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幺鸡VS国公

    “……”

    太史阑盯着他。

    辛苦。

    当真好辛苦,又要喝酒,又要看火,又要选角度卖脸,还要玩吊人锻炼臂力。

    欢喜。

    确实好欢喜,被隔岸观火,被火场倒吊,被威胁恐吓,被刑讯逼供。

    见过把人倒吊在火场上,漫不经心,半商量半威胁地求婚的?

    他一定有本字典,上门专门去掉了“无耻”“卑鄙”之类的字眼。

    “咔嚓”一声,火烧垮了最后一根横梁,半边屋顶塌了下来,最近的位置就在容楚身后三尺,容楚看都没看一眼,脸探下来,似笑非笑地盯着太史阑,“怎么,这事儿也打算以死抗争?”

    “成。”

    他话音未落,太史阑已经回答,干脆得让容楚也怔了怔。

    随即他展眉一笑,手一收,太史阑身子一轻,已经随着他飞出起火的屋顶。

    火场外的人见火大,已经放弃救人,忽然看见深黑夜色里,有两人飞越苍穹。

    人们都仰头去看,却只见银光如流星惊虹,跨越火舌腾舞的火场,再落地时,已经是衣袂飘举,风神卓越的容楚。

    当然,任何人身边有个乌漆抹黑,头发七零八落如狗啃的参照物太史阑,都会显得越发流光溢彩,气定神闲的。

    邰世竹脸色又变了,她算准今晚看似风波不断不宜动手,其实才是最好机会,越是不可能的境地,做出的事越让人没有防备,只是万万没想到,已经离府的晋国公,竟然又回来了。

    太史阑漠然瞟了邰世竹一眼,看得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未婚妻。”容楚在她耳边低语,“这府里似乎不那么安静,需要去为夫的别馆住吗?”

    太史阑更加漠然地瞟他一眼,“你谁?”

    “你要赖账?”容楚微微愕然。

    “我从不赖账。”太史阑自顾自向前走,“但我答应做你未婚妻,代表我承认你是我未婚夫吗?”

    “不代表?”容楚眉毛微微挑起。

    “不代表。”太史阑点头。

    “哦?”容楚的神情渐渐有了兴味,“那什么样的男人,是你倾慕的?”

    太史阑注意到他始终没有称呼自己为邰小姐,这个男人,他到底认没认出自己?

    “我喜欢……”太史阑眯着眼,想到自己的爱宠幺鸡,神情难得有了一分柔和,“雪白的毛……”

    一堆赶来接应的国公府护卫,瞅了瞅国公乌亮如缎的长发……

    “跑得快的时候,泛出淡淡的银蓝色光芒,像日光反射下的冰雪……”

    一堆护卫瞄瞄国公飞舞在空中的乌发,极黑的色泽,月光映射呈现幽蓝色泽,呃……离淡淡银蓝,日光反射下的冰雪还有点距离……

    “狮鼻阔口,牙齿锋利……”

    护卫们瞅瞅主子,鼻如悬胆,好像比狮鼻子要秀气些?唇色轻红,似乎不够阔?牙齿……呃,主子嘴抿那么紧干啥?

    “健壮四肢,弹跳有力,一敲后腿,便会撒欢……”

    护卫们瞅瞅主子,健壮四肢……修长也算得上吧?主子颀长秀致,但绝没有女气,正是最精致招眼的那种体型。弹跳有力,轻功也算弹跳吧?一敲后腿……后腿……

    一个傻兮兮的小护卫,忽然下意识伸手去摸容楚的腿……

    “呼啦”一声,容楚忽然用披风卷住了身子,飞起的披风角,将那冒失的小护卫卷得远远地跌了出去……

    护卫们齐齐“咝”了一声,看容楚的眼神有点同情。

    不怪主子发飙啊,咱确实差得有点远啊……

    话说回来,这位邰姑娘,喜好还真是独特。

    呵呵真独特。

    太史阑才不管容楚的脸色,回身看看已经烧毁的庵堂,忽然决定,不走了。

    作为一个熟练《战神3》《侠盗猎魔》之类出名血腥暴力游戏的女玩家,太史阑一向觉得,现代那世最坑爹的就是被困在研究所,只能靠网络虚拟游戏来模拟刺激生活,如今好容易穿越一回,暂时又无处可去,不如干脆在这种四面楚歌的环境呆一阵,便当先体验一回艰危异世生活,增加点经验值技能值,以后才好升级打怪杀BOSS。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进入了容楚的视线,偏偏她觉得,靠近容楚,才是世上最危险的事,和容楚的别馆比起来,说不定还是呆在邰家自由点。

    “世兰……”今晚很忙碌的邰氏兄弟又赶了来,邰柏眼神惊疑不定地看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太史阑双手抱胸,看着已经烧成白地的庵堂,此时那些小厮才开始积极救火,而远处,后宅拱门处,一群人影影绰绰站在黑暗里,隐约就有邰世竹的身形。

    “我没地方住了。”她对着邰世竹的方向,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角,果然换来对方惊恐的眼神和不安的骚动。

    “您给安排个住处?”看似询问,实则肯定,她一指邰世竹,“就住妹妹那里,反正妹夫睡前宅,我和妹妹睡她的旧居,等庵堂修好再搬回。”

    “也好。”邰柏颔首,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他没拒绝的理由,只是……

    他再次狐疑地看了太史阑一眼。

    女儿的性子……好像突然改变了很多,以前再没有这般决断,甚至还带几分睥睨的气度,看人时的眼神,像高而远的冰山上,月的光影和雾的寒气,远远俯射。

    细看太史阑的容貌,他忽然也觉得一阵迷糊,女儿是从宫中回来的,皇家的人身份有别,回来的时候他带全体家小隔帘跪接,之后直接送到已经建好的庵堂,庵堂在后院,又是清修之地,不得传召他也不能随意进入,所以算起来,连同女儿入宫那两年,他也有将近三年没有看见女儿了。

    此时看太史阑,相貌是大略不错的,但除此之外,其余都似乎不对的。

    也许……宫中是最黑暗,倾轧最激烈的地方,在那种地方呆两年,换谁都会脱胎换骨吧?

    邰柏怀疑归怀疑,但再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可能想到,女儿真的已经光明正大换了人。

    丫鬟匆匆前去通报邰世竹,她将有个新同居者,隐约那边月洞门传来一声尖叫,随即邰世竹不顾一切奔了来,扑到邰柏面前,“爹爹,不要!”

    邰柏一手挽住了她,神情温和,“竹儿,怎么了?”

    太史阑冷眼看着——邰大人对两个女儿态度可真是泾渭分明,瞧这语气,温柔得快滴水了。

    “我不要和……”邰世竹稍稍镇定了点,眼珠乱转要找借口拒绝太史阑的同住,还没想好理由,太史阑已经上前一步。

    “不愿意和我住?”

    邰世兰怔怔看着她,眼前似乎还是以往那个任她欺负算计从不反抗的姐姐,但忽然之间一切都变了,现在的这个人,冷峻、干脆、直接、简练,每句话都像在敲榔头,一敲便让人心尖铿然一声,火花四溅。

    “我……”

    “因为你会杀我?”

    “你……”伶牙俐齿的邰世竹开始口吃。

    “或者我会杀你?”

    “啊……”邰世竹倒想说是,但众目睽睽之下,这句话哪里能出口?

    “那还废话什么。”太史阑一挥手,完结了这次的对话。

    气氛沉静,人人盯着太史阑的眼神诡异。

    太史阑满不在乎,她才不会努力扮成另一个人,她就是她,不接受也得接受。

    “我困了,要睡觉。”她伸个懒腰,当先向后宅走,路过一直似笑非笑看她的容楚身边时,看这家伙还是一副饶有兴致不想离开模样,淡淡道,“哦,还有一点,我喜欢的那个,睡觉睡我床底,半夜给我暖脚——你要学么?”

    容楚:“……”

    ==

    尊贵的国公终于走了,临行前对太史阑似笑非笑点了点自己嘴唇,用口型道:“等我暖脚……”引得后宅拱门前偷看的邰家小姐们一阵惊艳地倒抽气,太史阑瞟瞟那倾倒南齐的红唇,心想还不如幺鸡的大嘴好看。

    容楚走得很潇洒很放心——如果没猜错的话,很快就会再见的。

    太史阑目送他离开,才注意到自己手中一直抓着容楚的衣服碎片,她正要扔掉,忽然手一顿,随即将那一角布料,又凑到眼前看了看。

    衣角上,隐约有一点暗金色的纹饰图案,眼熟,不过图案不全,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

    太史阑望着容楚背影,眼神微眯,有点冷。

    随即她随手抛了布片。

    她向邰世竹走去。

    表情也很潇洒很放心。

    她潇洒而放心地,开始了和邰世竹的短暂同居生活。

    以及在邰家的魔王觉醒生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1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十二章 幺鸡VS国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12并对凤倾天阑第十二章 幺鸡VS国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