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深情

    满带杀气的话语掷在风中,满是温柔的依偎靠在颊侧。

    李扶舟那一抬头,唇将擦过太史阑的脸。

    太史阑忽然一侧头。

    那即将落入唇边的一掠,如蝶翅越过瓣尖,落在了空处。

    随即太史阑坐起身,平平静静挽了挽衣袖,将散落的断箭归拢,站起身,道:“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一批箭劳烦送出去。”

    李扶舟坐在地上,双手按膝,看着太史阑,她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神情,令他眼底神情微微一黯。

    他接过袋子,手指触及她的指尖,太史阑没有缩手,她的指尖冰凉,冰凉地擦过他的掌边,很自然地收回到了她自己的袖子里。

    李扶舟有一瞬间,想要紧紧握住那只冰冷的指尖,用自己的温度,狠狠地温暖她。

    他曾经怀疑过自己有没有足够的热度,够不够去暖那个冷峻骄傲的女子,以至于在她开口询问的时刻,他踌躇犹豫,错过那一刻宝贵的心意。

    然而此刻只是她冰凉的指尖,便令他觉得痛心而失落,忽然想要勇敢,想要忘却,想要五年来第一次试一试,找回五年前那个会笑但是更会发怒的自己。

    想要在她的眼神里涅磐,重生时刻,或可见崭新天地。

    又或者不是想拯救自己,只是想成全她,他记得初见那一日她的背影,更记得她邀请他吃包子喝酒时,那一刻眼眸微弯,温暖而欣喜的神情。

    他想这个冷傲的女子,她的内心,在之前的很多年,一定很空旷很寂寞,虽有朋友相伴,但有些最深处的疼痛和冰冷,她一定会深深藏起,只因不愿让他人为她心伤。

    所以她渴望温暖,不由自主走近。

    近雪,却近了那一刻深埋的雪。

    “太史阑。”她已经走过他身侧,开始了又一轮的工作,他倚着门框看她,轻轻叹息,“你说过,没有永恒的日头,却有从不迟到的黑夜,可是,黑夜总有过去的时候。”

    太史阑停下手中的工作,垂着眼睫,在李扶舟以为她不会再回答的时候,她忽然侧头,看了看自己的肩头。

    李扶舟眼神不由自主看过去,随即身子一僵。

    太史阑臧蓝色长袍的肩部,有一处显得颜色微深,有淡淡水迹。

    “如果你还在为黑夜叹息流泪。”她道,“就不会看见照进眼里的第一缕日光。”

    随即她低头,继续努力工作,一阵风过,她身前的门慢慢掩起。

    李扶舟立在门前,看那门缓缓合起,光影如扇面合拢,她在光影的尽头。

    万千思绪浮沉,到此刻,连一声叹息都似乎觉得太迟。

    要如何告诉她,他叹息流泪,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夜的深沉,更为了相遇黎明那一刻霞光而感动欣喜。

    要如何告诉她,他已经看见那第一缕日光,却因为那一霎极致烂灿而不由自主闭上眼,再睁开时,日光已远。

    “啪嗒。”门合上。

    李扶舟缓缓转身。沉默良久,忽然跃起,直奔城头而去。

    那一日,所有鏖战城头的士兵,都看见那一个蓝色的背影,在城头长啸作战,疲惫而不休,看见他蓝色衣袂掠过武器和鲜血的光幕,在无边无垠的浅白天际飘扬,孤独而,沧桑。

    ==这一夜,上府兵大营。

    一队士兵正在巡逻,长矛的矛尖向着浅红的月色,断断续续的口令声传来,这里的夜也并不沉静。

    隐约大营正中,有人怒而拍案的声音,只是上府兵大营军纪森严,不是巡逻经过,无人敢随意靠近。

    忽然一座屋子里,走出一个少年来,背光而行不见颜容,但步伐轻快而稳定,月色下身影修长,革带束出紧紧的腰。

    “邰佰长!”他出来时正遇上一队巡逻的兵,当先的士兵立即恭敬的称呼。

    他不能不恭敬,眼前的少年年纪虽轻,却出身大家,又是第二光武营的历练人才,更难得的是人家出身虽好,却毫无纨绔习气,进入上府兵大营不过一两个月,实打实以军功,迅速升为佰夫长,是上府大营多年来升迁最快的。

    前途无量,谁敢不巴结?

    “小司。”邰世涛微笑点头,瞟一眼巡逻队伍,忽然道,“兄弟们这是这个月第五次夜巡班了吧?很辛苦吧?”

    “是呀。”那什夫长叹口气,“没办法,将军说近期西番不安分,增加了夜巡人数和班次,大家都辛苦。”

    “嗯。”邰世涛点点头,“不过你上次痢疾还没好,今晚就我来替你班,如何?”

    “这……这不大好吧……”那什夫长不好意思地推让,邰世涛早已不由分说接过他的蛇矛,戴上标记,又问了口令,把他推到了一边。

    什夫长满脸感激地回去休息了,邰世涛执矛绕军营巡逻,很快就走到了总将主帐附近。

    主帐内此刻说话声不绝,邰世涛坦然走近,执矛的影子映在窗纸上,里屋上府营总将边乐成等人瞟了一眼,丝毫不在意地继续讨论。

    门半掩着,断断续续话声传出来。

    “……竟然真的绕过天纪和我们,去了北严!”

    “……是怎么穿过去的?必有小道,必有内奸!”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朝廷命令我们和天纪在青水关观望,天纪却将埋伏的兵撤走,这是怎么说?咱们是继续留,还是也撤军?”

    “纪连城有私心,我们怎么可以和他学!朝廷命令岂可违抗!”

    “但我们在青水关观望,坐视不救北严,北严要怎么看我们?”

    “那是朝廷的命令!”

    “……真不明白怎么会下了这样的命令?让北严消耗西番军力?笑话,北严那点人,能坚持几天?一旦瞬间城破,西番军南下,残局谁来收拾?只怕现在,北严已经失守了吧!”

    窗外,执矛一动不动的影子,忽然晃了晃。

    “……那倒没有,听说出了个人物,还是个女子,叫什么……太什么阑,不一个二五营的历练学生,竟然临阵夺了军权,将欲待投降的张秋从城头推下,将北严青壮临时征召入伍,现在带人死守北严,已经支撑了好几日……”

    “不过北严外城已破,内城城墙低矮失修,城内粮草武器一律不足,能撑在现在已经是奇迹,只怕再也坚持不了几天了……”

    室内讨论得热火朝天,没有人注意到,窗扇上执矛的影子,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更漏滴滴答答又走了一阵,下半夜,军营彻底归于寂静。

    “咻!”

    忽然有一支火箭,呼啸着穿越夜空刺破寂静,射上了上府兵总将的窗户!

    火箭啪一声在窗棂上炸开,同时扎破了这夜的安宁,几乎是立刻,上府兵总将边乐成便从床上蹦起,风一般地掠了出去。

    他一出去,一条人影鬼魅般从他屋后的草丛中潜出,掀开他屋子的后窗钻了进去,熟门熟路地摸入里间书房,打开一个柜子。

    柜子里整齐地挂着各种军令牌,从千人队到百人队的都有,至于更高级别的虎符和令牌,则锁在暗柜里,寻常将领都不知道在哪。

    来偷令符的人似乎对虎符什么的没兴趣,连千人队的令牌都没有拿,只取了一个百人队出任务的令牌,往怀里一揣,转身便走。

    忽然身后劲风声响,那小偷头一偏,让过一记凶猛的刀风。

    月光照上他的脸,出手的人一怔,惊道:“邰世涛!”

    夜半偷令牌的少年站在当地,一笑,“是我!”神情并无畏惧,却有点遗憾——没想到总将这么谨慎,在自己内室书房里,还是安排了看守令牌的护卫。

    “你这是干什么!”那护卫皱眉,看着自己印象甚好的少年。

    “如你所见,拿令牌。”

    “为什么?”

    “救人!”

    “谁?”

    邰世涛不说话了,少年紧抿着唇,眼神里是白色的月光和黑色的夜,清晰得不可遮掩。

    那护卫看看邰世涛,眼底闪过一丝爱才的神情,压低声音厉声道:“交回来!我会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总将马上要回来了,你不要自寻死路!”

    邰世涛稍稍沉默,叹一口气,道:“好,多谢!”伸手入怀。

    那护卫稍稍松口气,上前一步去接。

    然而雪光一闪,邰世涛从怀里掏出来的竟然是一柄短刀!刀光刺亮护卫眼睛的同时,刀背已经狠狠拍上了他的耳侧。

    “砰。”

    一声闷响,那护卫无声软倒。

    邰世涛一伸手接住他身子,将他靠墙放好,掩在帐幕后,微微一躬。

    “大哥,多谢你。”他道,“可是我不能。”

    随即他转身就走。

    他的身子刚刚投出窗外,风声一响,边总将已经回来。

    边乐成满面怒气,他辨明箭来方向,立即冲出,但是找到那处射箭位置时,却只发现一架简易发射的弩弓,一根长长的线牵住了扳机,被一块砖石压住。

    这样,刺客可以在任何位置,以石头击中砖石,带动扳机弹起发箭。到哪里去辨明他真正位置所在?

    众将围在那简易弓弩旁,眼神警惕又赞叹,赞叹的是虽然弓弩简易,军营中稍微懂点军器的人都做得出,但计算精准正好射到总将窗户可不容易;警惕的是找不到这个刺客,今晚谁敢安睡?

    因为揣着这担心,众将没敢回自己屋子,都聚在边乐成身边保护他。

    这使邰世涛顺利地回到自己的营房,以令牌调动自己那个百人队,又去马房领了马,马蹄全部以软布包裹,他对部下称,总将有秘密任务需要他去执行,惊动的人越少越好。

    邰世涛深得边乐成喜爱,日常也在他书房参赞军务,众人都深信不疑。

    邰世涛并不想带着手下兄弟去赴险,只是一个人出营比一百人出营更难,他打算等人顺利出营,便将兄弟们打发回来,反正兄弟们不知者无罪,但有军法惩戒,他独立承担便是!

    他带领自己的百人队,绕道从西辕门出去,守门的士兵经常遇见夜半执行任务的斥候队伍或接应队伍,也没在意,粗粗验看了他的腰牌和令牌,便打开横木栏杆。

    邰世涛让兄弟们牵着马先出去,自己留在最后,本来已经可以顺利出去,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副容楚赠送的金丝软甲和好剑,以及一些上好的伤药,刚才匆匆出来没来得及带上,他想着太史阑身处凶危之地,正需要这些,便又折回去拿,拿到了再回来,守门的士兵还在等他,看他过来,便去开横栏上的闩。

    忽然身后有人喊:“拦住他!”

    邰世涛一惊回头,赫然看见火把下,边乐成急匆匆赶来,身后是那先前被他击晕的护卫。

    邰世涛立即醒悟自己先前心存不忍,下手还是轻了些,对方醒来了。但此时后悔也来不及,要做的,只剩下一个字——闯!

    “砰。”他一个肘拳,击晕了愕然扶着门边还没反应过来的士兵。

    随即他跳起,一把捞住落下的钥匙,匆匆对上锁孔。

    “啪。”他一边对锁孔,一边长腿一蹬,将一个扑上来阻止的士兵蹬飞。

    “啊!”一个赶过来的士兵被他一膝盖顶住重要部位,生生嚎叫着打转转出去。

    钥匙终于对到锁眼里,他全力一转——没开。

    此时才想起,边乐成的西凌上府大营是全天下门禁最变态的大营,大门锁每日随机更换,开锁方式和口令一样,只有当天值班的人才知道。

    邰世涛一用力,“咔嗒”一声,钥匙竟然断在了锁里。

    “混账!混账!”边乐成气得暴跳如雷,远远大叫,“邰世涛!你在找死!放下!给我放下!”

    老将爱才,并没有下令箭手射箭或围攻,给他一线生机,望他迷途知返。

    邰世涛听而不闻,弃锁,忽然拔剑。

    铿然一声,容楚送的名剑如一泓秋水,映亮深青色的夜。

    邰世涛双手举剑,毫不犹豫劈下!

    “铿!”

    一声锐响,锁头断成两半,邰世涛一脚踢开门,侧身冲出。

    “反了!反了!”边乐成忍无可忍,大喝:“箭手,射!”

    乌光渡越,嗡一声攒聚而来,直奔邰世涛后心。

    “砰。”邰世涛冲出门的那一刻,立即反手带上横栏栅门,夺夺连响声里,大部分箭矢都钉在门上,却也有少量的箭穿过栅栏缝隙,呼啸奔向邰世涛。

    邰世涛头也不回,直奔系在辕门外的马,他人缘好,和马厩的军头也有好交情,调的是最好的一批马。

    “啪。”一声微响,一支箭越过其余箭矢,狠狠插上邰世涛肩头,巧巧地穿过他皮甲缝隙,钉在他肩骨上,出箭人此中高手——边乐成亲自出手了。

    邰世涛还是没有回头,脚尖一掂,身子斜飞而起,看起来就像被箭穿透带飞,明眼人才能发现,他竟然借着箭势纵跃而起,身影一闪,终于掠上马背。

    他身子刚刚落在马上,便毫不犹豫一反手,拔下了肩头箭,鲜血飞溅,带着肉屑的倒钩箭头,被他狠狠掷在地上。

    四面忽然无声,被一个少年的决心和坚毅所惊,连边乐成都怔在那里,忽然大叫:“邰世涛!你这是为什么!”

    “我的恩人!我的姐姐!”邰世涛也大叫,“困在北严!”

    “那你也不能这样!你这是死罪!”

    邰世涛忽然回头。

    这少年一路闯关,拼死夺门,始终不曾回首,此刻回望的眸子黑白分明,倒映这一刻熊熊的火光。

    “我是男人,我是军人,我是她的兄弟。”他缓缓地,一字字道,“我曾无能为力,任她为人欺辱;我曾临门发誓,永生为她依靠。”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触犯……”

    邰世涛举起马鞭,直指边乐成。

    他肩上鲜血汩汩而下,手臂却平直如刚。

    “人各有志,无需以生死相胁。你们尽管在屋里慢慢商议如何放弃北严,你们尽管马上对我的背影放箭。”邰世涛声音清晰,和这山间松涛呼应,“我要救她,现在。有种你们成全我死在马背上,头向北严!”

    ……

    一霎那的窒息,万军仰望马背上流血,却依然昂首直指主帅的少年,忽然忘记呼吸和话语。

    邰世涛更不停留,平举的长鞭落下,啪地甩在马身上,骏马撒蹄而去,激起一片深黄灰尘如送别烟花。

    没有人放箭。

    箭手们虽然还端着弓箭,却将弓悄悄往下挪了挪。

    一个副将跺着脚大骂,跺了好一阵子,跺到看不见邰世涛的马后灰之后,才急急问:“将军,我们去追?”

    边乐成久久地站着。

    这驻守西凌多年的老将,眯着眼睛看着邰世涛背影,眼神微微激荡。

    苍老的眼眸里,倒映多年前的沙场叠影,似乎也有这样的一骑绝然去,有这样的热血作别语,有这样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有这样虽万死而不改的决裂。

    那些深埋在风云岁月里的光艳,今日似乎在他人身上重现。

    沙场岁月催人老,不过眨眼间,又是英雄少年红巾扬。

    边乐成似乎听见身体里什么东西在瞬间崩毁,却又有新的喜悦在悄然滋生。

    他转过头,眯了眯眼睛,忽然道:“追什么?”

    “啊?”

    “北严那边战况不明。”边乐成悠悠道,“世涛年轻,需要历练,虽说冒险了些,但让他带人去探探军情,做个斥候先锋也好。”

    “是!”众将答得分外大声干脆,“总将英明!”

    “等下记得出兵记录添一笔……”边乐成开始负手慢慢往回走,“老咯,记性不好……该去睡了,都睡了吧,啊?”

    “是!”

    人群散尽,远远马蹄声远去。

    黑暗里老将回首,目光里星火闪耀,望定北严。

    ……孩子。

    但望你成功。

    ==

    第七天,北严定安城门的火光映亮半边天色,忽然增兵的西番,开始让已经精疲力尽的北严城渐渐难以承受。

    七天了,北严人凭着这年久失修的孤城、凭这三千军上万百姓、凭那点可怜的粮食,和莫名其妙修好的武器,明明第一天第一战就会被打垮,然而七天十几战之后,他们依旧站在自己的城墙上。

    西番的兵也疯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最不可能的境地,遇见这样一块难啃的骨头,眼看突袭下城的计划已成泡影,夺北严后顺势南下的大计也因为这七天的耽搁变得渺茫,不用斥候查探也知道,后路必然已经被截,现在他们也是背水一战,夺下北严,才能以此为据点,休整补充,再次突围。

    城上城下,所有人都在鏖战,在那些浴血的厮杀、拼命的搏击、不断的抵抗、刀入刀出的机械动作里,所有南齐人心里都模模糊糊闪过一个念头。

    为什么没有援兵!

    为什么近在咫尺的天纪上府两大军营不出兵!

    为什么连西凌行省都不出兵!

    为什么他们不仅不出兵,甚至没有派兵截断西番后路,以及包围西番对其形成压力,以至于西番军队,竟然还能绕过两大营进一步增援,给北严雪上加霜!

    每个人神情充满绝望和悲愤,满腹里除了越来越少越来越粗劣的食物,还有对朝廷、对天纪上府两大营的无限愤怒。

    城头上一直没有表情的只有太史阑。

    她不浪费时间和精力去悲愤,她向来只做好手头这一件事——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她身边是景泰蓝,战事紧急,景泰蓝被赵十三抱着,时刻呆在城头安全处,就等万一城破,带了他就跑,以赵十三这一队人的武功,万军之中保一个景泰蓝,还是能做到的。

    景泰蓝紧紧牵着小映的手,他现在很少要赵十三抱着,似乎想在小映面前展示“男人样儿”,哪怕小映根本看不见。

    两个孩子无法透过城墙看见底下的攻击,却也能通过那些猛烈的箭风,不断的喊杀,感觉到危机的逼近,时不时有悍勇的西番士兵爬近城头,再被一刀砍翻,有一次敌人的血已经溅到了景泰蓝的小靴子,他脸色发白,却一动不动。

    不动,不是太史阑对他的要求,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姐姐。”他奶声奶气对小映道,“城破了,你要紧紧跟着我。”

    “是的,弟弟。”小映握住景泰蓝的手,半个身子挡在他面前,景泰蓝再悄悄移过去,挡住了她。

    俩小孩让来让去,表情圣洁,充满牺牲精神。

    赵十三嘴角抽搐——小祖宗您玩啥深情呀!挡啥挡呀?你前面铁桶一样围几十个护卫呢,箭就是会长眼睛也射不到你一根汗毛!

    他白一眼太史阑——叫你培养情圣!温柔、体贴、宽让、保护女性——我呸!

    忽然轰隆一声巨响,城墙一阵震动,烟尘四散,一些士兵站立不稳一跤坐倒,爬起来面面相觑。

    太史阑脸色铁青,注视着眼前的城墙砖,一道手指粗的裂缝从底下直延伸上来,张开的豁口像缺牙的苍老的嘴,讥笑着徒劳的抵抗,随即城墙在众目睽睽之下,往下一塌。

    那一声塌响虽然短暂,但众人的心瞬间凉到底——西番终于不知道从哪里运来了大量的火药,埋在城墙根下炸墙了!

    战况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境地,很明显敌人还是有补充,只是不太充足,但炸药的大量到来,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的内城城墙,绝对经不起这样的攻击。

    “赵十三!”太史阑厉喝,“带景泰蓝走!”

    赵十三二话不说,扛起景泰蓝就跑,一边对李扶舟道:“先生,拜托你照顾好太史阑,这是国公的请求!”

    “无需他请求。”李扶舟轻飘飘地道,“我自会做到。”

    “我不走!我不走!”景泰蓝在赵十三肩头拼命蹬脚,扭回身向太史阑伸出双手,“麻麻!麻麻!”

    “听话!”太史阑声音还是那么冷静清晰,“我马上就来!”

    “你骗我!你骗我!”

    “我若骗你,罚我们永不相见!”

    景泰蓝“哽”地噎了一下,被那句可怕的话给惊住,也没来得及想这两句话的逻辑和意义有什么错误,已经被赵十三趁机裹到怀里。

    他努力地向地上的小映伸出手,“跟着我!跟着我!”

    好在容楚的护卫们现在知道这个小姑娘对于景泰蓝的重要性,顺手也拎起了小映,小映绝望地回头看城头,终于忍不住落泪,“我爹爹……我弟弟他们还在城里……”

    景泰蓝望望她,对着赵十三张了张嘴,最终没有提出要赵十三回城救小映亲人。

    小小孩子,忽然就懂得了生死之前的取舍。

    赵十三欣慰地摸了摸他的大脑袋,第一次感激太史阑对景泰蓝的特殊教育。

    摸完了他才想起来自己摸的是全天下最尊贵的脑袋,这一摸就是杀头大罪,惊得脸色发白赶紧放手。

    景泰蓝却把大脑袋扎到他怀里,呜呜咽咽地道:“……叔叔,多谢你……”

    赵十三怔了一怔,忽然鼻子一酸喉头一哽,勉强清清嗓子,将怀里的孩子,搂得更紧了些。

    护卫结成队形,抱着两个孩子,寻着城上人少处向下冲,小映嗅着空气中的血腥气,小脸微微发青,“弟弟……好多死人……为什么没人来救我们?我们是皇帝的子民,他不管我们吗?”

    “不!”景泰蓝大声尖叫,“他没有!他在!”

    小映被他难得的尖叫惊得一跳,愕然“望”着他,景泰蓝却瞬间从激动中平复过来,颓丧地低下小脸去。

    “皇帝……”他嘟囔着,“……皇帝有什么用……”

    风掠开赵十三的衣襟,一副衣角拂在景泰蓝脸上,带血的腥气,景泰蓝艰难地拂开那片布,自刀光剑影,滚滚烟尘里转头,看见城墙上屹立不动的太史阑。

    这是相遇之后,他第一次被迫离开她,在很可能生离死别的危境。

    孩子的眼睛里饱含泪水,却始终没有落下。

    “皇帝……”他喃喃道,“我要做一个……一个真正的……皇帝……”

    ……

    城墙上,太史阑的目光始终紧紧盯着景泰蓝远去的方向,而李扶舟,则一直注视着太史阑。

    “我们……也走吧。”他道。

    太史阑转头看他。

    她眼神里没有谴责,只有询问,即使听见这样的话,她依然不意外或暴怒。

    李扶舟忽觉极爱她这份冷静,又极恨她这份冷静,爱的是那样的独特和坚毅,雪山之上的冰晶花,恨的却是心里明白,在另一个人面前,她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

    可她还不知道。

    那样惊涛般的爱和恨,不过一霎那,随即他又微微笑了,如太史阑一贯的冷峻般的一贯亲切。

    “你已经尽力,但无力回天。”他道,“留在这里,不过多一具尸体,援军……不会来了。”

    太史阑转头去看底下忙碌填炸药的西番兵。

    “我知援军不会来。”她道,“但我又觉得,援军,一定会来,只要我坚持,再多一刻。”

    她目光越过北严的外城,落于之后迢迢山海,恍惚里总有急速的马蹄声,向这个方向奔来,恍惚里有人一直对她说——等我,再多一刻!

    所以明知道希望渺茫,她依旧在等。

    李扶舟望着她的侧影,她的眸子里,难得地露出一丝迷茫的期待,那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柔软,是战地里摇曳的玫瑰,向着朝阳的方向。

    谁会是她期待的日光?

    他微微闭上眼睛。

    随即他听见太史阑,轻描淡写地道:“今夜,我要去西番大营。”

    ==

    “我只望她能再多坚持一夜。”马上的容楚,此刻正对周七皱着眉,“还有,我希望她不要发疯,干些我不愿意看见的事儿。”

    “很快我们就可以赶到北严。”周七在看地图。

    “可惜能带走的是步兵,耽误时辰。”容楚微微叹息,又看看西南方向,“我始终觉得,西番能够突袭北严,必定有捷径密道,只要那密道存在,就能一直给西番提供补给武器,对北严极其不利,可惜我实在来不及,从天纪赶到北严方向又不对,不然该先去截断那条补给道的。”

    “一个人一次只能做一件事。”周七在看地图。

    “常大贵麾下一万军,分拨给你们调派,作战计划老样子,你们自己决定……”

    “主子你最近特别啰嗦。”周七在看地图。

    容楚一僵。

    好半晌他微微笑了下,有点意外,有点自嘲。

    “你家主子……”他悠悠地道,“……难得傻一次,你就莫笑话了。”

    “就怕傻了还没结果。”周七将地图一收,抬眼看北严方向,“我们先前遇见了周围的武林人士,他们说李先生已经进城,现在应该在太史阑身边。”

    “那很好。”容楚淡淡道,“扶舟在,太史阑安全无虞,我放心很多。”

    “有人说,李扶舟让武林人士给他做后应,自己独闯大军救太史阑。”周七总结,“去得早,时机妙,表现好。”

    “你是不是想说……”容楚斜睨着他,“太史阑心动摇?”

    周七不说话。

    容楚轻轻抚着自己衣袖,珍珠白的袖口已经微微有点脏,这几天风尘仆仆马不停蹄,他连衣服都没时间换,这对于一天要换三次衣服的奢靡国公来讲简直是破天荒的奇迹,他盯着那处污垢,眼神却有点飘,好像注意力全然不在这里。

    “我只做我想做的,并且一定能做到,而无需在意其后结果。”半晌他道,“如若是我的,那必然是我的,如若不是我的,我容楚做了自己想做的一切事,也不负这一生来过。”

    一弯月色曲曲折折透过灌木丛,落在他脚下,照亮前路如流水,是江,是河,是海,或者有太多转折,却无限宽阔。

    周七默不作声,看了看主子在月色中分外冰清的侧影,双脚一蹬马腹,快速驰向队伍之前。

    “前锋听令,急速前进!”

    ==

    夜色更深,攻击更烈。

    西番军发了疯,势必要在今夜拿下北严,帅旗下一道人影驰来驰去,不断发布着各种攻城命令。

    而城头上,太史阑竟然也发了疯。

    “上城!上城!”她忽然拔剑而起,一步跳上城头,“把所有百姓都给我赶上来,结成人墙!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声音尖利,响在各种喊杀和爆炸声里,城头上士兵乍一听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头一抬,都怔住了。

    “赶上来!赶上来!”

    “你疯了!”花寻欢沈梅花等人齐声喊。

    这下连那个一直韬光养晦的王千总都按捺不住,急声劝阻,“不能!百姓上城,那就是肉盾炮灰,必死无疑!”

    “城破了一样必死无疑!”太史阑大喊,“给我把人拉上来!拉上来!挡一刻是一刻,我不要输!我不要输!”

    众人怔怔地望着她,眼神不敢置信——她真的疯了?

    也有人渐渐相信,太史阑性子那般刚烈倔傲,最近压力又这么大,一城生死系于她一人之身,这叫一个女子如何承受?

    无尽压力和逼迫之下,绝望之前,她失心疯也是可能的。

    醒悟到这一点,众人眼底的绝望顿时如潮水般呼啦一下涌出来——太史阑都疯了!主心骨和精神支柱已塌!北严,是真的完了!

    北严在三天前就该完了,但因为有坚毅刚强超乎常人的太史阑在,众人一直咬牙苦苦支撑,总觉得还有希望,那么强的一个女子,她在,就是深谷那头的微光。

    可是现在……她下了这样可怕的命令,这绝不是她在清醒状态下能做出的决定,她真的……真的疯了!

    “去拉人!去赶人!”太史阑开始踢身边的士兵,“快去!不然以军法处置!”

    “太史!”史小翠一把抱住她,太史阑啪地一个横肘拳,打得她身子一仰。

    “滚开!”

    “太史你疯了!那是小翠啊!”沈梅花上前来拉太史阑,杨成已经大步奔来,目中怒火闪烁,伸手要推太史阑,苏亚扑上来拦住,陈暮又怯怯去拉苏亚。

    几个人纠缠成一团,花寻欢张着嘴已经傻了,连李扶舟都怔在那里。

    城下西番军也发现了不对,一开始还以为有诈,渐渐觉得不对劲,也停止攻击向上看。

    太史阑却已经脱身而出,呵呵冷笑,道:“你们不听?自有人听我的!”冲到墙边,探身对城下大喊,“龙朝!”

    脸上黑一片黄一片,不知何时已经赶到城下的龙朝立即大声道:“在!”

    “带着你的人,开了城南监狱,给我赶一批人上来!”太史阑道,“给我堵住西番!拿命来堵!让他们杀!杀!杀到杀不动!我就可以砍死这群西番鬼了!快去!”

    众人听着这番凶恶荒唐的话,面面相觑,只觉得心底凉飕飕的,太史阑却毫不在意,冷笑道:“不听我的,我立即开城!”

    “谁要听你的!”杨成拉走史小翠,暴跳如雷,“你疯了!谁听一个疯子的!”

    “你才疯!你全家都疯!”太史阑嘴一咧,冷酷地露出森森白牙,“来人,给我把这疯子全家先拉到城头上挡箭!”

    没人说话,没人动作,人们用寒飕飕的目光看着她,心底冻得冰块似的。

    她已经认不出杨成,她甚至忘记了,杨成不是北严人,北严没有他的家人!

    上头的争执,隐约被底下发现,西番那边静了静,随即齐声大喊,“投降!开城!投降!开城!”

    “滚你娘的,死回你老窝吃奶去!”一脸愤恨烦躁的花寻欢扑在城头回骂。

    西番军不理,他们终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七日七夜的硬仗,意料之外的拼死抵抗,北严表现出来的让人咋舌的坚强,让他们也烦躁不安,精疲力尽,濒临崩溃边缘。

    “投降!投降!”

    龙朝的动作很快,不多时真的带着一批污脏的囚犯,押着一些老弱妇孺往城上来,底下瞬间响起哭声一片。

    城头上所有人脸色煞白。花寻欢看看面色决然的太史阑,再看看那些儿啼母惊手无寸铁的百姓,脸色白了又红,一双拳头几次攥紧,又几次松开。

    李扶舟一直皱着眉,却站得离太史阑更近了些。

    更远处,打算从城墙西侧攀援而下,准备走直路冲出包围的赵十三,忽然感到压力一轻,他疑惑地远远回头看了一眼。景泰蓝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踹了踹他的肚子,要他停下。

    “你不适合再指挥了。”眼看百姓要被驱赶上城,人间惨事即将发生,城头上,杨成忽然走过来,皱眉看看刚才还有勇气作战,此刻却全部丢下武器张皇四望的士兵,伸手去拉太史阑,“你必须离开这里!”

    太史阑一把甩开他,铿一声抽出长剑,剑光凛凛,直指他的眉心。

    史小翠脸色发白,紧张地扑过来,张开双臂,挡在两人之间。

    “有话好好说!”她大叫,头发披散,“别伤着自己人!”

    “不听我的,就是敌人。”太史阑冷冷道,“叫他滚开!”

    “你还敢在这里杀了我?”杨成本就出身品流子弟,素来有骄矜之气,被太史阑压服之后,又因为史小翠才留在这里,此刻怒火满胸,才不会如花寻欢等人一般对太史阑容让,“你有种,杀啊!”

    他一把推开史小翠,冷笑着伸手去拨太史阑的剑,“让开!”

    太史阑一剑直刺他当胸!

    众人的惊呼凝在咽喉!

    万万没想到她真的动手的杨成,霍然抬头,眼神骇然,却因为太近,已经来不及躲避!

    剑光烈烈,毫不犹豫,将穿杨成心脏!

    “不要——”一声嘶喊,一道血泉。

    鲜血扑在太史阑脸上,刹那间双眸血红,如猛兽,噬人!

    鲜血自史小翠肩头绽开,她向后便倒,正落在杨成怀里。

    “太史阑!”杨成的咆哮也是受伤的猛兽,震得城墙土砖簌簌颤抖,“今日必得有个你死我活!”

    “太史阑!”忍无可忍,完全绝望的花寻欢终于冲了过来,一拳便向太史阑打了过去,“你疯了!”

    刀光一闪如雪练,此时杨成也拔刀,双手握刀,一刀向太史阑当头劈下!

    刀风烈,雪光刺眼,太史阑眯起眼睛向后退,但身后已经是城墙。

    刀光离太史阑,比先前剑光离杨成更近!

    “住手!”李扶舟和苏亚双双掠了过来,李扶舟手指一弹弹开杨成的刀,苏亚炮弹般撞上花寻欢。

    杨成的刀飞起,撞在城墙上,震得城墙烟尘弥漫。与此同时花寻欢的身子也被苏亚撞歪,“砰”一声再次重重撞上那一块城墙。

    那处城墙,就是先前被震矮一截的那一块,太史阑一直站在这截城墙之前。

    “哗啦!”忽然一声闷响,接连遭受三次重击的城墙,崩塌!

    全身倚靠在城墙上躲刀的太史阑,一个后仰,掉落!

    ------题外话------

    2013年的月票榜真有趣啊,眼见着那差距从200多到400多,再从400多到200多,再从200多到500多,再从500多到300多……起起落落,无限轮回……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倒是年会票,高歌猛进,从不泄气,合掌,感谢大家记得每天给我投票,投一日易,投每日难,谢谢大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77》,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七十七章 深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77并对凤倾天阑第七十七章 深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