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埋下

    这话里的意思便是透出秦淑玉现在还没婆家了,众人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崔薇刚刚被许氏将话打断心中也不恼,许氏如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还犯不着与许氏一般计较,她自己愿意将女儿送去高门攀高枝儿是她自己的事儿,崔薇再没品,也不会在此时趁机提出要替崔敬平娶她女儿,这事儿应该是崔敬平来作主,他要是提了,自己自然知道结果不好也要替他争取一番,但他现在没提,恐怕是心中有意,但也知道配不上,所以便死了那条心,偏偏许氏还当自己一家人要对她死缠烂打般,也实在好笑。

    冯氏等人听许氏说着,又看她脸上的神色,虽然强忍着,但仍是能瞧得出些许欣喜的模样来,顿时心中都有了主意。几个妇人中冯氏身份地位倒是算高的,她顿了顿,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秦夫人,既然你这女儿如今年纪刚好,又没婚配,我瞧着聂夫人兄长现今也是未曾说亲,又一表人才!”她这样一说,本来脸上还带着一丝欣喜之色的许氏刹时脸色便变得雪白,秦淑玉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拳头死死握着,半晌之后才松了开来,只觉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许氏这会儿心里又气又恨还羞,冯氏竟然与自己说这样的话,自己再不如王家,可好歹自家夫君还是做官儿的,那崔敬平一无所有,文不成武不就的,凭什么只靠着能做几手糕点便要娶了她的女儿?冯氏上下嘴皮子碰一碰便这样胡说,若是她的女儿。她怎么不来说要嫁给崔敬平?这会儿许氏要气疯了,但好歹还记得住眼前这人是谁,不敢过于放肆,只得强忍了心里的怒气。打落了门牙混血吞,勉强道:“王夫人说笑了!”

    她虽然不敢与冯氏翻脸,但心中本来对于崔薇还是生了一丝感激的,现在又全变成了怨恨。隐约怀疑是不是崔薇故意使了这个方儿好将自己女儿逼嫁到他们家,顿时心中又气又恨!

    崔薇也不说话,靠坐在椅子上,由着许氏尴尬。如今虽然已经是开春,但天气还冷着,几个妇人坐在外头挂了重重布幔挡了风的亭中,里头的火炉正燃着,上头煮了奶茶,这会儿‘咕咕’正冒着热气。因冯氏无意中的一句话令许氏不痛快了。她再怎么强忍着。可一旦事情牵扯到自己女儿的终身。到底是有些不满了起来,面上多少漏了几分,亭子里一片死寂。一时间只听得那奶茶煮开时的响声与盈满了整个亭子的香味儿。

    “哼!”冯氏若有似无的轻哼了一声,嘴角边勾起一丝讥讽似的笑意来。她看得出来许氏本来当自己还要看得她的女儿呢,虽说高门嫁女,低头娶媳,但两家之间差得太多了,许氏竟然也敢想,自己家就算是娶个郡主也有资格的,这小小一个知府夫人竟然也敢生出那样的心思来,当真是好笑!如今竟然还敢甩脸子!冯氏若有似无的看了许氏一眼,一边伸手转了转戴在指上硕大的猫眼石戒指,那保养得当的指尖上染了丹蔻,瞧起来多了几分凌厉。

    许氏刚刚说话有些生硬,这会儿见气氛一冷,心中也有些忐忑,如她之前瞧不起崔薇,肆意想整她一般,若是京中冯氏瞧不上自己,她也是多的法子整治自己,还能让她有苦说不出,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太子虽然已经对秦固转移了视线,但还是不好再挑出事端才是。许氏这会儿已经有些后悔了起来,她刚刚一时头晕,竟然让自己落得如此尴尬局面,若是一早便硬气的对冯氏的话不加搭理,不生出什么攀龙附凤的心思来,也用不着如今被人如此轻视!

    且不提许氏心中有多后悔,那头冯氏却想整治她一番,看着许氏便道:

    “既然秦夫人瞧不上崔郎君,我娘家之中倒有一堂兄,早年也曾娶妻,只是我那堂嫂是个命薄的,早早就没了,我那堂兄如今在尚书省下任左丞一职,不知秦夫人意下如何?”冯氏一边说着,一边就挑起了嘴角来,看了崔薇一眼,冲她笑了笑。

    秦淑玉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似纸般白,身体都微微有些哆嗦了起来,连许氏也面色青白交错。冯氏娘家原是江淮豪族,其中女儿多嫁入世家名门,若是能与冯家攀上亲也是一件好事儿。不过冯氏如今看着虽然年轻,可实则她年纪不比许氏小,甚至比许氏还要大些。冯氏所出的国公府长子如今都已经到了三十之数,下头儿女都不小了,她自己亦是四十有加,她还提的是其堂兄,恐怕那人年纪都已经在五十开外了,又是做继室,那样嫁过去不是跟做妾一样,还是守活寡么?

    虽说秦淑玉是想将女儿嫁得好一些,往后也好给自己家有个帮衬,但她到底心中还是有些心疼女儿的,此时自然不愿意将女儿送给一个比自己年纪大的人来糟蹋,因此闻言便呆住了,既不敢拒绝,又不能答应,心中已经慌了起来。

    “莫非秦夫人瞧不上崔郎君,如今也瞧不上我的堂兄?”冯氏冷笑了起来,一边声音放大了些,许氏额头一下子就便沁出豆珠似的汗水,正在不知所措时,亭子外却突然有丫头慌忙走了过来,一边站在外头一边回话道:“回夫人,如今太子令人送贺礼前来,元阳郡主这会儿已经进内院了!”

    这话一说出口,崔薇眉头微皱,而众人愣了一下之后,也跟着站了起来,冯氏笑道:“聂夫人果然是个福缘深厚的,连太子殿下也亲自送了礼过来。”众人一听这话,心中都暗自敬醒,对崔薇笑得越发亲切了些,唯有许氏,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这会儿面色惨白不说,额头已经浮出大片的虚汗,双腿都跟着有些哆嗦了起来。

    众人这厢都急着要出去迎接元阳郡主,那头许氏却是浑身无力,只软绵绵的靠在女儿身上,哪里有力走动。本来以为这事儿便算过去了,那头冯氏走了几步,却是突然之间转过头来,她身份尊贵,一转头众人不约而同的往两边让,给她让出一条视线通道来,她盯着满头大汗的许氏就笑:“如此我便替我堂兄作主,待沾完聂夫人的喜气,我便上门提亲了!”

    若冯氏是替自己的儿子提亲,许氏是欢喜不得,可偏偏她是说替她那劳什子的堂兄提亲,许氏顿时吓得厉害,等人一走,她忍不住趴在女儿肩头上就哭了起来:

    “我这是做的什么孽,惹了这么一桩事儿出来!”她哭了一阵,那头秦淑玉却没有动静,许氏心中担忧女儿,抬头一看时,却见秦淑玉紧抿着嘴唇,满脸死灰之色,顿时吓了一跳:“你可别吓我玉儿!有什么事儿,咱们回去商量,赶紧将你大哥唤过来,今日都是因为这儿吃什么酒,说不得便是崔氏害我!”

    许氏心中慌的厉害,想找儿子商量,也再坐不住,深恐等下冯氏一回来便要让她应下这门婚事,也顾不得跟崔薇告辞了,连忙拉了女儿便走,找了下人过来问秦淮下落,也没找着,许氏也不敢多呆,先行回去了。

    这厢崔薇并不知道许氏已经慌忙离开了,而她却是在领着人开始接待元阳郡主刘攸,这位也算是她的老熟人了,当日进京时险些没被这丫头抢了丈夫,如今两人也算是有些嫌隙,再见时颇有些眼红。刘攸是代表太子前来送礼祝贺的,但她却目光阴沉,脸上丝毫喜气也无,看人时目光冷冰冰的,崔薇等人一进来,她便冷笑道:

    “本郡主是来给你道喜的,东西收下吧!”她说完,从袖筒里掏出一张纸来,朝崔薇直接扔了过去,态度轻慢!众人顿时冷了一声,崔薇听她怨气十足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目光似要吃人一般,也不知道这元阳郡主发的是哪门子的疯,当日她自己想要害自己不成,反倒被罗玄收拾了一顿,说来也是她咎由自取,一个未出嫁的姑娘,竟然也学会人家用钱赶走元配的那一招儿,也实在太下作,太令人不耻了些。

    崔薇目光在那张飘落在地的礼单上绕了一圈儿,这才看着刘攸冷笑:“给我捡起来。”她也没有点名道姓的,众人一看她跟刘攸对上,顿时都愣了一下,刘攸先是有些不敢置信,接着又勃然大怒,还没有开口,崔薇已经厉声喝道:“死奴才!让你将单子捡起来,当真是不听话么!”她这样一喝,刘攸明知她是在借这事儿骂自己,却不敢出声,她就是再笨也知道自己此时若是出声,不就变成了崔薇话中的死奴才了么?

    她心里气得直欲吐血,冷冷盯了崔薇好几眼,半晌之后目光才从崔薇身上移开,又在屋中打量了片刻,脸上似是露出怨恨之色,阴阳怪气的恶声道:“你倒是有了福,勾搭了一个被太子哥哥看中的太监,如今竟然也有本事住这府邸了,只是怕你福气不长,压不住这宅子!”她一说完,又恨恨的盯了崔薇好几眼,脸上露出怨毒之色,这才头也不回的大踏步出去了!

    PS:

    第二更~~~

    《浮霜》上辈子,她是父亲手中的一枚棋子,最终只落得三尺白绫魂断他乡。这辈子重新来过,她不再讨好任何人,不再强求任何事,只求在这乱世棋局中,肆意一把……

    女强文,HE,宅里斗天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5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三章 埋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53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三章 埋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