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鸠占

    聂秋染让他骑马,便是成心折腾他的。『文学馆』这趟路程走下去,他若是一路都骑在了马上,那便真正是要脱一层皮了,可这样一个恶心人,前世时崔薇又是嫁给了他的,聂秋染一见到他便觉得心头一股怒火直往头顶冲。便是明知这一世的崔薇并不是前世时那般,这一世崔薇根本没嫁他,可一想到前世,他便觉得心中恶心,因此听了陈小军这话,顿时便冷笑了起来,撩了窗帘便冲他冷笑:“要么骑马,要么滚蛋!什么东西,还挑三捡四的,有马不想骑,你便自个儿走!还想坐马车,你当你是谁?”

    陈小军脸色涨得通红,却是知道形势比人强,如今聂秋染愿意带他回去,又愿意让他骑马看来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看样子自己再要求,万一被人赶下去便得不偿失了。陈小军哆嗦着看了那马一眼,巍巍颤颤的朝马背爬了过去。

    聂秋染听到了好几声重物摔倒在地时溅起的水花声,却没有去理睬,不多时又听外头陈小军一会儿要帕子,一会儿要吃的,可惜没人理他,不多时,哀求声便渐渐小了下去,知道陈小军算是认清现实了,这才冷笑一声,将崔薇纳进了怀里。

    不论如何,这辈子崔薇是他的,崔梅已经死了,聂晴如今被流放了,前辈子的心病,如今一下子解决了大半,聂秋染叹息了一声,又看了一眼旁边睡得正香的儿女,眼中的冰冷之色这才渐渐散了去,重新变得温和了起来。

    他此时就是没说话崔薇也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也就柔顺的倚在他怀中,马车渐渐摇着,路途重新又安静了下来。

    一路阴雨绵绵没有停过。因此马车队也不敢走得快了,尤其是出了官道之后,一般道路都是泥地,雨下了这样多天,地上泥早被泡软了,人若是下地,一脚踩下去能没到脚踝处,这样的情况下马车根本跑不快,再者便是能跑得快。也怕轮子打了滑,若是摔倒了,则是多的事也出来了。幸亏崔薇早算到了这样的情况,因此特意提前了几天出发,不过饶是这样。回到临安城时,已经都是十二月中了。

    出了北面,虽说天气仍是冷,不过却不像是北边那里已经下起了雪来,一双孩子路上夫妻俩照顾得十分细心,倒是没受凉,到了临安城时天色也黑了。众人不想连夜赶路,一来天色不好,二来路滑,因此众人先回了临安城中准备歇息一晚。明儿再走。临安城里崔薇是有宅子的,虽然这里人多,但挤一挤也将就住了。被子碳火等物都是现成的,吃食也有。不过都不是什么精致的,好在崔薇又不是没有吃过苦。因此也不以为意,下人们忙着打扫宅子,虽说只是暂住一晚,但屋里总要打扫一番才能住得了人。

    孙氏知道这是崔薇以前的铺子,是她的房屋时,倒很是羡慕了一回,不过她如今的地位很尴尬,便是心中羡慕,可嘴上哪里敢说,因此也就心里念叨了一番,也就不敢多想了,倒是聂秋文触景伤情,回到这宅子时,越发不敢说话了。这一路来他沉默了不少,似是在出京时碰着聂晴那日,知道自己有可能身份是个野种之后,便沉默寡言了许多,也不像最开始般看聂夫子的眼神带了仇视,看聂秋染带了不满了,反倒躲躲闪闪的,显然心中也明白聂夫子为何在后来对他如此冷淡。

    众人在宅子中将就住了一个晚上,第二日天不亮时又起身回去,回到小湾村中时,天色已经快黑了,聂夫子一开始虽说急于想逃难回来,在京里呆了一年因为贺元年的事情怕了,因此聂秋染一说让他回家时他就答应了,可如今真正回来了,他才发现有些尴尬了起来,因此连忙顶了伞过来找聂秋染:“大郎,我,我们那房子都卖了……”

    “卖了再买回来就是。当初卖了多少钱,如今再双倍出银子,我不信别人不会卖。”这倒也是,只是仓促之间哪里好让人家腾屋子?聂夫子还有些犹豫,但因出了贺元年的事儿,他在儿子面前总觉得心虚气短,根本抬不起头来,因此聂秋染这样一说,他便唯唯喏喏的答应了。

    陈小军眼看到小湾村就在不远处时,险些哭了起来,他这趟出门本是为了奔着聂晴而去的,谁料最后在外头发生了那样多事,险些将命也搭在了那儿,真正有种恍如隔世之感。小湾村离凤鸣村并不远,他想自己回去了,这一趟跟着聂秋染等人一路,住客栈时他睡的是马棚,吃东西时他吃的是最差的,好不容易熬回来,陈小军哪里还愿意继续与聂秋染等人呆在一块儿,迫不及待的告辞离开了。

    崔薇看着远处熟悉的村子,心中也有些激动。

    这样一行人入村来,虽说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但仍是引起了不少村中人的注意。这样好几辆马车并列一起进村的情况极其少见,便是村里最有钱的潘家恐怕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自然崔薇一行人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与好奇,许多人端着碗,也不顾这会儿正在下雨,便都站了出来。好些孩子们好奇的正站在田坎边,往这边望,大人们呼唤的声音传来,崔薇觉得这一切都熟悉得让她忍不住想笑。

    聂夫子先探了头出去,村里人对他并不陌生,有人眼尖的看到是聂夫子回来时,顿时便大喝了一声:“聂夫子回来了,聂夫子回来了。”

    这话一喊出口,众人迅速便围了过来。崔薇也忍不住笑,看村民们迅速回去放了碗筷又迎了过来,这会儿马车也走到了崔家院子那边。崔世财一家人也跑出来了,但崔世福的影子却没看到,原本崔家老宅这边冷冷清清的,半点儿火光也没看见,反倒是自己的房子那边灯光亮了起来。崔薇原本欢喜的神色顿时一冷,连忙催聂秋染道:“聂大哥,你让赶车的快一些。”

    聂秋染看她神色冰冷,握着她的手都微微在抖,顿时点了点头。马车加快了脚步,朝崔薇自己的家行去,崔薇刚到家门,便拧着裙摆跳了下来。院门紧闭着,但却不是自外头锁着,反倒是里面拴上了,崔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拍了拍门板,拍了一下还不解气,又用力拍了几下,敲得框框的作响。

    屋里传来杨氏不耐烦的叫骂声,越来越近:“哪个作死的,敲这么急干什么……”一边说着,一边过来开了门,看到外头的一大群人时,杨氏愣了一下,崔薇理也没理她,铁青着一张脸便越过杨氏朝院里走去。聂秋染跟在她后头,指示碧柳等人先抱着孩子在马车上等着,这才急着朝媳妇儿追了过去,杨氏跟在后头,面色有些忐忑不安,屋里点着灯火,崔敬忠坐在椅子上,一双脚放在脚盆上头,脸上搭着帕子,一旁崔世福父子也在,崔佑祖正捧了个碗坐在桌子边,吃着东西。

    屋里原本其乐融融的一家人突然听到外面敲门声时愣了一下,接着又看到崔薇,崔世福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来,连忙站起了身:“薇儿回来了,吃饭了没有?怎么回来得这样急,不事先打声招呼……”

    “谁让你们过来的?”崔薇这会儿心里气得快炸了,崔敬忠听到她声音,顿时吃惊的将搭在脸上的帕子扯了下来,一两年时间没见,他倒是长胖了不少,看来是自己养着他,将他养得极好。崔薇看得气不打一处来,浑身哆嗦,厉声尖叫:“谁让你们到我屋子里来的?”

    屋里死一般的寂静,杨氏目光躲闪,崔世福则是有些尴尬,说不出话来。外头跟着过来凑热闹的人也堵在了门口,聂夫子等人坐在马车上没有下来,显然是觉得现在不好出面。杨氏听到外头的议论声,顿时有些尴尬,忙就道:“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吧……”

    “你们马上给我出去,趁我现在还没发火。”崔薇闭上了眼睛,深呼了一口气,眼角余光在屋里左右看了一眼,见到屋中摆满了不少农家里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桌上又脏污不堪,屋里一股小便的腥臭味儿,好像味道是从自己房间里传出来的。崔薇心头火气更盛,连忙转头朝聂秋染伸了手:“聂大哥,给我一支火折子。”聂秋染听她语气有些不对劲儿,皱着眉头看了不知所措的崔世福一眼,一边点了火折子自己朝两人房间处走了过去。

    里头原本的大窗户被人封死了,屋里黑漆漆的一片,一股阴湿霉臭味儿,又夹杂着像是摆了恭桶许久后那种阴臭的味道。崔薇顿时气得肺都险些炸了,冷着一张脸,转过身来看着杨氏等人冷笑,也不管崔世福的脸面了,轻声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家里,你们怎么进来的?爹,我让你守的家,你就将这样不三不四的东西给我弄回来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看了崔敬忠一眼,那头崔敬忠便面色铁青:“你说谁是不三不四的东西!”

    ps: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0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零九章 鸠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09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零九章 鸠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