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召见

    召来了身边的官差,与他低语了几句,那人便退下了身去。聂秋染看得一清二楚,可却故意装作没瞧见,反正他的目的本来就是要直接跟皇帝对话,有人通风报信正好省了他不少的事情。

    大理寺卿一旦找人通风报信儿了,自然便不着急做决定,只要将人给稳住便成,因此对陆劲的冷脸也不以为意,反倒笑呵呵道:“陆大人乃与本官同朝为官,该说有同僚之谊,状元郎如今虽说未封官职,但想必往后前途似锦,又何必将事情看得如此严重,不若坐下来,慢慢喝杯茶,有话好好说,可否?”

    “那可不行!”崔薇在后堂大喝了一声,声音清脆:“妾身原是聂家明媒正娶的,若是依大人此言,莫非是认为糟糠之妻,便该下堂?”崔薇所说的,是此时有一出戏,与前世时她曾听过的陈世美与秦香莲有关,都是书生在中了状元之后忘恩负义,休妻另娶的事儿。而这其中特别的是,大庆朝中曾有一位太后看完此戏后说了一句话,那便是: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这句话本来是崔薇上一世的历史中某位古人曾说过的,但这个时空与自己那个世界完全不同,因此自然说此话的,便又换了人。

    这句话在此时还颇为有名,崔薇这会儿拿此话来堵了大理寺卿的嘴,顿时令他说不出话来。

    “妾身原是聂家所聘,且又替聂家养下儿女,并未犯了七出之条。若此事当真是皇上亲口所说。要使妾身下台而替顾氏让路。妾身心中不甘。但妾身想来皇上乃是何等人物,九五至尊,又如何会来管妾身闲事,恐怕是那顾氏看中妾身夫君美色,心生思慕,故意胆大包天抬出皇上名号,想借此将妾身吓走吧?虽说天威浩荡,但妾身心中实在不服。便是为了皇上口谕,退让也罢,可偏偏还有一双儿女,可不敢使他们背上污名!”

    崔薇嘴舌伶俐,也没有害怕公堂之心,三两下便将事情说了一道,虽说口里讲着害怕天恩浩荡,但实则话里行间都说着皇帝欺人太甚,大理寺卿听得额头冷汗刷刷的流,有些同情的看着聂秋染。也不知道他哪儿招来的女人,敢公然上堂告人强抢其夫便罢了。而且还敢如此胆大包天,三言两语的提到皇上。若真让她这样说出去,恐怕被人听到,皇上最在乎的名声得被人背地里腹议。

    聂秋染听到那一句顾宁溪觊觎自己美色时,险些喷了出来。他一个堂堂大男人,哪儿来的美色?那是形容女人的话!死丫头张嘴便胡说,偏偏此时众人在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理寺卿等人嘴角不住抽动的样子,也跟着眉头跳了起来。

    “聂状元……”大理寺卿小声喊了一句,本来这事儿私底下了了就罢,何必还要闹到公堂上来人尽皆知。就是到时自己脱不了身要受人连累,但聂秋染自己也得被人笑话,而崔薇一个嫉妇恶名是跑不了的,两败俱伤,这又是何苦?

    本来大理寺卿觉得自己已经为了息事宁人声音够小了,可谁料他刚一开口,聂秋染便冲他轻‘嘘’了一声,满脸忐忑之色:“还请大人小声一些,内子这会儿不宜再激怒她,否则……”聂秋染说到这儿,嘴角抽了抽。他腰间上好些青紫,崔薇可不是好惹的,开始看着这小丫头乖巧,没料到这会儿竟然露出她凶残一面,聂秋染泪流满面,在大理寺卿看来也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竟然一脸疼痛之色。

    大理寺卿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原本就已经够小声了,聂秋染竟然声音比他还小,看他这模样,明显是畏妻如虎。在此时惧内的也不是没有,三五百人里总得有那么几个奇葩,会对媳妇儿又怕又惧,可这些人大多数都是需要借助岳家封荫,好往上爬才会对妻子多有忍耐。聂秋染自己虽然出身比起京中许多人并不显赫,但他乃是秀才之子,可以说也是书香门第,在一些乡下地方,秀才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存在了,而崔薇因当初罗玄之故,谁不知道她只是一个乡下丫头,若不是因为她运气好,当初早早儿的就跟聂秋染成了婚,如今还指不定嫁到哪里去呢。

    若是当初聂秋染惧内倒也罢了,毕竟当初有罗玄那么一个煞神在,那煞星谁看了他不躲得远远儿的,谁都怕,他对崔薇的维护众人都看在眼里,聂秋染让妻子几分也是情理之中的。但如今罗玄都被皇上弄出京中了,这完全是明褒暗贬,往后什么时候回京都不知道,他还在怕什么?大理寺卿满脸鄙视的看了聂秋染一副小心翼翼的神色一眼,一旁陆劲同为男人也看不上聂秋染这副给男人丢脸的模样,冷哼了一声,想要说上几句,但想想这是人家家务事儿,清官儿都难断家务事,他也不想去管,不过却决定明儿一早便奏聂秋染一本,家事不扫,何以扫天下,亏他还是个状元!

    这厢公堂中几人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那头皇帝已经收到了大理寺卿命人传来的消息,顿时含在口中的茶水险些全都喷了出去。

    “你说什么?当真是告顾氏假借圣旨的?而不是说王府之事儿?”正德帝端坐在书房龙椅之上,面前书桌上铺了明黄色的缎子,可这会儿已经被他口中喷出来的茶水沾湿,两个太监手脚麻利的上前收拾着,正德帝面前站着一个年约四十许,面白无须的中年太监却是听到他开口问话时,将腰弯得更折了一些,恭声道:“回皇上,孔大人确实传来消息,说是聂秋染告顾宁溪假借圣旨,逼他休妻另娶。”这太监声音略有些尖利,说话时声音高昂,正德帝却是‘嘭’的一声将茶杯放在了案桌上。气得站起了身来。在书桌后左右跺了几步。才气恨道:

    “不过是个女人,他收了也就收了,他的正室乃是乡下丫头,朕给他脸面,愿给他一条路,他偏生不走,非要来对着干,果然不是自己选的。便是养不熟的东西!”正德帝越说越是火大,抓起桌上的茶杯便朝地上狠狠掷了过去!茶杯落在地上‘铿锵’一声摔得粉碎,茶汁儿洒得一地都是,书房内几个侍候的太监禁若寒蝉,满脸惊惧之色,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众人大气也不敢出,君王之怒,哪里有人消受得起!

    正德帝原本是打算借酒意,故意装作喝醉一般,答应了顾宁溪的请求。本来是想以顾宁溪将聂秋染拉拢过来。当初病了一时,一年未掌朝政。也不知道为何,忠于他的好些人竟然在一年之中,相继死了个干净!那些人可不是普通的人,有些人甚至有武功的,就算是要死,也不该一年之内全死了个干净才是!那是正德帝暗中的力量,如今被人毁了个干净,朝中哪个真正是忠于他的,还是忠于太子的,正德帝一个都不清楚。

    不知道他自然不敢随便用,这会儿正德帝表面掌权,可实则内里尴尬,手中无人可用,当初太子当政,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威胁到了他的位置!无人可用,他才想用顾宁溪给聂秋染一个机会,看他是否是太子的人,还是真能为自己所用。若不是陆劲那厮实在太过一根筋,性格不堪大用,他如何肯花这心思,一年多前的科举大考时,中了进士出生的人,正德帝全都试过一遍,人家都乖乖安份了,偏生这聂秋染要闹腾。

    “他便是好好消受了这美人恩,朕说不得还能给他一些重职,可偏偏如今要闹腾!”而且不是因为房子的问题而闹,让正德帝有一种事情脱离了自己掌控中,十分突然的感觉,因此越说越是咬牙切齿,可偏偏聂秋染这样闹了,对皇帝半点儿好处也没有。人老了,年纪大了,越发就在意那一点儿虚名,再者正德帝本来性格就是如此,越发容不得眼中揉了沙子,气恨了半天,依旧是冷冷道:“苏全,你去给朕传令,将那聂秋染两夫妇带进宫中来!”想了想听到来人回报说连陆劲也掺和了这事儿的,虽然知道陆劲那厮油盐不浸,但也容不得他将此事闹大了,因此又极为头疼的加了一句:“将大理寺卿与陆劲一并给朕带过来!”

    那名叫苏全的太监答应了一声,恭着腰退下了。这事儿有皇帝牵扯在其中,又有陆劲那个愣头青,若不好好说道,恐怕一件小事也能被陆劲那厮弄成一件大事。

    聂秋染倒是早料到这个结果,因此宫中内侍出来唤时他一点儿也不紧张,倒是他原本还害怕自己媳妇儿会因为面圣而惶恐的,毕竟崔薇还从来没有过这种见皇帝的时候,而且照一般人心里的想法,能见到一个权贵已经是不错,若是见到皇帝,那肯定是无上荣光的事儿。可谁料聂秋染都准备安慰崔薇一番了,却见她并不如何担忧的样子。(未完待续。。)

    ps:第二更~首先要道个歉,很多亲的评价票都没有感谢得出来,大家看看个人中心,如果有免费的评价票,请点一下,莞尔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感谢:杨晔、欧阳菲儿1、chiahui40、饰儿、自由之书痴、ty唐宇、一支唇膏、谶墨〓van、快乐紫妍、cc889、小妖舞舞、小张弓、阳光9855、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熱戀^^、taemiki、viclin、ava11、taemiki、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书友110114081248254、v天洛c、感谢亲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亜仁今.linxiao1109.骨折的鱼头、热爱生、感谢亲们的评价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5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一章 召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51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五十一章 召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