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瑜王的结局

    ( )432。瑜王的结局

    墨小宝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道:“有了,我跟你说…。”凑到秦洌耳边,墨小宝窃窃私语。听完他的话,秦烈眼角抽搐了一下,问道:“行么?”

    “绝对没问题。你等着看好戏吧。”墨小宝笑眯眯的道。

    秦烈沉默了片刻,诚恳的道:“做人太缺德了会有报应的。”

    墨小宝抛给他一个大白眼,“别说的好像你没兴趣似的。”

    秦烈默然,两人双双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墨小宝愉快的扑倒秦烈,使劲儿蹂躏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精致脸蛋,“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也觉得好玩儿。”所以说,能在定王府混还能混的不错的,谁都不是什么人好。

    墨小宝刚刚跟秦烈商量完,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虽然这个院子里的守卫不少,但是一般行动间都极为小心,墨小宝和秦烈若是不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几乎听不到什么脚步声。而唯一能走的如此嚣张的大约也只有墨景黎一个了。墨小宝瞥了秦烈一眼,飞快的跃上房梁,消失在房梁上方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洞口。

    墨小宝刚刚消失,房间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碰的一脚踹开了。原本躺在床上睡着了的孩子被这巨大的响动一惊,瘪瘪小嘴又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小娃娃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秦烈就只觉得冷汗直冒。他可是真的不会哄孩子,刚刚这小祖宗可是墨小宝哄睡着的。

    “闭嘴!”墨景黎满身的低气压,冷声吼道。秦烈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你来哄啊,你有病啊,不知道小孩子很难哄?”

    墨景黎刚刚在墨修尧那里吃了大亏,一回来又被秦烈挤兑,脸上的神色更加难看起来。墨景黎冲上前来,一把拎起秦烈神色阴冷的道:“你想找死么?”秦烈毫不客气的抬手,直接往墨景黎的双眼戳去,墨景黎连忙抬起另一只手去挡,秦烈凌空一个翻身踢开了墨景黎的手退到了几步远稳稳地站住,抬起下巴挑衅的瞪着墨景黎。

    秦烈这一手漂亮的反击让墨景黎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虽然他并不担心这小子会反了天,但是墨修尧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厉害,而自己唯一的儿子却……

    秦烈轻哼一声道:“你敢杀我么?杀了本世子你就等着死吧。”

    墨景黎神色狰狞,“就算死,有你陪葬也不错!朕倒要看看死了一个儿子墨修尧和叶璃到底会不会心痛。”秦烈拍着手笑道:“哎哟哟,楚皇真是好有志气啊。原来你的理想就是看着我父王和娘亲心痛啊。那又怎么样?就算你杀了我,这天下还是我父王的,我还有弟弟还有妹妹。我父王和娘亲将来还是一样安享天年。本世子才觉得…有一个楚皇陪葬,也不错啊。说不定…父王一怒之下,还可以多弄几个人给本世子陪葬呢。比如说那个…墨夙云,说不定还有墨随云。本世子一个换三代楚皇还是很划算的。”

    “你当真不怕死?”墨景黎盯着秦烈道。

    秦烈笑眯眯的笑道:“应该比楚皇你好一点点吧。楚皇可以试试看,杀了本世子你还能不能走出璃城。哦…还有个南诏小王子呢,说不定你可以把他当成筹码。”墨景黎的脸色依然难看,但是身上的杀气却渐渐的收敛起来了。他心里清楚的很,南诏那个小奶娃只能在一些不算重要的时候增加筹码,如果真的杀了墨小宝,墨修尧的怒火绝对不是一个南诏小王子能够抵消得了的。

    冷冷的哼一声,墨景黎终于拂袖而去,“你给朕老实的带着。朕现在是不能杀你,但是却不代表不能把你打残!”

    “本世子好害怕。”秦烈没什么诚意的道,不再理会怒气匆匆而去的墨景黎,走到床边开始有些笨拙的哄起还在呜呜咽咽的哭泣着的小宝宝。

    定王府里,墨修尧和叶璃并没有急着去寻找墨小宝。这一次的事情,本就是一个对墨小宝的试炼,不然的话想要杀了墨景黎根本不需要那么复杂,早就解决掉了。

    王府中一出有些幽暗的牢房里,墨景瑜沉默的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里,看着坐在对面的墨修尧和叶璃心中有些微的忐忑。好半晌,才忍不住问道:“你们当真不担心小世子的安危?”

    墨修尧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看手中的卷宗,一边淡然道:“如果他这么容易就被墨景黎给伤了,他就不配做定王府的世子。”墨景瑜皱眉,他是亲眼看到墨小宝被药倒然后被墨景黎带走的。但是墨修尧和叶璃的淡然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天下间没有不会担心儿女安全的父母,除非是十拿九稳的知道孩子没有危险。

    “世子真的在墨景黎手里。”墨景瑜道。

    墨修尧点头道:“这个本王知道,不然,你以为本王为什么要放墨景黎离开。现在本王对这个没兴趣,墨景瑜,告诉本王大楚还有墨景黎在璃城所有的据点。”

    墨景瑜一怔,沉声道:“这件事跟大楚无关,与墨景黎合作是本王自己的事情。”

    墨修尧挑眉一笑道:“这个你不用跟本王解释,本王要你知道的所有大楚皇室和墨景黎的据点以及细作的名单。”大楚皇室到底隐藏了多少细作和暗地里的力量在民间,即使是定王府也不可能完全知道。如果不是有这些力量,墨景黎根本不可能在璃城生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本王只是个宗室王爷,这些只有墨景黎自己知道。”墨景瑜道。

    墨修尧摇摇头,根本不信他的话。笑道:“但是本王觉得,应该有很多事情就连墨景黎都不知道。真正知道的应该是…太皇太后才对。而这一次你前来璃城,太皇太后不可能一点都不告诉你。”

    墨景瑜一愣,垂眸沉默不语。

    墨修尧悠然的靠着坐榻,淡淡道:“墨景祁还在世的时候就往西北安插了不少的细作,这些事情墨景黎自然是不会知道的。但是…太皇太后肯定知道。原本本王也没打算理会,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铲除了这一些,总还会有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的。不过这一次…墨景黎的事情告诉本王一个很重要的道理,心慈手软是会惹来大麻烦的。所以,本王决定还是把那些虫子扫干净一些,再经常喷喷杀虫的水,放火烧一烧,说不定以后就不长虫子了呢。”

    墨景瑜嘴角不由的抽了抽,你还叫心慈手软,全天下的人都是活菩萨了。

    “从一开始…你到底是想要挖大楚在西北的细作,还是想要抓墨景黎?”许久,墨景瑜终于开口问道。墨修尧摸着下巴,慢条斯理的问道:“本王为什么不可以两个一起想?大楚那个老妖婆胆子不小,拿这个来跟本王谈条件?墨家军二十年内不得进攻江南?她是怎么想出这么可爱的条件的?”

    墨景瑜这才明白,这一切倒霉的事情都是起源于太皇太后的自作主张。他根本就不知道太皇太后还跟墨修尧提过这样的条件,很明显,太皇太后依然是防着他的。叹了口气,墨景瑜道:“这件事我不知道,太皇太后连这件事都没有告诉,你觉得我会知道大楚在西北的细作名单么?”

    墨修尧冷笑,“你若是不知道,你敢走这一趟么?”

    墨景瑜再一次沉默起来,良久才抬起头来问道:“我如果说了,能有什么好处?”墨修尧笑容可掬的看着他道:“你可以不用受刑。”墨景瑜摇头,道:“不行,你必须保证我的性命安全。虽然我答应了帮墨景黎的忙,但是我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所以,应该也不算得罪了定王府吧?我可以告诉你小世子现在在哪儿,但是你必须保证我的安全,放我离开西北。”

    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没有做什么?逼迫大楚的小皇帝骗墨小宝出去,算不算做了什么?”

    墨景瑜猛地睁大了眼睛,“你怎么……”

    墨修尧招了招手,不远处牢房的门被打开,一个十一二岁穿着明黄龙袍的少年走了进来。望着墨景瑜轻声叫道:“瑜王叔。”

    墨景瑜不敢置信的盯着墨随云,“是你…是你告诉墨修尧的?”只看墨随云的模样就知道他没有受什么苦,也就是说定王府的人并没有逼迫他。他甚至从墨随云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喜悦和幸灾乐祸的神色,这让墨景瑜不得不深思自己或许一直都看轻了眼前这个状似不起眼的小皇帝。

    墨随云眨了眨眼睛,有些委屈的看着墨景瑜道:“瑜王叔,很抱歉。我不想死,更不想陪你死。我很怕…很怕定王叔啊。你们不是一直都跟我说定王叔很厉害么,那为什么还要让我去抓他的儿子。会死人的啊。”

    墨景瑜气得想要吐血,现在他哪儿还能看不出来,这小子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啊。墨景瑜咬牙,“墨随云,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墨随云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墨修尧懒洋洋的道:“这个孩子可比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以为本王是怎么知道你们今天晚上要干什么的?沈扬又是怎么提前在大殿里不知了冰玉兰的?”

    “是你?!”虽然知道自己被墨随云卖了,但是墨景瑜还是不敢相信,墨随云竟然那么早就开始跟定王府勾搭了,“你…跟定王府合作,你就不怕死与虎谋皮么?”

    墨随云抬眼看着墨景瑜,认真的道:“瑜王叔,不跟定王府合作,我可能已经死了,跟定王叔合作,我总还有机会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机会翻盘。”深深地看了墨随云一眼,墨景瑜终于无力的跌坐回椅子里,一副无话可说的模样。墨修尧挥挥手让人将墨随云带回去。牢房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墨景瑜看着墨修尧和叶璃,苦笑道:“定王果然是好手段好计谋,抬手间就能将天下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墨修尧微微挑眉,没有说话。墨景瑜看着他道:“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墨景黎想要对定王世子下手。而且还知道他想要怎么做,那么…定王世子那么容易就被墨景黎抓住只怕也是实现设计好的吧?”

    突然发现所有的一切都被别人捏在手掌之中之后,墨景瑜反而清醒了起来。突然想起当初墨修尧诈尸的时候,墨景黎和雷振霆一起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心中顿时一沉,道:“被墨景黎抓走的根本就不是世子!”无论哪个父母,在儿子被抓走的时候都不可能如此冷静沉着,哪怕暗中有无数人保护着。

    墨修尧轻声叹了口气,看着墨景瑜有些惋惜的道:“墨景瑜,你一直都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你却在本王的地盘上办了一件糊涂事。实在是让本王不得不动你。墨景黎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敢跟本王作对?”

    墨景瑜脸色苍白,闭了闭眼沉声道:“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墨修尧颇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侧首看看叶璃问道:“阿璃,你喜欢传国玉玺吗?”叶璃含笑看着他,“传国玉玺?有什么用处?”

    “好像没什么用处。”墨修尧沉吟了片刻,“就是好比定王府的印大一点儿吧。”叶璃摇头,“你嫌小,可以把九龙镇国印刻上定王府的字迹。”墨修尧赞同的点头,他对什么传国玉玺没有丝毫的兴趣,而且…墨景黎手里那一块也称不上什么传国玉玺,最多只能算是大楚的传世玉玺。如果他有兴趣的话,直接开国登基,随便找块玉都能刻一个玉玺流传百世。

    墨景瑜的笑容有些苦涩,不是每个人都有墨修尧这样的能力和魄力。对于一个对皇位有野心的人来说,传国玉玺绝对是无人可挡的诱惑。何况,墨景黎答应他的条件远不止传国玉玺那么简单,让他不得不同意。

    墨修尧看着他,平静的道:“区区一个传国玉玺应该还不会让你有勇气跟本王作对,还有别的么?”墨景瑜不语,不是他到现在还想要和墨修尧抵赖,而是真的不能说。说了,他就只有死一条。

    看着他一副死扛到底的模样,墨修尧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你不说,本王就查不到么?”

    墨景瑜脸色一白,终于垂下了头,哑声道:“王爷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问?”

    墨修尧盯着他道:“本王只是不明白…你身为大楚的宗室,为什么会为了区区几十万两白银,将自己的国家给卖了。那两年,北方那些被屠杀的百姓,至少有一少半得算到你的头上吧?”墨景瑜惨白着脸色,唇角微微颤抖着,闭着眼睛许久才叹了口道:“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争一口气吧。明明都是父王的儿子,墨景祈和墨景黎那连个蠢货将大楚糟蹋的四分五裂,但是他们还是能轮流着掌权,即使墨景祈是被墨景黎所杀,比起让我们这些外人掌权,太皇太后依然宁愿容忍软禁了他的儿子。他们为了权力勾心斗角,而我们这些兢兢业业为了大楚奔波的人,明面上身份尊贵实际上却连想要买个小玩意儿都捉襟见肘。这样的日子…定王不是也领受过么?若不是定王府本身就富可敌国,那些年,定王过的会是什么日子?”

    “你觉得你比墨景祈和墨景黎聪明?”墨修尧冷笑一声,问道。

    墨景瑜抬手掩住双眸,黯然道:“原本我是这么以为的,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并不是丧心病狂的卖国贼,当初的一时糊涂就已经铸就了不可挽回的错误。等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大楚已经南迁,这些年他辅佐墨景黎也算得上是兢兢业业,可惜因为他皇室的身份墨景黎始终防着他。而如今…终于还是有人要来翻这些帐了么?

    一时间,墨景瑜显得有些心灰意冷,抬眼看着墨修尧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想要怎么处置我…随你的便吧。只是…我的儿女都还在大楚,我希望定王府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他们平平安安。”说完这些话,墨景瑜瞬间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墨修尧沉吟了片刻,点头答应了下来。

    墨景瑜是了解墨修尧的,虽然诡计多端让敌人恨得牙痒痒。但是真正做出了承诺一向都还是谨守诺言的,墨景瑜点头道:“你拿纸笔来吧。我只能告诉你我知道的,但是太皇太后未必会全部都告诉我。”

    片刻后,墨修尧和叶璃拿着墨景瑜提供的信息离开了牢房。牢房里的墨景瑜依然坐在那个宽大的椅子里,整个人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没有了生气一般。墨景瑜的结局早已经注定了,对于叛国之人无论是墨修尧还是定王府素来都是严惩不贷,无论他招还是不招都只有死路一条,而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在意他的生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3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32.瑜王的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32并对盛世嫡妃432.瑜王的结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