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劲爆消息

    容楚身子一震,不动了,意识消失之前,他居然还来得及惊愕并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太史阑咧咧嘴,摸摸脸,对自己在这样的时刻还能出手表示同样的惊愕和满意。

    不过不选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时候能令这个狡猾的家伙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呢?

    她把容楚挪到一边,盯着他眉目如画静谧安详的脸,很想恶狠狠扑上去反攻一次,实现她凤在上的理想,但是算算时间还是算了,容楚太厉害,人间刺对他影响有限,说不定转瞬就会醒,那她就白费力气了。

    她爬下床,穿好衣服,捶了捶老腰——整整一夜的折腾,她这铁腿铁腰都有点受不了了,真不知道容楚那豆腐腰怎么还能百折不弯,以前不会是装的吧?

    穿戴整齐坐在床边,外头已经传来鸟叫,不伦不类十分难听,花寻欢的口技实在不敢恭维。

    她低头凝视着他,眼神很深,很用力,似要将这容颜都刻在自己脑海里,以后天涯作别,日久弥新。

    他睡颜宁静,神情间有淡淡满足,太史阑抱膝坐在月光里,想着容楚时常微笑,却又让人觉得气质尊贵难以接近,但他无论什么神情,都少见有满足之色。

    他这样的人,本就拥有一切,没有渴望追求的东西,“满足”二字就无意义。

    此刻见到他这般神情,她很欣慰。

    屋外的鸟叫越发难听,天快亮了,花寻欢在催促。

    太史阑站起身,摸摸自己的小腹,不知道今夜一夜风流,可会结出人间花果?

    她笑了笑,弯身拍拍他的脸,“看你的本事咯。”

    随即她拖过被子,给他盖上,摸摸桌边的茶壶,发现茶已经冷了,干脆泼掉。

    男人那啥以后不能喝冷水,为免他醒来以后愤怒喝干冷茶,干脆让他没得喝好了。

    又转了一圈,心里知道没什么事好做,知道该赶紧走了,却又忍不住想磨蹭一阵子,多呆一刻也好。

    这实在不符合她的性子,她嘲笑一下自己——成了女人,也就和大妈一样婆婆妈妈了。

    最后她将他的靴子端端正正摆好,靴尖朝内——别去追了,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然后她起身,开门出去。

    没有再回头。

    她做下的决定永不后悔,无论是大闹容府,是公开拖了他去占有,是今夜一夜颠倒,还是马上要做的事。

    门外没有人,容楚好容易等到今天,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靠近来坏了他的好事的。所以也就给她提供了方便。

    花寻欢背了两个包袱从一处阴影里闪了出来,鬼鬼祟祟,表情兴奋而暧昧,一看就是为某事肾上腺激素猛增的激动模样,和初次看A片的初中生神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盯着太史阑的脸猛瞧,似乎想瞧出这一刻和半天前的不一样来。

    可惜太史阑的淡定脸永远让想猎奇的八卦王们失望。

    “走了?”花寻欢问她。

    太史阑点点头,接过包袱,两人越过高墙。

    容府的守卫不说丽京第一也绝对算得上前三,不过对于曾经用龙魂卫做过护卫的太史阑来说,什么都不是问题,不过一刻钟,她们已经越过了容府的层层高墙,穿越守卫的死角,出了容家的后门。

    太史阑落下墙头前最后回望,只看见容家连绵如海的屋脊。

    哪座屋脊下睡着他?

    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他能安睡。

    太史阑跳下墙头,花寻欢跟在她身侧,这时候终于有了机会八卦,她左瞧一眼,又瞧一眼,瞧到太史阑终于淡淡道:“问吧。”

    “啊!你们……你们……”

    “嗯。”太史阑淡定地答。

    “啊!”花寻欢身子往上一跳,追上去又问,“那个……谁在上面?”

    太史阑险些一个踉跄——居然关心这个问题!

    “常规。”她有点不甘地答,随即甩下花寻欢向前走。

    “啊?”花寻欢在她身后呐呐道,“国公不是腰不好么……唉,太史阑你雌风不振啊……”

    “总有机会的。”太史阑豪情万丈地答。

    ……

    一辆马车驶了过来,苏亚从车内探出头。

    说好的时辰来接,一分不差。

    太史阑看看天色,星光渐渐淡去。

    “走吧。”

    马车一路向城外去,经过九府街一座民宅前时,大门打开,一大群骑士出门,跟随马车前行。

    到了燕雀台的时候,前方高高矮矮站着很多人。太史阑掀开车帘看了一眼,道:“停。”

    马车停下,几乎立刻,一个小小圆圆的影子滚了过来。

    太史阑原地蹲下,张开双臂,那小身体凶猛地撞进她的怀抱,差点把她撞得一个趔趄。

    熟悉的淡淡的奶香传来,太史阑深深吸一口气,觉得在此刻闻见这香味真是最幸福的事,却仍忍不住埋怨,“你怎么出宫了?不是说不要送的?大半夜的开宫门这不妥当。”

    “麻麻。”景泰蓝脑袋扎在她怀里,小狗一样蹭来蹭去,语气却是埋怨的,“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不要我送?你不要蓝蓝了吗?”

    “我记得我曾经答应过你,一辈子守护你。”太史阑摸着孩子的大脑袋,“现在,我去守护你的江山了。”

    “麻麻说男人要有担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景泰蓝不肯放弃,“我自己的江山,我自己守。”

    “你在守,你坐稳你的位置,学会处理朝政,学会控制宫禁,你就守好了你的江山。”太史阑轻轻摸着他光滑的发,“但你的江山那么大,你一个人,照顾不了那么多的地方。所以你记住,一个好的领导者,不是自己累死累活把所有事都抓在手里,而是善于发现并使用人才,将每个人,用到他最适合的地方去。”

    “麻麻适合陪在我身边。”景泰蓝抱着她的腰,呜哩呜噜地说。

    “麻麻适合打仗,害人,争天下。”太史阑道,“每个人都应该去做她所能做到的事。麻麻知道自己不能做一个常规意义上的好妻子,但麻麻最起码可以做一个好母亲和一个好将军。”

    “我有很多将军,”景泰蓝着急地道,“让公公去。”

    太史阑哼一声——这小子,以前抱着容楚狗腿地喊爹爹也有过,一转眼就把他给卖了,真是偏心。

    “容楚不能去,他要为你坐镇京师。”太史阑道,“三公虽然带着一大帮文臣老臣支持你,但关键时刻还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没有军方支持,你就是无根之木,迟早要被宗政惠那批人给砍了。你以后对公公好点儿,这年头,手上有兵权有实力还不起反心的老实人已经不多了。”

    身后花寻欢噗地一声喷出来,想必对那个“老实人”三个字很有意见。

    容楚对皇权老实,只怕还是因为她太史阑吧?

    “还有很多很多将军……”景泰蓝泫然欲泣,大眼睛蒙上一层水汽,“大司马为什么要劝我同意你的上书……”

    大司马宋山昊在一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这不怪大司马,这是我的意思。”太史阑道,“静海城乱象明显,稍不注意就会被东堂打开南地的缺口,不可轻视。静海海军初建,实力还不行,现在陆上由折威和天纪合力把守,这两军是在外多年的驻军,自成体系,军中不少人曾经是容家的旧部,所以除了容弥父子,现在也没什么将军能够驾驭得了他们。容家父子又不能去,那只能我去了。”

    “你更驾不了他们呀。”景泰蓝扁着嘴,“你是女的,还年轻……”

    “折威主帅,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太史阑笑了笑,还有句话没说。

    邰世涛也被派往静海城,作战出色,已经升为参将,领天纪左翼先锋。

    说实话,如果容楚不能去,那么整个朝野,也只有她适合前去主掌静海城了。

    这是她闯容弥议事堂第一夜,驳回了容弥的想法,让他叫容二爷托病谢辞前往静海城时,便已经想好的下一步。

    去镇压静海城的人,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去的人做得好,是能借此掌握雄厚军权,但更可能因此送命,所以朝中最近对这个热乎又烫手的山芋那是又爱又怕,为这个人选天天开会吵架,争了一个月,一直没能定下各方都同意的人选。几乎每个人选的提出,都有人不服气。

    如果容家不能去,就得去一个和容家有几乎足够能力,但又和容家没有牵扯的人。

    所以她睡了容楚,却不嫁他。昨日容府一番大闹,今日她离京,明日丽京就会传出她和容府决裂。

    那么将来无论她在静海城做了什么,便真中了圈套,丽京这边的反对派也很难牵连到容府。

    普通的将军不足以压服复杂混乱、各方势力云集的静海,她要守住景泰蓝的江山,她也要守住容家的安危和地位,所以,她代容家前去。

    容夫人说的对,她真的做不了一个常规意义上的好妻子,做不到容夫人提出的任何一个要求,她也不想勉强自己做到那样的要求,甚至不能容忍这样豪门府邸空寂无聊的生活——那会杀了她。

    但她要给容楚一个交代,无论如何,他没有错,他不能主导他父母的想法,她也不希望他为她和父母决裂。

    去之前占有容楚,是给他一个定心丸,告诉他这一生,太史阑嫁也好不嫁也好,总归是他的人了。

    “蓝蓝太没用了……”景泰蓝揉着眼睛,“都没有好的将军……什么都要麻麻去做……”

    “是你娘太有用了。”太史阑毫无愧色地道。

    景泰蓝“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一直皱着的小脸好容易舒展了些,抱住她的脖子,呢喃着道:“麻麻,蓝蓝知道你要做什么,蓝蓝拦不住。蓝蓝答应你快点长大,好好管住老太婆,不让她去害你,你可不可以早点回来?”

    “当然,只要你做得好,我会尽快回来。”太史阑亲了亲他的额头,“你轻易不要去永庆宫,也不要让那老妖婆回宫,无论她用什么法子,无论她如何利用群臣来催逼你,你都不要理会。但你平常要把孝道做足,该送的礼,该请的医生,该做的场面,你都要做到。一个人真要想保护自己保护所爱的人,先要做到的是强大自己。你跟着三公和公公,好好学,好好做,让所有人都看见你足够聪明强大,他们就会相信你并害怕你,就不敢再随随便便撒泼打滚要挟你,你明白吗?”

    “嗯。”景泰蓝重重点头,却又转着眼珠,笑嘻嘻道,“太后娘娘身体很不好啦,一直生病的,不能随便移来移去,朕确实应该常去看她,不过也不该惊扰病人,远远地在帘外拜拜就好啦。其余人也不要随便打扰太后咯,娘娘要养病。”

    “很好。”太史阑瞧着孩子清亮的眼神,心中忽然一动。

    他到底对宗政惠还有几分感情?他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他可以除掉那个孩子,那么他会不会对宗政惠下手?

    可是无论如何,问孩子这个问题,都显得太残忍了些。太史阑不想逼他。

    还是让景泰蓝自己做决定吧。

    她只是轻轻问他,“景泰蓝,你对她,还有感情吗?你觉得她像一个母亲吗?”

    景泰蓝忽然怔了怔,想了很久,才困惑地摇摇头。

    “麻麻。”他把脑袋埋在她怀里,玩着她的纽扣,低低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有时候觉得她不是我麻麻,你才是……可是……”

    “好了。”太史阑拦住了他。

    善良有人性不是坏事,难道要他三岁就绝情绝性亲手弑母?

    “过几天就是你生日,我却没法给你庆生了。”她神情有点唏嘘,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了过去,“这是我亲手做的……嗯,很难看。”

    皮厚如城墙的太史阑,难得地脸上一层薄红,显然觉得东西很拿不出手。

    “这是什么?”景泰蓝惊喜地接过来,抱在怀里翻来覆去地看。

    戴着银色奇特头盔,穿着紧身衣,长相古怪的小人,大小和景泰蓝差不多大,小人的两条腿拖在地上。

    一个布偶“奥特曼”娃娃。

    这是太史阑凭记忆画出图样,苏亚剪裁做出大样,太史阑亲手加工眼睛鼻子衣服,忙碌了大半个月才做出来的东西。

    眼睛钉得有点歪,衣服左右不对称,还有点长短腿,完工的时候太史阑瞧了半天,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见过的最丑的奥特曼。

    但她也实在不知道男孩子应该喜欢玩什么?她知道的只有变形金刚和奥特曼,变形金刚太复杂做不出来,奥特曼也是凭记忆,似是而非,说到底,一个心意罢了。

    她貌似不在意,其实很着紧地瞅着她的半路儿子——这是她第一次送孩子礼物,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

    男孩子不喜欢绒毛玩具吧?或者该给他用木头雕一个?

    景泰蓝将那软软的奥特曼抱在怀里,小手揪它的鼻子,掀它的衣服,摸他的靴子,半晌欢呼一声,蹦到她怀里,举着娃娃,“麻麻,这是给我的吗?这是给我的吗?这真的是给我的吗?”

    “当然,这个娃娃叫奥特曼,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太史阑把他和娃娃都抱在怀里,“麻麻做了半个月,时间太赶,做得不好,你要是听话,麻麻以后每年都做一个不重样的送给你。”

    “一言为定!”景泰蓝紧紧抱着娃娃,“做一个麻麻!还要做一个麻麻!我可以玩麻麻大战奥特曼!”

    太史阑:“……”

    “时辰不早了,快早朝了。”送景泰蓝来的宋山昊在不远处沉声提醒,又对太史阑道,“护送你的长林卫在城外等候。”

    太史阑点点头,将景泰蓝向外拉,景泰蓝却抱着她不肯动弹,脸埋得紧紧的。

    四面都很沉默,花寻欢掉转头去。

    “景泰蓝。”太史阑吸口气,转移小子注意力,“你瞧瞧我的领口,有花给你看。”

    景泰蓝狐疑地抬起脸,小脸上已经泪痕遍布,太史阑心一紧,就当没看见,依旧笑道:“种草莓哦。”

    花寻欢听说过“种草莓”的典故,不忍卒睹地抚额——哦不,太史阑你太没节操了,这也能拿出来哄孩子。

    “你看。”太史阑翻开衣领,给大头儿子看脖子上的吻痕,一片一片的艳红痕迹,好一堆生机勃勃红草莓。

    “这是什么?痛吗?”景泰蓝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眨巴着眼睛,肥短的小指头轻轻地戳那些痕迹,又凑上去想吹。

    “这是草莓啊,很香甜的一种水果。”太史阑双手捧住他的脸,“听说南洋有草莓种子,以后我要是能找到,捎回来让公公种给你吃。”

    “好呀好呀。”吃货一听说有吃的,立即不哭了,拼命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太史阑把景泰蓝抱起,往宋山昊手中一送,“等我的草莓!”

    她趁景泰蓝还沉迷在草莓的梦境中,一转身跳上了车,“走!”

    马车几乎立即飞快地驶了过去,太史阑连车帘都没敢掀。景泰蓝却也没闹,他怔怔地瞧着马车,在马车经过时,忽然从宋山昊的怀里挣扎着伸出手,似乎想要拉住马车,然而马车飞快地滑过他身边。

    景泰蓝怔怔地看着马车的背影,忽然转身抱住了宋山昊的脖子。

    宋山昊立即感到脖子里湿润的凉意。

    “其实我不想吃草莓……”景泰蓝在他怀里呜咽,“我一点也不想吃……我也不想哭……我让麻麻好好地走……”

    “陛下……陛下……”宋山昊拍着他的肩,“您做得很好了,太史大人最喜欢你这样……”

    “嗯。”景泰蓝又转过脸,痴痴地瞧着马车的影子,忽然小脚拼命地踢宋山昊,“大司马,大司马,我想起那边高台可以看远一点,我们去那里,去那里!”

    宋山昊叹息一声,没说话,抱着景泰蓝上了以往用来祈雨的燕雀台。从那个位置,可以看见马车带着长长的队伍,一路往城门的方向去了。

    太史阑默然坐在车中,此刻的心情不比几个月前和景泰蓝初次分离好多少,因为她知道这一别,是要用年来计算的。

    这一别,别的是丽京,是景泰蓝,也是被她始乱终弃的容楚。

    她忽然心有灵犀,起身回望,便看见高台上伫立的人影,长久地将这边凝望,那么远,依旧能感觉到目光牵念,如丝线绵长,拉扯不断。

    太史阑坐在车里,忽然也明白了第一次和景泰蓝分离时他在车中的心情。

    忽然天地很闷,孤独一人。

    高台上景泰蓝一直望到连最后的马尾巴都看不见,才依依不舍地抱着宋山昊的脖子下了高台。一老一少的身影,缓缓向等待的马车走去。

    “大司马,麻麻什么时候能回来。”

    “静海回归,山河平定,她一定能回来。”

    “我可以每年都在这里等她吗?”

    “陛下,我相信,你一定会在这里,等到南齐王朝永远胜利的女将军。”

    ……

    景泰元年十二月二十九,新年前夕。

    太史阑上书请缨赴静海,帝准。

    南齐风云聚合之地、战事一触即发的南海疆中心,终于确定了久悬未决的新任掌控者。

    上命太史阑为静海总督,领静海将军衔并节制静海三军,晋一等子爵,率长林卫千人,即日出京,就任海城。

    ==

    两个月后。

    迎面的风不再冷硬,微微带了潮湿的水汽,还有点咸腥的气息,那是海风的味道。

    路边的野草开始抽节,绽出清新的绿意。让看了几个月黄土路的人,忍不住要长长舒一口气,再深深吸一口气。

    一列车马队,行走在官道上。

    “大人,要不要喝点水。”苏亚掀开帘子,探头进车问,顺手把一个桶端了出来。

    太史阑躺在车内,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苏亚点点头,迅速放下帘子,拎着桶找了一条河,把桶里的呕吐物倒掉,洗涮干净再拿回来。

    车队已经停了下来,准备就地吃干粮,一些护卫升起火堆,在火上烤冻得梆硬的牛肉。

    太史阑死狗一样躺在车内,闻到那股烤牛肉的味道,唰一下坐起来,正好苏亚掀帘进来,太史阑几乎用抢地把那桶抱到怀里,又开始了一场搜肝抖肠的呕吐。

    其实也呕不出什么,她本身就吃得少,不过吐出些胆汁而已。

    “你这样怎么行?”苏亚担心地看着她,“马上就要到静海城了,听说那边现在闹的厉害,你这身体……要么我们再走慢些吧。”

    太史阑接过她递来的帕子抹抹嘴,喘息着道:“再走慢些,终究是要到的。也不能再拖延了,我没事。”

    她的手轻轻搁在腹上,有点悻悻也有点骄傲地道:“那家伙看起来弱鸡,其实还真有几分本事……”

    苏亚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这也值得您骄傲?

    太史阑忽然把脸一板,恶狠狠地道:“就是太不安分!这小兔崽子!”

    “温柔些。”苏亚道,“别吓着他。”

    太史阑哼了一声,向后躺下来,薄薄的日光打在她脸上,她脸色微微苍白,鼻翼两侧还有点褐色的斑点。容貌略不如前,但眼神却显得比年前温软,时不时漾着些温存的笑意。

    一个即将做母亲的人,独有的眼神。

    容楚一炮中奖。

    她怀孕了。

    妊娠反应来得很快,一个月不到就开始了,一开始还以为是上次的风寒老症复发,还着紧地请大夫来瞧,结果大夫们都恭喜她,搞得莫名其妙的花寻欢还以为人家恶作剧,给了人家一顿老拳。

    完了知道她竟然怀孕了,一众亲近属下傻眼,都觉得哪怕南齐灭国大燕归顺天降神仙地裂见鬼都不比这个消息更劲爆更难以想象。太史阑?怀孕?这极度女性化的名词真的能和她联系在一起吗?

    据说当时雷元就茫然地说了一句“咋又怀孕了……”又被饱了一顿老拳。

    反应过来这回终于是真的怀孕之后,大家都紧张起来,太史阑本来是想尽快赶赴静海,快马加鞭的,结果立即被勒令换了马车,放慢行进速度,太史阑反应强烈,吃什么吐什么,所以也无力反抗,当即被装进了车里,慢慢走,连过年,都是在车上过的。

    原本按照她的出行惯例,是一向不接受官员接待的,这次也破了例,谁接都停,以舒适安全为上,一路上官员们难得得了这么一个巴结的机会,礼物送得如山如海,等太史阑到了静海境内,车队已经有十辆,除了她坐的那一辆,其余都是礼物。

    太史阑粗略地算了算,还没正式就任静海总督,她已经是个大贪污犯了。

    太史阑闲下来的时候想想,自己也觉得好笑,原以为当初四人党当中,自己一定是最后结婚有子的那一个,会不会结婚还不一定,谁知道如今婚是没结,子却已经有了,不用说,一不小心居然是她做了姐妹中的头一份。

    她掰着指头算算,觉得第二个有孩子的应该是君珂,老实丫头肯定会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子,然后是文臻,腹黑蛋糕妹宜家宜室,一手好厨艺肯定会早早被男人拐了去做老婆,至于景横波——她会生吗?怀孕生子影响身材这种事她死也不会干的吧?

    这一路走了两个多月,早在车里躺得骨头发酸,眼瞧着,还有几天路程就到静海城了。

    静海虽然一直被称为静海城,其实本身是一个行省建制,南齐十三行省里倒数第二小的一个省,静海行省包括一城十县,大多靠近海疆,在地图上是瘦瘦长长的一条。

    静海行省早先很穷,号称南蛮野荒之地,百年前是朝廷流放重犯的地域之一。五十年前南齐开海禁,和南洋等国通商,静海行省借助得天独厚的优势,渐渐发展起来,现在的总体经济,在南齐全国数一数二,但静海的财富分布并不平均,静海城及其周围市县十分富裕,稍离海岸的县则非常贫穷。另外静海行省整个周边海域海盗出没,烧杀抢掠,百姓要么和他们同伙做强盗免难,要么就等着被抢,治安可谓一片混乱。

    静海是行省,但静海总督这么多年来几乎都空置,历任静海总督,有失踪的,有死于非命的,有干脆辞官去做海盗的——不辞就没小命。静海这边因此自己推举城主,代行收税征粮徭役征丁坐堂审案劝课农桑之职。但收税不交朝廷,交给的是静海城自治武装组织“海鲨团”,这种半黑道性质的组织,据说背后有最大的海盗群撑腰,堂而皇之主宰了静海城的治安;征丁徭役之类的也是先由着这些人挑选,有些直接就入了海盗。静海这边土地薄天气热,不适合农田耕种,每年上交朝廷的粮食少得可怜,却还年年和朝廷报海啸水灾,从朝廷那里挖救济银子。

    几年前朝廷采纳容楚意见成立水军,最开始很受了一些阻扰,是容楚带兵亲赴静海,一番血腥屠杀之后,才初初安定,让静海水军勉强扎根。一直以来静海水军是由朝廷拨款供养的,静海这边一分钱都拿不出。先帝在的时候没有什么意见,宗政太后垂帘后却对此很有微词,几次说要撤回水军,或者改派强硬的总督去镇服静海,如果不是天授大比导致东堂心有不甘,静海的矛盾和危机提前爆发,也许静海水军就要遭受成立以来的第二次危机。

    太史阑翻阅着手上厚厚的一沓资料,她虽然孕吐,但该做的功课都没落下,这些资料都是容楚派人给她送来的,他毕竟是去过静海的人,资料十分详尽,但容楚也告诉太史阑,静海这几年应该又有变化,让她万事小心。

    太史阑看着信上公事公办的语气,唇角一扯——这家伙被她睡了又甩了,还不能出京来追,还憋着火气呢。

    她也憋着火气——怀孕不是人干的活计!

    她哗啦啦地翻着一堆资料,关于静海城的势力分布,从主控静海城的海鲨团开始,到一二十人的流窜海盗,名单足足写了好几页,可见静海行省势力分布之复杂。

    更要命的是,她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复杂的势力林立的静海,还是战争预备状态中,最混乱、最不安、充满暴乱因子的静海。每天都有掳掠,每天都有械斗,每天都有伤亡事件,另外现在的静海还多了外三家军中的折威和天纪两军,以及觊觎隐藏在一侧的属于南齐的势力,武力组成更为复杂和难以驾驭,就像一个缠满导火索的火药桶,无论从哪个方向凑近,都可能瞬间爆了。

    这种状况,最干练的老吏和最勇武的将军都不敢说能够搞定,也难怪朝野为此争执了这么久。最后三公力排众议,唯一的理由就是太史阑的行事作风。

    毒瘤已深,无力救治,唯重手挖去!

    纵观天下,谁敢挖?

    太史阑!

    说到关于太史阑敢不敢这一点,朝野上下,心服口服,无人能驳。

    太史阑亦自认这方面她谦虚第二没人可称第一。

    不过怀孕是个意外,初期最艰难,在还没立足脚跟的时候怀孕,反应还这么大,真是雪上加霜。

    苏亚因此更小心地给她调理身体,并亲自驾车,令马车行进得十分平稳。

    一个年轻男子走过来,在马车前停下,恭敬地询问苏亚,他有一些事情,是否可以询问一下大人。

    太史阑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暮辛,上来吧。”

    年轻男子很小心地上了车,这是二五营的学生薛暮辛,也是太史阑新近任命的幕僚之一,她出任静海,实实在在的地方大员,不能没有自己的一套班子,三公曾经表示要帮她物色合适人才,太史阑拒绝了,她有现成的人才可以用。二五营里学文科的寒门学子多了是。

    要说整个朝廷,谁初入仕途的时候,也没太史阑人才家底丰厚,整个二五营都是她的后盾,各方面人才都有,无论是她现在的幕僚班子,还是将来接掌军权之后要分派到各处军中的武职亲信,她都不缺。

    她南来之前,二五营的学生自动全部到了京城,自愿成为她的部属,东昌二五营已经名存实亡,好在现在景泰蓝已经拿回一部分权柄,当即提前授了二五营学生的出身,本身这些人大多参加了天授大比,是有功之臣,所以全部授了职,最低的也有一个八品职事。可以说现在全南齐的地方光武营,二五营学生在仕途上也许未必是起点最高最好,但实实在在是最全——人人官身,一个不少。

    这都是拜太史阑所赐,所以二五营现在俨然是太史阑的私军,这也是三公和景泰蓝能放心让她去静海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的原因之一,万一真的有什么,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会拼死保她人身安全,性命无虞。

    太史阑也不客气,既然投奔了她,那就是她的人,自然要好好调教,不会再如做二五营学生一般给他们完全的自由。她以征战起家,也以军法治属。她对属下的纪律要求极高:令行禁止,尊重时间,有疑问可以提,但如果她坚持,就必须执行。不允许出现阳奉阴违情况,令必须出于一门。

    以前是同学是朋友,现在是属下。如果这个身份意识不能及时转换,迟早会出问题。

    好在二五营向来对她敬慕有加,她又气质威重,在二五营呆得也少,一开始就以领袖的面目出现,和二五营学生的距离感明显,所以学生们接纳新身份也很快。此刻太史阑瞧着薛暮辛恭恭敬敬的样子,满意地扯了扯嘴角。

    “什么事?”

    “您即将到达静海城。”薛暮辛也是开门见山,跟随她久了的人都知道她不喜废话,“您打算如何进城?”

    太史阑抱着个桶,用一种微带审视的目光瞧着他,“你认为呢?”

    “静海城不会有人来迎接您。”薛暮辛侃侃而谈,“您要么自己悄悄进城,要么大张旗鼓勒令迎接。前者您丢了面子,此后更难立足;后者您可能更丢面子。”

    “哦?”

    “如果大张旗鼓下令,连连催促,依旧没人来接,您将骑虎难下。”薛暮辛正色到,“而这种情形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太史阑点点头,她比较满意这个幕僚清晰的思路。

    “你觉得我会选择哪一种?”

    ------题外话------

    哭了,二更了,肉戏了,票还是那么含蓄坑爹,还不如以往二更效果。土肥圆气息奄奄地趴桌上——你们晓得这章多不容易么……

    嗯,想来是二更太多以及某戏写得不好的缘故。以后一定改正不写。

    严肃脸踱下去,今儿这消息劲爆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十四章 劲爆消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4并对凤倾天阑第二十四章 劲爆消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