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大杀四方!

    人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太史阑被这一群人指住,怒火却嚓一声便烧了起来。

    她冷峻,素来不欢快也不暴怒,但此刻盯着那群人,就像看见人间最为卑劣无耻的生物,化着似人的妆,披着道貌岸然的衣,吐着忽真忽假的言,戴着随时变幻的面具,手舞足蹈,为害世间。

    一刻前拼命否认她是邰世兰,迫不及待将她驱逐;一刻后拼命推翻前一刻的认定,要用她的命来换取一家的安宁和荣华。

    在她们眼里,她和邰世兰,是人,还是可以随意牺牲的货物?

    “您原来在这里。”那太监眯眼瞅着太史阑,邰世兰是皇太后亲自加注,表明要重点看押的殉葬人,这太监在宫中见过邰世兰一两面,此次亲自来就是为了验明正身。

    此刻随意一看,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

    “太后旨意,但凡永侍先帝于地下的宫妃,无论有无封号,皆升品级二级。封四品安州总管邰柏女为宝林,邰宝林,请吧。”

    他身后一队侍卫奔来,太史阑转身便走,这厅堂她记得还有个后门。

    然而刚刚奔出两步,她脚一顿。

    厅堂后门,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排邰家护卫,将门堵死。

    邰柏在她身后,凄声道:“女儿,抗旨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你……认了吧。”

    太史阑咬紧下唇,一言不发此时辩解否认也没有用,邰家上下绝对会众口一辞咬定她是邰世兰的。

    “不!”忽然邰世涛冲了进来,大叫,“她不是……”话音未落,已经被邰林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嘴拖了出去,远远地犹自听见他咿咿唔唔的挣扎之声。

    邰夫人在向那太监解释,“小儿有些浑浑噩噩,请公公见谅……”

    身前护卫堵得水泄不通,身后皇家侍卫步声已近,当先一人喝道:“邰宝林!”伸手就去抓她的肩头。

    太史阑咬牙,衣袖一动,人间刺落入掌中,手指一弹,“回魂”金色的刺尖露出指间。

    “回魂”可令濒死的人短暂回魂,那么,对完好的人,是否也有特别的效果?

    太史阑没有把握,但现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她只能冒险一试。

    身后人伸手抓来,劲风猛烈,她头一低,忽然冲了出去,一头撞向堵在后门的护卫,人未到,金色刺尖一闪!

    “哧”一声微响,刺尖入肉,鲜红血珠一绽。

    堵在太史阑正对面的人忽然一僵。

    他原本是狞笑看着太史阑自投罗网的,谁知那女子冲来,头一抬,一双眸子野豹般亮烈,他一怔,随即便觉眼前金光一闪。

    金光一闪未消,很快,便有无数的金光在眼前闪起,像天地飞出无数金蛾,又或者又升起无数新的太阳……

    “呵呵呵呵……”被刺中的男子忽然发出一阵怪笑,身子往前一窜,扑向太史阑。

    太史阑低头一让,那男子也不知道收势,正扑在太史阑身后追来的侍卫身上,随即尖声大叫,“抓住了!抓住了!”

    他满面潮红,鼻翼翕动,唇角泛出微白的沫子,便如发了羊癫疯般兴奋绝伦,搂着那皇家侍卫直蹦,那侍卫呆在那里,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而其余邰家护卫,早已看得呆了。

    太史阑便趁这前后都呆住,堵门的空隙让出的一刻,大步冲出!

    砰一声,站在门边的一个护卫被她撞跌,这才反应过来,惊声大叫,“她跑了!她往后院跑了!”

    “啪。”他脸上瞬间挨了一巴掌,邰柏脸色铁青,“还不追!她进的后院,跑不掉的!”

    一条灰影掠了过来,一根苍白柔软的手指点了点,还纠缠在一起的两人骤然分开,那发疯的邰家护卫软倒在地,皇家侍卫愣在当地。

    灰影落地,赫然是那传旨太监。

    “有意思……呵呵有意思。”太监笑吟吟对身后侍卫点了点下巴,“还不都去侍候邰宝林去?”

    邰夫人悄悄走近丈夫身侧,低声道:“得抓住她,不然……”

    “她跑不掉的……”邰柏注视着地上那护卫,眼底忽然涌上一丝惊惧。

    “为什么?”

    “这公公,是西局的人……”邰柏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

    邰夫人听见这两个字,也打了个寒战,赶紧闭上了嘴。

    风过,微凉。

    地上,那护卫一动不动,早已无声无息死去。

    ==

    太史阑并没有往门外跑,她直奔后院。

    没有人懂她要做什么,明明奔向正门才有一线生机,后院又没有后门,岂不是自寻死路?

    身后追兵穷追不舍,将这邰家后院当成旷野山林,踹门、推人、一路狂追,后院里躲避不及的丫鬟婆子惊呼惨叫,乱成一片。

    脚步声始终在很近的地方,邰家护卫武艺一般,皇家侍卫可不是吃素的,太史阑纵然地形熟悉,几次都险而又险地借助某个拐角逃开追捕,但距离也越拉越近。

    “大人。”一个皇家侍卫眯眼瞧着太史阑逃奔的路线,对身侧的头领道,“这女人好像在绕弯,她疯了?”

    “或许她有自己的目的地?或许她去求她的菩萨保佑她?”那侍卫头领笑声讥嘲。

    前方奔跑的太史阑,忽然身子一倾,却没有跌倒,只是怀中忽然掉下来一团东西,她好像根本没发觉,一溜好像根本没发觉,一溜烟跑远了。

    当先的侍卫头领正要追,一低头看见那团东西,脚步一顿。

    “这不是西局大人用的黑索?”声音又惊又喜。

    西局,一个南齐大多数人陌生的名字,代表的却是南齐最恐怖最神秘的皇家组织,以宦官为首,拥有“风闻奏事,侦缉天下”之权,他们是皇太后秘密豢养的吸血蝙蝠,羽翼的阴影,悄无声息悬在南齐朝廷每个人的头顶。

    西局财富无数,他们所用的武器,无一不是珍品。

    这个侍卫头领是这群侍卫中唯一对西局略有了解的,此时一见这黑绳子,便目放异光。

    他一停,其余几人自然也停下,侍卫头领醒过神,连忙将黑索捡起,往怀里一塞,“继续追!”

    这一耽搁,太史阑已经奔到了后宅小厨房的墙后,那里有一个竹筐,专门盛放平日里打碎的瓷碗等物,此时筐里已经积了小半筐碎瓷。

    太史阑奔过时,一脚踢翻了筐,碎瓷翻了一地。

    “哈哈,她这是干什么?想让我们刺到脚?哎哟!”跑在前头的一个侍卫,一脸不可思议的怪笑,装模作样痛呼一声。

    其余人也哈哈一笑,满不在乎踏上碎瓷路。

    太史阑忽然回身。

    回身时,她空空的两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个瓷瓶!

    一扬手,青光飞射

    “着!”

    “砰。”额头血花飞溅,那侍卫仰头便倒。

    倒下时正落在碎瓷片上,一声惨叫,刚被砸昏再次被痛醒,浑身被瓷片扎成鲜血淋漓的刺猬。

    他倒下时还撞到了其余人,众人纷纷闪避,险些也被碎瓷扎中。

    “救我!救我!”受伤的人流血过多,生怕自己会死,一把揪住身边的人。

    “废物!”侍卫首领怒喝,只得留下两个人给他包扎伤口,自己带领剩余的人继续追。

    这么一耽搁,太史阑又跑远了,她往和后院一墙之隔的小型练武场奔去。

    侍卫并不知道那是练武场,只看见那里有道墙,太史阑翻过了墙。

    “追!”接连遇见怪事,侍卫头领不敢再大意,手一挥,剩余七名侍卫形成三角阵型,越过围墙。

    然后他们看见了太史阑。

    她已经不再跑,正站在空荡荡的练武场正中,跑了这么久,看得出来她也已经筋疲力尽,微微喘息,脸上泛出淡淡的红晕。

    她站在练武场唯一的武器之后,面无表情。

    本来这里有人看守的,但现在都被紧急调出去追捕她了,谁也想不到,太史阑不向外跑,冒险迂回,竟然是为了冲到这里。

    蹭蹭微响,七名侍卫落地,一眼看见黑色巨大床弩之后,笔直而立的女子。

    今夜无月,星光暗淡,唯有两样东西在发光床弩深青近黑的铁质光泽森冷,太史阑乌黑狭长的眸光芒狂野又冰寒。

    她站在弩后,手搭在床弩弩柄,弩柄向后有一道槽,拉到底就可射弩。

    “神工弩!”有人失声道。

    众人脸色都变了。

    这些人都听说过这弩,列为南齐第一重要武器,曾因杀伤力过于强大,被都察院一干御史以“有伤天和”之名联名谏阻使用,最终还是因为力量太强,箭矢无法承受而没有推广。

    这是神工,更是杀神,据说一箭出,至少穿七人!

    可怕杀器一时震住了众人,不敢移动,可是当侍卫头领仔细地看了看弩身之后,忽然仰头狂笑。

    “我说哪里来的神工弩,原来你虚张声势!”他大笑指着那弩,“他娘的,拿断箭哄老子!我说神工弩下,怎么还会有完整的箭!”

    众人这才发现,床弩之上,搭弦的,竟然全是断箭!

    很明显,这架试制的神工弩依旧没成功,满地都是被强劲弩力折断的箭,而准备用来试验的新箭,是锁住的。

    狂笑声震动小校场,众人笑得很放松。

    太史阑默不作声,手心缓缓抚上装进弩槽里的断箭。

    侍卫首领正在大笑,忽然眼角仿佛觑到一点不对,他霍然回首,一眼看见槽中箭,脸色大变。

    “你”他颤抖着指住太史阑,“你……怪物……”

    太史阑猛然拉动扳机!

    艰涩!沉重!不可撼动!拉动它,感觉像要单凭自己拉动火车!

    用尽全力,过槽一半!

    太史阑刹那间知道自己低估了这弩,它开射所需要的力量,远超所有重弓。她这弓都没拉过的人,这一着是拿命冒险!

    然而,箭在弦上,拿命也发!

    她咬牙,身子一蹿!抱住扳机,整个身子向后拽,全力爆发!

    齿破薄唇,鲜血迸出。

    “咔!”

    使力过大,坚硬的铁扳机抵住了肘尖,幼时断过的左前臂不堪承受,再断!

    断裂的肘骨,鲜血狂涌,染红弩身。

    杀器无声,床弩光泽越发幽幽。

    太史阑深吸一口气,迅速抽出腰间荷包塞在嘴里紧紧咬住,剧痛之下用力过紧,荷包被咬破,一股清凉苦涩的味道渗入口中,她于极度疼痛的昏眩里想起,可能是容楚给的药瓶子里的药滚了出来。

    那不知是什么药,镇痛而提神,她借此机会喘一口气,全身后仰,全力一压!

    静默,忽四周落木萧萧。

    天地人群,都似因为一个女子的无畏和悍勇,震惊失声。

    断骨微微支出臂外,森然可怖,随即轻微“咔”一声。

    扳机至底!

    “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十四章 大杀四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4并对凤倾天阑第二十四章 大杀四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