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索爱

    此时容楚正被李家老家主抓住说话,背对他们这边,而四周其余人,甚至好像都没看见这点光。

    这光突如其来,瞅准景泰蓝抓了就走,目标性极强。谁也想不到,站到离大殿那么远那么安全的地方,竟然也会出这事。

    赵十三跌跌撞撞奔过来,禀告了容楚一声便要往大殿冲,容楚怒声道,“十三!站住!”一转头对李家老家主喷出一口气。

    李家老家主下意识一让,便听容楚阴恻恻地道,“世叔,我这夺命香如何?你尽管抓住我,站成白骨。”

    李家老家主不信,知道容楚诡计多端,可也知道真要触怒容楚,日后李家也永无宁日,只好叹气放手,自己掠向天池。

    他一放手容楚就纵身而起,扑入殿中。

    ==

    那抹掳走景泰蓝的亮光,太史阑看见了。

    那亮光是从那黑洞洞的大殿深处射出来的,经过太史阑身侧好像还居然停了停,太史阑瞬间感觉到那光似乎睥睨地打量了自己一眼。

    这种感觉太诡异了,连她都汗毛竖了竖。

    她想起先前听韦雅说,乾坤阵是天地灵气所生,乾坤大殿是李家先辈在乾坤阵的阵眼上,以异术建立而成,天长日久,乾坤阵和乾坤大殿都有了自己的灵。神圣不可侵犯。而乾坤大殿深处,据说很少有人进去过,最里面是禁地,这一代无人知晓里面有什么。

    难道刚才那一道白光,就是乾坤阵的灵?

    太史阑并不太相信怪力乱神的东西,但不信不等于不敬,这世上还是有很多事,确实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如果对此过于轻视或抗拒,很可能会因此受到惩罚。

    她看见白光直向外头人群而去,随即又回来,回来的时候还似乎带着什么东西,一个手舞足蹈的小小影子。

    她一惊——此时这山上,孩子只有一个,就是景泰蓝!

    白光眼看就要经过她身边再进入里面,她来不及考虑,忽然跃起,伸手就去抓。

    她抓到了景泰蓝的手,心中一喜,正要将他拽下来,一股巨大的吸力忽然将她一吸,连她一起裹了进去。

    这一刻的响动惊动了殿中人,红光一闪,李扶舟扑了出来,白光一亮,照见他的脸,他脸色苍白如雪,眼神惊异,眼眸深处血色红光一闪。

    只是这么一亮,随即又看不见,太史阑只觉得身上一重,似乎有什么人抓住了自己,然后又一重,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挂了上来,然后又一重,又爬上来一个……

    太史阑一急——这滚葫芦一样越滚越多,她还拽着景泰蓝膀子呢,可不要把他膀子撕裂了。

    她只好放手,此刻那白光似乎也觉得带的人太多了,速度一缓,砰一声,一个人落了下来,又砰一声,落了一个人下来,随即太史阑觉得身子一轻,也砰一声掉落。

    正在这时白光又是一亮,似乎有怒气一般,一道闪光击中最后一个还不肯放手的李扶舟,李扶舟身子向后一仰,哇地喷出一口鲜血。直线坠落。

    白光呼啦一下又往里头去了。

    太史阑眼瞧着白光去的方向,再一看上头李扶舟正砸向自己,这砸中了砸晕了她还怎么救景泰蓝?急忙往旁边一滚。

    她滚开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扑过来,正扑向李扶舟落下的方向。

    殿中一声闷响,不同于先前几个人跌落的时候肉体撞地的声音,而是肉体和肉体碰撞的声音,随即有人一声闷哼,是女子的声气。

    太史阑忽然回头——她觉得她好像听到了一点声音,但是太模糊,遥远得像是隔了光年。

    是不是她在恢复?

    太史阑心中欢喜,张张嘴想说话,可是还是没有声音。

    她也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打量了一下,四周黑漆漆的,隐约看起来是一间房屋。也是,这是大殿深处,里面自然是一间间的屋子。

    屋子很大,很空旷,充满久无人住的空旷寂寥气息,不过却没什么灰尘。太史阑揣摩着门应该在的位置,试探着摸了一遍,却发现根本没有门。

    没有门她刚才怎么进来的?

    太史阑再回想刚才进来的情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殿内隐约有一点点光线,可以辨认人的轮廓,太史阑一回头,就看见了屋子另一角有两个人。

    一个好像是李扶舟,一个好像是个女子。

    她想起先前飞进殿里,被她顺手推出去的女子。想必就是这个了。随即她发现只有这两人呆的角落她还没去查看过,或者门户就在那里。

    她心急找景泰蓝,虽然她感觉到刚才那白光似乎对景泰蓝没什么恶意,但也没什么好意,何况这殿中幽深神秘,可能危机处处,景泰蓝在里头受惊或被害怎么办?

    太史阑走了过去。

    她忽然停住。

    濛濛光线下,她刚发现李扶舟口角溢血,脸色惨白。眉宇间甚至微微露出青气,死亡一般的惨青色。

    随即她忽然觉得冷。

    阴森的冷。

    殿内好像忽然被放进了无数块冰,气温瞬间下降,一股瘆人的阴寒之气逼来。她搓了搓手臂。皱皱眉。

    这感觉……

    不仅仅是冷,还有点熟悉,她甚至能感觉到那种淡淡的肃杀,淡淡的悲凉,以及浓浓的怨气……

    这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她在云台山的万人坑里,就是这样的感受。

    那股气息在李扶舟身上更明显,他那红衣在此刻看来也更加浓艳如血,充满妖异。

    太史阑瞧着李扶舟不好,赶紧在身上摸药丸,她身上一向常备伤药,此刻却摸不着——滚来滚去的把瓶子给滚没了。

    那女子也在打战,缩在李扶舟身边紧紧贴着他,此刻听见他的呻吟,忽然翻身而起,一把抱住了他。

    太史阑这才看清这女人是韦雅。

    韦雅先前推她入了大殿,结果又被她给推着代替了拜堂,这世事轮转,太史阑忽然觉得奇妙。

    韦雅却好像看不见她,只是紧紧抱着李扶舟,太史阑隐约听到一点她的呼唤,“主上!主上!”

    李扶舟晕迷未醒,呼吸急促,脸上青气不断闪过,似乎体内在和什么东西进行对抗。韦雅瞧着焦急,将自己身上带的伤药往他嘴里塞,李扶舟忽然一抬手,抓住了她的手。

    韦雅一呆。

    正要走过来的太史阑也一呆。

    这种情况……

    “太史……”李扶舟在昏迷中呓语,声音很低却清晰,韦雅跪在他身边,怔怔地低头看着他,并没有抽开自己的手。

    太史阑听不清楚,看嘴型也看得出,她忽然觉得尴尬,只得退后一步。

    李扶舟一直皱着眉,他很少有这样严肃的表情,太史阑瞧惯了他温和微笑,翩翩风雅,此刻看皱眉凛然的他,忽然感觉到以前不曾在他身上感受到的杀气和威重。

    威重,是他自加冕武帝就有的,是另一个真实的他,但杀气,却好像是刚刚才有的。

    他浑身肌肤都似乎在微微颤抖,灵魂好像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披坚执锐,浴血和敌人作战;一个深情款款,在梦中和心上人低诉。这使他脸上神情有些怪异,柔情而又铁血,惆怅而又凛冽。

    “太史……”他握紧韦雅的手,问她,“你……你不愿和我拜堂,是吗?”

    韦雅低头瞧着他,不知何时她眼底已经满是泪,颤颤地要落下来,然而她立即一偏头,把泪水甩落尘埃,随即缓缓挤出一个微笑,手指轻轻在他脸庞抚过,柔声道:“不……怎么会不愿?我是欢喜……太欢喜……真的。”

    她语气真挚,任谁也可以听得出她是真心庆幸和欢喜。

    太史阑静静抱臂站到一边,背对着两人,她现在实在没有办法若无其事走过去,从两人身上跨过。

    她忽然有点恨自己怎么会在这时候,稍稍恢复了听力?

    身后李扶舟吁了一口长气,气息里吐出的是积郁,留下的是欢喜,“……太史,你知道我刚才什么心情吗……我又为难……又欢喜……我心里一万个愿意,却觉得你会一万个不愿意……我不想勉强你,乾坤殿前的誓言不能违背……可你如果不喜欢我,一定不会把拜堂当回事,一定会违背……那岂不是害了你……我解了你的穴道,又忍不住试探着想控制你……既不想为难你,又觉得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可惜……”

    “主……扶舟,你想太多了……”韦雅忍住泪,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容,“天下没有女子不愿意去爱你,你不知道刚才……我多欢喜……哪怕是……”

    “哪怕是什么……”李扶舟微笑,“不……不用怕……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夫人……今天委屈了你……顶着挽裳的名义和我拜堂……我欠你一个最堂皇光明的婚礼……等我补给你……”

    “有这样的机会,便是顶替我也乐意。”韦雅泪珠滚滚而下,一滴滴都滴在她自己衣襟上,落泪无声。

    太史阑背对着他们,仿佛和墙壁有仇,手指狠狠地在墙壁上抠啊抠。墙皮簌簌落着,她的心也似被剥了一层又一层,不是疼痛,也不是失落,而是觉得荒凉。

    这人生路上,无数错过和无奈,最终换一片茫茫大雪真干净的荒凉。

    曾经在最想听他这么说的时刻没有听见,再回头听他娓娓说来,恍如隔世。

    或许真的已经隔世,最初萌动,不过是前一世的因果。

    她也不知道她的一个无意举动,对韦雅和李扶舟,是伤害还是成全。

    李扶舟在轻轻吁着长气,微带憧憬地道,“我一生两大愿望……已经完成了一个……”

    韦雅不答,双手抚紧他的脸,“扶舟……你的脸好冷……”

    “可我……热……”李扶舟皱眉,眉宇间忽然火红气息一闪而过,随即他一声厉喝,“什么东西!给我滚开!”

    韦雅和太史阑都吓了一跳,韦雅转身四顾,太史阑东张西望,都没发现什么东西,但李扶舟声音如此真实,连愤怒都如此真实,两人忽然浑身汗毛竖起,觉得惊悚。

    太史阑发现韦雅还是没看见她,心中忽然明白,韦雅是真的看不见。而她能看见,只是因为她的眼力因为修炼摄魄,特别好些而已。

    “走开!”李扶舟似乎还在和什么东西纠缠,霍然挺身而起,太史阑瞧见他眼神混乱,眼睛直直盯着虚空之处,眉心间红气越闪越烈,脸色却越来越苍白,心中一惊——他不会是要疯了吧?

    忽然韦雅“哇”地一声哭出来,一边哭一边狠命扒李扶舟身上红衣,道:“你怎么把这个穿出来?你怎么能把这个穿出来?我知道你想和她同生共死,可是你也不能穿这最后一次的丧衣……”她一边哭一边三下两下,就把李扶舟那件鲜红如血的礼服袍子给扯了,激愤之下用力过度,嗤啦一声,连李扶舟内衣也扯破了。

    太史阑听见那声“丧衣”,惊得霍然转身,一转身却正看见李扶舟衣衫被扯开,刹那间肌肤如玉似明月生光,细腻地反射一线濛濛的亮,她霍然又转过身去。

    转过身眼睛不看,声音却无法逃脱,韦雅扔掉了那件诡异不祥的衣服,撕裂了李扶舟的内衣,似乎微微将李扶舟唤醒,但他又没有能完全清醒,忽然伸手一拉,道:“太史……我知道你要走了……最后抱一次我……”

    韦雅被拉得栽倒他胸膛,她身子立即就软了,想要挣扎起身,却被李扶舟抱住不放,她也不再挣扎,将脸埋在李扶舟胸膛,泪水无声无息奔流。

    “你……你哭了……”李扶舟抱紧她,感觉到胸前湿润,似乎冰冷的泪水让他安宁,他语气平静了些,伸手去扳韦雅的脸。

    韦雅却将他抱得更紧,不肯抬头,把脸颊靠在他胸前,哽咽地道:“我……我欢喜疯了……扶舟……抱紧我……”

    李扶舟震动地叹息一声,韦雅蹭上来,将脸凑向他的脸,一滴泪水落在他脸上,他一个翻身抱紧了她,慢慢将她脸上泪水吻去。

    太史阑隐约听见了一些细微的声响……低低的喘息……唇与唇、肌肤与肌肤的邂逅、摩擦……隐约听见韦雅低低的哭泣。

    太史阑再也站不下去,此情此境,如何还能呆在这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似乎怎么做都是错的。

    她试探地向前走了一步,韦雅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伸手抓紧了剑,另一只手却还紧紧抱着李扶舟,用整个身子挡着她。

    她武功不及李扶舟百分之一,却做出一副愿意用命来护卫的姿态。

    太史阑怔怔地站着,忽然想起那日春风杨柳前微笑的少年。

    今日之后,春风杨柳,只在隔岸的江南。

    今日之后,王家包子铺的包子依旧香,初见时的酒也依旧香,那香却已经是记忆,像珍贵的香料储在密封的瓶子里,手指触上去,只有凉。

    她忽然觉得寂寞又惆怅,为这人生里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因缘。

    她静静站在黑暗里,张开双臂,对着李扶舟的方向,轻轻地,虚空地抱了一下。

    李扶舟,应该是知道拜堂的人不对的;他想要她,却不想这样要她,最后关头,他选择放手。

    心上的熬煎,让他自己选择了逃避和昏迷,在梦境里他混乱着,一忽儿依着自己的心,认为两人真的拜堂成功;一忽儿又清楚地知道,太史阑必将离开。

    请你最后,抱一次我。

    这是他唯一对她的要求。

    她如何能不答应?

    且以此刻虚空相拥,将过往永久纪念。

    她在心中轻轻地发了个誓,然后慢慢地走过去,想着这座黑暗大殿里的王者,这个曾经的少年,他在她人生里有过最美丽的初见,最萌动的青春,和最无奈的错过。当缘分真的分道扬镳,她才惊觉,这一生她纵使爱上别人,和他永无交集,可是他在她的人生里也如此重要过。

    因为他,她才懂得心动、欢喜、在意,和真正的爱。

    因为他,今日她又懂得了人生的寂寥和惆怅,懂得了那种明明知道不应属于自己,却在离去时依旧微微心酸的滋味。

    这都是冷峻而人生缺失的她,原本从来不知的人间情绪,得他赐予。

    这一霎走过短短黑暗,走过他身前,却也走过两人相遇和心动的一生。

    她终于从他们身上跨了出去,步伐稳定。

    李扶舟却似乎忽有所触动,伸出手一拉,正够着她脚踝!太史阑眼看就避让不及。

    忽然身前门开了,一只手伸进来,将她一把拉了出去!

    太史阑一惊,抬腿就要踢,忽然闻见那人身上气息。

    此刻正心情复杂的她,忽然便觉得欢喜又恼怒,一股压抑已久的奔腾的情绪,火山一般喷出来。

    她忽然往他怀里一扑!

    她扑得如此用力,他接住,险些一个踉跄,抱住她的手臂一僵,似乎也怔住。

    她却不管他怎么想,先狠狠掐他一把,随即往上一蹿,嘴唇触上他的唇。

    然后她抱紧他,狠狠压了下去,毫不客气牙齿一磕,磕出一声微响,他似乎在笑,顺从地张开唇,她冲进去,纵跃跑马,凶猛又混乱地乱扫一圈,在他的领地内横冲直撞,不温柔也不甜蜜,倒撞得他牙齿格格微响。

    他似乎又在笑,以至于身体颤抖,抱着她拖到一边,手臂一转便把她翻了个身,压她在墙上,手臂撑住她的肩,便要反客为主。

    她却踹他一脚,站直。拒绝他的进一步需索。

    她已经清醒了。刚才那一刻只是忽然心里很空,觉得寂寞,分外想要占有一下谁谁而已。

    但此刻时间地点人物实在不对,还有景泰蓝要救,她心中还留存着淡淡的内疚和惆怅,实在无心做一些不该做的事。

    黑暗里一声低笑,容楚似乎心情很好,刚才太史阑还感觉到他似乎有怒气,此刻却能感到空气里的气息快活得要开花。

    她踢他一脚,对里头指指。

    容楚感受着她的动作,道:“你知道景泰蓝在哪?”

    太史阑点点头,拉他向里走,容楚伸手来摸她嘴唇,“太史,你怎么回事?怎么不说话?哪里出了问题?”

    太史阑心中烦躁,干脆咬了他手指一口,容楚哎哟一声,却将手指往她唇边又递了递,“咬重点,快些。”

    太史阑白他一眼——神经病,被虐狂。

    “我倒希望身上任何地方都有你的印记。”容楚幽幽地道,似有所指,“好覆盖以往那些在你心头的印记。”

    太史阑冷嗤一声——我有印记,我怎么不知道?

    “不过还是多谢你不肯拜堂……”容楚恨恨地道,“李家那些混账……还有扶舟……哼。”

    太史阑听力还是不行,忽清楚忽模糊的,也没心情听他巴拉巴拉,忽然看见前方一点白光,似乎正是先前掳他们进来的那玩意,急忙拉着容楚快奔过去。

    她赶到白光之前,隐约看见景泰蓝的身形,似乎安然无恙,正在欢喜,忽然白光一灭,随即又一亮。

    再一亮的时候,她看见一双大而黑的眼睛,幽幽深深地正盯着她。

    眼睛在白光上方,被那发散的白色光芒映得幽若深渊。

    她惊得向后一跳做出防卫姿势,容楚已经惊道:“景泰蓝?”

    眼睛一眨不眨地对他们看着,白光幽幽亮起来,照亮其后的身形,果然是景泰蓝,正站在他们对面,那白光赫然在他掌心,如一支蜡烛一般悬浮着。

    四面黑暗,那点白光只照到他的大眼睛,越发显得黑暗里就那双大而幽深的眸子,看来十分诡异。

    景泰蓝却好像没听见容楚的招呼,步子飘飘忽忽地从他们面前过去了。

    容楚伸手去抓他,小子身子却极灵活,一闪便让过了。太史阑瞧着他鬼气森森的步子,头皮一炸——这小子不会是中邪了吧?

    她又要去拦景泰蓝,容楚却横臂将她拦下,沉声道:“别擅自惊扰他,且看着。”

    太史阑缩手,她也想起传说中某种状态是不能被随便惊扰的。

    景泰蓝飘飘忽忽地走过去。借着那一路的白光,容楚和太史阑看见这里是殿堂最深处,不是屋子,倒像一个走廊末端的祭坛。对面的整面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奇怪的符号,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非蛇非龙,身有五爪,面貌狰狞,最前面的那只爪,抓着一把式样奇古的剑,剑尖向下,还滴着淋漓的鲜血。整个雕塑造型逼真,形态栩栩,似随时要破壁而出,连那鲜血都雕得圆润饱满,充满坠感,似乎瞬间要滴到下方。而在那个雕塑下方,有一个类似巨大香炉的东西,说是香炉太大,说是鼎又略小,造型也是不同于内陆的,四方鼎肚,却有五足。

    景泰蓝正站在那图腾下方,香炉之前。

    太史阑走到他侧面,看见他微微闭眼,却不像在祷告,而像在聆听。

    太史阑又瞧瞧容楚,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此刻根本没人说话。

    白光下景泰蓝小脸庄肃,眉宇间有浩然之气。太史阑瞧着,微微放心,想着这小家伙好歹是真龙天子,没那么容易中邪吧?按说越是这种神神鬼鬼的地方,皇帝大人越该与众不同。

    景泰蓝“听”了一会儿,似乎在思索,随即点点头。走到那香炉前,伸手对香炉里抓了一把。

    太史阑没想到他会有这个动作,想要喝止已经来不及,景泰蓝举起手来,小手上沾着点白灰,闪着淡淡的磷光。

    太史阑眼睛一睁——这不是骨灰吧?

    不过她也不会神经质地冲过去,拖着景泰蓝去洗手,抓都抓了,只要别吃进肚子里去就行。

    景泰蓝抓了两手灰,怔怔地瞧了一会,忽然“哎呀”一下惊醒,下意识手一撒,白光咻一下飞回了香炉内。

    太史阑清晰地看见白光飞回香炉的那一刻,上方的怪兽图腾似乎扭曲了一下。但她再看时又一切如常,她险些以为刚才那一刻是烟光的效果。

    不过此刻没烟也没光。

    此刻又恢复一片漆黑,黑暗里响起景泰蓝的哭腔,“麻麻!麻麻!”

    他这下恢复正常了,看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顿时便要哭出来,太史阑赶紧过去抱住了他。

    容楚也过去摸他的头。却没有问他什么,怕此刻环境阴森,再让孩子进行恐怖的回忆,会引起什么不好后果。

    太史阑伸手摸了摸香炉,不知怎的她看这个香炉总有种奇异的感觉,感觉这不是香炉,倒更像个棺材。而这香炉上雕着的图像似乎也不像装饰画,那种造型,那剑的方向,还有剑上的血,倒像是……镇压。

    这感觉一闪而过,随即她眼前忽然一亮。

    整个甬道仿佛忽然来了电,慢慢亮了起来,是从太史阑背后的甬道那头开始亮,一节节延伸到太史阑身前,大殿由沉黑到发白,到半透明,云光雾气,慢慢聚拢,又恢复到了先前的状态。

    然后太史阑发现,面前的雕塑和香炉,都不见了。她面前居然就是到了尽头的墙壁。

    太史阑扑上墙壁,摸了又摸,墙壁平整光滑,什么机关也摸不到。刚才看见的好像真是一个噩梦,然而她转头看景泰蓝,小子手上还沾着灰呢。

    这乾坤阵……真是诡异。有堂正光明之处,不负乾坤之名,当真令人感到天地灵气,感觉到这东西有自己的意识;但也隐藏着无数诡异和不对劲的地方,散发着淡淡的阴邪气息。

    这股复杂的气息,透着点排斥的味道,却不知道排斥的是谁。

    容楚也怔在那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即他抱起景泰蓝,扶着太史阑的肩转身,示意她赶紧离开。

    三人刚刚转身,就听见远处轰然一声,隐约有人大叫,随即砰地一声,似乎有人被撞进了殿中。

    那人一撞进来,整个大殿都似乎晃了晃,随即容楚便听见呼啸呼号之声,那声音不像是风声,倒像是从甬道、从墙壁、从身前身后的所有物体之中发出,声音凄厉,充满鬼气。

    太史阑眼前掠过无数景象——大海一样的血水……无边无垠的火焰……黑压压的穿着奇特甲胄的士兵……长相奇异的华服人……高山之上做法的男子……奔腾的海水和云……大片大片浓腻的血液涌来,无数士兵淹没在那样的血海里……从血海里伸出的挣扎痉挛的手指……一大片一大片蓬蓬炸开的白光……

    大量的图像和信息涌入她的脑海,再瞬间流去,她被这样忽然来去的巨大信息摧残得头痛,赶紧闭上眼睛。

    此时大殿颤抖越发剧烈,有人踏着甬道奔来,神色惊慌,赫然是龙朝。

    容楚一把抓住他,“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爬出池子的时候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龙朝拼命拽着他,“李家的人让我进来,赶紧接你们出去!”

    容楚二话不说,抓着太史阑和景泰蓝就飞掠而起。太史阑想起李扶舟和韦雅还在殿里,心中一急,左右顾盼,发现一道门和刚才出来的门有点像,挣扎着从容楚怀里跳出来,一脚踹了过去。

    身边容楚和龙朝同时张嘴向她大叫,神情焦急,太史阑此时才注意到,那门竟然是石门!

    她这么拿腿去踹石门,腿不断才怪!就算她是铁腿,那也是相对比较有力气,毕竟还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不受伤害。

    但此时惯性作用,也收不回了,太史阑咬牙等剧痛。

    轰然一声,那沉重的石门竟然被她一脚踹裂,烟尘四散。门后两条人影惊起。

    太史阑呆呆地瞧着自己的腿,不是铁腿的神力,而是刚才她咬牙,运气下沉,忽然一股热力便透经脉而过,她甚至现在还记得刚才那一瞬经脉贯通的舒爽。

    这就是武侠小说里常有的狗血的丹药效果?

    原来不仅是铅毒,还真有效果。

    不过她想再次找这感觉也找不到了,只是一瞬间的事,什么运气丹田之类的,她连丹田在哪里还没完全摸着呢。

    身边容楚将有些呆的她一把挽了过来,怒道:“你什么时候能不逞能?”

    此刻烟尘散尽,门后男女霍然起身,太史阑才发觉——这时机……太不对了。

    韦雅神情惊惶而凄伤,又带着微微的欣喜,太史阑偏过头去,又觉得不对劲,只好再低下头。

    李扶舟此刻却像终于清醒,睁开眼来,一眼看见在容楚怀里的太史阑,不禁一呆。

    再一看身边韦雅,又是一呆。

    太史阑尴尬地转头——事情发展到这么狗血的地步,她也觉得无法面对李扶舟,更无法想象李扶舟此刻的心情。

    欢乐的巅峰跌落苦痛的深渊,从此面对永久的陌路,却要如何接受?

    韦雅最初的慌乱过后,也似想起了什么,一脸惨白地向后缩了缩,低下了头。

    龙朝根本没看清里面什么景象,只顾紧张地拉着容楚和太史阑,“走啊!走啊!”

    他一侧脸,李扶舟也看见了他的脸,眼睛一睁,也愣住了。

    太史阑觉得这一刻他受到的打击似乎比刚才还剧烈,以至于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不过这发抖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李扶舟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他眼神深、黑、而远,刹那间似穹庐将她笼罩。

    太史阑只能垂目,避开他的目光,她还在容楚怀中,可是此刻挣脱容楚也于事无补,还显得心猿意马,矫情。

    李扶舟也只深深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是天涯明月,是海上极光,是烟云尽头的蓬莱,是彼岸曼陀罗旧日花香。

    她在虚拟中为他所有,睁开眼却远在他人怀中。

    一霎世界满,一霎天地空。

    随即他淡淡倦倦地一笑,一偏头,看了看韦雅,将她从尘埃中搀起。

    他动作轻柔,唇角竟然还有浅浅笑意,仿佛还是当初的温和男子,仿佛对眼前的事实早有预料。

    韦雅原本以为他要发作,惊惶不安,不想却得他温柔相待,更加受宠若惊,试探地去扶他的手,李扶舟也没避让。

    “你们走不走!”龙朝看看颤抖的穹顶,不耐烦地跺脚。

    李扶舟又看了他一眼。

    他这一眼饱含深意,十分古怪,随即他道:“自然要走的。”

    龙朝立即拉着容楚和景泰蓝奔了出去,道:“快来!我不知道等下有什么危险,但是现在避出去总是对的!”

    李扶舟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忽然笑了笑,淡淡道:“危险嘛……总是有的。不过……”他并没有说完,衣袖一拂,将韦雅的身子送了出去。

    “主上!”韦雅动弹不得,在半空中惊呼。

    太史阑一转头就看见韦雅飞来,一伸手将她接住,没看见李扶舟,骇然回身,便见李扶舟盘坐原地,将那丢开的妖异红袍再次穿起。

    红袍悠悠如红云,将他眉目笼罩。

    见她奔行之中回首,他似乎微微一笑,用口型道:“……年后再会。”

    甬道亮着,他所在的殿室却没有亮,他在黑暗和光明的交界处,红袍委地,黑发披散,唇角一抹微笑美而模糊。

    太史阑张嘴要喊,想叫他出来,然而她发不出声音。只看见那片灰色的交界里,那个红衣人,雪白的手指微微一拂,四面便如水波动荡,大团的云雾涌起,将他遮没。

    在云雾涌起的那一刻,她又看见了大片的血海,血海中挣扎的手指,似乎就在他身后,那片红色长袍逶迤而出的袍摆……

    然后云雾大团涌上,她看不见他了。

    最后一刻,她只听见李扶舟声音遥遥传出,“武帝世家诸子弟听令。本座自此在乾坤殿闭关,任何事务不得有扰。另,从今日起尊奉韦雅姑娘为我武帝世家家主夫人,主持家族事务,不得有违。”

    太史阑抿抿唇,一低头,看见韦雅紧紧闭着眼睛,毫无喜色,睫毛下泪水无声流淌。

    再下一瞬,她身子一震落地,外头自然的天光照下来,她出殿了。

    太史阑抬头,感觉到天象开始恢复正常,再看看大殿,颤抖竟然已经停止,半透明的大殿渐渐开始变得不透明,露出深灰色的石质。

    大殿是有门户的,以前能透过透明石壁看见里面一举一动,现在就看不见了。不知道李扶舟在里面做了什么,阻止了乾坤阵的进一步动作。

    太史阑只希望他不要有太大的牺牲,想来他毕竟是李家名正言顺的家主,掌握着乾坤殿的全部秘密,能够比龙朝更好地掌控大殿也是应该的。

    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出来,不明白最后一刻他眉宇间的森凉,像隔着百年,面对一场无声的战争。

    身边的韦雅还在哭,喃喃道:“他认下我,又放弃我……”

    太史阑很想问她,刚才有无木已成舟?然而心里知道——何必问?命运早已定数,连当事人都已拜服。

    或者这就是他的决绝,在心伤心死之后。

    太史阑抿着嘴,只觉得滋味苦涩,她曾叹息过他的优柔寡断,然而在今日,她两次见着他的决绝真颜色。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李扶舟,当日的拒绝不是因为犹豫,只不过是那时他如此重情。

    如今这情却化风而去。

    他得不到她,便不要这人间万象,如花美眷。家主夫人的尊贵名号她不接,他也无所谓再是谁。

    不过一个名号而已。

    他这一生,终究再无人能走在他身侧。

    她想起他最后做的口型,他说的,是多少年后再见?

    今日之后,她却不知道,再见到他时,他还是不是原来的李扶舟。

    她心底涌起微微的悲凉之感。

    身后,李家老家主一声叹息悠悠。

    “传令。家主闭关乾坤殿,诸子弟驻守殿外,静待家主出关,不得有扰。”

    太史阑瞧瞧容楚。

    容楚望着大殿,若有所思。半晌轻轻道:“是闭关,也是抗争。成败在此一举,但望他出关之日,不是热血成河之时。”

    ------题外话------

    大家国庆节快乐。

    没假期的货羡慕地飘过,唉,如果给我断更七天多好,已经几年没旅游了说。

    十月第一天啊,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大家一起欢欢喜喜过节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68》,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六十八章 索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68并对凤倾天阑第六十八章 索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