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喊娘

    崔薇就是再怀疑聂娇,可到现在为止还没亏待过她,这钱婆子三番四次的来闹,倒像是显得自己像一个亏待了庶女的嫡母似的,多来几回,崔薇也不耐烦了,心头腻歪了起来,再加上今儿心情不好,没等钱婆子开口说话,便厉声喝斥了她一回!

    那钱婆子被崔薇这样一斥,顿时浑身都打起了哆嗦来,她人极为善良,但她就是再善良也不是傻子。当初聂秋染给聂娇挑嬷嬷时,为了怕出现嬷嬷教得不好,专门找了心地善良的,挑了好久才选中了她。估计是深怕她苛待了大娘子,钱婆子去侍候聂娇时也是极为小心的应付着,她的丈夫与儿女都是跟在聂秋染身边的,当初买她时便是买了一家,若是今儿崔薇心情不好将她打了板子,一旦被发卖出去,可不止是自己名声不好听,往后没人买的问题,而是她会与丈夫儿女一并分开,那才是真正的大事儿!

    钱婆子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身子哆嗦了两下。她自己也是个做母亲,做祖母的,对于聂娇那样一个嘴甜懂事的小女孩儿是真的心疼喜欢,聂娇年纪小小的,却被关在阁楼中,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像她所说的,夫人因为她是个女孩儿而对她不太喜欢,小姑娘可怜兮兮求她的样子看得钱氏心软,自然招架不住她每回的哭求,因此时常过来找崔薇说情,希望能让她出去一趟,钱嬷嬷心疼聂娇之下,自然每回都明知道崔薇有些不大痛快了,但她仍每回都硬着头皮过来。

    “夫人……”

    “滚出去!”崔薇揉了揉脑袋,身后碧枝连忙乖觉的凑了过来,伸出十指在她太阳穴处力道有加的揉了起来。钱婆子虽然被骂得满脸羞愧,但犹豫了一下。仍是开口道:“夫人,大娘子年纪还小呢,如今正是不定性贪玩儿的时候,往后学了规矩,也没功夫玩儿了,不如……”

    崔薇一听这话,不由笑了起来。这钱婆子倒也是个死心眼儿的,自己都那样说了,她还敢开口来求情,可见也是一个胆大的。只可惜这心肠软得没边儿了。是个烂好人便罢,却偏偏又如此蠢笨,也不知道聂秋染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个奇葩。估计是心里还想着不要苛待了聂娇,这是害怕自己虐待了她还是怎么的?自己就是回到了京中,也有这么一个人添着堵!

    “你倒是个忠心的,没料到我说了话,你竟然还知道护着聂娇。”崔薇笑着轻声说了一句。那钱嬷嬷还当她是心软了,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这会儿正在夸奖自己呢,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来,谁料还没来得及开口,崔薇便已经又接着道:“既然你觉得年纪小的孩子便正该是不定性贪玩儿的时候。我记得你那小孙儿这趟也是跟着一块儿入了京中,我便让他在外头玩儿个痛快,一辈子都在外头玩耍着吧!”这个时候一家为奴。便是生的儿女一辈子都是个奴婢出身,钱嬷嬷自己是下人,生的儿子是下人,自然孙子也是。

    便如同主人手里的财产一般,任由人拿捏。她本来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的,以为崔薇听了自己的建议。当真要放聂娇出去玩耍一回,没料到竟然一说话便将自己给绕上了。钱嬷嬷顿时着急了,这孙子便如同她的命根子一般,她哪里能忍受得了骨肉分离,因此自然是连忙求情。但崔薇近日因为聂娇的事儿有些心中不大痛快,这钱嬷嬷不是头一回替聂娇来求情了,倒像是显得自己像是聂娇的后娘一般,若一两回便罢,今儿让她走也不走,也怪不得自己心狠手辣了。

    不给个教训,这钱嬷嬷还得三番四次说不听,不给她一个教训往后还得这样。冷着脸任由碧枝唤了人过来将钱嬷嬷拖了下去,只是崔薇到底没有真狠得下心将钱嬷嬷的孙儿给卖了,倒是将钱嬷嬷打了二十板子,让人把要死不活的她抬回了她自个儿房中,这才没有再管这事儿了。

    原本以为事情到了此处便已经算完结了,谁料晚间膳食还未送上来时,外头便有丫环急匆匆进来,碧枝出去说了几句之后,进了屋便脸色难看道:“夫人,大娘子不见了。”

    崔薇这两天正没胃口,一听到这话,脸色顿时铁青,重重一巴掌就拍到了桌子上!

    “荒唐!”崔薇气得浑身哆嗦,这个节骨眼儿上,她本来便已经心神不宁,既是担忧远在定洲的丈夫与罗玄,又是担忧在西凉的崔敬平,更是随时提心吊胆害怕自己被人将行踪传给正德帝知道,到时自己私自回来,恐怕少不得要给丈夫套上一个枷锁了。可偏偏聂娇却是个不省心的,崔薇嘴唇直哆嗦,一方面是有些着急担忧,一方面又是急得上火,哪里还顾得上吃饭,连忙便吩咐道:“将阴流给我唤过来!”

    这会儿阴流正与道一商议着要出京买粮与盐等事儿,正忙得不可开交,听到崔薇唤人来召时,他也一刻钟都不敢耽搁,连忙便过来了。听到聂娇不见时,阴流先是眉头皱了皱,接着才道:“夫人请放心,不必担忧,阴云此时正跟在大娘子身侧,必定会留下消息,属下这就去找!”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出去时,那厢外头却有人过来了。

    顾宁馨牵着聂娇的手从自己的轿子上下来了,站在她身侧,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如同牵着什么珍贵不凡的东西般,紧紧的将她的手拉住,不肯松开。

    “这儿是不是你的家?”顾宁馨笑靥如花,转头温柔的问了身侧的小丫头一句,聂娇连忙就点了点头,一边细声细气道:“娘,你进屋里坐一会儿嘛,坐一会儿嘛。”

    听到她再唤自己娘,顾宁馨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接着才伸手替她轻轻理了理头发,一边笑道:“我可不是你娘哦。”这话她已经说过好几次了,今天下午这自称叫聂媛的小丫头便找到了顾家里,说是想见她。守门的人看聂娇衣着光鲜亮丽,不像是个下人的,便替她通报了进去。顾宁馨本来在顾家只是一个庶女,身份并不出众,说得好听些是个顾家姑娘,可说得难听些,其实连嫡母身边的大丫头地位也是不如的,因此这小丫头要见她,竟然轻易就被人放了进来。

    也不知怎么的,原本性情就算不得如何热情的顾宁馨在看到这小丫头时心里便莫名的生出喜欢来,就是听到她唤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做娘也没有多生气的意思,反倒很是隐隐有种欣喜,在听到聂媛唤自己做娘时,又问了她爹叫聂秋染,顾宁馨顿时心里便生出了一个主意来。她当初因为随同嫡姐前往聂秋染的家乡之故,而顾宁溪最后又没能嫁得到聂秋染,因此这事儿在顾家被视为了丑闻,而自己名义上是聂秋染的妾,可他却一直不接受自己,回到顾家之后,自己地位越发低下,这些日子甚至连累了自己的姨娘,实在煎熬难忍。

    而自己本来就是聂秋染的妾,虽然不知道聂秋染的妻子崔氏如何回到了京中,但顾宁馨却本能的觉得这一次是个机会,不止是自己对于这个名叫聂媛的女儿颇有好感,而且她其实现在想来,虽说聂秋染地位低了些,但自古女子本来就没有随心所欲择自己夫婿的条件。聂秋染家中人口简单,至今只得一妻,听这聂媛说聂秋染还未纳妾,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若是自己能嫁到这样的人家,往后也比在顾家生活来得要好,更何况聂秋染年轻力壮,嫁给他总不用守活寡,可比起往后顾家随意将她嫁给哪个老头儿做继室或是嫁到权贵人家为妾来得要好多了。

    顾宁馨因着心里生了这想法,因此一下午倒也与聂娇相谈甚欢,若不是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她要将这名叫聂媛的姑娘送回来,顺便还有事儿要与那崔氏说,她其实都舍不得将这样一个伶俐的,且会叫她娘的小姑娘送回来了。不过也只是几乎舍不得送回来而已,顾家不会收留一个莫名出现的小姑娘在家中,而她也想借此时机与崔薇说话,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她只盼崔薇能识相一些,让她进门儿,往后她不会跟崔薇抢位置,不过是只要分聂秋染一半罢了,她便不会将崔氏已经回到了京中的消息上告。

    心头打着主意,顾宁馨一面微笑着上前朝守门的婆子说明了来意。

    “贵府小娘子走失了,如今我正好碰见,因此才想给夫人送回来,劳烦通报一说,就说我乃是夫人旧友,如今若是过门不入倒是显得我失礼了,因此想顺便拜访夫人一回。”顾宁馨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口里拿了个荷包出来。她这一趟出门儿都是悄悄出来的,也没敢让人知道,顾家自从上次顾宁溪回去之后,便将她看得很严,也不知道顾宁溪出了什么差错,只可惜她到现在还没有发现端倪。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6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六十七章 喊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67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六十七章 喊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