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雄风大振的虎鞭

    容楚立即召过赵十三来问:“邰世涛好好招什么护卫?难道是给太史阑招?”

    赵十三含泪想主子您今天好不敏锐又好敏锐!

    “给太史阑招?有必要吗?”容楚得到肯定答案,皱皱眉,“不过这样也好,她这人那么自尊,想必也不愿意一直用你们,以后……”

    赵十三万分欢喜地睁大眼睛等主子说出“以后你们便不用伺候太史阑了”。

    啊啊啊那真是太幸福了!

    “……以后你们就转入暗处,秘密保护她吧。”容楚神情淡淡不屑——他可不认为招那些乱七八糟的江湖武人是什么好主意。

    赵十三转头,默默抹一把辛酸泪——没有主人爱的护卫就是这样的……

    “对了十三,”忙得要命的容楚也没空管护卫的玻璃心,顺手指了指桌上一个锦盒,“黄三刚送来的,说是老夫人给我的补品,我也懒得拆看了,你给太史阑送去。”

    “哦好。”赵十三拿起锦盒,去送给太史阑,正逢邰世涛结束了第一日的擂台回来,高高兴兴和太史阑回报成果,并极力鼓动她明日亲自亮相一下。

    “……我看着很有几个好的……”他从怀里抽出一大卷纸,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他初步挑中的几个目标,注明年龄、家世、基本性格、武功水准、此次表现等等,“你看这个于定,出身陇西行省,家族是当地名门,文武兼备,人也大气疏朗;这个雷元,长相虽然一般,却是武林名门的嫡传大弟子,忠厚可靠,一看便可堪托付;还有一个更神秘的,年轻英俊,武功超群,就是人傲气了一点,不过他说他的身份只是一个管家,替他们少爷来看看你……呃……”他忽然发觉说漏口,慌忙打住。

    太史阑已经在问:“看看我?看我什么?不是做护卫么?一个管家怎么好跑来应召别家的护卫?”

    邰世涛摸摸脑袋,他现在可不敢讲清楚,这是一半意义上的招亲,管家是不能来聘护卫的,但管家来替主子相亲啥的,完全是合理的,看那管家衣冠楚楚,武功气质都很出众的模样,那主子必然江湖身份惊人,姐姐如果能有个啸傲烟霞的姐夫护她一生,也不枉他操心这一番了。

    “哦,这管家已经脱离主家了,现在是自由身。”他急忙随便扯个理由,不敢面对太史阑犀利的眼神,便东摸西摸想要岔开,这一摸便摸到了赵十三送来的锦盒,笑道:“咦,什么好东西,还有晋国公府的印。”

    “八成是容楚家给他送来的补品吧。”太史阑答,想起容楚这两天都没过来,想必很忙?

    “哦我看看,合适的话叫厨房给你炖上。”邰世涛动手开盒,随即,眉毛便竖了起来,“嗯?”

    “嗯?”太史阑看他神情有异,也探头过去看,邰世涛啪地一下合上盒盖,“别看!”

    太史阑倒怔了怔——什么要紧补品,这么紧张?

    邰世涛阴沉着脸,将盒子一推,咕哝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是好东西!”想想犹自激愤未平,怒道,“看他府里没事给他快马送这种东西来,想必平日里也用得勤!淫贼!纨绔!登徒子!”完了分外殷切地往太史阑身边凑,“姐,听我的,没错!你明儿去参加,保管那些大侠小侠们,立刻为你的风姿倾倒,俯首称臣,永远忠诚!”

    太史阑瞟他一眼,这小子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他邰世涛眼里的绝世名花,保不准在别人眼里一支野草,这古代男人评判女人的标准她清楚得很,可不是人人都如容楚这么开明,李扶舟这么善于接受,或者如邰世涛这样真纯。

    想到容楚,她眼睛又溜向那盒子——到底是什么?世涛这么紧张?

    邰世涛看她模样,涨红脸一挡,“别看,脏!”

    “咦,小鞭鞭,小鞭鞭!”忽然景泰蓝格格笑起来。

    景泰蓝先前一直在太史阑身边睡觉,两人都没想到他忽然发声,此刻一回头,才发现景泰蓝已经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锦盒,拿出一个圆而长,发黑粗壮的玩意儿,当棍子一样在床上梆梆敲着。

    邰世涛的脸唰一下涨红了……

    几个侍女看了一眼,纷纷低呼着背转身去。

    太史阑怔怔盯着那玩意半晌,觉得似乎、也许、好像、或者,是某件传说中的,和“滋阴”相对应的玩意儿?

    “鞭鞭!”景泰蓝格格笑,邰世涛一把扑上去,夺下那只虎宝,往盒子里一扔,砰地把盖子一盖。

    他羞得好像被景泰蓝抓在手里的玩意儿是他自己的……

    太史阑忍不住要笑,笑容未展开一半,忽然就收了。

    嗯?容楚的东西?

    容楚家里快马送来的东西?

    经常吃的补品?

    她瞟瞟四面的侍女,侍女也是容楚安排的,据说是周七从容家在附近的别院调来的,容府的侍女,都被调教得很好,不多话,不生事,极其懂规矩,太史阑经常暗暗称赞,觉得这才是现实生活里真正豪门大族里的仆人,那些宅斗文里大把的疯疯癫癫的侍女,那叫小说,真正大宅门,哪容得那许多不守规矩。

    这些守规矩,从来不随意上阶听主人说话的侍女,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虎鞭。

    太史阑摸摸下巴,觉得她似乎应该不高兴。

    不过她还有更不高兴的。

    “景泰蓝。”她问小流氓,“你怎么认得这虎鞭?”

    听到她这坦然一句,耳朵根子都烧红了的邰世涛,抱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她……她……”景泰蓝即使现在说话流利,但奇怪的,他每次说起以往的人和事,便显得结巴,或许只是潜意识里抗拒,“她说的呀……她用过呀……”

    太史阑皱起眉,听说宫廷中是忌用这些东西的,景泰蓝又那么小,更不可能给他看见。

    “你在哪看见的?什么时候?”她想或许是先帝在时,景泰蓝那个娘用过,没注意到被孩子发现。

    “景阳……我出来前几天……”景泰蓝低头玩衣襟。

    太史阑眉头一跳。

    景泰蓝出宫时,先帝已经驾崩几个月,寡居的女人,怎么需要用到这个东西?

    她的心忽然紧了紧——冥冥中,她似乎已经触到了一个不可触碰的绝大秘密的边缘!

    “景泰蓝。”她握住孩子的手,看着他的眼睛,“答应我,以后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要说出你看到的这件事,还有,不要说出你在她那里,听见看见的任何事。”她想了想又道,“如果可以,你不要去她那里!”

    景泰蓝被她沉肃的语气吓住,乖乖点头,忽然又扑进她的怀里,“麻麻……我不要见她……我不要回去……不要……”

    “景泰蓝。”太史阑揽住他小小背脊,“你答应过我,要勇敢,要长大,要让你喜欢的人笑,不喜欢的人哭。你前阵子的表现,我觉得你已经可以了,你这么聪明,这么讨人喜欢,你不会让我失望。”

    “当然。”她抚抚他短短软软的发,孩子颈后的发如幼鸟的茸毛,触手温软,“现在你还不到回去的时候,一天没到迫不得已,我一天不让你离开,总要等你明白得多些,再多些……不过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答应我,我说过的,你应下的,都要做到。”

    景泰蓝不说话,太史阑以为他要流泪,以往每次谈起这样的话题,这孩子都要趁势哭一场,似乎想要如此打动她令她犹豫,然而今天,她的衣襟干干的,那孩子只是紧紧靠着她,沉默着点头。

    相濡以沫的温暖,烘干彼此的泪花。

    邰世涛沉默地看着,他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也隐约感觉到这一切并不简单,太史阑的态度,景泰蓝的奇特,周围人的神情,让他知道,围绕在这个孩子身边的,一定是连太史阑都觉得棘手的难题。

    他不问,不想多问,姐姐需要的时候,他做便是。

    太史阑放下景泰蓝,目光在那虎鞭上掠过,眉尖微微一蹙,转头对邰世涛道:“明天要我去么?好。”

    ==

    第二天擂台赛继续的时候,一顶小轿抬到了擂台后面的一间屋子。

    乘轿而来本来不是太史阑的风格,她更喜欢坐车或者骑马,前者敞亮后者快,可惜她伤势未愈。

    很多人眼尖,发现一顶小轿进来,随即邰世涛抛下还在比武的人,亲自奔过去接,又看见一个黑衣女子,平平静静从轿中出来,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只令人觉得腰特别直,姿态特别峻拔,日光照着她的侧面,微微有些苍白,但那双狭长而明锐的眸子一转,连夏日厉烈的日光,都似瞬间退避。

    几乎看见她的所有人,无论认识不认识,都毫不犹豫叫出声。“太史姑娘!”

    是了,太史阑,北严新传奇,女英雄,在大家的感觉里,就该是这样的。

    太史阑听见呼声,半转头,抬手对人群按了按。

    人们立即噤声。只用欣慕的目光,追随着她进入擂台之后。

    邰世涛也欣慕地瞧着——姐姐这样的沉稳气质,这样的自然天成的威慑力,似乎他只在上府老帅边乐成身上瞧见过。

    领袖和统帅天生的掌控气质。

    太史阑来得低调,可惜她的存在此刻在北严太显眼,擂台上两人很快察觉她来了,竟然双双停手。

    “可是太史姑娘来了?”一个白衣男子朗声问,这人神情疏朗潇洒,将那不算俊秀的眉目,都提亮了几分颜色。

    “哪,姐姐,擂台上这两个,正要你好好瞧瞧。”邰世涛赶紧介绍,“这位是于定,陇西名门之后,游历到咱们这边,听说姐姐芳名,特来一见,这人你也看见了,大气疏朗,潇洒自如,配姐姐……呃,配做姐姐的护卫!”

    “哦。”

    “我说,咱们在这里打了一场,连正主儿还没见过,是不是说不过去?”另一个男子大声笑道,“请太史姑娘出来一见吧!也好让我等瞻仰传奇女子的英姿!”

    这人肤色微黑,大眼大嘴,一双眼睛灼灼有神,探头探脑地对擂台后瞧着,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

    “这是雷元。”邰世涛介绍,“九华宗嫡传大弟子,家世也尚可,三代以上曾有叔祖官至四品,武功更是没得说,一身横练功夫,扛摔抗打,最合适护卫人才。”

    “我不是用来给人看的。”太史阑坐下,喝茶,淡定地道,“打赢了再说。”

    “太史姑娘。”两位候选人都是江湖中人,没那么多酸腐气息,对太史阑的直性子倒都觉得对胃口,雷元朗声笑道,“你瞧我如何?”

    太史阑略瞧一瞧,觉得还算顺眼,点一点头,道:“不错。”

    “那么,太史姑娘对在下呢?是否尚可入眼?”于定笑问。

    太史阑又瞧了瞧,觉得也还行,这两人气质家世,做护卫都算委屈,一边暗赞邰世涛会办事,一边也点一点头,道:“成!”

    两人都喜动颜色,也同时感到危机,对望一眼,眼底斗志燃起。

    “既然太史姑娘觉得你我都可入眼,那你我今日便在太史姑娘面前,放手一搏!”

    太史阑懒懒打个呵欠,心想招护卫不是很多么?这两人还要拼什么?谁当队长?

    “刚才两位比试武艺,不分上下。”邰世涛呵呵笑道,“也不必再打下去,就以平局论,第二局比文才,题目嘛,我想想……”

    太史阑正在左顾右盼,忽然看到那幅她真人一般大的剪影画像,顺手一指,道:“两位,如果让你们给这画添上些别的,你们会画上什么?”

    “忙了一夜,我要睡会……”书房里,堆积如山的文书里,容楚懒洋洋捧着茶壶站起身,打着呵欠往外走,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外头那擂台打得怎样了啊?”

    “在打着呢。”赵十三不敢多说一个字。

    “你有空去看看,听说报名的人不少,可能还能挑出几个好的。”容楚眯着眼睛,进门往床上一躺,“家世出身要尤其注意,不能让来历不明的人混到她身边。”

    “主子你放心,”赵十三撇撇嘴,“她吃香着呢,什么陇西世家,什么九华嫡传,什么松风山庄……”

    “好了好了,我困了。”容楚根本没有认真听最后几句,摆摆手躺下来,赵十三给他盖上丝褥,容楚单手撑颊,睡意朦胧地道,“你去监场,记得每个选中的都好好……查……查……”

    赵十三“哦”了一声,瞧一瞧主子海棠春睡的困模样,一甩手愤愤然出门去了。

    某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某个女人真是不知惜福!

    这么一个美人不要,去挑那些歪瓜裂枣!

    那边忙碌一夜的容楚,继续酣然高卧,睡到一半,迷迷糊糊的脑海里,忽然窜过一排字眼。

    “……松风山庄……”

    容楚霍然睁眼坐起!

    ==

    “如果让你们给画添上内容,你们会画什么?”

    一个问题问愣了在场所有人。

    添什么?

    这画已经画得相当不错,背景宏大、构图完整,用色协调,笔触雄健,不过寥寥几笔,一个侧影,便将太史阑的风神气质传神描绘,画师功力了得。非对人物揣摩良久不能为,现在已经有流言在说,画师也是太史阑的崇拜者。

    而这两位高手,虽然年轻有为出身名门,可也不见得会比这画师更强吧?

    擂台上两人面面相觑,太史阑唇角一勾,“不需要你们画,只要告诉我,你们觉得画上还适合添什么?”

    两人这才松一口气,于定笑道:“如此甚好,刚才雷兄险胜我半招,那便让雷兄先来吧。”

    邰世涛和太史阑都暗中点头——这人人品不错。

    “好呀,我是粗人,叫我画画不来,说还是能说的。”雷元大笑,上前认真看了一会画,又探头对太史阑看看,道,“要我说,这画上还差一把剑。”

    “嗯?”太史阑双手交叠,瞄着那画。画上女子侧首向山峦,披风飘举,确实没有拿武器。

    “她英姿飒爽,坐镇城头。”雷元道,“万千西番,俱在脚下,这样英风烈烈的女子,手中怎么能没有剑?无剑何以动天下,何以驭千军,何以令八方?她当一剑在手,锋指番贼,如此,才可为这画,这人,这皎皎风神增色。”他大笑,“太史姑娘,以为然否?”

    “嗯。说得好。”太史阑点头,雷元神情欢喜,却听她接道,“说得好剑。”

    雷元一愕,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太史阑已经看向于定。

    于定也在打量太史阑,他不似雷元粗豪,性情谨慎,今天来之前,就是真正打听过内幕,知道选护卫是假,为太史阑寻个如意良伴是真,他放下世家子弟身份,亲身来比试,是实实在在奔太史阑而来。

    于定是陇西名门,家大业大,分支众多,普通子弟在于家很难出头,所以除了自身建功立业考取功名之外,娶个出身背景雄厚的妻子,也是一个提升家族地位的途径,只是于定自身是庶出子弟,很难聘得一门好亲事,低了他看不上,高了他攀不起,以至于蹉跎至今。

    所以他听见这事儿,立即赶来,之前他已经打听过太史阑出身,得知她无父无母,孤身一人,这一点虽然不合他意,但孤女也有孤女的好处,清静少牵扯,何况这女子心性不凡,马上就要飞黄腾达,若能得她为妻,自然风光无限。

    此时他细细打量太史阑,觉得这女子虽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绝色,但多看几眼,自能发觉她不同于别人的清亮,她的所有线条都是紧致的,不同于大家闺秀的纤细柔美,也不同于江湖女子的过于硬朗,有种收放自如的美,像满蕴力量的海,让人感觉投身其中会被那般的冷而激越的力道弹开。

    这样奇特的女子,确实很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太史阑始终坐在擂台后侧,两人都只能看见她一个不太清楚的侧面,于定有点遗憾地转开目光,看看头顶的画,也是一个侧面剪影。

    “我想。”他忽然心中一动,笑道,“这幅画已经是精品,已经什么都不缺,真要说还缺些什么的话,应该是画出太史姑娘的眉目。”

    邰世涛哧哧一笑,笑完了揉揉鼻子,忽然觉得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太史阑神色不动,“哦?”

    于定兴趣盎然地望了她一眼——果然是个冷美人!

    “剑也好,刀也好,其实都太过冷硬,这画上已经有雄关如铁,苍茫山色,太史姑娘临风而立,英姿洒脱,再加上一柄剑,画面未免显得过于生硬。”他存心讨好太史阑,笑容越发柔和,高声道,“所以在下以为,这画中最大缺憾,是没有画出太史姑娘无双眉目,令我等不得眼见那般出众容貌,实为遗憾。若画师能再泼墨添彩,绘上太史姑娘容颜,此画必能流芳百世,不过……”他话锋一转,对底下听得一愣一愣的人群道,“就是不知画师功底是否足够,是否能画出太史姑娘真正神韵之万一?”

    底下有人在哄笑,随即哗啦啦鼓掌,雷元大声道:“于少侠好会讨人欢心。”

    邰世涛摸摸鼻子,咕哝,“马屁精!”

    人群外二五营几个姑娘也在看热闹,沈梅花吸吸鼻子,嘟囔,“捧得天花乱坠,我怎么没瞧见她如何个‘眉目无双’?”

    “比你美就得。”花寻欢抱着胸,笑嘻嘻看着那个于定,道,“本来瞧着还好,怎么这么会说话?花言巧语的男人最讨厌了!”

    “太史阑会看中这个吧?”史小翠道,“有个会说话的人在身边有什么不好?”

    “我倒觉得花教官看中了这个。”沈梅花阴阳怪气地道,“瞧你眼珠子都快粘上了。”

    “本来瞧着不错。”花寻欢若无其事地道,“不过现在,算了。”

    “我以为你会去抢。”一直不说话的苏亚忽然开口。

    “花教官不和太史阑抢呗。”史小翠道。

    “错。”花寻欢摇摇手指,“如果这男人我真喜欢,而且他也喜欢我,就算有太史阑横在那里,我该抢还是会抢,不过现在看他那样子,眼睛里只有太史阑,我抢来做什么?看脸色吗?”

    “五越番女就是不知羞……”沈梅花又开始咕哝了,“大男人满嘴抢来抢去的,你当那是你家白菜啊?”

    “总比只敢在心底抢来抢去的光明正大!”永远和沈梅花不对盘的史小翠立刻反唇相讥。

    “你娘才心里抢来抢去呢!”沈梅花怒而反驳。

    “你是我娘肚子里的蛔虫?”史小翠丝毫不让。

    ……

    “吵什么!”花寻欢大叫一声,“关心正事儿成不!我听说……”她神秘兮兮对三个人手一招,四人头碰头凑在一起,“那个喊太史阑姐姐的邰世涛,说是给她找护卫,其实不是,其实是……哎呀,国公假如知道怎么办?会当街杀人吗?”

    “其实什么,你倒是说呀。”沈梅花不耐烦地催促。

    “对啊,其实是什么?”忽然一颗脑袋也凑了过来,笑吟吟地问。

    “哪个混账插嘴……”花寻欢爪子一伸,就要把人脑袋给推出去,头一抬,眼珠子霍然大了一圈。

    其余三人齐齐往后一蹦。

    “呀!你!”

    ------题外话------

    首先感谢大家的月票,咱不空口说白话,二更送上。

    二更没有万字,这点大家谅解,实在没那时间,最近还要准备周末的苏州活动,一大堆的事儿都快疯了,燕倾天下要出版,编辑天天哭啼啼找我要文案简介我都不甩她,尽忙着这边更新了。

    虽然上午我说,票给力才加更,并没有一定承诺二更。但其实我心里打算早已想定,就算今天没票,也一样会二更,所以我不订什么达到多少票就加更这样的硬性标准,给予都是难得的,不能让读者抱了加更的期待,而得不到回报。

    感谢评论区让我别加更注意身体的读者,体贴到这地步,是作者之福,真希望我能做得更好,也让你们因我而觉得欢喜幸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章 雄风大振的虎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并对凤倾天阑第三章 雄风大振的虎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