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命运

    若是许氏早有准备,这事儿还好说,但仓促之间,要相看人找个人品好的,身世地位又不差,还得要年纪相当,又愿意得罪冯氏与王国公府与秦家订亲的,那是少之又少。几天下来聂秋染倒是答应帮忙说项,算是还当初秦淮的人情了,只是许氏这头没找到人定亲,便是聂秋染愿意说项,可说到底,也要秦家的闺女说亲出去才成,否则便是聂秋染愿意帮忙,也找不到借口。

    许氏在定洲一带被人讨好巴结惯了,没料到进京之后便处处憋屈,先是在崔薇身上碰了壁,如今连冯氏也要来踩她一脚,许氏心中的感觉自然是可想而知。她这会儿恨得牙都痒了,却偏偏无计可施。定洲那边实在太远,许氏一边让人送信回去,一边又在京中相看,倒是忙得晕头转向。

    一段时间下来,许氏身心憔悴。许家这次不肯帮忙,许氏算是尝到了滋味儿,她自诩为官宦人家出身,平日里高人一等,可没料到此时竟然在国公府面前也只得低头做人,心中的滋味儿自然是不用再提。

    此时许氏焦急得上火,与之相反的,则是崔薇这段时间过得倒是不错,有了儿女,她心境多少有些不一样了,相比起从前对这个陌生时空的不确定,到现在有了儿女,她倒是觉得心里安定了下来,许氏那边来找她帮忙,她看在秦淮的份儿上,也答应了下来,本来还以为有些困难的,不过出乎意料之外的,冯氏听她一提,便很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崔薇让人给许氏那厢回过信儿之后,便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反倒是准备给崔敬平挑起媳妇来。

    她现在手中不缺银子,在京中又住了一年的时间,也算是对京中的情景熟悉了起来,后头又有罗玄撑腰,要想给崔敬平找个媳妇儿不难,多的是想着攀附权贵的人想与他们拉上关系,把女儿送过来,只是崔薇对于这样的人有些看不上,也怕惹上麻烦而已。

    孩子们满完月没几日,天气渐渐便暖和了起来。只是上京这地方本来就位于北面,比起南方要冷得多,因此到了三月。也比往年在小湾村的一二月还要冷一些,屋里众人还不敢除袄子。两个奶娘与一干丫头们抱了孩子在崔薇这边玩耍,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可真是一天一个模样,开始时看着还小小的一团,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才刚刚两个月的时间,便已经长得粉雕玉琢的了。

    崔薇抱了女儿在手间,看她这会儿睡得正香,爱怜的忍不住拨了拨孩子的脸,那头便有丫头凑趣道:“小娘子模样长得真好,倒是跟大爷有些像。”两个孩子都像聂秋染一些。辛苦生个孩子却跟自己不像,崔薇心里也有些郁闷,一听人这样说。顿时嘴角就抽了抽。这厢几人说着闲话,气氛倒也融洽,不知怎么说的,那话题却是说到了许氏身上。

    最近秦家在京里可算是出尽了名声,许氏在京中要给女儿说亲的事儿一夜之间便满京城都传遍了。出尽了洋相,挨尽了人家嘲笑。崔薇心里清楚得很。知道这是许氏被人整了,也不知她背地里是得罪了哪个人,故意如此这样整她,现在许氏嫌贫爱富的名声在京里是传遍了,一时之间她哪里还给女儿找得到什么贤婿,简直是哭得眼泪都要流干了,崔薇身边的下人对于这事儿心里清楚得很,也知道许氏之前嫌弃的那人便是崔敬平,因此故意拿了这事儿来打趣她:

    “听说最近秦夫人倒是找到了一个趁心如意的女婿呢。听说是御史台中一个名陆劲的监察御使已经向秦夫人提亲,据说秦夫人那边已经是应了。”府中丫头对于这些打听消息之事倒也在行,再说秦淑玉的婚事在整个京中都传遍了,少有人不知道的,便是许多细节好些人心中都清楚得很,不过崔薇目光都放在一双儿女身上,对于秦家的事儿她又有意不想去听,因此到这会儿竟然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说法,顿时便呆住了。

    “什么?秦姑娘竟然被许给了陆劲?”崔薇在京里也住了一年的时间,陆劲的名声她倒是也听过,不过这名声可算不得是什么好名,而是有些恶名了。这陆劲本来是正德七年时的进士,为人耿直严肃,自小家境便十分贫寒,被寡母带养着长大,一中了进士之后先在翰林院呆了两年,据说其人嫉恶如仇,且十分固执,看不得一些阴私事儿,便是同僚之间有些小龌龊他也要直言,因此得罪了不少的人,最后在翰林院中混不下去了,被人踢了出来。

    此人确实是有才,且又年纪不大,正德帝爱惜其人才,不忍将他发放回故里,因此便看准他性格,将他发到御使台中。本来监察御使下就是一般检举官僚与权贵等有过失之处,向皇上提出意见等,可以说是皇帝的一双眼睛。官儿虽然不大,只是个从五品的,但因能直告御状之故,因此身份倒也颇为特殊。正德帝看准了陆劲此人刚毅之极,宁折不屈,又不惧得罪权贵,且悍不畏死,本来该是个做御使的好材料,正德帝也确实没看错,可偏偏坏也坏在这儿。

    陆劲为人固执,不知转弯,为人倒也刚正,不曾收受贿赂,恐怕整个上京之中,也就只有他敢称一声清白名声的,无论人情事故,他皆不与众人来往,同僚之间也并不如何熟识,且时常板着一张脸,不近人情,不管是谁被他逮着,便是一本参到了殿前,也因着陆劲此人油盐不浸之故,使得京中许多人对他恨之入骨,在上京里没哪个权贵不被他参过的,只要稍有些许差错,便是门下奴仆犯了事儿,陆劲也要上奏到殿前,弄得众人头疼无比。

    正德帝开始时还惩戒了几个犯事贵族,心中对于自己决定还颇为自得,又得赏过陆劲一回,可偏偏被陆劲义正言辞的推了回去,弄得好大个没脸,这事儿在京中传为笑柄,众人背后都叫陆劲为一只黑狗,大意便是其逮着人便开咬,又铁面无私。

    当今皇上也为此人头疼,陆劲不管不顾,只要对方犯错便参,有些人明明是他也要好生安抚的,有些事儿自己也要装不知道的,偏偏这陆黑面要捅出来,闹得大家都尴尬异常,更何况皇上年纪大了,只想要风平浪静,不希望整日都闹得鸡飞狗跳的,最后也不爱给陆劲擦屁股了,反倒定下了往后监察御使无重要关乎军国大事儿不得入殿的旨意来,这才使得陆劲消停了不少,不过京中众人却依旧是恨他,可偏偏此人行得正,坐得端,名声还大,又不好背后下黑手,因此对他又是无可奈何。

    崔薇其实对于这人也十分敬佩,毕竟能不贪一文铜钱,且性格又不畏权贵不怕生死,她自己是极爱惜性命的,对于这样极有风骨的人倒是很欣赏,可偏偏也就坏在这儿,陆劲并没有因为她心里欣赏陆劲这样的人便放她一马,怀孕后她便被陆劲参过一本,前几日一双子女满月之时,陆劲也参她夫妇借子女满月之机收受银两等物,私结大臣,很是让崔薇咬牙切齿了一回。

    “可不是陆黑面么,奴婢可是听说这陆御使如今已经是三十之数了,比起秦家小娘子大了一半不止,秦家小娘子也着实可惜了。”众人见崔薇竟然答了这话,顿时都精神一振,又开始说了起来:“不过听说其只得一个寡母,如今日子很不好过呢,现在还没娶上媳妇儿。”陆劲一生不贪污,不背后收银子,纵然住得了五品官儿该有的房舍,可一年俸禄哪里够家中花用,听说府中连本该宫中分出来的奴婢都养不起,身边只得一个跟了他多年的长随,陆母候氏现在一把年纪都得要自己洗衣做饭,生活着实凄凉,这样的人家,哪里会有人嫁进去。

    几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一边说,一边就笑:“如今秦家小娘子可是走了背运,奴婢瞧她样貌端庄,性情也好,什么样的少年郎找不到,偏要说进陆家去。”这奴婢是侍候在屋里的三等丫头,她一说话,好些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崔薇也不拘着她们,由着她们说闲话,倒是碧枝插了一句嘴:“我瞧着陆大人也不错,他年近三十了,可偏偏家中听说还只得一个侍妾,又没有嫡长子生出来,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是不容易了,很是洁身自好呢!”

    碧柳就笑:“是没钱养不起吧!”这话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发笑。崔薇神色渐渐怔忡了起来,秦淑玉那样一个天真可爱的姑娘如今竟然要被嫁给一个死板无比,且又年纪不小足以做她爹的男人,确实也是委屈了。而且陆劲此人只得一个寡母养到大,一般这样的男人尤其是像陆劲这样性格刚毅的,绝对对母亲孝意十足,而他性情又是严肃,秦淑玉那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家嫁到这样的人家里,恐怕得要吃不少的苦头。

    虽说陆劲为人正直,不过这样的人说得好听些是有风骨,有原则,可说得难听些,便是不知变通,顽固不化,他若做官儿,对百姓那是大大的好,可若是做丈夫做家人,恐怕百姓念他的好,家人却得吃苦了。

    PS:

    晚来的第四更。。。节操碎一地。。。感谢的话明天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5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五章 命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55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五十五章 命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