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牛逼骂人赋

    “我说过,”慕丹佩声音清晰,不无得意地道,“我要让你们见识到什么叫厉害。8现在,我一个人站出来,对战你们一营,这就是厉害!”

    四面哗然,太史阑微微点头。

    不得不承认,确实厉害。最起码她也没这个本事。

    慕丹佩这回确实占胜一着,展示了她的全才。

    “不过我也不是逞能。”慕丹佩唇角一翘,小小的痣活跃地一闪,“今天抽到的五场,前三场都不需要什么力气,我完全可以支撑下来。而一般四场定输赢,第五场往往不需要比,所以我没什么亏可吃,你们不必觉得气愤或不安。”

    众人都鼓掌,大赞“慕队长光风霁月,女中豪杰!”

    太史阑又微微点头——这话不管真心假意,说出来确实够意思。

    最先一场是军阵,上来的是萧大强,熊小佳热泪盈眶将他拥抱,“大强!你可以的!”

    “是的!”萧大强深情地拍熊小佳宽厚的背。

    周围人默默扭头呕……

    萧大强走上场,双方行礼,按照惯例,比试方法也是先由被挑战的那一方出的。如果二五营哪场胜了,那么下一场的方法就由二五营提。或者丽京总营比试中犯规,也改由二五营出题。

    “哎,我们速战速决吧,后头还有好几场呢。我还想着下午赶着去吃王蹄子家新出的蹄花。”慕丹佩道,“我们不玩带兵的军阵了,沙盘这里似乎也没有,你我语战吧。”

    所谓语战,就是提出案例,口头虚拟对阵。

    “好。”

    “天熹十七年五越哈巴寨之战。”慕丹佩似有意似无意对台上瞧了一眼,“以此为例。”

    太史阑也瞧瞧容楚,这是他经过的战役吗?

    她忽然决定回去有空把容楚那些过去光荣史好好了解一下。

    “哈巴寨之战,我大军势如破竹,有什么好战的?”萧大强不解。

    慕丹佩一笑,虽然温和,但隐带不屑。

    “哈巴寨名虽为寨,其实是无数大小寨子的总称,而且当时五越的首领十分狡猾,所有寨子都建造得一模一样,规模、形制、驻守人员,而他们分散在寨子里,相互策应,谁也不知道哪座小寨子里住着哪位大首领。不仅无法擒贼先擒王,还会打草惊蛇。请问,你该如何安排?”

    萧大强思索了一下,“火攻。”

    “寨子分散。”慕丹佩凉凉地提醒。

    “以细作策应。”萧大强道,“哈巴寨地形特殊,所有寨子其实都拥卫着正中的寨子,越往内越密集,所以首领们还是在内部的居多。应该先半夜登崖,拔掉外围小寨子,再以外围小寨子内的人员做俘虏,叫开中间的寨子,以中间寨子的人员混入内寨,再放火,搅乱秩序,内部寨子必然大乱。此时中间和外围的寨子已经被我们的人把守,各处关卡守死,里面的人无处逃避,还不是一锅端?”

    “好。”慕丹佩鼓掌,却紧接着又问,“假如内寨另有通道呢?假如通道开启需要时辰,请问用什么办法,极快地辨认出到底哪些人是首领?”

    “这……”萧大强愣住,他隐约觉得这不是军阵的范畴,可是问题提出来就不能不答,但一时半刻,哪里有好办法。

    慕丹佩等了一会,笑了笑。偏转脸先向台上容楚微微躬身,道:“当初国公率军破哈巴寨,所用的方法巧妙至极,只是涉及国家军事机密,自然不能在此处宣讲。国公的方法我说出来,那也不算我的本事,如今我有一计,提出来,还请国公判定输赢。”

    她明知容楚和太史阑的关系,却坦坦荡荡地将输赢决定权交给了容楚。太史阑托着下巴看她,心想这姑娘到底是确实过于光明磊落呢,还是借此机会小小离间一下她和容楚的关系?

    太史阑猜,她的办法,定然会让容楚不得不判赢的。

    容楚点点头,似笑非笑瞟太史阑一眼,用口型对她说“准备啊”。

    太史阑唇角一扯。

    “如果是我率军,我会用……蛇。”慕丹佩道。

    “蛇?”众人惊讶,“打仗和蛇有什么关系,用很多蛇吗?”

    “这个法子很简单,只是诸位可能不太了解五越的风俗和人情。”慕丹佩笑道,“五越多山,气候湿润多瘴,也是产蛇的地方,年年都有很多人被蛇咬死。年代久了,五越人也根据各地所产之蛇,研制出各种避蛇杀蛇药,用来保护自己以及捕蛇。这种药长年带在身上,久了,体肤血液里都会渗入那种气息,蛇虫也是有灵的,久了也知道这种气味代表着杀机,自然会避开。但这只是需要出门劳作、以及出外捕蛇为生的普通五越人才具有的东西,大首领高居华屋,出入有人保护,远离丛林和山地,根本不需要这种药物。”

    “你的意思……”萧大强似乎明白了什么。

    “所以,只要抓一批蛇去就行了。在最乱的时候,把蛇放进去,五越普通人不怕蛇,看见只当蝼蚁,蛇们也会自然避开,但是那些养尊处优的首领们,虽然他们打扮得一模一样混在人群里,但是……”

    “但是他们身上可没有那种让蛇远避的药气!”萧大强恍然大悟,“这么一看,便知道哪些是首领了!”

    “然也。”慕丹佩笑吟吟。

    萧大强激动之后,反应过来了——这似乎是人家赢了。

    但他也不得不心服口服,不管怎样,慕丹佩这个方法简单省力无伤损,完全建立在对五越风俗人情的极度了解之上,他自愧不如。

    慕丹佩负手笑吟吟看台上容楚,眼神戏谑,似乎很高兴给他出了个难题。

    她唇角那颗痣又闪闪地亮了,眼神里充满“我看你舍不舍得判你女人输”的挑衅。

    容楚并没让她得意。

    他甚至也毫不犹豫,一点头,道:“好计,不输于当年我的办法,甚至比我的法子还省力。丽京总营,胜第一局。”

    慕丹佩一怔,随即也在意料之中般,笑着点头,鼓掌,道:“不枉我欣赏你。”

    太史阑忽然也一笑,鼓掌,道:“慕姑娘好才智!”

    慕丹佩又是一怔,转头,瞧瞧微笑的容楚,再瞧瞧也难得微笑的太史阑,挑了挑眉。

    周围顿时也哗啦啦一阵鼓掌。

    ——无论如何,这是两个大气的女人。

    仅仅这一条,就值得用最热烈的方式赞扬。

    第二场,暗器。

    二五营这边出战暗器的一个学生上场,这是个瘦小的学生,身躯特别灵便,擅长针类暗器,最近跟着容楚的护卫,又恶补了一阵关于如何隐匿身形如何从各种刁钻角度出击的课程,此刻走出来信心满满。

    太史阑先让他过去,吩咐了他几句,从袖子里递了样东西,随即道:“尽力做好,无需在意结果,去吧。”

    慕丹佩胜了一场,倒也没骄狂之色,负手看了看天,喃喃道:“蹄花应该已经下锅了……”随即向对面瞪着她的少年道,“还是老话,速战速决。我们就站在这里,你射我三次,我射你三次,谁倒谁输,好不好?”

    “嗄?”二五营学生瞪大了眼睛。

    “嗄?”全场围观者张大嘴。

    这叫什么比暗器?

    暗器不是该高来高去,形影无迹,在风一样的速度中分出高下吗?

    这傻傻站在原地挨打明明是内功比试的节奏,什么时候暗器也这么时髦?

    “就这样吧。我让你先。”慕丹佩似乎真的很急着去吃王家蹄子的蹄花,三两步走到那学生的对面。

    那个学生叫陈池池,学得是风一般的暗器,人却是个拖拉性子,迟迟疑疑地回头看太史阑,太史阑摆摆手。

    人家乐意,你就陪着呗。

    再说到底谁占便宜,还难说呢。

    慕丹佩不跑不跳不躲,陈池池也就没法在台上窜来纵去,学的那一手高来高去形影无踪的轻功也就派不上用场,只好老老实实站在台上,手一扬,一抹金光闪了闪。8

    这少年手指细长,发暗器如拨弦,十分好看,暗器一闪便出,手势之快,大部分人都没看清楚。

    金光飞出是一簇,到了慕丹佩面前忽然一分三,呼啸直射她肩、腰、膝盖。

    陈池池为人厚道,并不招呼要害。

    太史阑忽然高声道:“倒也!”

    正在此时,慕丹佩啪地向下一倒,三簇金光,贴身飞过。

    本来这一倒,算是妙极,但是太史阑这一喊,立刻便显得她倒得滑稽。看客们到嘴的喝彩,都变成了喷笑。

    慕丹佩腰身一挺站起,恨恨又无可奈何地看太史阑一眼,又没法发作,只得道:“第二次!”

    陈池池一抖手,一个巨大的梅花从他掌心爆出,速度比刚才更快,嗡地一声便到了慕丹佩头顶。

    “梅花”在慕丹佩头上急转,啪一下爆开,呼啸而下,竟然将慕丹佩全身笼罩。

    慕丹佩哈哈一笑,道:“喂,考暗器还是考内力?”

    几个字一说出来,她身侧就起了旋风,先是旋风随即是漩涡,“梅花”炸开时迸出的无数种细小暗器,瞬间都被吸入漩涡内,越转越快,成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小小云团,慕丹佩单手平举在云团之上,双眼微闭,手指轻拢慢捻,双臂抱团柔软地平移,云团竟然在她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彩光闪耀,气象万千。

    众人惊叹,太史阑却在思索,她觉得这一幕熟悉,那手势熟悉,仔细一想,竟然有点像太极。

    平行时空,果然有诸多相似之处。

    慕丹佩似乎玩上了瘾,把那云团揉来搓去,众人包括她的对手都看呆了。

    慕丹佩忽然手指一颤,指尖之下似有气机泄漏,一枚羽镖自云团中跃出,半空中一震,电射陈池池!

    慕丹佩“啊”一声,下意识道:“回来!”但羽镖被气机所激,去得飞快。底下众人也一惊,都“啊!”一声。

    陈池池猝不及防,眼看羽镖直射自己咽喉,以为慕丹佩趁机要对他下杀手,不由大怒,但此时已经来不及回击,百忙之中忽然触及袖子里硬硬的东西,想起太史阑刚才说的话。

    “我知道你自己有信心,这东西也许用不着。不过如果逢上生死关头,捏一捏。”

    他匆忙狠命一捏。

    “咻”一声轻响,他只觉得腕上一震,弹力大得几乎让他以为皮肤要被震碎,随即一道微光刺了出来,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东西在空气中疾行的无与伦比的速度,摩擦空气似乎都在生热,下一瞬就是“当”一声,那东西撞上羽镖。

    那东西轻,羽镖重,但那东西速度快羽镖无数倍,冲力撞得羽镖一歪,最后一霎从陈池池颈侧掠过,留下一道血痕。

    而那东西撞歪羽镖之后依旧速度不减,直奔慕丹佩而去。慕丹佩霍然抬头,她其实什么声音也没听见,什么东西也没看见,但高手修炼出的警觉令她立即知道:危险迫近!

    慕丹佩立即一吸气,撤了手中云团,手指一撒,乒乒乓乓,那团被她气机聚拢的暗器,呼啦一下都撒了出去!

    瞬间只听见不断的铿然金属交击之声,叮叮当当响声不绝,众人看不清暗器交击的轨迹,却能感觉到有一样东西,正在穿过无数暗器组成的阻挡杀阵,一路前奔,势如破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众人心中凛然,虽然只是一件暗器,忽然都让人起了“一剑天外来,剑光动全城”的感觉。

    这下连慕丹佩脸色都变了。她是当事人,最清楚发生了什么,她感觉到那一件细小的暗器的可怕杀伤力,感觉到它王者般的气势,所有暗器无论坚固还是锋利,在它面前都溃不成军,她心中闪过“此物非人间所有”的念头,想躲,但规则不可移动,她也只能赌。

    赌命。

    她撒出暗器时是计算过的,轻的在前面,重的在后面,挡在她前面的最后一件暗器,是梅花花心,一个带锯齿的小金盘。

    耳听着金属不断交击声音越来越近,她甚至能感觉到那绝世暗器带来的细细的凌厉风声,已经针一样刺到她脸上!

    她的心也砰砰跳了起来。

    她是武学奇才,天生颖慧,练武事半功倍,出生至今一路坦途,从未如此刻这般逼近死亡!

    慕丹佩干脆闭上眼睛,开始专心想蹄花。

    “铿。”

    一声比别的暗器更响的交击。

    撞上了!

    随即她感觉到那疾行的杀手,带来的风声似乎缓了一缓,不禁心中一喜!

    眼睛一睁,就看见小金盘也坠落,面前已经什么都没有,似乎有什么东西震了一震,她没在意。

    她舒了一口气。

    她还站在这里,毫发无伤。而对面陈池池已经受伤。

    按照比武台上的规矩,先出手还先伤的那个,判输,后头已经无需再比,因为这是实力的悬殊。

    慕丹佩笑了笑。

    “很抱歉我功力控制不够,暗器反激,误伤了你。不过……”她转身看容楚,“应该算我赢,是不?”

    容楚凝视着她,笑笑,摇了摇头。

    众人愕然——这摆明了是慕丹佩赢,国公刚才还很公正,现在是怎么了?看二五营连输两场,沉不住气了?

    丽京总营的人立即愤然大叫,“不公!不公!我们挨射还伤了对方,怎么不是我们赢!”

    慕丹佩倒没发作,只是瞧着容楚,眼神渐渐浮现失望和不屑。

    太史阑忽然摇了摇头。

    景泰蓝扒着她大腿问:“麻麻你在鄙视她吗?”

    “谈不上。”太史阑唇角一抹淡淡笑意,“只是觉得,这世上,最合适的永远只有一对,别人再优秀,不是你的茶就不是你的茶。”

    她端起茶,慢慢喝了一口,觉得心情很愉悦。

    景泰蓝摇摇大脑袋,觉得这个回答太深奥,还是玩自己的吧。

    台上容楚忽然心有灵犀地看过来,看见太史阑唇角的笑意,也微微一笑,端茶喝了一口。

    喝完茶,等丽京总营的人骂完,他才施施然道:“慕姑娘不妨看下自己的袖子。”

    慕丹佩一怔,低头一翻自己袖子,脸色一变。

    她今天穿的是带点番人风格的女式便袍,既有女子的妩媚也有短袍的利落,袖子是灯笼状,现在垂下的灯笼袖子上,有一个清晰的对穿而过的洞。

    她霍然抬头,惊讶地看着容楚。

    她自己都没发现,隔那么远的容楚,怎么瞧清楚的?

    容楚轻轻将茶杯一搁,“慕姑娘,你现在觉得呢?”

    慕丹佩默然半晌,吸一口气,道:“我先前虽然射中陈池池,但那不是我该出手的时候,是我自己内力还没练到家,气机泄露误伤敌手。现在,我袖子上这个洞眼,说明我已经被射中。所以,我不再坚持我胜,胜负,请国公裁决。”

    “慕姑娘光明磊落。”容楚赞,“陈池池伤,但起因是你功力不足;你被射中,却也不是陈池池本身射暗器的能力所致。双方各有不足之处。这样吧,平局,如何?”

    慕丹佩点头,“国公公正。”

    她这么说,别人也没话好说,无论陈池池那个暗器发射得多荒唐,慕丹佩被射中是事实。丽京总营的人悻悻地坐下去。

    二五营的人却开始紧张。开场两局,一负一平,相当不利。

    下面一场却是比文赋的。向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众人面面相觑,觉得论起文赋似乎大家都可以,但似乎也都不可以,谁知道会考一些什么题目?再败怎么办?一时竟然没人敢请缨了。

    太史阑忽然咳嗽一声,站起身,掸掸袍子,道:“我去。”

    二五营学生愕然瞪着她——你去?

    大家都知道太史阑能力超卓,心性不凡,但她再怎么不凡,二五营学生都知根知底,晓得这家伙论起真正本事,标准的“文不能文,武不能武”。

    虽然对她的文化底蕴不是十分了解,但大家都知道,就她在二五营里那短短几天,上过两次文史课,课上都带着儿子去,儿子记笔记她打瞌睡,完了教官提问,问她“天熹元年大诗人屏山居士的一句咏雪的名句是什么?”,她答“这么简单的问题就不要问我了,还是我家景泰蓝答吧。”让奶声奶气的景泰蓝回答,她老人家又睡觉去了。

    就这德行,能考文赋?

    二五营学生黑线,别人却不知道太史阑的底细,此刻一见太史阑出战,轰然一声兴奋起来。

    太史阑慕丹佩,一个有名一个有家世。有人还隐约听说,皇太后要为晋国公指婚,慕丹佩也是热门人选,而国公心属太史阑的传闻,这几天已经传遍云合城。

    这不是标准的夺夫之战?

    两个强大女人的当面对决?

    八卦的热血熊熊燃烧,无数人开始朝前挤。

    慕丹佩眼睛一亮,笑道:“听说太史大人是我朝新近崛起的女将,倒不知道你还精通诗词文赋,既如此,请赐教。”

    太史阑走到她对面,点了点头,忽然道:“你伤了我二五营的人。”

    慕丹佩怔了怔,没想到这女人毫不客气,一张嘴就算账,只好道:“抱歉。这个是我失手。”

    “严格说来你触犯规矩,在还没该你出手时抢先出手。”太史阑道,“按照比试规矩,你应受到小小惩戒,这一局的题目,我认为该我先出。”

    慕丹佩又一怔,想了想,点头,“好。”

    太史阑欣赏地瞧她一眼,不错,不管真假,最起码她表现得一直很讲理很大度,这要换成万微或者阿都古丽,绝壁不会同意。

    太史阑出战,就是因为不能让慕丹佩先出题目,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自己,随便慕丹佩叫她写首诗,她都只能“鹅鹅鹅”。

    穿越女背一肚子诗在诗会上大放异彩,引得无数男儿竞折腰这种狗血情节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她最讨厌背诗。

    为什么要背别人的好句子?背了就是自己的?再好的东西,生硬地学,都没意思。

    她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笑意。

    嗯,慕丹佩想去吃蹄花,确实应该速战速决的好。

    “我只有一个简单的题目,想请慕姑娘做一首赋。”

    有点紧张的慕丹佩立即松一口气,“好说,请问题目?”

    她这回不担心了,文赋这种东西,只要出了题,她怎么都能写出来,只要能写出来,她就有信心。

    哪怕就是容楚偏袒,平局也有不是?

    太史阑瞧着她——大小姐,你真能写出来么?

    太史阑手一摊,“请用世上最恶毒的话,写一段《骂人赋》。”

    慕丹佩,“……”

    众人:“……”

    容楚扶额——太史阑你能不这么恶毒么……

    “这个……那个……”慕丹佩眼睛开始发直。

    她出身高贵,两岁启蒙,家学渊源,读书万卷。出京后跟随师傅行走天下,见识广阔,学识丰富,不会比寻常大儒差。但是,但是,谁教过她骂人?

    可是要说这题目不对,不能出,却也没有理由。天下文赋,本就是随心而定,一石一鸟,一布一丝,都可以作为成赋的理由,凭什么骂人不能?

    她一反对,太史阑也有理由说她输,因为已经违背了文学的真义。

    “这个……”慕丹佩想了半天,结结巴巴地道,“私有人间阴隐之辈也……行鼠窃狗偷之事,为夺门灭户之行……”

    “这是骂人吗?”太史阑摸下巴。

    “呃……上不知苍天莽莽,下不明黄泉深深……”

    “听起来倒像伤情自赋。”太史阑摸下巴。

    “呃……空耗福缘德泽,未晓善恶佛神……”

    “这回改佛家经义了。”太史阑摸下巴。

    “呃……”慕丹佩涨红了脸,结巴了半天,忽然愤愤一甩手,“算了!不赋了!赋不来!骂人的东西,怎么赋!”

    “那么。”太史阑立即道,“你输了。”

    众人齐噗。

    二五营的学生们脑袋重重栽在桌子上。

    这赢的……真令人眼前一黑,如乌云盖顶,哭笑不得,浑身抽风。

    慕丹佩悻悻地瞧着太史阑,诚然是她输了,可这输得也太不服气了。

    “行,我输了。”她道,“但是这题目,你得做出来。不然我就抗议你取巧,下一场该我出题。”

    太史阑淡淡瞧着她——这丫头也不笨,只是太爱面子了。

    “我是个粗人,”她道,“我只想着难倒你,难倒你就是我胜,这个谁也不可否认。不过你想要个服气,我成全你。”

    “既然是骂人赋,以骂得痛快淋漓切入骨髓为上对吧?所谓文辞、韵律、格式之类,无需太过讲究,对吧?”

    “行。”慕丹佩咬牙,“我就想听听你能怎么惊世骇俗的骂人。”

    “听着。”太史阑正色道,“生命体进化不完乎,基因突变外星人;启蒙水准状元乎,先天蒙古症青蛙头;圣母峰雪人弃婴乎,粪池堵塞凶手;阴阳失调黑猩猩乎,被船压扁的河马;和蟑螂共存之渣滓乎,生命力腐烂半植物;每天退化三次的恐龙乎,史上最强废柴;佛祖失手摔下的马桶乎,可思考的无脑生物;沉积千年之腐植质乎,被毁容的极北峰狗熊;作战时炮弹自动射你乎,敌人见你就自杀;尔所经之名胜皆成古迹乎,古迹都成历史……”

    “噗。”

    场上场下茶水乱喷。

    所有人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二五营的学生一边呻吟一边狂笑。

    “骂得好!经典!”

    “惊世绝句!”

    “谁记下来了?下次谁得罪我,我就送这么一副字给他!”

    “你……”慕丹佩脸色白白的,茫然地问,“骂的到底是什么?”

    “赋。”太史阑道,“所谓赋,让人听不懂也。”

    慕丹佩,“……”

    容楚在上头拼命喝茶,想着一直以为太史阑不会骂人,没想到功力深厚,这要是将来老国公得罪她,也给她这么赋一通怎么办?

    太史阑眯着眼,想起自己当年论坛骂战,其实是不会骂的,但是可以复制粘帖啊,网民智慧度受神通,最是骂战两大利器。一搜,什么都有了。她最常复制粘帖的就是这一段,因为长,字多看起来更有杀伤力。贴多了也就记住了,如今正好用上。

    意气风发的慕丹佩终于受了打击——她觉得太史阑刚才一本正经吟赋的时候,眼神总在她身上扫描,不会是看见她才灵感如滔滔长河绵绵不绝吧?

    上头有人在唱战局,现在二五营一负一平一胜,还得战下去。

    下一场,锻造。

    “下一场,还是我吧。”太史阑说得轻描淡写。

    二五营学生已经不惊讶了,虽然他们知道太史阑一天锻造都没学过,但他们有信心。

    太史阑就是瞎掰,也能掰赢的!

    慕丹佩也收了轻松的表情,警惕地瞄了太史阑一眼——这女人不会连锻造也是高手吧?

    她瞧瞧太史阑的手,不算细致,但是没有茧子,骨节自然,肯定没拿过锤子。

    不过她现在也不敢小瞧太史阑。她觉得这人匪夷所思的想法太多,防不胜防,必须小心。

    好在锻造总要凭真功夫,真功夫怕谁?

    “你不是要吃王家蹄子的蹄花么?”太史阑看看天色,“锻造却最费功夫,就算锻造个普通武器,没个几天也造不出来。”

    这话倒是真的,以前很少抽到锻造,有次抽到之后,临时布置了两个帐篷,关了选手进去锻造,其余人各回各家,三天后才过来看结果。

    “那你的意思?”慕丹佩也有这想法,却只好看太史阑眼色。

    “锻造也包括修补。”太史阑道,“拿两柄折损的刀剑来,我们各自修补,谁补得好,就谁赢。”

    这个要求中规中矩,毫无恶搞精神,也十分合情理,慕丹佩想了想,觉得实在没有反对的理由,点了点头。

    容楚又开始喝茶,脸总埋在茶盏里。

    苏亚忽然深深地低下头去。

    景泰蓝咬一口豆沙包,满嘴豆沙地咕哝,“麻麻真坏……”

    锻造用的工具已经准备好,就在后台,炉子风箱器具一式两份。每个人锻造都有自己的手法,有的涉及技艺机密,所以也在搭帐篷,谢绝观看。

    慕丹佩很严肃,她认真学过锻造,她的师傅就是一代造剑大师,大师告诉她,不要认为这是一个下等活计,三百六十行,每行做到极致都是这一行的神。锻造尤其需要虔诚的心态,屏气凝神,全心施为。

    慕丹佩焚香,洗手,满脸虔诚地进去了。断去的刀剑是在比试场上新断的,给所有官员仲裁和前排观看者看过,没有任何问题。给慕丹佩的是一柄红缨剑,太史阑的是紫缨。

    对太史阑来说,这事儿也没有任何问题,悬念都没有。所以她进去的时候,实在没有慕丹佩的光辉神圣样儿。

    苏亚已经在和史小翠等人讨论一种新款衣服式样怎么裁制。而景泰蓝干脆睡大觉了。

    修补刀剑,手快的一个时辰差不多可以搞定。所以众人都在外面疏散一下,谈谈讲讲等结果。

    慕丹佩的帐篷里很快传出有节奏的敲打声,清脆,有力,节奏平衡有致,听着就让人觉得耳朵舒服,感觉到那股控制得极佳的力道,甚至能感觉到铁片在锤子下慢慢被敲薄,不断延展,细密的质地被渐渐分解……

    一些懂行的人不禁大赞,“好!看不出来慕姑娘一个大家小姐,连此道都是高手。她学武力道足倒没什么,稀奇的是这股力道控制得妙,至始至终完全一致,难得,难得!”

    随即再听听太史阑帐篷里的声音,不禁面面相觑,嗤地一笑。各自摇头。

    太史阑帐篷里传出来的声音,杂乱、忽轻忽重,有一声没一声,一听就是个生手。

    这水准,也敢比锻造?这太史阑不会胜了一场骄狂了,又认为慕丹佩大家小姐一定不会锻造,来赌一赌运气的吧?

    这可输定了。

    太史阑的帐篷里。

    太史阑把用来锻造的案板拖下来,铺上自己的披风,舒舒服服睡着呢。

    她脚头用绳子吊着锤子,锤子对面用绳子吊着一块生铁,睡一会儿,一踹锤子,锤子荡过去撞到生铁,“当”一声。

    这就是外头听见的“打铁”声。

    太史阑睡了一个多时辰,听见隔壁帐篷里“叮——”一声长响。

    她霍然坐起,这才看了一下分配给自己修补的断剑,拿在手里,轻轻一摸。

    断剑合拢。

    她抓着剑走出去,正好比掀帘出来的慕丹佩快上那么一步。

    极东总督府的官员们作为裁判,都等在帐篷外,众人挤挤挨挨,等着瞧结果。

    慕丹佩笑容自信地出来,看来她对自己这次的作品很满意。

    太史阑很谦虚地一让,道:“题目我出,现在就你先吧。”

    “也好。”慕丹佩一笑,“之后如果你觉得没必要,你那剑可以不必拿出来。”

    太史阑点点头,一点也没和她争辩的打算。

    慕丹佩双手一托,迎着日光,递上她修补好的剑。

    众人都围拢来,一眼之下,啧啧赞叹。

    “好,几近天衣无缝!”

    “平整光滑,焕然如新!”

    “只看得见一道波纹。慕姑娘真是兰心慧质,特意将这断痕重新打造,纹路和剑身自然纹路一致,看起来毫无修补痕迹,还以为是故意的装饰呢!”

    “确实,难为慕姑娘想出来。”

    剑身在日光下熠熠闪光,断口处只有隐约的一道波纹,看上去就像剑身自然的纹路回旋。这手艺,便是一流大师到场,也要点头赞赏。

    众人频频点头。慕丹佩一笑,退到一边。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太史阑身上,想看她在这样优秀的作品面前,是否还有勇气把自己的成果拿出来?

    太史阑当然有勇气。

    她随随便便一扔,剑嚓地一声,插在了总督大人脚下,剑上紫缨微微颤动。

    众人一眼看去,惊得往后一蹿。

    “拿错了吧?”

    “没可能啊。”

    丽京总营的学生挤上来看,齐齐变色,高喊,“作弊!作弊!”

    “放屁,放屁!”二五营学生立即反唇相讥。

    容楚干脆坐得远远的。从补剑开始,他就坐在台上没离开一步,和人谈天吹牛,也坚决不靠近帐篷一步。

    太史阑胜毫无疑义,他靠近了反而会给她带来麻烦。

    总督怔怔地瞧着那剑——剑身笔直,通体光华,青钢浑然一体,毫无痕迹。

    毫无痕迹……

    这才是最可怕的。

    再高明的锻造都要留下点修补痕迹,这是不可违背之常理。所谓高手,就是能将那些痕迹打造得和剑身自然纹路一样,或者将痕迹掩藏在剑身纹路之中,这就是极致了。所以刚才他看见慕丹佩修补的剑,自然认为她胜。

    剑身修补毫无痕迹,在南齐历史上只有百年前著名锻造大师常补天才能做到,这人都绝迹百年了。

    可此刻太史阑拿出的这剑,他把脸贴在剑身上找,都找不到一点修补的痕迹。

    她是怎么做到的?

    就凭她那杂乱无章的锤法?

    总督忽然想到传说中常补天已经失传的“乱披风”锤法,据说也是杂乱无章,但效果鬼斧神工,莫非太史阑真的是他的传人?

    总督肃然起敬,看这剑顿时有了膜拜圣物的心情。

    太史阑可不知道总督大人瞬间自己脑补,连她的师傅都给自动想好了。她就觉得奇怪——总督的眼神不对劲啊。

    丽京总营的人跳起来,大叫,“作弊,作弊!”

    慕丹佩也不说话,眼神充满怀疑,太史阑手艺比她好她都愿意相信,但是毫无痕迹,太违背常理了。

    “不是作弊。”总督突然道。

    他拿过刚才慕丹佩修补的剑,掉转剑锋,指着剑柄底部,道:“这里,我们也做了标记,就是为了避免这种疑问。”

    众人这才发现慕丹佩那柄红缨剑的剑柄内侧有一道浅浅的刻痕,同样,太史阑那柄紫缨剑同样位置也有。

    这下丽京总营的人没话说了。

    不管如何不相信自己眼睛,事实就在这里,剑就在这里。一个有痕迹,一个没痕迹,谁高谁下,还用问吗?

    总督看了看容楚,容楚远远的笑而不语,摆出事不关己的态度。

    总督只好大声宣布:

    “第四场,太史阑二五营胜!”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哈,我尽力你随意,结果挺满意,大家互相打气,博个彼此欢喜。噫吁戏,请继续酷帅狂霸吊炸天!我的上帝。

    另外声明下,文中那段骂人赋不是我原创,来自网络无名高手,具体出处已经不可考,是网络广为流传的经典段子,此处化用,特此说明。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二章 牛逼骂人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2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二章 牛逼骂人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