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倾云歌(九)

    10。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看书网倾云歌(九)

    刚刚从南疆回到中原的云歌心情很好。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如此开心的四处游玩过。这一次南疆之行她不仅见识了许多南疆特有的药材,徐清尘还带她却拜访过几位南疆有名的名医。与中原大相径庭的医术和理念更加让云歌在学医的道路上多了许多的感悟。

    两人入了碎雪关回到中原以后,又一路向西朝着西陵的方向慢慢而行。虽然西陵和定王府的恩怨也不小,但是现在双方已经和谈罢斗各自休养生息,西陵人也不敢轻易对清尘公子下手。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两人还没到西陵现在的都城安城就出事了。

    这一日,云歌和徐清尘住在安城附近的一个小镇的上的客栈里。两人的目的地真是如今西陵的都城。虽然身为定王府右相的徐清尘如此随意的跑到西陵的都城连个招呼都不打未免有些挑衅的嫌疑,但是安城是如今西陵最繁华也是最热闹的地方,来了西陵一趟不去未免有些遗憾。更重要的是,两人打算从西陵借道背上去西域玩儿,就必须从安城过了。

    因为前一天的赶路有些疲惫,第二天一早云歌起身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往日里总是比自己起的早的徐清尘。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徐清尘不会武功到底跟自己这样习武的人是不一样。说不定这些日子累了难得的睡过去了呢。云歌下了客栈的楼,到楼下大堂点了一些简单的早点便慢悠悠的吃了起来。但是等到云歌吃完了早点又等了一会儿之后便发现有些不对了,不仅是徐清尘没有出现,就连一直跟着他们随身保护的侍卫也没有出现,总不可能都睡过去了吧?

    想到此处,云歌心中顿时一跳,什么也顾不得直接起身往楼上冲去。推开徐清尘的房间,却见里面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仿佛根本就没有人住过一般。再去看几个侍卫住的房间,却发现几个侍卫都晕倒在房间里人事不知。

    “徐…徐清尘?!”云歌顿时急了,连忙替几个侍卫解了毒,焦急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徐清尘呢?”

    几个侍卫先是一脸茫然,一听云歌的话也吓了一跳。冲进徐清尘的房间,果然发现人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这…清尘公子是被人带走的…”一个侍卫看着依然半开的窗户,沉声道,“快,立刻通知各地的暗卫,寻找清尘公子!”

    “好!”一个暗卫应了一声,飞快的冲了出去。

    云歌只觉得心中一片慌乱,这顿时间跟徐清尘在一起,什么事情都不用她操心。现在徐清尘突然失踪,顿时让她感到六神无主起来了,“徐清尘…呜呜…怎么会这样?是谁…谁会绑架他呢?他又没有仇人。”看到小姑娘抽泣起来,暗卫顿时也有些手足无措的慌乱起来,连忙道:“沈姑娘别着急,清尘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对了…西陵阎王阁的阁主是清尘公子的好朋友,也许咱们可以去问问他消息。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咱们在西陵虽然也有些人手的,但是肯定比不过阎王阁。”

    听了暗卫的话,云歌连忙抹了眼泪起身就往门外走去,“我们快走!徐清尘不会武功,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跟在她身后的暗卫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坚毅的脸上罕见的闪过一丝心虚的神色。

    阎王阁外

    病书生神色有些阴鸷的看着眼前的黄衣少女,皱眉道:“大哥正在闭关,不见客。”

    云歌咬了咬唇角,却依然倔强的站在病书生跟前丝毫不肯退却,“凌阁主跟徐清尘不是好朋友么?徐清尘失踪了,我想问问凌阁主有没有什么消息。”她也知道这样贸然上门非要见人家阁主很是失礼,但是为了徐清尘的消息,她也无可奈何了。徐清尘已经失踪了快两天了,无论是定王府的暗卫还是西陵镇南王府都没有任何消息,这让云歌心里越来越害怕起来。

    病书生冷笑一声,毫不在意的道:“阎王阁早就已经解散了,就算大哥出来见你也不会告诉你什么消息。更何况…徐清尘不是定王府的人么?定王府探子细作遍布天下,还需要阎王阁出手么?”当初阎王阁答应帮雷振霆截杀叶璃,赔进去了整个阎王阁大半的高手。回来之后凌铁寒便下令将阎王阁解散了。虽然凌铁寒说是厌倦了江湖生涯想要潜心专研武道,但是身为结义兄弟的病书生怎么会不知道,凌铁寒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定王府抱负,想要保下阎王阁剩下的人。如凌铁寒这般高手,除非墨修尧亲自带人围剿这世上没什么人伤得了他。但是阎王阁的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其中一些二流三流的高手对上定王府的铁骑,简直就像给人家送菜一样。

    虽然当初是阎王阁先出手的,但是如今昔日威震天下的阎王阁荡然无存,说心中没有半点怨气是不可能的。何况病书生原本就不是宽宏大量的人,徐清尘失踪了他高兴还来不及。

    “你走开,我要见凌阁主,不跟你说话。”被拦在这里这么久,云歌就是再不知世事也看出来了这人是存心刁难。原本就因为徐清尘的安危而心情烦躁,此时就更加没有好脾气了,瞪着病书生气嘟嘟的道。

    病书生脸色一变,冷笑一声道:“要见大哥?行啊,打过我就让你进去。”

    云歌也不啰嗦,之间抽出一把短剑就朝病书生刺了过去。病书生的惯用的兵器是一把短刀,短兵相接两人立刻就打成了一团。病书生精通毒术,让人防不胜防一般的江湖人物都不愿与他过招。但是云歌却不同,她精通医术,自古便有医毒不分家之说。这一次从南疆归来,对毒术的认识有更上一城楼了。所以病书生的毒对她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两人只得凭真实的能耐打斗了。

    病书生虽然比云歌年长了十来岁,但是论武功却还当真不是云歌的对手。原本阎王阁的三位当家中他的资质和武功就最差,早些年又病痛缠身,若不是一身毒术单论武功只能面前跻身二流。但云歌却是连墨修尧都要称赞一声的习武天才。不到半刻钟就只剩下云歌压着病书生打了。

    “三弟,住手。”低沉的男声从里面传来,一身蓝色布衣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听到他的声音,病书生便立刻收手闪到了一边,云歌也同时停下了攻势,因为那男子一出现她就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而来的浩荡气势,就仿佛在面对定王的时候一般无二。云歌很明白,凭自己的武功是绝对不可能胜过这个男人的。

    “你…你就是凌阁主么?”虽然面对着自己无法战胜的强者,云歌并没有退却。

    凌铁寒有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小丫头,以他的年纪这小姑娘做他女儿都有些小了。对于这样一个看起来就很可爱的小姑娘,即使是凌铁寒也是很宽容的,“我是凌铁寒,小姑娘功夫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云歌轻咬着唇角,低声道:“我叫沈云歌,我…我是想来请凌阁主帮我查查有没有徐清尘的消息。”

    看着云歌清丽的眼眸中掩饰不住的焦急,凌铁寒摇了摇头。看着云歌娇俏的笑脸慢慢的黯淡下去,凌铁寒笑道:“你不用担心,徐清尘不会有事的。”

    “你怎么知道?”云歌问道。

    凌铁寒笑道:“以徐清尘的身份,现在普天之下绑架他又有能力绑架他的人并不多,而这其中跟他有仇的人几乎没有。如果你实在很担心他的话…可以回璃城看看。”

    “璃城?”云歌咬着唇,璃城离这里太远,等她回璃城去找璃儿姐姐来救徐清尘,万一这期间徐清尘出了什么事怎么办?看着眼前的小丫头眼泪在眼中打转,凌铁寒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沈姑娘若是信我的话,救回璃城去看看,说不定你回去的时候徐清尘已经在璃城了呢?若是他真的被人绑架了,连阎王阁和镇南王府都探不到消息的话,你就算留在这里也是没用的。还不如先回去呢。”

    云歌点点头,飞快的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珠道:“我知道了,打扰凌阁主了,谢谢你。”说完,云歌朝着凌铁寒拱手一礼,便转身离去了。

    “大哥,就这么放这个丫头离开?”看着云歌的身影渐渐消失,病书生有些不悦的道。

    凌铁寒朗声一笑,抬手拍拍义弟的肩膀笑道:“人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你还好意思欺负人家?而且…三弟,不是大哥小瞧你,若真是一对一对上,你绝不是这丫头的对手。倒是没想到…徐清尘居然会找了一个这么单纯的小姑娘。”

    “徐清尘到底是被谁给掳走了?”病书生皱眉问道,之前他拒绝云歌也不全是为了赌气,而是阎王阁当真没有徐清尘的消息。

    凌铁寒笑道:“如今这天下,能绑了徐清尘又有能力帮他的除了墨修尧还有谁?”

    “……”

    离云歌不远处的一处僻静的角落里听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马车里坐着的男子俊美无俦,一身白衣如雪恍如神仙中人。但是此时,他脸上的神色却一点也不仙风道骨,反而让对面被他盯着的人忍不住感到不寒而栗。

    对面,刚刚新婚不过两月的徐家三公子徐清锋一脸无奈的望着对面的人,“大哥,你别看我,我这也是奉命行事。你生气就去找下令的人吧。”他好不容易成婚娶得美娇娘,难道不想在家里享受新婚之乐么?要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鬼地方来,还要被大哥记恨?

    “墨修尧。”清尘公子垂眸,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人绑了清尘公子并没有感到惊惶。果然,很快就看到自家三弟一脸畏首畏尾的模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脸心虚的跟他赔笑脸。不用说,能相处这么混账的主意的,除了璃城里的某个人以外没有别人,至少徐清锋还没那个胆子自作主张。

    徐清锋连连点头,被派出来执行如此无厘头的任务,他心中同样是怨声载道啊。无奈身为人家的属下只能选择服从命令,但是心中却巴不得大哥回去使劲找某人的麻烦。

    “啧啧…大哥,看来这沈姑娘对你也很好嘛。”透过车窗的窗帘,看着刚刚离开阎王阁的云歌姑娘眼珠子扑扑的往下掉,脚下还不停步的往前走,徐清锋啧啧笑道。这两天他们都一直暗中跟着云歌,云歌做了些什么他们自然也看的一清二楚。可惜云歌虽然武功高强,江湖经验却约等于零,自然也发现不了徐清锋这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

    看着远去的小姑娘孤零零的身影,徐清尘眼中闪过一丝怜惜和心疼。沉声道:“闹够了没有,放我下去。”

    徐清锋连连摇头道:“那可不行,我收到的命令是带你回去。而且,大哥…你不想瞧瞧沈姑娘到底有多在乎你么?”

    徐清尘沉默,清尘公子素来是个完美主义者。但是云歌姑娘对感情实在是有些迟钝,虽然现在云歌已经完全接受了身为他的未婚妻这个事实。但是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是因为对他的感情即使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想起那双晶莹的眼眸浸满了泪水,清尘公子只觉得心中抽痛了一下,“放我下车!”

    到底,对云歌的心疼超过了想要知道答案的心思。清尘公子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这个机会。

    徐清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冲着清尘公子谄媚的一笑道:“既然如此…大哥,弟弟对不住你了。”一抬手,徐清锋一个手刃将清尘公子劈晕在马车里。以清尘公子的才智,还是将他打晕了直接带回璃城最保险。不然,就算动弹不得说不定半路上也能弄出什么幺蛾子呢。想起临走前定王殿下的殷切嘱咐,徐清锋虽然十分不屑,但是不得不说…很有道理。

    云歌一路日夜兼程的赶往璃城,但是因为路上路上遭遇了两拨人阻拦,好不容易回到璃城却也比预计的路程晚了两天。一想到徐清尘还生死未卜,云歌就忍不住痛恨自己的无用。如果她有璃儿姐姐那么厉害,肯定就能找到徐清尘,而不是灰溜溜的回来找璃儿姐姐帮忙了。

    但是,进了璃城之后的景象却让云歌有些茫茫然了。定王府一片安宁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她明明已经让跟着徐清尘的几个暗卫回璃城来报信了啊。再抓了一个定王府的下人一问,对方竟然回答王爷和王妃都不在府中,而是去了徐家,因为徐家大公子清尘公子要娶媳妇儿了,婚礼就定在今天。

    云歌顿时蒙住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有些怔怔的道:“这么说…这么说…徐清尘没事?”

    那下人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回道:“清尘公子能有什么事?清尘公子本事大着呢。”

    “那…那徐清尘什么时候回来的?”

    “清尘公子昨天就回来了。正巧沈姑娘也回来了,刚好可以赶上公子的婚礼。”下人笑呵呵的说完,便跟云歌行了个礼告退了。

    云歌有些呆滞的坐在定王府的大门口出神,大门口的侍卫也都是认识这位姑娘的,也不去管她。想着自己这些天来风餐露宿拼命的赶路,还被人打劫等等经过,云歌不由得委屈的红了眼睛。就算徐清尘不想要她了也不用偷偷跑回来成亲啊。最起码给她留个消息也好啊,真是…太过分了!

    一想到徐清尘瞒着她偷偷回来成亲,云歌心里更难过了。骗子!大骗子…明明说了要陪着我到处去行医去玩耍的。还说什么未婚妻未婚夫…徐清尘是个大骗子!

    小姑娘哀怨委屈的神色连守大门的侍卫哥哥也不忍直视,终于忍不住问道:“沈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难道小姑娘真的被人欺负了,要不要赶紧禀告王妃,王妃好像还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

    云歌眨了眨眼睛,默默的点了点头,“如果有人骗你要怎么办?”

    “揍他!”侍卫甲。

    “扁他!”侍卫乙。

    “踢他!”侍卫丁。

    “灭了他!”侍卫丙。

    云歌俏丽的小脸闪现出犹豫,有些迟疑的道:“不行…他不禁打。打坏了怎么办?”

    众侍卫面面相觑,都难过成这样了还担心打坏了,看来是和情郎闹矛盾了。

    “沈姑娘,也许他不是故意骗你的呢,如果有什么疑问还是当成问清楚一些,不然错过了爱的人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哟。”

    “爱…的人?”云歌小脸发红。

    “对啊,他都骗得你这么难过了你还下不了手打他,难道不是你的心上人么?”

    “这个。这个…”云歌小脸红了红又开始发白,“那…如果他不要我了,去跟别人好怎么办?”

    “抢回来,让他回心转意。”侍卫甲。

    “抢回来,不回心转意就揍死他!”侍卫乙。

    “抢回来,不回心转意就喂他毒药,毒死他!”侍卫丙。

    “抢……”侍卫丙刚开口,云歌已经转起身来笑眯眯道:“知道了,抢回来再说!”

    云歌没有从徐家的大门进去,而是直接施展轻功越墙而过直奔徐清尘的院落。徐府里果然热闹非凡,到处张灯结彩,外院更是人来人往一片喧哗。相比之下,内院就要清净许多了。

    刚刚走到徐清尘的房间门口,隐隐听到里面传来徐清尘的声音,云歌姑娘顿时怒了,抬脚就想去踢徐清尘房间的门。

    “哎呀,云歌你怎么在这里?快跟我走!”慕容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云歌呆了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慕容婷和华天香一人一只手抓住拖走了。

    “唔…婷姐姐,天香姐姐,你们干什么?我要找徐清尘!”云歌有些恼怒的道。秦筝跟在身边,掩唇笑道:“说什么傻话,今天是大喜日子,现在怎么能见新郎呢?快跟咱们走吧,到处找你呢。”

    “找我?”完全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的云歌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慕容婷和华天香联手拖出了徐清尘的院落进了另外一间院子。然后就是许多认识不认识的人涌上来为她换衣服,化妆,挽发。最后被一张红盖头盖住晕乎乎的簇拥着出去拜堂去了。

    从头到尾,云歌都是一片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云歌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拜完了天地被送进了新房里。红色的鸳鸯戏水盖头下面,云歌困惑的眨了眨眼睛,抬手想要揭开头上的盖头。只听见门口传来吱呀一声响动,门被推开又被关上,一个轻慢的脚步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不知怎么的,云歌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原本紧紧拽着大红嫁衣的手心里也满是汗渍。

    眼前一亮,红色的盖头被人轻轻挑开,云歌一抬头只见眼前的男子一身大红的衣衫,俊逸如仙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被喜庆的红色映衬的更多了几分贵气和喜悦。

    “徐…徐清尘?”

    徐清尘淡淡一笑,低身在她唇边落下浅浅的一吻,笑道:“是我,云歌,咱们今天成亲,你高兴么?”

    “高…高、高兴?”云歌忍不住想要狠狠地瞪他,但是在他温柔的眸光中脸颊却仿佛火烧一般。心里也不由得涌现出一丝丝的欢喜和甜意。原来徐清尘没有不想要她了,没有想要偷偷的娶别人么?

    “高兴就好。”清尘公子浅笑道:“从今以后,云歌就是我的妻子了。来,先喝一杯合卺酒。”清尘公子递过去一个酒杯,含笑看着云歌。

    对上他笑意盈盈的俊美容颜,云歌只觉得脑子一阵阵的犯晕。糊里糊涂的举起了酒杯,手臂交错共饮一杯。

    一杯合卺酒,从此比翼连枝,白首偕老…

    明亮的花烛下,一对璧人举杯共饮,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和温存。远处传来爆竹声声,丝竹悦耳,人声鼎沸,更显出此处静谧如斯…

    此时,

    花有清香月有阴……

    (倾云歌。完)

    ------题外话------

    松了口气~清尘公子和云歌的故事就到此结束。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也木有什么刀光血影。只希望这两位的故事是淡淡的温暖的。虽然不算特别满意,但是基本上就是我自己所想要的剧情了。下面可能会有小宝,瑶姬,凤三和双生宝宝的一些番外,同样希望大家稀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0.倾云歌(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0并对盛世嫡妃10.倾云歌(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