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难圆

    崔薇听着许氏喜气洋洋的话,顿时呆滞了。『文學吧wxba』转头下意识的朝崔敬平看了一眼,说实话,她倒不怕将许氏刺一刺,让她醒一醒,可对于秦淑玉这姑娘,她心里却颇为怜惜的,不忍心说重话使她难堪,这会儿听许氏说得顺溜儿,好像当初秦淑玉嫁陆劲一事儿无所谓似的,她当初对崔敬平的侮辱也像是不存在一般,令崔薇顿时心里有些不舒坦了起来。

    “秦夫人,崔某与秦姑娘有缘无份,早已经过去了,还望秦夫人看在自己女儿名声的情况下,可别提这事儿了。”崔敬平也有些受不了许氏这个险些曾做了自己丈母娘的女人,脸色有些不好看:“我堂堂男儿便罢,可秦姑娘到底是个妇人,若名声坏了,对秦姑娘并无好处的。”秦淑玉本来在听到许氏说起自己与崔敬平的婚事时,心里悄悄的浮现出一丝涟漪与期盼来,脸庞悄悄红了起来,可随即她心里的欢喜刚刚浮现出来,崔敬平的话便如同兜头一盆冷水朝她泼了过来,顿时将她泼了个透心凉。

    “怎么会不提这事儿?你当初明明是喜欢我女儿的,我女儿配你有什么配不起了?她虽然嫁了人,但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穷酸乡下小子,会做几手糕点而已,一个大男人只知道在厨房间转,也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我女儿便是嫁了人,配你也是足够了!我没想你癞蛤蟆要吃天鹅肉,你倒是推脱上了,什么东西。男人都是一个德性……”也不知道这几年秦固是不是给许氏吃了不少的苦头,以往便是气到了极点也很少失态的许氏竟然开始咆哮了起来,指着崔敬平,眼睛都红了。一副气恨难当的模样,那表情可不单纯只是针对崔敬平而已。

    当初崔敬平想娶秦淑玉,受点儿许氏的闲气便也罢了,可如今他都没这个心思了。反倒是许氏自个儿想将女儿嫁过来竟然还是这样的姿态,顿时令崔薇神色冷了下来,止住了一旁聂秋染想开口的动作,一边拉了拉他的手,一边重重的将手掌在小几上拍了一下!

    “荒唐!”崔薇脸色冰冷,抿着嘴唇盯了许氏半晌,估计许氏是被她突然的发脾气吓了一跳,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这会儿功夫便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崔薇看了她两眼。这才道:“我三哥如今虽然没什么出息。可也是五品的裨将,往后前途在即,不可限量。我一直认为秦夫人官宦出身,又当初曾是知府夫人。该知道一些礼仪廉耻,天底下强娶女人的我倒是听过,可头一回倒是听到男人也要被逼婚的,再者说了,我三哥怎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秦夫人莫欺少年穷,你当哪个都跟你一样,不思进取,一辈子只知走下坡路吧?”

    等她话一说完,聂秋染便捏了捏她的手,也温和笑道:“秦夫人恐怕想多了,今日时间也不早了,秦大人请吧。”聂秋染看得出妻子是火大了,也知道她不愿意出口伤了秦淑玉,因此索性起身当了恶人:“秦姑娘不知是留在舍下做客,还是愿与令尊令堂一块儿归家去?陆劲的事儿,秦姑娘放心就是,几月前秦姑娘对内子的好意,聂某还是记在心中的,若秦姑娘要想与他和离,这桩婚事便一笔勾消了就是。”如今陆劲在京中的丑名一传出去后,以往那些吃过他亏,又被他整得苦不堪言的贵族们这下子可算是逮着了机会报复,如今陆劲在哪儿,人还活着亦或是死了都没人知道,秦淑玉要想脱离他还真不容易。

    若是陆劲还活着,只是离开了京城,以后不管秦淑玉自个儿一人也好,还是想要另嫁也罢,她名义上都是陆劲的妻,陆家的人,若没有陆劲亲笔手书,或是陆氏家族所放的和离书,她一辈子也摆脱不了陆劲。而陆劲要是死了,陆家可只得陆劲一根独苗,没有什么家族的,那么秦淑玉一辈子可都要背着陆劲未亡人的名义活下去了,往后还要替他守寡一辈子不说,以后死了墓碑上的名字都是陆门秦氏。

    这对于深恨陆劲的秦淑玉来说,显然名字与陆劲那厮混在一起是令她痛苦万分的事情,而前几月时陆劲曾想捉拿崔薇威胁自己时,秦淑玉不论如何,还是做了姿态护着崔薇的,聂秋染不是不明是非道理的人,又知道崔薇不想再与许氏这样的人掺和,以免秦家一直提起崔敬平跟秦淑玉的婚事,聂秋染索性主动提出这事儿来。

    秦淑玉愣了一下,她这些日子以来离开了陆家便如同做了一场恶梦醒过来了一般,而聂家里又有崔敬平在,她每天心情都不平静,哪儿有功夫去想陆劲的事情,现在听到聂秋染这样说,秦淑玉才醒悟了过来,她如同聂秋染所说的,确实不愿意跟陆劲掺和到一块儿去,因此想了半晌之后,却突然间咬了咬牙,福了一礼:“有劳聂大人了。”若除开这事儿,她便是宁愿去死也肯定不愿意让与崔敬平有关的聂秋染替自己做事,可他提的偏偏是自己与陆劲和离的事儿,这令秦淑玉拒绝不了。

    可是从此以后,自己与崔家,可真是两不相欠两不相干了,崔敬平不愿意娶自己便罢,可多少有着一点儿关连还令秦淑玉心头慰贴,但如今聂秋染做事竟然连丝毫念想也不给她留,秦淑玉顿时胸口间涌出一道剧情疼痛的感觉来,喉间一甜,一股腥味儿便直朝口中冲了过去,她却死死强忍着,又复将这口血吞了进去,脸颊顿时火一般的红了起来,一时间倒是给苍白的脸色添了几分美丽,可她的眼神,却是冰凉而又空洞,让屋里看着她的众人,顿时又沉默了下来。

    “我倒是哪儿也不去,我已经是出嫁的人,不算秦家的女儿了,母亲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到,算是还了爹娘的养育之恩,以前纵然有不是,只盼下辈子来还了,如今多亏聂大人,我跟陆家也无关系,我从此便想找个寺清修,替爹娘念经理佛,祝秦家安康,从此也算是还了爹娘生养之恩了。”秦淑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勉强笑了起来,她一边开口说着话,一边嘴角边便涌出细碎的血泡沫儿来,在她一下子又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庞上显得触目惊心。

    许氏心里剧痛,秦淑玉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世家里虽然也看重儿子多一些,但对于女儿倒不像乡下里那样嫌弃,如今听到秦淑玉说起这话,顿时难受得心都扭曲了起来,连忙看着崔敬平便道:“三郎,我们不要聘礼了,我……”她到现在还将希望放在崔敬平身上,崔薇也同情秦淑玉,但这婚姻大事儿哪里能因为同情便做下主的,因此沉默着不出声,许氏喊了一阵,看到崔敬平没有说话,顿时心里便怨恨了起来:“你不娶我女儿,你不要后悔!你这该杀千刀的东西,我愿你从此死在战场上,绝了子嗣才好!”

    刚刚崔薇若是还因为秦淑玉而对许氏这副爱女的模样生出几分感慨来,这会儿听到许氏的话便一下子消了个干净,脸都黑了下来。这许氏可真是令人讨厌,她哪儿担忧着她便往哪儿诅咒,崔薇心头恼火,可没等她开口,聂秋染便沉下了脸来:“出去!”

    “我不走!”许氏心头不服气,她如花似玉的女儿,到底是哪儿配不上崔敬平了,要他这样来糟蹋,许氏不甘心,自己女儿是个什么出身,而崔敬平现在便是再有出息,也只是一个匹夫,也只是乡下小子!她梗着脖子要说话,一旁秦淮面红耳赤,秦固也头皮发麻了,示意儿子赶紧将许氏拉走,秦淮刚唤了一声:“娘……”

    “我不走,淮儿,这可是你的妹妹啊,你真要看着她出家?”许氏一把将儿子掀开,又哭了起来,一旁秦淑玉面若死灰,像是对现场情景视若罔闻一般,整个人都有些安静得诡异了,聂秋染这会儿听到许氏的话,大怒,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没有再看秦淮,只是高呼了一声:“将他们架出去!往后不准靠近东面半步,若有进来,直接拿下!”

    外头的下人们一听到这话,顿时站在走廊下侍候的婆子都涌了进来,秦固顿时着急了,连忙想要开口,但这会儿聂秋染最不想听的,便是秦固的废话!一见到他要张嘴,连忙挥了挥手便让人将他们给弄出去了,连说话的功夫也没给他们,秦淑玉却是被留了下来,她现在心情不稳定,说实话,看到秦固那神色,崔薇可真怕到时秦固要将气出到她身上去,虽说秦淑玉嫁给陆劲也是受害人,不过也确实是因为陆劲,秦家才落到如此结局的。

    将秦家人打发走,崔薇倒是真将崔敬平的婚事给放在了心上,只是看他神色有些不对劲儿,崔薇留了他吃午饭,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估计多少还是受到了秦家人影响,一用过午饭,崔敬平便提出想回房歇着了,崔薇也没留他,跟聂秋染两人送了他出院子,顺便在园子里走了起来,就当午饭后消食了。

    ps:第二更~~求小粉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50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五百零一章 难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501并对田园闺事第五百零一章 难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501。