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南齐双帅

    死亡前一刻,心志特别清明,她忽然觉得四面的惊叫特别响,人声特别喧嚣——只是一角混战,就算她要被砍中,似乎也不该这么多人惊呼?

    她霍然睁开眼,第一眼还是看见闪电般劈向自己面门的刀。

    电光石火间,还看见霍然转身的苏亚惊骇的眼神,还有赵十八在跳起大叫……

    她心中模糊地飞快地掠过一个念头——他那么兴奋干嘛?跳那么高,也不怕被当做靶子……

    刀将落下。

    忽然人群一阵骚动、推挤、奔逃……在她身前的一个人猛地似乎被身后大潮推动,猛地倒下,砰一声将她撞倒,随即她听见咔嚓一声,伴随一声被淹没的惨叫——那一刀,砍在了那临时替身的后颈上。

    她怔然,不确定发生了什么,想爬起,却推不动身上的人。她躺在地上,看见许多双穿着草鞋的脚,慌乱地从她眼前蹦跳狂奔而过,四面都是五越人惊慌的叫喊,人潮用比先前更快的速度,退了下去。

    前头赵十八在大喊大叫,狂舞跳跃,声音里满是绝处逢生的欢喜,“哈哈哈哈哈哈你小子来了!你小子来啦!哈哈哈哈来得巧来得好来得妙啊!哈哈哈回去我一定给你姐说帮你表功啊啊啊……”

    她呆了一呆,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时,忽然又觉得荒谬。

    当初那般的想他出现,他没有出现,如今什么都不想,他却能在这样的时刻,巧而又巧地到来。

    她扯扯唇角,想笑,忽然眼底便蒙了泪。

    她想起身,也想像赵十八那样欢呼喜悦,但忽然便浑身软软,失了力气。

    前头有大批奔马扬蹄而来,远远地旌旗如林,她被尸体压着,看得见远处最前面飘扬的旗帜,一面“天顺”,一面“邰”,在风中猎猎。而她身后,五越人如潮卷去。

    万军狂奔,逐敌于她身前。

    只一霎,那些兵马已经卷到近前,老远地她听见邰世涛的声音,清朗而坚定地响起,“十三……哦不……十……八兄,别来无恙!请恕世涛正在执行军务,无法下马拜见……”

    “你去!你去!”赵十八大笑,连连摆手,忽然又叫,“哎世涛,容……”他回头,寻找容榕踪迹,这才发现容榕不见,惊得脸色一变,随即才看到被死尸沉沉压住的容榕,急忙大叫:“哎她在……”忽然一阵风从他身边狂掠而过,竟然是邰世涛不及下马,带着军队,将要卷过道路,眼看最前面他的马蹄,就要踏上路边尸身——

    赵十八惨叫:“尸体下面有……”

    容榕此刻也心中狂跳,邰世涛似乎急于追逐那批五越人,来得极快,她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看见他高大马身的阴影已经降临自己头顶。

    难道……难道自杀没死成,却要死于他的马蹄之下?

    她苦笑一下,觉得命运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恢律律——”一声长嘶,四面风声一卷,随即一静。

    赵十八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苏亚扑出的身形一顿。

    容榕忐忑地睁眼,就在死尸之下,倾斜的一角天空间,看见半空高悬的马蹄,马腹挡住了大半的阳光,只留一大片灿烂的金,在那人飞扬的铁色衣角尖闪烁。

    那般骤然停马,半空勒缰,以至于他手臂绷紧,线条如钢铁般,在她视野里延展。

    又是一声马嘶,马蹄终于落下,踏在她身边地面灰尘四溅,离她的衣角只有三寸。

    逆光,日色横射,她看不清他的颜容,只觉得那段目光将自己笼罩,带三分惊异,三分复杂意味。

    她涨红了脸,忽然惊觉此刻自己的姿态太不雅,可是死人真的很重,她用尽力气,拼命推……

    身上的尸首忽然被掀掉,一只手递到她面前。

    她怔怔地看着那只手。

    四年不见,生死之境别离,再见依旧是生死之境,她却忽然失去勇气,不愿再看他的脸,只盯紧那只手。

    这只手比印象中黑了些,当年的薄茧已经磨硬,指节修长,看来有力。

    她恍惚记起自己不曾碰触过他的掌心。

    那手顿了顿,并没有停留,很干脆地递上前,抓住了她的手,一拉。

    容榕有点茫然地站起,一抬头,对上对面男子的眼眸。

    四年,少年成青年,不知何时,也生了渊停岳峙的气度,不算高壮,却如山巍巍而立。

    他眼眸乌黑晶莹,闪烁琉璃般的光彩,依稀还是当年的眼睛,唯一不为风霜所改。

    邰世涛也在看着她,四年,当初稚气尚存的活泼少女,如今已经成就沉静美妙颜容。眼神澄澈,摇动着这一天的日光碎影,每一幕影子,都似乎是当年海上相遇,生死与共,浪花和水波,打湿青涩的记忆。

    四目相对,四面便忽然一静,呼吸到此处放轻,怕将蹑足而来的旧事惊扰。

    忽有哨声响起,尖利。

    他一惊,仿似忽然醒来,竟然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一笑看得她心中一悲又一喜,恍惚少年。

    随即他蹲下身,捡起一样东西,要放到她掌心,她怔怔地还不知道接,他上前一步,忽然举手,靠近她的脸,手臂抬起,整个围住了她的脸——

    她大骇,心砰砰跳起,下意识要让,忽觉耳垂一痛,随即他已经退了开去,混杂着征尘和青草香气的男子气息一近便远,的男子气息一近便远,衣角翻飞而起,将一片日色遮没,他已经上了马。

    他在马上挥挥手,指了一队士兵留下,随即对赵十八歉然一笑,扬鞭。

    “啪。”鞭声脆响,骏马扬蹄,卷起一片烟尘,在前方官道上一闪不见。身后更多骑兵立即跟上,黑色的钢铁洪流,怒龙般远去。

    苏亚扶着她避到一边,欢喜地道:“世涛留了一队士兵保护你,军方一路通行更方便,这下好了。”

    她心中似热,又似凉,悲喜交集,胸中似有潮起,梗住咽喉,浑浑噩噩也未将苏亚的话听在耳中,只下意识抬手,缓缓摸了摸耳垂。

    耳上,一枚沾了泥尘的硕大粉红珍珠耳坠,在指尖圆润地颤动。

    那颗粉红耳珠,生死之刻,坠落尘埃。

    在下一刻惊喜的相逢中,被他轻轻捡起,戴回了她耳畔。

    ……

    九月十六,五越宣布立国之日,整个南齐也在震动,李家这一手让南齐朝廷震惊,万万没想到,江湖草莽,也能左右天下局势,万万没想到,素日交好朝廷的武帝世家,竟然是五越之主的遗脉。

    若是平时,众人不过一惊一笑,随便派外三家军哪支去平了也罢了,然而此刻,内忧外患,兵临城下,五越在此时要求独立,并有占据南齐北地之势,对现今的南齐,实在是不小的冲击。

    消息传到皇宫,景泰蓝吁出一口长气,忽然想起当年随麻麻前去北严,马车里那段对话。

    “她是我的……”

    “是。”

    “你别抢……”

    “若我想抢呢……”

    “……我和你换。”

    “您拿什么来换呢……”

    当日戏言,一语成谶,他想要他拿什么来换?极东一地,北部江山?

    那时年纪小,但这话依旧记得清晰,或许当时李扶舟的笑容太含蓄,或许他内心深处有所感应。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消息传到郡王府,容楚负手而立,看庭前落花,悠悠停泊于花池。

    很多事彼此心知,也曾用尽心思,但望不必走到那一步,然而终究走到那一步。

    可即使走到这一步,他也始终也没能明白,李扶舟到底是怎样想的。

    当初救助叮叮当当,他听说,李家曾有不少人反对,是李扶舟力排众议,将孩子接上山;孩子上山后,又有人开始动歪心思,建议他扣留这对孩子,奇货可居,他将谏言的人远远打发出去,终生不许回神山;他似乎很单纯地照顾两个孩子,明明知道他们的重要性,却从未想到凭借他们的身份和他给予的恩德,去要求容楚和太史阑什么。

    容楚浅浅一笑,或许,这正是扶舟的高明之处吧。

    李扶舟不要,不提,不望报,那么他和太史阑,尤其是重情义的太史阑,才会束手束脚。

    他微微叹息,看向前方半山上的高阁——自从李家起事消息传来,她就将自己关在那里。

    这个消息,对她打击,想必也颇大。

    打击的不是李家起事这件事本身,其实这事他和太史心中有隐约有预感,之前摸到了太多蛛丝马迹,稍稍清理便能猜到大概,只是当这一日终于到来,终究不能免内心失落。

    当真相剥脱,往事凸现,那些过往的美好,便似乎都染上了杂质,变得不再纯粹。

    无论如何,那是她曾经真心喜爱过的一切。

    似是感应到他的注视,那扇门忽然打开,太史阑从里面走了出来,她依然整洁,利落,腰间紧束,手拿长剑,一副要上城巡视的装扮,和以往每天一样。

    只有他看见太史阑眼底一霎过的萧索。

    他迎上去,她也迎着他的目光,并不需要说什么,他们相处到了今日,每个眼神都满满默契。

    “上城?”

    “嗯。”

    “季宜中等待已有很久,也已经将天节大营的重武器都运来,今日必是极限,他要动手了。”

    “所以,我去答复他。”

    她语声缓而坚决,字字清晰。

    “我陪你。”

    “嗯。”

    他携了她的手,一并前行,背影一般笔直而从容,是秋色里最为和谐的一笔。

    身后忽然传来软软的童音。

    “爹爹,麻麻,你们是去打李叔叔的吗?”

    两人回身,就看见叮叮当当站在身后,叮叮没有如往常一样,一看见他们就腻着滚进怀里,正咬着手指头发问,大眼睛里满是困惑。当当站在一边,微微垂着头,他们只能看见他紧抿的唇线。

    容楚和太史阑对视一眼,无奈地一笑——孩子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最起码想瞒什么要紧信息,瞒不住。

    瞒不住就正确对待,孩子有知情权,不能让他们自己去瞎想,然后受伤。

    容楚蹲下身,揽过两个孩子。

    “我们不是去打李叔叔,我们是去解决一下围困丽京的敌军。”

    “可是,”容叮叮说,“听说李叔叔要打仗了,你们迟早会去打他。”

    “也许会,也许不会。”容楚一笑,“要看李叔叔最终怎么抉择。”

    容叮叮皱着小脸在思考这个会不会的问题,容当当忽然道:“如果李叔叔也打到丽京了呢,或者皇帝哥哥要你们打到极东呢。”

    “那么爹爹和麻麻会去接战。”接话的是太史阑,“因为阑,“因为我们要保护你们,保护你们的景泰蓝哥哥,保护丽京的数十万百姓。”

    “李叔叔不会伤害我们!”容叮叮立即反驳。

    “他也许不会伤害你们,甚至不会伤害爹爹麻麻。”太史阑道,“可是他的部下会杀人,他也不可能放过所有人,一场战争一旦开始,城门想要攻破,总要以死亡为代价。”

    她平静地述说战争的残忍,并不避讳四岁的儿童。

    叮叮当当不说话了,连当当都开始痴痴地咬起指头,这是难以接受的事情,他们一时还不知道怎么表达心情。

    太史阑很满意两个孩子没哭,她让他们从小就知道,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爹爹和麻麻会庇护你们,不会让你们在我们之前受到任何伤害。爹爹麻麻也会尽量争取,和李叔叔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太史阑道,“但你们必须明白,人有爱憎,也有大义大节之前的取舍。当情义两难或者出现冲突的时候,我们必须清醒地做出正确的抉择。”

    容楚有点心疼地看着两张皱着的小脸,却并没有阻止太史阑近乎残酷的教育。

    叮叮当当不是普通的富家孩子,他们是郡王和公爵的孩子,就算以后不打算有所建树,他们的身份也注定他们面对的抉择和承担,较常人更多。

    他们必须勇敢有担当。

    叮叮当当思考了很久,游魂一样飘走了,太史阑看到当当慢慢地束起一条内藏暗器的小腰带。

    “太史,”容楚站起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但望你不要有被迫做抉择的那一日。”

    “我也但望。”她回身,面容平静,眼神却极黑。

    他站直身体,微微晃了晃,太史阑立即敏锐地注视他,“你怎么了?”她探头过来看他臂上伤口,“是不是伤势有什么反复?”

    “没事。”容楚按住她欲待去看他臂上伤的手,笑道,“许是昨晚睡太迟。”

    “不要操劳太过。”太史阑道,“战争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累倒了没人照顾你。”

    她一边面瘫脸说着没人照顾他,一边扶住了他的臂膀。抬头看看他的脸,微觉憔悴。

    容楚好笑地挽住她的手,给她理了理头发,“还说我,你自己昨晚几时睡的?”

    太史阑想了想,摇摇头,她不觉得自己睡得晚,因为已经习惯了。

    容楚怜惜地抚着她的眉头,心中忽然盼望这一仗迅速打完,天下早归安宁,于她三尺安睡之地,终得好眠。

    天知道老天怎么给她安排命运的,她永远处于风口浪尖,这次季宜中反叛,依旧还是因她而起,这让她近日在朝中,也背负了不少压力。

    两人把臂向外走去,去面对这纷繁的天下诸事。

    “太史,”他忽然道,“你信不信我?”

    “信。”太史阑答得毫不犹豫。随即转头看他。她眼神清湛,倒映他难得沉肃的眸子。

    容楚不会无缘无故问这话的。

    “那就好。”他握了握她的臂,“你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有多少浮云遮人眼,无论情况变得有多糟糕,你只需要相信我,相信我一直在你身后。相信我是你的夫,用你们那的话来说,丈夫。”

    太史阑抬头,认认真真望进他的眼。

    “你信我,我信。”

    ==

    景泰六年九月十五夜,天节军营里所有将领都辗转难眠。

    乔雨润也睡不着,在铺上翻来覆去,压不住心底燥热。

    他……他终于还是起事了,此番她和他,算是殊途同归,终于等到了沧海汇流的这一日,这是不是预示着,他们终究有机会,走在一起?

    忽然她睁开眼,看见帐篷门口一个黑影,她警惕地握住了被下武器,随即道:“太后。”

    “雨润。”宗政惠站在帐篷口,目光在她的鲛衣上掠过,缓缓道,“把遗旨取出来吧。”

    乔雨润抬起震惊的目光。

    ……

    一刻钟后,天节军主帅帐内,季宜中喜极而泣,双手接过那份遗旨。

    “微臣谨领先帝旨意,定当倾全军之力,讨伐奸佞,匡扶皇朝正统,还我清平河山!”

    他双手微微颤抖,有了这份遗旨,他就不再师出无名,不必背背叛之名,不致晚节不保为万人唾骂,他秉承的是先帝旨意,出的是正义之师,是为了皇朝大治万年。

    是皇帝被奸佞蒙蔽乱政,他持先帝遗旨,铲除奸臣,推翻昏聩统治,重立英明之主,为南齐重新博得生机。

    在他看来,景泰蓝如此偏听偏信,一力袒护太史阑,那自然是昏君。

    他浑身充满使命感和责任感,不仅为可以替女儿外孙报仇欢喜,为天节可以在自己手上保住而欢喜,也为自己能有机会主宰皇朝命运,成为匡扶新主的从龙重臣而欢喜。

    乔雨润站在帐篷边,看着他感激涕零地谢太后信重,看着那夹层里藏了遗旨的鲛衣,嘴角笑意,微微有些讽刺。

    真的难以置信,太后和康王,竟然想得到将遗旨,以这种方式藏在她这里。

    他们……对她其实从无信任,不是么?

    她抬起眼,和宗政惠目光交汇。

    随即各自滑过。

    ……“轰!”一声巨响,丽京城门上出现微微的凹坑。

    “攻城啦!”几乎瞬间,城头上呼喊声起,无数士兵冲出城楼,看见黎楼,看见黎明前的黑暗里,巍巍黑潮狂啸而来。

    景泰六年九月十七,季宜中在数日等待之后,终于破釜沉舟,于城下昭告先帝遗旨,称皇帝无道,孤臣不惜力挽狂澜,并对丽京发动了攻击。

    皇帝以容楚为帅,主持丽京所有军力。

    没有用太史阑,是景泰蓝体恤她辛苦,也不愿她上城作战,忍受季宜中的叫骂。

    不过对于太史阑来说,敌人的叫骂早就听惯。大家份属敌对,当然不会甜言蜜语,谁要把不喜欢你的人叫骂的话当真,那是和自己过不去,她没那么傻。

    她依旧上城,选择和容楚并肩作战。

    相识六年,在一起五年,聚少离多,各自为战,她还真的从未和容楚并肩城头御敌,这样的机会,她不想放过。

    天还没亮的时候,季宜中发动攻击,城头上京卫和上府军严阵以待,季宜中几日准备,动用了能带来的所有的床弩和抛石车,床弩所用之箭粗如儿臂,抛石车所用的石块巨大。

    粗重的箭矢和巨大的石块呼啸着穿越长空,恶狠狠砸向城墙,随之而来的是燃烧的裹着干草的泥团,天空中青光连闪,撞击声震耳欲聋,每块石头砸落,城头上牒垛顿时被削去部分,底下石车在一遍遍的撞城门,无数士兵如黑色狂潮奔来,蜂拥而上,利用勾索拼命攀爬城墙,从上头俯视便见蚂蚁般涌动的人头,不停栽落,再锲而不舍继续爬。

    丽京士兵自然不会任由城墙被轻易攻破,他们拼死抵挡,连射带刺、连砸带呛、连烧带浇,并训练有素的点燃火炬伸出墙外,眩目的火光耀射,城头上便成了盲点,攀墙的士兵看不清墙头情况,墙头的守军却将来敌动向看得清清楚楚,造成了一方被动挨打的局面。

    城头上,先期爬上的士兵和联军士兵面对面的肉搏,长刀入肉的声响嚓嚓不断,鲜血和肌骨在这里仿若泥石土木,被大肆砍伐,而生命贱若蝼蚁,时时被踩在军靴的脚底。

    季宜中同时选择了三个较为薄弱的城门发动攻击,其中以往用来运送棺材,出入秽物的西城门,因为守军较少,离皇宫和城中较远,反而受到了最猛烈的攻击,战事最激烈的时候,城头上汗流满面的守城士兵们,看见一大队骑兵踏道飞驰而来。当先两骑,一黑一白。

    城头上士兵开始欢呼——郡王和大帅来了!

    容楚和太史阑飞步上城头,容楚还是寻常衣袍,他是出名的打仗不穿甲,衣袂飘飘,任何时候都精致洁白如明珠,太史阑一身黑衣黑甲,扎束得利落,似一颗暗中熠熠的黑曜石。

    两人这样站在一起,竟也令人觉得和谐的美。

    两人在众人欣喜信任目光中三步两步上城,来不及和守城将领说什么,各自据城一方。

    城头两侧,稍稍对望,她眼底是他宽袍大袖谈笑面对万军的风采,他眼底是她甲胄宝剑横眉俯瞰天下的风华。

    一笑转头,各自凝神。

    城上城下也都一静,人们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传闻天下的郡王和国公,南齐历史上一先一后的名将,最出色的一对大帅男女,今日,齐上城头!

    这注定是百年难遇一幕,所有人禁不住呼吸发紧,热血沸腾。

    人人睁大了眼睛,想要看这一对传奇大帅如何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或者两位大帅,还有一场无声的比斗,看谁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然后相视一笑,成就另一段战争佳话?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容楚袖子捂嘴,咳嗽两声,有点气喘吁吁地道:“刚才一阵急马奔驰,以为此处危急,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说完要了把椅子,施施然坐下休息了。

    众人:“……”

    太史阑唇角一扯,看看容楚的懒散,再看看众人的期待目光,不禁好笑——万军战阵,其实拼的就是士兵的素质和武器的优良,个人战力发挥作用有限,尤其这种守城战,一个好的主帅,不过就是身先士卒和正确指挥罢了,还能做什么?这些人难道期待她和容楚衣袖一挥,万军湮灭?

    尤其容楚善于野战,战术灵活,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守城战,对他来说就像看见小孩子你咬一口我咬一口,哪里提得起劲来。

    据说这家伙甚至从来不身先士卒的,他都躲在后方偷懒,和她是两种作战风格,一个狡黠,一个狂放。

    太史阑手指按在城头,很认命地接下了毫无技术含量的任务。

    她往城头一站,连天节军都暂停攻击,忍不住抬头打量那名动天下的传奇女帅。

    高挑修长,脸容冷峻,迷蒙的晨曦里,隐约可以感觉那一段目光毫无感情。

    众人有些颤栗,季宜中却毫无感觉,愤怒的目光似要将太史阑烧化。

    他手臂一挥,又一轮攻城号角吹响。蜂拥的人潮中他大喊,“杀太史阑者,赏副将,黄金万两!伤其者,赏参将,黄金千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批大批的骑兵拍马冲城,卷起黄黑色狰狞的烟尘。城头上士兵怒喝回击,太史阑不过一声冷笑。

    容楚忽然来到她身边,轻轻道:“乔雨润和宗政惠定然在他军中。”

    太史阑点头。

    “我想先杀了乔雨润。”容楚道,“她才是最大的变数。”

    “怎么杀?”太史阑皱眉,“她连头都不冒。而且我相信,就算我约战她,她也不会理会也不会理会。”

    过往四年,乔雨润在朝中,已经赢得了著名的“缩头乌龟”称号。她将西局总部迁往城郊永庆宫附近,建高墙铁网,地下通道,四年来硬是没有出过她西局总部一步。西局早已没有了侦缉之权,名存实亡。她的官位职衔也早在景泰三年就被剥夺,可如此正好给了她机会,她可以名正言顺不上朝,不出门,不参加逢年过节朝会,而在那个阴森森的大院里,一些她最亲信的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失势而离开,继续为她效命。包括她在外头撒下的探子网络,从明面转向地下,虽然这些年被剪除得七七八八,但免不了还有些漏网之鱼。景泰蓝一直想对她动手,但不想大张旗鼓引起丽京动荡,他们一直在等她出洞,可她就是不出洞,在自己的洞里隐秘地呼吸着。她用自己的手段,捆住那群手下,令他们不敢离开她身侧,一起等待一个机会的到来。她等了那么多年,忍了那么多年,此刻终于离开丽京,自然不会现在因为谁几句挑战就冲动。

    相比于太史阑视乔雨润为大敌,容楚却似乎没怎么把她当回事,只淡淡道:“会有法子的。”

    太史阑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其实我早先做了件事,那件事如果利用得好,说不定能给乔雨润带来杀身之祸,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说完在容楚耳边悄悄说了几句。

    容楚眼睛一亮,点头道:“确实好法子,如果这次不能奏效,这法子也能用一用……”他沉吟了一下,道:“你约季宜中比箭。”

    太史阑一怔,她不擅长箭术。

    “你不擅箭,但也没有箭能伤得了你。”容楚道,“你要让季宜中受伤,受重伤,但不至于死……乔雨润会在那时出来。”

    太史阑想了想,愕然道:“你的意思,乔雨润觊觎着季宜中的军权?”

    “然也。”容楚道,“她和宗政惠这种人,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一定在想着把季宜中的军权拿到自己手里。什么样的法子可以拿到军权?自然是季宜中死了,而她又得到了季宜中的信任,临终托付。当你出手重伤季宜中的时候,她一定会在那时候出来救人,在万军之前示好,好获得天节军的信任。我可以在那时出手。”

    太史阑忍不住要佩服容楚诡计多端,揣摩人心便如当事人。只是她还有疑问。

    “可是,相隔这么远,万一她没死,岂不是我们助她夺取军权?”

    “你伤不伤季宜中,军权都一定会落到她手里。”容楚道,“季宜中不会是她对手,迟早会被她害了。我们今天出手伤季宜中,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好歹我们还能把她骗出来露面一次。”

    太史阑叹息一声,道:“季宜中一死,军心不就乱了,咱们还胜不了?”

    “季宜中死了,季家三子还在,天节不会乱,谁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迟早遭受反噬。”

    “容楚。”太史阑忽然想到了什么,凝视着他,“乔雨润能活到今天……你不是你故意放手?”

    乔雨润再深居简出,死不见人,以容楚的手段,真要杀她,也不会四年里都找不到机会。

    容楚默了默,随即一笑。

    “太史,”他意味深长地道,“毒瘤总是要给它一个拔出的机会的。”

    “你的意思……”太史阑若有所悟。

    “乔雨润死容易,可是她一死,她那些手下会落在谁手里?必然是宗政惠,偏偏宗政惠又是个不肯忍的,她有了人,就会想杀人。一个蠢材所能造成的破坏力,远胜于一个聪明人。因为她不懂隐藏,毫无顾虑,蛮干蛮杀,而偏偏她又是太后。”

    “实力宁可掌握在乔雨润手中,也不能掌握在宗政惠手中。”太史阑点头,“乔雨润首先惜命,而宗政惠会做出什么,却更难以预料。”

    “你看。”容楚笑吟吟地道,“她缩就缩着呗。再怎么缩,终究有要用的一天是不?只要她一出头,面对的就是全军覆没。乔雨润前几夜出城时,调动了手下所有的力量,明的,暗的,然后被我们一网打尽。现在她和宗政惠,都是孤家寡人。所以我刚才说,她一定会出来救季宜中,因为她已经别无选择,没有手下没有力量可依靠,她会恐慌得睡不着。”

    “乔雨润今日死,最好。不死,她可能拿到军权,然后,她身边有个身份高于她宗政惠……”太史阑忽然明白了容楚的意思。

    “两个女人,两个性子都非常自私狠毒,权力欲望强烈的女人。她们一个有地位却无军权,一个有军权却地位稍低,在这风雨飘摇时刻,你说,是宗政惠能放下架子,不争权夺利,全心成全乔雨润呢,还是乔雨润能继续忠诚,带着自己的十几万大军,继续奉宗政惠为主?如果两人都做不到,那么她们会发生什么?”容楚笑得十分亲切。

    太史阑默然。

    会发生什么?

    了解这两个女人的,用手指猜也能猜到。

    她忽然也觉得有点麻麻的——容楚揣测人心,推算后步,真是天下独步。

    这么细密的心思,做他的敌人真是悲剧。

    “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她忽然道。

    “我猜你在庆幸嫁给了我。”容楚一笑,“来,阑阑,你我联手,一日之内让他们退兵,也叫天下都震一震,好不好?”

    ------题外话------

    一月八号八点,一八八。一八八,大家发,大家发,月票撒,月票撒,哈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十九章 南齐双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9并对凤倾天阑第九十九章 南齐双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