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已绝

    阴流胆子虽然一向很大,也没少帮着罗玄做些伤天害理的龌龊事儿,他事实上是鬼神不惧,人畜都不怕的,但说着是不怕,可真看到聂娇这模样,依旧是令阴流嘴角抽搐了起来。(文學馆)头一回亲眼看到这样的情景,他以前认为自己神鬼不惧,那只是因为没有看到过神鬼,如今看到了一眼聂娇像是中邪的情景,果然有些令人鸡皮疙瘩都涌了上来!

    崔薇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来,看着顾宁馨被吓得脸色惨白,这可是比刚刚她向自己求饶时还要吓得多的表情,聂娇一面紧紧抱着她,她一面就想赶紧躲了开来,看得崔薇心头又是难受,又是想笑。

    “阴先生,就想个法子,让她安息吧。”崔薇叹息了一声,说出自己早就有的主意:“我舍不得我的女儿,但也不想看到害了我女儿的人在我面前唤别人做娘。”她准备让聂娇永远的安睡,至少可以自己欺骗自己,女儿只是睡着了。只是暂时她不准备真将聂娇给弄沉睡,她要先问问聂秋染再说,毕竟聂娇是两人的女儿,而且这名叫媛儿的口口声声喊聂秋染做爹,并说顾宁馨是她的娘,崔薇也想问问看聂秋染这事儿要怎么说,或是由聂秋染来跟这名叫媛儿的姑娘说,看看能不能从她口中问出些什么来。

    “就让她睡到等聂大哥回来之时吧!”崔薇话题一转,原本聂娇还以为她要杀了自己的,心中还极为害怕,可这会儿一听到她说等到聂秋染回来再处置自己,顿时聂娇便笑了起来。她自己是知道聂秋染现在有多喜欢这个名叫聂娇的小丫头的,以前的自己是聂媛时聂秋染从来不曾这样抱过她,现在的聂秋染这么喜欢她。自己又是他唯一的女儿,他一定不会杀自己的!女人对于聂秋染来说算什么!

    虽然这会儿已经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但聂媛仍是相信,自己在父亲心中是一样的,崔氏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就算告了状,自己只要说自己是聂媛,是爹唯一的女儿,他一定能知道的!

    一想到这儿。聂娇冲顾宁馨甜甜的露出一个笑容来,腻声道:“娘,媛儿先回去了,媛儿等爹回来,打跑坏女人!娘一定要等媛儿哦!”她奶声奶气的说完这话。又调头看着崔薇,恶狠狠的道:“你小心照顾我娘!否则我可不会饶了你性命!”

    谁不饶谁还不一定呢!崔薇懒得再跟她多说,直接招了手唤碧枝进来,也懒得打她了,反正过段时间她便知道厉害,现在看她能得意到几时!

    “把她给我好好看着,不准给吃的。只给点清水,现在粮食珍贵,聂娇那边也少些下来,只留条命就行了。我倒要看看,聂秋染回来了,会把我怎么样!”崔薇招了手让碧枝等人进来,大声吩咐了一句。聂娇一听这话。气得脸色涨红,嘴里开始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你这恶毒的贱女人。你这遭瘟的,你不得好死……”她嘴里噼里啪啦的,崔薇听起来怎么就跟孙氏骂人时那样相像?这姑娘口口声声喊着聂秋染是她爹,莫非是什么时候聂秋染真背着她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

    碧枝等人听到聂娇这样张嘴便骂,虽然之前就已经听到过她骂自己亲娘为贱人,可如今看她一个才四岁多的孩子却如同乡里大人一般诅咒,顿时无比吃惊,这聂娇骂自己亲娘也就罢了,只当她鬼迷心窍被一个顾宁馨迷得连亲娘也不认了,但这些乡下里的话她怎么能想得出来的?要知道聂娇可从没在乡下呆过啊?当初未满周岁时倒是在乡下里住了一段时间,但侍候她的奶娘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又不是什么粗俗野蛮的,这样的话她怎么会说的?

    阴流刚刚在屋里听到过了,倒是知道聂娇是被崔薇说的鬼上身了,开始他还有些惊疑,但如今看来这姑娘自己都承认了,恐怕说的不假,只是到底为什么会如此却令阴流有些好奇了起来,可他却没有开口,对于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儿他都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不知为什么,崔薇却很是淡然的样子,甚至还敢出手对付她,果然不愧是自己主公的姐姐。

    将骂骂咧咧的聂娇带了下去,也将惶恐不安的顾宁馨也弄了下去,崔薇心头窝着一把火,若不是想等聂秋染回来,她这会儿便忍不住想要先让阴流对聂娇下手了。幸亏如今事情接踵而来,很快的,崔薇已经没有心思再想聂娇的事情了。那日顾延年被流民打死,虽说法不责众,但正德帝其实心里对于聂秋染是很火大的,死了一个顾氏老头儿他不在意,但对于崔薇,他却很想弄到宫中来,往后让聂秋染投鼠忌器。

    如今聂秋染名声太大了,已经稳压过了他这个皇帝,正德帝心中哪里能容易自己的位置与名声被人分享,更何况这些流民也太过无法无天了些,连羽林军也敢打!接下来两天,正德帝又派人过来了一趟,先是派了五百大军前来。这些人虽然已经不少了,若是驱散两三千人那是已经足够了,可偏偏这些流民何止两三千而已,两三万都不止了!众人这会儿在崔薇家中四周住了下来,个个安营扎寨,每天有吃的,有喝的,还有阴流那厮时常派了阴云前去给众人不时唠叨几句聂秋染夫妇的好处,一时间使得流民们对崔薇感激不尽,也都想着若是能在这边住下来,有吃的有喝的,往后等到定洲水患退了,再由聂大人安排着重新安家落户,自然心中对于崔薇更在意了些,许多人组成队伍,自发自动的开始在崔薇家周围巡逻了起来。

    正德帝派来的军队一过来,众人想到这些人是想要自己命,让自己等人没吃没喝,想要把自己等人活活饿死的,自然对这些朝廷的鹰犬不客气,来一对打一双,来多少流民们全部都揍了回去!虽说羽林军是正规受过训练的士兵们,本来照理说这些普通百姓不该是他们对手的,但这些流民尝过挨饿的滋味儿,都怕崔薇被捉进宫中去了自己等人没得吃喝,再加上聂秋染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如此种种之下,自然敢为了报答崔薇跟这些羽林军拼命!

    一个只想完成皇帝的交待,一个则是为了往后拼命,自然气势便不一样了。再加上流民人数众多,一拥而上便是没有章法的打架也够让人喝一壶了,因此几天下来,正德帝派了两拨人去,死伤倒是有,可是偏偏崔薇的影子都还没能瞧见,自然险些气炸了肺!

    这样的情况下正德帝也不是没有想过法子想驱散民众,但他京中留的亲卫只得期门与羽林两支队伍,加起来也最多就一万人而已,如今折损了几百人,剩余的流民还渐渐再往京中赶,而一开始正德帝便赈灾早了,将这些人喂好了,粮食倒是散了出去,京中商人也恨他入骨了,可偏偏这些民众却早忘了他赈灾时拿出来的粮食,如今只守着那个崔氏,让她捡了个便宜!正德帝这会儿气得要命,大庆的主要军队几乎都在西凉那边,就算是现在要调集人马,最少都得等到三个多月后军中人马才会到来,虽说如今早送了信儿出去,可算算时间最少也要到明年初大军才会到来。

    正德帝心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如今他虽然是名正言顺的皇帝,可其实心头的担忧不比崔薇少多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聂秋染其实也担忧远在京城的妻子,一路领着定洲与江淮一带沿海遭了灾的难民们朝京中赶,这些人一路上除了一些老弱病残以及幼小的孩子外,其余青壮年被聂秋染以保护弱小的名义集合了起来,成为他一支亲卫队伍,大约有两万人左右。大庆朝因连年都要与西凉外的蛮族开战,因此每隔几年便会征兵,如今能在十几万人中征出两万人,聂秋染已经很是激动了,他其实怕正德帝狗急跳墙不管不顾冲自己一家下手,因此才有了这么一个后着,一路急赶不敢停歇之下,总算在十一月初时,比众人猜测中早了半个月的时间,聂秋染领着人回到了京中。

    如今聂秋染领人一回来,正德帝便知道大势已去。

    聂秋染带回来的不止是人口而已,还有大批的粮草,人群在京外驻扎了下来,一路熟门熟路的开始安营扎寨了起来,聂秋染早就担忧妻子,等众人安顿下来之后,便让罗玄守在外头,罗玄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乐意了:“聂大哥,我也想回去瞧瞧姐姐,不如我跟你一块儿吧。”

    外头这样多人,聂秋染只准备带小队人马回去,罗玄本来就粘崔薇粘得紧,带他回去,不就相当于带了个碍事的么,一听罗玄这话,顿时似笑非笑:“我先回去一趟有什么,反正你姐姐跑不了,我先回去瞧着,免得皇帝真急了,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可是后悔也晚了。”那里头有他的妻子,有儿女,聂秋染是连半点儿心都放不下。

    ps:第一更~~今天照旧有四更,求小粉票~~~求求大家行行好吧~~~

    书名:暴力奶妈

    简介:一个卖断终生的小保镖。

    一个游戏小菜鸟!

    这其实就是一个女汉子的世界,女尊!女尊!不np!不断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7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七十六章 已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76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七十六章 已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