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摔掉

    聂秋染望着罗氏没有吭声儿,只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咧嘴笑了起来,容貌文雅俊秀,只是一双眼睛里却是黑气缭绕。

    “薇儿,她好歹是你大嫂,说话不对,打一下就算了吧……”崔敬怀没过来,崔世福却是看着罗氏被打得头发散乱,脸庞红肿似猪头,嘴角流血的模样,连忙开口劝了一句:“她现在正在坐月子呢,要是打出个什么好歹来可怎么办才好?你就看在你侄女儿还小的份儿上,原谅她一遭……”

    “你别说了,她自个儿那张嘴讨嫌,活该被人打死!”杨氏连忙拉住了崔世福,不准他求情。原本婆媳俩以前有饭吃有衣穿,各住一边的时候,倒是相依无事,杨氏也对于这个年轻的儿媳比较满意,可没料到住一块儿了,那矛盾才真正出来了。罗氏一天到晚好吃懒做不肯做事便不提了,毕竟以前的王氏也是这个德性,可偏偏罗氏自个儿不做,还使唤着自己的儿子做,杨氏这下子就有些看不惯了。

    没哪个当婆母的人能看着人家将自己的儿子使唤得像条狗还欢喜的。她看罗氏不顺眼儿,再加上罗氏又只生了个女儿,游大夫也看过,说她身体亏损得很,若不好好补补,往后要想怀孕还真难。农家里哪个有银子来给她补身体,若她生不出来,不是只养着她一个废物么?若只是这样,还讨她一个年轻身子骨好生养的黄花大闺女回来干什么,还花了十两银子,那些钱取年纪大些的姑娘两三个都够了!再加上刚刚罗氏又盯着崔世福骂,顿时将杨氏给惹毛了,冲着罗氏就骂了两声。看她被打,心里爽快得很。恨不能自己上前抽她几下才好,哪里可能去救她。

    崔薇没有理睬崔世福,让人足足打了罗氏十下才罢了手,冷笑了一声,那两个婆子扶了罗氏手中的孩子任她滑坐在地上了,才退开了身体。看得出来这下子罗氏被打的不轻,鼻血都流出来了,脸色红肿似馒头一般,直喘粗气。恨恨的瞪着崔薇看。

    闹了这样一出,孙氏又开始哭了起来,罗氏恨恨的站起身来,她怀中的孩子被她捏得发出小猫似的细弱哭声,罗氏却也不管。将孩子朝崔世福方向递了递,崔世福倒是没有嫌弃怀中的是个孙女儿,连忙便上前将孩子抱了过来,小心的哄了起来。不知道孩子是不是也能感受得出来他的好意,不多时声音便渐渐儿的息了下去,安静了起来。

    “爹,她对自己婆婆不孝就不说了。还打我,你今儿看着,该怎么办?”罗氏这会儿也不敢再提崔薇了,只是含糊着告了一句状。她嘴里受了伤。说话时也是不清不楚的,嘀咕着一句话像含在了口中揉来揉去一般。崔世福其实也觉得崔薇今儿不将孩子抱给孙氏看看有些过了,因此听了儿媳这话,连忙便又劝崔薇道:“薇儿。你听我说,这天底下还没有不让婆婆看自个儿孩子的。你就让亲家看一眼就是了……”

    孙氏一见崔世福开口,连忙也跟着嚎叫了起来,现场顿时乱一团,后头顾宁溪也派人跟着起哄,崔薇却不为所动,崔世福见崔薇这副油盐不浸的模样,心里也跟着涌出火气来,他是为了崔薇好,若是跟婆婆关系不好,往后吃苦的还是她,这天底下哪个女人不是这样过的,杨氏那样一个好强的人,当初嫁了他不一样好生侍候着林氏,不敢有半点儿腻歪,若是杨氏当初不肯让林氏碰自己的孩子,恐怕他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要打杨氏的。这会儿见女儿好说好说的就是不肯听劝,崔世福心头气上来了,脸色也不好看。

    罗氏见到这情景,得意洋洋便道:“姑爷既然不肯给孩子抱,我这孩子却没那样讲究,也就给黄大爷抱一抱吧,也让他稀奇稀奇。”崔世福一听,也觉得是个好主意,杨氏站一旁也不出声,罗氏催促着崔世福将孩子递到那神色不对劲儿的老头儿身上,孙氏嘴张了张,眼睛里露出焦急之色来:“我……”

    她刚刚一张嘴,村里人都说这样好,那老头儿也下意识的伸出手来,崔世福将孩子递了过去,那老头儿手上刚抬到点儿重量,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闪过嘻笑之色,手一松,怀里的襁褓便轻轻的朝地上落了下去。

    ‘嘭’的一声轻响,襁褓里的孩子发出一声尖利的哭叫声,突然间嘎然而已。崔世福脸上憨厚的笑意刚露出来,又一下子僵住,村里人都愣住了,似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罗氏脸上的傻笑滞住了。那老头儿皱了皱眉头,孙氏表情呆愣住,头一下子垂了下去,下巴抵着胸口儿不敢再抬起来,就算是她此时没有看到聂秋染的脸,也知道他脸上必定是布满了杀气的。

    聂秋染冷笑着看着眼前的情景,捏了捏崔薇的手,这才斯条慢理开口道:“孩子落地上了,还不赶紧抱起来?”

    他一说话,原本僵住的崔世福才像是反应了过来一般,连忙将地上已经湿了大半的襁褓抱了起来,那老头儿被他慌乱的动作一撞,一屁股便坐到地上,孙氏心惊胆颤的看着崔世福发出让人找游大夫救命的声音,双腿哆嗦着坐在地上无法动弹。

    “娘打的真是好主意。”聂秋染轻轻理了理自己的衣领,这才示意崔薇站在门坎下,淋了雨,连伞也没撑便朝坐在地上的孙氏走了过去。这会儿崔世福等人疯了一般朝崔家跑,村里的人这会儿也顾不得看热闹了,都跟着过去帮忙了。罗氏也像是反应了过来一般,跟着跑了回去。原本热闹的坝子前只剩了聂家人与顾宁溪那边,以及那个还痴痴呆呆的老头儿坐在雨中。

    “是不是早算好了,想让我把孩子抱出来,你好使我没了孩子,以后再绝了后,我的一切便全是聂秋文的?”聂秋染歪着头笑了起来,细细的雨丝落在他青幽的头上,一片白芒的细点儿,似是洒了满头的细盐一般,一张俊郎的脸孔此时五官极其深刻,唇红齿白,看起来英气逼人。

    聂秋染直勾勾的盯着孙氏,这样一张狼狈不堪,满是皱纹与哀求之色的脸看得他嘴角边冷笑更浓。这样一个人不知道怎么会生出那样的心思,前一世时聂秋染不懂,可这一世,她依旧是这样做了。

    同样都是她的儿子,莫非不做事的,却比努力那一个,更懂得讨人喜欢?他上一世时有后来的成就,也是因为他成日埋头苦读,没有跟在孙氏身边,是为了出人头地,给她与聂夫子过更好的日子!

    她怎么又能一面拿着自己与她不亲的话来说,一面偏心聂秋染,却又理所当然的享着他的福?这样的问题聂秋染前世时就没弄明白过,最后也只能归咎于孙氏这样的人,比别的人更无耻,更贪心!既想要荣华富贵,又想要孩子如鼠一般伏在她身边,成为一个无能的人,如聂秋文那般!她也只配得到现在这样一个结局,若不是自己当初对她还有几分感情,上一世她便不该完好的活到自己死后!

    孙氏抬头傻愣愣的看着聂秋染,才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她这会儿心里一片空白,有极度害怕之后的惶恐与不安,以及惊惧之后心里的空白。这一看过后孙氏才发现其实自己的这个大儿子长得也是很好看的,剑眉星目,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眼角上挑,这会儿里面似是含了笑意,像是会说话一般,星星点点的光辉照得他整个人都亮了起来。只是那双眼睛看得久了,孙氏却觉得从里头看到了不少的东西,冰冷、厌恶与毫不掩饰的凛冽杀意!

    她这才是头一回真正正视聂秋染,突然间明白了他这样不喜欢自己的事实。为什么?自己不是他的母亲吗?孙氏心里既是不甘,又是难受,嘴唇动了动,却是说不出话来。

    “只是可惜了,便是我的儿子出了事,我的东西,也不会给聂秋文的,娘,你打错了算盘,你觉得我儿子出了事,你不会死吗?”聂秋染温和的笑了起来,一边弯了弯腰,替孙氏整了整凌乱的衣裳,他手指冰冷入骨,冻得孙氏激伶伶的打了个冷颤,聂秋染却是肆意的笑了起来:“我儿子不会出事,但娘你么,起了这样心思,我该怎么办才好?”虽然口中说着似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话,但聂秋染的笑意却是并没有达到眼底,一双眼睛中赤裸的现出杀意来,看得孙氏心底发寒。

    一股比她身上衣裳被冰冷的泥水浸湿的冷还要严重得多的感觉自她脚底延直伸到心间来,冻得她浑身哆嗦,牙齿‘咯咯’的开始碰撞了起来。

    “大郎,她怎么了?”聂夫子刚刚离得远,四周又是下雨的声音,也没有听得清聂秋染所说的话,皱着眉头淋了雨过来了,聂秋文也跟在他身边。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3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三章 摔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33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三章 摔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