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夫妻相性一百问:

    主持人:咳咳,各位,大家好,这里是玉树临风千娇百媚人见人开花见花开苍蝇见了倒头栽的桂氏老大大桂圆,今天呢,我要主持一场别人早已写烂,但桂氏大家族诸位主角从未经历过的、隆重的、精彩的、开天辟地的、万众期待的……

    太史阑:“废话真多,杀了。 ”

    容楚:“太史,最近挺无聊的,玩玩二货也好。”

    ……

    主持人:“……以上两只很无耻有木有?大家对这两只的相性一百问很期待有木有?对这两只践踏大桂圆很不忿有木有?木有关系,没有永恒牛逼的主角,只有永远变态的作者。等着。”

    太史阑:“你再废话,等着。”

    容楚:“主持人你能快点吗?我还得赶着回去修补套套。”

    太史阑:“嗯?”

    容楚:“嗯。手套,你做给我的手套坏了。”

    太史阑:“刚做不久,怎么就坏了?”

    容楚:“嗯,叮叮咬破了。”

    主持人:“……叮叮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累觉不爱。”

    容楚,微笑,“我会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累觉不爱。”

    主持人:“下本书让你打酱油谢谢。现在开始——”

    主持人:“姓名?”

    太史阑:“天下归元你改性了?这么废话的问题也问?你在凑字数赚V是吧?下次不要再说我和你很像,我一直觉得很丢脸你造吗?”

    容楚:“你起名的水准不怎么样,听说读者有人叫我楚妹。”

    主持人(摸下巴):“早知道起名叫容黑……”

    主持人:“年龄。”

    太史阑(睨视):“不知道!”

    容楚:(微笑):“不知道。大概永远二十二。”

    两人齐声:“天下归元你有把每本书的男女主年纪理清楚了么?你这么蠢你妈妈知道吗?”

    主持人:“……我擦,性别!”

    太史阑:“滚。”

    容楚:“我只对你设置的我性别表示满意。”

    主持人:“我该把你设置成双性人。”

    容楚:“也行,反正太史宜男宜女。”

    太史阑:“可以。一三五你被我睡,二四六我睡你。”

    容楚,微笑,“那周末呢?”

    太史阑:“嗯,商量一下?”

    容楚,“嗯,商量一下,今天正好周末,要么回去床上商量?”

    太史阑(起身),“好,回去。”

    容楚(起身),“走吧。”

    主持人:“……我擦你们要不要脸?赵二十一,拉住他们!”

    赵二十二:“我是赵二十二,天下归元请你不要再秀智商下限了谢谢。”

    主持人:“……你的性格!”

    太史阑:“完美。”

    容楚:“最适合太史阑的完美。”

    主持人:“……我觉得应该是无耻。”

    太史阑(容楚):“你吧?”

    主持人:“……你眼中对方的性格?!”

    太史阑:“坏淫。请注意我不是在装嗲谢谢。”

    容楚:“温柔。”

    主持人:“……啊哈哈哈哈哈我听错了吗?啊哈哈哈哈哈温柔!啊哈哈哈哈我擦太史阑要算温柔全世界的桂圆都笑了。”

    太史阑:“呵呵!”

    容楚:“你再笑,从此全世界就没桂圆了。”

    主持人:“……你俩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太史阑(毫不思索):“鹿鸣河。”

    容楚(毫不思索):“安州邰府。”

    主持人:“啊?答案不一样?啊哈哈哈哈容楚你惨了!你竟然把初遇都忘了,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太史阑(斜瞟容楚):“嗯?”

    容楚(深情款款注目太史阑):“因为那天你答应了做我未婚妻,我永生难忘。”

    太史阑:“嗯。我觉得今天天气很好。”

    容楚:“阳光会照在咱们海边别墅观景房的床单上……”

    太史阑:“这小黑屋太闷了。”

    容楚:“我们还是回到自己的海边别墅观景房里,好好谈谈初遇的事吧,你不觉得和面前这只谈这些,比牛吃牡丹还煞风景吗?”

    太史阑(起身):“好,回去。”

    容楚(起身),“走吧。”

    主持人:“……拦住他们!赵二十三!赵二十三!”

    赵二十二(飞奔挡路):“二十二!你个二货!”

    主持人:“……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太史阑,端坐不动,眯眼,陷入回忆中,嘴角浮现神秘莫名微笑。

    主持人(扶额):“容楚你先。”

    容楚(深情款款注目太史阑),“美丽、美丽、美丽、美丽……”

    主持人:“他这么无耻,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太史阑:“硕大、昂扬、晶光四射、绝世鸟人。”

    主持人:“……嗄?”

    太史阑(点头),“造型很好。”

    主持人:“……嗄?你确定我们思维在一个次元?”

    太史阑道:“当然。你问第一印象,看见什么是什么。”

    主持人:“……嗄?你最深刻的第一印象,是……嗯?”

    太史阑,“莫装×,装×被雷劈。你敢说那种情境你第一印象不是那个?”

    主持人:“……请问晶光四射是什么造型?”

    太史阑:“你设计的造型你忘了?水晶裸奔容楚,我觉得你在整本书中,也就那个创意差强人意。”

    容楚(眼睛发亮):“太史我忽然想到了今年给你的生日礼物……”

    太史阑:“很好,就这个。”

    容楚:“不过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回去细细讨论下,你知道的,那个给你留下硕大昂扬美妙印象的场景,我自己本人是没有什么客观感受的,你要不要和我在海边别墅观景房,日光晒暖的床单上,再实地观摩回忆下?如果你需要场景重建,我们家门口那一片海滩也是很合适的……”

    太史阑:“嗯,为了礼物的逼真还原,有必要。”

    容楚(起身):“那走吧。”

    太史阑(起身):“走吧。”

    主持人:“……赵二十四!快!快!”

    赵二十二(飞奔挡路):“傻Ⅹ!二十二!”

    主持人:“……喜欢对方哪一点?”

    太史阑:“一点。”

    容楚:“三点。”

    主持人:“……我们能脱离床的思路么……讨厌对方哪一点?”

    容楚(太史阑):“讨厌你这一点——问根本没有答案的问题!”

    主持人:“……装×!换个方式!觉得对方在哪一点上有不足?”

    容楚:“姿势太少。”

    太史阑:“姿势太多。”

    主持人:“……为毛思路永远纠结在床上!你们两个的床戏还少吗!你们这么不知满足,贺兰悠沐昕萧玦楚非欢长孙无极战北野宗越宁弈顾南衣纳兰述沈梦沉李扶舟司空昱都要哭了好吗!……下一题!你怎么称呼对方!”

    太史阑:“容楚。”

    容楚:“太史、阑阑、心肝、宝贝、我的小乖乖、我的女王……”

    太史阑:“特殊时期的昵称也算?”

    容楚:“当然算,更要算。”

    太史阑:“哦……”

    主持人(竖起耳朵,目光灼灼):“请被采访人迅速补充内容!”

    太史阑(沉默,转向容楚):“容楚?”

    容楚:“嗯?”

    太史阑:“我觉得我对你的有些称呼,面前这只根本不配听。”

    容楚;“深有同感。时候、对象、气氛、感觉,都不对。”

    太史阑:“你瞧她那猥琐猴急模样,我觉得我说出来,到她嘴里再一转述,顿时节操掉价。”

    容楚:“要么,咱们还是回到咱们海边别墅观景房,被日光晒暖的床单上,你在我耳边,悄悄地只说给我一个人听?”

    太史阑(颔首),“好,走吧。”

    容楚(起身):“走吧。”

    主持人(扒着门框):“赵二十六!赵二十六!”

    赵二十二:“二十二!天下何其大,傻叉年年多!”

    主持人:“……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太史阑:“白凤。”

    容楚:“美丽的母豹子或者母狮子。”

    主持人:“嘎嘎嘎嘎嘎我擦容楚你说太史阑是河东母狮,你死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容楚(深情款款对太史阑):“天下最迅捷美丽的动物,我觉得只有豹子可以配你。天下最尊贵霸气的动物,我觉得只有狮子可以比拟你。”

    太史阑(满意眯眼):“嗯。”

    主持人:“……呃?太史阑你的个性呢?个性!我们呼唤个性!”

    太史阑(眯眼,睨视):“你再吵,我不介意先响应呼唤,展示母豹子的野性。”

    主持人:“……我要将你雪藏!雪藏!”

    容楚(微笑):“阑,为什么我是凤?”

    太史阑端坐不动,眯眼,陷入回忆中,嘴角浮现神秘莫名微笑。

    主持人:“完了……又要回到床主题了,赵二十八,准备!”

    太史阑(回忆结束):“我初见你那一眼,你那晶光闪亮造型,满天的白色水花,身后飞扬的翠枝,真像一只飞翔的白凤,硕大,昂扬……”

    容楚(神往,拉住她的手,感动):“阑,如果不是今天这个一百问,我还真不知道你对这一幕记忆如此深刻,我怎么舍得让你只沉溺于回忆中,不能再看一次?这样吧,我们回去,我马上再重演一遍给你看……”

    太史阑:“别墅边有棵树和鹿鸣河边那棵树很像……”

    容楚(决然地):“就在那里,走!”

    太史阑(起身):“走!”

    主持人(砸出话筒):“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尼玛!赵二十八!”

    赵二十二:“尼玛!算了!还好不是二十五!”

    主持人:“……正题!正题!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什么?”

    太史阑:“我自己。”

    容楚:“洗干净扎好缎带的我自己。”

    主持人:“……男人之耻!”

    容楚(不理,深情款款对太史阑):“你我心意一同,觉不觉得很美好?要不要现在互赠一下?当然不是在这里,在我们的海边别墅全景阳光房,被日光晒暖的床……”

    主持人:“……算了反正怎么也逃不开床的主题,我就满足你们!你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太史阑:“没有。”

    容楚:“她知道。”

    主持人:“我在问你。”

    容楚(微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我老婆吗?”

    主持人:“我是你亲妈!”

    容楚:“你是亲妈你还问儿子这种暧昧问题?你智商真令人捉急。”

    主持人:“……你的智商来自于我,否定我就是否定你自己你造吗?”

    容楚:“人物有独立的性格和选择,你自己说过的。请不要随意推翻自己,那样除了暴露你的智商缺陷之外毫无好处。再说你是亲妈?我的小命差点给你玩完你有脸说你是亲妈?”

    主持人(悻悻):“……早该就在玩完那里结束,复活,复活你妹啊!狗血!”

    太史阑(转头问苏亚):“神工弩呢?”

    主持人:“……下一题!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容楚(微笑,神往,凑到太史阑耳后,轻轻吹了吹)。

    太史阑(脸红了红,一把拉过面前桌子挡住,手伸到容楚胸前衣襟里,往下……

    主持人(眼睛发直):“喂!你们在干什么!”

    容楚(眯眼,陶醉):“回答问题啊……嗯……啊……好太史……轻点……啊不重点……喲……咝……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太史阑(不理主持人,唇角微勾,手臂微动,桌子下容楚衣袍渐渐隆起,场记诸人脸红逃下,选择更好阴暗角落偷窥)

    主持人(抓起眼镜,意图跳上桌子,被赵二十二猛力踹下)

    容楚(一抬手砸了摄像机和录音设备,顺手一张银票砸在主持人脸上)

    主持人(抓下银票,塞进兜里):“……你们完了没有?下一题!最喜欢对方的地方……”

    容楚(继续吹太史阑耳后):“到现在还不知道?就这种智商,怎么配写我?”

    太史阑(唇角一扯,眼神微眯):“软如绵,滑如缎,暖如温玉……你这里,我才不会告诉那群色女……让她们扒着屏幕淌着口水急吧……”

    容楚(吃吃笑):“……这时候、对象、地点、氛围不对啊……”

    太史阑:“要么,海边别墅观景房,日光晒暖红床单……”

    主持人(大声):“……下一题!你们哪一方先告白的?”

    太史阑:“我。”

    容楚:“我。”

    两人对望。

    太史阑:“嗯?”

    容楚(吹她耳后):“我一见你就说要你做未婚妻,那不就是告白么?”

    太史阑:“吊我在梁下求婚?”

    主持人(终于看见两人崩裂的曙光,欢喜鼓舞,绝不劝架,目光灼灼,屏住呼吸)

    容楚(微笑):“我明明是看见你无双美色,心中震讶,热血沸腾以至手软,一次两次,没能及时将你拉上去,事后想起,后悔心疼,辗转反侧不能成眠……嗯,太史,这总归是我的错,是我定力不够……要么今晚咱们在海边别墅观景房,日光晒暖的大梁下,换个位置,我给你吊一回……”

    太史阑:“脱光?”

    容楚(微笑):“你说呢?”

    太史阑:“嗯?SM?”

    容楚:“听说天下归元看似高大上,其实猥琐且重口味。你声音低些,莫要被她听见,不然她今晚抱着被子孤独地自己和自己滚床单,也怪可怜的。”

    主持人(跳上桌子):“赵二十五!赵二十五!帮我把容楚拖出去!送到大荒泽!”

    赵二十五:“二十二!你才二五!你每根头发都二五!”

    容楚(浅笑):“阑阑,你为什么说是你先告白?”

    太史阑:“直接当众表白才叫告白,我觉得我在容府说的那段话,才算正式告白。”

    容楚:“唔,也可以。算你先告白好了。这样我更要报答你了,我们回去玩海边别墅观景房,日光晒暖的红床单上玩游戏吧……”

    太史阑(起身):“好。”

    主持人(扑过来,气息奄奄抓住):“……下一题!还有很多题!”

    太史阑(不耐烦一脚踢开):“快讲!我睡觉的兴致上来了!有你这么啰嗦的?”

    容楚(微笑,盘算状)。

    主持人(阴恻恻盯一眼容楚):“……下一题,你觉得对方为你吃过醋么?”

    容楚(叹息,深有遗憾状):“没有。”

    太史阑(瞟容楚一眼):“很多。”

    容楚(再次叹息,低落状)

    太史阑(再次瞟他一眼,举手):“主持人,如果对方回答错误,有无惩罚?”

    主持人(目光灼灼):“有的有的!”(赶紧思索状):“惩罚嘛,让容楚赔节目组一栋海边别墅观景房……”

    容楚(不理,深情款款对太史阑):“我错了么?我真的错了么?”

    太史阑:“嗯。”

    容楚(拉她的手):“别墅送给猪也不能送给那只对不对?她让你吃了多少苦?回去好不?你在海边别墅观景房,日光晒暖的红床单上惩罚我,教我改正错误……”

    主持人(怒而打断):“……下一题!你们两个!曾经吵架么?”

    太史阑:“有。”

    容楚:“没有。”

    主持人:“嗯?”

    太史阑(转头看容楚):“嗯?”

    容楚:“前天,海边别墅观景房,日光晒暖的红床单上,为某件事……”

    太史阑:“……哦。”

    主持人(目光灼灼):“什么事?为什么会吵?为什么会在床上吵?不会是姿势问题,你俩一个大胆,一个无耻,什么动作都来得……到底啥事产生矛盾?来,来,我们八卦一下……”

    容楚(太史阑):“主持人,请尊重主题!”

    主持人:“尼玛!一路上被你们岔了不知道多少次,现在叫老子来尊重主题!”

    容楚(不理,低声地):“我觉得羊肠套子并不影响感觉……”

    太史阑:“我管你的感觉,我就是不同意。”

    容楚(更加低声地):“你不觉得两个孩子已经很多了吗?”

    太史阑:“何弃疗!多吗?丽京朝廷上下现在都怀疑你能力不行你造吗?”

    容楚:“胡扯。我一炮中奖双生子,他们做得到吗?兵不在多只在精,叮叮当当你还不满意吗?”

    太史阑:“你我优秀基因,不用浪费,应该多来几个为南齐造福。你不就是怕我肚子上那个疤再给炸开吗?我这些年努力休养,内外调理,疤都快看不见了,再说胚胎着床也未必在那部位,再说大不了再来一次……”

    容楚:“太史阑你休想!”

    太史阑(怒目而视):“你可以试试看!套套!套你妹的套套!哼,小心我把……”

    容楚(眉毛一挑):“嗯?”

    主持人(举手):“呵呵我知道我知道!她要把套套戳洞洞!哈哈哈太史阑你这一招一点创意都没有好吗?哈哈哈太史阑你知道容楚早在很多年前就干过这么缺德的事了好吗……啊!救命!”

    容楚挥袖,主持人飞出,经过赵二十二身侧,伸手抓挠,“二十四,救命!”

    赵二十二掏掏耳屎,顺手把关着的大门打开,主持人嗖一声,飞向广袤的外面大世界……

    容楚(拍拍手,起身):“走吧,床单这回真的晒暖了。”

    太史阑(起身):“好像才回答了十分之一。”

    容楚:“已经很给她面子了。”

    太史阑(向外走):“场记,回头记得把劳务费打我账上。”

    容楚(补充):“请记住满额,谢谢。”

    两人从容步出。

    主持人(眼看两人离开,怒目相送,等到两人离开,才挂在远处树上遥遥喊):“场记!刚才那两只桌子底下的摄像头没被踩坏吧?”

    场记:“没有!”

    主持人:“视频有多大?”

    场记:“17。2G!”

    主持人(奸笑):“哈哈哈哈相性一百问?去你妹的相性一百问!大爷是你们亲妈,难道还不晓得你们什么德行?醉翁之意不在酒,柳暗花明又一村哇哈哈哈哈哈!场记!把刚才的录像拷贝了,上传空间加密!大标题:《桌底调情!欲火焚身!太史阑容楚春光大泄!》,谁想下载,掏口袋!”

    场记:“多少钱看一次?”

    主持人(挂在树上,狰狞):“一张月票,看一G!”

    ------题外话------

    咳咳,恶搞番外奉上。

    我一向很少番外,因为一本书耗尽力气,完结后脑子全空,很难发挥好。也只能先恶搞调剂调剂,亲们轻松轻松,看着玩吧。状态好了,我再试着写些正经的。

    完结后也很忙,完结当天编辑就在催稿,我是把出版稿先丢在一边,专心网络完结的,所以现在也赶得厉害,字数少,亲们包涵。

    另外,今天我挖了新坑。我挖坑都是因为对下一年没信心,挖个坑督促提醒自己。恳请相信我、愿意继续和我一起的亲们,给我点动力,点个收藏就行。看见有人收藏有人等待,我才有力量尽早开填。

    新书名《女帝本色》。求别吐槽哈哈。因为景横波这本,将是我在保持写作水准和文字风格基础上,再次颠覆突破、拥有特别气质的一本,所以,便从书名先开始吧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番外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1并对凤倾天阑番外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