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盘算

    自己的丈夫也只有这么一点儿趣好了,崔薇叹了口气,也由得他去了,只盼往后女儿聂娇赶紧长大,好接了自己的位置,把这些绒毛簪子接过去才好,她也算少了一桩差事!外头闹腾了起来,听着声音倒像是多了几分人气,如今正是正月时农闲的时候,村里人都不用下田干活儿,自然一有热闹人人都凑过来了,罗氏那嗓门儿,不嚎得人人都过来瞧热闹才怪了!

    两夫妻撑了伞出来时,果然看到外头好些人都过来了,王宝学一家子也在,对面聂秋文与聂夫子都来了,令崔薇皱眉的是,竟然连顾宁溪两姐妹,与孙氏等人都站在人群中看着热闹,冲这边指指点点的。

    罗氏头上裹着泛黄的汗巾,又外头戴了厚厚的皮帽子,将脸挡了大半,身上穿着两三层袄子,将她整个人显得极其臃肿,这会儿她还没出月子呢,便这样闹腾,往后有得她苦头吃的。但也同样的,她没出月子便过来哭闹,也引起了村里好几个妇人的同情来,都将目光落到了刚出来的崔薇夫妻俩身上。

    顾宁溪看到聂秋染伸手扶在崔薇胳膊间,眼睛里闪过一丝怨毒之意,忍不住率先开口道:“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坐在这门前哭?可是有什么公道要讨的?”

    这会儿罗氏怕的就是人家畏惧聂秋染名声不吱声儿,如今好不容易听到顾宁溪开口,顿时精神便一振,抱着孩子便哭了起来:“我怀里的孩子是我苦命的女儿,她父亲与奶奶都不喜欢她,我想将她送给小姑子养,是送的。又不要银子,往后只要让我看一眼就是了,小姑子行行好,看在我生这孩子吃了不少苦头的份儿上,将孩子抱过去吧!”

    众人一听罗氏这话,顿时都叹息了一声。村里人大多数都是心地善良朴实的,现在见罗氏说得可怜,不少人都同情了起来,顾宁溪这会儿看到有人找崔薇麻烦。直觉得心花怒放,连忙便假意道:“姐姐,既然这是你娘家嫂子,人家又白送你个孩子,你不如就帮帮忙罢。反正姐姐又不是没银子,何不积个德,伸出手来帮她一把呢?”

    “既然如此,这孩子我收了,我就送给你了,我也不要你的钱,你收下吧。等你养大了,正好我还可以接来享个福,你也当好人吧,反正我又不收你银子!”崔薇还想着等回京之后再收拾这顾宁溪。可没料到她竟然这会儿就凑了出来,顿时便冷笑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儿,看着顾宁溪笑意吟吟就说了起来。

    顾宁溪开始听到崔薇要将孩子收下来时。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可没料到崔薇竟然转手就说要将孩子送给自己。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摇头:“那怎么行?”她现在还没有与聂秋染圆房呢,往后还有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去替别人养?再说罗氏算个什么东西,在她眼里连粒芝麻都算不上,要自己替她养孩子,也不怕折了她母女的福!崔薇这完全是用孩子来羞辱自己的!顾宁溪心里暗气,又吃了个闷亏,脸色有些不好看:“我跟她又不是什么亲戚,好歹姐姐也是姓崔的,一笔写不出两个崔字来,又何不发一回善心,也好为来世积德?”

    “我看着要积德的是你!”崔薇也不跟顾宁溪客气,两人从一开始相识就不是什么好兆头,如今顾宁溪更是要来跟自己抢男人,崔薇才不做那假惺惺的与她交好的事儿,听了她这话,直言就道:“你要积积德,否则来与别人抢丈夫,起了这等心思,下辈子也不知道要怎么来还了!”一句话堵得顾宁溪脸色发青,崔薇却没想过这样要放过她:“顾娘子还真该收养了这个可怜的孩子才是,否则说不得顾娘子还等不到来世,恐怕过不了多久便得有报应了!”她是在暗指自己往后回了京城也不会放过顾宁溪过年时给自己添堵的事儿,只是这会儿听在顾宁溪耳朵里,却像是崔薇在给她下马威一般,顿时气得她心口儿疼。

    只是崔薇说得难听,这会儿好些村里人在对她指指点点了,顾宁溪根本看不起这些乡下人,更容忍不了人家来指点嘲笑自己,她知道,自己这会儿与崔薇闹起来只是让人看了笑话而已,到时丢脸的还是自己,因此强忍了心头的愤怒,冷哼了一声,站在一边儿。

    而另一厢,在人群中站了许久的孙氏却是深呼了一口气,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闭了闭眼睛,用力咬了咬牙,脸上肌肉都抽搐了两下,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般,她再睁开眼睛来时,与人群中站在不远处的,住在崔家的那老头儿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又看了看站在聂秋染身旁,跟在聂夫子身边的聂秋文一眼,眼睛眯了眯,终于狠了下心来,脸上露出艰硬的笑意,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大郎,我昨儿竟然发现我有个亲戚过来,正好想介绍与你们认识呢。”孙氏这话说得突兀,这会儿她站出来得也是十分突然,众人愣了愣,但顾宁溪却是松了一口气,她这会儿正是尴尬的时候,幸亏孙氏这么莽莽撞撞的跑了过来,她正好躲回后头去,也免得崔薇总捏着她不要脸抢人男人的事儿来说。虽然那事儿是事实,但顾宁溪也是要脸面的,被人当众这么毫不客气,一点儿也不遮掩的提起来,她也很是尴尬无比。

    孙氏却不知顾宁溪心中将她当成了一个养着时间久了,可总还有些用的闲人,她这会儿只是知道自己若不赶紧能趁着儿子出现时,又有众人看着的情况下与聂秋染说话,以及实行自己的目的,往后恐怕要再找着这样的时间,那是千难万难了!她如今无处歇身,又要受那顾宁溪的大小姐脾气,聂秋染从小与她又不亲,她如今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就算往后聂秋染要恨她,也是他自己选择的,谁让他如此对待自己?

    脸色变幻了一番,孙氏在看到一旁有些茫然无措的聂秋文时,顿时又狠下了心肠来。虽说聂秋染也是她生的,但到底总还有偏心的时候,二郎从小在她眼皮儿前看着长大,孙氏自小将他宠习惯了,如今也不得不为他打算一番,这都怪聂秋染不好,聂夫子恨聂秋文便罢了,可聂秋染也是她肚皮里生出来的,纵然聂秋文有个什么不妥,可他也该照料一二,兄弟间,又没分家,还分什么彼此,眼见如今聂秋染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却偏偏要将他的弟弟送回乡下来,孙氏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聂秋染享福,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却还要吃苦受累?

    孙氏心惊胆颤着,只觉得手脚发麻,胸口里心跳快得像是要蹦到了嗓子眼儿一般,她不住的安慰着自己,双拳握得紧紧的,又僵硬的走了几步,拉出一个表情茫然的老头儿出来:“大郎,还不快来看看你们的表叔……”孙氏说这话时,低垂着头,不敢抬头去看聂秋染的眼,她总觉得自己要是一抬头,要想再顺利做完跟那老头儿之前说好的话已经是不可能了,因此强忍住心里的慌张,冲聂秋染与表情有些模糊的聂秋文道:“这是我一个亲戚,小时候还看过的,没料到现在就找过来了……”

    “我这位表叔年纪大了,年轻时候在外头闯,也算是积累了一些家底儿,只是到如今还孤单一人,膝下没有子嗣,他想回来瞧瞧,大郎啊,你快来见过表叔,顺便也把你的孩子抱过来给你表叔瞧瞧,你表叔准备着好东西要给他们呢!”孙氏自个儿在那里笑着,一边又热情的拉了那老头儿一把,冲聂秋染笑了笑。

    聂秋染听她说完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崔薇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那老头儿她之前在崔世福家中时曾瞧见过,不是如今这副痴痴呆呆的模样,而且孙氏在哄谁啊,什么表叔不表叔的,再说膝下空虚这话拿来说给他们听,她说是表叔就是表叔,还要将自己的儿女抱出来给他瞧?别说是一个陌生人了,就是孙氏想要看孩子崔薇都不会准她接近的,也不知道孙氏脑子里装了些什么,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可笑。

    崔薇冷哼了一声,刚想开口说话,聂秋染便捏了捏她掌心儿,手指尖在崔薇掌心里拨了拨,一边就看着聂夫子道:“爹,你认识不认识这什么表叔?要我抱霖哥儿出来,莫不是娘想让我把孩子过继出去?”聂夫子本来看以孙氏时就没什么好脸色,又听她来了什么亲戚,孙氏虽然嫁给他二十多年了,但其实聂夫子心里根本不喜欢她,对于孙氏的什么亲戚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过,两夫妻成婚多年,聂夫子平常对于孙氏的娘家都懒的应付,除了认识她本家的,一些表亲等到现在也只略略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面貌是挂不上的,这也是孙氏敢张嘴便胡说的原因了。

    PS:

    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3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一章 盘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31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一章 盘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