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太史阑回归

    纪连城的手伸过来,她貌似含笑羞涩地一躲,擦身而过时,手中细针也已经擦过他的胸口和腰腿。

    怕他发现,不敢刺入,所以多拿几根,多擦几下。

    纪连城只觉得有几处地方微微刺痛,但这刺痛的感觉实在轻微,冷身子初入海水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刺痛感,他低头瞧瞧,没有感觉到血迹和伤痕。身边容榕已经轻声娇笑道:“哎呀,我倒忘了,这附近有箭鱼呢,这种鱼有点毒,刺中人会让人麻痹,不过平常不主动攻击人。所以邰郎你小心些,可不要哪里受伤出血,引来伤人的鱼儿。”

    纪连城听得她言语伶俐,心中一荡,容榕说的是擦伤出血,他却想到了别的出血上去,想着那蓝水晶一般的海水里,飘荡一抹处子红,何等艳美……顿时便有了感觉……

    他低头瞧了瞧,海水里似有黑影滑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箭鱼,一边想着等下事成就赶紧上船,一边低笑着,模仿着邰世涛的声音道:“我会小心的……”伸手去揽容榕的腰。

    上头海鲨远远地注视着,看见这一幕,放心地转头离开。

    纪连城此时却觉得不对劲了。

    自己的手臂怎么这么僵硬?抬起来怎么这么吃力?还有胸、腰、腿……好几个部位怎么都开始麻痹?

    他想低头去看,却连脖子都觉得僵硬,意识也开始模糊。

    “邰郎!你怎么流血了!”身边容榕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小心啊!别引来那些嗜血的食人鱼!”

    纪连城一低头,便看见一抹细细的鲜红在水中曳过不见,心中一惊——怎么会有血?谁受了伤?自己吗?自己被那个什么箭鱼攻击了?

    他只觉脑子越来越糊涂,一个短短的念头转了半天,到后来散为脑中混沌的字眼,眼前一片黑暗,随即又是一片空白……

    容榕已经不惊叫了。她浮在水中,用一种憎恶冷漠的目光瞧着纪连城,瞧着他表情渐渐空白,躯体渐渐僵直,人慢慢地沉了下去。

    她不动,顺着船移动的轨迹慢慢游着,在心里数过七十次后,伸手一拎,将憋得满脸通红,已经快要窒息至死的纪连城拎了出来。

    远处船顶上,邰世涛一动不动远远瞧着,船的阴影处到底发生什么,他看不太清楚,但是他和容榕有约定,只要她发出信号,他便知道她遇险。现在没有任何动静,说明计划已经完成。

    他心中飘过一丝模糊的疑问,再次认真地想了想容榕的身世,她的见识、应变、谈吐,以及身上的那些东西,不是一般人家能有,寻常豪门都做不到。

    她是谁家的女儿?

    邰世涛坐在那里,船上的其余人都知道他是纪连城的亲信,有他在,纪连城不会有事,也便放心地自己睡觉。

    容榕眼底闪着憎恨的光芒,再次把纪连城捺下水底。默数七十次后,再把快窒息的纪连城拎上来。再捺,再拎、再捺、再拎……像只玩老鼠的猫,一遍遍将纪连城的脑袋狠狠捺到水底。

    她要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纪连城在昏迷和麻痹状态中,也感觉到了痛苦,鼻子里水哗哗地流,渐渐呛出了鲜血,脸色越来越白,眉宇开始发青。

    容榕的这种毒针,上头的毒来自某种毒蛇,是府中一位出身五越的护卫的独门法宝,十分珍贵,容榕这点还是软磨硬泡得来的。

    这种毒其实也是动物神经毒,本来中者半个时辰后会死亡,不死也会变呆子。不过毒针含毒量轻微,又经过水流稀释,效果大概也就能维持半个时辰的昏迷。

    但这毒的后遗症很强烈,会逐渐侵蚀大脑中枢,人会从健忘开始,渐渐迷糊、麻木、失忆、痴笨……直到变成废人。

    这是容榕听说了邰世涛的任务之后,为纪连城精心挑选的一种毒药。

    按捺起伏七八次,确定这家伙不被毒傻也要被窒息傻,容榕才罢了手,一仰脖子开始尖叫,“救命啊……”

    她只弱弱细细地叫上一声,随即回手用毒针给自己也“刷”了一下。

    极轻极细,她也不确定这样刷一下会有什么后果,但此刻只有她和纪连城同样症状,才更可信,邰世涛才可以进一步获取纪连城的信任,在他身边呆到一直取到权柄。

    这一个步骤,她没和邰世涛商量,自己做了决定。

    躯体微微僵硬,意识渐渐模糊,她在发昏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如果自己真的也傻了,是不是从此就没人要了……

    邰世涛一直等着这一声,在别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鹰一般地掠了下来。

    他人落到船底部,顺手在甲板上抄走了一柄挂在那的锯刀,掠下船舷,在将两个人捞起来之前,一刀砍断了那两条系住纪连城和容榕的绳索。

    随即他在容榕沉没之前,将她捞了上来,抱上一边的小船,又脱下自己的袍子盖上。这才一个猛子扎下去救纪连城。

    他在幽黯的海水里,看见纪连城紧闭的发青的脸,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忍不住抓住他的头发,把他往水下的船身上狠狠撞。

    他揪住纪连城,在水底拳打脚踢,手撕头撞。揍得浪层千叠,水花乱涌。

    已经赶到船边的水手们,只看见海面上水波翻翻滚滚,邰世涛的脑袋起起伏伏,看起来援救十分辛苦的模样。

    众人眼看邰世涛救得那么“吃力”,还以为水底有鲨鱼之类的凶兽,一时惊得不敢下水,还是海鲨赶过来,看了一眼道:“这片海域应该没有鲨鱼,还不下去救人!”

    不过在水手准备下海之际,邰世涛终于“千辛万苦、精疲力尽”地将纪连城从水中拖了出来,送到小船上。众人松一口气,连忙把几人拉上去。

    邰世涛一上甲板就躺在地上喘气,断断续续地道:“刚才那丫头惊叫,说什么有鱼有鱼,我看着不对才下了水,下去的时候少帅已经昏迷,我看见水下有一群长长的、尖尖的鱼,很是凶猛,我好不容易才将他们驱走……”

    众人看纪连城和容榕都很狼狈的样子,纪连城尤其面色发白,嘴唇发紫,像是中毒模样,有人皱眉道:“长长尖尖的鱼?难道是静海传说中那种带毒的箭鱼?”

    人们看纪连城身上并无其他伤口,也就没怀疑会有人做手脚。自然不会有人想起来去掀开纪连城头发,瞧他的满头包。

    海鲨走过来,细细地瞧了瞧两人,也觉得有点像中毒,海中动物品种极多,奇诡有毒的更多,渔民下海中毒受伤也是常事,便让人把两人搬进船舱,唤来随船大夫给两人治伤,大夫瞧了,也说似乎两人中了什么动物之毒,又指着纪连城胸口有点溃烂发红的伤口说,小小伤口就令人险些丧命,说明此物甚毒,所幸少帅灵活,没有被完全刺中。却也说自己没把握一定能治好,当即先开了药。

    邰世涛又挣扎爬起,二话不说接了药方去煎药,船上备药没那么齐全,他急得团团乱转,众人瞧着他那发自内心的焦灼神态,都赞他对少帅忠心耿耿,连一直用怀疑审视目光瞧着他的海鲨,最后都微微点头。

    其实邰世涛只是担心容榕而已,他没想到容榕给自己也来了一下,生怕她玩大了,直到次日上午容榕醒来,他才舒了口气。

    容榕一醒,就想起自己腿上的假皮肤里,有解药,当即悄悄拿出来吃了。邰世涛愕然看着她,问:“怎么当时不提前先吃?何必受这个罪?”

    容榕笑着吐了吐舌头,“人家忘了嘛。”

    邰世涛瞧她一眼,心知她虽然紧张,也不至于连生死相关的事情都忘记,想必是怕自己做戏不真,给他带来麻烦,甘愿为此冒险。

    他微微垂下头,不敢接触对面少女明亮的眼波。她的目光射在他身上,他便觉得似有明媚的箭,射到他千疮百孔,不敢招架。

    又过了一天,纪连城醒了,却显得有点神智不清,肢体虚软,对谁都态度模糊,唯独对邰世涛亲热些——他最后的模糊记忆里,记得是邰世涛为救他奋然下海。

    船上大夫给纪连城把脉后,当时没说什么,出去后脸色沉重地和海鲨说了一些话,海鲨皱着眉,心中暗叹自己好容易找到的同伴又出了问题,却也不和纪连城说,毕竟那个“剑走偏锋”的计策是他海鲨出的,提醒了只怕纪连城想起来要迁怒,干脆对之前发生的事不闻不问,只警惕着不许邰世涛靠近。

    邰世涛眼看海鲨戒备森严,在这船上想杀了海鲨实在难如登天,容榕身体还有点虚弱,也不能给她带来麻烦,只好收了杀海鲨的心思,专心照顾纪连城。

    他原本听说太史阑的噩耗,心伤若死,此刻却又转过念来,觉得如果夺取了纪连城的权柄,姐姐知道必然也是欢喜的,只要她欢喜的事,再难他也愿意去做。

    纪连城伤口溃烂,蔓延半边胸膛,发出恶臭,他自己又脾气恶劣,伤病之下对亲兵非打即骂,以至于亲兵也不敢上前伺候,只有邰世涛不动声色,不避恶臭,随便纪连城怎么发作都态度恭谨,一心一意照顾,几次三番下来,纪连城也难免感动。

    这一日他终于喝药时,终于握住邰世涛的手,诚挚地道:“世涛,此次海上一行,虽说我倒霉,吃了些苦头,但能瞧着你真心,也算值得。等到咱们回去,一定给你好好叙功。”

    “少帅身子好了,就是世涛的福气。世涛只想跟在少帅身边一辈子。”邰世涛给纪连城掖掖被子,捧了药碗出去,犹自能感受到身后纪连城充满感激的目光。

    他回去将这话学说给容榕听,容榕笑得叽叽咕咕,忍不住扑在他怀里捶他胸膛,“你坏死了!”

    邰世涛霍然抓住她的手。

    容榕一惊,这才发觉自己忘形,脸唰地红了,赶紧低下头。

    邰世涛只看见她垂下的小小的脸,耳根呈现透明的红,一点小小的雪白的鼻尖,在眼皮底下娇俏地亮着。她的头发微有些乱了,发丝细细地拂在他脖颈边,一股似有若无的幽香传来,他的脸也红了。

    两人手抓着手,怔怔地对望了半晌,容榕手都被抓痛了,抿唇试探地向后拽了拽,邰世涛这才惊觉自己也失礼了,急忙放手跳起,掌心一边不自在地擦着袍子,一边给她道歉,“蓉蓉姑娘,对不住……”

    “叫我榕榕。”容榕声音很低,“邰……世涛,我……我有话和你说……”

    邰世涛呆了一呆,心中轰然一声,已经明白她要说什么,一时慌乱,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下意识又退一步。

    容榕只以为他害羞,她也害羞,但想着这少年如此面羞皮薄,等他开口要等到猴年马月,想着素日里哥哥和护卫们的教诲,鼓足了勇气,上前一步。

    她上前一步,邰世涛便退后一步,眼看着要被她逼到墙角,邰世涛又去瞧舱门。容榕一怔,娇小姐多少都有点脾气,脾性上来,干脆一错身,堵住了舱门,娇声道:“你今日不听我把话说完,就别想跑。”

    邰世涛只得苦笑站下,在她面前受审的犯人似的,低着头。

    容榕正要再次开口,蓦然船身一震,随即慢慢停下,远远地听见似乎有人呼喝,再等了一会,就是一阵杂沓的脚步声。

    她愕然转头,就看见两个水手从她门边飞快过去,道:“有船靠近!天纪军的快船!”

    邰世涛立即抬起头来。

    那两个水手边走边说,“在打旗语……什么……总督回归静海!”

    邰世涛忽然浑身一震,一步跨过来,一把拨开容榕,大步奔了出去。

    他奔得太急,心情太激动,也没注意到自己出手太重,容榕猝不及防,被他甩得砰一下撞在门板上,“啊”地一声低叫,急忙捂住肩膀,转头看邰世涛,然而邰世涛头也不回,早已去得远了。

    容榕怔怔地立在门边,脸上的红潮渐渐褪去,似落潮后惨白的沙滩。

    邰世涛奔上甲板,那边快船的人已经上船来,一看见他一怔,随即欢喜地大声道:“邰参将,速速通报少帅,静海总督已经回归静海,现在正在静海城大肆杀戮,卑下等担心她下一步要对天纪军下手,请少帅速速回航!”

    邰世涛身子一震,定住了。

    随即他猛力地扭过脸,害怕被人瞧见那一瞬眼角闪现的泪光。

    他忽然又是一怔。

    甲板角落,阴影里,他脸偏向的方向,容榕正站在那里,一脸苍白地盯着他。

    ……

    “还有一日,便可到达静海城。”海姑奶奶坐在楼船三层宽大的厅内,对太史阑微笑,“怎么样,紧张否?”

    太史阑撑着手肘,坐在她对面,伸手拈起她一缕乱了的发,替她别在脑后,才道:“有你在,我自然是不紧张的。”

    说完她灌了一口茶——赶紧压下沸腾的恶心感。

    这些动作都是和容楚学的,真不知道容楚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没恶心出胃病?

    海姑奶奶格格笑起来,斜睨她一眼,伸指点在她额头,“你呀,越来越会说话,我真担心我这魂儿,要给你勾飞了去。”

    她笑得身躯微颤,修长的手指在半空中荡一抹柔软的弧,从眉梢到眼角,都满满喜悦和风情。

    太史阑很想把那支染着蔻丹,戴着硕大海蓝宝石的手指,狠狠地拍下去。

    她在心中一遍遍提醒自己——最后一天,最后一天。

    “我倒觉得我勾不了姑奶奶的魂儿。”她转着茶杯,口气淡淡,“倒是鱼姑奶奶的魂儿,似乎落在我这里了。”

    “她又怎么了?”海姑奶奶皱皱眉,脸色冷了下来。

    “也没怎么,只是昨晚派人给我送信,说船头一叙。”太史阑语气轻描淡写,“我没去。直接将信退还了。”她挑挑眉,说笑话一般,“想不到鱼姑奶奶还会写信,不过那信可不是写的,居然是画的,画了只船,船头两个人,想来是这个意思吧?”

    海姑奶奶原本眼神狐疑,也在怀疑辛小鱼大字不识,怎么会写信?听到后一句才释然,笑道:“这是她没错了,她确实有以画代信的毛病,她画还画得不错。”

    太史阑之前见过辛小鱼记账,就是以画代字,这话一出口,便知道海姑奶奶是信了。

    果然海姑奶奶的脸色随即便淡了下来,喝了口茶思量半晌,唤过人来,道:“去和鱼姑奶奶说,后头船上的壮丁多,没个人镇不住不行,让她过去管管。”

    “是。”

    太史阑垂下眼,喝茶。

    这几日航行,辛小鱼一直用尽办法往海姑奶奶面前凑,太史阑也在用尽办法让她凑不到海姑奶奶面前。在她那轻描淡写不落痕迹的“美男计”和“争风吃醋离间计”下,辛小鱼数次靠近海姑奶奶的机会都被打灭,反而令海姑奶奶越发忌讳。就算这样,太史阑也不放心,这么一个人在船上,终究如炸弹般随时会爆,每日防着也累得慌。今日再加一把火,终于把辛小鱼驱出了主船。

    她心中满意,抬头对海姑奶奶一笑,眼神里着意用了点力,海姑奶奶的神情眼瞧着便恍惚了。

    在她的爪子摸过来之前,太史阑已经起身,装做看海景走了出去。

    过了今夜,明日就是一场翻覆。

    她并不为即将到来的巨变紧张,只想着留在海岸上的同伴,想着她们不知是否安好,静海是否生乱,想着远在丽京的容楚是否如意,是否因为她失踪,自己又无法亲身寻觅而郁郁在心。

    到明日,一切便知道了。

    ……

    晚风从海边到窗边,容楚也在总督府她的卧室内,隔窗遥望海的那一端。

    此刻太史阑是否安好?是否也在海上航行,还是在某个小岛漂泊?还是在和谁周旋?她若知他已经赶到静海,是否会拼命赶回?

    她失踪已有二十多天,说他一点不担心是假的,这天数,在南齐律法上,已经可以正式宣告一个人失踪,而家人,已经可以开始操办丧事。

    而他,在静海苦苦等候,依旧没有等到结果。

    风过窗棂,他抬起手,似要捕捉风里属于她的气息。修长手指在风中一挽,一个珍重等待,黯然挽留的姿势。

    他转回脸,对身后等候命令的周八。

    “收拾行装,明日回京。”

    ……

    相思无处付,一夜听海声。

    天亮了。

    今日微雨,天色暗沉,不太好的天气有点影响海姑奶奶的心情,不过随即太史阑的话便令她眉目舒展。太史阑说,纷雨如血雨,纷雨洗征尘。这正预示着海姑奶奶今日之战,必将血洗静海,旗开得胜。

    “还是你会说话。”海姑奶奶亲昵地拍着她的手,眉梢眼角都是笑,每抹笑都带了个小钩子,一钩钩要勾到她魂里去。

    她眼睛很亮,满满期待,期待的不仅是今日大战,还有面前这个知情着意的“美男子”。

    这段日子相处,她亲眼看见面前这个人的淡定从容,见识不凡,有同其他人都截然不同的风神气质。她渐渐收了当初戏耍之心,不再想着将这人当作禁脔,开始认真考虑起当初那个提议来。

    她不能自抑地被她吸引,她知道今日错过这个人,也许这一生都再遇不见第二个。

    有生之年,未见如此人淡定又凌厉,霸道又散淡,雍容又利落,严谨又潇洒者。

    她为此待他日渐尊重,不求眼前亲昵,只图讨他欢心,只图将来。

    将来。

    想到这两个字,想到今日之后雪耻复仇,一呼百应,夫妻恩爱,全新生活,她的血也似腾腾热起。

    ……

    太史阑对她的夸赞向来宠辱不惊,反正这些语调词儿都是和容楚学的。

    前方海岸线已经在望,隐约可以看见静海的轮廓。太史阑走上甲板,看见五艘大船上的人都在忙碌。

    第二艘船上似有目光将她穿透,她回身,就看见司空昱立在船头,眼神复杂地望着她。自从那日水姑姑喊出那句安胎药之后,他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几分落寞几分叹息,时常眼睛扫过她的肚子注意着她,却又在她目光转过来时,急急逃开眼神。辛小鱼被发配后船,他自然便解脱般跟了去,和海五合作,哄住并看守住辛小鱼。

    太史阑遥遥对他笑了笑,她心情不错。

    司空昱目不转睛盯着她的笑容,嘴角扯动,想笑,却终究笑不出。

    她在为回归欢喜,他却知,回归就是分别,属于他和她最后一段独处的日子,属于他的最后的机会,结束了。

    ……

    “报告主船,二船准备结束。”

    “报告主船,三船准备结束。”

    ……

    旗语不断打过来,向海姑奶奶报告各船准备情况。

    暗中报讯及调集静海城残余势力的快船,昨夜已经悄悄出发,会赶在主船抵达之前,先和静海城那边秘密通气。

    按照海姑奶奶的计划,她会在清晨,声势浩大直抵静海码头,之后由等候在码头的自家手下带领,直扑总督府,先血洗总督府,再杀掉所有不听话的人!

    在她看来,静海没有敌人,静海唯一的敌人,就是太史阑。杀掉这个青面獠牙的女人和她的所有属下,静海从此就回到了父亲和她的手中。至于其余那些静海大小地头蛇,都是墙头顺风草,只要她把带血的风刮了过来,他们就会应着风倒下去!

    她对这些人的揣摩并没有错,但她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容楚的到来,一切已经不同了……

    “姑奶奶,枪要不要现在提出来发放?”有人前来请示。

    海姑奶奶望着平静的海面,和空荡荡毫无准备的码头,嘴角掠过一丝轻蔑的笑,“先拿出来放在甲板上,看守好,别急着发放。这是我的杀手锏,太招眼,不到最后关头不能动用。”

    “是。”

    ……

    天还没亮,容楚已经起床,他是被一阵鸽子咕咕鸣叫声惊醒的。

    他立即起身,快速梳洗,当周八拿着一管信笺进来时,他连包袱都打好了。

    展开信笺一看,他面容平静,顺手将信在烛火上烧了,一边命护卫进来给他磨墨写信,一边吩咐周八,“通知所有人,立即出发。”

    他匆匆写了一封信,搁在案上,马车已经驶到院子里,周八背他上了车。

    车帘垂下,遮住那人如玉容颜,在黑丝的阻隔里,在初起的晨曦里,他似留恋似遗憾地,深深瞧了那屋子一眼。

    “走!”

    ……

    一刻钟后,苏亚手拿一封密报,冲进了这院子。

    “国公,紧急军情……”

    她的声音顿住,愕然看着人去屋空的院子。

    桌上整齐放着一封信,苏亚打开。

    “我有急事必须立即回京。你等安心等待。若有变故不必心急,以静海总督令,令驻扎码头附近天纪军应战,胜则有赏,败则以军法追究。本地士绅亦以军令召集配合,当可无虞。另,近日若有重大事端,亦有可能是太史阑回归之期,尔等务必切切在意。容楚字。”

    苏亚怔怔盯着信纸,心中再次对容楚的神机妙算运筹帷幄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怎么就能算到近日有变故?而他的点拨也让她茅塞顿开——何必紧张?直接以新近编营的天纪三大营应战!一方面锻炼新兵,一方面淘洗天纪军,如果他们有异心不好好应战,趁机清洗;另外,天纪和海鲨私下是有同盟的,他们出战,海鲨这边以为有猫腻,一开始会掉以轻心,他们就可以抢得先机。

    难怪国公收编三大营后,直接将他们派驻到码头附近,原来他早算准,会有敌自海上来。

    苏亚最初看见容楚离去,顿觉失去主心骨,有点惶然的心慢慢安定下来,随即她看见自己手中密报,脸色一变。

    糟了!

    海鲨女儿今日大举进军静海码头,不正是“重大事端”?总督大人难道能借此回来?

    可国公已经走了!

    这不是错过了?

    ……

    海姑奶奶计算航程十分精准,她确实就在清晨时分,众人还在沉睡时,靠近了静海码头。

    但此时,她神情微微紧张,因为有手下回报,在她身后不远处,又出现了一条大船。

    这时候出现大船不是什么好事,好在只有一艘。

    海姑奶奶眯着眼睛,想了想,做了个放缓航速的手势。

    她要先瞧瞧这船是敌是友,是敌人就先打发了,不然马上她带兵下码头,岂不是将背后交给敌人?

    “姑奶奶……”一直用瞭望镜观察码头的一个大把头,放下瞭望镜,面色有点苍白地道,“码头上忽然出现军队!”

    海姑奶奶一怔——静海已经有了准备?她腹背受敌?

    出师不利让她心头有些烦躁,随即便安定下来——怕什么!她还有八十支火枪!这才是纵横天下的绝杀利器!在南洋某小国,曾出现过有人持双枪就攻下皇宫,占据皇位的事,而她,有八十杆!

    “姑奶奶,好像是天纪的军队!”那边又在报告,“我看见旗帜了!”

    海姑奶奶怔了怔,舒了口气,却又疑惑地道:“天纪军这时候到码头做什么?”

    正说着,侧方那艘没有标记的大船到了。

    此时五艘大船都已经将靠近码头,海面上起了雾,那船在雾气中慢慢靠近,看不清全景,只觉得船上影影绰绰也似有不少人。海姑奶奶粉面含霜,厉声道:“炮筒弩弓准备!”

    船上轧轧一阵连响,炮台启动,缓慢转动方向,看样子,海姑奶奶宁肯放下对面码头的天纪军,也要先对付这艘不明来历的船了。

    “姑奶奶!”那负责瞭望的手下又叫,“码头上出现不少民壮!可能是本地士绅的武装团!”

    所谓本地士绅,就是那些洗白或者还没洗白的地头蛇们,海姑奶奶回头望一眼,冷哼一声,“这些见风使舵的,来迎接我了是吧。”

    她依旧紧紧盯着那艘大船,思考着在码头前将这船打成碎片,正好扬威,好让码头上那许多人,瞧清楚她海姑奶奶的武力,不敢再起二心!

    头顶忽然一亮,金光渡越,日出!

    几乎刹那间,海面浓雾散去,现出清晰的船体,码头上严阵以待的人群,对面的大船,和船上人拼命挥动的旗语。

    海姑奶奶霍然脸色一变,身子前倾,靠着船舷,惊叫,“爹爹!”

    那边大船上有人快步奔来,团寿字酱色绸袍,身材略有些臃肿,正是海鲨。

    两船正在靠近,相隔不过数丈,他脸上神色清晰,满是震惊和欢喜。

    海姑奶奶的惊喜更甚,大叫:“爹爹!爹爹!原来你在静海!太好了!太巧了!咱们父女汇合码头,正好将这群混账都……”

    她话音未落,忽然一个人快步走过来。

    此时船上船下,包括码头上的人,都在震惊地看着海鲨和海姑奶奶海上相遇,一部分人惊喜,一部分人脸色凝重,目光都集中在这两人身上。而这两人,暂时也忘记了身处的情境。

    走过来的这个人,步子很快,很稳,很利落,淡青色的衣袍微微掠起一阵风,便到了海姑奶奶身边。

    海姑奶奶此时正踮起脚,微微前倾身子,向海鲨打招呼,她的衣裙有个侧袋,隐约有什么东西露出了黄铜的把子。

    那人手一伸,轻轻巧巧把那东西抽了出来,再顺手在自己腰上一摸,轻轻巧巧抽出了同样的一个东西。

    随即她眼神在海姑奶奶身上一扫,似乎在做什么决定,这决定做得很快,她霍然抬腿,一脚扫向海姑奶奶。

    “砰”一声,仿若铁棍砸上肉体,海姑奶奶惨叫一声,整个身子竟然横飞而起,远远飞出一丈,砸在一个属下身上。

    这一下太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海姑奶奶被砸出的轨迹,下意识地走了一圈,包括正和海姑奶奶对视的海鲨。

    在所有人都被引开眼神的这一霎。

    那人一脚蹬在舷帮上,衣袍纷飞,双枪抬起,二话不说,冲着分神的海鲨,开枪!

    “啪啪!”

    两声清脆的炸响,刹那间似乎响彻整个静海。

    两团爆开的火花,在海鲨胸前炸开,半空中两船之间,两团青烟袅袅飘舞,再慢慢消散。

    所有人呆了。

    海姑奶奶啊地一声尖叫,比先前更惨厉的声音。

    船上人泥塑木雕。

    对船的人笑容僵硬在脸上。

    后船的辛小鱼脑袋磕在船帮上。

    码头上天纪军瞠目,抬起的武器凝在半空。

    督战的苏亚等人瞪大眼睛,一声惊呼险些出口。

    闻风而来的地头蛇们捂住心口。

    海鲨……

    海鲨的表情,在这一刻所有人眼中十分清晰,上一刻他还追着女儿飞出的轨迹关切,下一刻他瞪大了眼睛,眼中掠过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可置信的不知是因这突如其来的两枪,还是因为终于看清楚了对面开枪的人。

    其实他反应已经很快,在海姑奶奶身子飞出之后,他就已经下意识向后撤出脚步。

    这是多年搏杀浮沉里修炼出来的本能。

    可是他还是快不过对面那个人的速度,以及她同样血海搏杀里修炼出来的决断。

    他认出那个开枪的人。

    太史阑。

    太史阑在最后关头,没有选择先杀海姑奶奶,而是对海鲨开了枪。

    所有人都在仰望着她。

    雾散云收,金光如剑,如剑的金光里,那高挑的人儿一脚蹬在船舷上,脸容峻刻,衣袂长飞。

    她脚下海涛生灭,头顶苍鸟盘旋,身前血花绽开,一线激射如长虹。

    风将她黑发掠起,贴在颊边,眼眸同发一样,黑而冷。

    众人仰望,再次心惊如见天神。

    半晌寂静之后,震惊狂乱的呼喊声,如海啸生。

    “太史阑!”

    “总督!”

    “大人!”

    ……

    ------题外话------

    啊,昨天还涨势大好的票票,一夜回到了解放前。摊爪,哼哼,关键时刻快到了,错过还是不错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五章 太史阑回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5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五章 太史阑回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