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两女共事一夫?

    过了一会,两边开始对战。

    第一场指挥。

    慕丹佩明显才华出众,她将二五营和丽京总营学生提前放在一起彼此熟悉,很有效果,两边短短一天就培养出了默契。反观东堂那边,倒没想到今年会出指挥这个冷门,两支队伍之前一直是分开的,一个游走南齐各光武营挑战,一个留在西凌等南齐选拔结果和确定比试地点。双方虽然来自一国,却没有好好在一起合作过。

    慕丹佩将两营学习指挥的优秀学生分开,各自带领小队,穿越山岭,排出了一个一字长蛇阵,充分利用了假体的特点。对方也不是弱者,则采取多方穿插的办法,试图打断他们的阵型乃至打乱阵脚,但慕丹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留下一支精英队伍,隐在暗处,而此时,对方也留了一支精英做埋伏,双方都在等对方精英尽出,好自己猛然截杀。

    在军事智慧出现撞车的时候,主帅的指挥能力就完全体现出来。慕丹佩更加灵活狡黠,她不知怎的,便知道对方并没有倾巢而出,并及时改变战术,带领自己那一支小队,返身进入假体之内,准确地扑杀了那一支对方的后备队伍。

    慕丹佩没有用自己的丽京学生队伍做最后的埋伏,相反用了二五营的学生,结果让她非常满意,满意到甚至对太史阑产生嫉妒——二五营学生武技不算高,但作战经验丰富得超乎寻常,极其听从指挥,出手凶猛利落,行动快速,稳扎稳打,展现出极高的服从和作战素养。她指挥他们如臂使指,痛快淋漓,战局打得相当干净漂亮。

    对战到此时,结局已出,当东堂白皎雪被慕丹佩准确地找出,木剑指住咽喉时,她一声颓然长叹,不得不认输。

    南齐取得了第一胜,欣喜若狂,裁判报结果时声音都颤了。

    众人也难免赞叹,赞叹慕丹佩的能力同时,也赞叹二五营学生展现出的整体作战素质,众人都参加过所有的光武营比试,此时才发觉,二五营这一优势,真真是所有光武营都远远比不上的。

    这是太史阑调教的结果,一路北上,十数生死之战,热血铸就。

    场上白皎雪一脸想不通,还在问慕丹佩,“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还有埋伏的?你又是怎么能准确地找到我们所在,甚至找到我的?”

    慕丹佩指指自己鼻子,“闻香识丑人。”

    她大笑走开,留下白皎雪一脸糊涂也一脸悔恨。

    很明显先前太史阑和慕丹佩合作演了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让慕丹佩有理由进棚子,而慕丹佩进去不是为了做什么,而是为了近距离辨识每个人的体味。

    她竟然能根据每个人的体味,清晰地知道他是谁,然后找到白皎雪,擒贼先擒王。

    至于她是如何在棚子里,辨识并记忆诸多人混杂的体味,这就没人能想明白了。

    太史阑听见这句眼睛却亮了。

    这虽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异能,但似乎也是东堂小册子上的所培养的特别能力的一种,难道慕丹佩,也是一个天授者?

    对上她疑问的目光,慕丹佩得意地眨了眨眼。

    第二局,箭术。

    慕丹佩事先就可能比试的项目,全部测验过两营学生的能力,箭术方面,她并没有推荐丽京营的学生,而是让苏亚上场。

    “她是天生的箭手。好的箭手,并不仅仅是技巧的熟练。还得有岿然的心志和绝大的忍耐力。这两点她都具备,看她眼神就知道了。历经沧桑,深若古井。”慕丹佩道,“假以时日,她会是一代箭神。现在,先给她一个机会吧。”

    苏亚背弓上场,神色宁静,并没觉得代表上场是荣耀,慕丹佩看她更满意。

    她的目光落在苏亚的箭上,眼睛眯了眯,发觉那箭尖闪耀的光芒似乎有些特殊。

    对方出场的是一名男子,背的是重弓,而苏亚的是轻弓。轻弓遇上重弓,女子遇上男子,力量上就落了下风。

    轻箭重速度,重箭长力量。这是速度和力量的较量。

    苏亚神色还是平静如常,手指一抹,五指上弦,七箭。

    她手势如行云流水,不张扬却充满韵律感和美感,四周都叫一声好。

    再看东堂男子,竟然也是瞬间上弦,七箭森然,男子的动作干脆利落,一点也不比苏亚慢。

    随即两人同时抬臂,举弓,拉弦!

    优美平静的上弦之后,赫然就是毫不犹豫最为暴烈的——对射!

    不遮掩、不回旋,两人不约而同选择最决然也最具考验的方式。

    众人心刚刚一紧,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提上来,蓦然场中男女,齐齐暴喝。

    “着!”

    七箭对七箭!

    闪电对暴雷!

    苏亚的箭是电,一溜白光如刺,刺破空气,箭尖的光芒是电光刹那一闪,人们视野里一片空白,空白过后,天地俱裂。

    对方的箭是暴雷,夹杂着轰然的重鸣,虽重却依旧快,是七根旋转而来的黑杵,捣得四面风声呜呜作响,人们的头发掠起,眉眼紧皱。

    七箭,在离东堂男子更近的距离,相撞!

    七响成一声,清越铿然,爆出一溜火花,目力最好的人,可以看见苏亚的青色细箭从对方的黑色重箭上滑了过去,微微呈一个倾斜的角度,箭尖划过对方箭身,激出灿亮的火花,十分好看。

    人们捏紧了手心——苏亚好箭法,她的箭轻,对对方对撞会导致箭毁,她七箭出的时候,已经计算过角度和对方射箭的轨迹,险险擦对方箭而过,只要她的箭安然渡过这一片危险区域,以她稍快一筹的速度,完全来得及先抵达对方面前。

    眼看苏亚要胜。

    正在此时,苏亚的七支箭忽然一震,随即,箭杆消失!

    众人惊呼。

    对方箭上竟然挟了内力,将苏亚的细箭震碎!

    众人发出喟叹,这下苏亚真的要输了,箭杆一碎,箭头失重必将坠落,这场比试也就不用比了。

    然而瞬间惊呼又起!

    七只箭头,失去箭杆,却去势不停,先是微微一沉,啪啪几声,对方箭杆齐断!

    箭头一沉便起,如星光一亮,在人们的眼瞳里反射出一道青光,直射东堂男子胸前!

    东堂男子七支断箭却也没停,直射苏亚!

    苏亚和对方,竟都站着不动,似乎连狠都比上了,一定要看看,到底谁的箭先到!

    猛烈的箭风已经掠到苏亚眉梢,而轻捷的箭头也已经到了对方臂膀。

    “唰!”

    东堂和南齐两边,同时掠过两条人影,一个是慕丹佩,带走苏亚;一个是司空昱,拎走那男子。

    随即啪啪连声,十四支箭,分别射在对方身后的铜锣上,各自留下深深印痕。

    声音几乎是同时。

    屏息的众人,此刻才呼出一口长气,再看那铜锣,两边印痕竟然一样深。而苏亚的鬓发,忽然飞起淡淡一丝,那是被对方箭风刮断的。

    对方则在发呆,一抬臂,袖子绽开——他的袖子也被苏亚的箭尖割裂。

    “这是什么箭……”他直着眼,喃喃道。

    别说他惊讶,场中的人都惊讶。这箭的箭头明显和别的箭都不同,按说东堂男子内力雄厚,附在箭身上的内力足可以将苏亚的整支箭都震开,但苏亚的箭箭杆被震断后,箭头丝毫不受影响,一弹即起,速度更快,这已经不仅仅是苏亚的能力,倒像箭头本身的材质不同凡响,似乎具有弹性一般。

    慕丹佩看着那箭头,忽然想起上次和二五营比试暗器时,那弹性超常的神奇暗器,意味深长地看了太史阑一眼。

    台上南齐东堂两方交换了一下意见,最后裁判官道:“两方都已算中箭,平局。”

    没人有异议,这是事实。

    苏亚吁了一口长气,有点抱歉地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却对她翘了翘大拇指。

    慕丹佩也道:“苏亚果然没让我看错,她可惜的就是学箭的时日太短,如果再过一年再来比,她必胜。”

    二五营的寒门子弟们心有戚戚焉,都恨太史阑出现得太迟,她如果早一年到二五营多好,保不准现在二五营已经名满天下了。

    第三局轻功。这回是双方武队长出场。慕丹佩和白皎雪再次对阵。

    题目是东堂方面出的,要求扔出一根树枝,两人同时抢上去,谁先站上去谁赢。

    树枝由容楚射出,射向慕丹佩和白皎雪两人之间,位置不偏不倚,精确得像量过。

    两条纤细人影同时冲天而起。几乎同时落向树枝!

    眼看两双雪白的靴尖也要同时点上树枝两端,白皎雪忽然冷冷叱喝,“下去!”横肘一捣,直击慕丹佩肋下。

    底下南齐人齐齐皱眉,嘘声四起,却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规则并没有说不可以动武。

    树枝起落不过一霎,谁的脚踏树枝落地谁赢。当然要想办法把对方先逼下去。

    白皎雪出肘突然,慕丹佩却像早有准备,忽然从怀里掏出个油腻腻的东西,往白皎雪鼻端一凑,“尝尝!”

    白皎雪顿觉一股冲天荤气撞鼻,一低眼看见红腻腻的猪皮,猪皮上白粘粘的油脂,隐约似乎还有没拔尽的猪毛……胃里立即无法控制地翻江倒海,下意识一转头。

    慕丹佩立即抬脚,啪一声踹上她腿侧,将她横踹了出去!

    下一瞬她踏着树枝落地,枯脆的树枝在她脚下,完整无缺。

    南齐这边爆发出一阵欢呼。慕丹佩把油纸包裹的猪蹄又塞回怀里,笑眯眯地道:“今早刚出锅的,你以为我真舍得给你吃?做梦。”

    从地上爬起来的白皎雪还在吐——她不吃荤,这么一个猪蹄塞过来太可怕了……

    第四局是剑法。按照规矩,每个人不可以连上,也不可以在五场比试上上阵超过两次。所以慕丹佩无法再上场。

    结果东堂那边比剑的人选出来时,南齐这边哗然。

    对方出来的竟然是两人。

    “犯规!犯规!一对一比试,你们要群殴吗?”南齐这边愤怒的大叫,容楚也笑问东堂亲王,“殿下,这似乎不合规矩。”

    东堂亲王冷冷一笑,对那两人抬抬手,其中一人在脸上一撕,撕下一张面具。

    众人又惊,撕下面具的人的长相,和另一人一模一样,竟然是一对双胞胎。

    “这对双胞兄弟,自幼练的是同一种剑法,多少年形影不离,两人便如一人。”亲王道,“分开他们,对我们来说也不公平。我们也不强词夺理,你们南齐尽管上两人,如果还觉得不公,三人也可以。但拆散他们,我们是不同意的。”

    话说到这份上,南齐一定不同意就显得小家子气,容楚不过淡淡一笑,道:“双胞练剑,便如一人,确实不可拆散。贵国如此有心,我等岂能不成全。南齐这边,也上两人吧。”

    他语带讽刺,东堂诸人也只好当没听见。

    慕丹佩叹了口气。她是武学大家,如何不知道这种双胞胎合作的剑法,多年苦功,心意相通,两人能发挥的效果,绝不是普通联剑能比。东堂有备而来,怕人发现这对双胞胎,会提前做应对,甚至让其中一人戴上面具,可见此阵势在必得。

    但此时也没有办法,只得选了两个剑术最好的学生上去。果然,那双胞胎两人剑法精奇不说,更重要的是合作默契,互补完美,两人就像共用一个大脑,谁出现破绽,另一人立即补上,生生将本就很完美的剑法,舞得滴水不漏又杀气凛然,别说对手联剑不过两人,便是十人也攻不破,只有挨打的份。

    南齐这边的人剑法虽好,却不是一家路数,又没事先合作练习过,一上场就节节后退,一直逼到擂台边缘,已经逼近慕丹佩和太史阑的面前。第七十招,双胞胎一起一落,剑光回旋,啪啪两响,将两名学生的长剑挑落在地。

    慕丹佩立即厉声道:“认输!停!”

    她喊得不能算不快,对方却好像根本没听见,长剑呼啸,半空交剪,竟然直插对方心窝!

    东堂人胜利之后不收手,还要赶尽杀绝,场中惊呼暴怒,容楚霍然掠起。

    两条人影同时蹦了起来。

    左边慕丹佩,人射起的时候长剑已出,一剑横挑,将对方的杀手剑弹开。

    右边是太史阑,手一抬狼牙棒就砸了出去,将对方的剑砸开。

    南齐的两个学生急忙滚出,脱离危险区域,惊出一身大汗。

    双胞胎却忽然格格一笑。

    随即变化又起!

    被双双荡开的剑忽然一震,剑柄分离,射出两柄小剑,直奔慕丹佩太史阑!

    对方要赶尽杀绝是假,真正的目标是这两个领头女子!

    慕丹佩怒极冷笑,挥剑格档,忽然想起太史阑不会武功,心中一惊急忙斜眼瞟她。

    太史阑却早已窜了出去。

    她在扔出狼牙棒的时候就窜了出去,那时候双胞胎小剑还没射出,谁也没想到太史阑行动力超强——东堂人赶尽杀绝,她就以牙还牙,把剑挡了还不行,她还要揍人!

    所以她窜得太早,误打误撞便逃过了后续的杀手。

    小剑在她头顶掠过,她头一低,趁着那一冲之力,一脚蹬在了对面双胞胎男子的肚子上。

    那人刚刚发出杀手正在得意,蓦然眼前人影一花,随即便觉得肚腹如被巨杵捣中,五脏六腑都似被踹烂,痛得“嗷”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太史阑厉喝:“慕丹佩,猪蹄!”

    慕丹佩一怔,立即反应过来,抬手就把那万能猪蹄扔了出去。

    太史阑接住,一把塞在对方嘴里。

    另一个双胞胎急忙要救,早被慕丹佩缠住。已经飙到半空的容楚忽然停下,转身又回台,砰一声和东堂射出来的将军撞在一起。

    “啊,季将军。”他一把握住对方臂膀,热情地往回拖,“怎么了?要上茅厕,来来我指给你。”

    东堂将军硬生生被他拖了回去塞到茅厕门口……

    东堂亲王袍子一掀也要下台,折威军大帅忽然“哎呀”一声,算盘一横拦住了亲王,“殿下!你弄乱我算盘了!我算了一上午的帐!哎呀这可怎么是好!”亲王躲避着他的算盘,想要绕过去,但无论怎么躲,那算盘都阴魂不散地挡着他的脸,亲王一张白脸,气得发黑。

    这边太史阑猪蹄塞住了那家伙的嘴,二话不说,抬起脚就开始踹。

    “啪!”那家伙皮球一样被她踢到擂台边缘,骨碌碌往下滚。

    南齐人齐齐伸手,把那家伙推回擂台上,有人趁机给他两拳。

    “别打了!认输!”台上东堂亲王直着脖子高喊。按照规矩,不管任何纷争,任何一方喊人数都该立即停手。

    不过太史阑就当没听见。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刚才东堂没听见南齐的认输,现在她也没听见。

    “砰。”第二脚。那家伙撞在擂台另一边。

    太史阑撩起袍子,冲过去,“啪。”第三脚。

    那人发出闷闷的惨叫。

    “认输!别打了!”东堂人冲过来,早被南齐这边齐齐挡住。

    太史阑在两边人群中间,上踹下跳,袍子飞舞,左一脚右一脚,噼噼啪啪!

    南齐人咧嘴大笑,觉得现世报来得快,真他娘的爽气!

    “认输!认输!”东堂那边喊得山响,被这边南齐人的大笑声遮没。

    “啊……”那个被太史阑打得满地滚的家伙,后背重重撞在树上,噗地一声,嘴里的猪蹄子终于被撞了出来。

    他也算灵光,能开口说话立即嘶声大叫,“认输!认输!别打了!”

    太史阑立即停脚,侧耳听了听。

    “怎么不早说。”她道。袍子一掀转身就走。

    “噗——”倒霉的挨打人喷出一口血……

    她这边一住手,南齐也不笑了,一个个掸掸袍子上的灰,正色回原地,该干嘛干嘛。

    双胞胎分开了战斗力实在不怎么样,另一个也被慕丹佩用剑身抽得浑身肿成两倍。

    东堂这边灰溜溜将人搀起,一句话也不敢说回了原地。这没个讲理的地方,说到底是他们先犯规,试图对太史阑动手,太史阑没当场打死那家伙已经算客气。

    东堂人咬牙切齿,看太史阑眼神就像着了火,但终于也多了一层畏怯——这个南齐传说里的狠人,果然狠得惊世骇俗!

    经过这一场闹剧,双方现在表情更加苦大仇深。

    刚才剑法,南齐已经认输,算是输了一阵,下面就看内修。

    内修就是内功。太史阑有心要上,试图用打败万微的办法再败东堂,不料那边上头商量了一阵,留下的题目是隔物传功。

    场上放一个木板架子,木板后面半丈是墙。人站在木板前一丈处,出拳或出掌,以在墙上留下的印子深浅,来判断胜负。

    不能直接接触物体,太史阑的“毁灭”便没了用武之地。

    她想着,是不是和万微的比试情况泄露了出去,导致东堂有了准备?

    她不能上,慕丹佩也不能上,派出去的是丽京营的一个学生,也是武学世家出身,自幼家族给他锤炼筋骨,内功方面相当了得。

    对方出战的却是一个脸色发黄的男子,看上去还有几分虚弱,真让人诧异这种精气神都不足的人也是内功高手?

    南齐这边却不敢小觑——东堂人奸诈,他们派出的人都要小心着。

    为了表示公正,两边设立了两块木板架子,架子四侧清空人群,用黑布围上,不许任何人进入。

    左边站下南齐学生,右边则是东堂男子。

    两人都对着木板闭目调息,随即南齐学生一个转身,抡臂,出拳!

    他挥拳时空气都似起了爆音,有见识的学生们都大叫一声好——这是内元充足,出拳有力的象征。

    “啪”一声木板爆碎,木板后黑布也被震碎,墙上随即发出“咚”一声闷响。

    “击上了击上了!”南齐人兴奋欢呼。

    这题目相当难,隔物,距离又远。众人都担心这拳风要击不到那位置,连个印子都留不下,这脸就丢大了。

    如此听这一声,不仅击上,而且印子还不会浅。

    慕丹佩也满意点头,道:“这实力和我也差不离了。”

    再看那边东堂男子的出手,众人不禁诧异。

    那人出手和他的人给人感觉一样,软绵绵的,闭着眼睛,双手在空中一抓,似乎在将什么东西抓出来。

    这叫什么动作?

    太史阑心中忽然一跳。

    她觉得这动作有点熟悉。

    那人一抓之后,手臂微微停了停,平平悬在空中,似乎在计算位置,随即他蓦然发力,手臂重重一抡!

    就是一抡,没有出掌,也没有成拳,看起来就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在砸什么东西一样,可是他手中是空的,对面也是空的,墙还在一丈半开外。

    “砰。”一声更重的闷响,却和刚才南齐学生打出去的声音有点不一样。

    众人被他诡异的动作惊得发出一声长长的“咦”。

    这是什么武功?

    再看那木板,那黑布,完全没有任何痕迹

    太史阑霍然站了起来。

    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南齐……输定了!

    几个裁判跑上来,先撩开两边的黑布给大家看,里面空荡荡的,连只老鼠都没有。

    然后将木板移开。南齐学生面前的木板爆裂,东堂那边完完整整。

    南齐这边已经准备欢呼,这情形不用看,赢定了。

    太史阑忽然叹口气,坐下来。慕丹佩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色阴沉,怒道:“他们能不使诈么!”

    木板移开,黑布揭开,两边的墙露出来。

    左边属于南齐的墙上,一个完整的拳印,不算深,只陷下去一点点,却很清晰。

    这已经很难得了。

    南齐人正准备欢呼,一转眼看见对面的墙,齐齐哑口。

    对面墙上,没有拳印,却有好大一个豁口!

    墙上被砸出一个洞!底下碎砖落了一堆!

    这是怎么回事?

    南齐人震惊,交头接耳四处询问,东堂人唇角露出冷冷笑意。

    此时结果也不用再说,大家都清清楚楚看见,一个不过是印子,还有一个是洞,胜负已分。

    “使诈!使诈!”丽京总营的学生愤而大叫,“这不是拳印!”

    “谁和你比拳印?谁规定的?”对方立即反唇相讥,“比的是印痕深浅,谁深?”

    南齐人哑口无言。事实俱在,墙上的印子抹不掉的。

    太史阑忽然站起来。

    她一举一动万众瞩目,她一站起来所有人都把希冀的目光投向她,希望她能反转败局。

    太史阑淡淡道:“输就是输,确实是你们搞的印子深。”

    南齐人吁出一口长气,齐齐默然。东堂人脸色却变了变。

    他们听出了那“搞”字的深意。

    太史阑走到墙下,弯腰看了看,随即直起身,脚尖点了点右侧墙根。

    众人这才看见右侧墙根位置,少了一块砖。

    有人皱起眉,回想先前看见的墙——好像没有这处缺损啊?

    太史阑脚尖点点墙根,又抬手指指对面东堂人。

    随即她一言不发,回座。

    南齐人莫名其妙,东堂人表情都开始不自然。

    很明显,刚才的把戏已经被太史阑看穿了。

    那东堂人使用的不是武功,是异能,也就是这片大陆上所谓的天授能力。

    “隔空取物”,也是景横波能使用的异能之一,所以一开始太史阑就觉得眼熟。

    那人借着黑布遮挡,先隔空在墙根下抽出一块砖,再用那砖砸上墙,这等于近距离用硬物砸墙,当然要比远距离拳风击出的印子深很多。

    这是使诈,是讨巧,但规则并没有说不允许异能者参与武比。所以太史阑懒得争。

    她心里也在思量,东堂是最早发现异能者,并有组织有计划进行异能开发的国家。这么多年早已形成了自己完善的培养体系,并且肯定是一年比一年强,这也是为什么南齐始终无法胜利的原因。南齐起步太晚,追不上,以前南齐也有第一场武比获胜的,但第二场天授大比往往一败涂地,到哪里去赢?

    首先南齐的异能者就不会有东堂多,其次后天培养出的异能多半都是一些意识类,不够强大的能力。比如太史阑后天培养出的“预知”,到现在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感受,还不能实化,这种能力遇险时作用不小,但在异能人才济济的东堂面前比试,肯定不够看。

    场中此时很安静,因为太史阑那一点,那一指,东堂人终究心虚,也不敢太过嚣张。裁判宣布东堂胜的时候,他们也没嚎叫欢呼。

    此时场中胜负,竟然出现了二五营对战丽京营同样的结果。各自两胜一平,平局。

    那么真正的胜负,就要看天授大比了。

    南齐这边的人大多数脸色都很难看,因为大家都知道天授能力南齐不如东堂,要想胜东堂,只有在武比之中成绩突出,压倒性全胜才行。以前武比五局三胜,最后都在天授大比之中因为败局太多而告负,如今武比不过一个平局。这胜算何在?

    东堂那边喜形于色,私下已经在悄悄击掌提前庆功。都觉得此时基本尘埃落定,有的人已经开始谈论静海城。

    东堂那边迫不及待地开始安排下一场的人选,虽然他们动作很隐蔽,但太史阑和慕丹佩一直盯着那边,瞧着瞧着,眼神就不好看了。

    对方参加天授大比的人数,似乎不少啊。

    太史阑更有数,因为她知道司空昱是天授者,现在围聚在司空昱附近的,都是即将参加天授大比的,有那个黄脸瘦弱男子,还有两个少女,甚至还有白皎雪。

    她问慕丹佩,“现在你可以对我说了,你们丽京营,能拿出几个异能者?”

    慕丹佩古怪地看着她,“两个,你们二五营呢?”

    “一个。”太史阑面无表情地道。

    两人都住了嘴,然后慕丹佩叹口气。

    “天授大比一直有个要命的规定。”她道,“就是只要有一方还在要求比,另一方就必须应战,如果实在派不出人选,就算输。现在只看人数,我们就输了。”

    “还有一点,”太史阑冷哼道,“有的人的天授之能,不止一项。”

    两人又不说话了。

    太史阑双臂抱胸坐着,似乎在思索。慕丹佩半晌冷哼了一声,道:“得意什么?鹿死谁手,还难说呢。”

    “那是。”太史阑看看天色,忽然道,“第一场结束得太早了。”

    此时刚刚正午,按照规矩,接下来就是第二场,力争要在一天之内结束。

    慕丹佩莫名其妙地也看看太阳,随口附和道:“是早,这五场抽得巧,不耗什么时辰。”

    太史阑眯着眼睛“嗯”了一声,问她,“以往天授大比,一般要多长时辰?”

    “难说,短的一两个时辰,长的半天甚至拖到晚上。”慕丹佩指指自己脑袋,“有的天授之能,是需要精力恢复的。天授大比也允许一人参加多场,所以可以有休息的时间,不过一般不能超过两刻钟。”

    太史阑算算时间,摇摇头,皱眉道:“还是拖不到晚上。”

    “你一定要拖到晚上干什么?”慕丹佩诧异地问。

    太史阑不答,一边召过苏亚,低声对她说了几句话,苏亚领命匆匆而去。

    “我有需要拖到晚上的理由。”她这才问慕丹佩,“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拖?”

    “难。”慕丹佩道,“谁都知道夜长梦多,尤其快要胜利的人,更不愿意发生任何插曲,导致战果发生任何改变。东堂那边不会出现任何事来拖延时辰,而我们这边出的任何事,东堂也不会理会,也不会允许我们拖延时辰。你没见他们已经在催促进殿开始比试第二场了吗?连午饭似乎都打算不吃了。”

    太史阑皱皱眉,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忽然看见一个瘦瘦的黑衣人影。

    那人孤高冷漠地坐在一边,用一种萧瑟仇恨的目光盯着场内。苍白的脸上,时不时掠过讥诮的表情。

    万微。

    按照要求,今天所有参加过比试的人都应到场,为本国掠阵。太史阑原以为万微不会来,不想她还是来了,只是那么冷那么远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来掠阵还是来看笑话的。

    看她现在表情,倒像是看南齐笑话的。

    她也注意到太史阑的目光,眼神毫不退让地冷冷射过来,随即转开,肆无忌惮地去瞧台上容楚。

    她当着太史阑的面瞧容楚,明显挑衅,太史阑看她那模样,眼睛一亮。

    慕丹佩在一边将这些眉眼官司瞧得清楚,愕然道:“这女人真是……啊太史阑你高兴什么?不上去揍她吗……”

    “是要揍,还要狠狠的揍,大大地揍,揍她个一两个时辰才好。”太史阑淡淡道,“东堂也许不愿意拖延时辰,但一定会很乐意看南齐的笑话。有八卦和笑话可看,他们不会阻止的,因为这也是一个打击南齐的机会。”

    “八卦……笑话?”慕丹佩迟迟疑疑,她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太史阑的眼神在她身上扫啊扫,又对万微扫啊扫,虽然看不出她想干什么,但慕丹佩莫名地就是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上头容楚的目光正好也在这时候扫过来,一眼看见太史阑奇异的表情,他眉头一皱。

    好危险。

    有种即将被出卖的感觉……

    “晋国公!晋国公!”东堂的亲王在努力唤回白日游神容楚,“你看,是不是立即开始第二场……”

    “不吃饭么?”忽然有人插话。

    东堂亲王一看,面前赫然是太史阑,不仅她来了,还带了个肥白的娃娃,身边还跟着一脸古怪的慕丹佩。

    太史阑把怀里的景泰蓝,毫不客气地往台面上一墩,道:“越来越重了,累死了。”

    景泰蓝呵呵笑着,撅起屁股顺着台面就爬向容楚,伸手要他抱,“抱抱!抱抱!”

    东堂亲王目光呆滞地看着穿着开裆裤的景泰蓝从他面前爬过……

    容楚也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便知道太史阑又要使坏了。

    太史阑使坏——配合就好。

    他立即伸手抱住景泰蓝,也不把他从桌子上抱下来,笑眯眯地道:“你们上来干什么,没见我和亲王殿下在谈要事吗?”

    “是啊是啊。”东堂亲王回过神来,连忙接话,“这时辰还不是饭点,太早了些。还是等比完再吃饭……”

    “没看见我儿子饿了吗?”太史阑再次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话,“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太史阑。”亲王冷冷道,“令郎可不是参加比试的人员,他饿了,命人带出去吃饭就是,何必在这里捣乱?”

    “我们一家从来不分开吃饭。”太史阑理也不理他,手一挥,几个护卫捧着食盒上来。

    “我自己带的便当,吃完不过一刻钟。这点时辰亲王殿下等不得?怎么?这么急着去输?”

    亲王怒极反笑,冷哼一声,拂袖而起,“你想做饱死鬼,本王自然成全!一刻钟!等你们!”

    他带着属下离席而去,当真也去安排东堂众人先吃顿便饭了。

    慕丹佩一直浑身不自在地跟在她身后,她不明白太史阑一定要争取这一刻钟做什么,一刻钟能起什么作用?她更不明白太史阑为什么一定要拉她一起过来,此刻听着太史阑满嘴“我们一家”,只觉得满心都是古怪。

    太史阑不会有心想两女共事一夫吧……

    这个念头冒出来,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瞬间红了脸。

    回头再一想,却又觉得不对,这天下女人谁都可以接受男人三妻四妾,但肯定不包括太史阑,瞧她那老娘天下第一的德行,别说男人不会分给别的女人,就是儿子也不会借别人摸一摸。

    太史阑却不管她怎么想,当真命护卫将供贵人们使用的桌子拉开,拼起,把带来的简易食品放好,又拿了四个碗,旁若无人准备吃饭。

    底下人们目瞪口呆瞧着——容楚太史阑慕丹佩带个孩子一起吃饭……这一幕瞧着好生古怪。

    太史阑上头一做这样子,众人也觉得饿了,各自去找吃的,这附近有些小贩就进来兜售食物,一时气氛轻松热闹起来,只是大家吃着,一边眼睛朝上溜,总觉得这四人搭配怎么看怎么怪——别是要出什么事儿吧?!

    ------题外话------

    出啥事儿?

    出大事儿了!

    我刚发现我竟然已经百万字了!

    百万字啊!

    v后两个多月我就百万字啊!

    我被我自己的勤奋感动得不行啊啊啊!

    握拳,泪奔。

    你们感动吗?

    有没有泪汪汪地把手伸到兜里去摸……?嗯……对,掏吧掏吧,这么勤奋乖巧努力上进人品爆好的土肥圆!这么值得纪念的伟大日子!快点发行新鲜出炉绝版小型张百万字纪念版珍稀月票吧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六章 两女共事一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6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六章 两女共事一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