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占便宜是个技术活

    太史阑又是一怔——蓝田关的野花……

    擂台选护卫那天的题目,他竟然一直都记得。

    其实她当时认定他会拒绝,出这个题目只是为了让他知难而退,谁知道经过那一场战役,李扶舟的心思似乎也有了变化,似乎真的下决心拂去昔日阴影,想要明明白白走到她面前。

    她忽然觉得心中微微一紧。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很多最初美好的事,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曲折,偏离了方向,似乎便再也回不了原先的轨道。

    她沉默了一会,手指慢慢落下去,落到他搂住她腰的手背上。

    李扶舟似乎屏住呼吸,在等待。

    太史阑正要动作,忽然头顶风声一响,背上一紧,人已经被拎起,随即容楚的声音,笑吟吟地传来,“你两人这样挂在崖边太危险了,起来吧!”

    他毫不客气将太史阑从李扶舟的怀中拽出来,落到实地也并不放开她,顺手点了她穴道,把她甩到自己背上,“下山!”

    “容楚!”太史阑听见下山两字,看看原地不动对她微笑,眼神却充满不舍的邰世涛,瞬间怒火中烧,“你没听见我先前的话?世涛怎么能留在这里?让他跟我们走!”

    “我会为他安排好借口,纪连城那个笨蛋不会怀疑他,你放心。”

    “我放什么心?”太史阑很少有这扬奔腾的怒气,腿不能动,一拳擂在容楚肋上,“你为他安排过什么?今天他差点死了,上次我去罪囚营,你知道他受的什么罪?”

    容楚将她夹着往山下走,步子很快,并不回答,太史阑扭头要呼喊邰世涛,容楚手指一掰,她的脑袋就转不过去了。

    太史阑一低头,咬住他手臂,齿尖还没用力,容楚手指一拂,她脸颊酸软再也咬不下去。

    “别硌坏了你的牙齿。”容楚脚步不停,淡淡道。

    太史阑这下真的生气了。

    “容楚。”她越生气,越显得冷峻,眼神里煞气四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知道你要放长线钓大鱼,可是自以为是的给予,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世涛不能留下来,太危险,容楚,我再说最后一次——放——下——我。”

    容楚忽然停住脚步。

    这里已经走过一截山道,进入了一处浓密的树荫,他刚才夹着太史阑走得飞快,李扶舟和司空昱避嫌,都没立即跟上来。

    容楚四面看看,将她往地下一放,发出一声古怪的哨音。

    黑暗中慢慢有了响动,随即几条人影出现在林中,并没有说什么,都默默向容楚行礼。

    借着不太清晰的光线,太史阑看见这几人身上穿的都是天纪军的军服,但是奇怪的是,有人穿的是精兵营的军服,也有人穿的是罪囚营的。

    太史阑觉得前头一个穿罪囚营军服的矮个子士兵看起来有点眼熟,仔细想了一会,在那士兵向容楚躬身行礼时,恍然大悟。

    这个好像是她去罪囚营探望世涛时,曾看见的那个扶起世涛的人。

    这人怎么会现在出现在这里,精兵营和罪囚营的人怎么会应容楚召唤,一起出现在这里?

    太史阑慢慢打量那些人的神情,心中若有所悟。

    “怎么样?”容楚并不看她,直接问那些人。

    “主子放心,一切都好。”

    “刚才你们在哪里?”

    “我等今晚没有接到后山巡视任务,无法接近邰世涛,不过没有任务的兄弟都想办法悄悄溜了出来一路跟上,刚才我们就在山崖边。”一个士兵掂了掂手中的绳索,咧嘴一笑,道,“放心,来得及。”

    “嗯,记住,你们不管方便不方便,任何时候不要让邰世涛单独行动,务必保护他的安全。”

    “是。”

    “下去吧。”

    士兵们躬躬身,又迅速消失在树丛深处。

    容楚始终背对着太史阑,月色下身影修长而峭拔。

    他并没有怒气,也没有向太史阑再做任何解释,但这些军人,已经说明了一切。

    太史阑知道,想在天纪军里安插人谈何容易,更何况还能安插到精兵营里,这些人想必也是容楚的重要暗桩,如今都拿来保护一个邰世涛。

    于无人处他沉默做的,比他说的更多。

    太史阑默默无语,想说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终于想定了要说什么,大步走到他身后,正要开口,身后脚步声响起,李扶舟和司空昱已经赶了上来。

    也便只好不说了。

    三个男人把她夹在当中往山下走,好像生怕她再回头要拽回邰世涛,太史阑踮脚回头,从司空昱高高的肩膀上看见邰世涛的脸,少年立在原地对她微笑,眼神晶亮晶亮。

    太史阑只望了那么一眼,迅速回头。

    带不走他,便不再牵绊,她日后也不会再提同样的要求,世涛在默默努力保护她,那么她也默默努力强大自己,终有一日,她也可以保护他。

    走不了多远,容楚的龙魂卫赶来接应,容楚皱着眉,似乎有点不满的样子,大概觉得龙魂卫来得慢了些,太史阑却觉得,龙魂卫已经很牛逼了,云台山范围何其广泛,互相之间又不能发射信号通知,龙魂卫能这么快就判断出可能路线,找到这里接应,已经很了不得了。

    有了龙魂卫,下山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一部分护卫出没于山中,引走了各路追兵,行到半山腰,李扶舟的属下前来接应,带他们走了另外一条更为隐秘的路,这座山本来就以曲折诡奇闻名,康王因其地形特异,做了开发,依山而建流云山庄,但还有很多路,是他手下能工巧匠也没能发现的,太史阑看着李扶舟轻捷的身影在山路上绕来绕去,不由暗赞这些江湖人士,难得对云台山的地形也这么熟悉。

    李扶舟的这些属下,十分沉默神秘,个个面纱遮面,头戴斗笠,走在她身侧的是一个高挑女子,好几次似乎想要靠近她,但是都被李扶舟有意无意地隔开。

    太史阑想起先前李扶舟在吊桥上说的话,忍不住问他,“你要回家族了?是回去接任家主?”

    李扶舟微笑,点了点头,那高挑女子却忽然回头,似乎想说什么,只是一接触到李扶舟目光,顿时住了嘴。

    太史阑好像没看见她的动作,欣慰地点点头,道:“也好,日后你就是武林大佬了,以后江湖再见,还请多加关照。”

    李扶舟浅笑,“好。”

    “如果我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也请李家主不吝伸出援手。”

    “那是自然。”李扶舟还是微笑,并盯了一眼又要回头讲话的高挑女子。

    司空昱也奇怪地回头对太史阑看了看——这女人骄傲自信,从不求人,这话听着真诡异。

    其余李扶舟属下,脚步都似乎重了些。

    太史阑还没完。

    “听说李家掌管势力雄厚的武林堂。”她轻描淡写地道,“我和西局斗成这样,只怕将来会有大麻烦,万一人手不够,还请李家主借几个人给我使使。”

    “好……”李扶舟的话还没说完,那高挑女子终于忍无可忍,冷然回首,“太史姑娘,你的要求提完没有?”

    “嗯?”太史阑瞧着她,“与你何干?”

    “与我无干。”那女子冷冷道,“不过我李家的人,又与你何干?你凭什么对少爷再三要求?你已经给少爷带来了天大的麻烦,还好意思……”

    “韦雅!”

    那高挑女子对李扶舟躬了躬身,道:“是,少爷,韦雅回去后自会向刑堂领罪。”再起身时依旧直视太史阑,“太史姑娘。山高云深,曲水十八。希望你看得见眼前浮华,也能看见别人在背后为你承受的一切。李家虽僻处江湖,但江湖从来不远。”

    太史阑凝视着她,微微颔首,“我会看见的。”

    李扶舟在她身后默然,容楚拢着袖子,不知道在想什么,李家的属下没有人再说话,都走到前头开路,这些人和李扶舟很像,都内敛而沉默,行动利落,周身散发一种神秘又安静的气韵。

    太史阑注意他们的行路方式,和来去如风的彪悍龙魂卫不同,这些人行动似乎带着天生的隐密性,周全细致,能发现常人不能发现的精密点,太史阑就看见一个矮个子男人,走到一半忽然招呼众人躲避,而四周根本没人,太史阑仔细一找,才发现对面不远山崖出现搜索队伍,也不知道是纪连城的还是康王的,那些人并没有举火把,却忘记把武器涂黑,刀鞘上的铜吞口被月光反射,投在这边的翠叶上,不过一个小小光斑,就被李扶舟属下远远察觉,而李扶舟这个属下招呼众人躲藏的地方,看似一览无余,但换个位置从对方的角度来看,绝对是视线的死角。

    这些事说起来不稀奇,但仓促之间这样的谨慎和反应,足可见李家队伍的素质不凡。

    这样的一群人,足可走遍天下,但太史阑却感觉到他们心事重重,轻捷的脚步掩不住沉重的心思。

    李扶舟,或者李家,发生了什么?

    这么仓促地要回去,是有什么变故吗?

    太史阑想起邰世涛告诉她,江湖十年大比换血在即,李家的准备,做好了吗?

    她看了看李扶舟,他还是那从容平静的模样,想从他嘴里知道什么,不可能了。

    太史阑陷入沉思——山高云深,曲水十八,什么意思?

    ……

    一路绕行,到山下的时候,天边晨曦初露。

    众人是从一处山坳出来的,隔着不远,就看见纪连城的军队,驻扎在不远处。

    “这里应该已经安全。”李扶舟在太史阑身后道,“太史……我便在此地,向你告别。”

    太史阑立即回身,正好李扶舟伸手,不知是打算拍拍她肩头还是摸摸她头发,她这一转,李扶舟落下的手指,便抚在了她脸颊上。

    李扶舟的属下们立即默默退开,却又很有默契地围成一个圈子,挡住了容楚和司空昱。

    那边龙魂卫却竖起眉毛来了,不动声色走近,要用肩膀挤,被容楚一个手势给拦住。

    两边手下暗潮汹涌太史阑并没有在意,她只是一怔,下意识一偏头。

    李扶舟的手指并没有缩回去,顺着她这一偏,抚摸过她的颊,又落到了她颈项上,随即双手手指向后一掠,捧起了她微微有些凌乱的发丝。

    然后他身子微微后倾,捧着她的发,仔细端详了一下,微微笑道:“太史,你这样真的很美。”

    太史阑抿唇不语,手指刚刚抬起,李扶舟迅速地道:“别,让我再看一眼,看多一眼。”他语气忽然微微萧索,“……这一眼过后,也许很久不得见,也许终生不得见,太史,不要对我这么吝啬。”

    太史阑沉默,李扶舟忽然倾身向前,双手一抹,她的发被他抹成一束,流水般自指间滑下。

    滑下的瞬间,他衣袖一抖,手指一抬,长发在他指间灵巧地一绕,随即被一样东西,结结实实地盘在她脑后。

    太史阑立即伸手去摸,手指却被他的手按在发髻上。

    他掌心微热,覆在她发髻上,一个珍重盘桓的姿势。

    不过也就是稍稍停留,随即放开,太史阑听见他轻轻叹息,声若梦呓。

    “若我能自由地……”

    短短半句,惆怅深重,头顶青树上,一枚落叶似乎承载不住那样的怅然,盘旋着落下来,悠悠。

    这句话并没有说完。他似乎也不打算说完,当他再抬眼时,依旧那般温和微笑,并不说话,面对她退后三步,随即转身。

    李家属下们跟着转身,太史阑最后捕捉到他们的眼光,都停留在她的发髻上,眼神怪异。

    头上的是个簪子吧?有什么不对吗?

    太史阑自从司空昱的大鸟事件后,对男人们给的东西以及戴的信物产生了恐惧症,但此时看李扶舟默然而去萧瑟的背影,也觉得此刻拔下来实在太不近人情。

    这几个男人,不管外表温和还是骄傲,内心都坚执如刚,给出去的东西,是不会收回的。

    太史阑慢慢抄起袖子,看着李扶舟绝然远去的背影,深秋的山林,翠中带黄,烂漫斑斓,那些深深浅浅的绿中,逶迤着一抹沉敛的蓝,黑发慢慢地飘开来,带走一缕秋霜色的风。

    头顶上南行的雁哑哑地叫着,她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怅然。

    这个初见如暖阳的男子,不知何时,竟已染了这秋日霜色,人间风尘。

    她在那里兜着袖子出神,冷不防容楚忽然从她面前走过,道:“走吧。”一边轻描淡写地说话,一边顺手在她头上一拔。

    簪子被拔了出来,刚束起的头发再次流水般泻下来,披了她一脸。

    太史阑怒目瞪他,容楚若无其事,还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光明正大地将那簪子揣在自己袖子里,竟然不让太史阑看清楚簪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人已经霸道到厚颜无耻的境界……

    太史阑瞟他一眼,也不发作,拿自己的绸带照原样把头发绑好,却没有从山路退回,反而走到靠近纪连城营帐的地方,打量着那边的动静。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还不走?”司空昱黑着脸走过来,一双美丽深沉的大眼睛里,满是对太史阑的不满。

    这招蜂引蝶的女人!

    这明明看起来不怎么样偏偏还特别招蜂引蝶的女人!

    南齐的男人都瞎了眼!

    忘记自己同样瞎了眼的东堂世子,站在太史阑背后,一边皱眉想自己刚才动作慢了点应该抢先拔下簪子,一边想其实她那样束发真让人恍惚,让人想到洞房花烛夜抱得美人归啥啥啥,但刚才两人对面而立束发相望的场景又真让人不爽……

    然后这女人一句杀气腾腾的话顿时把他从旖旎的幻想中拔了出来。

    “我们去的方向和李扶舟不同,要经过纪连城营地,但我不想硬闯。”她道,“我还想顺便给纪连城一点教训。”

    随即她对容楚道:“借人。”

    容楚瞟她一眼,不说话,挥挥手,龙魂卫们很自觉地在太史阑面前站一排。

    未来的老板娘不可得罪,龙魂卫们神情积极。

    太史阑把人分成七组,每组两个人,随便吩咐几句,众人领命而去。

    太史阑又让司空昱逮了两只臭鼬,司空世子冷着脸,很快给她拎来两只,用指尖远远地拈着,递到她面前。

    也不知道司空昱用的什么手法,臭鼬并没有攻击他,在他掌心昏昏欲睡,太史阑神情满意,用根绳子绑着臭鼬在地上遛。

    司空昱咬牙看着这女人不知道发什么疯,很想呵斥她一顿,看看容楚完全无所谓一脸“你怎么玩我怎么陪”的淡定,只好按捺下火气——对太史阑发作只会自讨没趣,他也算学聪明了。

    司空世子经过一番无声较量,开始觉得,南齐这位晋国公,长得并不比他美貌,也不比他家世更豪贵,为什么能得太史阑另眼相看?得学学!

    太史阑遛了一会臭鼬,看看头上山林,果然不多一会儿,山上开始出现烟花。

    她派出去引诱纪连城士兵的龙魂卫们,开始现身了。

    信号一出现,纪连城的营帐便开始忙碌,一个军官从主帐内冲出来,大叫,“发现敌踪,迅速驰援!”

    一队士兵迅速被派了出去。

    没过多久,又是一簇烟花亮起,这回换了个方向,那军官又冲了出来,安排士兵前去驰援,堵截捉拿目标。

    没多久,又有烟花亮在另一个方向,又一批人派了出去,营地已经空了大半,这时候纪连城似乎也觉得不安,下令所有人驻扎在主帐周围,严密保卫他的安全。

    士兵们披坚执锐,里三层外三层,将主帐围得水泄不通,以防有人调虎离山,攻击主帅。

    太史阑一直负手立在远处树荫后,静静等待,此时一挥手,司空昱将一只臭鼬一扔。

    司空昱臂力极强,隔那么远,臭鼬被他抛出一条笔直的抛物线,直直落在主帐之上,撞得“砰”一声。

    主帐内立即传来纪连城的大吼,“什么人!弓箭手伺候——”

    万箭齐发,刀枪连上,臭鼬受惊,一爪子抓破帐篷顶,咻地窜了进去。

    帐篷里纪连城的咆哮响起,“撵出去!杀了!”

    受惊更甚的臭鼬,在帐篷里东窜西窜,被无数刀剑追杀,纪连城在床上咆哮,“不得拿刀剑对我这边,撵出去!先撵出去!”

    这只臭鼬智商颇高,很快发觉了只有纪连城的床上才是最安全的死角,三窜两跳跳上纪连城的床,爬到他膝盖上。

    纪连城恶狠狠伸手就去掐。

    臭鼬唰地一个转身,屁股一撅。

    “啊……”

    营地里惊叫一片,人人脸色发青拼命捂住鼻子干呕——臭!无与伦比的臭!臭到惊天地泣鬼神,臭到人神共愤,臭到别具一格,臭到绝世无双……

    十几丈外太史阑捂着鼻子摇摇欲坠,瞧着其余人也表情凄惨——臭!振聋发聩的臭!隔了这么远还冲击力极强的臭,可怜纪连城,晕过去没有?

    太史阑此时才想起来,传说中臭鼬喷出的极恶臭气,足可覆盖800米方圆……

    营地里一阵乱嚷乱叫,臭鼬还是仗着灵活的身形和那惊天一屁,从人的腿缝里逃生,人们还没缓过气来,就听见帐篷内纪连城一边呕吐一边大叫,“移帐!打水!快打水!”

    随即主帐帐门掀开,几个士兵扶着纪连城匆匆出来,纪连城半闭着眼睛,眼泪水哗哗地,脸色发青发黄,胸前还满是呕吐物——他被臭鼬正面击中,受害最惨。

    太史阑双手抱胸心情甚好——臭鼬击中人的眼睛可以让人短暂失明,没想到这只臭鼬这么给力。

    纪连城很快被人扶到了另一座帐中,一堆人急匆匆打水烧水,纪连城被熏成了这样,洗脸洗澡是必须的。

    太史阑摸着下巴,不急不忙地等,忽然身后有人把她一拎,带她上了树,把她安置在一根粗大平稳的树枝上,才道:“这样看清楚些。”

    太史阑转头,拎她上来的容楚也瞬间转头,就是不看她,就是不看她。

    太史阑又开始摸下巴了——咦,国公好像在傲娇?

    好幼稚!

    从不和幼稚儿童计较的太史大人,转头专心地等好戏,居高临下看得清楚,行军没有澡盆,几个士兵截了一段树桩,草草迅速做了个澡盆,水也烧好了送进去,士兵们都有点不明白,大家都是男人,这附近也有水源,少帅为什么一定要在帐内洗?

    当然只有太史阑知道,纪连城现在怕被看啊,保不准某些重要部位还有她的大脚印子呢!

    她一直等到确定纪连城已经开始洗澡,才对另一边树枝上的司空昱做了个手势。

    司空昱手一抬,第二只臭鼬又被他给扔了出去,再次准准地落在纪连城洗澡的帐子顶上。

    帐外照例里三层外三层保卫的士兵,这次学了乖,知道绝不能再让这臭鼬落入少帅的主帐内,不等吩咐,纷纷射箭拿刀,出剑出矛,一时间箭如雨下,刀出如风,噼噼啪啪,咔咔嚓嚓——

    帐篷瞬间被射得千疮百孔,砍得支离破碎,有人因为太着急太卖力,唰地一刀砍断了帐篷的架子,帐篷哪里经得起这样乱刀齐砍,一半倒下,一半彻底裂开。

    于是独自在帐内笨手笨脚洗澡的纪连城便袒露在他所有属下面前。

    于是眼睛还在流泪的纪家少帅还没察觉,犹自擦洗下腹,那处淤紫青红亮亮地落在所有人的眼里。

    于是众人无法控制的倒抽气声山响。

    于是终于反应过来的纪连城瞬间傻在了水里。

    于是太史阑打个响指,对已经赶回来的龙魂卫道:“走!”

    于是也便走了。

    大摇大摆走了。

    大摇大摆从人家营地面前走了。

    一行人从树上跳下,悠然自营地中穿过,士兵们还傻在那里,纪连城一抬头,从人群的缝隙里,模模糊糊的视线中,辨认出那几个一边走一边招手的影子,似乎正是害他吃了大亏,他正在漫山寻找的那几个老对手。

    那几人就那么悠哉悠哉的从他面前过,太史阑似乎还对他抬了抬手,指了指他裤裆……

    纪连城抬手要指住他们,让属下去围剿,手一抬忽然发现要害没得遮,只好再往水里一蹲。

    一瞬间恨得几欲晕去。

    恨容楚太史阑缺德,恨自己属下无用,恨这么多人到现在还傻兮兮地围观,以后他要怎么统带军队?

    正恨得眼睛发蓝,嘶声要下命令,忽然人影一闪,直冲而来,经过帐篷时顺手一扯,嗤啦一声扯下一大块布,手一扬将布覆在了纪连城的澡盆前,将他密密遮住,才大声道:“一半人保护少帅,一半人抓住他们!”

    说话的是邰世涛,一脸焦灼怒气,头发蓬乱,守在纪连城澡盆前一步不让,挡住了他的身形,眼神里满是耿耿忠心。

    纪连城抬头,望着遮住他的少年的不算宽阔的背影,忽有感触,差点热泪盈眶。

    邰世涛一喊,众人这才醒神,按照他的吩咐乱糟糟地奔上前来。邰世涛看纪连城安全无虞,才大喝一声,“看枪!”

    话音未落,他一手夺了身边一个士兵的枪,腾空跃起,越过人群,枪花一闪,直扑容楚后心。

    容楚头也不回一拂袖,当地一声如钢铁相撞,容楚身子向前一冲,邰世涛半空一个翻滚落地。

    龙魂卫迅速赶上,护在容楚背后,邰世涛两眼血红,枪尖一顿,二话不说又冲了上去。

    “世涛,回来!”纪连城的叱喝远远传来。

    邰世涛枪一顿,不甘心地停住,终究不敢违拗纪连城的命令,一边倒拖枪往回走,一边狠狠指了指容楚的眉心。

    容楚冷笑拂袖,带着龙魂卫迅速离去,一大群士兵在后面撵,可惜此时大多数天纪军的士兵都被太史阑调虎离山弄到山上去了。这一点人顶多也就保护下纪连城,追不了几步就被甩下,纪连城也不敢让他们一路追下去,毕竟他身边人手不足。

    越过天纪军的临时营地就是山口大路,龙魂卫安排的马等在隐蔽处,一声呼哨便都奔了出来,太史阑上马时,不禁回望了一下云台山。

    上山下山,不过短短一两日,却经历事件无数,斗了康王,败了乔雨润,伤了纪连城,把这些帝国大人物往死里得罪了又得罪,虽然最终逃了出来,可后头的事,却还没完。

    她眯眼望着云遮雾罩的云台山,唇角微微一扯,一个冷淡而无所畏惧的笑。

    再转头,前方,人马奔驰,滚滚烟尘。

    三公派来接应的队伍终于赶来。

    ==

    隔一日,通城盐商灭门案再次开堂。

    这回开堂,是在有了新的证人情形下,第二次开堂,也是此案在西凌的最后一次审理。

    因为按照惯例,涉及到王侯的大案,在案发地初审获取证据并查实后,就应该封存证据,递往京中,交由圣裁。

    而今天开堂的主要目的,是审问重要证人,将此案的初步证据进一步敲实。

    重要证人,是康王府马管家。

    由火虎龙朝找了来,容楚亲自带回,容楚亲身去流云山庄救太史阑,马管家便由周七等人小心看守,交给三公。

    三公也不敢怠慢,将人直接关入昭阳府大牢,拨了最可靠的护卫去看守,以防证人出现任何意外。

    证人没出现任何意外,因为能让他出意外的人统统还留在云台山流云山庄附近,忙着对付太史阑,纪连城,乔雨润,康王,给容楚司空昱太史阑三人组玩得团团转,劳而无功。

    三公对于马管家的到案十分满意及诧异,在他们想来,马管家这种参与主人太多秘密的下人,在大案刚刚被掀起的那一刻,就应该被灭口才对,居然还活着,居然还能被人找到,一直递送过来。

    这其实只能叫天意。

    天意让康王过于刚愎自用,这些年顺风顺水骄傲轻狂,以为这天下无人敢和他做对,没有在接到乔雨润密信的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天意让康王在案件掀开的时候,人已经出了京,当他密信回京下令对马管家灭口时,龙魂卫已经出动,直接截掉了康王府的消息渠道,导致下手延误。

    天意让康王不在,手下人不敢轻举妄动,却又将马管家监视了起来,马管家发现不对,又隐约听见了风声,惊慌之下为保命当即逃跑,他一跑出康王府,就被守株待兔的龙朝等人抓住。

    天意让康王府追龙朝马管家的队伍,还是遇上了容楚。

    马管家在牢里,十分安分,三公亲自和他谈过,表示他不说,必死,康王绝对不会因为他拼命守密而出力救他,如果老实在堂上交代,那么三公会在事后给他换个身份,送他离开南齐,好歹保他一命。

    马管家跟随康王久了,自然知道主子为人,宁可相信三公也不要相信康王,当即答应,在牢中好吃好睡,就等开堂。

    太史阑从云台山回来第二天,二审开堂!

    这一次主审阵容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陪审以及旁听队伍,吓人!

    一大早昭阳百姓就兴奋地挤在昭阳府门前的广场上,虽然这次是密审,根本不对外公开,但是得了风声的百姓还是早早在十丈外的警戒线外挤满,交头接耳,等着这场注定精彩的好戏开锣。

    “听说今天要来好多大人物!”

    “是啊,听说天纪军和上府大营换防,自今日起有一营兵正式长驻昭阳,天纪少帅亲自前来,顺便要来旁听此次密审!”

    “西局那位女指挥使也要来!”

    “还有还有!听说晋国公也到了昭阳,也要来旁听!”

    “呀!这么多显贵!往常咱们一辈子也见不着一个!”

    “不知道这些显贵们关系怎样?都和康王一个阵营还是死敌?”

    “管他们什么关系,这时候都跑来,很明显,今儿有热闹看啦!”

    “咱们隔这么远,哪里看得见!”

    “看不见,看个袍角影子也好呀,再说马上他们过来,要从咱们面前过!”

    “啊啊,听说纪少帅是美男子,形貌如天神二郎,今日可得一饱眼福!”

    “这算什么,晋国公才是名闻南齐的美人!听说他有三任未婚妻因为疯狂嫉妒他的美色,自觉配不上,都自杀了!”

    ……

    太史阑此刻还没有去前堂,她在后院里唯一一座高楼上,看着远处人群。

    今日密审的消息是她放出去的,群众舆论的力量,在这个时空还没人察觉,但在她昔日那个时空,已经早已证明了其澎湃的内力。

    茶杯在她手中转着,她还在思考。

    今日密审,其实只能说是走个过场,提取一下马管家的证词,按个手印确认,之后就要封存人证物证上京了。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但今日这一审,也将是最艰难的。

    因为马管家实在是太重要的人证,他掌握的事情,很可能还不止这两百万两贿银,他的出现牵动了太多的人,再傲娇自信的人此刻都坐不住,乔雨润必然要使尽浑身解数,而康王,这次可能不会稳坐钓鱼台,会亲自赶来。

    康王一来,无论如何他是亲王,京中又迟迟没下文剥夺他的权力,他往堂上一坐,端起王爷架子,很可能就审不下去。

    另外,被容楚和她欺负得够惨的纪连城,今日已经以视察初次入驻昭阳军队的名义进了昭阳城,不用说,自然也要来捣乱的。

    想到和上府兵换防的天纪军,太史阑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宗政惠虽然被迫升她的官,但果然还是不想让她好过,硬生生把驻兵十年的上府兵换成天纪军,哪天天纪军“追逐流寇,误伤府尹”的事儿都有可能对她干出来。

    不过,来就来吧,纪连城的屁股都瞧过了,还怕你一堆兵?

    今天注定是一场龙争虎斗,太史阑却不觉得紧张,只有微微兴奋。

    人生,本就该是在不断争斗中前行的,否则存在只有意义,哪来意思?

    远处似乎起了一阵骚动,好像有贵人降临了。

    太史阑将茶杯一搁,转身下楼。

    脚步踏在楼板上,坚定而清脆,一声声。

    她在想着容楚的话。

    “此次证据其实还不够足,最多能以贪贿罪名令康王失去某一部分权柄,真正想要打倒他,只有卖国证据。”

    “何来卖国证据?”

    “北严城破,诸官员多半死亡,但有一个人,失踪了。”

    “吴推官。”

    “对,这个人,在城破之前不在北严,城破当天却有他的进城记录,有人看见过他,他在城破之前,和张秋说过话,之后又不见。十分可疑。”

    “你能确定这个人一定和康王有关?”

    “不能确定,但这是个线索,不过这个人龙魂卫也没能找到,我想他也许已经离开了南齐。”

    “只要还在这个世界上,总有机会的。”

    “是,事情要一步步地做,只要还在这天下土地上,总有露头一日。”

    “嗯……容楚。”

    “嗯?”

    “你最近好像不怎么理我。”

    “哦?”

    “……真的不理我了?”

    “我这不是在和你说话呢。”

    “说话怎么不看我?”

    “怕呢。”

    “怕什么?”

    “你知道的。”

    “我只知道我好讨厌你这样。”

    “那你知道我讨厌什么?”

    “哦……这样。”

    “啊!太史阑!”

    “是不是很讨厌?瞧你讨厌得眼神都不对了。嗯,不用谢我。早上好,再见,马上堂上见。”

    “太史阑!别走!还差一半!给我补上去!”

    “别。我这不是在做你讨厌的事嘛。补上还叫什么讨厌。”

    “太史阑!”

    ……

    太史阑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忽然很期待马上在堂上见到容楚。

    嗯……一定很精彩……

    ------题外话------

    啊啊!伏地挺身四十五度角嚎叫:月票爆菊了!

    快,快,攒到票的亲赶紧捍卫俺的菊花,俺就告诉你们太史阑对容楚做了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二章 占便宜是个技术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2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二章 占便宜是个技术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