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谈论

    罗玄听她一开口不说其他,反而问起自己吃饭没有,顿时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来,也唯有真正关心他,看重他的人,才会在第一见面时不故意客套的问他路途顺利与否,也不问他近来可好,而是直接便开口问他吃了没有。『文学馆』

    这样简单的温暖是罗玄一生之中从未曾从自己父母亲人处得来的,原本是细微的小东西,可偏偏对于他来说,却又不可得,而因此显得珍稀贵重无比。

    罗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来,灿烂纯真,若不是他眉宇间还带着一丝阴沉与血腥杀意,哪里看得出来他在京中的恶名。他这模样,令得他好几个手下都十分的吃惊,一双眼珠子都险些滚落出眼眶来。

    “一路吃了些饼子。”罗玄开口说话,又想向崔薇凑过去,谁料这会儿没等聂秋染过来拦,崔薇已经站了起来:“屋里还有一些菜,我去给煮点儿吃的来,吃饼子哪里能填得了饱。”她站起身来,转头看了罗玄一眼,聂秋染也没拦她,反倒是点了点头。

    半夜三更的崔薇睡了起来,满头长发披散在身后,衬出一股柔弱之感,很是衬得那眉眼小巧,这个模样聂秋染不想让罗玄等人一直盯着看,纵然眼前这些都是太监,他也不喜欢。更何况罗玄这小子一来就爱腻在自己媳妇儿身边,聂秋染倒宁愿她躲远些了。

    “不用了夫人,我们……”那面目阴森的中年人连忙开口挽留,他们是罗玄忠心的下属,知道主子的脾性,哪里敢让崔薇去替他们做饭,就怕没有阻拦回头罗玄就要不快了。

    崔薇笑了笑。摆了摆手看了罗玄一眼:“你先坐着,一会儿就好了,你难不成还要对我客气了?”罗玄本来心里是不想让崔薇去忙累的,但不知为何,听到她这样说,刚想阻拦的话却又咽了回去,以前他曾做梦也想过有人在他回家时关切的问上他一顺,替他准备吃食,可偏偏当初他的爹娘每回对于他去了哪儿都漠不关心。甚至恨不得自己这个儿子出了事儿,不要再回去才好。进了宫之后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可没料到,每回自己所需要的,崔薇都替他做到了。

    罗玄眼睛发酸。低垂着头轻‘嗯’了一声,接着才乖巧道:“那我也去帮姐姐生火吧。”他身边的几个内侍看到一向凶狠残忍的长平候露出如此乖顺的模样,如同一只小猫般,虽然知道他一向待崔薇不同的,但众人听到他竟然愿意随崔薇去厨房,并愿意给她打下手帮忙烧火时,众人仍是忍不住错愕无比。都吃惊的盯着罗玄看。

    “不用了,你和聂大哥好好儿说说话就是。”崔薇笑了笑,摆了摆手:“再说我大不了喊两个婆子起来给我生火就是。”她一说完这话,罗玄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与不安之色来。搓了搓手,有些内疚道:“姐姐,我,我们进来时为了让她们安静一些。所以,她们可能大概要到明日才能醒来……姐姐。你不会怪我吧?”说话时,语气很是有些沮丧的样子,崔薇愣了愣,看罗玄有些羞愧的神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难怪刚刚敲门时没人去开,原来竟然有这样一层缘故在。不过罗玄能够直接进来弄晕了下人,偏偏还要去敲门,而不是直接闯进来,已经是够给她脸面了,因此崔薇心中一软,哪里会怪他,摇了摇头,安抚似的冲他一笑,这才自个儿脱了披风出去了。

    聂秋染的目光跟在她身后,直到她转了角朝厨房那边走了,目光也没收回来,只是侧着头又听了一阵,听到厨房里传来打水的声音以及拿菜板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

    “你这趟出来可是太子有什么事儿要让你做的?”等到崔薇走了,屋里也没旁人,这些跟随在罗玄身边的内侍都是上一世时一直对他忠心耿耿的,个个都身怀武功,且极为不俗,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儿弄来的,上一世时他就是为了跟这些人斗,最后也组了属于自己的一小队势力,就是为了防着他,只是最后依旧没能防得过,先是中了那中年人暗算,最后心灰意冷,也懒得再斗下去,死在了罗玄手里。

    罗玄也当做不知道聂秋染没有让自己身边的人出去一般,听他开口说话,面色也就变得恭敬了起来,一边道:“大哥,太子如今被夺权,换我一个监军之职。我这趟出来,是准备直接朝西凉前去,我听说大哥的妹妹在那边,之前曾得罪大哥,可要我替你杀了她?”

    聂秋染知道他这人性格,亦正亦邪的,做事全凭心意与手段而已,怎么样做快活便怎么做,全然不管他人看法的,他若说是要杀聂晴,还真是做得出来。聂秋染可是不想让聂晴死的,他要让聂晴生不如死,赎她前世时犯下的错,因此自然摇头拒绝了:“不用,随她去,谁说过死了就一定比活着难受?”

    罗玄一听这话,嘻嘻哈哈的便笑了起来,自然连连称是。聂秋染不愿意让聂晴这般轻易死了,他也明白聂秋染心思,少不得决定要让聂晴再更痛苦一些,只是这会儿却不必说出来,那聂晴听说得罪了自己的姐姐,正该好好整治!罗玄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也不再说这个了,反倒转了个话题:

    “大哥准备何时进京?我向太子讨个官位,让大哥做去!”前一世时每回看到罗玄这小子都是一副拽得要死,又狂妄阴邪的一个人,后来势大到太子自己养虎为患,看谁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这小子性格这本来就阴阳怪气,后又因聂晴之故,一心觉得聂秋染对不住聂晴,因此对聂秋染说话时总是阴毒冷淡,行事狠辣,没少令聂秋染头疼咬牙的,没料到这一世转头重来,他与聂秋染说话时,竟然变得这样恭顺,如同从一头阴狠的狼一下子变成了乖顺的小狗一般。

    尤其是那一声大哥,实在是让人爽得不由自主的都能笑出来。

    聂秋染忍了笑意,一边冲罗玄摆了摆手:“你先别着急,这事儿我自有主张,说来这趟我也有事问你。”谋官之事,聂秋染早已在心中安排妥当,对于他来说,对当今皇帝的性情是十分了解了,他谋官可不用像潘世权一般,拿着银子四处乞讨,他心中自有主张,早已经定下计了,自然不用罗玄再来与自己说。

    罗玄一听他有事儿问自己,顿时愣了愣:“大哥有事,直说就是。”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可不可以帮这个忙,也就是直接将自己的后路给抵退了,不论如何,都会尽全力帮聂秋染的意思。聂秋染知道这小子精明厉害,沾上毛儿就能变猴的货,这回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早知罗玄不容易对人另眼相看,可若是有人对他有恩,他必百倍奉还的。聂秋染也知道他对崔薇是十分维护,可这会儿听到他对自己也这样说,心里仍是不免有些感慨了起来。

    顿了顿,聂秋染收拾了自己心里纷乱的想法,索性看着罗玄直接道:“过年前顾宁溪来到了小湾村,说是皇上给她赐了婚,成为我的正妻,这事儿是怎么回事?”

    没料到聂秋染竟然是跟自己说这个事情,罗玄一听这话,顿时冷笑了起来,站起身旋风一般二话不说就要往外走,手紧紧按着腰间挂的长剑,满身杀气。

    等到聂秋染回过神来时,看到他已经闪电似的挪移到门口去了,顿时低喝了一声:“你干什么。”

    “我去杀了她!一了百了!”因说话的人是聂秋染,罗玄回了头,勉强解释了一句:“这贱人三番四次给我姐姐添堵,我倒要瞧瞧,她的头是不是有她性格那样硬!”说完,‘铿锵’一声将长剑从腰侧抽了出来,将剑身拿到自己面前,凑到鼻端闻了闻,表情邪魅!估计这家伙一路上来恐怕是杀过人见过血了,这长剑一抽出来血腥味儿便窜得满屋子都是,聂秋染坐在屋中一下子便闻到了,顿时抽了抽嘴角:“你别管她了,要这样死了还真是便宜了她。你跟我说说事情究竟怎么回事,我倒要瞧瞧,哪个在背后算计!”

    罗玄犹豫了一下,似是在挣扎一般,半晌之后才有些不甘道:“大哥,我真的不能杀了她么?”

    “顾家这趟来了二十多人,你难道全杀了?”聂秋染摇了摇头,罗玄却是眼睛一亮:“我全杀了!总有一天,顾家那老东西,我要将他抽筋扒皮!”罗玄嘴角一弯,眼睛眯了起来。这家伙小小年纪,杀性却不小。聂秋染本来觉得他要杀顾宁溪太过乱来了,而且杀二十多个人动静到底大了些,除非是有山贼。但小湾村一带民风纯朴,一般百姓间龌龊就斗斗嘴,相互间打打架而已,连害人官司都少有,哪里有这样大规模死人的事儿?

    ps: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3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六章 谈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36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三十六章 谈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