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中邪

    聂晴这样的妇人他玩弄得久了,没什么味儿,倒是崔薇,以前瞧着便与一般妇人不同,如今看来倒像是更有味儿了一些。本来崔薇也不是多美貌,但贺元年偏偏以前生过念想,得不到的,现在崔薇又高高在上,他自然心里生出一点龌龊念头来,毕竟地位越高的,若是自己真能碰到,那也算是不枉活过这一遭了。

    贺元年心中的想法没有说出来,但他的表情却全都展露出来了。崔薇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两声,转头便吩咐道:“我身边有脏东西,给我进屋里去取些铁砂子来,我倒要洒一洒!”最近崔敬平成婚,照此时风俗来说,一般新人在成婚前,住的地方是要用铁砂去去邪的,正好这会儿外头倒是备了一些,她一开口,身边的碧柳便厌恶的看了贺元年一眼,答应了一声,不多时便端了一大钵出来!贺元年一见不好,虽然已经站开了些,但崔薇想到他刚刚令人恶心的眼神,却是想也不想,端了铁钞便朝他头脸身上泼了过去!

    这下子便洒了贺元年一身!虽说贺元年已经再三躲闪了,但这砂子却是直往身上钻,这东西细小,衣袖也有挡不到的地方,贺元年惊呼了一声,那头崔薇洒了他几下,还觉得不解气,干脆将一整盆都朝他身上泼了过去!贺元年惨叫了一声,只觉得眼睛里像是一下子便浸了不少的砂子进去,顿时伸手便要去揉,也顾不得捂脸了,嘴里便道:

    “大嫂饶命!如何一见面大嫂就如此对待小弟!”他到这会儿还口花花的,王宝学冷笑了一声,听到刚刚贺元年嘴上轻薄。恨不能收拾他一顿,但他是知道崔薇性格,吃什么都不吃亏的,因此看到现在才觉得心中痛快,只是看这贺元年不知死活,他索性转头道:“我瞧着这一盆铁砂还是去不了邪的,还须得用鸡血等物再降一降才是,不如再端两盆过来吧!贺兄弟,聂夫人这也是为了你好。你就忍忍吧!”

    一句话说得贺元年哑口无言,心中郁闷无比!他什么时候沾过什么邪了,这两人张嘴便是胡说八道,如今砂子飘进眼中,一揉便火辣辣的疼。酸涩得很,两行眼泪哗啦啦的不住流。

    “瞧姑爷感动的这个模样,碧柳,再去给我端两盆出来,好好招呼姑爷,让人将姑爷给拉好了,我瞧他刚刚满嘴胡说八道。一准儿是中了邪,得好好驱一番!”崔薇早瞧这贺元年不顺眼儿了,不是因为聂晴的关系,而是这贺元年当日在小湾村中聂家趁着聂晴回门时。曾胡说八道对她不敬,小女子报仇真正是十年不晚,如今贺元年竟然还敢胡说,不趁机收拾他一回。崔薇都觉得对不住自己!

    “我错了,我错了!”贺元年一听崔薇要将自己当做中了邪一般对待。顿时激伶伶打了个冷颤,那头崔薇却懒得理他,让人将鬼哭狼嚎的贺元年拉到一旁收拾去了,自己才转头看到了一旁的崔梅夫妻。陈小军的目光倒是落在聂晴身上,如今在场如此多人,他却不管不顾,目光落在聂晴身上火辣辣的,看得人直皱眉,可众人目光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崔梅甚至缩着身子,看到崔薇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她甚至激伶伶打了个冷颤,她整个人如今只剩得皮包骨头,脸上颧骨高高的耸了起来,一双眼窝瘦了下去,深得厉害,原本她年纪并不大,可如今竟然瞧着,像是比崔薇之前看到她时老了十岁不止!

    “大堂姐,你怎么变这样了?”当初崔梅跟崔薇也算是有些交情,虽然后来聂秋染不准崔梅再过来与崔薇说话,但这会儿崔薇看到她这模样时,依旧是吃了一惊。崔梅听她这样说,嘴唇动了动,眼角便险些有泪珠滚落了下来,她连忙伸手擦去了,那头陈小军却根本没注意到她,反倒是朝聂晴身边走了过去,亦步亦趋。崔梅的目光在陈小军身上看了半晌,接着咬了咬嘴唇,有些失落伤心的低垂下头来。

    刘氏一看到女儿这个样子,便恨铁不成钢,气得脸颊直哆嗦:“你别理她了,她就是这样一个烂泥扶不上墙,自己的男人没办法拢住,真是活着也没用,你怎么不去死啊!”刘氏心里气得厉害,这一路过来时大家都是一块儿的,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那陈小军非要跟着一块儿上京来,死皮赖脸的非要赖在车上,崔世福这人也是个没脾气的,也就由了他一块儿,刘氏一路看他对聂家那小贱人献殷勤的样子,险些鼻子也没给气歪,现在对女儿还有怨气,说话时没好气,崔梅在一旁眼泪珠子跟没断线似的往下落,看得崔薇一阵阵头疼。

    “这两个人又是谁?”崔薇看崔梅哭的哀哀怯怯的样子,连忙便别开了头,转移了话题问道。那两个妇人忙跟了上前来,一边就娇声道:“贱妾见过大少夫人。”崔薇眉头皱了起来,一边站着已经好久没说话的杨氏便已经愤愤道:“这两个小贱人是聂家的,孙氏那老东西临走时非要将这两个贱人扔给你爹,说是住在你院子里头……”杨氏话里带了满满的怨气,她话还没说完,那头崔世福便已经脸色彤红,喝止她道:“好了,在姑娘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

    “就是,弟妹啊,这可是你那好亲家为了怕你劳累,专送给二叔的……”一旁刘氏笑呵呵的开口开玩笑,直气得杨氏面色涨得通红,恨不能上前撕了刘氏这张嘴!那头崔世财连忙将刘氏给拉住了,崔世福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看得出来崔薇在外头这一年多,没在小湾村的时间里,刘氏与杨氏两妯娌间恐怕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连崔世福看着崔世财时都面露尴尬之色。崔薇不动声色的看了这群人一眼,又看了那两个满脸含笑的妇人一眼,心里一股火气突然间涌了出来,尤其是听到杨氏说当时孙氏将这两个妇人塞到自己家里头,更是恶心又气愤。这会儿她将这两个妇人给认了出来。记起她们便是聂秋染临走时买给聂夫子的两个贱妾,这样可通买卖的妾,身份一般不高,而且是开始服侍旁人,最后又被卖出来再供旁人买去,崔薇一想到孙氏竟然出来之前将这两个妇人塞到自己那边,顿时心里有些郁闷。

    此时崔薇这边热闹了起来,周围各大府邸门后都钻了脑袋出来看热闹,崔薇强忍了心里的火气。一边道:“有什么话先进来说吧,赶了一路,爹你们也应该累了。”那头崔敬怀从马车里抱了崔佑祖出来,这一路他都在睡,难怪刚刚没听到他的声音。

    贺元年被人拉在门外。没人管他,聂晴也悄悄跟在了崔薇后头。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府里,刘氏与两个儿媳妇眼珠子都险些滚落了出来,四处看看摸摸,一副赞叹的模样。好在之前聂家人过来时孙氏已经这样闹过一遭,府里的下人们早已经经历过孙氏那样浑不吝的,刘氏等人这样的自然便不看在眼内了。进了院子来此时天气正热着。众人也不进屋,此时水面上的凉亭倒是个好去处,里头地方也宽大,坐了人便是再站二十来个丫头也是使得的。这会儿众人一番挤进去,丫头们自然便进不了了,崔薇也跟着坐在亭边儿的雕花长椅上,刘氏四处望着。一边摸一边叹息:

    “要是能让我在这样的地方住一回,我便是死了也值了。这辈子没白来过这一遭。可惜你奶奶年纪大了,赶不得路,竟然享不到这样的福了。”

    虽说刘氏为人崔薇并不是多喜欢,但她对林氏也是孝顺,听她这样说,崔薇倒是有些意外,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搭腔。

    “你们两个过来!”崔薇冲两个一路跟了过来的侍妾到吩咐了一句,那两个原本还在四处望着的妇人顿时愣了愣,果然老老实实的朝崔薇这边走了过来。崔薇转头吩咐了碧柳二人上前来,一边便道:“你们是老太爷的人,先将她们送过去!”这边坐着的都是亲戚,两个侍妾跟在中间算什么回事儿!那两人愣了一下,有些不大情愿,崔世福却是着实松了一口气,就连杨氏脸上都露出几分笑意来,刘氏便道:“四丫头如今真是威风了,可比以往不一样了,二弟妹真是好福气啊。”

    她明知道崔薇跟杨氏间的关系,却是又故意转头刺了杨氏一回,直说得杨氏面色铁青,恨恨的咬了咬牙,看了刘氏一眼:“那倒是,我女儿有本事,嫁给状元郎,可是陈家郎君还得要再加把劲儿啊,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给咱们家梅姐儿挣个夫人回来!”

    陈小军一双眼睛只盯在聂晴身上,跟失了魂儿似的,杨氏说了什么他全然没听见,但他听不听到不要紧,杨氏这话是说给刘氏听的,自己女儿跟她关系再不好,但到底崔薇还是她生的,名义上还跟她沾着点儿关系,即使是崔薇记恨自己当日对她的种种,可自己至少出去名声好听,人家都知道要巴结自己,但刘氏就不一样了,一样是生个女儿,她女儿嫁个男人是个没出息的不说,还偏生拢不住男人的心,如今人家跟着聂家的姑娘,便是那聂晴不睬他,他也乐意当只哈巴狗儿,刘氏脸丢得更厉害!

    PS:

    第三更~!

    《穿越之温僖贵妃》这里有不正常的穿越女,钮祜禄氏的格格个个是奇葩!

    钮祜禄.伊尔木:你不跟我合作,我就帮着佟贵妃对付你!

    钮祜禄.如嬿:我要嫁个四阿哥,生弘历,当太后!——你前两个愿望达成了,最后一个愿望落空了!

    钮祜禄.嘎珞(温皙):都特么给我闭嘴!

    渣龙:给朕生儿子!

    温皙:.....(你都有一个足球队数量的儿子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6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六十七章 中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67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六十七章 中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