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铁血总督

    “诸位,见到新任总督大人,为何不拜?”

    ……

    又是一瞬窒息般的安静。

    一霎之后厅堂里的人在抽气,厅堂外的人在惊呼。

    “新总督!”

    “新总督竟然已经早来了!”

    “总督杀了海二爷!”

    ……

    厅堂里的静海地头蛇们早已呆了——万万没想到,想象中还在车内,奴颜婢膝来讨好海鲨府,妄图在夹缝中求生存,因此被他们蔑视的总督,其实根本就没打算让步。

    这个女总督,竟然半路截杀了截杀她的人,还兵分两路,一路护卫仪仗继续慢慢走,麻痹他们;一路则由自己亲身改装,冒险入海鲨府,里外应和,双管齐下,一出手就杀了海二爷!

    何等的智慧心机,缜密可怕!

    听说过她狠,揣测过她的狠,今日对着满堂鲜血,一地人头,被开膛的狼藉的大佬尸首,才知道太史阑的狠,永远超越想象!

    满堂的人便还有斗志,此刻也被眼前景象震慑,更被高踞上座,对着这地狱般景象面不改色的总督大人震慑。

    大家已经忘记了她刚才的呕吐,只记得她凌空下劈的决断,和此刻俯视终生的淡定。

    这才是真正杀人如麻的大将,魔神般的冷酷。

    太史阑稳稳地坐着,十分感谢那神奇的药效,此刻她的状态和威严,也是这整个计划里的重要一环,失了气势,这第一步的压服就打了折扣。

    她将一杯热茶慢慢喝完,平复翻涌的气息,才掀起眼皮,冷冷又看了一圈。

    今日海鲨堂上,聚集了静海城最重要的势力首脑,而最关键的是,海家也有海家的规矩,这些人进入海鲨堂,是要解剑的。

    没有武器,就没有了底气。

    但是无论如何,这起身一拜,还是在静海城真正的最高议事中心海鲨堂一拜,其所包涵的意义太重,就等于是静海城的所有势力,今日一见,就被新任总督折服。

    日后便是想要搞什么事,今日当众这一拜已经输了气势。

    江湖上气势尊严比什么都重要,今日众人就算心惊,就算想要保命,但这领头起身一拜的勇气,还真令人踌躇。

    谁在海二爷尸首前领头拜总督,谁就是回归后愤怒的海鲨的仇人!

    众人想到这一点,都激灵灵打个寒战。

    海鲨这个人,这些年老了,不出手了,很多事交给了海虎,甚至还会跑到女婿家养老,但这并不代表,众人会忘记他的可怕与凶悍。

    这是个凶名垂静海三十年的头号人物。

    三岁丧父五岁丧母,丧父和丧母那两年,都恰逢海涸,所谓海涸并不是指大海干涸,而是人为造成,是海上零星势力联合起来禁海,驱逐渔民,不允许渔民下海捕鱼,被到处驱逐的渔民很多人饿死,尤其是孩子。但海鲨活了下来,后来有传说说第一次海涸他和母亲吃了父亲,第二次海涸他吃了母亲。

    十三岁的时候他带着本村的渔民,自愿为一个海盗窝做海上向导,然后寻机会杀了那老大,杀掉了所有的海盗,把那窝里所有的女人都玩遍,再扔进海里。

    十四岁的时候他接了一个南洋大客商一笔大生意,为他下海捕捞名贵的巨型海珠,双方交付钱物时他看上了那客商富可敌国的家产以及他美丽的女儿,将富商杀死,夺了他的一切,自此换他富可敌国,用沾满鲜血的第一桶金建立了他的海上王国。

    他的王国里没有惩罚,只有死亡,错的代价就是死。但他也是打赏最为丰厚的主子,跟随他的老将,如今也都富可敌国。

    他每天生吃海胆,睡觉永远不用棉被,呼噜声响得声震十里,看似熟睡如猪,但曾有个宠妾和他开玩笑,半夜赤脚摸到他床边,他前一刻鼾声如雷,下一刻跃身而起,伸手一抓,生生拧下了她的头颅。

    一个经历多年搏杀岁月,早已被所有敌人和朋友害怕,被心惊胆寒承认那是个真正毫无人性的凶神的男人。

    没人性,有时候就是没弱点。

    这样的人,谁敢得罪?

    太史阑看着底下那片静默,她看出他们已经开始怕她,但好像更怕另一个人,一个根本不在场的人。

    根深蒂固主宰静海三十年的老海鲨,果然是一条最凶狠的海上霸王。

    太史阑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她不能杀太多人,静海城自有其平衡,静海城的力量她根本不想伤损太过,因为之后她还要依靠他们对付东堂。

    她要的是降服不是杀戮。

    但此刻,如果这些人真的不肯降服,她骑虎难下,也只好继续杀戮下去。

    太史阑对火虎使了个眼色。

    火虎慢慢后退一步。他身后是马车,马车里,是太史阑的绝大杀器,可以连发的神工弩,南齐只有她这里有。

    这还是南齐军事上的一个秘密,她提供的那一小块奇铁,虽然少,却真的用处极大,容楚拿去后发现,只要在一大锅金属熔汁中放入一点点那种物质,就可以改变整个熔炉里金属的性状,练出来的铁,就能经得起神工弩机簧无比强劲的力道。

    有这东西在手,组一支强军便指日可待,不过看容楚的意思,这东西虽然可以用得很节省,但终究还是会耗完的,他并不打算拿出来推广全军,只打算在关键时候作为秘密杀器。而且这种物质适合用作暗器或箭矢,具有惊人的张力和速度,但用作刀剑并没有什么特别,而暗器和箭矢是损耗性武器,所以他也在安排军中巧匠重新设计图纸,看能不能研制出非损耗型武器,不要浪费这天外之宝一分一毫。

    但是神工弩一出,死伤太剧,难免要打破此刻静海城的平衡,竖敌太多。

    太史阑在座上犹豫,心内杀气散发,厅堂里的人也能感觉到,面色都紧张起来。

    外头开始短兵相接,海鲨府的护卫们同时也大多是惯行海上的凶悍大盗,知道主子被杀,震惊愤怒,悍然出手,太史阑这边却是有备而来,长林卫如潮水般涌进,列阵对敌,内五卫装备精良,又抢占先机,几个回合之下,庭前海鲨府的人死伤一地。

    厅堂中的人开始坐不住,杀戮在前,血色逼眼,然而还是没有人动。

    太史阑眼神慢慢递向火虎,火虎犹豫一下,退后一步。

    太史阑心底叹口气。

    今日大开杀戒,日后便不能善了,武力震慑诚然有用,可是过刚易折。

    她一向不怕杀人,但并不爱杀人,她只喜欢决然杀最少的人,来达到最大的效果。

    车子微微向前,装了沉重神工弩的车身,立即将青石地面压裂。

    众人脸色大变,霍然站起。忽然有人快步向前来。

    太史阑一怔——对方衣袂飘飘,身材颀长,赫然是铜面龙王。

    “原来总督大人已经到了。”他沉声道,“我等有失迎迓,请大人恕罪。”说完深深一躬。

    太史阑盯着他,眼神意味复杂。

    谁先来打破僵局,也不该是他。

    随即她便笑了,亲自下座,扶起铜面龙王,“是龙王吧?久仰,日后本督在此处,还得仰仗龙王帮衬。”

    “不敢,我等荣幸。”铜面龙王答得简练,微微直起身子,接住了她的手。

    太史阑一怔。

    男女有别,她的扶只是虚扶,并没打算真的靠上他的手,谁知道他的手一抬,竟然将她手指给握住。

    他的手骨节修长,掌心微凉,将她的手指紧紧包容在掌心,竟然是一个沉迷而不愿放松的姿态。

    太史阑再次看见他衣袖深处掩着的疤痕。

    她眼神一低,淡淡道:“如此,最好。”将手慢慢抽出来。手指完全抽出时,她看见他的手掌微微一握,似待挽留。

    他握到了四面带着血腥气的空风,似有些怅然地攥拳停留,随即一笑,无声地退了下去。

    两人这手底官司,除了站在面前的苏亚和花寻欢谁也没看见,苏亚花寻欢先是惊愕,随即若有所悟。

    有了地位较高的铜面龙王带头,众人都舒了口气,海鲨的怒火自此有了龙王首当其冲,谁也不愿再拗着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都依次上来参见。

    每拜见一个,火虎便高声唱名,外头便响起一阵欢呼。

    被唱名的静海城地头蛇们虽然觉得恼火没面子,但也暗暗心惊,这位女总督果然是备足了资料来的。

    回头想想,一个女子,敢于亲身冒险入虎穴夺虎子,胆识智慧非常人可及,被她拿捏也没什么丢人的。

    众人很快参见完毕,太史阑平平静静抚慰几句,苏亚和花寻欢就在他们参见的时候,旁若无人地收拾了海二爷的尸首,众人瞧着这两个女子同样毫无伪饰的平静,都从心底寒了上来。

    看手下一样可以看出主子风格,太史阑的女属下都这么杀气睥睨,难怪她短短一年所向披靡。

    薛暮辛站在太史阑身侧,手里拿一个名册,每个首领上来唱名拜见时,他便在册子上点划,众人瞧着他批点并不按顺序来,这说明不是总督大人在核对人数,说明总督大人这个册子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排列的,但到底是什么方式?地位?肯定不是,众人在静海城早已地位分明,参见也是按顺序来的,册子如果按地位排序,那就是顺着下来。那么财富?或者,忠诚度?分出可以拉拢的,还是必须剿杀的?

    这些江湖老鸟,知道但凡这种铁血总督上任,整合当地势力时,必然是一手蜜糖一手大棒,拉拢分化和血腥镇压双管齐下,现在就不知道谁是她眼里可以争取的对象,谁又是她必须要处理的敌人?

    众人这么想着,又开始紧张,坐姿各种不自然。

    太史阑冷眼望着,眼神平静心底讥诮——她一路孕吐,根本还没来得及做功课,这册子是空白的,她让幕僚做个样子而已。

    一个做样子,就吓得这些人眼神浮动,看来世上真的没有铁板一块的抱团势力,有的只不过是强权压迫下的暂时妥协,那就好办的,要拆分这样的势力,只需要更强的力量和更狠的手段便行。

    她玩完了自己的心理战术,示意薛暮辛将册子收起,众人的眼神滴溜溜顺着册子滚了一圈,对她态度更加恭敬了些。

    “此地杂乱,气味不佳。”太史阑淡淡道,“诸位也不必再留了,稍后本督会宴请当地名流,请诸位务必赏光。”

    “一定一定,荣幸荣幸。”大家都连连点头。

    “总督府日后需要仰仗诸位甚多,也需要和诸位之间有位联络召集的渠道,诸般安排也可以方便些。”太史阑又道。

    众人都紧张起来——新总督今日的行动,已经表明她绝对不会和海鲨府同存,海鲨府必然是她要剿杀的对象,那么她就会选择一位新的主事者,来将静海城的势力重新洗牌。

    今日之后,不可一世的海鲨府,就要被新的不可一世的总督给强力抹去。

    而取而代之的新主事者会是谁?

    众人目光都投向铜面龙王,他本身势力足够,先前态度暧昧,众人都疑他本来就是新总督安排的暗手。

    太史阑却看向了端木成。

    “久闻端木家百年老族,德高望重,族中有数位祖辈曾戍守静海,深受民众爱戴,想必日后可为静海城中流砥柱。”

    这就是选择培植端木家的意思了。

    端木成喜出望外兼受宠若惊,连忙站起,深深施礼,“大人抬爱,草民岂敢辜负大人厚望!”

    众人望着他,有点羡慕也有点不以为然,多数人还抱持着观望态度——就算总督大人今日端了海鲨府,老海鲨可不止这府中一点势力,事实上他多年来雄霸静海,无人敢和他做对,府中早已警卫松懈。而他外头的兄弟数万,都散落在广阔的静海之上,他的女婿也是盘踞黄湾一带的海上黑帮老大,总督就算暂时趁老海鲨不在占据上风,但离将他连根拔起还太远。

    不过对于端木家来说,他家多年被海鲨打压,忍气吞声仰人鼻息,早已压了一肚子邪火,还时刻处于被吞并的担忧之中,卧榻之旁不容人酣睡,海鲨迟早要对端木家下手,如今终于有了机会,为此冒险一搏也是值得的。

    如此也便定了,太史阑抬抬手,有点倦地道:“既如此,今日便罢了,诸位自便。”

    众人都站起身,一时却不敢走,又想瞧着总督大人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海鲨府?

    太史阑从来不理会别人怎么想,看也不看那些人,一边下座一边淡淡吩咐身边的花寻欢,“将所有擒获海鲨府中人,登记造册后下狱,开官府公帖寻求罪证,落实之后甄别处理。”

    众人都吸一口气——审判权交给了百姓?这是一丝一毫也不给人逃生的机会!这些海鲨府的属下,哪个不是江洋大盗出身,哪个手上没沾了无数人的鲜血?

    “请问大人海鲨府怎么处理?”花寻欢问,“是要充公吗?”

    “一家府邸,占地如此广阔,这是浪费资源。”太史阑道,“烧了。”

    众人又抽气——好狠!

    “大人。”端木成犹豫一下,站起身来,“海鲨府按例虽应充公由官府处置,但海鲨建此府时,用料讲究,十分结实,烧毁也是一种浪费。草民建议,不如适当拆建,转为官用。”

    “你考虑得很好。”太史阑赞赏地点点头。

    她本来就不打算在城中放火,所谓“烧了”不过是一个态度,心中自然已经有了打算,道:“听说静海城中禁教育,竟然还没有学宫,这海鲨府大小,做个学宫倒也合适,就是建制有点区别。端木先生,劳烦你安排一下,即日起寻工匠,拆建海鲨府为学宫。此地在建成学宫之前划为禁地,除批准人员外任何人靠近格杀勿论。”

    最后四个字平平静静,却听得人人浑身一颤,端木成态度更加恭敬,“是。”

    “端木先生心系民生,本督甚为嘉赏。”太史阑凝视着他,“造福桑梓的乡绅,按例可以由各府上报总督,再由总督代为向朝廷请赏,端木先生回头和静海府尹说一下,上个请赏折子来。”

    “谢大人!”端木成喜出望外,深深躬身。

    众人这下真有点羡慕了。

    自古官民泾渭分明,这些草莽出身的大老粗,一旦有了财富和安定的生活,就开始向往高端的地位,而走上仕途是洗白家族,真正走向贵族阶层的重要途径。历来官老爷们也明白他们这种心理,在为他们请朝廷恩赏的事情上便分外拿捏,以此榨取更多的好处。

    像太史阑这样,随随便便就送出他们梦寐以求的官身地位的,还真是大方得少见。

    太史阑扫一眼众人神情,对端木成点点头,又看了铜面龙王一眼,他静默地坐在日光的阴影里,铜面具反射着一片虚无的光。

    太史阑没有再停留,走了出去,众人纷纷跟着相送,走到庭院正中,太史阑一停。

    她面前是一副巨大的照壁,海鲨家可以移动的迎门照壁。

    这照壁是海鲨家的招牌,也是海鲨家名闻静海的重要标志,据说是他连续剿杀海上数十家大小势力海盗,找到了一株海底沉香木的巨木,用来雕了这副飞龙罩海的照壁,这也是他真正奠定在静海行省独霸天下地位的一战。这照壁价值连城还在其次,更是他威权和地位的象征。

    众人屏息看着太史阑淡定的眼神——这位女总督又想搞什么幺蛾子?把这价值连城的照壁拉回去吗?

    确实,如此巨宝,谁不动心?

    有人便想讨好,自以为聪明地笑道:“此照壁是海底千年沉香木雕成,做过防水处理,价值连城,寓意美好,大人如果喜欢……”

    “我不喜欢。”

    那人一僵,傻傻地看着她。

    “寓意美好,海鲨府还是被抄;飞龙罩海,依旧没能罩得了自家的烂池塘。”太史阑淡淡地道,“来人,把这玩意给劈了。”

    众人:“……”

    好,好,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这位女总督的思维,果然不是常人配揣测。

    于定雷元带人上去拆照壁,照壁木料坚硬,众人拼命猛砍,木屑纷飞,斑痕斑驳,众人瞧着那无比珍贵用一件少一件的沉香木照壁被砍得不成模样,心疼得脸上一抽一抽。

    “海鲨府多年来搜刮民脂民膏,奢靡无度,本督既然来了,自然要还百姓一个公道。”太史阑吩咐薛暮辛,“将所有海鲨府中值钱财物登记造册,发往公库,稍后处理。如有人在此过程中,中饱私囊——以贪贿罪论处。”

    “是。”

    “其余按律处理,发榜公布。”太史阑一边吩咐一边下台阶,“对了,海鲨府的所有女眷,另行登记,暂押总督府女牢。”

    “大人,总督府没有女牢……”

    “造一个。”

    “是。”

    众人听着,一边心惊,一边想着总督特意将海鲨府女眷拎出来单独关押是什么意思?海鲨府女眷美貌闻名静海,但这位又不是男总督。

    火虎等人刀砍了半天照壁,把那些珍贵的木料砍坏后,又架起柴来烧,顿时烟雾腾腾,沉香木的香气冲天而起,笼罩全城。

    所有的百姓都闻见了这股离奇的香气,蜂拥而来。

    太史阑便是在这样的火光中,香气里,迈出了海鲨府的大门。

    静海城的百姓,也是在沉香木的香气里,第一次看见他们新任的女总督。

    女总督身后火光熊熊,艳若红龙变幻飞动,越发衬得她眸子深黑面容沉静,岿然如屹立于浪涛边的礁石,又或是晚霞深处走来的神祗。百姓们仰首望着,不由自主屏住呼吸,不敢相信新任总督竟然如此年轻。

    满城香气迤逦,那香气浓郁又深远,古老又深切,带着令人膜拜的神圣般的力量,伴随这样香气行来的女子,也让人心动神摇,不敢用言语亵渎。

    忽然有人沉默着深深拜了下去。

    更多人跪了下来,伏在满是鱼腥泥泞的冰冷地面,以额触地,低声喃喃,说着自己也听不懂的话。

    或者是祷告,或者是欣喜,或者只是内心深处难抑澎湃的发泄。

    那是一大片滚滚而去的浪潮,臣服在太史阑的脚下,她静静地立着,任风将黑发如旗扬起。

    ==

    景泰二年二月,静海总督、一等子爵、领静海将军衔太史阑,初入静海城,亲身入虎穴,灭盗匪,斩海虎,收首领、抄海鲨府、烧照壁,以雷霆万钧之势,在静海城所有势力面前上演了一出绝杀大戏,以最强硬的姿态,成功入主静海城。

    她也成为静海诸任总督中,上任最风光、出手最狠辣的一位。

    她第一天在海鲨府做的事,已经让人震惊,但很多人还想着,她后头是不是还打算留着一手,好和老海鲨讨价还价,没想到第二天,总督大人竟然真的将所有的海鲨府中男丁示众,并公开征集罪行,总督府门前一排站笼被站满,百姓围着骂了三天三夜,无数的鸡蛋烂菜叶招呼得那些家伙满身狼藉,每隔一个时辰总督府就要派人去站笼里收菜,不然那些家伙就会被满笼子的东西憋到窒息至死。

    站笼旁的用来收集罪状的箱子每隔半天就塞得漫了出来,需要人时时清理,总督府里人人忙得脚不沾地,到处可见捧着文书奔跑的人员,更有很多人日夜关在屋子里,奔跑在城中,调查核实,分批审问。

    不跑不行,因为总督大人说了,所有事情要在三天之内完结,做不好的军法处事。

    三天之后,所有人都瘦了一圈,厚厚的卷宗也完成了,太史阑简略一翻,简单地一个过堂,便定了罪,在总督府外公布,随即大笔一挥——斩!

    海鲨府三百七十人,除少量罪不至死,单纯佣仆被甄别出来释放之外,其余人统统死罪。

    太史阑一边快马上报朝廷,一边下令——斩立决。

    这下有些人想动作,指望着太史阑还要报朝廷,还要等秋决的人都傻眼了,想不到这女总督说杀就杀,竟然不等朝廷勾决!

    太史阑才不等,她就是放个屁,她家蓝蓝都会说是香的。

    三日之后,所有案犯都被牵到海鲨府旧址,海鲨府门前正好还有个广场,三百七十人一排排跪满了广场,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

    最前面一个棚子,则坐满了静海官场的官员,从静海府尹开始,都早早到了——不敢迟到,因为总督大人会不高兴。

    所有百姓神情雀跃,所有官员如坐针毡。

    如坐针毡的还有静海城的其余势力,太史阑要求他们也到场观看,这些人瞧着往日称兄道弟的人此刻凄惨地跪在广场上,禁不住的一阵阵心底发凉。

    发凉的同时倒也庆幸,因为到目前为止太史阑还没为难他们,他们的鱼税和保护费还照样收着,总督府没有干涉的意思。

    这些人想着,总督大人不可能选择得罪所有人,对海鲨府下了死手,结下一个强敌也就够了,之后自然要对他们好些。所以虽然怕,但还算能稳稳坐着。

    因为存在这样的心理,所以这些人也没动过什么要劫狱或者帮忙捞人的想法,甚至在这几天内,通过各种办法还给总督府送去了厚礼,太史阑也毫不客气,一一笑纳,甚至还很有兴趣地拣选了一些礼物,分赠给景泰蓝和容楚,以及三公等人。

    这些当地半匪半士绅的地头蛇们因此更加放心——肯收就是一个和平信号嘛。

    他们不晓得,有些人心还是挺黑的……

    太史阑也准时到了,一身宽大黑袍坐在主座,她不爱穿官服,这种情况下就更不会穿了,她穿着一身宽大重锦长袍走过来的时候,满场无声,所有人投来的目光,不管是爱戴还是憎恨,是欢喜还是仇恨,都凛然而不敢直面。

    虽然一次杀这么多人,创下静海乃至南齐建国以来的处决人犯的记录,但太史阑也没有如临大敌地搞什么戒严和警卫,她只做了一件事。

    她把两架神工弩拖了来,往广场正面上方左右一架,所有人只要想救这些人,都在这两架神工弩射程范围之内。

    海鲨府被查抄时,应该还有一部分人在外办事,另外这些被处决的人也在外面有亲朋好友,虽然大多数人都不敢出手,但总会有一两个以义气为先的莽夫的。

    果然还没开场,就有人前来搅局,这边刚刚炮响,外头就是一声大喊,“刀下留人!”几条人影嗖嗖地窜了来。

    百姓哗然,兴奋无比向前挤,等着瞧这说书里才有的情节,太史阑却冷笑一声——听戏听多了吧?还刀下留人呢!

    她微微抬起下巴。

    “铮”地一声,属于神工弩独特的嗡鸣,撕裂空气的最强音。

    那些人的影子刚刚从人群中窜出,脚尖还没踏上广场边缘,就看见迎面似有黑光一闪,像天边的一道闪电,忽然就劈到了面前。

    没有思考的余地。

    那些人只觉得身子一震,随即就飘了起来,而在其余人的眼里,只看见黑光一闪,然后那些人就比来时更快地猛烈撞了出去,撞上身后的同伴,一连串地如糖葫芦串在一起向后一射,半空里划开一条深红的直线,像一笔永远没有止境的“一”。

    然而这个一是有尽头的,尽头就是死亡。

    “咻”一声,有人看见箭头从最后一个被串住的人背后穿了出来,带着一蓬血雨一闪不见。随即那些后窜出足足数丈地的人们,终于在人群之后砰然落地。

    没挤到最里面,在外头踮脚张望的百姓们,就比任何人都抢先看见了一场死亡。

    还是瞬间群杀。

    刹那间外围就多了十几具歪七扭八的尸首,每个人胸口都炸出一个拳头大的洞,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箭造成的,还只是一支箭。

    总督府的护卫飞快地冲出来,他们不是来收拾尸首的,他们是来捡箭的,这些箭虽然现在已经不算少了,但依旧每支都很宝贵。

    他们不需要在尸首上找,因为神工弩的特制箭从来都会穿身而过,飞窜出人难以想象的距离,只要跑远点就行了。

    这一箭的凶猛。

    所有人都凝固了,很多人眼睛还在直瞪瞪望着天空,因为刚才飞人那一刻的血雨刚刚落地,在洁白的广场上挥洒出各种诡异的痕迹。

    更多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有人来了,然后有人死了,其间好像那些飞来很快的人飞去更快,一霎眼就到天边了。

    官员们又尿了一批裤子,太史阑大皱其眉。

    不过她很满意,神工弩的效果,之前在海鲨府没展示成,这时候展示更好。

    外头很快收拾好了,太史阑对所谓“劫狱”一言不发,连表情都没有,如她的神工弩一般,根本不把这点事当事,挥挥手示意继续行刑。

    总督府紧急寻找了三四个最好的刽子手,这门职业不需要太多的从业人,所以三四个已经是极限,其余的便由太史阑麾下的高级护卫们充当,一声令下,人头落地,骨碌碌广场上滚了一地,鲜血交叉喷射冲上天空如霓虹,瞬间将广场血染,天际簌簌,落了一地的血雨。

    棚子外原本雀跃的百姓无声,忽觉生命的凛然。棚子外的官员们簌簌发抖,太史阑很快就闻到了一阵臊臭气息,她眼神冷冷一瞟,就有人将那些吓尿了的家伙请了出去。

    杨成等人站在棚子侧,观察着官员们的神态,稍后也会做记录并给太史阑参考。

    广场上专业的刽子手连砍几个头颅,刀刃翻卷,心理上也受不了,腿软请罪。太史阑一挥手,让自己的护卫上。

    她的护卫一上,所有人便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铁血,刀起刀落,毫不犹豫,砍瓜切菜,人命如草。

    一蓬蓬鲜血弯折成各种弧度,弹身、扭曲、溅射、铺展……连贯的血虹和细碎的血滴糅合成一幅幅别有韵致的画面,每幅似有近似,其实各自不同,那些属于人体精华的最鲜艳的颜色,被同样鲜艳的淡金色日光折射成琉璃色,炫得人眼花。

    又或者这是一场杀戮的烟花,在盛世到来之前,作为黑暗的结束序曲。

    杀人杀成这样,简直成了艺术,看到最后,所有人最初的恐惧也忘记了,盯着那些刀优美的落下轨迹目不转睛。

    嚓嚓嚓嚓,快刀斩乱麻,一刻钟人头解决干净,护卫们迅速收刀,有人还四面瞧着,寻找是不是还有没落地的人头,那眼神居然有点不过瘾。

    那眼神瞧得四面的人都毛了。

    可怕的总督,可怕的护卫。

    传闻里这不是普通总督的普通护卫,是经过十几场大小战役的真正士兵。

    有些人终于开始信心动摇——这样的一群人入主静海行省,海鲨真的还有翻身的机会?

    三百七十人头落地,早有备好的马车将尸首都拉去了乱葬岗,海鲨府里除了几位高层跟着海鲨去了黄湾岛,以及海二爷之外,其余少有成家的,这些野惯了的山海之盗,并不喜欢受家室之累,这让太史阑少了很多麻烦。

    尸首一拉,海鲨府院子里的池子引水一冲,过了一夜,干干净净,昨日的杀戮好像没有过,只有那些石板缝被浸润成鲜红的缝隙,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还有静海城里忽然转好的治安、忽然减少的欺压敲诈绑架杀害,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把海鲨府收拾了,下一步太史阑就转向了静海官场。

    ------题外话------

    一零二八,读者都发,月票告紧,谁保菊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7》,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十七章 铁血总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7并对凤倾天阑第二十七章 铁血总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