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小魔王降世

    过了半晌,算好时辰的容楚,悠悠然往后院去。

    他一边走一边微笑,直到后院月洞门前,才敛了笑容,揉了揉脸,做出一副苦大仇深模样。

    刚刚迈步进了月洞门,斜刺里忽然冲来一条小小的人影,这回没有再恶作剧举个花锄想勾他裤裆,那小人影双手一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度,猛地抱住了他的腰。

    容楚笑了,随即笑容一敛,低头。

    容当当树袋熊一样蹭在他身上,也正仰起了小脸。

    在仰脸之前,他还特意回顾了一下景泰蓝哥哥的卖萌秘诀,调整出以往不屑的“四十五度天使角”,又洗干净脸,偷了点奶奶的脂油膏,务求将小脸拾掇得喷香美貌,以期第一眼就彻底征服他那个伟大的爹。

    此刻他的小脸细腻光润,比太史阑还晶莹诱人的淡蜜色肌肤熠熠生辉,一双弧度优美的细长凤眸满是讨好,笑起来眸光流灿,甜蜜得像哈密沙地的瓜。

    “爹爹!”他生怕再出什么幺蛾子,嘎嘣脆地赶紧叫一声,又找补上一句,“我是当当,我是你的当当,我回来了!”

    这回他名片也不掏了,鞠躬也不鞠了,彬彬有礼拒人千里的高贵冷艳也不端了,容当当现在比他姐姐还亲切可人,生怕讨好得一不到位,到嘴的爹爹就飞了。

    容楚低下头,看着小子,笑了。

    从小看大,这小子从小就难搞,大了还是难搞,还得做老子的亲手整一回。

    “当当。”他眼睛发亮,一脸惊喜,一手将儿子抄起。

    容当当咧开嘴,心花怒放——爹爹不走了!爹爹一惊喜也不会生气了!

    心一放下来,他就开始有点得瑟,得瑟地想到,爹爹不会惩罚他了,他以后却可以嘲笑爹爹——爹爹第一面没有认出当当哟。

    正想得开心,蓦然听见他爹在他耳边,微笑着悄悄道:“当当,花园里好玩吗?”

    容当当:“……”

    ……

    容楚抱着斗败小公鸡容当当,快步向里走,里头一阵欢声笑语的骚动,他唇边也露出淡淡笑意——他家的小公主,会给他什么考验呢?

    忽然里头一阵惊呼,丫鬟的声音在惊叫,“小小姐,您先穿上……”随即门帘子呼啦一下被撞开,一条小小的人影扑了出来,站在廊下,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眼睛还没睁开,就大声嘟囔:“在哪呢在哪呢!”

    容楚笑了。

    还好,没来第二个容当当。

    容当当睡得迷迷糊糊听见说爹爹来了,唰一下掀起被子赤着脚就跳下床,完全将弟弟的“咱们要考验爹爹”的嘱咐忘了一干二净,冲出来一眼看见对面修长玉立的男子,大眼睛立即亮了,扑上去张开双臂,“来抱抱!”

    “……”

    容楚难得地惊悚了一下。

    他猜到儿子难搞,女儿亲和,但亲和到这个层次,委实有点出乎意料。

    第一瞬间他思维极其发散地想到,这句经典台词,小公主对多少人使用过?

    让赵十八和苏亚好好教她的“女子矜持法典”呢?

    向来有“女儿被骗恐惧症”的容楚难得发怔,这要换成容当当,八成就得揣摩出“爹爹为什么不笑?”“爹爹为什么没有惊喜?”“爹爹是不是不喜欢当当?”等七八个负面猜测,不过容叮叮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些的,她向来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你不来抱我我来抱你,一个箭步蹿上来,已经搂住了容楚的腿。

    容楚叹气,弯身将她捞起来,抱在另一边臂弯,左右看看。

    左边容叮叮,玉雪可人,和襁褓时期印象一样,是个极其美丽的孩子,如今眉眼长开了,更显出酷肖他的精致。右边容当当,虽然性子完全不像太史阑,却基本继承了她颇有特色的容貌,这样的容貌生为男子果然更加出色,那双眸子神秘幽黑,可以想见成年后如何颠倒群芳。真是一对祸国殃民的小尤物。

    两个孩子,把他和她的容貌性格交错继承,更上一层,真是人间完满。

    “爹爹爹爹爹爹。”容叮叮抱着容楚的脖子,笑得眉眼弯弯——啊,爹爹这么好看!她还以为李叔叔是世上最好看的男子呢!

    容楚靠了靠她的脸颊,容叮叮立即爱娇地将脸蛋贴了过去,容当当有点鄙视又有点吃味地哼一声。

    容楚鼻端都是女儿甜蜜的奶香,欢喜之余不禁又忧愁——这么自来熟!她这么亲过多少人?

    然而此刻,瞬间忧虑被巨大欢喜淹没,他怀中,是失而复得的一儿一女,他们如此美丽而优秀,小小年纪,辗转数千里,居然安然到达他身边。他们的小身体如此柔软,软到他惊叹,恍惚里似乎还是抱着当初那小小的襁褓,一转眼便看见他们生着肉窝窝的粉嫩小手,点着酒涡的明亮笑靥。

    人生至此,又一处圆满。

    他抱紧儿女,抬起眼,对面廊檐下,父母双双迎出,含笑看来,午后阳光如金烛,点亮一院的笑颜。

    ……

    次日,日宸殿。

    “哎呀,他们回来了啊!”日宸殿里发出一声怪叫,“这两小家伙,真的自己回来了?厉害!”

    哗啦啦翻动书册的声音。

    “郡王上表请立世子……”声音有点困惑,“公公不打算再生儿子了?”

    “也好。”声音立即做了决断,“来人,拟旨,封容晟为荣昌郡王世子,赐京卫骁骑卫衔。封荣昌郡王长女容昭为昭阳郡主,赐彩缎十匹,如意一柄。”

    “弟弟妹妹回来了哦……”声音转为沉思,“我答应过带他们去玩的……来人!”

    “后日开放南山皇家猎场秋狩,着在京三品以上,十五岁以下官员子弟参加!朕会亲自到场,考校京中官宦子弟骑射武艺诸术,胜者另有赏赐!”

    ……

    “两个小家伙回丽京了?”静海总督府里,太史阑不是很意外地看到了飞鸽传书。

    “真的?这下咱们可放心了,哈哈真有本事。”沈梅花挺着大肚子,对脚边的儿子道,“你小子要是有这一半本事,你娘我就省心啦。”

    “健武乖巧聪明,你又挑剔什么?”太史阑瞥一眼沈梅花,“快生了,没事别在我这晃,可以滚回去了。”

    沈梅花撇撇嘴,装模作样叹口气,“唉,怀孕真累,怀孕七个月还要操心军务更累。”

    “稍后将苏亚调回,接替你的事务。”太史阑打发走了啰嗦孕妇。沈梅花和周十二在景泰四年成亲,第二年有了一个儿子,如今又怀孕七月,她一心期盼是个女儿。周十二现在是援海军第一营统带,沈梅花是苍阑军副总指挥。早些年和东堂初开战的时候,她和花寻欢、苏亚、以及另一位苍阑军出身二五营的女将铁敏,第一战就声名鹊起,号称太史阑座下四大女将。之后苏亚被派往极东,花寻欢回丽京在京卫就职,现在已经升为京卫总指挥使,和乔雨润的西局斗得天长地久。现今太史阑麾下又有新组合“八杰”,火虎、周十二、杨成、雷元、沈梅花、萧大强、熊小佳、铁敏。当然,沈梅花对这个称号很不屑,她认为这八个人里,也就她算得上杰出罢了。

    “另外,近期还算安定,估计陛下召我回京的旨意很快就要过来,我先回京一趟。”太史阑转身,唇边终有淡淡一抹微笑,是期待也是欣喜,“梅花,给我整理行装,我要回家见儿女了!”

    ……

    “弟弟,今天咱们去见景泰蓝哥哥哟。”

    “嗯。”

    “弟弟,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没有啊,我穿的就是劲装,你也常和师兄们在极东雪山里狩猎,不知道吗?”

    “可是你屁股袋子里,袖子里,领口里……”

    “李叔叔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

    “叮叮,不要穿这么漂亮!”

    “哪里漂亮了!不就是劲装?”

    “哎呀不好不好,换那件黑的,黑的!”

    “奶奶说女孩儿家不要穿黑的……”

    ……

    容楚刚进门,就听见叮叮当当在争辩。当当手里拿着一套黑色的小劲装,叮叮满脸抗拒的样子。

    一屋子的丫鬟都在笑。

    叮叮当当住了几天,丫鬟们渐渐摸清了两个小主子的性子,发现他们极其有主张,从来自己的事自己动手,不要别人插手,处理起来也极其利索,所以两个小主子房里的丫鬟都是摆设,清闲得数虱子。

    丫鬟们也忍不住惊叹,两位小主子不在父母身边,如何就教成了这样子,平常四岁豪门子弟,饭还不会自己吃呢,这两位吃饭已经晓得给长辈布菜了。

    也正因为懂事贴心,容家两老现在整天笑得合不拢嘴,特意在他们回来第二日,就召开全体成员聚齐的盛大家宴,也算让孩子在族中正式亮相。家宴召开之前,众人猜测纷纭,都议论这对尊贵的孩子自小缺少父母教育,长在极东那寒僻之地,不知道会养成什么性子,多半要么疏于礼数,要么难以见人,谁知道宴席之上,两个孩子一亮相,容貌出众也就罢了,难得礼数周全,文雅自然。女孩子亲切些,亲切得也没失了分寸;男孩子清冷些,清冷得恰到好处的尊贵。真真是一双极为夺目的孩子,将容家嫡系旁支大大小小的孩子,全数比了下去。

    众人唏嘘羡慕之余,也不由叹息,太史阑容楚这一对不是夫妻的夫妻,无论朝堂大事还是人间琐事,从来都是胜者,连一对不在身边的儿女,都能教得超乎他人。

    后来听闻男孩子立为世子,女孩子破格封了郡主,众人也不奇怪。以容楚太史阑功勋,享受这样的破格也顺理成章,唯一有点奇怪的是——他们不打算再生几个儿子啦?这么快就立长子?

    对于这些议论,容楚就当不知道,儿女在精不在多,不是么。

    此刻他立在门前,微笑看那对孩子,男孩子穿一身黑色小劲装,越发衬得肤色细腻若有光,他目光在容当当领口袖口腰间扫了扫,没觉得鼓鼓囊囊,心想这小子,东西藏得竟然让人看不出?今天轮到谁倒霉?

    女孩子穿的则是一身粉黄色绸缎小短打,衬着她如雪肌肤剪水双瞳,嫩得如春天新出的迎春花芽,容楚看了半天,也和当当同学生出同样的看法——美得有点过了!

    “爹爹,当当说粉黄色不好看,黑色才好看!”容叮叮迎上来告状,“可是姐姐们都说粉黄的好看。”

    容楚把那件黑色小劲装拿在手里,皱了皱眉,虽然觉得女儿穿粉黄色美得过了不安心,但小小年纪让她穿死气沉沉黑色又觉得心疼,想了想指了一套珍珠白的小衣裳,“叮叮要么试试这件?”

    半晌,换了珍珠白小劲装出来的容叮叮,期待地等着爹爹和弟弟的同意。

    辉光熠熠的小郡主站在屋中,眼眸如水神容似雪。容楚和儿子对视一眼,一起摇头,“不成,不成!”

    “要么换那件淡绿的?”

    又半晌,父子俩被绝世小清新闪瞎了眼睛,齐齐摇头,“不成,不成!”

    “要么换那件天蓝的?”

    又半晌,父子俩吸口气,再次摇头,“不成!不成!”

    浅紫、粉红、月白、绯色、杏黄、水蓝……一套套衣裳换过去,那父子俩头摇如拨浪鼓,“不成,不成!”

    容叮叮同学的好脾性好耐性,终于被这对变态父子给磨完了。

    “来不及了呀!”她跺脚,再也不理那两个,闭着眼睛在床上一堆衣服中随手抓一件,“抓到哪个就哪个,不要闹了哦。”

    容楚摸摸鼻子——被女儿哄的感觉很奇怪啊……

    容叮叮睁开眼睛,得意地笑了起来——还是那件粉黄的!

    半晌,两辆马车在街口分道扬镳,容楚去京卫大营视察,叮叮当当去皇家猎场秋狩。

    容楚临行时看了看容当当,终究没有嘱咐他要保护好姐姐,不要让怪蜀黍接近小萝莉——容当当的保护欲已经够强了,再给他强调,他担心一只公兔子也会被驱逐出境。

    容府跟去了一大堆护卫保护,为了安全以及低调,他们乘坐的马车上并没有镂刻容府标志。

    容家双生子一直都是人群议论的焦点,如今他们回京,容楚也怕有人盯上。

    城门口车如流水马如龙,大多是各家府邸出城的车马,三品以上官员子弟都应诏而去,人数不算少。

    大家都在出城,车马难免挤在一起,偏偏又都是贵胄子弟,时不时便有摩擦,城门校尉忙得满头是汗——给谁先过后过?谁家官衔都比他大,谁都得罪不起。

    容府的车马因为容叮叮换装的缘故,来得分外迟些,到的时候,前头车马已经排了很长,王六拿了容家名刺,准备上前让人让路,却被叮叮当当叫住。

    “王叔叔。”容叮叮道,“麻麻说不要和人抢道,挤到前面又不能快上多少。”

    “嗯,急什么。”容当当道,“我们才是主客,让他们先去等我们。”

    王六立即收起名帖,将车子停在最后,他现在不敢和容当当多说话,怕被小主子刺激。

    好在城门拥堵也就一会儿,眼看前头松动,王六开始驱赶马车,马车刚动,忽然后头蹄声急响,一辆镶金嵌玉的马车狂奔而来,赶车人老远就甩起鞭子,大喝:“让路!让路!统统让路!”

    那马车既沉重,冲势又快,不住将路边摊贩带倒,撞得人仰马翻,马车却停也不停,隐约里头有哈哈狂笑之声。

    马车直奔队伍而来,正冲着排在最后的容府马车,赶车人速度丝毫未减,老远大喝:“前头的车快让!否则撞死自负!”

    此时王六正在驱动马车向前,队伍紧紧地排着,要挪开前头也已经没有了位置,王六怒极手一挥,几条人影从马车上飞窜而起,扑上后头拉车的马,全力后拉。飞奔中的骏马何止千钧之力,竟然被拉得微微一顿,但终究距离太近,“砰”一声,后来的那辆马车从容府马车旁擦过,容府马车一晃,半边马车角木质磨脱,木屑簌簌而落。

    那马车一擦而过,赶车人当真好技巧,竟然生生贴着容府马车,挤前了一个马身,几条人影从马车后掠过来,一脚踢向还在马上勒马的容府护卫,“滚下去!”

    容家的护卫从来也不是省油灯,拔刀便要相向,忽然容府马车一阵晃动,车厢里骨碌碌滚出一团粉黄,那团粉黄睡眼惺忪地揉揉眼睛,软声软气地道:“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吗?”

    四面忽然静了静,挤上来的那辆马车上霍然有人把帘子一掀,惊声道:“好生美丽的娃娃!”

    声音有点粗哑,却是少年变声期的声音,帘子后头露出半张还算俊秀,却微带苍白的脸。

    容叮叮站在车辕上揉着眼睛,她刚才睡着了,然后被车身相撞撞醒了,看看四周,也发觉了剑拔弩张的状态,她却是个好性子的,只要不惹着她逆鳞,一般都懒得计较,又记得麻麻关于“不可好勇斗狠”的关照,便对护卫招手,“叔叔们,回来啦,不要打架,打死人还得麻烦收尸。”

    那马车上的护卫们一开始还很有兴趣看着她,听见末一句,脸色明显噎了噎。

    蓦然又一双小手伸了出来,看出来也是孩子的手,一把将粉黄团子拉了进去,里头又传出一个清亮幼嫩的声音,“叮叮回来,不要让那些恶狗把你看脏了。”

    众人绝倒——哪来的娃娃,一个比一个毒舌?

    话声软软,一听就是三四岁的孩子,说起话来,却比成人还毒辣。

    那边车马里的苍白少年,本来饶有兴趣地盯着容叮叮,此刻听见这话,脸色霍然一变,将帘子一掼,怒声道:“来人,给我……”

    正在这时,前头队伍松动,容当当大声道:“走!”

    王六立即扬鞭策马,几匹马扬蹄飞奔,容府的马车和马都非凡品,哗啦一声便冲过了对方马车。

    两辆马车擦身而过时,容府马车帘子一掀,一只小手一扬,一线黑光闪电般没入旁边马车的车帘。

    随即里头一声惊叫“蜘蛛!救命!”正是那苍白少年的声音,哧一声,大概是他紧张太过,一把扯下了帘子,就见他苍白的脸上,赫然趴着一个毛茸茸的黑色长腿大蜘蛛。

    少年大叫之声粗哑,他的护卫们急忙冲入车内,也顾不上再去争道,容府马车迅速地擦过他们的车子,砰一声,那马车一阵大晃,啪地掉了一块车板。

    同样是擦撞,刚才容府车子被撞得还重些,但不过只落了点木屑,一比之下,就见高下。

    不过此时众人也无心去比这个高下,那少年惊吓大叫,众人忙着给他把脸上蜘蛛拿下来,蜘蛛却极灵活,从众人争相捉拿的指缝中溜走,没入车缝内不见了。

    少年惊魂未定,想起刚才那马车,霍然掀开帘子看时,城门口空空荡荡,哪里还有别的马车?

    “少爷,您看是不是……”他的护卫因为没找到蜘蛛,担心他等会还是会被咬,小心翼翼请示是不是要回去。

    “啪”一个耳光甩在他脸上,少年怒道:“我吃了这么大亏,还不赶紧追上去!”探头对外望了望,“瞧那方向,怕也是今天参加狩猎的人,追!”

    ……

    “王六叔叔。”容当当掀开车帘,问王六,“刚才那是谁家的车?”

    “回世子。”王六唇角一抹讥嘲,“这位说起来,身份颇复杂。”

    这下连容叮叮都来了兴趣,探出小脑袋。

    “这位是天节军老帅的外孙,最近刚刚拜在太后的膝下做义子,另外,他刚订了一门亲,是两广总督的次女,而两广总督新娶的那位续弦,据说是西局乔指挥使的远房堂姐妹。”

    两个娃娃大眼睛冒出一圈圈的漩涡……

    王六住了口,觉得一时也很难和两个娃娃讲清楚这其间的复杂关系,再说这也事涉朝政,实在不是四岁娃娃适合知道的。

    天节军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现在已经算外三家军中硕果仅存的一支了,天纪不动声色归了朝廷,折威那边在谈判,黄万两不是弄权的人,他的最爱就是做生意,商人无利不起早,就算要将折威军交出去,他必然也要先得到令他满意的安排,不过这事有容楚处理,折威的回归也是迟早的事,那么就剩下天节。

    天节原本是三军中最纯粹,最忠诚,也最受信重的一支,多年被派驻守卫丽京便可见先帝的信任。但也正因为如此,忠心耿耿的天节老帅,不能接受朝廷的“过河拆桥,兔死狗烹”之举。向来坚执忠心的人都有点倔强认死理的毛病,他自认为对皇朝忠心不二,幼帝竟然受人挑唆,对他不信任,实在令他寒心,并且但凡这种人也有些刚愎自用的毛病,他也不放心将天节交到任何人手里,尤其不能交给那个太史阑——牝鸡司晨,女人岂可为帅,掌一国军权?

    也因此,天纪和折威的结局,对他来说便如敲响了警钟,眼看危机在前,天节孤掌难支,老帅焦心之下,趁夜入永庆宫,和太后造膝面陈军权不能交于太史阑的一二三四个理由,正中皇太后下怀。

    皇太后当时刚刚失去康王,同样觉得孤掌难鸣,眼看京中军权就要全归皇帝之手,焦灼得日夜难眠,夜夜做噩梦就是突然被皇帝暗杀。如今天节老帅主动效忠,真如瞌睡遇上了热枕头。

    至于那晚他们到底聊了什么,太后给了天节老帅什么许诺,没人知道,不过可以猜得到的是,必然是给天节老帅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天节军在京郊频频演武,隐隐摆出对峙之势。而当时南齐其余军力除了本地戍守之外,大部分都在和东堂或者西番交战,国家外患未平,实在不是内斗的好时机,皇帝也好,容楚也好,三公也好,太史阑也好,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不顾大局争权,搞得国家乌烟瘴气。一致同意维持现状,等待静海和西北边境彻底平定再说。

    所以在这两年,朝中两大集团又渐渐形成,皇帝派系和以天节为首的,太后背后撑腰的半军方派系。“千层糕”式的军力分布,使双方暂时都维持在一个均衡的力场。双方都在不断合纵连横,扩充实力,紧密联系,期待有朝一日,能够给予完美反扑。

    所以天节老帅的外孙会成为太后的义子,太后派系的两广总督会娶了乔雨润的远亲。说到底,只为了利益联系得更紧密罢了。

    有人曾预言,早在三年前,国家三军就应该大一统,但静海和西北的战争,延缓了这一进程,一旦外患平定,这个国家,将会立即陷入内乱。

    换句话说,现在真正能牵动南齐局势,影响未来几十年政治格局的人,是太史阑。

    她手上数十万大军,一旦从对外战争中抽身,反压天节,南齐的中枢,必将发生大乱。

    所以这些年,她和容楚一样,是刺客的目标,暗杀的对象。也因此她不去李家神山,一方面戎马倥偬,一方面也是不想把任何危险带给孩子。

    王六等人作为容楚贴身护卫,对这些利益关系自然清楚,这个苍白少年晏玉瑞,目前在丽京可以算是地位高贵,人人趋奉,也就养成了一副跋扈性子,据说私下里很有些不法行为,还颇有些令人难以启齿的奇特爱好,只不过他身份高,又有掌握刑狱,鬼哭神号的西局撑腰,往往给他收拾好残局,一般人寻不到他把柄罢了。

    王六鼻子里冷嗤一声——什么寻不到把柄?自家主子如果肯出手,十个晏玉瑞也死了,只不过主子不屑而已。另外这种纨绔留着,将来迟早会给天节老帅带来麻烦,给敌方多几个祸害何乐不为。

    不过如果他惹到少爷小姐……

    王六的脸色阴沉下来,容当当瞧着,撇撇嘴,不以为然地缩回头。容叮叮早已笑嘻嘻玩玩具去了,根本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倒是王六不放心,让护卫等下好生看护,以免那个纨绔追上来,再惹出什么事来。

    等他们到南山猎场的时候,猎场门口早已停满了车辆,不过皇帝还没到,众人都在门口三三两两聚集等待。

    景泰蓝今天想带弟弟妹妹好好玩玩,顺便让丽京贵族少年们都认认门子,免得以后冲撞了他家宝贝,因为怕两个娃娃玩不尽兴,特意只要求十五岁以下的少年男女参与,又提前命人在猎场内布置了一些游乐场所,尽心要博弟妹一欢。

    提前赶到的京卫正在猎场内外巡检,京卫指挥使花寻欢早早到了,在门口没有看到容府的人过来,就先带了人进去再做仔细检查,留了一队护卫在门口维持秩序。

    这边三三两两都在议论,好端端的陛下怎么忽然想起来秋狩,又限定了年龄。南齐武风不如大燕浓,也正因此,春秋狩猎是常有的,皇室希望借此机会督促官宦贵族子弟强身健体,习练武艺,不要成为一群手不能提的酒囊饭袋。不过以往都安排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青年,娃娃皇帝年纪小,参与得也少,今天这架势,看起来倒像娃娃聚会,各家各府都多派了护卫,小心地护卫小主子。

    猎场暂时不许进入,没事干只能说闲话。

    “陛下怎么忽然想起来秋狩?”

    “不知道啊,年纪还定那么小,我三个弟弟趁机都跟来了,吵死人了。”

    “说到年纪,以往都是十五岁以上者参与,这次规定十五岁以下,那小霸王不正够上年龄?今儿可不要闹出什么事来。”

    “哪个霸王?哦哦晏家!他也来了?不一定吧,这小子懒出了名,只喜欢自家后花园和女人混,哪有心思来玩这个。”

    “来了也无妨,他向来不是只喜欢女人么,据说老少通吃哈哈……”

    “今儿好像有几家武将世家的小姑娘到,嘿嘿……”

    “说到小姑娘,先前我在城门等候时好像看见有个小女孩,小小年纪,十足美人胚子啊……”

    “哪里哪里?快指给我们瞧!”

    人群微微骚动起来,都在四处寻“貌美小女孩”,骚动声将一个犹疑的低低声音淹没。

    “听说这次秋狩是为两个孩子接风来着……”

    ……

    叮叮当当到的时候,因为马车低调,没人注意。

    负责牵引马车的人,以为他们也就是哪家三品官的儿女,虽说三品官不算低,但今日豪门子弟云集,三品官实在也不算什么,便将他们的马车安排在边上的角落。

    容叮叮下了车,容当当顺手递给她一个面具,容叮叮欢天喜地地戴上,去找人玩了。

    两人出现的时候,众少年也有些讶异,四五岁孩子毕竟太小了些。看着那两个一红一黑的面具,都认为是孩子玩意,也没理。

    容叮叮找到几个武将世家的女儿,和她们聊起来。容当当看看四周,眼神不屑,蹲在一边看蚂蚁。

    一群孩子装模作样拿着弓,在四面梭巡,偶尔看见山坡上有只兔子窜过,都抢着射箭,那些不辨方向乱七八糟射出的箭,兔子没射着,倒让四面八方的人群纷纷走避,生怕不小心挨上一冷箭,那些小子们觉得好玩,哈哈大笑,护卫和士兵们敢怒不敢言,大多都在赔笑。

    有几个孩子,抓住了一只小野猫,抓着尾巴拼命甩来甩去,那只猫拼命地惨叫,孩子们呼啸而过,踩烂了草皮。

    容当当看着蚂蚁搬家,马上有人过来,解开裤子撒了一泡尿,将那个蚂蚁窝冲毁,完了把裤子一系,看也不看容当当,扬长而去。

    一边看着的王六正要追过去教训那小子,给容当当拉住。

    “王六叔叔。”他奶声奶气,口齿却很清晰地问,“丽京的孩子们,都是这样的吗?”

    王六叹口气,道:“自古官家子弟多纨绔,在哪都是这样的。想到这群小混账以后是光武营和京卫的储备人才,我这脑门就痛。”

    容叮叮走了过来,打个呵欠,懒洋洋地道:“这群小丫头们无聊死了,就会说谁的衣服好看谁的花粉香。”正好听见这句,她眨眨眼,“什么叫储备人才?”

    “在京三品以上官员子弟,不需要通过文武试,成年后直接进入光武营或京卫,或者供职朝廷,是未来朝廷官员和皇帝亲卫的主要来源。”

    “你是说,”容叮叮若有所思,“景泰蓝哥哥,以后要靠这批人治理国家哦。”

    王六想了想,还真是这样的。

    “那怎么行。”容当当忽然哼了一声,“我将来会很累的。”

    王六呆了呆,还没明白当当少爷的逻辑,就见他站起身,向人群走去。

    ------题外话------

    苦笑一下,亲们,我食言了。我原以为我能在十二月底结束,我也做好了准备,最近几天我疯狂码字,连题外话都没空写,一心想完成我完美始终的梦想,结果到昨晚12点我终于认识到,书还是得拖到一月了。

    我可以仓促完结,但势必影响文本质量。想了想,还是顺其自然。好好写,善始善终,才对得起读者的订阅。

    这几天是积攒了一些稿子,但因为写得太赶,感觉不满意,我还是要回头重整,而且前几天太用力,伤了身,要歇一歇,所以节奏还是和原来差不多。这回绝不会拖到下个月了,预计一月中旬结束。

    虽然我有点遗憾,强迫症毛病犯了。但仔细想,这本书跨了年,也是很美好的事,从13(一生)走到14(一世)。

    也期望能和读者长长久久。

    元旦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十二章 小魔王降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2并对凤倾天阑第九十二章 小魔王降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