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疯狂的计划

    420。疯狂的计划

    被墨景瑜带回了驿馆的墨随云自然不知道几个小屁孩儿对他的评价,他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作为一个目前来说比傀儡好不到哪儿去的刚登基的小皇帝,回去之后自然免不了被墨景瑜劝告外加训斥了一顿。因此,墨随云也明白了,在自己没有能够掌握实权之前,是没有资格去抄心墨小宝的。就算他看玩得没心没肺的定王府小世子和那几个狐朋狗友再不顺眼,再不以为然,除非他能够掌握大楚的实权,否则他都是没有那个资格和定王府的小世子一较高下的。所以,很快墨随云便将今天的事情放下了,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应付墨景瑜和大楚的臣子上去了。

    此时的小皇帝墨随云却没有想过,被自己看不上眼的没心没肺的墨小宝三两句就忽悠出门的自己,是不是比某人更加的没心没肺,以至于后来在某人手里吃了无数的亏。

    酒楼里,墨小宝几个送走了墨随云这个外人和凤之遥这个疑是定王奸细的大人,关起门来又开始议论纷纷。墨小宝托着下巴望着秦烈问道:“父王貌似很看好这个墨随云,秦烈,你说最后墨随云会赢还是会跟墨夙云一样倒霉?”

    秦烈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道:“不太好说。墨随云肯定比墨随云有胆量有心计。就是不知道墨景瑜有没有野心了。”

    冷君涵趴在软榻上,懒洋洋的道:“大楚不是还有一个老妖婆么?她肯定要帮自己的孙子啦。除了墨随云,大楚应该也没有几个皇子了吧?不能随便换来换去了。”

    “大楚的太皇太后年纪也很大了。”徐知睿冷着小脸一本正经的道。

    墨小宝眨了眨眼睛,幽幽道:“这么说…墨随云的赢面儿还是很大的?”

    “只要他不是傻子。不过…他好像真的有点傻乎乎的。”冷君涵有些担忧的道,在他看来能被墨小宝耍的人都是傻乎乎的,墨小宝这种人根本就连一个表情都不能相信嘛。

    墨小宝眼珠子转了转,道:“那我们提醒他一下好了,我们是好朋友嘛。”

    “随便。”冷君涵和徐知睿不以为意,冷君涵继续揉肚子,徐知睿端坐在一边捧着书看的津津有味。秦烈幽幽的扫了三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孩子一眼。刚刚认识这几个家伙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果然是好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很怀疑自己将来还会不会是好人。

    另一边的厢房里,叶璃和墨修尧悠然的坐着听着隔壁的几个孩子有模有样的讨论着大计。凤之遥和冷皓宇等人坐在一边要笑不笑的望着墨修尧。等到他们讨论完了,外面传来几个孩子离去的脚步声,凤之遥才忍不住笑出声来,有些痛苦的摇头道:“这个天下事做了什么孽了,才生出这么几个妖孽来?”

    这才几岁的孩子啊,就在琢磨怎么算计别国的小皇帝了。就是他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打架逃学玩儿呢。等到再过几年,可怎么得了?

    冷皓宇有些无奈的叹息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家君涵都被教坏了。”想当年他的宝贝儿子可是个软软嫩嫩的可爱小包子啊,当然现在他儿子也很可爱,只不过…性格稍显扭曲。这绝对是是近墨者黑,冷皓宇有些愧疚,都是他没空照顾儿子才让他和定王府的墨小宝走得太近了啊。当真是近“墨”者黑!

    “说的好像你儿子多无辜似的。”墨修尧懒懒的瞥了冷皓宇一眼。墨小宝是看上去蔫儿坏,冷家那小子倒是披着一层傻乎乎的外衣,阴死人不偿命。

    凤之遥有些好奇的道:“看墨小宝的意思,是想帮着大楚那个小皇帝。这没问题么?”要知道,那个小皇帝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小小年纪就知道挑拨离间了,而且还正中红心。虽然稍显稚嫩了一些没有骗过墨小宝,但是要知道,那小皇帝刚登基还不到两个月,在此之前都是放养着没人管教的。从这方面看来,只要稍有人点播,那小皇帝将来的成就也不可限量了。

    墨修尧无所谓的道:“能有什么问题,就算有问题也是他的问题。难道本王能替他将所有有威胁的人都给杀干净了?”他可不是惯孩子的爹。

    你可真能放心。凤之遥和冷皓宇对视一眼,不赞同的看向叶璃。叶璃浅浅一笑道:“那小皇帝小想要掌控住大楚的实权,就算资质再得天独厚,没有十年时间只怕也是不行的。现在用不着担心。”

    比起花十年时间来让墨景瑜或者任何一个成年人掌控大权,还不如给那小皇帝十年时间来争权。十年后,无论是墨小宝还是整个定王府都应该已经从这两年的战争之后恢复了元气。而那个时候,墨随云却未必就真正能够百分百的掌握大楚的实权。说白了,墨小宝并没有帮着墨随云的意思,只是不想让墨随云这么快完蛋了而已。不得不说,从某方面来说,墨小宝已经初具他父亲的雏形了。

    “现在的孩子…真是了不得。”凤之遥叹息道。还是定王府的孩子格外的变态?

    “王爷,王妃。”瑶姬在门口求见。

    自从回到了璃城,瑶姬重新回到了自己经营了几年的酒楼,安然度日。不过也偶尔收集一些消息给定王府,总的来说还是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瑜王似乎暗地里派人跟长兴王接触过。”瑶姬低声禀告道。

    墨修尧摆摆手道:“意料之中,长兴王什么态度?”

    瑶姬道:“长兴王并没有间瑜王派去的人,应该是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的牵扯。”墨修尧点点头道:“那姐弟俩也不是笨蛋,只要他们没有异动,就不用管他们了。”

    冷皓宇沉吟了一下道:“我记得…长兴王和珍宁公主还有一个弟弟在南京,到时候会不会又什么麻烦?”大楚如今即使偏安江南,只怕也绝对不会就这么安安分分的下去。说不定就会拿那个小皇子搞出什么事情来,还是不得不防。

    墨修尧淡然道:“他们安分的过日子,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了他们。若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也别怪本王不留情面。盯着一些吧。”

    瑶姬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道:“好像有人看到墨景黎出现在了西北。”

    “墨景黎?”众人皆是一愣,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倒是有些意外。自从溧阳被破之后,墨景黎就失去了踪迹。不是没想过斩草除根,但是刚开始是飞鸿关告急,根本抽不出空闲来。之后等到展示平定了墨景黎早就不见了踪迹。这世上,人海茫茫如果真的想要躲藏起来,要找到一个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何况墨景黎被废了帝位,手上既没有兵马又没有什么势力,自身武功也没高到哪儿去,倒也没有太多的人在意他的去向了。

    “确定?”墨修尧凝眉问道。

    瑶姬摇了摇头道:“暂时还不能确定。”

    墨修尧想了想,道:“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墨景瑜。”如今掌握大楚大权的墨景瑜想必比他们更不想见到墨景黎再出现吧?

    “属下遵命。”瑶姬点头应道。

    璃城外某处隐秘的小村落里,一个穿着粗布衣衫满脸胡须几乎看不清容貌的男子神色扭曲的坐在简陋的房间里出神。

    “皇上。”一个同样穿着平凡的男子走了进来,低头拜道。

    男子扭头看着他,冷声道:“璃城里有什么消息?”

    男子沉声道:“瑜王已经带着新登基的小皇帝墨随云到了璃城了。同时到达的还有西陵新任的镇南王雷腾风。今天…定王府的小世子暗中带着墨随云偷跑出去,墨景瑜险些将这个璃城给掀翻了。最后在一家酒楼找到了小皇帝。”

    布衣男子,墨景黎眼中闪现出一丝戾色,冷笑道:“墨景瑜倒是看重这个墨随云!朕没想到…最后在背地里捅了朕一刀的居然会是他!”其实在背地里捅了墨景黎一刀的又何止是墨景瑜,还有太皇太后,朝中的大臣权贵,甚至整个大楚宗室们。由此可见,墨景黎有多么的不得人心。

    男子犹豫了一下,小心的问道:“皇上,咱们要不要……”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不,你去传信给墨景瑜,就说朕要见他。”

    “这…皇上,这会不会……”他们现在可算得上是逃亡在外,无论是被定王府还是大楚朝廷抓到,都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皇上这时候还想要主动送上门去,怎么能不让人担忧。

    墨景黎沉声道:“朕只有分寸,你去办吧。”

    犹豫了一下,男子还是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墨景黎垂眸盯着跟前显得有些简陋污秽的桌面神色变幻不定。如果两个月前有人跟他说他会有一天穿着简陋肮脏的粗布破衣,住在这样连遮风挡雨都有些勉强的破屋子里,他一定会将那人碎尸万段。但是这一个多月来,墨景黎可说是吃尽了苦头。为了躲避定王府和大楚朝廷的搜捕,他不仅扮成普通百姓,吃着粗食糙粮,甚至连乞丐流浪汉都扳过。吃尽了苦头不知走了多少险路才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潜到了璃城附近。目的自然不会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虽然现在已经如此落魄,但是墨景黎到底是当了几十年的王爷又当过皇帝的人,手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暗牌的。也正是因此,他才有勇气敢潜入西北,摸到了墨家军的大本营璃城来。但是他并没有急着进城,现在璃城必定是守卫森严,虽然真正能认出他的人并不多,但是墨家军的暗卫的厉害墨景黎早已经领教过了,所以他并不想太过心急的去冒险。

    至于墨景瑜…墨景黎面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他敢光明正大的去见墨景瑜,自然有足以自保的筹码。

    璃城某处不起眼的小茶楼里,墨景瑜一推开厢房的门便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布衣男子,挑了挑眉道:“你胆子倒是不小。”确实是不小,换一个人只怕绝不敢忘墨家军的大本营里钻。

    墨景黎轻哼一声,上下打量了墨景瑜片刻嘲讽的道:“你现在倒是大权在握了。朕当真没想到,最后…占便宜的竟然是你。”

    墨景瑜也不在意,拱手笑道:“客气了,适逢其会罢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墨景瑜并没有太将墨景黎放在眼里。从前他是位高权重的黎王,楚皇,而现在,他才是大楚的辅政王爷,而墨景黎只不过是一个狼狈的东躲西藏的丧家之犬罢了。想到这里,墨景黎的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墨景黎道:“自然是有事。我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墨景瑜挑眉道。

    墨景黎看着他问道:“那么…你想不想要大楚的玉玺?”

    “果然是你带走了玉玺!”墨景瑜脸色一沉,冷声道。自从墨景黎失踪之后,无论是在南京城里还是溧阳都没有找到大楚的玉玺。玉玺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虽然说也不是不可以另外再做一个,但是玉玺流落在外,对于大楚皇室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柄。若是将来谁再拿着玉玺出来闹事,更是麻烦。所以大楚皇室暗中派人搜寻墨景黎,一是为了斩草除根,另一个就是为了找到玉玺的下落。

    墨景黎笑道:“你可以不帮我,朕也可以将玉玺交给别人…当然,还有瑜王的一些笑眯眯一起。”这个别人,自然就是墨景瑜的政敌。比如说自从新皇登基之后就渐渐的起来想要跟他争锋的几个兄弟,或者是太皇太后。现在墨景祈死了,墨景黎又流落在外。太皇太后年老小皇帝年幼,有些别的心思的人也就渐渐地多了起来。若是玉玺落在了别人的手里,对墨景瑜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想要我做什么?”墨景瑜沉声问道。

    墨景黎冷然道:“我要你帮我…除掉墨随云和墨御宸。”

    “你疯了!”墨景瑜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你真的不考虑么?”墨景黎的声音从身后悠悠的传来。墨景瑜转身,冷笑道:“考虑?你以为我傻了么?在璃城里杀墨御宸?别说是杀了墨御宸,只怕是动他一根汗毛我也会死无全尸。”玉玺是很吸引人,但是就把皇位给他,也得有命去享用才行啊。

    “你觉得我做不到?”墨景黎并不紧张。比起墨景瑜他确实不必太过紧张,能失去的他都已经失去了,唯一还剩下的大概就是只有自己这条命了。但是他墨景黎不能永远这么躲躲藏藏的苟且偷生,与其如此,还不如拼死一搏来得痛快!但是墨景瑜不一样,他隐忍了半辈子,如今终于重权在握,自然是步步小心,生怕行差踏错。

    墨景瑜冷冷一笑,根本就不屑回答这个问题。早在墨修尧和大楚划清界限之后,他就从来没有以为墨景黎或者是墨景祈斗得过他。曾经身为一国之君的墨景黎都不行,何况如今这个东躲西藏的墨景黎。

    对他的轻蔑墨景黎也不在意,笑道:“既然如此,朕可以先给你看看我的诚意。墨啸云怎么样?”

    “什么意思?”墨景瑜警惕的道。

    墨景黎道:“墨啸云和珍宁在璃城过的倒是十分逍遥。也是,他们是墨景祈的皇子皇女,却投靠了定王府。定王府就算是为了天下人的看法,也必然会好好保护他们的。你说,如果墨啸云和珍宁在定王府的保护下突然死了,会怎么样?”更有趣的是,还是死在了定王府小世子和小公主的周岁宴前夕,墨修尧的脸色一定会变得很好看!

    “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再加上一个南诏女王如何?”墨景黎继续道,眼睛里闪动着一样的神采。墨景瑜不动声色的看着他道:“你想破坏定王府的宴会,这有什么意义?”定王府的宴会之前死了在定王府保护下的长兴王和珍宁公主,自然是狠狠地打了定王府的脸面。而南诏女王若是在璃城出了什么事,定王府只怕更要给南诏一个说法。

    “意义?朕想要看看墨修尧变脸可不可以?”墨景黎愉悦的笑道。

    “你真是疯了。”墨景瑜沉声道。

    墨景黎脸色一边,怒道:“没错!朕是疯了!这都是被墨修尧逼的!被你们逼的!你们这些…你们这些叛徒!乱臣贼子!”

    墨景瑜冷笑一声,看着墨景黎疯狂扭曲的神色,漠然道:“说得好像你就是忠君爱国似的?你以为满朝文武为什么会异口同声的同意废了你?墨景黎,就算你现在回到江南,也只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以南疆秘药害死两任先皇,如此丧心病狂谁敢认你为主?”

    “太后!”墨景黎咬牙道,知道这些事情真相的只有太后。

    墨景瑜笑道:“可不是么?;连你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背弃你,可见你有多么的失败。你还有什么资格叫嚷别人是乱臣贼子?这算是什么背叛?我们这最多算是驱除逆贼,匡扶正统罢了。”

    出乎意料的,墨景黎并没有暴怒。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道:“朕不想跟你说这些废话,到底要不要帮忙?”

    墨景瑜摇头,“恕我无能为力,告辞。”

    “三年前…收北戎那三十万两银票是怎么花出去的?”身后,墨景黎的声音阴森森的传来。

    “你!”墨景瑜猛然转身,脸色铁青的瞪着墨景黎,“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没关系…别人知道就心里。比如说王叔或者是…其他几个王兄?你说呢?”墨景黎冷然笑道。墨景瑜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重新走回来坐了下来,盯着墨景黎打量了半晌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墨景黎笑道:“你可以试试看,等你回到南京的时候,是不是跟我一样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你说,弑君夺位和卖国比起来,哪一个更让人恨?”

    墨景瑜脸色阴沉如墨。半晌才道:“你什么时候……”

    墨景黎轻哼一声道:“自然是迁都江南以后才知道的。否则,你以为朕能容你?当时朕也不想容你,不过…当时朝堂上已经乱成一团了,你还算听话朕就先留着你了。现在看来…朕还是留对了的。”如果这一次换一个没有把柄被他抓住的人来,只怕转头就把他卖给墨修尧了。

    墨景黎看着他,笑容阴鸷,“你可以去向墨修尧告密,大不了咱们一起死。反正,朕也没什么好牵挂了。”

    “我需要考虑。”墨景瑜闭了闭眼,沉声道。显然心中正在激烈的挣扎着,墨景黎耸耸肩做了个随意的手势。墨景瑜道:“本王若是帮你,本王自己要怎么脱身?如果都是一个死,比起死在墨修尧手里,本王宁愿回江南去。”墨修尧折磨人的手段他也略有耳闻,但凡稍有选择的人也绝对不会愿意落在墨修尧手里。

    墨景黎眼中闪过一丝冷笑,淡淡道:“你放心,本王不需要你做太多的事情。只要你自己处理的好,不会有人发现的。到时候你自然可以安安稳稳的带着玉玺回到江南去做你的瑜王。”

    墨景瑜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道:“好,本王答应你。”

    墨景黎满意的点点头道:“那就好,等到朕准备妥当了,自然会通知你的。你先回去吧。”墨景瑜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走到门边又停了下来,盯着墨景黎道:“你最好小心的一点。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大家一起死!”

    看着墨景瑜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墨景黎脸上的笑容更甚也更加扭曲狰狞起来。

    “呵呵…当然是要一起死!不然本王找你干什么?可惜你不知道,墨修尧最擅长的不是折磨人,而是…迁怒。”无论是不是跟墨景瑜有关,无论有没有证据,只要墨御宸出了事,墨修尧势必会迁怒所有的人。包括…远在江南的大楚皇室。既然你们背叛了朕…那就一起死吧!只是可惜…如果能拉着墨修尧和叶璃一起死,就更加美妙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2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20.疯狂的计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20并对盛世嫡妃420.疯狂的计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