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生娃

    宅子里忙了大半宿,众人都忙忙碌碌的一脸喜气,晌午后崔薇生了孩子的消息传进宫中,下午时罗玄就让人送了不少的东西过来,一箱箱的金翠明珠,晃得人眼睛都险些花了,他自己却是没有过来,送东西过来的太监还领来了太子刘乾的赏赐,一时间整个宅子里都洋溢着喜气。有了太子的领头,上京之中许多人都接二连三的派人送了贺礼过来,不到半日功夫,崔薇便发了一笔横财。

    只是这会儿她却顾不得欢喜来,生完孩子人便昏昏沉沉的任由旁人给自己收拾着,昏睡了过去。她虽然年轻,生孩子也生得快,不像别人要熬上几个时辰才生得出来,不过到底是双胎,又是经过一番折腾才生出来的,到底还是累得慌,因此一生完,后头的事儿便任人摆布了。

    聂秋染有些不是滋味儿的看着下人们将自己媳妇儿给拿热水擦干了衣裳,恨不能让人家离开,自己去替她清理,可偏偏他又不懂这些,那些稳婆才是经验老到的,自然这会儿容不得他心里酸溜。

    而另一厢孙氏在这边看着抬进抬出的银金珠宝,险些眼红得流出口水来,看着一筐筐抬出去赏赐下人们的铜钱,孙氏也跟着站出来抢了不少,晚间时候到了,屋里也没哪个人顾得上她的,聂秋染那边不出来,她又不敢当着崔薇的面进她屋子里去,就怕崔薇一看到自己便将自己推倒了她的事儿抖出来,孙氏揣着和下人们抢来的一大包钱。这才赶紧回自己院子那边去了。

    聂秋文两父子这会儿正张罗着让人布菜吃晚饭,看到孙氏进来时,两父子不约而同的都松了一口气。上回有了孙梅的事儿之后聂夫子自己行不直坐不端,又非礼了自己的二儿媳妇,虽然这事儿他也是委屈,但看到聂秋文时多少还是有些心虚,不像以前动辄便打骂他了。屋里死一般的寂静,二人举着筷子都没有动,孙氏一进屋时聂秋文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接着又有些埋怨:

    “娘,你去哪儿了?一整天都没瞧着你人影,我听说大嫂那边是不是要生了?”聂秋文也是快到中午时才听说了这个事儿,不过他也没好意思过去,他知道最近孙氏在为他张罗着娶媳妇儿的事,又不知孙氏与崔薇说的怎么样了。他心里本能的又怕崔薇,因此听说了这消息也没敢过去,只是这会儿孙氏回来他才问了一句。聂夫子也听说崔薇生了,张口便问道:

    “真生了?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孙氏包里抖出一大包铜钱来,一边酸溜溜的数着拿了个口袋来装,一边说道:“生了。一儿一女。跟个什么贵人似的,生个孩子还给下人赏钱。你们不知道,那铜钱一筐筐的往外抬,这可是败的咱们聂家的财产!”

    “是儿子就好,是儿子就好!既然生了是个儿子,我也就去瞧瞧。”聂夫子一听聂秋染有了后,顿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伸手捻着胡须。一边就沉吟道:“咱们这辈排下来中间是个志字,我得好好给我孙儿想个名字。”

    孙氏没敢说崔薇的孩子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没的。只一边叮嘱儿子:“二郎,你可要跟你大哥走近一些,你大哥现在有了孩子,往后哪里还顾得上你,这聂家也有你一份儿的。”

    聂秋文表情阴郁,没有答孙氏这话,半晌之后才伸手朝桌上剩余的铜钱抹了过去:“娘,你给我些铜钱,我一个大男人家身上还没有带点儿钱,那像什么话,你也不想我总朝大哥大嫂伸手吧。”他一边说着,孙氏一边有些肉疼,但到底是自己最心疼的儿子,也就作势假拦了一下,嘴里却叮嘱道:“二郎,钱省着些花,那些小蹄子你就不要买东西送她们了,有钱不如自己存着,往后也好说媳妇儿。”

    “知道了知道了。”聂秋文捡了约有二三十枚铜钱,想了想之后也不管一旁皱着眉头的聂夫子,一边就推了孙氏一把:“娘,大哥他们还在送钱没有,你再去捡一些吧,这点铜钱怎么够。”孙氏刚刚抢了不少铜钱,已经让好些下人心中不满了,这会儿见聂秋文催着自己再去抢,她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好意思,在孙氏看来崔薇这是拿着他们聂家的银子打水漂呢,自己抢些回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此想了想之后站起身来:“那我再去捡一些,免得便宜了那些小蹄子!”

    聂夫子也想跟她一块儿过去,如今崔薇生了儿子,对聂家来说也算是有了后,聂夫子为人虽然刚愎自用又会算计了些,但心里其实对于有了孙子也很是高兴,一边就想着要给孙子起个什么名字,一边则是兴起了另外的主意来。

    孙氏对于聂夫子跟自己一路倒是有些高兴,她这会儿正是心虚的时候,虽然自己推了崔薇的事儿还没暴发,但纸包不住火,说不定哪个时候就点着了,有聂夫子在自己身边,多少也安全一些,给她壮壮胆气,虽然聂夫子也瞧不上她,不过到底他还是重视老少,不会真任由崔薇如何自己,尤其是这种丑事儿,要是传出去,对聂家名声不利,聂夫子一准会儿要让崔薇忍气吞声,打落门牙混血吞的。

    这厢两夫妻朝聂秋染这边院子走了过来,那厢崔薇则是早在晌午后便由聂秋染服侍着喝了一碗鱿鱼干炖的鸡汤等,里面虽然没加什么调料,不过鱿鱼干特有的海鲜味儿与鸡混在一起炖着却是香气扑鼻,这是对孕妇有用,专门催奶水的,晌午后喝过,下午又喝过雪白香浓的鱼汤,晚上胸就感觉有些鼓涨了起来,但并不严重,两个孩子刚出生,好在也并不怎么喝,只有奶娘抱着喂了几口也就安静的睡了。今日因生孩子的缘故,房里灯火通明的,崔薇白日时累了一天,这会儿早早就撑不住睡过去了,聂夫子两夫妻过来时聂秋染看她睡着的样子,只推说让聂夫子两夫妻明早再过来。

    聂夫子这厢兴致匆匆而来,可惜又扫兴离去,心中并不如何痛快,若不是想着自己心里的念头,他第二日本该让聂秋染亲自来请了他才肯过来的。孙氏这会儿倒不太想去瞧,深恐被崔薇逮着,但聂夫子那头又不好明说,也跟着硬着头皮一块儿过来了。老俩口儿过来时天色已经是大亮了,不过孩子一般开始生下来时都是日夜颠倒的,因此过来时两个孩子还在睡觉,崔薇在内室里头,聂夫子是不好进去瞧,只在隔壁暖阁里瞧了瞧孙子,又嫌暖阁里一股孩子刚出生时的味儿,因此拉了聂秋染站在外头说话。

    孙氏是能进去,可是她却不敢进去,也不想进去,因此也跟着站在了外头。屋里崔薇还不知道这两夫妻过来了,她早晨起来时胸就觉得涨得难受,可两个孩子还睡着,一旦碰着便哭,软软小小的一团,她还不敢去碰,像是深怕一碰就使他们不舒服了般,胸涨了起来,又不想吵醒孩子,她这会儿涨得难受,崔薇干脆让人拿了毛巾,自己擦拭了下身体,又让人拿了碗,准备自己挤了奶放着,等孩子醒过来时再喂他们。

    这会儿天气还凉着,这奶放一时半会儿的又不会坏,只要好好温着,等下孩子一醒来便能吃,她自己就喂几天的初乳,往后再交给奶娘。

    碧柳端了一碗奶过去放好了,又给奶娘交待了几句,这才回头侍候崔薇去了。孙氏过来时便看到一旁小桌子上放着的碗,里头雪白一小碗,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顿时有些好奇,连忙问道:“这是什么,放在这儿干什么?”

    因聂秋染现在根基还不深,比不得那些王公贵族,府里用的下人都是现招的,并不是家生子,那奶娘是后来崔薇快要生产时才招不久的,对于崔薇与孙氏之间的事情并不如何了解,毕竟家丑不外扬,只要不是亲眼撞到的,崔薇一般不会自个儿特意表现出来。那奶娘虽然也听到过聂夫人与她婆婆之间关系不大好,但哪里会想到这两婆媳关系已经龌龊到平日里几乎一言不和就会翻脸的地步,因此只当孙氏是婆婆,崔薇多少要敬着一些,自己当然也要敬着,一听孙氏发问,人家关心孙子也是人之常情,因此便抿着嘴微笑道:

    “回老夫人,是夫人挤出的奶,说是刚生完孩子后的那几天,奶是最好的,最是养人呢,比喝什么都好,因此是用来喂小娘子和小郎君的。”屋里只得一个奶娘,另有一个则是刚刚抱孩子时被尿了一身,回屋洗漱换衣裳去了。屋里人多了闷得慌,因此丫头们都站在外头,这奶娘姓姜,这会儿答完话也没想到其它,只是孙氏在听到那句最是养人,比喝什么都好时,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4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六章 生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46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四十六章 生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