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事发

    聂秋染伸手将孙氏拉了起身来,孙氏身子轻飘飘的被他拉起身,心里一松,只当聂秋染还是把自己当他母亲,不会对自己如何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来。谁料她刚刚还没有站稳,聂秋染原本拉着她胳膊的手却是突然间一松,脸上露出嫌恶与厌烦之色来,手上劲道微微一使,孙氏便身不由已的倒了下去。

    她身后坐着的正是那姓黄的陌生老头儿,她一坐下去,两人顿时便滚做了一团。这情景看得聂夫子脸色发青,还没有开口,聂秋染就笑:“表哥表妹,果然天生就是一对。”拿了当初孙氏想要将孙梅那样的货色硬塞给自己时所说过的话,此时又用来还给了孙氏,聂秋染一向是个记仇的人,这会儿说完便笑了起来。

    原本脸色就已经极不好看的聂夫子一听到这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厌恶无比。

    “爹,这个妇人如今已经寻到了她的亲夫,想来也用不着咱们对她再多加庇护,不如放他们离去吧。”聂秋染看着聂夫子,突然间笑了起来。

    众人冷不妨听着他开口说这话,顿时都愣了一下,聂秋文满脸疑惑之色,孙氏也是不明所以的模样。“她原本就是与丈夫失散,求得爹你救她一命而已,我亲娘是早已经过世了的,如今既然她丈夫找了过来,她又执意要离开,爹你就放她离去吧。”

    这话一说出口,孙氏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大郎,我可是你亲娘啊,你在胡说些什么?”聂秋染根本没有看孙氏,只是又接着道:“如今爹助她这样多年。她还恩将仇报。”聂秋染一边说着,目光一边就落到了聂秋文身上,原本聂秋文听到聂秋染这话时,眉头微微皱着,看得出来他心里此时并不平静,对于孙氏也不是真怨恨到了希望她不好的地步,只是聂秋文刚想开口说话,回头便看到了聂秋染的眼神,令他不寒而粟。

    聂秋文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自己到如今在聂秋染心中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模样的,又哪里还有资格替孙氏求情?聂秋文苦笑了两声,他不知道孙氏打了什么主意,只是此时看到大哥的眼神时,他却并不敢去开口问。就怕自己一问了,到时结果自己不能承受。

    “你瞧着办吧。”聂夫子满脸疲惫之色的摆了摆手,也没有去看孙氏一眼。事实上刚刚聂秋染在说表哥表妹天生一对时,他心中隐隐就不舒服了,本来孙氏在聂夫子心里就是一根刺,若不是碍于聂秋染的脸面,他早就想休了孙氏的。只是聂秋染到底是孙氏亲生的,他也不想为了一个妇人跟儿子闹翻了,如今聂夫子在京中惹了这样大祸事儿,往后只能靠着儿子了。自然想要跟聂秋染好好相处。现在聂秋染自己都不认孙氏了,他哪里还有不答应的,还深怕聂秋染自己反悔,忙不迭的便点起了头来。

    “我是你娘啊。大郎,你怎么了?二郎。你赶紧帮我说说啊。”孙氏吓到了,连忙便想坐起身来。她身后的那老头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坐进了泥水里,被冻了一下渐渐清醒过来的原因,眼神不像刚刚有些茫然的样子了,反倒多了几丝清明,孙氏刚一说完这话,他连忙便拉了孙氏的胳膊道:“怎么了?事情成了没有?”

    他一开口,孙氏还没来得及张嘴,聂秋染就笑了起来:“成倒是成了,不过摔的不是我的孩子。为了你儿子,你想要算计一番,连你老命都不顾了,那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如今摔错了孩子,还不知道崔家要怎么抓你报官呢,你还是先想一想吧。”聂秋染这话一说出口,聂夫子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连忙道:“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事情成不成,摔不摔孩子的?”他每多说一个字,孙氏的脸色便显得更白了几分。

    “你好好问问她就知道了。”聂秋染冷冷看了坐在地上的一对老男女,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事实上并不准备在此时就定了这一对男女的罪,真将他们捉到官府,孙氏肯定能逃得脱,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闹将起来,对聂秋染自个儿名声也不好听。这老头儿最多吃一顿皮肉之苦,严重些不过流放而已,毕竟他今日抱了崔世福的孙子,可是罗氏亲自说了要给他抱的,这老头儿到时只要一句年老体迈便能推脱,便是官府要判,也不会重到哪儿去,估计他也是知道这一点,才想出这个法子,想要为他的儿子铺出路来!

    聂秋染自然不准备这样轻易便放过了他,这一趟聂秋染不准备亲自捉了他见官,毕竟崔家的事儿与自己无关,依崔世福那样老好人的性格,恐怕自己伤心到死了,只要人家流两滴眼泪,说他不是故意的,应该也不会深究,聂秋染要的,是准备自己亲自出手,收拾这老头儿!敢对他的孩子起心思,本来就该死!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聂夫子这会儿越看越不对劲儿了,就连孙氏搭着那老头儿的手,他都觉得厌烦无比,恶狠狠的上前踹了孙氏一脚,聂夫子这下含怒而发,孙氏被他正当踹在胸口处,剧痛无比,却是连声音也不敢发出,只死死咬着嘴唇,不住摇头。

    在这个时候,聂秋文也不敢开口,就算是孙氏被聂夫子踢得面色惨白,他也只是呆呆的站着,想着刚刚聂秋染那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你打女人,有意思吗?”

    那刚刚才被聂秋染一句话震得回不过神来的老头儿看到孙氏被聂夫子踹了好几脚,连忙坐起身来,一把推开了孙氏,自己挡到了她面前。聂夫子越是看到他这模样,心头无名火越是直冒,刚想发作,聂秋染已经伸手将他给拉住了:“爹,算了,不要与这样的人计较。反正崔家的人还在那儿呢,他等会儿想着要怎么与人说吧!”聂秋染说到这儿,似笑非笑的又看了孙氏两人一眼,这才拉着聂夫子转了身。

    聂秋文迟疑着站在原地,看着那面目激动的一对老男女,嘴唇动了动,还没开口说话,聂秋染便已经转了头唤了他一声:“秋文,还不走?”聂秋文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转身朝聂秋染两人跟了过去,孙氏伸了手过去,似是想抓住他,嘴里唤了一声二郎,聂秋文却是想着刚刚聂秋染的话,到底没有转过头去。

    几人又各自回了屋,只留了孙氏等人在外头,崔薇进了家里脸色才有些不好看了,恨恨瞪了聂秋染一眼。晚间时候便听说了崔家那边罗氏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儿不大好了,隔了一道厚厚的围墙,还能听到罗氏的哭喊尖叫声。

    入夜时聂秋染两夫妻刚吃完饭洗漱过后上了床,还没有歇灯,外头便又传来敲门的声音,伴随着崔世福与罗氏的哭声响了起来:“薇儿,救命啊!”

    崔薇不知怎么的,脑海里竟然只涌上了冤魂不散这个念头。崔家的事儿真是没完没了的,那个孩子也确实可怜,但这回能救活了,下回若是再出个好歹,又有哪个人能再救她?亦或是崔家当真把自己当成了摇钱树,一有事儿便贴了过来,罗氏那种人事后还翻脸便不认人,不感恩不说,还讨厌得很。

    “你别管了。”崔薇身形刚一动,聂秋染就将手臂死死压在她腰间,低声说了一句。

    “我什么时候说了要管了?”昏暗的灯光下,崔薇翻了个身,将手搭到了聂秋染胸膛前:“我只是想翻个身,睡得久了。”聂秋染看她眼睛半眯着,肌肤光洁细腻,只是眼皮儿却微微动了动,知道她心里不平静,也不点破了,却是起身拿了床侧衣架上的衣裳过来,挥了一下,灯光一暗,屋里顿时又暗了下来。聂秋染自个儿又重新上床掀了被子将她给搂进怀里,手顺着她衣裳便朝她后背抚了过去:“你要知道,那丫头便是这回活下来,往后恐怕也是难活的。”

    本来崔家杨氏等就重男轻女,崔敬怀估计也没少受他娘影响,对女儿是不大重视的,光是从罗氏生孩子那日,听到生了一个女儿时,聂秋染便看到他眼神都暗了大半下去。那孩子本来就先天不足,罗氏生她的时候是早产,往后本来身体就得细细调养了,而且今日又被落到水洼里,便是救了下来,往后也是一个药罐子,以杨氏的为人,对儿子恐怕能尽心服侍,可一个女儿要是不能健康的嫁人,帮着家里做事,恐怕真要不喜欢的,活下来也是受苦而已。

    崔薇也知道聂秋染说的是事实,毕竟从当初自己这身体的原主的遭遇便能看得出来崔家的生活,若是那小丫头这回被救回来了,往后恐怕日子也难过,甚至有可能比自己当初更难过。崔薇知道这个道理,但她却心中却是不能这样洒脱。毕竟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小生命,纵然明知道她活下来往后日子不好过,可她现在到底是活着的。崔薇一想到这儿,不由坐了起来,只是隔壁却传来一阵哭声。

    PS:

    第三更~感谢的庆明天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3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四章 事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34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四章 事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