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赔礼

    聂秋染开始时还有些担忧崔薇往后做了什么事儿连累名声让她以后无人与她来往,可如今罗玄的举动令崔薇的名声也跟着响了起来,他才惊觉自已想得太多了,关心则乱。与罗玄沾上关系,崔薇本来名声就令人惧怕了,再怎么低调也没用,倒不如让她自在一些,反正以后自己一样会替她顶着,有自己与罗玄撑着腰,她就是在京中横着走也成,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她过得还不如前世时的聂晴肆意。

    一想通这些,聂秋染也不准备忍了,收拾了孙梅之后,对于聂夫子两人也不准备多忍,若是他们安份守已便罢,若是再闹腾,骨肉亲情前世时他已经还净,若这一世孙氏还想用母亲的名份挟制他,那可是不能!

    两夫妻说了一阵话,崔薇心中好歹松了一口气,那头果然如聂秋染猜测一般,晚饭过后许家人与秦家人便又过来了。这趟一来便守在了府门外不肯离开,就连秦淮都递了贴子过来,崔薇这会儿也没有像上午一般拒绝了他们。毕竟秦固若是贪污一事儿真正落实了,不止是一家老小得受连累,恐怕往后秦家名声也得蒙污,毕竟当初秦淮也是帮过她忙的,崔薇只是气愤许氏之前因她自己的猜测就想来寻自己晦气,并不是真想要了他们的命,就是瞧在聂秋染跟秦淮的交情份儿上,两夫妻也见了许家人与秦家的人。

    许氏这回再来便如同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连她身上的高傲也如同被人生生打消,气势低迷,一件原本正红色以金丝线勾边的衣裳被她穿的死气沉沉的。许家来的人除了许缪之外,还有他的夫人童氏,几人一进门许缪便赔了笑,拉了秦淮与聂秋染开始套起了近乎,童氏则是从袖口里掏出一张礼单来,朝崔薇递了过去:“聂夫人进京好些时间了,一直都想过来拜访。可没料到现在才有缘见到夫人,果然好福气。”她说到这儿,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荷包来:“听说夫人怀的是双生儿,这可是难得,妾身一点小小的心意,算是送给两位未出世的小公子了。”

    她双手捧着东西递了过来。态度恭敬,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这张礼单上头密密麻麻的恐怕列了三十样名称不止,童氏递来的荷包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定洲知府秦固刚刚才被以贪污之罪拿了,如今没想到有人就开始正大光明的来贿赂她。头一回经历这种阵仗,崔薇有些不太想收。那头聂秋染却是知道她心中的想法。见到许缪尴尬的样子,不由笑了笑,转头朝崔薇身边的丫头就斥道:“还愣着干什么,不将东西接下来,莫非要让夫人亲自来接了?”

    这话一下子就化解了崔薇的尴尬,令她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聂秋染见到屋里人尴尬的样子,索性笑了笑。一边就与秦淮二人道:“许大人,不如随我前往凉阁。我让下人摆了酒菜,咱们说说话,也让她们好好说笑一番。”许缪是巴不得如此,因此听到聂秋染如此一说,当然连声应和。

    等这几人一走,屋里顿时跟着闲了下来,许氏不想抬头与崔薇说话,这会儿她女儿没找到,本来想教训崔薇一顿出口气,谁料竟然捅出了这样的祸端来,幸亏这事儿远在定洲的丈夫还不知道,否则秦固头一个便不会饶过她。许氏没想到自己的事情不止连累了夫家,而且连娘家都带累了,使得自己的嫂子对自己又是埋怨又是恨,一路过来就没给她好脸色,这要是换了以前,童氏瞧着她脸上能笑出一朵花来!

    一想到这些,许氏心里便又羞又恼,她今日逼不得已过来给崔薇请罪,可实则冲一个她以前压根儿就不会正眼抬头瞧的人赔不是,令许氏心中十分的不甘,但此时人在屋檐下,又不得不低头,因此低垂着脑袋,却并不出声。童氏在一旁有些尴尬,心中暗恨这个姑奶奶越老却越是不省心,如今得罪了人连累了自己家,她反倒还摆出这副面孔来,难怪能将人给得罪成那般,最后要自己老爷出面收拾烂摊子!童氏心中也是气,不过面上却是露出笑意来,一边就与崔薇道:

    “聂夫人,我听我们淮哥儿说以前曾与聂状元是同窗,两人交情极好,不知道这事儿是不是真的?”童氏一来便送上礼单,让崔薇心中怨气变成了尴尬,如今也不趁机求情,反倒是与崔薇聊起家常来,又提了一个曾对崔薇两夫妻有过帮助的秦淮,使崔薇自己心中都要生出不好意思来,确实是个八面玲珑的人。

    崔薇明知道童氏的意思,但她又没有真要将秦家与许家赶尽杀绝的意思,因此便趁机就点了点头,一边也懒得与童氏二人打哑迷,直接就开口道:“秦公子确实是曾帮助过我跟我夫君,照理来说,就算是看在秦公子的份儿上,咱们两家也应该是友非敌的。”崔薇一说到这儿,童氏脸上便笑出了一朵花儿来,连忙就点着头,还没有开口说话,但崔薇又接着道:“但秦夫人又身份高贵,瞧我不上,这个交情我是不敢去攀的。否则……”崔薇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看童氏面色一下子就有些尴尬了起来,表情有些不自在了,这才抿了抿嘴,露出一丝笑意来:“否则怕是秦夫人哪儿再来个亲戚,又把我们哪个亲戚捉去关了,可真是吓死我了呀!”

    虽说心里没想过真要对秦家与许家赶尽杀绝,但这事儿是许氏闹出来的,不道歉一声,就这么想揭过去,那可不行,如今崔敬平还躺床上,今儿崔薇让身边的丫头过去问过了,据说昨儿被打了看不出来,可今儿脸上与身上各处都浮现出青紫来,只是那丫头不好去看一个外男的身体,因此崔敬平身上究竟伤到了哪儿,有多严重都还不知道。

    童氏一下子就明白过来,顿时也顾不得颜面了,连忙拧了裙摆便站起了身来,一边冲崔薇福了一礼,一边就讨好道:“聂夫人,我知道这都是我们的错,还望聂夫人大人有大量,往后我们老爷那儿必定会对聂夫人的铺子多加关照,崔三郎君那儿我也明儿便让老爷使法子去太医院请个精通皮外伤的大夫来瞧瞧,还望聂夫人行行好,这次开恩。”

    这童氏不止是会做人,还极为会说话,一番话说的面面俱到,不止是承认自己的错,给崔薇赔不是了,还愿意请大夫过来给崔敬平瞧伤,甚至还说往后会对自己铺子多加关照。崔薇本来便没有要趁这次将许家人整死的心,因此听了这话,顿了顿,也就跟着笑了起来:“许夫人这是说的哪儿的话,若是能化干戈为玉帛,我自然是乐意的,只是盼秦夫人往后大人有大量,不要再总是来吓唬我,我只是个妇道人家,一听说什么身份地位的,心中也实在怕得很!”

    一想到当日许氏暗讽自己与崔敬平的话,崔薇这会儿心里还有气,虽然原谅了许家人,但仍忍不住刺了许氏一下。

    许氏这一趟过来认错本来就是被逼无奈的,她本来自恃自己出身比崔薇高,但此时不得不低头认错就罢了,偏偏崔薇还摆出这副模样来,许氏这会儿本来就心气难平,一听到崔薇这话顿时忍不住就面色一变,笑了起来:“聂夫人这话也说得好,我之前一时气愤做了糊涂事儿,还望聂夫人见谅。只是聂夫人也知道身份地位提起来有些不对,还望聂夫人与令兄说一说,强扭的瓜不甜,我们玉姐儿与令兄身份不符,实在非良配……”

    在一旁本来面色带笑的童氏一听这话顿时眼神就变了,心中暗道要糟,回头一看果然见崔薇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顿时心中又急又怒。

    明明来时就与许氏说好了的,大家不要再提这事儿来触弄得别人心中不快,许氏偏偏要这样说,她自己要往墙上撞不要紧,但也不该连累了自己家。如今自己家里有儿有女的,一大家子,可不想与许氏一块儿倒霉!童氏一想到这儿,心中恨不能将许氏的嘴给捂上了,这个小姑子未出嫁时便是心高气傲的模样,当初瞧不起自己,如今还当天底下哪个人都由得她来踩,若不是今儿自己家也与她一并连上了,童氏倒了八辈子霉也不想与她凑一块儿!

    “好了!”童氏忍着怒气刚刚开口,那头崔薇便已经笑了起来:“秦夫人这话说得实在有道理,如今秦大人已被人举报,我夫君可是刚刚才说过,这下子若是秦大人罪名落实了,太子殿下早有整顿官场舞弊之气,若是秦大人这番遭了殃,秦夫人恐怕还不知是个什么光景,到时秦姑娘配咱们家,确实是配不上了。不过若是我三哥善心,到时纳她做妾也是可以的!”罗玄的主意聂秋染已经跟崔薇说过,是想将秦家打落下马来,再由崔敬平配得上秦淑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本来想四更的,但是实在这很难受,所以要再去吊会点滴,等我好点了再来加更!

    《穿越之温僖贵妃》这里有不正常的穿越女,钮祜禄氏的格格个个是奇葩!

    钮祜禄.伊尔木:你不跟我合作,我就帮着佟贵妃对付你!

    钮祜禄.如:我要嫁个四阿哥,生弘历,当太后!你前两个愿望达成了,最后一个愿望落空了!

    钮祜禄.嘎珞(温皙):都特么给我闭嘴!

    渣龙:给朕生儿子!

    温皙:.....(你都有一个足球队数量的儿子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4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一章 赔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41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一章 赔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