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开始

    “皇儿……”雯贵妃听到人回禀,吓的腿一软扶住了身边的女官也顾不得换衣和仪态,直接朝殿门外而去,边小步快走着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会掉到湖里去,他身边的人呢,谁跟着的。”这眼见着就要到重阳了,湖里的水已是凉意袭人,宏儿又不会枭水……

    雯贵妃不敢想,心里砰砰跳着,又担忧又惊怒,只觉得五脏六腑翻腾着,恨不得立刻插了翅膀飞去西五所才好。

    “回娘娘的话。”身边的内侍也跟着小跑着,喘着气回道:“殿下身边是郑公公和小安子陪着的,事发时两人都不在三皇子身边,等他们回来时就见三皇子已经在水里,两个人慌忙跳进湖里将人救了上来。”他抹着汗又道:“方才皇长子已让人将他们抓了,这会儿绑着呢等圣上和娘娘去审问。”

    “皇长子?”平日里柔弱的雯贵妃,这会儿走起路来箭步如飞:“皇长子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他们在一起?”

    “不是,皇长子约了佟侍讲准备去文华殿,又因为蹴鞠出了一身汗,所以先回去换衣裳……”雯贵妃不做多想的点了点头,皇长子和三皇子一向感情不错,三皇子也爱粘着他玩……

    小跑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几个人终于到了西五所,大大的院子中央果然跪着两个人,浑身湿漉漉的发着抖,脸色青紫,即便三皇子这次没事,他们也难逃一死,等待死亡的感觉比死还要令人畏惧,其中一个年纪小一些的小安子已经吓的失了禁。

    不但他们,三皇子殿里伺候的所有人,都是保不住的。

    雯贵妃看也不看两人,直接进了门,一路都是守着人,内侍和女官进进出出,打热水的拿被子的提炉子的端药的乱哄哄一片,雯贵妃怒道:“乱什么,都给我仔细些。”众人被她一喝立刻强稳了心神。

    “皇儿。”面上虽还镇定,可雯贵妃心里也乱了分寸,三两步跨进房里,就瞧见敏哥儿正站在床前,两位太医一前一后的正在施针,静悄悄的,是以雯贵妃进去的脚步声被无限放大,她一眼落在盖了三四层被褥的床上,扑了过去:“皇儿。”

    就瞧见三皇子面色惨白里透着青黑,嘴唇发紫,双眸紧紧闭着毫无生气的样子,露在外面的胸口上扎满了针,她惊住了想要伸出手去摸他的脸却又不敢,颤抖着揪住了帕子,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

    太医起身给她行礼:“微臣叩见娘娘。”这边敏哥儿也抱拳行了礼,雯贵妃无心别的事,朝敏哥儿微微颔首问太医道:“怎么样?”

    “回娘娘的话,湖水极凉,三皇子受了寒又受了惊吓,腹中也呛了水,微臣正在施针稍后替他拔了火罐,只怕一时还难以醒来。”太医低头回话,雯贵妃却想要听重点:“也就是说他没事是吧?”

    太医依旧低着头有些忐忑的样子:“……现在还不好说,若是今晚他开始出现高烧的病症微臣便有把握,若没有……”若有高烧,证明身体还有抵抗力,若是没有就难说了。

    雯贵妃脸色一变,怒道:“什么没有?”她腾的一下站起来正要发怒,敏哥儿温和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娘娘,不如先让他们替三弟诊治,三弟的身体要紧。”

    雯贵妃一愣,出口的话咽了下去怒火也强压着,便无声的坐回去紧紧盯着三皇子没有再说话。

    敏哥儿朝太医点了点头,太医又挽了袖子继续施针。

    “三弟。”二皇子快步走了进来,他穿着一件宝蓝色云纹蟒爪直缀,头上束着银冠,肤色很白许是因为走的急的缘故,面色有些发红额头上渗出细汗轻轻喘着气,朝雯贵妃和敏哥儿见了礼,他轻声问敏哥儿:“大哥,三弟怎么样了?”

    敏哥儿自他脸上到他脚上飞快的一扫,回道:“还不清楚,稍后再说。”二皇子点头,和敏哥儿并肩站在了床边。

    待太医开始收针时,外头有人唱道:“圣上驾到!”随后错综的脚步声在院子里响起来,屋里众人各自跪下,敏哥儿和二皇子以及雯贵妃也躬身迎驾,圣上大步跨了进来,脸色沉冷:“人怎么样了?”随意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

    乐袖跟在她身后,待瞧见了床上的情景,也忍不住擦着眼泪。

    各自站直了身子,太医将刚刚和雯贵妃的说的话委婉的和圣上说了一遍,圣上负手立在床前,气息越发的冷鹫。

    “圣上。”雯贵妃抹着眼泪靠过来:“宏儿他……”伤心的说不下去。

    有女官过来扶住雯贵妃,圣上看着她安慰道:“不要乱了阵脚,宏儿不会有事的。”说完示意女官将雯贵妃扶去一边休息,乐袖也走了过去扶住了雯贵妃:“有圣上在,不会有事的。”雯贵妃靠在乐袖身上坐在一边的太师椅上垂着眼泪。

    圣上的目光又落在敏哥和二皇子身上,没有说话……

    随后莹贵妃也匆忙赶了过来,自是一番问候又安慰了圣上,随后去雯贵妃和乐袖身边坐着陪着雯贵妃说话,正堂里又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位各宫的主子,有的人是真关心二皇子安危,有的人却是精心打扮过的,这样好的在圣上面前表现的机会,自是不能放过。

    乱哄哄一片,低低的交谈嗡鸣声响了起来,乐袖皱了皱眉去看圣上,圣上面色也是不悦,她便站了起来掀开帘子出了门:“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没有规矩。”说完目光在众人面上一扫,正厅里顿时鸦雀无声,乐袖又道:“你们的心意圣上和雯贵妃娘娘都知道了,也别都待在这里,回吧。”厌恶的摆摆手。

    有人蹲身行礼告退,有人不死心的朝里头去看,乐袖眼睛一眯,众人即刻瑟缩了一下纷纷垂头行礼不甘心的退了出去。

    待众嫔妃离去,外头常公公带着人进了门:“圣上。”

    所有人的目光悉数落在常公公身上,常公公暗自抹了汗回道:“奴才审郑怀安和小安子,两个人交代说殿下走到阳春湖时,说他忘了帕子在马场,让小安子回拿,待小安子回了马场去取帕子,殿下因蹴鞠出了一身汗风一吹有些凉,便让郑怀安回来给他取披风,郑怀安不放心还特意指了一个小内侍守着殿下,等他回来时不见小内侍却只见到殿下在湖里挣扎……”

    三皇子落水,身边有个小内侍,这样的情况不用细究仿佛也能想象出当时的情景。

    所有人第一时间便能想到,三皇子落水是有人有意而为,目的不言而喻。

    “郑怀安在何处?”圣上声音沉沉无尽的威严和迫压,常公公立刻让人将郑怀安拖了进来,圣上问道:“那小内侍你可记得样貌?”

    “奴才记得,他穿着五所的衣裳,肤黑眉浓只要奴才再看见,就一定能识得。”郑怀安说的肯定无比,圣上微微颔首道:“老常,你带他去寻人。”

    常公公应是,带着郑怀安出去。

    这边太医施完针,又给三皇子喂了药依旧不见他醒来,不过面色却比方才好了一些。

    “圣上,奴才过两个时辰再服侍殿下吃药,若是今晚能发烧,就无大碍。”也就是说现在并未脱离危险。

    圣上沉着脸没有说话。

    雯贵妃起身扑到三皇子身上,握着他的手低声哭了起来。

    乐袖过来也陪着垂泪,莹贵妃站在圣上身边拿了帕子抹眼泪,低声劝雯贵妃:“姐姐,三皇子福泽深厚定会化险为夷的。”

    常公公出去了许久才带着郑怀安回来,着急的回禀道:“圣上,没有找到那个小内侍。”

    竟然是下落不明,到底是郑怀安情急之下胡乱编造,还是真如他所言,那这个小内侍又去了哪里?难道有人怕事迹败露而灭了口?敏哥儿若有所思的朝郑怀安看去。

    郑怀安发着抖,他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小内侍穿的是西五所的衣裳,若是他没有看错,好像还是皇长子院子里洒扫的小太监,怎么转眼间就不见了?

    若是找不到那个人,三皇子又不醒,这个黑锅就得他来背!

    圣上的视线果不其然落在郑怀安身上,郑怀安如芒刺在背语速极快的回道:“求圣上再给奴才一点时间,奴才一定能找到那个小内侍。”好好的活人,怎么可能会不见了。

    不待圣上回话,外头施胜杰隔着门回道:“圣上,在德胜门外找到那个小内侍了。”说着一顿:“不过找到时人已经在井里淹死了,看尸体应是刚死不久,井边放着包袱,包袱里有两张一千两银票和衣裳,看样子像是逃跑时不甚跌到井里去的。”

    所有人一怔,圣上眯了眼睛道:“死了?”呼吸有些凝重:“可查到了此人姓甚名谁,由谁举荐进宫,在何处当差?”

    怎么会这么巧,真的是走路跌到井里的?

    施胜杰的声音有些迟疑,过了一刻才回道:“此人叫马二,进宫改名马仲,由司礼监的路公公举荐,现在西五所……皇长子的殿中做洒扫的差事。”

    所有的声音几乎一瞬间消失了,院里院外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绕了一圈,竟然是皇长子身边服侍的,难道三皇子落水乃是皇长子……所有人不敢细想,恨不得立刻消失在这里,什么也不要听见。

    乐袖哭声一停面色顿时凝重起来,她不去看敏哥儿而是将目光投向圣上,就见圣上面色并无变化,出声道:“郑怀安,你和施大人去认认。”

    郑怀安应是。

    乐袖暗自松了一口气。

    雯贵妃止了哭朝敏哥儿看去,眼底有着审视和度衡,难道真是皇长子令人将宏儿推到湖里的?不可能,不可能,他一向和宏儿感情不错,再说他早就知道宏儿无心朝政根本对他没有妨碍,他没有必要多次一举做这样的事情。

    况且,即便他要做也不会用如此拙劣的手段,让自己宫里的人去加害宏儿,这样事情一旦败露,首先惹人怀疑的就是他。

    若不是皇长子指使,那又会是谁,他殿里服侍的人又怎么会受别人的指使?

    一瞬间,雯贵妃心思转过数边,将所有利弊想了一遍,复而目光又落在三皇子面上,随即坚定下来。

    她没有选择,只有相信皇长子!

    这边莹贵妃以及二皇子则垂了头不作反应,唯独敏哥儿垂手而立面上坦荡一片。

    结果正如郑怀安和施胜杰所言,死掉的内侍确实是敏哥儿殿内洒扫的小太监,身份确认无疑。

    施胜杰有些担忧的朝敏哥儿看去,他也没有想到查到最后,竟然绕到皇长子的身上了。

    圣上的朝敏哥儿看去,莫测难辨。

    “父皇。”二皇子看了敏哥儿一眼,挡在他前面开了口:“殿内伺候的人甚多,大哥也不能悉数知道,这件事定和大哥无关,请父皇明察!”说完率先在圣上面前跪了下来替敏哥儿求情。

    可看似求情,却巧妙的将敏哥儿推了出来。

    雯贵妃伏在三皇子身上哭着,耳朵却是高高支了起来。

    莹贵妃若有所思的去看二皇子。

    乐袖脸色一沉朝二皇子看去,见敏哥儿不打算开口辩解的样子,她正要开口,圣上已经摆手道:“起来吧。”二皇子起身,圣上去看敏哥儿,却是问道:“你怎么看。”语气虽温和,可依旧透着一丝试探的意味。

    如今局势对敏哥儿很不利,乐袖紧张起来,生怕他说错话,引起圣上的猜疑。

    敏哥儿未曾惊慌,他从容抱拳回道:“回父皇的话,如今死无对证,三弟又未醒,当时的是何情景也是疑点重重,儿臣不敢断论。”他说着一顿又道:“不过,却可让施大人顺着三点去查访,一,去查马仲包袱中银票来路,既是大额就必有迹可寻,二,虽无人目击,可也不排除有人为了自保不敢回禀,只要言明不行连带之责,想必定有所获,三……”他看想圣上目中清明一片:“将所有和马仲有接触的人悉数关押拘审。”屈膝笃定的跪了下来:“儿臣愿意配合施大人审查此事。”

    一番话说的条理清明,既分析了局势又指明了查证的要点,最后也并未强辞将自己摘出去,愿意配合审查。

    二皇子一怔,朝敏哥儿看去,眼底闪过阴郁。

    圣上目中现出满意之色,微微点头转头对常公公道:“去吧,照他说的去办。”又指了指二皇子:“将老二和老三房里的人也关起来,一个一个问。”并未厚此薄彼,而是一视同仁。

    常公公应是,和施胜杰出了门,直接带人将西五所里外控制起来,将所有服侍的人悉数拘押一一审问。

    当晚西五所陷入前所未有的安静,施胜杰在空置的房中一一盘问各处当值的内侍和女官,敏哥儿和普通内侍一样也坐在其中等候,与其同样等候审问的还有二皇子。

    在所有人的期盼和等待中,三皇子入夜后终于发起了高烧,雯贵妃心急如焚守在床榻边,乐袖陪着她看着太医又是喂药又是施针,她安慰雯贵妃道:“……太医也说了,只要有高烧之症便无大碍了,你放心吧。”

    雯贵妃点点头,还是忍不住哭道:“他自小身体就弱……”

    乐袖挽着她,瑾瑜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在她耳边小声道:“殿下出来了。”乐袖微微颔首,问道:“二皇子呢。”

    “殿下出来后二皇子才进去的,应该还有会儿。”瑾瑜说完顿了顿:“……像是没什么结果。”

    乐袖心底冷笑一声,若三皇子落水真是有人故意而为,自是安排妥当周全的,又怎么会轻易让人查出来。

    真是好狠的手段,不但除了三皇子,还想将此事嫁祸给皇长子,若是圣上真的信了,有的人可真是一次性将绊脚石除了干净,只等着储君之位了。

    哼!她到看看,除了这种阴毒的把戏,她们还能使出什么手段来。

    想要夺储君之位,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妹妹。”雯贵妃见乐袖不说话,便握了她的手反过来安慰她:“圣上一向对皇长子信任有嘉,皇长子又素来对宏儿关爱,他们兄弟情深人人都知晓,说句不好听的话,若皇长子真有此心,也大可不用这样的手段,你说是不是。”这就表明了她自己的立场。

    乐袖安慰的看着她,拍了拍她的手:“你有心了,不枉我们姐妹一场。”雯贵妃含笑应是。

    敏哥儿站在殿门外,看着明明有人来来往往却悄无声息死气沉沉的皇宫,心中愈发的冷澈,他负手而立眼中却只见冷意,唇角勾出笑容他转头去看出门而来的二皇子:“二弟可要随我一起去看望三弟?”

    “好。”二皇子颔首跟着敏哥儿出了偏殿的门,两人随意漫步气氛沉闷,过了许久两人到了二皇子的殿门边,将要进去时敏哥儿忽然顿了脚步,回头看着二皇子,宫灯摇曳下他的目光晦暗不明:“二弟。”他轻声道:“你可认识马仲?”

    二皇子一愣,扬眉露出一丝愠怒,反问道:“大哥什么意思?”敏哥儿看着他,轻松随意却是一字一句道:“若我没记错,司礼监的路公公曾在凤梧宫中当差吧?”

    二皇子变了脸色,敏哥儿却是点到为止,颇为感叹的道:“……三弟性子绵和对你我也向来尊敬有加,我以为不管你我之间如何,对他却是相同的……”他又摇摇头,失望的看着二皇子:“你……自求多福。”语气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冷冽。

    “你!”二皇子怒道:“你少和我假惺惺,若你有证据就去告诉父皇,否则休怪我去父皇面前告你污蔑之罪。”

    敏哥儿悠悠看了他一眼,气魄慑人,转身含笑而去独留二皇子在身后。

    二皇子气的一拳砸在了门框上:“可恶,你以为你是谁,鹿死谁手还不知道,走着瞧!”

    果然,施胜杰审问了一夜一无所获,问出的内容他也随时能查到并无价值,万幸的是,三皇子天亮时分烧退了下去,人也渐渐睡的安稳。

    虚惊一场,众人惊恐了一夜,到这个时候才各自松了一口气。

    中午时分三皇子醒了过来,圣上亲自过来看望,问起他落水之事,三皇子的回答却让所有人惊讶万分:“儿臣见湖面上有只青蛙被水藻缠住了,就想用树枝挑开他……”说着愧疚的低下头:“……没留心脚下,就滑到水里去了。”

    雯贵妃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她怕圣上觉得三皇子轻浮没有轻重,便打断他道:“当时你身边不是有马仲随侍,你何不让他去做。”

    “马仲?”三皇子摇摇头:“我不认识马仲,当时身边也没有人。”

    圣上审视的看着三皇子,在判断他话中的真假,而三皇子面上除了残留的惊恐未定外并无一丝慌乱,过了片刻圣上开口吩咐苏公公:“宏儿既然这么说,那便将郑怀安和小安子斩了吧,其余的人你着刑罚了罢。”

    这是最好的结果,常公公立刻笑着应是:“奴才这就去办。”说完退了出去。

    表面看似乎是宾主皆欢虚惊一场,但事情却只是开始远没有结束。

    析秋面色憔悴的捏着敏哥儿让苏公公捎来的信,不安的问萧四郎:“这么说,四爷早在前几日就已经派人去查了?”

    “嗯,这会儿人在路上了。”萧四郎说完,外头天诚进门:“四爷,宫中来信了。”

    析秋一怔,紧张道:“快说。”宫中的事情她已经听说了,昨晚萧四郎一夜未归,她也是一夜未睡,直到今天中午他回来,才看到敏哥儿送出来的信,看到时她心惊不已,明明知道有的事情早晚都会发生,可真体会到它要来时,却又忍不住生出担忧来。

    人有牵挂便有顾忌,瞻前顾后难施拳脚,她觉得她现在就是这样,虽知道路就在脚下他们别无选择,不前进便会被历史的长轮压为泥泞,可依旧忧心忡忡,想要计划周全布置周详,可即便周详了还怕有疏漏之处。

    “三皇子醒了,说是他自己不慎落水的,与旁人无关。”天诚说完又道:“殿下一切安好,请督都和夫人勿念。”

    析秋一直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松懈了下来,随即问道:“圣上如何处理的?”天诚就回道:“将当事的内侍斩了,又将西五所中所有伺候的内人都做了清洗,如今三位皇子身边只各留了一位原先近身伺候的,其余的人都是从各部新挑选分配来的。”

    看来,圣上还是对他们兄弟之间是否真的和睦产生了怀疑,否则又怎么会将西五所里所有的人都换了?

    待天诚退了出去,析秋将信递给萧四郎,语气郑重的道:“……要不要我回去和父亲商量商量?”

    “嗯。”萧四郎微微颔首。

    不动则已,动则便要釜底抽薪!析秋心不在焉心中很是不安。

    她知道敏哥儿的个性,若这件事不是二皇子做的也罢,若真的是二皇子所为,敏哥儿绝不会看着三皇子受伤而无动于衷的。

    这个孩子虽聪明有谋略,可也心善!

    她现在担心的不是萧四郎要做的事情,反而更加担心敏哥儿会怎么做。

    她要进宫一趟。

    ------题外话------

    二十号,月票表忘记了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02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029 开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029并对凤倾天阑029 开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