生中,墨修尧死了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

    “属下明白了。”秦风点头道。

    大堂里,雷振霆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着整个大厅。这做府邸本就是飞鸿关驻守的将军的府邸,并不是特别大,也不十分华丽。墨修尧等人住进来之后显然也没有特意的用心布置,而现在整个府邸都被素白的白布盖住,更是多了几分阴冷和凝重。

    旁边不远处,负责接待的凤之遥和刚刚从楚京赶回来的冷皓宇都以十分不善的眼神瞪着雷振霆。被如此对待,雷振霆也不生气,只是安稳的坐着喝茶。在刚刚去了灵堂上过一次香之后,雷振霆正在考虑要怎么样才能亲自去看一眼墨修尧的尸体。在这种守卫森严的府邸,想要暗地里悄悄过去查探显然是不可行的。

    “属下见过王妃。”

    叶璃穿着一身白色的素衣,如云的发丝随意的挽着一个简单的发髻。发髻上簪着一朵白色的笑话,整个人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清冷和苍白。叶璃左手边站着的是穿着墨色锦衣,外面同样罩着一件白纱衣的墨小宝。一进门,墨小宝便狠狠地瞪了雷振霆一眼。

    看着死死的瞪着自己的墨小宝,雷振霆不由得莞尔一笑。心中暗叹墨修尧生了个好儿子,虽然年纪还小,却已经有了乃父之风。只看圆滚滚的看似可爱却难掩精明锐气的眼睛,就知道这小子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乖巧可爱。

    “定王妃,世子,节哀。”雷振霆起身拱手道。

    叶璃微微点头,淡笑道:“有劳镇南王亲自走一趟。镇南王请坐。”雷振霆看着叶璃,一脸真诚的道:“定王突然薨逝,本王亦是十分遗憾。定王府虽然与西陵是敌人,却也是本王尊敬的对手。本王此次前来,一为悼念定王,二来,却是想要和定王府商议议和之事。”满意的看到叶璃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雷振霆淡笑不语。

    凤之遥和冷皓宇同样一脸不信的瞪着雷振霆,定王府和西陵是什么样的关系大家心知肚明。一旦雷振霆确定了定王真的已经不在了,绝对会二话不说立刻吞并定王府。这会儿相信他会讲究君子风度不欺孤儿寡母,谁信谁是傻子。

    叶璃挑了下秀眉,笑容浅淡的看着眼前的雷振霆,道:“议和?”

    雷振霆点头道:“不错,如今定王薨逝,想必…定王妃一时也忙不过来。若是王妃同意,西陵愿与定王府议和。”叶璃微笑道:“若是当真如此,定王府自然是求之不得。在此,本妃多谢镇南王了。”

    看着叶璃笑容得体,眼眸中却难掩一丝疲惫憔悴的模样,雷振霆在心中皱了皱眉。一时间有些拿不定,叶璃如今的模样到底是在做戏还是真的。以他阅人无数的经历,竟然看不出叶璃的丝毫破绽。刚刚说出议和的话,也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叶璃的心思和目前定王府的楚京罢了。但是叶璃的态度却让他摸不准定王府内部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启禀王妃,楚帝在关外求见。”门外,侍卫朗声禀告道。

    雷振霆眼神微闪,脸上没有丝毫以外的神色。侧首看向坐在上首的叶璃,想要看看她打算怎么处理。只听叶璃淡然道:“楚皇远道而来,请他进来吧。凤三,你带着世子去迎接楚皇吧。”正式场合的礼仪却是不该因为什么事情而有所疏漏的。虽然现在看起来镇南王比墨景黎势大,但是墨景黎到底是一国之君,派个人出去迎接却也是应尽之礼。

    “属下遵命。”凤之遥沉声应道。

    “孩儿遵命。”墨小宝从叶璃身边的椅子里跳了下来,跟着凤之遥一起走了出去。

    “定王府的麾下果然都是忠义过人。”雷振霆看着走出去的凤之遥,有些意味深长的道。以凤之遥的高傲,会出去迎接墨景黎,就也足以说明定王府这些人对叶璃的臣服。很显然,定王府如今在叶璃的手中没有丝毫的乱象,就算是真的…损失的也不过是个墨修尧而已。想到此处,雷振霆看着叶璃的眼神也更加复杂,心中暗暗遗憾前些日子叶璃竟然逃过了凌铁寒的截杀。

    坐在一边的冷皓宇轻哼了一声笑道:“镇南王过奖了,忠臣不事二主。我等不过是做我们该做的事情罢了。”对上冷皓宇不善的目光,雷振霆不以为意,淡淡一笑。

    叶璃含笑看了冷皓宇一眼,丝毫不以为忤,“镇南王所言极是,这些日子若不是有他们帮衬着。本妃当真是…有些力不从心。”

    “如此,定王妃何不请清尘公子前来主持大局?”雷振霆问道,这也是他最疑惑的地方。一般情况下,如果墨修尧真的死了,那么定王府势必要扶持墨御宸上位。但是如今墨御宸的年纪尚且不足九岁,自然不可能执掌定王府和墨家军。所以,于情于理叶璃都应该招徐清尘或者是徐鸿羽来此飞鸿关主持大局的。但是现在徐家的人却一个都没有出现,这不得不让雷振霆对墨修尧薨逝的说法抱着怀疑的态度。

    叶璃微微苦笑摇头道:“璃城也需要大哥主持大局,更何况……”摇了摇头,叶璃没有再说下去。无疑却更加的惹人遐想。雷振霆当然知道整个西北对定王府来说的重要性,更何况从传出墨修尧的死讯之后他就暗中命令西陵国内的兵马向北方移动。并非是真的想要攻打原本的西陵皇城,而是为了牵制住在西边驻扎着的张起澜大军。

    还有北戎,墨修尧刚刚灭了北戎近乎大半的兵力,还死了一个皇子。如今听说了墨修尧的死讯,北戎王岂能不出来惹点事情为自己找回一点面子。因此,这个时候西北特别是璃城能不能稳住就显得格外重要了。只要西北还在,就算墨家军这一次败了,却还能有个退步容身之地。等到再过几年墨御宸长大了,墨家军未尝不可能卷土重来。毕竟根据雷振霆对定王府那样近乎妖孽的血脉传承了解,墨御宸在十几岁的时候独当一面几乎没有任何悬疑可言。当然,雷振霆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看着叶璃如此欲言又止的模样,雷振霆倒是对墨修尧的死讯更相信了两分。对于叶璃并不如一般女子一样哭哭啼啼,花容失色的模样雷振霆并不以为意。毕竟叶璃并不是一般的女子,如果她此时真的悲伤痛苦不能自已,雷振霆反而要怀疑她或者看轻她了。

    “王妃!王妃,不好了!”门外,一个侍卫匆匆进来禀告道。叶璃微微皱眉问道:“怎么了?”侍卫看了雷振霆一眼,有些为难的道:“小世子…小世子将楚皇给伤了。”

    在座的众人都是一愣,墨小宝就算再厉害也才是个八九岁的孩子,怎么能就把墨景黎给伤了?侍卫见到众人怀疑的目光,连忙道:“是真的,小世子…小世子狠狠地咬了楚皇一口。”

    “小世子没事吧。”冷皓宇连忙问道,对墨景黎的人品素来不抱希望。墨景黎那人小肚鸡肠可不会因为墨小宝是个孩子就不跟他计较。侍卫擦了擦汗,道:“小世子没事…不过,小世子说要杀了楚皇。凤三公子拦不住,请王妃快过去看看。”

    叶璃垂眸,掩去眼中的一丝笑意。站起身来,略有些焦急的对雷振霆道:“镇南王,实在抱歉。本妃先失陪了。”雷振霆笑道:“王妃客气了,不如本王陪王妃一起过去看看?”叶璃犹豫了一下,终是抵不过对儿子的担心,点头道:“镇南王请。”

    “王妃请。”

    叶璃也不跟他客气,当先一步匆匆往厅外走去。

    府门口不远的地方,墨景黎的仪仗加上定王府的侍卫便将原本就不甚宽大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人群中央,墨景黎一身明黄的帝王服饰,正满脸怒气的瞪着墨小宝。放在身前的右手上被人咬出了一个血淋淋的伤痕,显然下口的那人当真是一点也没有口下留情的意思。

    墨小宝被凤之遥抱在怀里死死的露出,但是只看那张小脸上的愤怒和恶狠狠地朝墨景黎呲牙的表情就知道,如果不是凤之遥抱得紧,只怕墨小宝立刻又要冲上去了。

    “怎么回事?”叶璃从人群后面走了进去,皱眉问道。

    见到叶璃到来,凤之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他倒不是怕小世子把墨景黎给咬伤了,而是担心墨景黎愤怒之下上了墨小宝。

    “娘亲……”凤之遥一放开墨小宝,墨小宝便委屈的扑到了叶璃怀里。在叶璃怀里蹭了蹭小脸,圆滚滚的大眼睛瞪着墨景黎,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和刚才凶悍的要扑上去要人的模样大相径庭。

    叶璃将他搂在怀里,轻轻拍了拍柔声道:“小宝怎么了?有没有受伤?”

    墨小宝将小脸埋在叶璃的怀里,摇了摇头。叶璃这才松了一口,摸摸他的小脑袋道:“没事就好,要注意安全,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他是坏人!小宝讨厌他!”墨小宝委屈的道,孩童特有的纯真稚嫩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在场所有人都不由的朝墨景黎瞥了过去。到底有多坏,才能让这么可爱的定王府小世子这么恨他啊。

    墨景黎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他险些被这个小鬼咬下一口肉来。这个小鬼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

    “叶璃,你就是这样教儿子的?真是没规矩!”墨景黎瞪着叶璃,冷声道。

    叶璃清眸微沉,站起身来看着墨景黎毫不示弱,淡然道:“本妃如何教导儿子,还用不着楚皇多管。楚皇有那个空闲还不如好好教导自己的儿子。”

    “扑哧——”旁边的凤之遥不由得喷笑出声。王妃这绝对是踩了墨景黎的痛脚,全天下还有谁不知道黎王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岁,别说儿子了,连个女儿都没有。民间甚至流传黎王患了什么不治之症。当然凤之遥这样的定王府心腹知道的更清楚些。正是因为清楚,凤之遥几乎都想要同情墨景黎。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从来都没有,而是有了又失去失而复得之后又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现在只怕骂墨景黎一百句脏话也没有定王妃这轻飘飘的一句话来的让墨景黎动怒的。

    “叶璃!”墨景黎厉声吼道。叶璃转过身,牵着墨小宝面对着墨景黎,沉声道:“本妃敬楚皇是一国之君,但是如果楚皇没有丝毫的为客之道的话,恕本妃不远送。”

    墨景黎怒极反笑,扬了一下自己的手冷笑道:“朕好心前来吊唁,刚已经关,就被这个小子咬了一口。这就是定王府的待客之道?”

    墨小宝站在叶璃身边,仰着精致的小下巴脆生生的道:“你才不是来吊唁父王的,你是来捣乱的!来吊唁父王的人才不会穿你这样的衣服!”

    众人再一次将目光转向墨景黎,即使墨景黎身为帝王,但是定王府的地位却也丝毫不逊色与大楚。身为客人不要求穿丧服但是至少也该换一身素净一些的衣服。而不是像墨景黎那样穿着一身明晃晃的龙袍大摇大摆的就来了。站在一边,穿着一身黑色暗纹衣衫的雷振霆顿时感觉到墨家军众人看他的眼神友善了不少。墨景黎这一身装扮,不像是来吊唁的,倒像是来耀武扬威踢场子的。

    墨景黎哑口无言。他确实不是真心想要来吊唁墨修尧的,墨修尧死了他做梦都想要笑出来,怎么还可能想要来吊唁他?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孩子揭露出来,却还是让他有些下不了台。

    半晌,墨景黎才轻哼了一声,看着叶璃道:“定王妃,朕千里迢迢远道而来,你就想将朕堵在这里不成?”叶璃神色淡然的瞥了他一眼道:“如果楚皇是真心前来吊唁定王的,本妃自然不敢阻拦。”

    墨景黎傲然的道:“朕自然是为此而来。”

    叶璃平静的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就请黎王到灵前上一炷香吧。”

    墨景黎也不反对,点头道:“正好,朕也想要见一见定王的遗体。毕竟…是从小打出来的交情。想必,定王妃不会反对吧?”

    叶璃沉默了片刻,才淡淡道:“楚皇请。”

    ------题外话------

    因为要重新签约滴关系,以后每篇新文都要签约一次,为了避免麻烦,先占个坑。推荐凤轻新文《盛世嫡谋:臣本红妆》

    http://www。/info/550884。html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9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99.各方来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99并对盛世嫡妃399.各方来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