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西陵镇南王

    414。西陵镇南王

    西陵皇城安城

    自从西陵再北方的皇城被迫让给了墨修尧之后,西陵皇就迁都到了如今的安城。也幸好安城有慕容家数百年的经营,虽然不及西陵皇城的气势磅礴却也是西陵数一数二的繁华城池。再经过西陵皇这两年的大力改建,倒也勉强不负皇城之命了。

    说来,也难怪全天下的各方势力都看墨修尧不顺眼了。北戎就不说了,北戎王庭除了北戎王住的一座不算大的石头城,别的权贵都还住在帐篷里。原本身为两大强国的西陵和大楚却先后弄丢了自己的皇城。大楚屈居南京,而西陵跑到了安城。而同时手握两座巨大皇城的定王人家却根本不在意要不要登基的事情,也就不怪别人羡慕嫉妒恨了。

    安城的镇南王府,雷腾风坐在首座上,望着下面空荡荡的大殿微微出神。曾经他无比的想要登上这个位置,他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一直以镇南王府为傲。在他的心目中,镇南王之位要比那虚伪的皇位崇高的多。毕竟他的父王比那个只会躲在皇宫里吃喝玩乐的皇帝强大太多了。所以,他曾经所有的梦想就是得到父王的认可,成为镇南王府的执掌着。但是当他真正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感觉到的却只有苍凉和幽冷。

    “世子,咱们下面该如何是好?”殿下,坐着三个武将和几个文官模样的男子,其中一人有些担忧的问道。

    其实这些人的担忧,又怎么比得上雷腾风心中的担忧。他们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西陵,所以飞鸿关的消息还没有来得及传回来。但是雷腾风心中明白,他的父王…已经不在了。

    失去了镇南王的镇南王府,雷腾风心中一颤,只觉得浑身发冷。

    良久,雷腾风睁开眼睛平静的望着在座的众人。雷腾风抬起手,手中出现了一块金色令牌,令牌上一个金色的四爪金龙盘踞在令牌上,中间刻着厚重的镇南二字。

    除了三个武将,众人不由大惊失色。这是镇南王府的最重要的令牌,代表着镇南王的身份和权利。见令牌如见镇南王,“臣等见过王爷!”

    一见此令牌,比较有见识的人顿时就变了颜色,知道只怕事情不太好了。原本征战在外的世子突然回来就已经不对劲了,现在更是带着王爷根本不会给任何人的代表着镇南王府的权利的令牌出现,怎么能不让人感到不安。

    “诸位起身吧。”雷腾风沉声道:“父王有命,从现在起镇南王府的一切都听凭本王调遣。”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有些犹豫。如果是镇南王,众人自然是一行跟着镇南王的。毕竟比起没什么本事的西陵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镇南王要强得多。但是如果换了镇南王世子的话却不一样了,不是说雷腾风不好,而是雷腾风太年轻了,跟雷振霆的名声比起来也差的太多了。

    “末将唯王爷之名是从。”三个将领齐声拜道。

    雷腾风这才明白父王特意挑选了这三个将领跟自己回来的用意。军中自然还有比他们更厉害更优秀的将领。但是那些人都是跟随父王身边多年的老将,军功彪炳的自己压不住。背后有势力的,唯恐会生异心。这三个人却都是父王从普通的将士中提拔出来的,而且都跟过雷腾风,与他的私交也不错,自然短时间内不用担心会生出二心。

    “吴大人,你怎么说?”雷腾风点点头,将目光扫向一边迟迟不肯表态的人。吴大人看了看雷腾风,恭敬的道:“不知…世子有什么打算?”

    雷腾风眼色一沉,盯着眼前的众人突然唇边勾起一丝淡薄的笑意,“本王…打算去试试看永安殿里那张椅子,你们觉得如何?”

    吴大人脸色微变,陪笑道:“世子,这…是不是有些超之过急了?”

    雷腾风正要说话,门外有侍卫禀道:“启禀世子,皇上召见。”

    雷腾风轻哼了一声道:“本王知道了。先下去吧。”

    雷腾风站起身来走下了座位,下面众人连忙劝道:“世子,皇上这个时候贸然召见只怕是没安好心,世子慎重。”雷腾风淡淡笑道:“本王突然回京,他不召见才奇怪呢。何况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

    漫不经心的走到吴大人跟前,雷腾风含笑道:“吴大人,你说是不是?”

    吴大人顿时脸色发白,冷汗悄悄的从发迹流了下来,“世…世子……”雷腾风轻哼一声,一道寒光闪过。众人只听见宝剑入鞘的声音,雷腾风已经往殿外走去。众人低头,就看到吴大人睁大了眼睛躺倒在地上,一丝血痕在脖子上慢慢的绽开。

    “臣等誓死效忠世子!”

    雷腾风回头,淡淡道:“众位大人不必紧张,大家都是父王的亲信和心腹。至于吴大人…父王早就说过了,他…并不是父王的人。东西都在这里,大家可以看看。”雷腾风取出一封折子放在桌上,也不再看众人的反应径自走了出去。

    雷腾风快步行走在皇宫之中,说是皇宫不如说是几座相连的豪宅改建的别苑。毕竟一座皇宫也不是短短时间内能够建的起来的。

    “镇南王世子,睿郡王雷腾风求见皇上。”走到一座华丽的宫殿门口,雷振霆朗声道。

    大殿里的丝竹声很快停住了,不一会儿便有侍从出来,小心翼翼的道:“睿郡王,皇上宣您进去。”雷腾风点点头,抬脚要进去,却被那太监挡住了。那太监陪着笑指了指跟在他身后的侍卫和几个将领模样的人,道:“郡王,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雷腾风挑眉道:“本王带三位将军回京述职,有什么不对的?”

    “这……”太监苦着脸左右为难,他自然知道将领回京述职是必然要面见皇上的,但是皇上也下了命令只许雷腾风一个人进去啊。

    雷腾风沉声道:“你不用担心,若是皇上怪罪下来,本王一力承担。”那太监将雷腾风如此强势,也不敢执意阻拦,毕竟镇南王府的人在皇宫里一贯都是不太客气的。别说是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就连皇上都早就习惯了。

    雷腾风走进大殿中,迎面而来的便是让人头晕目眩的酒气和脂粉香。即使外人可能还不知道内情,但是在父王战死的时候看到眼前这一幕,雷腾风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冷意。

    “臣雷腾风见过皇上。”雷腾风低头行礼。

    跟在他身后的三个将领也跟着行礼,“末将冯礼、张仪、上官清拜见皇上。”

    西陵皇醉眼朦胧的看着底下,笑容可掬的道:“是腾风啊,快,过来坐吧。”雷腾风起身,走到右前方最前面的位置坐了下来,道:“腾风多谢皇伯父。”

    西陵皇比起两年前在西陵皇城的时候又消瘦了一些,常年的酒色也腐蚀着他的身体,一双含笑的眼睛也显得浑浊无神。只是此时这双眼睛看向雷腾风的时候,却让人觉得充满了意味,“腾风啊,你不是跟着你父王在攻打墨家军么?怎么就回来了?”

    雷腾风道:“启禀皇伯父,父王接到消息,南楚背弃了与我国的结盟,已经改投定王府那边。定王府的慕容慎和南侯亲自统领三十万南楚军队越过云澜江进犯我西陵。父王特命腾风回来处理此事。”

    “哦?”西陵皇有些意外的看着雷腾风,“有这是?”

    “腾风所言千真万确,皇伯父若是不行,可以派人探查。只怕现在云澜江边已经打起了来。”西陵皇点点头道:“若是如此,腾风有何打算?”雷腾风抬头望着西陵皇道:“腾风打算拍上官清和冯礼率领五十万大军前去迎战慕容慎和南侯。”

    “五十万?”西陵皇看着雷腾风问道,“我们哪儿还有那么兵马?”雷振霆出征墨家军本身就带走了西陵大多数的精兵,何况原本就还有大量的兵马驻扎在云澜江。再从西陵带这么多兵马出去,也不怪西陵皇不放心了。

    &浪客中文nbsp;雷腾风垂眸,淡然道:“不然,皇伯父觉得应该怎么办?”

    西陵皇哑然,他被雷振霆压制了一辈子,军政民务一概没有沾手过。就算是天才这样下去也有才枯智竭的一天,更不用说他原本就不是什么天才。能够雷腾风明里暗里的斗了这么多年,都要仰赖他光明正大的皇帝身份和身在皇家天生的对勾心斗角的精通。但是用在行军打仗上这一套显然是行不通的。西陵皇一辈子都在想怎么拿回属于自己的皇帝之权,却从未想过,拿回了这份权利之后他要怎么做个好皇帝。

    雷腾风掩住眼中的不屑,冷声道:“慕容慎和南侯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父王现在不在…若是不派出大军阻截。只怕墨家军再一次兵临城下…就在眼前。”

    西陵皇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习惯性的伸手想要去拿桌上的酒杯,有些不耐烦的朝雷腾风挥了挥手道:“罢了,你去吧。就照你说的办。”雷腾风刚刚松了口气,突然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从外面匆匆进来,在西陵皇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西陵皇神色变了变,看向雷腾风的目光也变成了充满探索和试探。

    挥挥手让那太监退下,西陵皇皱眉思索了一下,问道:“腾风,说起来你还没有告诉过朕,我军与定王府的战事如何了呢?”

    雷腾风淡然道:“皇上说的是,腾风正打算跟皇上禀告。”

    西陵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朕也有些担心。你可不要…欺骗朕啊。”欺君…可是死罪。

    雷腾风眉宇间掠过一丝冷意,沉声道:“腾风不敢,启禀皇上,我军只怕是…抵不过墨家军…必败!”

    “什么?!”西陵皇有些震惊的道。他虽然无能,但是跟自己的江山却没有仇。原本他听到侍从来禀告雷振霆兵败的事情还有一丝的幸灾乐祸。但是此时听到雷腾风这一句沉重的必败,却还是不由得心惊起来。他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墨家军兵临皇城的感觉。更何况…上一次从北方搬到了安城,这一次若是墨修尧再一次兵临城下,他们还能往哪儿去?

    西陵皇平生第一次发现,西陵没有了雷振霆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腾风…你父王……”

    雷腾风也不隐瞒,沉声道:“不错,如果腾风所料不错,父王已经…殉国了。”闻言,西陵皇不由得怔住,他在雷振霆的威压之下战战兢兢的活了一辈子,虽然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弄死雷振霆。但是当他真的听到雷振霆的死讯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却不是高兴,而是无措。

    “现在…咱们该怎么办?”西陵皇道。

    雷腾风垂眸,淡然道:“这三位将军都是父王为西陵留下的人才,腾风打算派他们中的两人带兵迎击慕容慎和南侯。如果墨修尧亲自带领兵马攻打西陵的话,腾风愿与西陵共存亡。”

    现在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西陵皇也不啰嗦,点头道:“好,朕现在就册封你为新的镇南王,代替皇弟镇守大陵。另外,冯、张、上官三位将军,朕封他们为护国大将军,靖国大将军和安国大将军。”西陵皇一句话,原本只是三位副将的将军立刻一跃成为西陵的一品大将军。

    “多谢皇上。”雷腾风垂首道。

    “多谢皇上恩典。”

    等到雷腾风退出大殿,金碧辉煌的宫殿又重新恢复了宁静。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从后面走出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坐在龙椅里闭目养神的西陵皇,轻声道:“皇上,你怎么…不…”原本他们已经做好了布置,只要雷腾风一来就可以将他擒下。没有雷振霆在,雷腾风虽然厉害却到底还年轻。但是如果再给他几年功夫,让他羽翼丰满了那可就不一定了。

    但是却一直没有听到西陵皇的信号,埋伏在侧的死士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雷腾风走了出去。

    西陵皇摆摆手道:“雷振霆已经死了…若是再杀了雷腾风…大陵该怎么办?”这些年来,他仅剩的儿女也都死的死出嫁的出嫁,这偌大个皇宫里除了那些只会阿谀奉承的妃子以外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可谓是真正的孤家寡人。现在连他一辈子的敌人都死了,但是大陵还在…他总要为大陵留下点什么。

    “算了,去吧。传朕的命令,册封雷腾风为镇南王。前代镇南王雷振霆以身殉国,加谥”忠烈“。另外,朕…身体不适,就有镇南王先行监国吧。”

    那内侍愣了一愣,显然有些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变化就改变了想法。但是却不得不遵从西陵皇的命令,“奴才遵旨,奴才告退。”看来,西陵以后…还是镇南王府说了算了。

    雷腾风出了皇宫,虽然如愿得到了西陵大军的全部指挥权,却依然面沉如水。刚刚…他是真的对西陵皇动了杀心了。他也知道西陵皇在殿中布下了死士,只是他却没有想到一向昏庸无能的西陵皇居然会在那个时候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片刻间的犹豫,便已经失去了之前的杀机。雷腾风不由的苦笑,跟父王相比他果然还是差得远。

    “雷腾风……”

    “什么人?”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入他耳中,雷腾风脸色一变,猛然朝声音的来处望去。只见就在几步之外,一个穿着蓝色布衣的中年男子挺身而来,神色淡漠的望着他。

    “凌铁寒!”雷腾风咬牙道。他刚刚听到的声音明明在很远的地方,但是凌铁寒却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过极短的一段日子不见,凌铁寒的武功修为又更上一层楼了。

    凌铁寒点点头,一抬手一个东西朝着雷腾风砸了过去。雷腾风反射性的想要撒开,却在侧身的瞬间突然想到什么,伸手抓住了凌铁寒扔过来的东西。那是一个很普通的白瓷做成的坛子,虽然被一层布包着,但是一入手雷腾风就感觉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同时也猜测打了凌铁寒为什么将这个东西扔给他。

    “这…这是…。”雷腾风紧紧的抓住手中的东西,盯着凌铁寒道。

    凌铁寒漠然道:“这是雷振霆的骨灰。”

    “你烧了我父王!”雷腾风只觉得一股怒气直逼脑海,恨恨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凌铁寒无所谓扫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道:“你应该庆幸,墨修尧还肯让我烧了雷振霆带回来。”

    雷腾风默然无语。他当然知道很多人是怎么对待被杀的敌方将领的,特别是当这个人的身份地位还很不一般的时候。但是至少…保住了身为镇南王最后1尊严。

    “镇南王府会记得这件事的。”雷腾风认真的道。

    凌铁寒唇边勾起一丝嘲弄的笑意,再也不看雷腾风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镇南王府门外的大街上,雷腾风捧着手中的骨灰探子默然出神,“父王…孩儿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1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14.西陵镇南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14并对盛世嫡妃414.西陵镇南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