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撇清

    在这群人中,崔薇似是觉得有人目光不与村里人相同,两夫妻心有灵犀一般,都朝东南方向望了过去,却见到那边有一栋新修的宅子这会儿已经完工了大半,一个穿了藏青色衣裳的身影提了东西,朝这边看了过来。细雨隔着有些看不大清楚,雾气朦胧的,聂秋染却是皱着眉头轻声说道:“是聂秋文。”那天聂夫子与聂秋染两人同时说不认识了孙氏之后,聂秋文自个儿便跑了出去,聂夫子也不在意,反正那不是自己儿子,从小又是不喜欢的,他就是死在了外头聂夫子也不关心,如今不回来碍眼倒是正好。

    崔薇这几天也是忙了,也没注意到聂秋文,没料到这会儿竟然是看到了。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聂秋染一眼,聂秋染却歪了歪嘴角:“不管他,他现在在替顾宁溪盖房子呢,看样子是要自力更生了,既然这样,我不助他一把,那可真是不好了。”崔薇倒是有些犹豫,聂秋文这家伙虽然有些不靠谱儿,但到底是从小与自己一块儿长大的,现在看到他这模样,心中也是觉得唏嘘,想了想,她刚刚一动,聂秋染已经眼疾手快将她给拉住了:“不管他,他也该受些苦头,别以前被人宠得不着调了,你瞧瞧看他之前做的事儿,哪样是能上得了台面的?如今吃些苦也好,你若是帮了他,反倒害他了。”

    这倒也是一个法子。人不在逆境下长大,像聂秋文这样的,若不被当头棒喝,说不得还真改变不过来。但崔薇看着聂秋染的神色,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帮助聂秋文改变的样子。她嘴角抽了抽。半晌之后才道:“聂大哥,你自己悠着点儿,别做过了。”

    “我心里有分寸,当初他被人那样宠着,可不是就真对他好。”聂秋染说了几句,也不想再提这个问题了,拉了崔薇催促道:“外头雨大,赶紧回去吧。”崔薇又往那边看了一眼,却见聂秋文已经自个儿调头转了身。另一厢马车处有人正往这边看过来,见到崔薇目光时,又缩了回去。

    家里的东西是早就已经打包好了的,既然要走,就还是决定早些回京中去。反正聂夫子那边都已经招呼好了。也不用再耽搁下去。只是说到留下来照家的人时,众人有些自愿留下来的,也有不愿留下来的。对于留下来的人大多心里的想法崔薇都能猜到一些,无非是与刘氏那样的相似,认为留下来可以不用侍候哪一个人,若是主子不回来,其实他们便是这边的主子。想如何便如何,日子虽然不一定有京中那样风光,可说实在的,这样的生活便是许多良民都不一定能够这样自在。

    而不想留下来的。除了有些确实是忠厚的,舍不得在京中的家人之外,更多的,恐怕也是舍不得跟在聂秋染身边的那份儿风光。对于不想留下来的。强扭的瓜也不甜,崔薇自然不可能强硬让人留下来。但对于想留下来的。她也不是随便哪个都会留下来,毕竟吃过了崔世福性格不足的亏,若是现在在疏忽一些,恐怕还得再养个刘氏那样的人出来。

    犹豫了一下,最后出乎崔薇意料之外的,竟然是一直跟在她身边侍候的碧柳自己主动说了要留下来。

    碧柳为人活灵,心中有盘算,平日里话并不多,只知道是个心思细腻的,除了之前因自己着急崔敬平而去大理寺她护过自己一回之外,还没看到她有过什么出格的举动,若是留她下来,那自然是好,可是崔薇却是有些犹豫。

    “你要知道,其实你虽然是个奴婢,但跟在我身边,一天到晚做的事情但是却并不多。更何况回了京中之后,你吃用穿戴也不差,比起许多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不错了,若是留在村子里,每日里事情不少便罢了,恐怕吃饭生火都还得你自己来,一天到晚的事情可不少。”她现在住在这边,侍候的下人有,煮饭洗衣之类的轮不到她,可若是自己等人一走,只留了一个碧柳下来,到时样样事情都得她自己动手,说不得还不如在京中时,至少洗衣裳还有浆洗房。

    “奴婢晓得,但奴婢还是想留下来。”碧柳咬了咬嘴唇,一边细声道:“奴婢替夫人您守着这房子,到时若夫人找到合意的人,奴婢再去夫人身边就是。”其实现在崔薇身边根本用不着她侍候,她呆着也没用。更何况这边日子虽然清苦了些,但这些日子以来小湾村中的人个个性情都纯朴直率,对她又不像京中的一些人,就算有些人表面看着她是崔薇侍候的丫头,对她笑了几分,可实则她在别人心中依旧是个奴婢,是个下人。但在这小湾村中,却没哪个将她当成下人的,个个都对她笑脸以向,这些日子以来碧柳在小湾村中找到了一种满足感,就算知道自己是个奴婢,但也依旧想多感受几回这样的生活。

    她都这样说了,崔薇自然不劝。其实崔薇也能看得出她几分心思,不过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别说她可不会无缘无故便去大发了善心将下人给遣送走,学得像陆劲的母亲候氏那般自力更生,就算她是那样大公无私的好人,放了碧柳,她一个单身姑娘出去也是难熬,说不得真放了她,她自个儿还不愿,倒不如现在挂着自家名字,也没哪个敢欺负她。

    若是碧柳留下来自然是好的,其实崔薇也不用多的人侍候了,一天到晚一群人站在自己身边跟着,一点儿隐藏也没有,幸亏聂秋染不准别人侍候她洗澡,否则她自己也是不愿意的,碧柳留下来就留下来了,崔薇也没有再提什么大丫头的事儿,聂秋染知道她的心思,也就答罢了。

    因东西样样都收拾好了,又点齐了一通,第二日一大家,聂秋染两夫妻才起了个早。驾着马车准备离开。这趟回去崔薇带了不少的东西,除了一些自己带过来的家当外,还有七八筐园子中新摘的橙子,这东西经得放,而且味道还挺甜的,更何况是自己种的,崔薇自然是要拿上。一些家中自己制作的果酱也一并拿上了,因上一趟去京中时崔薇也不确定聂秋染会不会高中,很多东西便没有拿走。这些果酱腌制过,放的越久便越入味儿,因此就是搁上一段时间也无妨。

    橙子泡的酒也都全装上了,当时罗玄曾说过泡好了后想要尝尝,崔薇自然也不会忘了。因此坟了七八辆马车,才将这些东西给装下了。村里人昨儿便得到了崔薇两夫妻今天要走的事儿,早早儿的村里的好些人都跟过来准备送两夫妻离开了。

    这会儿天色刚刚蒙蒙亮,雨昨日晚间时候就小了些,早晨起来竟然乡间开始起了大雾,远远儿望去,朦朦胧胧一片青影。远处的一切景致都给藏在了雾中里。光从这雾气看来,倒是天公作美,说不得这是近两个月来难得的一天晴天了。若是回京中去雨能停得下来,路也好走一些。

    王宝学的娘刘氏引了大儿媳过来。正好遇着崔薇被聂秋染拉着准备上马车,连忙便过来了:“崔丫头,这样快就走了,咱们还想着你能多在这边玩耍一段时间。婶儿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一知筐鸡蛋和鸭蛋。你带着路上煮着吃吧。”她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指挥着大儿媳过来,将儿媳手中提着的蓝子朝崔薇递了过来。

    其实来到小湾村后,刘氏因为儿子王宝学与崔敬平关系好的原因,对崔薇也是很和善,村里好些人除了偶尔嘴碎,平时心地却是好的,这会儿一到离别,有些伤感了起来,前来送崔薇的人,倒都难受了起来。收了刘氏送的鸡蛋,崔薇看着刘氏的大儿媳,索性从自己身上掏了一个玉葫芦出来,朝刘氏递了过去:“王婶儿,我这出去也不知何时能看到了,王大哥娶媳妇儿我也没来得及回来,这个葫芦就当往后我送你未来的孙子了。”

    葫芦一般代表多子,刘氏原本看到崔薇送自己的玉,已经是很惊喜了,在这乡下地方村民们虽然大多都贫困,没什么银子。可没有银子不代表没有看到过银子,许多妇人出嫁的嫁妆里还有一两件银饰,但对于玉,倒是少有了,一来那个东西要找到能工巧匠雕琢不容易,二来一般玉有镇邪养人一说,就是刘氏没怎么见过世面,也知道这玉是个好东西,她没料到崔薇竟然会送自己这么一个东西,顿时有些愣住了。

    她早上过来时也只送了崔薇两筐鸡蛋而已,如今这鸡蛋就是自己不吃,拿到镇上也不过十个六文钱而已,哪里抵得过崔薇手中这只玉葫芦。刘氏倒是看着这块玉想要,她又不是傻子,看到好东西哪里有不动心的,但动心是动心,若自己不过是给些鸡蛋就换了这个玉,她也不好意思伸手去拿。

    “只是一些鸡蛋,哪里值得了这个,你自己放着就是。”刘氏想了想,依旧是摇了摇头,她已经看到自己身后儿媳眼中露出的渴望之色,却没有开口说要。

    崔薇笑了笑,探出大半个身子来,拉了刘氏的手,将玉塞到了她掌心中去:“你拿着就是,以前承蒙王婶儿你照顾了,往后多多保重。”刘氏手里捏着玉,听她这样一说,也不拒绝了,却是擦起了眼泪来。村里好些人看到刘氏收了东西的,都有些眼红,当初刘氏时常给崔薇送些瓜果蔬菜去,众人也没想那么多,可没料到如今倒是看刘氏是个聪明的了,现在得了一块玉,就是这会儿雾气大,天色还没完全亮通透,好些眼尖的人都看到那玉水头好,雕得也好了。一些识货的就是看到村里潘老爷身上戴的玉都没这么好,顿时更加嫉妒。

    一时间附近倒是热闹无比,看着天时不早了,崔薇与众人又说了几句话,那厢人群外却是有几个人挤了进来。崔世福头上缠了一块白汗巾将额头挡住了,靠杨氏扶着走了过来,自从他去替崔世财一家跑腿儿,却撞着了孙氏与那黄老头儿两个人的尸体之后,他便回来就病倒了。

    村里人都说是这是孙氏在找他,崔世福这是闯了鬼了!可是崔薇却是知道,崔世福这是又吓又气还给急的。所以这才病倒了。崔世福平日里身体硬郎,像他这样的人不病便罢了,若是一旦病着,例如同山倒,得好好将息才行。这会儿看到他过来,虽然之前因为房子与果园等事情崔薇心中还有些疙瘩,但看现在崔世福黝黑的脸庞,与担忧的表情,顿时叹息了一声。

    “要走了也不过来说一声。有东西也不知道顾着家里,你爹现在病着,你大伯那边出了事儿,你奶奶现在正住咱们家呢。”杨氏刚刚站在外头就听说崔薇给了刘氏一个什么值钱的玩艺儿,顿时心里又嫉又气又恨。她跟刘氏那可是有好几年的矛盾了。当初为了一个绍氏,两人到如今还红着脸,一看到便非要吵上几句嘴的,之前还打过自己,崔薇可是自己的女儿,却偏偏不知道心疼自个儿的娘,反倒要将好东西便宜了外人也不肯给自己。

    杨氏心头虽然气恨。但却想着也要得个什么东西,因此诉苦时不敢再提崔敬忠了,她知道崔薇是最不喜欢崔敬忠的,虽然她觉得这是崔薇小器了些。毕竟当初崔敬忠就是有个什么念头,可那不是也没成么,哪里就至于记恨这样多年?这丫头从小就器量狭小,也就她命好。嫁了个好夫君,否则如今哪里至于敢在她面前摆这副脸面!只是看她还能得意到几时。若有一天聂家那小子不喜欢她了,看她回不回娘家来!

    心头暗暗的骂了崔薇一回,杨氏又瞪了刘氏一眼,才朝崔薇气恨道:“人家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倒好,胳膊肘专往外头拐!”

    崔薇一看到杨氏心里便烦,连与她做场面功夫的心情也没有,直接就道:“我倒是不想胳膊朝外拐,不过王婶儿来送我还给了两筐鸡蛋,不知道爹你们过来,是给我送了几筐过来了?”一句话说得崔世福脸色有些不自在了,表情有些内疚起来时,杨氏才连忙道:“你又不缺这些,我们家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晓得,不帮着就罢了,又何必说这些?”

    连半点儿也不想付出,便尽想着拣好处,天底下若当真是有这样的事儿,崔薇自个儿就去了,哪里还轮得着杨氏?崔薇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不送鸡蛋就算了,我也没想要,我确实是不不缺,但既然你没个表示,我自然东西爱给谁就给谁了。”

    像杨氏这样的,当初每回要了崔薇的东西,还惦记着以后的,而且占了便宜还没个好脸色,虽说她是生了崔薇这具身体的母亲,但生的又不是她,自己也替原主儿还的够多了,可没想过往后一辈子都要像原主一般,替崔家做牛做马,任人拿捏温顺的全无半点儿怨言。她跟杨氏之间,已经两不相欠了。

    “你这样牙尖嘴利,现在得意,以后看你好日子到什么时候,以后你男人嫌你了,到时不要回娘家来哭……”杨氏被她堵得脸色青白交错,嘴唇张了张,还没开口说话,崔世福已经叹了口气,从怀里掏了个东西出来,走了几步,朝崔薇递了过去:“家里也没个什么好东西,烙了几个饼子,你路上吃……”

    对于崔世福,崔薇还真是又是气,又是无奈,现在见他这模样,也不忍拒绝,想了想自己来到古代后的种种,崔薇深呼了一口气,突然间伸手将崔世福手里的饼子接了过来,看杨氏那模样像是要发火,她才道:“我夫君嫌不嫌我,那是我们的事儿,还用不着你来操心,就是嫌了,我自己还有银子,不像有的人,没处可去,只得死赖着。”她说完这话,杨氏登时便明白过来她是在指自己,顿时又气又急,又看到刚刚崔世福递了饼子过去,直觉得心头发火。

    自己被这死丫头奚落了,崔世福不止不帮着说话,反倒给她东西吃!

    崔薇看了杨氏气得脸色都铁青的神情一眼,才转身不知道与聂秋染说了什么,不多时她手里多了个口袋,朝崔世福递了过去:“爹,我最后一回帮你,往后我不再欠崔家的,我已经是聂大哥的人,就像崔敬忠以前说过的话,你们就是过得好也罢,歹也罢,都与我无关,好了我不想着沾光,坏了也别再总想着有人当摇钱树。像她说的,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既然已经是赔钱货,可不要再想着来捞钱了!”

    说到这里,崔薇看了两眼杨氏二人的脸色,又接着笑道:“若是有难不如想办法找儿子吧,崔敬忠不是你的心肝肉么,他又是读书人,怎么也比我能耐的。”

    PS:

    第一更~昨天的小两更和今天合并,一共五千字!感谢的话晚点发。

    《择夫教子》 种田经商 简介:大唐寡妇的黑白人生,几择其夫,儿女成群,规则由你订,玩法我说了算!左手教鞭,右手算盘,心中藏慧剑,玩转大唐乱世,迎来盛世芳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4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四十七章 撇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47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四十七章 撇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