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西陵示弱

    章节名:425.西陵示弱

    425。西陵示弱

    这一日,璃城里格外的热闹。上一次如此热闹的时候还是一年前清云先生的寿宴的时候,但是那时候前来参加寿宴的来客大都是打着一些打探和别有用心来的。而这一次,却都是换了一种心情。一种又是敬畏又是叹服的纠结心情,还是那似有似无的示好之意。

    过去的一年,无论是定王府还是整个天下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如今的天下已经无人能够跟定王相抗衡了,至少,最近的十年里不会有。而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心,当定王府恢复元气之后,会不会再次挥兵征战四方,而到时候又有谁能抵挡定王府的铁骑。如果不是三国联军刚刚打败,如果不是如今的姓氏和势力实在是相差太大,只怕又是一次新的诸国联军围攻。但是现在,既然没有实力硬碰硬,就只能示弱。

    这一次的宴会,就在定王府里举行。因为只是两个孩子的周岁宴,定王府并没有大肆宴请宾客,来客也不过是诸国的使臣和定王府的文武官员罢了。其余的诸国名流巨贾之类的一概没有邀请,自然客人也就不多。但是璃城的百姓却依然热闹沸腾的仿佛过节一般。

    定王府内院里,两个宝宝一大早醒来就穿上了崭新的精致衣衫,被叶璃抱着和早已经到来的华天香等人一起玩乐。两位徐夫人包括秦筝都出去忙碌宴会的事情了,所以几个孩子就只能交给尚且待字闺中的几个姑娘看管着了。

    “娘亲…娘娘……”心儿穿着一身粉红色绣芙蓉的小衣裳,脖子上戴着一个精致的璎珞长命锁,双手和双脚上都带着个银圈儿,坐在墨无忧怀里精致漂亮的仿佛画里观音娘娘身边的玉女一般。

    无忧笑眯眯的摸摸心儿的小脸蛋道:“小心儿,娘亲忙着呢,一会儿就来看你。”一大早醒来就没有看到娘亲,心儿不乐意了,“娘亲,娘亲……”

    旁边的麟儿听到姐姐叫娘亲,也跟着起哄起来。而且麟儿明显比姐姐更有行动力,从软软的地摊上爬起来摇摇摆摆的就要往外面走去。华天香连忙将他抱了回来,“麟儿乖哦,娘亲一会儿就来看你们。乖宝贝儿,先跟姐姐玩儿。”

    听到姐姐两个字,麟儿立刻偏着头去看心儿,等到华天香将他们放到了一起,姐弟俩有歪腻到一起忘了要找娘亲的事情了。看着姐弟俩坐在宽大的软榻上咿咿呀呀的说着大人听不懂的话,众人都不由得莞尔一笑。

    “心儿,哥哥来看你了!”门外,墨小宝带着徐知睿和冷君涵秦烈兴冲冲的冲了进来,伸开手就要来抱心儿。心儿明显也很喜欢墨小宝这个哥哥,立刻伸出小手要抱抱。

    墨小宝喜滋滋的将妹妹抱在怀里,炫耀一般的看向几个小朋友。对旁边的弟弟却是百般嫌弃,彻底贯彻了定王府女孩儿是宝男孩儿是草的光荣传统。才刚刚一周岁的墨御风小朋友同样不待见自己的哥哥。看到墨小宝抱走了天天跟自己一起的姐姐,顿时大怒,“小宝坏!姐姐…姐姐!”

    被弟弟叫了小名儿,墨小宝俊俏的小脸顿时黑了。倒是他怀里的心儿回头看了看弟弟,在看看抱着自己的哥哥为难了一下,还是朝着软榻上的弟弟生出了小手,“弟弟,弟弟……”

    无奈,墨小宝只得将妹妹放回了软榻上。于是两个小娃娃又抱到了一起,墨御风更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墨小宝,仿佛眼前的是想要拆散自己姐弟俩的大坏蛋。

    看着墨小宝被气的脸都歪了的模样,众人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小世子怎么过来了?”墨无忧掩唇笑问道。墨小宝从小就跟墨无忧关系不错,听到她问话,便笑道:“外面忙得很,娘亲嫌我们碍事,就让我来看看弟弟妹妹。”

    墨无忧点点头,今天确实是很忙。何况南诏公主失踪了现在都还没有找回来,定王府里人来人往的只怕也不是决定安全。相较之下,重兵防守,闲杂人等一概不许进入的内院倒是安全许多。墨无忧笑道:“那很好啊,小世子就跟我和天香云歌一起照顾麟儿和心儿吧。”

    墨小宝幽怨的望了一眼软榻上抱在一起相亲相爱的弟妹,他真的不是要拆散鸳鸯的恶婆婆好吗?

    无论定王府的前院如何热闹沸腾,人来人往,内院的书房里却一如往常的宁静。身为主人的墨修尧和叶璃并没有出去接待客人,而是悠闲地坐在书房里看书。以定王府如今的实力和身份,能够让他们亲自迎接的客人本就是寥寥无几,而真正身份贵重的客人一般也不会提前到来。

    墨修尧悠闲的翻着一般野史,半躺在软榻上,头枕着叶璃的腿上,一头如雪的发丝整个随意的披散在叶璃的膝上,有几丝垂落在地上。

    “启禀王爷王妃,南诏女王进城了。”门口,卓靖沉着的禀告道。

    墨修尧翻了一页书,淡淡的应道:“知道了,派人盯着。适时救下南诏女王,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尽量保证南诏女王的安全。”

    “属下遵命。”

    叶璃微微蹙眉道:“小王子呢?”

    秦风沉默了一下,沉声道:“好没有看到小王子,不过。璃城所有有可能藏人的地方我们都已经布下了眼线,所以…属下怀疑墨景黎可能将小世子藏在了一些我们不会怀疑的地方。”

    叶璃默然,她当然明白秦风指的是什么人。低头看了看墨修尧,墨修尧半闭着眼睛,悠然的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定要救出南诏的小王子。南诏现在对我们…很重要。”重要的不是安溪公主和小王子,而是他们的身份。最近几年,定王府已经没有再出兵的打算,但是即使如此,西陵和大楚也必须要有人牵制。而地处南方,民风彪悍的南疆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至少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南诏都会是定王府的盟友。

    “属下明白,属下告退。”有了墨修尧的表态,秦风自然就没有什么顾忌了,转身出门办事去了。

    房间里,叶璃淡淡道:“墨景黎手底下掌握的人绝对不止墨景瑜一个。”墨景瑜刚刚来到璃城不久,而且在璃城毫无根基,墨景黎进出璃城毫无踪迹,这绝不是墨景瑜能够办得到的。必定有极为熟悉璃城的环境和各种事情的人暗中相助。

    墨修尧淡淡笑道:“这是自然。这世上…无论什么时候都少不了那些心怀叵测,随时等着倒戈相向的人。若不是为了抓出这些讨厌的虫子,本王怎么会留下墨景黎那么久?”

    “墨景黎会不会看出来你放水了?”叶璃有些担忧的问道,若是那样安溪公主和那孩子就危险了。墨修尧笑道:“墨景黎若是还想再今天办点什么事儿的话,无论看没看出来他都会来的。何况…我猜他现在只怕早就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心智了。就算本王在他眼皮子底下放水,他也是看不出来的。”

    “你倒是了解他。”叶璃蹙眉道。其实在叶璃看来,墨景黎对墨修尧的仇恨来得有些莫名其妙。战场上,胜败是兵家常事,输了赢了都要自己承担。墨景黎为了这个恨墨修尧恨到失去理智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何况,墨景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不是更应该很大楚皇太后和宗室们对他的背叛,西陵对他的利用么?定王府怎么算也排不上号才对。

    墨修尧淡淡一笑,他当然不会告诉阿璃他到底对墨景黎做了什么。

    “臣下陈秀夫求见王爷王妃。”门外,响起一个声音。墨修尧坐起身来,冷声道:“进来。”书房的门被推开,陈秀夫走了进来,恭敬的见礼,“见过王爷王妃。”

    叶璃含笑道:“秀亭先生不用多礼,刚刚到璃城就诸多琐事缠身,辛苦先生了。”

    陈秀夫拱手笑道:“王妃言重了,分内之事,不敢言苦。”这几日陈秀夫过得确实不怎么轻松,甚至让陈秀夫有些后悔自己怎么被徐清柏忽悠了几句就跟着他一起回来了。一到璃城,定王立刻就宣布,任命他为左相。顿时让原本还对他客客气气的大楚原本的名门世家们变了脸色。也是,定王府武将的权利都握在对定王死忠的墨家军将领手中,而代表文官最高的两个位置一个是徐家大公子坐着,一个却便宜了他这个西陵来得外人。怎么能不让这些日子暗地里勾心斗角的算计着的众人愤怒?只是这些日子被定王给整治了一番,这些人自然不敢在议论定王任人唯亲,于是所有的不满都朝着他这个左相压过来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陈秀夫虽然能力手段不俗,但是到底是一个刚刚到璃城的外人,这几日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陈秀夫有时候甚至不得不怀疑,定王封他为左相就是为了压制这些大楚的老牌名门世家,同时也杜绝了身为左相的他跟这些人勾结到一起去的。但是无论定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陈秀夫知道自己都是会接受左相这个职位的。不是为了权势,也不是迫于定王的压力,而是因为只有站得更高,他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左相有何事?”和叶璃不同,除了如徐清尘这样亲近的人或者是定王府的心腹旧臣,墨修尧叫人一向是直呼其名或者只叫职位的。这样让人很明显的感觉到亲疏有别,一开始可能会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是却也会让人更加谨慎形式。因为这表示着王爷还没有将你当成真正的心腹,有志向的人自然要更加拼命上进,想要混日子的也会收敛一些。更重要的是,这也同时昭示着定王高高在上的地位和威势,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臣服之意。

    陈秀夫点头道:“启禀王爷,西陵镇南王求见。”

    墨修尧挑眉,“雷腾风,他现在来有什么事?”话刚说完,墨修尧心中一动道:“慕容慎和南候……”陈秀夫笑道:“不错,恭喜王爷,刚刚收到消息,慕容将军和南候一路势如破竹,如今已经逼近与西陵接壤的边城,西陵大军也已经全数撤回。”

    听到这个消息,不止是墨修尧,叶璃的心情也变的更好了。含笑道:“果然是个好消息。”若是别的官员,这个时候难免要拍几句马屁说说小世子和小公主周岁宴上传来这样的喜讯,小世子和小公主洪福齐天云云。但是陈陈秀夫不会,一来是他的性格不允许,二来陈秀夫原本就是西陵人,这些奉承的话由他来说未免显得有些冷酷无情。所以陈秀夫只是沉默的等候着墨修尧和叶璃的决定。

    墨修尧站起身来,笑道:“也罢,请镇南王进来吧。说起来…阿璃,大楚那边传个讯过去,让他们派人来谈谈那三十万兵马的问题。”虽然赶走西陵兵马的是大楚的兵马但是墨修尧却没打算把云澜江以北的土地让给大楚。要没有慕容慎和南候,区区三十万人也不过是给西陵送菜罢了。自己既然出了力,自然不能没有好处了。虽然大楚现在有墨景瑜在这里,但是在墨修尧眼里墨景瑜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自然是需要大楚另外派人来谈判了。

    叶璃点头道:“我知道了。”

    “定王,王妃,秀亭先生。”雷腾风踏进书房外的花厅,平静的朝两人点了点头。神色平静的丝毫看不出他刚刚得到西陵再一次战败的消息。

    叶璃微笑点头道:“镇南王不必多礼,请坐。”

    雷腾风写过坐下,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坐在左首边的陈秀夫。这个人本来是西陵数一数二的大儒,能力才智和想法都是上上等的。可惜在西陵几十年也没有得到重要,却没想到西陵皇城沦陷不到几年,就已经高举定王府左相之位。该说墨修尧确实是任人唯贤,还是其他人有眼无珠?

    “镇南王可是有什么要事?”墨修尧靠着椅子,悠然的问道。

    雷腾风心中有些无奈的苦笑,跟墨修尧比起来他的气势本身就要若一些,更何况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主动上门来更是低人一头。但是想到战场上刚刚传回来的消息,雷腾风也知道自己必须拉下这个面子了。现在西陵边境上只有大楚的三十多万兵马和慕容慎南候两人不错,但是要知道,现在中原的战事已经全部平定,如果墨修尧愿意的话,随时可以排除墨家军的铁骑和将领赶到南方增援慕容慎二人。到时候就当真是西陵的灾难了。

    拱了拱手,雷腾风沉声道:“实不相瞒,本王今日前来叨扰王爷和王妃乃是为了贵我两军休战之事。王爷和王妃想必已经收到了前方的战报,西陵大军已经撤回了战前西陵和大楚的边境线。”

    墨修尧点点头,皱眉道:“两军休战自然是好事。这几年连年征战各地百姓同样是苦不堪言,镇南王有平息战事之心,本王甚喜。不过,与西陵交战的乃是大楚的兵马,只怕这件事…还要跟大楚瑜王会晤才能够定下来。”

    雷腾风挑了挑眉,看着墨修尧正色道:“定王何必如此?你我都明白…虽然交战的是南楚的兵马,但是是战还是和,还不都是定王说了算?何况…瑜王只怕也没有机会跟你我谈这件事情了。如今西陵国事繁忙,本王也等不到南楚在派出使者的时候,还请定王殿下海涵。”

    墨修尧饶有兴趣的打量了雷腾风半晌,方才笑道:“看来,镇南王的消息还真是灵通的很。”

    雷腾风淡然一笑道:“定王也知道西陵皇室和苍茫山的关系,自然有一些特别的消息渠道。”

    墨修尧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道:“既然镇南王有这个诚心,本王自然也不想多生事端。不过…还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提前说清楚。”雷腾风微微皱眉,“我军全部撤离大楚境内,另外,本王手中关于大楚和墨景黎的情报也可以交给定王。不知定王殿下还有身边要求?”

    墨修尧扬眉笑道:“这个么…自然是赔偿了。南方富庶,这些年西陵也没有少从中原拿好处,难道镇南王都没有想过要赔偿中原百姓一些什么?”雷腾风沉默的看着墨修尧悠然的小脸。其实说西陵对中原百姓怎么样了还真是冤枉了雷震霆和雷腾风了。西陵和北戎毕竟不同,虽然与大楚分属两国却是同出一脉的。而且雷震霆一直将站到的地方都当成自己的属地在智力,雷震霆的能力也不是墨景祁墨景黎之流能够相比的,所以总的来说其实这些百姓过得都还不算差。

    但是身为战败的一方,而且还是率先侵略的一方,受害者兼胜利者要求补偿雷腾风也没有什么立场可以拒绝了。深吸了一口气,雷腾风垂眸道:“西陵可以赔偿定王府三千万两白银。”

    墨修尧摇头,“八千万两。西陵的银矿多在南方,这点银两西陵不至于赔不起吧?”

    雷腾风脸色变了变,摇头道:“最多四千万两。”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道理墨修尧当然是懂得,偏着头看了叶璃一笑,笑了笑对雷腾风抬起手道:“七千万。”

    “不行,四千五百万两。定王,西陵承受不起更高的代价,若是实在不行…本王也无可奈何。”言下之意,定王要价太高如果西陵承受不起的话,那还不如拼死一战。墨修尧有些遗憾的看了看叶璃和陈秀夫,笑道:“那好吧,凑个整数,五千万两。”

    雷腾风脸色铁青,沉声道:“可以,分三年支付。”

    墨修尧其实也不缺钱,三年时间也不算长,自然也不着急了。满意的点点头道:“没问题,那么本王多谢镇南王体恤了。本王会立刻下令慕容慎和南侯撤兵。希望西陵也能遵守约定?”

    “这个自然。”雷腾风沉声道。

    雷腾风答应的爽快,墨修尧心情也好,满意的点头道:“好极了,既然如此,剩下的旁枝末节就让下面的人去谈吧。这事就交给…交给左相负责好了。”

    陈秀夫一愣,连忙起身道:“微臣遵命。”陈秀夫明白,这是对自己的信任,同样也是对自己的考验。和西陵谈判的事情,交给自己这个本来就是西陵人的人来负责。即使定王对璃城的大小官员表示对自己的信任和委以重任。

    雷腾风怔了一下,看了陈秀夫一眼点头道:“如此,就有劳陈相了。今日定王府事务繁忙,本王就先行告辞了。”

    陈秀夫淡然道:“镇南王言重了。”

    墨修尧点头道:“那本王就不陪镇南王了,左相,西陵的事情全权交给你处置。”

    “是,镇南王,请。”雷腾风与陈秀夫一前一后告辞退出了花厅。

    叶璃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淡淡道:“雷腾风…比起雷震霆来还是嫩了一些。”墨修尧笑道:“已经不错了,总不可能雷震霆一死了他就边城第二个雷震霆。而且…他也变不成雷震霆。不过,能忍…就很不错了。”雷震霆是从西陵先皇的诸多皇子中厮杀出来的,虽然没有坐上皇位,却在西陵先皇驾崩之后独揽大权,这份能力可不是雷腾风这种从小被雷震霆宠着护着的天之骄子能够有的。雷腾风能够在关键时候稳住阵脚,该忍的时候能忍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假以时日,应该会成为一个不错的守成之主。但是想要有雷震霆在的时候那样的威震八方的模样,只怕是有些难了。

    “阿璃何必管他怎么样?还是想想…西陵的四千万赔款咱们要怎么花吧。”墨修尧搂着叶璃低声笑道。四千万无论对定王府还是对西陵来说都绝对不是一个小数。要不然雷腾风也不会坚持要分三年还清了。而定王府有了这笔钱,这几年打仗的损失也就基本上填平了。更不用说如今定王府麾下的领土,将近五分之四的原大楚领土外家三分之一的西陵领土。如今定王府的面积比现存的西陵和大楚加起来都要大。如今一切算是暂时的尘埃落地,这一路算下来,竟是所有的好处都让定王府给占了。

    叶璃好奇的看着墨修尧问道:“你想怎么花?”战争赔款自然是充入定王府的公库里了,显然也没有墨修尧想要怎么花的余地。叶璃和墨修尧行事一向是公私分明,即使定王府整个都是他们的,两人也从来不会摞动公帐上的银两做私用。幸好两人也都不是喜好排场奢华之辈,倒也从来没有过银两方面的担忧。

    墨修尧一边把玩着叶璃的发丝,想了想叶璃的话也有些无奈,“本王想要为阿璃造一座漂亮的宫殿呢。”看着他沮丧的样子,叶璃不由得莞尔一笑道:“前些日子还说过几年就陪我出去游山玩水。等你的宫殿修好了,给谁住啊?”

    墨修尧抬起头来看着她,认真的道:“本王想要给阿璃最宏伟精致的宫殿,最美丽的衣裳首饰,最精致的美味佳肴。只要是阿璃想要的,本王都会找来给阿璃的。”

    叶璃含笑看着他,浅笑道:“我可不知道我还有做亡国妖姬的潜质。劳民伤财。我只想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在一起。能够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好了。这么多年了,眼看着咱们就可以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了,我觉得…我想要的,早就已经得到了。”

    “阿璃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想要什么。”墨修尧有些遗憾不甘的道。阿璃对权势华服珠宝都没有奢求和渴望,即使是墨修尧有的时候也不能确定她到底有什么特别喜欢或者特别讨厌的,这一点总是让定王耿耿于怀。

    “因为我想要的,你早就已经给我了。”叶璃浅笑道。

    “给你了?”墨修尧有些茫然。

    叶璃靠在他的怀里,轻声道:“一生一代一双人。只有这个…才是我想要的。”

    墨修尧一愣,抬手紧紧地环住了她纤细的腰,低声道:“一生一代一双人…墨修尧今生,唯阿璃一人。”没有什么赌咒发誓,海誓山盟,墨修尧只是淡淡的道,仿佛只是一个简单的陈述,却比任何的誓言都让人感到安心。叶璃微微点头,“我知道。我也一样。”

    陈秀夫陪着雷腾风出了书房的院门,两人并肩而行。雷腾风看看身边的陈秀夫,不由笑道:“看来秀亭先生在定王府深得定王和王妃重用?”

    陈秀夫正色道:“王爷王妃知遇之恩,陈秀亭感激不尽。”雷腾风沉吟了片刻,笑问道:“如果本王愿意封先生为西陵大丞相,不知先生可愿屈尊回西陵,辅佐本王?”

    陈秀夫神色平静的打量了他片刻,轻轻摇了摇头道:“忠臣不事二主。陈秀亭不敢自称忠义,但是却也不是两面三刀,摇摆不定之辈。镇南王的盛情,陈秀亭不敢领受。”

    雷腾风原本也不过是个试探,自然也没有指望陈秀夫会如此轻易的就倒戈回西陵了。只是被陈秀夫如此干净利落的拒绝了,雷腾风到时有些不舒服了。站住脚步看着陈秀夫问道:“不知秀亭先生对西陵的现状可有什么指点?这个…应该可以说吧。”

    陈秀夫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道:“君不君,臣不臣,或者臣强主弱,终究不是长久之道。镇南王还是早做打算吧。”雷腾风一愣,还想再问,陈秀夫却没有再说什么的意思,侧身朝着雷腾风抬手道:“镇南王请。”

    雷腾风也只得压下心中想问的话,点头道:“陈相请。”

    本书由首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2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25.西陵示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25并对盛世嫡妃425.西陵示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