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她的情意

    在彻底黑暗之前,南齐和东堂的高官们,都将自己的位置换了换,以免刚才的方位被记住,引来对方的攻击。

    唯一一点烛光在后堂屏风后高高远远地亮着,光线细弱,只能勉强算是个记号,绝对不能对前殿形成任何光照效果,所以此刻的黑暗,浓如墨汁。

    绝对的黑暗会造成人的恐慌感,殿内那些人的呼吸顿时粗重紧张起来。

    两边天授者都站在己方官员面前,今天的比试,其实就是拿双方高官的命作赌,这也是整个大陆有历史以来,最凶狠,最特别、参与人级别最高的一次比试了。

    两边无论谁有闪失,都将是两国的巨大损失。

    天授大比斗到这程度,前所未有。

    太史阑静静站在慕丹佩身边。她知道慕丹佩的异能是“聆听和辨味”。她能听见数十丈外的昆虫振翅声,能在无数种声音中一一辨别,找出她要听见的声音。

    辨味,就是先前指挥一比中,她用以取胜的办法。和聆听差不多,拥有极高的辨别力。

    这种异能其实多半是利用先天相对的优势,进行后天培养。不能算完全的异能。

    那个小胖子的异能有点鸡肋——预知。

    至于那个雀斑少女,她的异能比较少见——隐身。

    她能瞬间隐身,但是时间很短,这种异能被认为是最神异最高级的一种,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不过在太史阑看来很可能是集体催眠。

    黑暗中浮沉着各种气味,各种呼吸,慕丹佩在静静聆听,她的脑海里有清晰的画面,准确显示着每个人的方位,她用一种高深的密音,在低低复述给太史阑听。

    “那个亲王坐在东侧最后面一个位置,他左侧是季将军,前方站着的是司空昱,司空昱旁边的是那个什么郡主,在他们之前是那对少女,再之前是那个黄脸汉子,然后他身边是白皎雪,最前面是那个中年人。嗯,可以算是一种梭形阵型。”

    小胖子也紧张地闭着眼睛,忽然道:“最危险……那个疤面人!但他不会先开始……黄脸汉子……”

    “司空昱在说话。”慕丹佩快速地道,“也是用密音,他在说……对面右侧第二,折威!”

    慕丹佩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猛然蹿了起来,人在半空横剑一划,大殿中耀起一阵青濛濛的光华,“铿”一声急响,什么东西被击飞开去。

    东西虽然被击飞,但对方好像知道她的动作,一道冷风掠来,正好越过她脚下,从她让开的缝隙钻了过来,无声无息,贴近了折威少帅。

    这位置是从底盘攻击,黑暗里抱着算盘似乎在睡觉的折威军元帅,忽然把脚一缩。

    此时小胖子也紧张地道:“有人知道慕队长的动作,人在椅子下……”

    果然慕丹佩掠了回来,在她掠回的瞬间,那暗袭的人似也知道她在哪里,要做什么动作,忽然掠起。

    黑暗中两道风声,两条人影,出手的竟然是两个人,顿时将慕丹佩包围。两人一人封顶,一人抄底,一人横剑,一人竖钩,正好将慕丹佩一招“铁锁横江”封死。

    “心灵感应!”太史阑心中掠过这个念头。

    是那两个少女。

    她们的感应已经超越太史阑后天练习的预知,不仅能感应他人的每一个动作,似乎相互之间也能感应对方的打算,轻易便将慕丹佩围住。

    看来东堂也认为,战力最强的是慕丹佩,必须要把她先迅速解决。

    对付这种异能者十分麻烦,因为她能感应到你的任何动作,所有偷袭都没有用,反而会被卷入战团。

    太史阑忽然一手拉住身边可以隐身的少女,低喝:“隐身!向前!”

    那少女一怔,随即立即不见了。

    太史阑感觉到她的手还在自己掌心,但身边的那个轮廓竟然真的看不见了,心中一边暗呼神奇,一边继续拉着“不见”了的人向外猛冲。

    目标——东堂亲王!

    那和慕丹佩缠战的两个少女果然有所感应,大惊之下齐齐回头,叫道:“殿下小……”

    对战之中怎能分神,只一回头,慕丹佩一声冷笑,霍然变招,“铁锁横江”一勾一挑,化为“大江东去”,黑暗中一片剑气澎湃,隐约映出两条窈窕而无处躲藏的身影,随即啪啪两响击到实处,两个少女各自哀呼一声,左右飞开。

    正在这时太史阑再次闪电般退回,头也不回,抬腿飞踢!

    “砰”,不知道两个少女中的哪个,挨了她的铁腿,只听见一声尖叫,风声从头顶过,远远地飞了出去,随即“啪”一声,砸到墙壁,滑落。

    殿中有一刻的寂静。

    为这一刻短暂又杀机无限的争斗,为这瞬息万变的奇特战斗。

    人人屏息。

    折威军元帅的声音,懒洋洋传来,“两位,谢了。”

    慕丹佩笑一笑,对太史阑道:“我也谢了。”

    太史阑扯扯唇角。

    那两个少女似乎还挣扎未起,此刻已经丧失了行动力,说起来她们败得也冤枉,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她们凭借心灵感应猜到每个人的每个动作,能够堵住所有的下一招,但也正因此受到太史阑的错误暗示,以为她们要去攻击亲王以致分神。

    对面稍稍静了一会儿,小胖子闭着眼睛,紧张地道:“黄脸……黄脸……”

    太史阑慕丹佩立即望着黄脸汉子的方位,可无论是慕丹佩听,还是太史阑感应,都没察觉到对方任何的动作。

    太史阑正纳闷,忽然想起自己错了。

    那个人的异能是隔空意念取物,看他有什么用!

    这么一想,她霍然扑起,扑向容楚方向。

    几乎与她动作同时,她身后,容楚侧边方向,铿然一声微响。

    一声微响之后,又没有声音了。

    太史阑已经扑到容楚身侧,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攻击,但此刻心跳未平,她知道危险犹在。

    黑暗如此浓郁,似墨汁将四周染黑,毫无光线,用来计算时间的蜡烛点在后堂,悬在高处,似一颗红色的星星远远亮着,孤冷地照着天下,而这天下,不曾被照亮。

    她就站在容楚身前位置,嗅到他芝兰青桂的香气,她知道他坐在那里,却看不到任何可能对他造成伤害的东西。

    可她知道,那东西逼近了。

    容楚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到来,在椅子上轻轻笑了一声。

    太史阑却没心情笑,她已经快急疯了。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你知道有危险,你知道危险还在逼近,你甚至知道危险就在他身侧,在你最在意的人身侧,马上就会对他造成致命威胁,可是你看不见,摸不着,感觉不到,救不了。

    这一刻她恨不得借了司空昱的眸子来用。

    想到司空昱,她的眼神闪了一闪。

    黑暗中似乎有一点奇怪的气息,香气更浓了。

    太史阑忽然拔剑。

    她在容楚身前拔剑,剑光耀亮容楚的眼神,而她并没有对着任何地方出剑,她长剑一横,抹脖子!

    刹那间远处似有人震动!

    一直盯着这边的司空昱大惊,什么也来不及想,伸手就去拉前方黄脸汉子的肩膀!

    他一拉,那凝神正在发功的汉子一惊,意念受到干扰,正在虚空中慢慢移动的手一歪——

    太史阑忽然感觉到什么热热的东西倒在了自己脑袋上!

    那东西微烫,粉末状,带着浓浓的平安香气息。

    她脑海中电光一闪,顿时明白!

    来不及再多想,她霍然向容楚身前一扑,双手往上一托!

    “砰。”

    一个沉重的东西,落在她掌心!

    触手冰凉,脉络分明,是铜器的镂刻。随即那东西在她掌心一歪,一大蓬热腾腾的粉末散了出来。

    香灰。

    果然是容楚身边桌上的铜香炉!

    对方黄脸男子意念控物,慢慢拿起了这个香炉,悬到半空,对准了容楚的头颅——砸。

    这么沉重的东西,这样的高度,这样毫无声息砸下来,容楚脑袋必然开花。

    这一手无比阴毒,以至于太史阑早早到了容楚身侧,竟然也无法察觉,她警戒的范围必然是容楚身侧,怎么会想到危险来自于高高的头顶?

    若非她想到司空昱的远视眼,灵机一闪装作自刎,逼得司空昱大惊出手,此刻这香炉她未必救得及,就算容楚不会被香炉砸死,有点烫伤也算输了。

    太史阑此刻手上滚烫,却毫无感觉,她的心还在砰砰跳着,为刚才的千钧一发。

    她天生冷酷镇静,不知紧张为何物。然而就在刚才一霎,她觉得心已经快要跳出咽喉。

    以至于她此刻扑过来,定住,浑身僵硬,一时竟然不能有动作。

    容楚却忽然觉得荡漾。

    因为……太史阑的姿势。

    她倾身在他身前,挤在他双腿间,双臂高举在他上方,胸堵着他的鼻子。

    他正好埋头在她……胸间。

    鼻端是独属于她的干净又微凉的香气,非花非草,也不是各种腻人的熏香,难以形容,却清爽好闻。这样的香气朴实简单,却能引起人内心深处的向往和骚动——最原始的渴望,最直接的索求。

    而鼻尖一点肌肤,接触到的是微微的漾起,不算起伏惊悚,却线条紧凑。峰和谷之间,是逼仄精美的一线天,可以凭借左右脸颊的触觉,来感受属于她的细致线条,想来是恰好的,不嫌累赘也不嫌寒碜,活泼波一簇泉眼,或者粉嫩嫩一团桃。

    容楚想动,又不敢动,怕惊扰了这短暂一刻美妙的感受,也不舍得破坏这一刻的欣喜——太史阑横身扑来,不顾一切,他甚至听见她腿骨撞上椅腿砰的一声,声音不低,可见撞得不轻,可是她竟然似乎毫无感觉。他听见她接到香炉吁出一口长气,那一声长长叹息,像日光远渡而来驱散浓云,瞬间照亮他胸臆间的未来长路。

    那是她的在意,她的情意,她从不言说却比更任何人更坚实的心意。

    此刻她心无旁骛,他亦不会只有绮念,只是觉得这一刻的她人间最美,想要拥有得更久更久。

    他只是深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将这份香气在心间留存。

    接触不过一霎,感动却是永恒。

    随即太史阑终于放松身子,站直,将香炉放在一边,抖掉手中的灰,她对刚才容楚的心情波动完全没有体会,心中只充满劫后余生的欣喜。

    掌心被滚热的香灰烫得有点红肿,她随意吹了吹,转身要走,手忽然被他拉住。

    太史阑一扯嘴角,心想这什么时候了这货还不忘记占便宜。

    容楚并没有占便宜,他只是拉着她的手,低下头,唇角微微一触。

    太史阑似有震动,似要甩开手,但最终没甩。

    容楚随即便放开她的手,迅速取出一管药膏,给她薄薄涂了一层,随即放开。

    太史阑指尖在他手背搔搔,示意放心,快步走开。

    这时身周风声响动,赫然又有人扑了过来,隐约听见慕丹佩冷笑一声,道:“白皎雪,你凑什么热闹!”

    太史阑听着那风声,慕丹佩和白皎雪似乎已经动上了手,风声凌厉。打架太史阑是不参与的,她相信慕丹佩搞得定。

    在她看来,慕丹佩和白皎雪,都是后天修炼的天授者,是凑数的,两人的异能不算高级,只是到现在还不知道白皎雪到底擅长什么,不可不防。

    她在一边掠阵,时刻感觉着四周动向,先前小胖子那句“疤面人最可怕”让她心中不安。那疤脸到现在还没出手,他会在什么时候发出雷霆一击?

    身周人影来去,拳风凌厉,两个女人竟然肉搏上了,其实这已经算是犯规,但此刻谁来裁判?看都看不见。

    两人身影游走,竟然渐渐离开了众人坐着的范围,到了大殿第二层阶上,这让太史阑有点奇怪,白皎雪竟然不想杀伤南齐这边的官员?

    大殿二层有一方玉池,里面雕白玉双龙,龙嘴长年喷水,在池中积水浅浅一层。四周有雕饰的汉白玉栏杆,慕丹佩和白皎雪跳上栏杆,身形游走,递招不绝。

    太史阑忽然心中一跳,似有警兆,与此同时小胖子也紧张地睁开眼睛,道:“水!”

    话音未落,栏杆上白皎雪冷笑一声,衣袖一卷。

    “哗啦”一声,玉井里水流直卷而上,直扑慕丹佩。

    慕丹佩也在冷笑,想也不想便衣袖反甩,要将水波逼回,泼白皎雪一个落汤鸡。

    随即她就觉得不对。

    水声不对!

    分散的哗啦啦的水声,忽然凝聚,呼啸而来,直如巨杵!

    慕丹佩霍然向后倒翻,“巨杵”擦衣而过,她甚至感觉到那东西沉重的风声,捣穿她四周的空气,一股阴冷的感觉滑过,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一霎那慕丹佩和太史阑都明白了白皎雪的天授之能。

    形态改变!

    水化成的冰杵滑过慕丹佩身侧,直直撞向下方南齐官员所在地。

    那一个巨大的冰杵,自上而下,带着自身的冲力,足可以杀伤一大片南齐官员。

    慕丹佩救援不及,太史阑已经扑了上去。

    她并没有扑到冰杵正面撞来的位置,却站在了人群的前方中间。

    因为就在此时,风声一变,由沉重的呼啸变成了尖锐的细鸣,鸣叫声来自四面八方。

    所有人都感觉到黑暗中无数东西闪了一闪,泛起一阵彻骨的寒气。所有人的心,都在瞬间凉沁沁的。

    刹那间冰杵化成无数尖锐的冰棱冰剑,无差别覆盖攻击!

    而太史阑,就正正站在这片冰剑攻击的正下方!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她在做什么,绝望中忍不住生出希望,希望之后又倒抽一口凉气——她竟然是要以身挡冰剑吗?怎么可能!

    “太史!”端坐不动的容楚忍不住,伸手要去拉她。

    即将离位的前一刻,太史阑一手狠狠将他推回,另一只手忽然扬起,迎着冰剑到来的方向。

    “化!”

    一声厉喝。如银瓶乍破。

    指尖遇上冰剑之尖,刹那间太史阑感觉到尖锐的刺痛,她并没有停留,手掌划过一个完整的弧。

    此刻冰剑闪亮,众人视野略略清楚,随即便见人生里难得的一幕奇景。

    冰棱漫天呼啸而来,太史阑手掌划弧,弧度圆润似如意,迎着所有剑尖的尖头,掠过彩虹般的长长一圈。

    指尖和无数剑尖相触,每一触及,剑尖顿炸,蓬出一抹晶亮的水花!

    无数冰剑沿着她手掌飞凤般的运动轨迹炸裂、化水、散开、簌簌而下。

    刹那间半空之上,众人头顶,落绵绵细雨,一幕水光。

    扑面水珠温柔清凉,似春风远渡十万里,抚在眉端。

    后堂里蜡烛微光红润,映亮这一霎雨幕浅浅,彩光变幻,如琉璃水晶宫。

    琉璃之下,有扬手作舞现人间奇幻的女子,衣袂柔软又刚硬,令人神往。

    众人忽然都屏住呼吸。

    虽然水珠在脸上头顶不断流下,眼睛淹得生疼,却舍不得多眨一眨。

    奇景一现即收,随即恢复黑暗,众人似要舍不得地叹息,但又觉得心中满满。

    一霎见过,终也不枉。

    容楚忽然微笑。

    他想起初见,他也曾冰剑追敌,那个黑心的抢他马偷他内裤的家伙,也是这般眼也不眨,手指迎上剑尖,随即冰剑便化成了水,引得他一霎震惊,那家伙趁机逃脱。

    如今再见这一幕,顿觉亲切而欢喜,欢喜这老天待他终究不薄,在他打算孤身终老的时候,给他天降了一个最合适的人。

    天下所有的岿然,在她指尖都可恢复本源,不过是轻薄柔软,人间万象。

    奇缘相遇,云胡不喜。

    容楚觉得很满意——看,这就是安排好的缘分,第一次相见,他定情信物就送出去了。

    ……

    水珠滴落,后面还有一大蓬冰杵化成的水卷来,水花中隐约还有两条人影闪近,衣袖翻飞间武器的白光一亮。

    太史阑潇洒掠出去的手,忽然再次圆转如意地向内一收!

    唰一声,那蓬已经被她复原的水花,忽然再次凝成冰杵!

    毁灭复原的瞬间转化!

    太史阑一声低喝,手掌重重抡出,拍在冰杵上!

    冰杵呼啸回射,晶光如柱。砰一下撞在那想要偷袭的东堂少女胸口,撞翻了一个,带倒了另一个。

    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刚才还是迎太史阑而去的水花,怎么忽然就成了冲自己而来的冰杵?撞得满脸都是冰渣子,慌忙爬起逃了回去。

    南齐众人抬头仰望,眼神里惊叹未绝,都觉这才是人生难得一见的奇景。

    大殿二层白皎雪也看见了这一幕,她又急又怒的声音传来,“见鬼!这是什么天授之能!”

    “送你下水之能!”慕丹佩从她身后钻了出来,一脚便恶狠狠地将她踢进了玉池里。还想给她来一下狠的,身后忽有凌厉的风声刺来,慕丹佩一斜身,躲过一个忽然飞来的烛台,白皎雪趁机水淋淋地从玉池中爬了出来。

    慕丹佩一回头,便看见那烛台自己飞回了一边架子上,对方那个能够意念移动物体的黄脸汉子又出手了。

    大殿二层离后堂比较近,隐约有光亮,慕丹佩那一回头,就看见底下东堂那边的队伍。

    此刻那黄脸汉子正收回手臂,而在他身边,那个一直没出手的疤脸,忽然抬头。

    他一抬头,隔着老远的距离,就迎上了慕丹佩的目光。

    两人目光一触。

    慕丹佩脑中一昏。

    ……

    此时太史阑还守在南齐官员身前,对那个能够隐身的少女低声说话。

    “等下,后堂有响动和变化之后,”她道,“你就隐身,从那个方向走……”

    雀斑少女连连点头,悄无声息站到一边。

    对方司空昱有微视和远视能力,什么都在他的眼睛里,太史阑连说话都不敢当他面说,微微背转身去。

    她刚才骗了司空昱,因此赢了一局,心中也难得有点惭愧,并不试图向那边看。

    所以她也没感觉到那短短一霎的异常。

    小胖子忽然呓语般地道:“他开始了……”

    “谁?什么?”太史阑没听清,小胖子这句话太模糊了。

    小胖子咳嗽两声,似乎忽然被扼住了喉咙,没说出话来,他痛苦地皱紧眉,不敢再说。

    太史阑看不见,也不知道。

    她感觉到那边暂时似乎没有动作,就低头看看手指。刚才她使用复原能力,让冰剑恢复原态的水,虽然她现在经过修炼,复原能力越发强大,瞬间便将那些冰剑全部恢复,但指尖和剑尖相触那一瞬间,尖锐的刺痛伤害仍在,此刻十根手指头都红肿着,连心疼痛。

    她怕手指疼痛会影响等会出手,将双手搓了搓,想把刚才容楚给她敷上的药膏也搓到手指上。

    正在这时她听见了慕丹佩的脚步声。

    步子很轻,游魂似的。她一抬头,隐约看见慕丹佩走了过来。

    太史阑愕然问:“怎样?白皎雪处理了么?”

    慕丹佩抬起头,两人目光相触。

    太史阑蓦然觉得心中一震,意识一昏。

    随即她听见慕丹佩悄声对她道:“我们已经混进了东堂这边,趁东堂人都没察觉,咱们先把他们的亲王杀了。”

    太史阑心中恍惚也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刚才她和慕丹佩一番合作,已经混到了东堂这边。

    她心中一喜,努力地想东堂亲王的位置在哪,随即又听慕丹佩悄声道:“右侧第一位置……你去杀他,我去杀那个季将军。”

    “好。”太史阑又应一声。恍惚也觉得那东堂亲王就在那位置,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他的样貌。

    只是又似乎隐隐有些不对劲,脑海里的图像浮动摇晃,晃得她晕。

    她身上时常配有各种武器,贴肘有人间刺,腰间有薄匕首,她没系统的学武功,所以备的都是近身轻薄的兵器。

    此刻她一边走一边摸索身上的武器,思量着那个匕首特别好用。

    这么摸索的时候,她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双眼睛,紧紧盯着她的所有动作,也在思量考虑。

    她的手指先摸到了匕首,匕首短,薄,并不是名器。

    她自己是喜欢用匕首的,她的手有力度,是不是名器都能一击杀敌。

    但那双眼睛似乎还觉得这匕首杀伤力不够,随即她脑海里一阵模糊,手不由自主就放弃了匕首,转向了人间刺。

    人间刺当然不是杀人利器,但人间刺的表象很可怕,尖锐的三棱刺尖,三种颜色,泛着美丽而诡异的光。

    脑海中忽然飘过一个疑问,似乎是她自己的,又似乎不是。

    “刺上有毒?”

    刺上……算是有毒吧。她心里给出一个答案,人间刺,确实是毒。

    然后那疑问就没了,手指落在了人间刺上,轻轻拔了出来。她把人间刺抓在手中,轻轻巧巧向想象中的亲王那里走。

    对方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见太史阑过来,也没什么动作,眼神掠过来,暖暖的。

    太史阑想着这亲王还算守诺,也有定力。

    她闭上眼,感觉了一下这人位置,立即毫不犹豫掠过去,抓着人间刺,狠狠扎向那人胸膛。

    那人忽然伸手来接她,轻轻道:“太史……”

    这一声宛如惊雷——

    太史阑如被雷击中,脑中昏乱散了大半,但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身子惯性撞入那人怀中,手中刺“哧”地一声刺入他胸膛。

    那人身子一偏,“啊”地一声呆住了。

    这时她已经接触到对方手指,闻见对方独特的气息。

    刹那间一个名字像一道闪电劈进她眼底,她霍然抬头,眼神里满是恐惧。

    抬头的那一刻,她下意识大力向外抽人间刺,感觉到刺尖受到阻力,那是血肉的牵绊。

    这让她更加惊恐——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热血喷出来,溅了她一脸,她觉得瞬间连自己心都被烧着了。

    腾腾的热和痛,将她脑中最后一丝阴霾驱散,她一抬头,眼底刹那间雪亮!

    这方哪里是东堂!

    她根本没有走出去,这里还是南齐这边!

    对方有控人思维心神的高手,那个疤脸,终于出手!

    她和慕丹佩,刚才都被控制了,慕丹佩攻击的是折威元帅,她攻击的是……容楚!

    太史阑眼底怒光一闪。

    暴怒,心内似腾起灼灼的火!

    竟然……竟然操纵她来杀容楚!

    身边有响动,有怒喝,她什么都来不及想,一手抄起身边那个香炉,对着刚才慕丹佩去的方向,狠狠砸了出去。

    “砰”一声闷响,香炉砸上人体,随即是慕丹佩的痛叫,似乎被砸得不轻。

    然后是折威元帅的一声闷哼,怒道:“亏本了!”在椅子上一脚将慕丹佩蹬开。

    太史阑一手砸出香炉,一手便在身上摸索,她身上有好药,李扶舟给的。可是手抖得厉害,摸了几下都没摸出来。

    她一生冷静审慎,不动如山,然而此刻她抖如羊癫疯。

    她恐惧,颤抖,却不敢问,也不敢去看他到底怎样,只是拼命地找药,似乎先堵住那个伤口,就是一场救赎。

    被刺中的人还在僵硬着,她记得自己刺出去的是银白的遗忘,可是到底有没有刺到心脏她也不知道,人间刺不是利器,可是还是尖锐的……她不敢想。

    人间刺落在他腿上,银白刺尖已经被染红,她眼光四处逃窜,什么也不敢看,掏……掏……掏……

    一只手忽然轻轻按住了她。

    手还是温暖的,熟悉的动作和气味。

    她一震,眼底瞬间有泪。

    这泪盈盈闪在她眼眶里,滚来滚去却不落下,冲得眼睛发涨。这样的感觉如此陌生,她不知道该怎么动作。

    心里的情绪也在澎湃来去,忽热忽冷,恐惧和希望交织,她还是不敢动,不敢问。

    她的手按在他伤口附近,整个人都似乎想压上去,堵住那个还在流血的伤口。

    手的主人也停了停,似乎被她的眼泪震惊,随即向上举了举,接了她的泪水。

    手缩回去,指尖搁在唇边,尝了尝她的泪。

    手的主人发出一声满足而又怜惜的叹息,随即又伸出手,轻轻巧巧从她的袖子里掏出金创药。

    “没事。”他这才开口,柔声道,“幸亏是人间刺。”

    她听他说话并不太虚弱,中气仍在,心中一喜。

    啊,幸亏是非利器的人间刺。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容楚还是受伤了,她脸上还溅着他的血,热而粘。

    太史阑还在颤抖,这回是愤怒。

    最初的惊恐过后,爆发的便是被愚弄被伤害的愤怒。

    她匆匆将那宝贵的伤药,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挤在容楚伤口上,嗤啦一声撕下袖子,按在他伤口上。

    他自己接手,道:“没事,你小心自己。”将她轻轻推开。

    太史阑没有犹豫,快步离开。容楚的伤她该做的已经做完,没有更好的办法,她不必再停在原地哭泣,现在她要报仇。

    她一步先将慕丹佩拉起来,人间刺的遗忘,同时戳入了她的手臂。‘

    以毒攻毒,看谁能控制谁!

    慕丹佩浑身一震,陷入迷茫状态。她也是少见的高手,瞬间摆脱遗忘状态,再清醒时,果然眼神里的茫然已经淡去。

    “咦……这……”她手按在地上,四面望望,忽然明白了什么,掌心恨恨一拍地面。

    太史阑正要说话,忽然听见上头一声异响。

    她一抬头,就看见后堂的那点蜡烛微光,似乎在飘动。

    她立即明白了对方要做什么。

    容楚已经受伤,南齐输了,此刻蜡烛还没点完,东堂害怕夜长梦多,便想把蜡烛给提前毁了。

    “慕丹佩!”她低喝,“送我上去!”

    她说完便拔出身边小胖子的佩刀,一脚跳上旁边案几,随即纵身而起。慕丹佩追上来,旋身飞踢,靴尖踢在她脚底,啪一下,太史阑的身子立即被远远送了出去。

    后堂悬在高处的蜡烛前面是一大片半透明屏风遮挡,太史阑身在半空霍然挥刀,哧哧两声屏风破裂,她人已经到了蜡烛之前。

    “嗖”一道风声掠来,她头一低,一柄飞刀擦着她头皮飞过,将剩下的不多的蜡烛砍成两截。

    烛火一熄。

    一熄,战局就结束了。

    太史阑霍然伸手,抓住了那蜡烛,手指一抚,蜡烛恢复原状,烛光又幽幽亮起来。

    蜡烛大概还有五分之一长度,够烧一刻钟不到。

    底下有人“咦”了一声,似乎对太史阑的异能感到非常惊讶。

    她不仅表现出了少见的“毁灭”,甚至还拥有和毁灭对立的“复原”,两种都是高级天授之能。东堂的人怎么也想不到,太史阑居然连异能都这么出众,脸色都很阴沉。

    那个出手截蜡烛的黄脸汉子吁一口气,疲乏地摆摆手。他的异能使用是需要耗损大量精力的,此刻已经无力再出手。

    疤脸汉子脸也有点发白,操纵心神,对方一旦醒来,多少对操纵者有伤害。被操纵的人清醒越早,反抗越大,伤害也越重。他一次性操纵两个人已经吃力,其中还有一个是意志力特强的太史阑,所以时辰短,而且太史阑清醒那一刻,他也如受重击。

    他甚至能感觉到太史阑的暴怒,那种勃然的杀机似一柄刀瞬间沿着他的意识通路,刺入他心腔。

    疤脸汉子默默地咽下一口血。

    东堂亲王脸色难看地看了看那蜡烛,忽然道:“那边太史阑没武功,慕丹佩刚才已经受伤,自顾不暇,其余两个没威胁,我们这边安全没有问题。你们给我一起去,先杀了太史阑!”

    “殿下。”司空昱立即道,“我们先得保护本国官员。”

    “不必。”亲王瞄他一眼,阴狠地道,“她们不敢过来的。我们这边,只要有人别捣乱,也没问题!”

    司空昱默然偏转脸去,就好像没听见亲王的暗讽。

    “太史阑这人绝对不能留。”亲王阴恻恻道,“我忽然觉得输赢也不是那么重要,杀她比较重要,去吧,都去!”

    黄脸汉子和司空昱留了下来,其余人都纵身而起。

    东堂那边的人一扑出来,太史阑就感觉到了。

    她立即对着后堂方向,打了个手势。

    手势刚刚打完,她就感觉到身后风声凛冽,东堂的杀手们已经到了!

    她一抬手,将蜡烛放在更高位置,转身跳下,向着窗户奔去。

    她奔到窗户前,又是哧哧两刀,将挡住窗户的帘子斩断。

    帘子哗啦啦落下来,她身后风声也已经追到了,最前面应该是白皎雪,冷笑时的呼吸已经快喷到她后颈。

    一股猛烈的劲风撞向她后心,她感觉到又是什么香炉之类的玩意。

    那个黄脸汉子跟在后面,一边喷血一边催动香炉飞快地撞向她。

    太史阑听着风声计算着距离,蓦然纵身向旁边一跳!

    “啪”一声巨响,香炉撞碎了窗户,大片月光泄出来,将殿内照亮。

    这是东边的窗户,所以月光几乎瞬间就将下方东堂的人都笼罩在内,而南齐那边照不着。

    月光大亮的那一刻,后堂里苏亚猛然一推,将一个人推了出来。

    那人小小个子,被推得跌跌撞撞走了几步,正迎上从窗户里泻下的月光。

    月光下他的脑袋光得发亮。

    戒明。

    戒明的眼睛也在发亮,黑瞳仁显得比平时要大,幽深幽深的。

    “那位女施主。”他道,“你在那墙里面做什么呢?还有你怎么穿得那么少?怪冷的,你要和那位姑娘说什么?说出来小僧可以为你转告。”

    正要窜出去砍太史阑一刀的白皎雪霍然回首。

    她的脸瞬间也和月光一样的白。

    “你……”她看看墙,又看看戒明,像是明白了什么,又不敢置信,颤声道,“你……你胡说八道。”

    声音听来甚是软弱。

    戒明却像在专心听谁说话,随即对白皎雪合十,道:“那位女施主说,姑娘你冤屈她了,她从来就没有告过密,你将她钉在墙上用冰水浇死,她好冷……”

    白皎雪打了个寒战,回头看看墙,再看看戒明脸上神情,蓦然一声尖叫,砰一下再次撞破窗户,逃出去了。

    她逃了出去,尖叫声犹自不绝。

    众人都怔住,此时变成那疤脸汉子当面,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小铜鼓样的东西,正准备使用,一抬头触及戒明目光。

    他眼神幽幽的,紧紧盯着戒明,此刻他也知道这是对方的天授能者,不敢再试图追杀太史阑,而是使出了自己的看家绝活。

    他的能力,能隔着大殿几丈距离对慕丹佩和太史阑控神,现在戒明就站在他对面,他对自己有信心。

    戒明坦坦荡荡和他对视。

    然后合十,宣一声佛号,满脸哀悯。

    “施主寿元已尽。”他道,“月光下移一分处,热血飞溅时。”

    疤脸男子霍然向后一倒,“噗”一声喷出一口血。

    控神如果毫无效果,必受反噬。他的控神本就是结合南疆异术,再经过后天修炼而成,此刻反噬汹涌,踉跄而倒。

    他倒下那一刻,一条人影蹿了出来。

    太史阑。

    她滚倒在暗影里,在戒明出现那一刻爬起,半跪,手从靴筒里拔出一柄半长的匕首,整个人弯背倾身,姿势如一匹蓄势待发的母豹子,随时等待一次最凶猛的出击。

    就在此刻!

    黑影弹射,身体的弹跳力和爆发力在此时发挥到极限,一抹银光从地面蹿起,在半空划过一道半圆的长弧,狠狠劈进疤脸的后背!

    一抹血光迸起,连接那银光的末梢,半黑半白的背景里,银光未敛而血色贯如长虹。

    疤脸发出一声濒临死亡的惨呼。

    此刻月光正稍稍下移,过窗棂一分!

    太史阑拔刀,一脚将他的尸首踹下,她动作干脆利落,充满难以纾解的恨意。

    谁伤容楚她杀谁,谁竟然操控她伤了容楚,她必定立刻宰了他!

    疤脸的尸首骨碌骨碌滚下去,发出空洞的撞击声响,东堂的人呆呆地瞧着,月光下众人神情惊骇如邂逅噩梦。

    月光下太史阑侧身举刀,刀上血犹自下滴,她看来煞气冲天,如浴血操刀于大地上复仇的女神。

    她竖刀,对东堂剩下的那两个少女逼近一步,两个被惊呆了的少女霍然醒转,一抬眼看见冷白月光下眼睛发红如鬼的太史阑,惊得一声尖叫,斗志全无,连滚带爬地逃了下去。

    此刻太史阑就正好和戒明对面相对。

    戒明神情似乎也有些震动,他认真地看了看太史阑。

    太史阑吸了口气。

    ------题外话------

    月光好亮,月下土肥圆肥得发亮,黑瞳仁显得比平时要大,幽深幽深的,她幽幽地盯着众亲,合十道:诸位施主,月光下移一分处,月票失踪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8》,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八章 她的情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8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八章 她的情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