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叫花鸡你好,叫花鸡再见!

    邰府前院大厅,今日摆设了最好的屏风,使用了最精致的餐具,安排了最美丽的侍女,衣冠粉黛,明珠翠幄,烛光斜射,宝色氤氲。

    眉目宛宛的歌女抱琵琶,挥五弦,秋水般的眸子,一眼眼掠过座上贵客,一眼眼都是风情。

    那人倚绣褥,闲品酒,唇边一抹笑,似风流。

    远处似有隐隐喧嚣传来,却被满厅丝竹之声压下,似乎没有人听见,低头喝酒的人却忽然抬头。

    他抬头那一刻,满厅艳姬、一室锦绣,都似瞬间失了颜色。

    “很好听啊。”容楚悠悠笑着,意味深长。

    正在拨弦轻唱的歌女以为赞的是她,满面飞红,不胜娇羞地低下头去。

    容楚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闲闲擎着酒杯,对在主位相陪的邰家二老爷邰林道:“听闻贵府三绝,歌舞、小戏、静夜月色后花园。前两绝已经见识,果然名不虚传,最后一绝,今夜正好月明,不知是否有缘一见?”

    邰林一怔——自家什么时候有过这“三绝”了?这黑漆漆的夜里,后花园有什么好看的?

    但人家位高权重的晋国公,就这么睁眼说瞎话了,他作为主人,还能怎么说?连忙起身揖客,“国公瞧得上,是敝府之幸,后花园虽简陋,倒也有一两处花草可以一看,国公请。”

    容楚含笑放下酒杯,悠然行了出去,邰林恭谨地在前头引路,眼瞅着尊贵的国公,到了后花园,不看花也不看草,尽闲闲说些随意的话,但那些话看似简单,仔细想来却句句深意,句句都不能随意答,邰林为此绞尽脑汁,斟字酌句地对答,出了一身冷汗,等到他好容易应付完毕,一抬头,不禁傻眼。

    怎么竟然出了后花园?

    怎么竟然到了前后宅交界处的大厨房?

    糟了,大哥临走时嘱咐万万不能惊动国公大人,现在他竟然糊里糊涂把人给带来了!

    ==

    此时这间大厨房门口正闹得厉害,邰世竹反应太奇异,令邰柏也惊疑不定,眼看太史阑咄咄逼人,邰世竹狼狈万分,连忙赶上来喝止,又命护卫去拉,一时闹得人影纷乱,呼叫如潮,也没发现容楚竟然已经晃过来了。

    容楚双手拢在袖子里,遥遥看那边乱象,似笑非笑道:“贵府好生热闹。”

    邰林满头的汗沁了出来,赶紧鞠了一躬致歉,匆匆过去那边阻止大哥,以免把家丑闹到贵客面前。

    他一离开,一条人影无声无息掠上来,站在容楚身后,容楚好像没发觉,微微仰起头,嗅着空中似有若无的淡淡香气,忽然道:“陛下最近怎样?”

    “一切如常,据说皇太后重新为他寻回了原先那个乳母。”这人将宫中刚刚发生的秘事,说得好像他自家庭院里的杂事,随意地笑道,“太后倒真是宠爱陛下。”

    “是吗?”容楚似有意似无意看了他一眼,语气却听不出赞同。

    “还有什么有意思的事么?”

    “太后令先帝所有无子妃嫔殉葬。”

    “她总是这么狠毒。”容楚的语气毫不意外。

    身后人不接话,似乎也笑了笑。

    两人沉默,风飒飒而过,涤荡星光,容楚忽然道:“陛下驾崩那夜,当时谁在他身边?”

    “是一个入宫不久的嫔御,还没有封号。陛下驾崩后,她按例被发还回乡清修,巧得很,”那人抬了抬下巴,“正是这安州总管邰柏的女儿。”

    容楚的目光,远远落在对面,正看见邰世竹狂奔而出,太史阑跟在后面阴魂不散。

    明明太史阑短发凌乱,脸上还残留黑灰,可是众多人里,容楚还是第一眼看见了她。

    他眼神微微一缩。

    这女子天生有种特别的气质和姿态,雌雄莫辨,中性俊美,有男子般的英挺和女子应有的柔和,冷酷而不阴郁,简练而不无情,那种极致的简单,生出禁欲般的迷人气息。

    这样的女子,实在不像一个无宠发还的嫔御。

    容楚的眼光,在太史阑的短发上停了停。

    她倒也是奇异的短发,是因为受命修行,自己断发明志?

    “她在殉葬名单上吗?”

    “拟名单的时候,不在;但后来,在了。”

    容楚似乎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悠悠道:“安州,果然是个好地方啊……”

    身后人尊敬地弯下身去,他知道,当主子露出这种神情时,往往便有什么别人还没发觉的事,已经看在了他眸中。

    容楚遥望半晌,没什么兴趣地转过头,但头转过的一瞬间,眼角似瞟见一丝异光闪过。

    他轻轻“咦”了一声,立即掠了过去。

    此时太史阑正要将人间刺刺入邰世竹的耳后,忽然心中警兆一动。

    太史阑素来是个感觉敏锐的人,有种天生的野兽般的直觉,当初在研究所时,文臻说她如果穿越肯定很适合带兵作战,景横波则一口咬定她上辈子一定是只猎狗。君珂……君珂只顾着膜拜了。

    太史阑微微偏头,就看见了夜色中掠来的容楚。

    夜风中星光下,那人衣袍若舞,轻盈若魅,似一朵云被风吹散又瞬间聚拢,再出现时已经瞬移千里。

    太史阑看见这人的一瞬间,浑身细胞都蹦跶起来——敌人!

    叫花鸡!

    手指一动,人间刺滑回袖中。

    此刻出手,必然会落入那人眼里,她不要冒这个险。

    她手一松,邰世竹赶紧往前一窜,她先前挣扎,双手向后拼命反抓,抓住了太史阑的腰带,此时一纵,“嗤啦”一声,太史阑腰带被撕破,绑在腰上的一个白白的袋子坠地。

    太史阑立即伸手去捞。

    一双手比她更快,横空一抄,将那袋子抄在掌心,容楚一摸那袋子的质地,眼神便眯了起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谁知内裤此院中!

    唰一声,太史阑的手也到了,并不因为赃物已经到了失主手里而气馁,同样狠狠抓住了包袱。

    两人手指交错,太史阑用力一拉——当然没拉动。

    “你是……”容楚岿然不动,手腕一反已经抓住了太史阑左手,两人指节相扣,容楚忽然一笑,微微使力,将太史阑往自己怀里一拉,“好你个……”

    太史阑身子一斜,在跌入容楚怀中之前,忽然抬头看住他,低声而清晰地道:“叫花鸡你好,叫花鸡再见!”

    容楚一愣。

    这么一怔神间,太史阑手腕一动,藏在袖子里的“人间刺”,银白的棱尖,刺入了容楚的掌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章 叫花鸡你好,叫花鸡再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并对凤倾天阑第九章 叫花鸡你好,叫花鸡再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